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因緣

天命因緣

《天命因緣》是任海曜執導的一部年代傳奇劇,由張瑜、吳興國等主演 。

該劇講述了一九二五年,奉系將領武擎天在蚌埠火車站兵敗被俘,遭直系軍閥孫嘯秋槍決。武擎天女兒武劍羽立誓要為父親報仇而引發的一系列故事 。

該劇于2003年3月3日在廣東公共頻道播出 。

  • 中文名稱
    天命因緣
  • 出品時間
    2001年
  • 編    劇
    吳瓊 、史航
  • 集    數
    28集
  • 策    劃
    張瑜、滕站
  • 導    演
    任海曜
  • 主    演
  • 類    型
  • 監    製
    王立平、王雷
  • 語    言
    國語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製片人
    張瑜、張湛
  • 每集長度
    47分鍾
  • 其它譯名
    新江湖情

劇情簡介

十年恩怨,斬不斷理還亂;一世情仇,評不夠說來休

《天命因緣》海報《天命因緣》海報

一九二五年,奉系將領武擎天在蚌埠火車站兵敗被俘,遭直系軍閥孫嘯秋槍決。武擎天女兒武劍羽立誓要為父親報仇。 武劍羽女扮男裝和從小結義金蘭的妹妹白露、楚丹丹、弟弟武忠誠以及父親的忠心部屬馬雲來到上海,途中巧遇上海青幫老大張樹聲之子蘇繼飛。馬雲利用京戲班演出機會刺殺孫嘯秋失手被殺,蘇繼飛力勸武劍羽放棄復仇計畫,但武劍羽絕不罷休。結果蘇繼飛一步步卷入這一場恩怨情仇之中,同時他和武劍羽之間也暗生情愫……

分集劇情

第1集

二十世紀二十年代的中國,民生凋沿敝,戰禍不斷。軍閥張大雷與孫嘯秋的部隊激戰正酣。這于,張大雷的部將武擎天本應返回家中和義女白露完婚,然而,就在大家忙著布置喜事的時候,武擎天的副官馬雲帶回了噩耗。原來,戰鬥中,武擎天的隊伍遭到了包圍,張大雷見死不救,導致武擎天被俘並被孫嘯秋槍殺。葬禮上,前來吊唁的張大雷再次拒絕了為武擎天復仇的情求。悲憤中,武擎天的女兒武劍羽立誓要殺了孫嘯秋替父報仇,一直暗戀武劍羽的馬雲決定與她一道前往上海刺殺孫嘯秋。弟妹們也尾隨而至。列車上,女扮男裝的武劍羽結識了一位名叫蘇繼飛的男子。

第2集

蘇繼飛無意間看到武劍羽遺忘在車廂的一卷武擎天手書的木蘭詩,心生疑竇。來到上海,他邀武劍羽一道喝酒,醉後,武劍羽將自己的身份及不滬的目的完全暴露給了對方。第二天,為避天蘇繼飛的跟蹤,武劍羽一行匆匆更換了住所。一天晚上,馬雲獨自來到與自己相識的孫嘯秋的四姨太家,無意間發現四姨太與孫嘯秋的兒子孫少麒有染。于是他決定利用這點來要挾對方。與此同時,武劍羽等人也找到上海"殺人王",出重金請他刺殺孫嘯秋。被馬雲抓住把柄的四姨太在玉堂春安排了一出戲誘使孫嘯秋前往,然而正巧同一天,青幫老大張樹聲另約孫嘯秋前往常三堂為其接風,打亂了馬雲的刺殺計畫。武劍羽路過常三堂聽說孫嘯秋要來,決計在此扮做風塵女,伺機行刺。

第3集

來到常三堂,武劍羽結識了善良的妓女雁萍並立即得到老板"玉娘"的喜愛,還被安排在晚上親自侍候來訪的孫嘯秋。然而,就在孫嘯秋前往常三堂的路上,受僱于武劍羽的"殺人王"突然出現,經過一番激烈的槍戰,"殺人王"被亂槍擊斃,孫嘯秋僥幸逃生。為防現遭不測,他決定不去常三堂赴約,打道回府。已然落入風塵的武劍羽失去了一次機會。當晚,到常三堂來找紅粉知已雁萍的蘇繼飛見到了武劍羽並將她贖了出來。武劍羽懇請蘇繼飛幫助刺殺孫嘯秋,遭到拒絕,一氣之下,她再次回到常三堂等待機會。

