天工開物 -中國古代科學著作

天工開物

《天工開物》初刊于1637年(明崇禎十年)。是中國古代一部綜合性的科學技術著作,有人也稱它是一部百科全書式的著作,作者是明朝科學家宋應星。外國學者稱它為“中國17世紀的工藝百科全書”。作者在書中強調人類要和自然相協調、人力要與自然力相配合。
  • 書名
    天工開物
  • 出版時間
    1637年
  • 裝幀
    平裝
  • 開本
    16

​作品簡介

《天工開物》對中國古代的各項技術進行了系統地總結,構成了一個完整的科學技術體系。收錄了農業、手工業、工業――諸如機械、磚瓦、陶瓷、硫磺、燭、紙、兵器、火葯、紡織、染、製鹽、採、榨油等生產技術。尤其是機械,更是有詳細的記述。

明末科學家宋應星(1587-1661),字長庚,江西奉新人)撰。它對中國古代的各項技術進行了系統地總結,構成了一個完整的科學技術體系。對農業方面的豐富經驗進行了總結,全面反映了工藝技術的成就。書中記述的許多生產技術,一直沿用到近代。該書文字簡潔,記述扼要,書中所記均為作者直接觀察和研究所得。問世以後,有不少版本流傳,先後被譯成日、英、法、等國文本,被外國學者稱為“中國17世紀的工藝百科全書”。

《天工開物》初刊于1637年(明崇禎十年)。《天工開物》是世界上第一部關于農業和手工業生產的綜合性著作,是中國古代一部綜合性的科學技術著作,有人也稱它是一部百科全書式的著作,作者是明朝科學家宋應星。外國學者稱它為“中國17世紀的工藝百科全書”。作者在書中強調人類要和自然相協調、人力要與自然力相配合。是中國科技史料中保留最為豐富的一部,它更多地著眼于手工業,反映了中國明代末年出現資本主義萌芽時期的生產力狀況。

作者介紹

宋應星(1587~1661),字長庚,江西奉新縣宋埠鎮牌樓村人。明末清初科學家。萬歷四十三年(公元1615年)他2次考中舉人。但以後五次進京會試均告失敗。五次跋涉,見聞大增,他說:“為方萬裏中,何事何物不可聞”。他在田間、作坊調查到許多生產知識,並且在《夢溪筆談》的影響下,他鄙棄那些“知其味而忘其源”的“紈絝子弟”與“經士之家”。在擔任江西分宜縣教諭(1638~1654)年間寫成了《天工開物》。他在《序》中描寫這段情況時說:“傷哉貧也!欲購奇考證,而乞洛下之資,欲招致同人,商略贗真,而缺陳思之館。”(想加以驗證而無錢,想與同人們討論真偽而無場館),隻得“炊燈具(備)草”,日夜寫書,但“大業文人,棄擲案頭,此書于功名進取毫不相關也。”崇禎七年(公元1634年)出任江西分宜縣教諭(縣學教官)。期間,他將其長期積累的生產技術等方面知識加以總結整理,編著了《天工開物》一書,在崇禎十年(公元1637年)由其朋友塗紹煃資助刊行。稍後,他又出任福建汀州(今福建省長汀縣)推官、亳州(今安徽省亳州)知府。明亡後作為明遺民,約在清順治年間(公元1661年前後)去世。宋應星一生講求實學,反對士大夫輕視生產的態度。

天工開物

宋應星除著《天工開物》外,還有《卮言十種》、《畫音歸正》、《雜色文》、《原耗》等著作,多已失傳。近年來,在江西省發現了宋應星四篇佚著的明刻本:《野議》、《論氣》、《談天》和《思憐詩》。《野議》是一部議論時局的政論著作,對明末政治、經濟、軍事、思想、文化等方面的腐敗現象進行了揭露和批判,並且提出了一些改革主張。《思憐詩》包括“思美”詩十首,“憐愚”詩四十二首,反映了作者憤世憂民的感情。《論氣》和《談天》是關于自然科學方面的著作,從這兩篇的標題來看,很可能是《卮言十種》中的部分篇章。

體例

《天工開物》記載了明朝中葉以前中國古代的各項技術。全書分為上中下三篇18卷。並附有121幅插圖,描繪了130多項生產技術和工具的名稱、形狀、工序。

《天工開物》的書名取自《尚書·皋陶謨》“天工人其代之”及《易·系辭》“開物成務”,作者說是“蓋人巧造成異物也”(《五金》卷)。全書按“貴五谷而賤金玉之義”(《序》)分為《乃粒》(谷物)、《乃服》(紡織)、《彰施》(染色)、《粹精》(谷物加工)、《作鹹》(製鹽)、《甘嗜》(食糖)、《膏液》(食油)、《陶埏》(陶瓷)、《冶鑄》、《舟車》、《錘鍛》、《播石》(煤石燒製)、《殺青》(造紙)、《五金》、《佳兵》(兵器)、《丹青》(礦物顏料)、《曲櫱》(酒曲)和《珠玉》共18卷。包括當時許多,工藝部門世代相傳的各種技術,並附有大量插圖,註明工藝關鍵,具體描述生產中各種實際資料(如重量準確到錢,長度準確到寸)。

天工開物

《天工開物》全書詳細敘述了各種農作物和工業原料的種類、產地、生產技術和工藝裝備,以及一些生產組織經驗,既有大量確切的資料,又繪製了一百二十三幅插圖。全書分上、中、下三卷,又細分做十八卷。上卷記載了谷物豆麻的栽培和加工方法,蠶絲棉苧的紡織和染色技術,以及製鹽、製糖工藝。中卷內容包括磚瓦、陶瓷的製作,車船的建造,金屬的鑄鍛,煤炭石灰、硫黃、白礬的開採和燒製,以及榨油、造紙方法等。下卷記述金屬礦物的開採和冶煉,兵器的製造,顏料、酒曲的生產,以及珠玉的採集加工等。

我國古代物理知識大部分分散體現在各種技術過程的書籍中,《天工開物》中也是如此。如在提水工具(筒車、水灘、風車)、船舵、灌鋼、泥型鑄釜、失蠟鑄造、排除煤礦瓦斯方法、鹽井中的吸鹵器(唧筒)、熔融、提取法等中都有許多力學、熱學等物理知識。此外,在《論氣》中,宋應星深刻闡述了發聲原因及波,他還指出太陽也在不斷變化,“以今日之日為昨日之日,刻舟求劍之義”(《談天》)。

他的著作都具有珍貴的歷史價值和科學價值。如在“五金”卷中,宋應星是世界上第一個科學地論述鋅和銅鋅合金(黃銅)的科學家。他明確指出,鋅是一種新金屬,並且首次記載了它的冶煉方法。這是我國古代金屬冶煉史上的重要成就之一。使中國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成為世界上唯一能大規模煉鋅的國家。宋應星記載的用金屬鋅代替鋅化合物(爐甘石)煉製黃銅的方法,是人類歷史上用銅和鋅兩種金屬直接熔融而得黃銅的最早記錄。

特別是,宋應星註意從一般現象中發現本質,在自然科學理論上也取得了一些成就。

首先,在生物學方面,他在《天工開物》中記錄了農民培育水稻、大麥新品種的事例,研究了土壤、氣候、栽培方法對作物品種變化的影響,又註意到不同品種蠶蛾雜交引起變異的情況,說明通過人為的努力,可以改變動植物的品種特徵,得出了“土脈歷時代而異,種性隨水土而分”的科學見解,把我國古代科學家關于生態變異的認識推進了一步,為人工培育新品種提出了理論根據。

在物理學方面,新發現的佚著《論氣·氣聲》篇是論述聲學的傑出篇章。宋應星通過對各種音響的具體分析,研究了聲音的發生和傳播規律,並提出了聲是氣波的概念。

宋應星刊印《天工開物》後,還曾任福建汀州府推官(1638)、亳州知府(1643)。 1644年明亡,他掛冠回鄉隱居。由于他的反清思想,《四庫全書》沒有收入他的《天工開物》,但卻在日本、歐洲廣泛傳播,被譯為日、法、英、德、意、俄文,三百多年來國內外也發行16版次(1637~1977),其中關于製墨、製銅、養蠶、用竹造紙、冶鋅、農藝加工等等方法,都對西方產生了影響,代表了中國明代的技術水準。

上篇

乃粒:關于糧食作物的栽培技術

乃服:衣服原料的來源和加工方法

彰施:植物染料的染色方法

粹精:谷物的加工過程

作鹹:介紹的生產方法

甘嗜:種植甘蔗及製糖、養蜂的方法

中篇

陶埏:陶瓷的製作

冶鑄:金屬物件的鑄造

舟車:船舶、車輛的結構、製作和用途

錘鍛:用錘鍛方法製作鐵器和銅器

燔石:石灰、煤炭等非金屬礦的生產技術

膏液:植物油脂的提取方法

殺青:造紙的方法

下篇:   

五金:金屬的開採和冶煉

佳兵:兵器的製造方法

丹青:墨和顏料的製作

麹櫱:做酒的方法

珠玉:珠寶玉石的來源

主要評價

《天工開物》是世界上第一部關于農業和手工業生產的綜合性著作,是中國歷史上偉大的科技著作,其特點是圖文並茂,註重實際,重視實踐。被歐洲學者稱為“17世紀的工藝百科全書”。它對中國古代的各項技術進行了系統地總結,構成了一個完整的科學技術體系。對農業方面的豐富經驗進行了總結,全面反映了工藝技術的成就。書中記述的許多生產技術,一直沿用到近代。

天工開物

如:此書在世界上第一次記載煉鋅方法;“物種發展變異理論”比德國卡弗·沃爾弗的“種源說”早一百多年;“動物雜交培育良種”比法國比爾慈比斯雅的理論早兩百多年;挖煤中的瓦斯排空、巷道支扶及化學變化的質量守恆規律等,也都比當時國外的科學先進許多。尤其“骨灰蘸秧根”、“種性隨水土而分”等研究成果,更是農業史上的重大突破。

觀當世之一二便知此書乃絕世天成.