第4集

武劍羽在常三堂被人調戲,蘇繼飛又一次出面相救。一天,孫嘯秋與孫少麒到戲院看戲,化裝成演員的馬雲突然沖到孫嘯秋面前拔槍射擊,情急之下孫嘯秋的五姨太艷紅撲過來擋住了這粒子彈。逃跑中,馬雲被追趕而來的孫少麒亂槍擊斃,在得知這出戲是四姨太的安排後,孫嘯秋令孫少麒將她帶來查問。害怕自己的奸情敗露,孫少麒將四姨太殺害,並謊稱四姨太畏罪自殺。幾次失手令武劍羽想到請青幫老大張樹聲幫助。張樹聲生日這天,前來拜壽的武劍羽和白露發現蘇繼飛竟是張樹聲的公子,在大家的懇求下,張樹聲勉強答應為武擎天報仇,不過,他要求武劍羽先為自己完成三件事情。首先他要求武劍羽替自己向警局副局長王啓基討還所欠的三千元錢。武劍羽來到警局要錢,結果反被王啓基關入監中。

第5集

第二天武劍羽便被放了出來,王啓基本以為武劍羽經此一嚇就會退縮,沒想到,一出獄,她便直奔王啓基的家中要錢,面對武劍羽的糾纏,王啓基害怕了,他一分不少地將錢還給了張樹聲。存心刁難的張樹聲接下來又提出要武劍羽幫自己搞一百條槍,為報父仇,武劍羽與白露一道前往濟南求軍閥張大雷幫助搞槍。張大雷讓她們住了下來但就是不同意給槍。白露提出用貞潔向張大雷換取一百條槍。然而,張大雷在玩弄了白露之後卻矢口否認答應給槍的承諾。眼看妻子就要從外地回來,張大雷向姐妹倆下了逐客令。

第6集

武劍羽和白露在途中攔下張大雷夫人的車,再次回到帥府。張大雷害怕白露將自己 對她所何等的事告訴夫人,隻好同意給槍。這樣,武劍羽便完成了張樹聲要求的第二件事情。最後,張樹聲提出要武劍羽拿出五千塊大洋給自己,面對如此苛刻的條件,武劍羽和弟、妹們經過商量決定變賣全部家產,她和弟弟武忠誠來到孫嘯秋經常經過的一座樓房頂等待機會下手。終于有一天,機會來了,楚丹丹點燃導火索將炸彈投向孫嘯秋的汽車。

第7集

炸彈沒有爆炸,丹丹的計畫落空了,武劍羽和白露回到上海,賣定然全部家當仍差八百大洋。此時武劍羽一家已是身無分文,而張樹聲對于要求的數位不但不予變通,還勒令兒子蘇繼飛不得給予任何幫助。一天,孫嘯秋像往常一樣包下常三堂聽雁萍為自己彈琴,聽完琴後也像往常一樣並不胡作非為,起身就走。原來他對年輕時被人逼死的戀人難以釋懷。而每每雁萍都能令他勾起對往事的回憶。為幫武劍羽湊足剩餘的錢,蘇繼飛代雁萍借了二百大洋到父親所天的賭場一試運氣,結果輸了精光。無奈隻好前往蘇州去向朋友借錢,眼看張樹聲規定的期限就要到了,白露瞞著家人以自己做抵押借了八百塊大洋的高利貸。見武劍羽完成了全部三件事情,張樹聲終于承認自己無力殺死孫嘯秋,隻是怕面子過不去才故意提出三個苛刻的條件想難倒武劍羽。

第8集

從蘇州借錢回來的蘇繼飛得知父親言而無信,非常氣憤,他找到父親理論,終于近使張樹聲真正答應武劍羽殺孫嘯秋。面對來自北伐煙的威脅,戰爭的準備工作擺上了孫嘯秋的日程。一天,孫少麒帶兵闖入張樹聲的府邸強迫青幫將繳給軍隊的規費提高三倍,激起了張樹聲的憤恨。孫嘯秋也認為兒子的做法欠妥,無奈孫少麒一意孤行,孫嘯秋隻好視而不見,張樹聲不按要求繳納規費的舉動激怒了孫少麒,他帶兵查封了青幫的所有生意場所,談判中,孫少麒要求青幫交出上海的四個碼頭,並且所有米店每天隻能賣一鬥米。青幫無法與拿槍的軍隊抗衡。上海鬧起了米荒,蘇繼飛決意發起民眾進行示威。