傳播情況

一個流傳的故事引發思索和爭論

故事原版

《天工開物》一書在崇禎十年初版發行後,很快就引起了學術界和刻書界的註意。 明末方以智《物理小識》較早地引用了《天工開物》的有關論述。還在明代末年,就有人刻了第二版,準備刊行。由于朝代更替,《天工開物》在清代由于政治原因並沒有得到發行並在中國消逝。一直到300多年後的民國初年,有一個人去查《雲南通志》發現裏面說冶煉銅礦的地方引用到一本名叫《天工開物》的書,于是他想看到這本書的全貌,于是到北京的各個大圖書館去搜尋這本書,結果一本都沒有找到,又去詢問各個藏書家,也沒有一個人知道這本書,也就是說在經過滿清將近三百年的統治之後,這本書已經幾乎在中國絕跡,連知道這本書的人幾乎都沒有!後來這個人偶然在一個日本朋友家發現這本書的日文版,于是他到日本的圖書館去查,這一查不要緊,發現這本書居然英國,俄國,德國,日本,法國都有翻譯本,而且法國的還有全譯本,後來他在法國的國家圖書館裏找到天工開物的明朝的最初的原刻本,而這個原刻本是所有版本中印製最精美的。然後按照這個原刻本,天工開物這本書才在中國又廣為印行,重見天日。

因為中國的大量古籍中存在強烈的“華夷之辨”意識,滿清入關後,為鞏固作為異族的統治,消滅漢族主體意識,對中國古籍進行了一次集中整理、檢查、修改和銷毀,即是通稱的對“四庫全書”的整理。其中凡被認為對滿清不利的,進行修改或毀滅。《天工開物》因被認為存在“反滿”思想而被銷毀。後來《天工開物》由藏于日本的明朝原版重印刊行中國。——《天工開物》在《古今圖書集成》略有摘取,在修訂《四庫全書》由于發現反清思想被壓製國內失傳。在浙江寧波天一閣一直藏有其初刻本。但在清朝並未公開發行,廣為流傳。

對故事的質疑

這個故事被一些擁清人士斥之為“造謠”,他們的觀點往往是將一些清代官方的引用情況和民間收藏作為反駁的理由。 他們在提及官方引用和民間收藏狀況時,言辭極盡可能地給予誇大,盡管對比日本,他們所贊許的這類情況顯得微不足道。 同時他們不斷忽略著兩個有力的事實:一是乾隆以修書之名對于《天工開物》的禁毀,並造成市面上發行版本的絕跡;二是民國時期刊行的版本,無論是通本、商本、局本、枝本,都是以從從日本傳入的“菅本”為原版!

在明末問世後的迅速傳播

《天工開物》出版後,很快便在福建由書商楊素卿于清初刊行第二版。

對于明朝這種社會風氣, 李申《中國古代哲學和自然科學》(第906頁—912頁)指出:

“《本草綱目》,《徐霞客遊記》,《天工開物》,《農政全書》,《演算法統宗》、《瘟疫論》,……在這些科學著作背後,不僅有高水準發展的農業,還有高水準發展的手工業和商業。所以演算法統宗一出,就‘竟相翻刻’,鬧得一時‘紙價騰貴’。《天工開物》問世以後,第二年就被刻印出版。幾年後,書商楊素卿認為有利可圖,決定翻刻。雕版已成,未及印刷,適值明朝滅亡。到了清初,經過改版,才得付印。但楊本以後,便無人翻刻了因為情況變了!!明末出現一批實用的技術科學著作,是適應當時高度發展的生產力,特別是手工業、商業的需要。清兵人關,揚州、江陰、嘉定等江南城市被屠,許多手工業基地成為一片廢墟,受禍不太嚴重的山西潞安,明末有織機三千餘張,到順治十七年(1660年)僅剩二三百張,減少90%多,江南的受禍可推想而知。在這樣殘破的經濟基礎之上,還有誰去關心技術問題?就是有了技術書籍,又有誰購買?所以《天工開物》在楊本以後,就不再版” 官方書籍引用《天工開物》時的謹慎

天工開物

1725年,進士陳夢雷受命組織編撰,蔣廷錫等人續編的官刻大型著作《古今圖書集成》在食貨、考工等典中有一些地方取自《天工開物》,在引用時對《天工開物》中的“北虜”等反清字樣改為“北邊”。

到了1742年,翰林院掌院學士張廷玉(1672―1755)任總裁的官修農書《授時通考》,在第20、23、26等卷中,僅引用了《天工開物》中《乃粒》、《粹精》等章。

18世紀後半葉,乾隆設四庫館修《四庫全書》時,在江西進獻書籍中,發現宋應星的哥哥宋應升的《方玉堂全集》、宋應星友人陳弘緒等人的一些著作具有反清思想,提倡“華夷之辨”,因此《四庫全書》沒有收錄《天工開物》,此後清代也沒有再版《天工開物》,造成《天工開物》在清代剩下的時間內流傳不廣。

4.3.4 鴉片戰爭太平天國運動後《天工開物》的官方引用情況

距離乾隆修《四庫全書》一個多世紀後的1877年(閉關鎖國的防漢政策已經瓦解、太平天國運動則使得大權下放),岑毓英(1829―1889)撰修的《雲南通志》的食貨礦政部分引用了《天工開物·五金》章關于銅、銀等金屬冶煉技術的敘述。

1899年,直隸候補道衛傑寫的《蠶桑萃編》引用了《天工開物》中的《乃服》、《彰施》等章。

1840年,著名學者吳其浚在《滇南礦廠圖略》關于採礦冶金方面的敘述中,參考了《天工開物》。公元1848年,吳其浚的《植物名實圖考》谷類等部分引用了《天工開物》的《乃粒》章。

1870年,劉岳雲(1849―1919)的《格物中法》中,幾乎把《天工開物》中的所有主要內容都逐條摘出,還進行了評論和注解,

在日本和歐洲的翻刻盛況

大約17世紀末年,它就傳到了日本,日本學術界對它的引用一直沒有間斷過,早在1771年就出版了一個漢籍和刻本,之後又刻印了多種版本。

19世紀30年代,有人把它摘譯成了法文之後,不同文版的摘譯本便在歐洲流行開來,對歐洲的社會生產和科學研究都產生過許多重要的影響。如1837年時,法國漢學家儒蓮把《授時通考》的“蠶桑篇”,《天工開物·乃服》的蠶桑部分譯成了法文,並以《蠶桑輯要》的書名刊載出去,馬上就轟動了整個歐洲,當年就譯成了義大利文和德文,分別在都靈、斯圖加特和杜賓根出版,第二年又轉譯成了英文和俄文。當時歐洲的蠶桑技術已有了一定發展,但因防治疾病的經驗不足等而引起了生絲之大量減產。《天工開物》和《授時通考》則為之提供了一整套關于養蠶、防治蠶病的完整經驗,對歐洲蠶業產生了很大的影響。著名生物學家達爾文亦閱讀了儒蓮的譯著,並稱之為權威性著作。他還把中國養蠶技術中的有關內容作為人工選擇、生物進化的一個重要例證。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1989年止,《天工開物》一書在全世界發行了16個版本,印刷了38次之多。其中,國內(包括大陸和台灣)發行11版,印刷17次;日本發行了4版,印刷20次;歐美發行1版,印刷1次。這些國外的版本包括兩個漢籍和刻本,兩個日文全譯本,以及兩個英文本。

而法文、德文、俄文、義大利文等的摘譯本尚未統計入內。《天工開物》一書在一些地方長時期暢銷不滯,這在古代科技著作中並不是經常看到的。

在日、朝和歐洲的套用情況

公元1694年,日本著名本草學家見原益軒(1630―1714)在《花譜》和公元1704年成書的《菜譜》二書的參考書目中列舉了《天工開物》,這是日本提到《天工開物》的最早文字記載。

公元1771年,日本書商柏原屋佐兵衛(即菅王堂主人,發行了刻本《天工開物》,這是《天工開物》在日本的第一個翻刻本,也是第一個外國刻本。從此,《天工開物》成為日本江戶時代(1608―1868)各界廣為重視的讀物,刺激了18世紀時日本哲學界和經濟界,興起了“開物之學”。

公元1952年,日本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中國科技史研究班的學者們將《天工開物》全文譯成現代日本語,並加譯註、校註及標點,至今暢銷。

18世紀,《天工開物》傳到朝鮮

《天工開物》中的腰機圖

《天工開物》中的腰機圖

1783年,朝鮮李朝(1392―1910)著名作家和思想家樸趾源(1737―1805)完成的遊記《熱河日記》中向朝鮮讀者推薦了《天工開物》。

1830年,法國著名漢學教授儒蓮(1797―1873)首次把《天工開物·丹青》章關于銀朱的部分譯成法文,題為《論中國的銀朱》。譯自中文並摘自名為的技術百科全書,發表于《新亞洲報》第5卷中。

1832年,儒蓮的法文譯本又轉譯為英文,刊發于《孟加拉亞洲文會報》卷一中。1847年,儒蓮的另一篇法文譯文《銅合金.白銅.鑼鉦》(譯自《天工開物·五金》章),在譯成英文後又被譯成德文刊于德國《套用化學雜志》卷41。1837年―1840年,儒蓮在《桑蠶輯要》一書中引用的《天工開物》論桑蠶部分被摘譯為意、德、英、俄等歐洲語。

英國著名生物學家達爾文(1809―1882)在讀了儒蓮翻譯的《天工開物》中論桑蠶部分的譯本後,把它稱之為“權威著作”。達爾文在他的《動物和植物在家養下的變異》(1868)卷一談到養蠶時寫道:“關于中國古代養蠶的情況,見于儒蓮的權威著作”。他把中國古代養蠶技術措施作為論證人工選擇和人工變異的例證之一。