第9集

孫少麒擾亂米市,逼張樹聲交出碼頭等等原來都是受了日本人的指使。日本人覬覦上海已久,苦于無從下手,隻有利用孫少麒攪亂上海、引發民眾不滿、挑起青幫內訌,日本方可借機出兵。而孫少麒的權力欲又極強,早就想取代父親的地位。于是日本人許諾,佔領上海後將除掉孫嘯秋,使他孫少麒成為上海灘唯一的主人。一天。武忠誠從楚丹丹處偷出一枚自製炸彈投向孫嘯秋的坐車,不想裏面坐的卻是孫少麒,炸彈爆炸,孫少麒毫發未損。武忠誠慌忙逃至正在街頭張貼標語的繼飛處,面對追趕而至的孫少麒,忠誠拒不承認炸彈是自己扔的,二人雙雙被孫少麒抓走。為營救他們,張樹聲答應幫助稽查真凶。

第10集

張樹聲交出的三名為忠誠和繼飛替罪的青幫弟兄被拉到街頭槍斃,現場武劍羽碰見了喬裝的孫少麒。孫少麒提出兩人假份夫妻進入帥府,這傈武劍羽可以輕松除掉孫嘯秋替父報仇。並威脅,如不照辦,便將武劍羽的家人全部折抓走,一次,孫嘯秋通過截獲的一封信了解到孫少麒正在聯合日本人對付自己,利用青幫和孫少麒之間的矛盾,他找到張樹聲,同意青幫對孫少麒進行報復。就在孫少麒和武劍羽準備進入帥府這天,張樹聲派人將孫少麒打成重傷。醫院裏,孫嘯秋親手了結了孫少麒的性命。多年來一直在張樹聲身邊做管家的阿德克扣發給為忠誠和繼飛替命的三位青幫兄弟家屬的撫恤金被張樹聲發現,一怒之下,張樹聲將其逐出青幫。

第11集

被逐出青幫的阿德投奔孫嘯秋,並將武劍羽、張樹聲等預謀行刺的事和盤托出。孫嘯秋將張樹聲叫到帥府。面對阿德,張樹聲知道刺殺一事已經敗露。鑒于張樹聲出手替自己除掉了逆子孫少麒,孫嘯秋隻開槍打傷了張樹聲的雙腿,令其離天上海。對于不義之徒阿德,孫嘯秋則當場將其擊斃,替青幫清理了門戶。車站上,正當武劍羽一家和張樹聲、蘇繼飛準備離開上海前往天津時,放高利貸給白露的金老板突然出現,將白露抓走抵債。白露被他賣到常三堂,獨自一人淪落上海。

第12集

來到常三堂,白露在老板娘"玉娘"的脅迫下淪為一名妓女。一天,化名顧老板的孫嘯秋再次來到常三堂聽琴,在這裏他遇見了白露,白露與他追憶中戀人的相象使他驚訝不已,當晚,孫嘯秋非常高興,聽完琴,給了白露很多錢,並叮囑"玉娘"已後不準折露接客。對這個到妓院隻聽琴,不嫖娼,出手還如此大方的顧老板,白露在感到訝異的同時也產生了一絲好感,武劍羽一行回到天津便立刻來到醫院,張樹聲的槍傷由于受到感染必須截肢。蘇繼飛在父親手術時為他獻血也病倒了,為籌醫葯費,武劍羽帶著弟弟、妹妹四處尋找工作。

第13集

一天,在常三堂聽完琴後,孫嘯秋將白露帶到郊外的一所農舍,屋子被布置成洞房的模樣,原來這裏是孫嘯秋為懷念死去的戀人特意修建的。在這裏他將自己三十年前的那段悲劇戀情道給了白露,並希望白露能嫁給自己,不知眼前的顧老板就是殺父仇人孫嘯秋的白露被這動人的愛情故事以及孫嘯秋所表現出來的痴情深深的感動了,她同意了孫嘯秋的要求準備嫁給他做姨太太。離開常三堂的這天,白露與自己的好友雁萍依依不舍