1869年,儒蓮和法國化學家商畢昂把《天工開物》有關工業各章的法文摘譯,集中收入在《中華帝國工業之今昔》一書中,在巴黎出版。

1964年,德國學者蒂路,把《天工開物》前4章《乃粒》、《乃服》、《彰施》及《粹精》譯成德文並加了注解,題目是:《宋應星著前四章》。

1966年,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的任以都博士將《天工開物》全文譯成了英文,並加了譯註,題為《宋應星著,17世紀中國的技術書》,在倫敦和賓夕法尼亞兩地同時出版。這是《天工開物》的第一個歐洲文全譯本。

目前,宋應星的《天工開物》已經成為世界科學經典著作在各國流傳,並受到高度評價。如法國的儒蓮把《天工開物》稱為“技術百科全書”,英國的達爾文稱之為“權威著作”。本世紀以來,日本學者三枝博音稱此書是“中國有代表性的技術書”,英國科學史家李約瑟博士把《天工開物》稱為“中國的阿格裏科拉”和 “中國的狄德羅――宋應星寫作的17世紀早期的重要工業技術著作”。

版本知識

清代得以幸存的私人藏書——塗本

這是《天工開物》的明刊初刻本,最為珍貴,此後所有版本都源出于此。此本原序中名為《天工開物卷》,但書口仍作《天工開物》,分上、中、下三冊線裝,印以較好的江西竹紙。原書高26.2、闊16·8 公分,板框高21.7、闊14.3 公分。單葉9 行,行21 字。序文與正文均為印刷體,序尾有“崇禎丁醜孟夏月,奉新宋應星書于家食之間堂”的題款。這是1637 年四月由作者友人塗紹煃(字伯聚, 1582?—1645)當時任河南汝南兵備道而居家丁憂(喪母)時資助刊刻于南昌府的。為表彰紹煃的這一 功績,故此本稱為“塗本”。從該本版式、字型、紙張及墨色來看,與明末贛刻本極為相近,將塗本定為江西刻本當無疑問。種種跡象表明: 此本是倉促間出版的,刊行前文字沒有經過仔細校訂,故書中錯別字也不在少數,總共約400 多處。例如梢誤為稍、尾誤為尼、揚誤為楊、徑誤為經、玫誤為枚等,屬于形近之誤。而“亦”誤為“易”、瀉作寫、防誤為妨、框作匡、裹作果等,屬于音近之誤。這都是刻字不慎所造成。但因該本為初刻本,文字及插圖都直接來自宋應星所寫的手稿,因此仍然是珍貴版本。

國內現傳本原由浙江寧波蔡琴蓀的“墨海樓”珍藏,長期不為人們所知。清末時藏書歸同邑李植本的”萱蔭樓”。

1951 年夏,李植本後人李慶城先生將全部珍藏書籍捐獻給國家,其中包括塗本《天工開物》,後轉國立北京圖書館善本特藏部收藏。1959 年,中華書局上海編輯所曾依此本出版了三冊線裝影印本,印以竹紙,從此國內外人土才有機會得見此書原貌。但讀者使用此書時,須註意其中文字刊誤之處。此本原版還藏于日本國東京的靜嘉堂文庫及法國巴黎國立圖書館(Bibliotheque NationaleaParis)。據我們所知,到目前為止世界上隻存有這三部原刊本。

明朝迅速傳播的版本——楊本

這是刻書商楊素卿于明末刻成而于清初修補的坊刻本,以塗本為底本而翻刻的第二版。因有關此本的版本學問題較多,故此處應該詳加論述。查楊本與塗本不同的地方是:

(1)序文為手書體,末尾無年款,隻作“宋應星題”;

(2)楊本在文字上經過校改,但個別插圖翻刻時走樣。

有助于對楊本斷代的證據是,《乃服·龍袍》塗本作“凡上供龍袍,我朝局在蘇、杭”,楊本改成“凡上供龍袍,大明朝局在蘇、杭”。又《佳兵·弩》,塗本作“國朝軍器造神臂弩”,而楊本改為“明朝軍器造神臂弩”,且”明朝”二字歪邪離行。塗本行文是明朝人口氣,而楊本為改朝換代後清人口氣。如楊本為明刊,為何將“我朝”改為“明朝”?再從插圖來看,塗本《乃粒·水利》節載桔槔各部件是完整的,但楊本則漏繪“墜石”,而沒有這個部件,則杠桿兩端失去平衡,說明楊本勾描時漏繪。此外,全書總序稱:“《觀象》、《樂律》二卷,其道太精,自揣非吾事,故臨梓刪去。”塗本在全書各章總目末尾有 四行墨釘,正是“臨梓刪去”的痕跡,而楊本無此現象。這也說明楊本是再刊本。

......