第14集

進了帥府,當白露得知自己贖出常三堂並要娶自己為姨太太的顧老板正是孫嘯秋時立刻暈了過去。她幾次嘗試刺殺孫嘯秋,但都不成功。在天津,出院後的張樹聲和蘇繼飛苦于身上沒錢,欲住進武劍羽他們做工的洗衣房宿舍,但一直對武劍羽、楚丹丹圖謀不軌卻不能得逞的王總管執意不準,正當大家為此憂心忡忡的時候,武忠誠來天一爿葯店為張樹聲抓葯發現葯店的老板正是自家原先的總管"常伯",在常伯的真誠邀請下,一行人住進了他的家中,經醫生檢查,白露此時已懷上了孫嘯秋的孩子,面對孫嘯秋對自己始終如一的關愛,女性的本能使她在現實面前屈服了,復仇的怒火也逐漸化作一縷青煙悄然散去。她決定嫁給孫嘯秋。

第15集

為查找白露地下落,武劍羽在常伯的兒子常峰陪同下再次回到上海。通過雁萍,姐妹倆取得了聯系。白露不敢讓武劍羽知道自己已做了孫嘯秋的太太,當劍羽要求白露家認識認識她丈夫時,白露與雁萍聯合將武劍羽搪塞過去。孫嘯秋找到白露,原來他早知道白露是武擎天的義女,隻是鑒于不想將自己和武擎天之間的恩怨擴大到下一代,加之自己的確深愛著白露,才沒有加害于她,看到白露在上海生活很好,武劍羽安心地回到天津,此時,在大家的撮合下她和蘇繼飛也準備結婚了。和武劍羽完婚後,蘇繼飛產生了參加北伐軍討伐孫嘯秋的念頭。一次,武忠誠鼓起勇氣向楚丹丹表白自己的愛情,結果遭到一直暗戀蘇繼飛的丹丹的拒絕。丹丹直言指出他不夠成熟。受此一激,武忠誠決定離家接受生活的磨練。

第16集

武忠誠回到上海,在街頭靠給人畫像為生。一天,路遇一學生模樣的女子,忠誠提出為她畫像,女子欣然接受,不想她正是剛從英國回來的孫嘯秋的女兒孫少敏,不過此時孫少敏還沒有將自己的真實身份告訴忠誠。一年一度祭祖的日子快到了,孫嘯秋決定到天津去拜祭亡母。武劍羽等人在天津得知此訊決定趁機行刺。然而,對孫嘯秋已是全心全意的白露擔心丈夫遭遇不測,極力加以勸阻,在她地真情感動下,孫嘯秋取消了這次行程。見孫嘯秋不來天津,蘇繼飛下定決心參加北伐。看到蘇繼飛和武劍羽生活的很幸福,楚丹丹不願獨自悶在天津,她隻身來到上海闖蕩並找到了武忠誠。在雁萍的幫助下,白露和弟弟、妹妹見了面。當白露得知忠誠結識了孫少敏並對她抱有好感時感受到非常緊張。為防止自己嫁給孫嘯秋的事情由此敗露,回到家中她與五姨太艷紅商量如何在忠誠知道孫少敏的真實身份前將他們拆散。

第17集

一天,艷紅冒充少敏的表姐來到忠誠的住處,妄圖用錢財打發他離開上海,被忠誠拒絕了。忠誠感到這件事十分離奇,在他的一再追問下,少敏終于講出自己是孫嘯秋的女兒的實情。不過武忠誠終于還是被少敏願意拋棄一切陪伴自己的真情感動了。但此時他心中復仇的怒火並沒有平息。孫嘯秋的參謀英先生一天突然帶兵闖入武忠誠的住處將其帶到帥府。見到孫嘯秋,武忠誠破口大罵,言辭相激,盛怒之下,孫嘯秋將其關入牢中。為讓孫嘯秋放過忠誠,白露來到獄中進行說服,並將自己嫁給孫嘯秋的經過全部告訴了忠誠,忠誠聽後不但沒有接受姐姐的勸告,還對她的"背叛"進行了嘲弄,白露隻得離開,在天津,常伯不忍見武劍羽天天想著殺孫嘯秋的事,終于向武劍羽說出了她的身世。已有身孕的武劍羽聽後大吃一驚,原來自己天天想要殺死的仇人竟是自己的生身父親。