楊素卿當為明末清初江南刻書商,其籍貫及事跡尚難查出。但我們註意到楊本用紙的簾紋形刻及紙的質地與所見清初福建竹紙相似。因此疑此人為福建人,而明清之際福建刻書商也確有不少楊姓者,福建又與江西相鄰,能使楊素卿很快得到《天工開物》。應當說,楊本雖在明顯地方改動了塗本個別文字,以適應當時政治情勢,但改動得不夠徹底。如《佳兵》章塗本有“北虜”、“東北夷”等反清字樣,楊本卻一仍其舊。而保留這些字樣比使用”我朝”或“崇禎”字樣,更有政治風險。這隻能在清初書籍審查製度不嚴的情況下才能順利出書。從此我們便可大致確定楊本刊行的具體年代當是17 世紀50 至80 年代。很可能是順治年間(1644—1661),再晚不能晚過康熙初年。而這時作者宋應星尚健在于世。順治年間刊行的各種書籍,的確其中有明顯的反清思想而得出版。再晚的時候,這類書便少見。康熙中期以後至乾隆年間,清統治者加強了思想控製。順治年刊行的一些著作在修《四庫全書》時均列為“禁書”,下令全毀。

最早在國外刊行的版本——菅本

這是《天工開物》最早在國外刊行的版本。此書在17 世紀傳入日本以後,引起學者註意,竟相傳抄,並陸續從中國進口。為滿足日本廣大讀者的需要, 18 世紀60 年代出版商便醞釀出和刻本。從享保年(1716—1735)以後的《大阪出版書籍目錄》中所見,早在明和四年(1769)九月大阪傳馬町的書林伯原屋佐兵衛就已向當局提出發行《天工開物》的申請,同年十一月得到發行許可。因一時缺乏善本,出版計畫被延後。後來刻書商從藏書家木村孔恭(1736—1802)那裏借得善本,遂決定粹行。伯原屋佐兵 衛是管生堂主人,故此版遂稱“菅生堂本”或簡稱“菅本”。木村孔恭字世肅,號異齋,元文元年(1736)生于大阪,是18 世紀日本書畫家、書畫收藏家,其藏書室名“蒹葭堂”,藏海內外珍本秘籍甚為豐富。當他將兼葭堂藏《天工開物》借給營生堂使用後,加速了出版進程。更請備前(今岡山縣) 的學者江田益英(南塘先生)作文字校訂並施加“訓點”,遂于明和八年辛卯歲(1771)出版了和刻本《天工開物》。書前再請當時大阪著名學者都賀庭鍾作序。序文是用草書體和式漢文寫的。

都賀庭鍾字公聲,號大江漁人、千路行者,大阪人,是18 世??》、《大江漁唱》、《明詩批評》等書,漢學造詣很深,與木材孔恭友善,同為當時大阪名士。他的生年不明,卒于寬政年間(1789—1800)。都賀氏也在促成《天工開物》出版方面作了努力。他在菅本序中介紹了出版經過及本書內容,最初已有書林將不完善的本子送到都賀庭鍾那裏,希望他幫助校 訂,由于缺乏善本,他一時沒有做成,《天工開物》出版被延後了。至1770年,菅生堂從木村孔恭得到楊本抄本,又請江田益英校訂後,再將書稿送到都賀庭鍾處征求意見時,他對此很滿意,認為“大改舊觀”,遂迅即授梓,次年出版。從文字內容看,菅本以塗本為底本,以楊本對校,作三冊或九冊線裝。菅本的出版使《天工開物》擁有更多的日本讀者,加速此書在江戶時代學術界中的傳播。菅本的歷史作用同樣不小。但它在翻刻過程中也不可避免地出現一些錯字或漏字,例如將勻誤作句,朱砂誤為米砂,“必失《禹貢》初旨”誤為“必貢初旨”,漏掉“失禹”二字,等等。菅本後來在文政十三年(1830)重印,重印本沒有什麽變化,隻在書後開列出年月及書林的名字:“文政十三年庚寅季六月,皇都(京都)出雲寺丈二郎、東都(江戶,今東京)須原屋茂兵衛、岡田屋嘉七、須原屋伊八、攝都(大阪)孰賀屋七為、大野木市五郎、秋田屋源兵衛。”這個再版的刊本所載出版廠家與明和八年所載書林不同,但書的內容則一致。文政再印本多裝成九冊。在這以前,寬政六年(1794)八月由大阪書林河內屋八兵衛的崇高堂出版的有關天文歷法書《天經或問註解圖卷》書末,載有《崇高堂藏板目錄》,即出版書目,第一本便是《天工開物》,下面是《朱子書節要》、《圓機活法》、《朱子年譜》等。每種書下都有簡短的內容提要。河內屋八兵衛是菅本刊行者之一,則此本在1894 年還可在大阪買到。此後銷路較好,遂有文政十三年再印之 舉。文政年刊本的書林,如未得菅生堂轉讓出版的許可,而擅自印此書,是侵犯其權宜的,因為菅本扉頁上還印有“千裏必究”字樣,即“著作權所有、翻印必究”之義。

民國時期,中國刊刻的五個版本

* 這五個版本,四個出自或主要參考日本“菅本” 

陶本

這是20 世紀以來中國刊行的第一個《天工開物》新版本。從整個版本史上屬于第四版, 1927 年以石印線裝本形式出現。該書卷首印有下列字句:“歲在丁卯(1927)仲秋(八月),武進涉園據日本明和年所刊,以《古今圖書集成》本校訂付印。”1929 年該本又刊行重印本,在書的扉頁背面印有“歲在已已(1929)/涉園重印”八字。出版此書的是出版家陶湘(1870—l940),陶湘字蘭泉,號涉園,清同治九年生,江蘇武進人,以其出版《喜詠軒叢書》而知名。由于他是民國年間《天工開物》的最早刊行者,故此本稱為“陶本”。陶本是用安徽涇縣宣紙印的,分上中下三冊(圖71)。早在民國初年《天工開物》便受到丁文江(1888—1936)、章鴻釗(1878—1951)、羅振玉(1866—1940)及陶湘等人註意,但國內難以找到傳本,他們遂以明和八年(1771)和刻本為底本謀求出一新版。關于出版經過,丁文江在1928年寫的《重印天工開物卷跋》中作了詳細說明,載陶本1929 年版書末。陶湘本人也在《重印天工開物緣起》 (1927)中作了類似簡介。此本雖以菅本為底本,但亦參考了楊本。前三版(塗本、楊本及菅本)體例大致相同,版面、行款、文字位置都完全一樣,插圖也基本上為同一系統。至陶本開始則 完全打亂了前三版原有的布局,而另起爐灶。

通本

這是20 世紀以來中國出版的菅本影印本,是繼陶本之後中國境內出版的第二個本子,從整個《天工開物》版本史上屬第五版。因為是由上海華通書局于1930 年出版的,故稱為“華通書局本”或簡稱為“通本”。

該本以日本明和八年(1771)菅本照原樣製成膠版影印,分九冊線裝,書中刪去供日本人閱讀時使用的訓讀假名,保持原有漢字,再刪去菅本扉頁、都賀庭鍾序和書尾的著作權頁。通本是單純影印本,沒作文字校勘及任何解說,故在版本學上不及他本重要。但因陶本插圖大換班,人們在未得塗本及楊本前,不知原插圖是何面目。今有通本,可提供這個機會。

商本

這是《天工開物》的第一個現代鉛字豎排本,在版本史上是第六版。因由上海商務印書館出版,故稱為“商務本”或簡稱“商本”。20年代時丁文江從羅振玉那裏看到菅本後,曾請上海商務印書館照象復製,謀求鉛印出版。但因陶本已于1927 年提前問世,因此這個鉛印本遲至1933 年才出版。商本以菅本為底本,文字校勘參考陶本。文字基本上是塗本系統,曾加句點,但插圖則塗本及陶本兼而用之,成為混合系統,顯得體例不一。但因是鉛印本,閱讀起來頗覺方便。此本有兩種形式,其一作36 開本,分三 冊裝訂,列入《萬有文庫》第719 種,稱“商萬本”。其二作一冊裝32 開本,收入《國學基本叢書簡編》中,稱“商國本”。二者版型、文字、插圖全同,隻是裝訂冊數及開本不同。商國本使用起來方便,1954 年曾重印一次,因此是較通行的本子。此本發行量較大,使《天工開物》更為普及。

局本

此本也是鉛印豎排本,但文字經特別校勘、斷句,在版本史上是第七版。1936 年由上海的世界書局出版,故稱為“局本”。董文先生在書首《弁言》中說:“這書的文字極為簡奧,而且中多術語,我們現在特加句讀,以便讀者。菅生堂本訛字很多,陶本間亦有誤,現在把兩本互勘一過,遇有異文,註明‘某本作某’或‘某本誤某;如兩本均誤,則註明‘菅本、陶本並誤某’。這本圖畫DangerCode;今即依陶本攝影製。”這是個正規的校勘本,可惜當時沒能掌握塗本、楊本這類善本,書中插圖也沒採用較為可靠的菅本,

而用了標新立異的陶本。局本用大四號仿宋鉛字,作一冊精裝,書末附《陶訂圖目》、丁文江撰(奉新宋長庚先生傳》及陶本丁《跋》。在1965 及1971年台北世界書局再予重印,名為《校正天工開物》,列入楊家駱主編的《中國學術名著叢書》第五輯《科學名著》第二集第一冊。文字及插圖全然未變,是三十年代局本的單純重印本

枝本

這是三枝博音博士提供的版本,故稱“三枝本”或簡稱“枝本”。它是20世紀以來在中國以外出版的第一個《天工開物》版本,在版本史上是第八版。該版于1943 年由東京的十一組出版部出版,共發行3000 冊,在當時這個印數並不算少。此書為大32 開本全一冊,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是菅本《天工開物》影印,第二部分是三枝氏的《天工開物之研究》,用鉛字豎排。全書的名字仍叫《天工開物》,但扉頁印有“宋應星原著、三枝博音解說”字樣。本書第二部分是三枝氏為解說《天工開物》而寫的七篇有價值的學術論文:(1)〈天工開物〉在中國技術史中的地位;(2)〈天工開物〉的技術史意義;(3)〈天工開物〉對日本技術諸部門的影響:(5)〈天工開物〉諸版本的研究;(6)〈天工開物〉中技術諸名詞的注解;(7)各版本(指菅本、塗本、楊本及局本)校勘表。這七篇精彩論文開創了本世紀研究《天工開物》的新局面。

文章摘要

天覆地載,物數號萬,而事亦因之。曲成而不遺。豈人力也哉。事物而既萬矣,必待口授目成而後識之,其與幾何?萬事萬物之中,其無異生人與有益者,各載其半。匹有聰明博物者,稠人推焉.乃棗梨之花未賞,而臆度“楚萍”;釜鬻之範鮮經,而侈談“莒鼎”;畫工好圖鬼魅而惡犬馬,即鄭僑、晉華豈足為烈哉?