第18集

在上海,孫嘯秋見少敏對武忠誠的一片痴心,決定把忠誠放了,臨行時,孫嘯秋將武劍羽是自己女兒的事告訴了忠誠,忠誠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十月懷胎,白露終于為孫嘯秋生下一子,有了香火,孫嘯秋大喜過望。在孫少敏的真情打動下,武忠誠胸中復仇的怒火漸漸平息了,他認了孫嘯秋這個姐夫,並決心事業有成即娶少敏為妻。並伐開始了,戰鬥中蘇繼飛身負重傷,在醫院裏他見到了做護士的丹丹。在丹丹的悉心照料下,蘇繼飛完全康復了,重返戰場的這天,丹丹向他表露了自己的愛情,兩顆孤獨的心靈擦出了火花。因患腦炎,白露為孫嘯秋生下的兒子死了,孫嘯秋悲痛欲絕,而此時,武劍羽也為蘇繼飛生下一子,全家人其樂融融。三年後,北伐勝利了。已晉升為團長的蘇繼飛再次見到丹丹,兩人難舍難分。然而,想到正在家中苦苦等待自己的劍羽,蘇繼飛陷入了兩難的境地,最終他還是決定回到天津。無奈丹丹隻能看著繼飛離自己而去。回家後,武劍羽將自己的身世告訴了丈夫,蘇繼飛開始懷疑劍羽報仇的決心。面對北伐軍的步步進逼,孫嘯秋感到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為促全自己,他想到了聯合日本人。心中一直無法放下繼飛的丹丹沒過多久也回到了天津,白露也寫信說要回家控望大家,想到久違的姐妹團聚就要實現,武劍羽興奮得無法入睡。

第19集

在上海,孫嘯秋與日本人建立了聯系。看到他為一已之利出賣國家,跟隨多年的參謀英先生直言相諫,無奈孫嘯秋利欲熏心,一意孤行,英先生隻得留書一封,不告而別。自從丹丹回到天津後,蘇繼飛對她的感情欲罷不能,他經常借口開會跑到丹丹處與其幽會。一天,白露前來控望,正好遇見兩人在一起,丹丹此時也不想長久隱瞞下去,她將自己和姐夫的事全部告訴了白露,白露勸丹丹萬萬不可將此事告訴劍羽。在為白露送行的晚餐上,張樹聲看出了兒子的心事,他將繼飛叫到一邊問話,在明察秋毫的父親面前,蘇繼飛坦白了自己和丹丹的關系。為給丹丹一個名分,蘇繼飛試探性地詢問武劍羽是否同意自己娶姨幫太太,武劍羽斷然拒絕了。楚丹丹跟隨白露先行回到了上海,白露將丹丹帶到帥府,把自己嫁給孫嘯秋的事告訴了她,此時的白露再次懷上了孫嘯秋的孩子。

第20集

沒過多久,部隊要將蘇繼飛調往上海工作,常峰也想跟隨到上海去闖一闖。大家商量,張樹聲和常伯兩位老人決定帶著劍羽的兒子留在天津不隨眾人一同前往。來到上海,部隊給繼飛安排了很大的住所,武劍羽婦扮男裝來到常三堂將已經贖身的雁萍接到家裏同住。初到上海,為便于開展工作,蘇繼飛宴請並結識了由孫嘯秋的扶植起來取代自己的父親而成為上海青幫老大的杜日升。日方頭目山本在和孫嘯秋的談判中看上了白露,並要求孫嘯秋將她送給自己,一心勾結日本人的孫嘯秋委托艷紅將此事轉告白露。白露聽後非常難過,她有希望孫嘯秋為一已私利而成為漢奸,成為民族的敗類,更沒想到丈夫竟會同意拿自己作為攀附日本人的籌碼。她要求孫嘯秋拒絕與日本人合作,並決定在孫嘯秋作出肯定的答復前先搬到武劍羽家去住,經檢查,丹丹此時已懷上了繼飛的孩子,蘇繼飛得知後感情陷入了極大的矛盾和痛苦之中,為緩和同蘇繼飛的關系,孫嘯秋通過杜日升發也邀請,希望結識這位國民政府派駐上海的代表,武劍羽聞訊,決定和蘇繼飛一同前往直赴約。