幸生聖明極盛之世,滇南車馬縱貫遼陽,嶺徼宦商橫遊薊北。為方萬裏中,何事何物不可見見聞聞!若為士而生東晉之初、南宋之季,共視燕、秦、晉、豫方物已成夷產,從互市而得裘帽,何殊肅慎之矢也。且夫王孫帝子生長深宮,御廚玉粒正香而欲觀未耜,尚宮錦衣方剪而想象機絲。當斯時也,披圖一觀,如獲重寶矣。

年來著書一種,名曰《天工開物》卷。傷哉貧也,欲購奇考證,而乏洛下之資;欲招致同人商略贗真,而缺陳思之館。隨其孤陋見聞,藏諸方寸而寫之,豈有當哉?吾友塗佰聚先生,誠意動天,心靈格物.凡古今一言之嘉,寸長可取,必勤勤懇懇而契合焉,昨歲《畫音歸正》,由先生而授梓.茲有後命,復取此卷而繼起為之,其亦夙緣之所召哉。

卷分前後,乃“貴五谷而賤金玉”之義。《觀象》、《樂律》二卷,其道太精,自揣非吾事,故臨梓刪去。丐大業文人棄擲案頭,此書與功名進取毫不相關也。

時 祟禎丁醜孟夏月,奉新宋應星書于家食之問堂

節選

●乃粒第一

宋子曰:上古神農氏若存若亡,然味其徽號,兩言至今存矣。生人不能久生而五谷生之,五谷不能自生而生人生之。土脈歷時代而異,種性隨水土而分。不然,神農去陶唐,粒食已千年矣。耒耜之利,以教天下,豈有隱焉。而紛紛嘉種,必待後稷詳明,其故何也?紈絝之子,以赭衣視笠蓑;經生之家,以農夫為詬詈。晨炊晚餉,知其味而忘其源者眾矣!夫先農而系之以神,豈人力之所為哉!

○總名

凡谷無定名,百谷指成數言。五谷則麻、菽、麥、稷、黍,獨遺稻者,以著書聖賢起自西北也。今天下育民人者,稻居什七,而來、牟、黍、稷居什三。麻、菽二者,功用已全入蔬餌膏饌之中,而猶系之谷者。從其朔也。

○稻

凡稻種最多。不粘者,禾曰秔,米曰粳。粘者,禾曰稌,米曰糯(南方無粘黍,酒皆糯米所為)。質本粳而晚收帶粘(俗名婺源光之類)不可為酒,隻可為粥者,又一種性也。凡稻谷形有長芒、短芒(江南名長芒者曰瀏陽早,短芒者曰吉安早)、長粒、尖粒、圓頂、扁面不一。其中米色有雪白、牙黃、大赤、半紫、雜黑不一。

濕種之期,最早者春分以前,名為社種(遇天寒有凍死不生者),最遲者後于清明。凡播種,先以稻、麥稿包浸數日,俟其生芽,撒于田中,生出寸許,其名曰秧。秧生三十日,即拔起分栽。若田逢旱幹、水溢,不可插秧。秧過期,老而長節,即栽于畝中,生谷數粒,結果而已。凡秧田一畝所生秧,供移栽二十五畝。

凡秧既分栽後,早者七十日即收獲(粳有救公飢、喉下急,糯有金包銀之類,方語百千,不可殫述),最遲者歷夏及冬二百日方收獲。其冬季播種、仲夏即收者,則廣南之稻,地無霜雪故也。凡稻旬日失水,即愁旱幹。夏種秋收之谷,必山間源水不絕之畝,其谷種亦耐久,其土脈亦寒,不催苗也。湖濱之田,待夏潦已過,六月方栽者,其秧立夏播種,撒藏高畝之上,以待時也。

南方平原,田多一歲兩栽兩獲者。其再栽秧,俗名晚糯,非粳類也。六月刈初禾,耕治老稿田,插再生秧。其秧清明時已偕早秧撒布。早秧一日無水即死,此秧歷四、五兩月,任從烈日旱幹無憂,此一異也。

凡再植稻,遇秋多晴,則汲灌與稻相終始。農家勤苦,為春酒之需也。凡稻旬日失水則死期至,幻出旱稻一種,粳而不粘者,即高山可插,又一異也。香稻一種,取其芳氣,以供貴人,收實甚少,滋益全無,不足尚也。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