第21集

在帥府,武劍羽終于見到了生父孫嘯秋。面對女兒的槍口,孫嘯秋替自己殺死武擎天找出一套說辭,雖然這並不能讓武劍羽信服,但在弄清真相前她還是放過了孫嘯秋。為盡快得到日本人的幫助,孫嘯秋將艷紅作為白露的替代品送給了山本。受蘇繼飛委派監視孫嘯秋的常峰發現白露原來是孫嘯秋的姨太太,忠誠的女友孫少敏也是孫嘯秋的女兒,他將此到報告了繼飛,蘇繼飛令他一定不要將此事一定不要將此事告訴武劍羽,並繼續監視孫嘯秋,掌握其勾結日本人的確鑿證據,見蘇繼飛遲遲不能給自己一個交代,楚丹丹決定離開上海。這天借忠誠邀劍羽看戲的機會,丹丹來到家中與繼飛道別,沒想到戲還沒完劍羽就提前回來了,看到丈夫和丹丹親熱的場面,武劍羽一怒之下離家出走,獨自住進一家旅館。

第22集

得知武劍羽離家出走,白露來到旅館探望,武劍羽提出想到白露家借住幾日,白露回家把武劍羽的事告訴了孫嘯秋,並要求孫嘯秋將艷紅從山本處要回,孫嘯秋同意了不起,艷紅回來後,孫嘯秋來到旅館將武劍羽也接了回去。在帥府,劍羽才發現白露的丈夫就是孫嘯秋,而忠誠要娶的妻子也是孫嘯秋的女兒,面對親人們長期以來對自己的欺瞞,武劍羽內心無比的痛苦。劍羽離家後繼飛和丹丹非常擔心,為了讓劍羽能夠早日回到繼飛身邊,丹丹準備帶著腹中的孩子離開,她失蹤了。

第23集

大家都在勸說劍羽早日回到繼飛身邊,但她卻遲遲不肯回去。小時候,武擎天和常伯曾希望武劍羽長大後能夠嫁給常峰。見常峰對自己一直抱有希望,為了不耽誤他的幸福,劍羽決定撮合常峰和雁萍建立家庭,對雁萍懷有同樣好感的常峰隻好同意了。當了解到武劍羽此時正住在孫嘯秋農時,蘇繼飛來到帥府,希望劍羽借此機會協助自己調查孫嘯秋勾結日本人出賣國家的證據。調查中,武劍忌感覺孫嘯秋的書房十分可疑,但苦于找不到機會進去。她找到常峰,希望搞到一把萬能鑰匙。一天,雁萍來到帥府給劍羽送來了一盆盆景。

第24集

常峰向雁萍表白了自己的感情,兩人相愛了。武劍羽從雁萍送來的盆景中找到了鑰匙,一天夜裏,她悄悄進入書房,發現了一本名為《天皇的侵略》的日文書及一個可疑的保險櫃。她和白露商量在孫嘯秋生日這天將其灌醉,竊取孫嘯秋隨身攜帶的保險櫃鑰匙。由于姐妹倆不會喝酒,于是想天了會喝酒的艷紅。孫嘯秋生日這天,三個女人果然將他灌醉,拿到鑰匙後,劍羽和白露迅速來到書房,然而,保險櫃裏空無一物,正在此時孫嘯秋突然出現。原來艷紅早已將她們出賣,醉酒的場面完全是假的。保險櫃中的東西也早已轉移,白露終于看清了孫嘯秋的真實面目,她不能忍受自己的丈夫出賣國家、充當漢奸的現實,絕望中白露飲彈自盡。劍羽出帥府去找繼飛。

第25集

為防武劍羽來尋仇,孫嘯秋頓起殺心。他和艷紅來到警局做筆錄,誣告武劍羽殺害了白露,眼看武劍羽就要被判死罪,蘇繼飛心裏非常著急,他委托杜日升去向孫嘯秋說情,結果卻讓杜日升碰了一鼻子灰。于是隻好親自去找孫嘯秋,他本想用槍威脅對方撤回告訴,但仍然不成功。少敏回去勸說父親放過劍羽,結果反被孫嘯秋軟禁起來。此時的孫嘯秋已無異于一頭禽獸,萬般無奈之下,蘇繼飛決定以自己國民黨藍衣社特務的真實來迫使孫嘯秋就範。

第26集

杜日升將孫嘯秋騙至藍衣社,交從警局將武劍羽暫時保出,在繼飛和劍羽和逼迫下,孫嘯秋終于撤回了告訴,武劍羽自由了,為救出被軟禁的少敏,一天晚上武劍羽獨自潛入帥府,下當她帶著少敏喬裝準備離開時被孫嘯秋發現了。經過一番激烈的槍戰,孫少敏逃離了帥府,武劍羽卻再次落入孫嘯秋手中,孫嘯秋本想立即將劍羽處死,但在艷紅的建議下改變了主意,他要將劍羽作為禮物送給即將來家裏做客的山本。狡猾的孫嘯秋把劍羽關在了離家不遠的一處極陷秘的地方。就在他宴請山本的這天,蘇繼飛拿著搜查令,帶兵包圍了帥府,然而怎樣都找不到劍羽,隻如悻悻而歸。晚宴過後孫嘯秋本想將劍羽帶來,山本卻點名要艷紅陪自己,艷紅聲稱自己已經懷有身孕,山本更懷疑這孩子是自己的。他要求把艷紅帶回日本,孫嘯秋又一次同意了,想到自己的忠誠換來的卻是孫嘯秋如此的無義,艷紅約絕望了。

第27集

醒悟過來的艷紅趁孫嘯秋外出,將武劍羽放走,自己也離開帥府在外面躲了起來。回到家裏,武劍羽連續在報上發表文章揭露日本人妄圖侵佔中國的野心,並猛烈抨擊孫嘯秋與日本人狼狽為奸的罪惡行徑,為陰止報紙繼續刊載劍羽的文章,孫嘯秋派人到報社縱火進行威脅,並假意辭去五省聯軍司令的職務,召開記者會宣布準備削發為僧,一心向佛從而掩蓋自己勾結日本人出賣國家的真實意圖。苦于抓不到孫嘯秋勾結日本人的真憑實據,武劍羽和蘇繼飛找到艷紅,希望她能回到山本身邊做臥底,艷紅正在猶豫,不想,一心要將艷紅送給山本的孫嘯秋此時也已經查到了她藏身的旅館,她被孫嘯秋抓了回去。一天,孫嘯秋帶艷紅與山本見面。交談中艷紅了解到不嘯秋所轄的五省司令將在三天後來上海與山本秘密召開合作會議。

第28集

艷紅為武劍羽搞到了孫嘯秋勾結日本人的重要情報,武劍羽決定在孫嘯秋許諾剃度的這天刺殺他,她找到杜日升請求他幫助阻止五省司令在剃度這天對孫嘯秋的保護,並來到舉行儀式的仿慈庵看地形,在這裏她碰到了失蹤已久的妹妹楚丹丹,她真誠地希望丹丹能夠和繼飛幸福地生活在一夏收。剃度這天,杜日升將各省司令軟禁了起來,儀式上,武劍羽等人突然拔槍射擊,現場頓時一片混亂,孫嘯秋在幾名衛士被一一擊斃後逃進廟堂,面對緊隨而來的武劍羽,無路可退的孫嘯秋請求饒恕,遲疑間,一旁出現的蘇繼飛摳動了扳機,孫嘯秋終于得到了應有的下場。後來劍羽獨自帶著兒子去了美國。幾十年過去了,一天歸來的劍羽在外灘再次遇到繼飛,一直跟繼飛生活在一起的丹丹此時已經死去,她生前最大的願望就是讓繼飛回到劍羽身邊,劍羽終于原諒了繼飛,兩個老人手挽著手走進一片燦爛的晚霞。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武劍羽張瑜 ----
蘇繼飛吳興國 ----
楚丹丹郭金 ----
白露 陳雅倫 ----
孫嘯天黃達亮 ----
孫少麒于榮光 ----
武忠誠王洋 ----
雁萍林美貞 ----
張樹聲 吳文倫 ----

職員表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