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院子女 -25集電視連續劇

大院子女

25集電視連續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大院子女》是北京華誼兄弟影業投資有限公司出品的年代情感劇,由鬥琪執導,印小天、段奕宏廖凡吳越領銜主演。

該劇全面描繪了上世紀70年代到90年代初,從"文革"過渡到改革開放這一特殊時期,軍區大院裏十個年輕人各自不同的人生選擇和命運發展。

  • 中文名稱
    大院子女
  • 編    劇
    汪遵熹 ; 汪啓南
  • 集    數
    25集
  • 導    演
    鬥琪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主    演
  • 上映時間
    2006年
  • 發行公司
    北京華誼兄弟影業投資有限公司

劇情簡介

​在某軍區大院裏,一群軍人的孩子無憂無慮地生活著,花季年齡的孩子們懵懂新奇地邁開了自己人生的步伐。血管裏流淌著軍人血液的他們,有著與生俱來的拯救一切的滿志躊躇。

壞孩子章衛平和好學生喬念朝在八一俱樂部偷書時撞了個滿懷,卻在被人發現逃跑時錯拿了對方的書包。躲避了戰士追蹤的喬念朝回家開啟書包卻大吃一驚,裏面除了章衛平偷的書還有一支駁殼槍

大院孩子們的偶像、章衛平的哥哥章向平回家探親,因弟弟偷槍事件結識了喬念朝的姐姐喬建新,兩人一見傾心。

章向平接命令突然返回部隊,喬建新在他的感召下堅決要求入伍,當上了一名光榮的解放軍戰士。就在喬建新一心盼望著章向平來信的時候,傳來了章向平在越南戰場上犧牲的訊息,喬建新悲痛萬分。章衛平決心去為哥哥報仇,可是,他的戰場之行卻以失敗告終。從邊境被押解回來的章衛平被直接送到了農村,成了一名下鄉知青,他的命運由此改變,不到二十歲就當上了公社革委會副主任。

與此同時,大院裏孩子們單純的生活仍然繼續著,喬念朝和方瑋開始了朦朧又甜蜜的初戀,從未入喬念朝法眼的小孩子馬非拉也偷偷暗戀著喬念朝。章衛平從農村回家探親,他的老練、成熟和陽剛之氣令喬念朝羨慕不已,喬念朝下決心要到部隊去錘煉自己,一心追隨喬念朝的方瑋經過一番與父母的周旋,終于如願以償和念朝一起進了部隊。

章向平並沒有死,他在出色地完成了任務後返回部隊,榮立了戰功。喬建新在欣喜之餘無比珍惜兩個人的這份感情。

章衛平下決心扎根農村。支書的女兒李亞玲年輕漂亮,一條又粗又黑的辮子象李鐵梅似的,渾身上下充滿著青春氣息。同村的小伙子劉雙林從部隊回來探親,希望能通過娶了支書的女兒給自己退伍後的前途鋪條路。劉向李父提親遭到拒絕。李亞玲相信劉雙林入黨提幹的許諾,李父卻不以為然。

一次偶然的見義勇為改變了劉雙林的命運,他入了黨,提了幹,由一名農村兵一躍成了一名解放軍軍官,這使他對自己的前途有了更大膽的設計,李亞玲在他眼裏成了一棵微不足道的小黃花,他眼裏聖潔的女神是他帶出的大院兵方瑋。

章向平因政治原因入獄,喬建新不顧一切壓力堅決地站在他的一邊,令章向平及周圍的人感動不已。

李亞玲在父親的幫助下也當了兵,她埋頭苦幹,但卻因一次意外事件砸碎了一尊毛主席像,被部隊處分復員回了家。

李亞玲心灰意冷、痛不欲生,是章衛平身上的豪氣漸漸改變了她,他們戀愛了。一個工農兵學員的名額改變了兩個人的命運。章衛平為了將扎根農村進行到底,把上大學的名額讓給了李亞玲。

進城後的李亞玲很快覺得自己變成了城裏人,她開始瞧不起農村人模樣的章衛平,她與年輕的老師張頌相愛了,而且轟轟烈烈地為他墮胎,鬧得滿城風雨,她終于得到了夢寐以求的所有女生傾慕的對象。而這次轟轟烈烈的墮胎也成就了她留在城裏的夢想,畢業前,她和張頌結了婚,理直氣壯地成了城裏人。

在對方瑋的追求上,單純的喬念朝與劉雙林成了對手,但他很快在與劉雙林的較量中敗下陣來,他開始對部隊生活反感起來。他的萎靡受到了當參謀長的父親的批評,也導致了方瑋的離開。他萬念俱灰地去當了一名炊事班的豬倌,一幹就是三年,卻不料成了平凡崗位上的英雄,進了軍校。這時馬非拉闖進了他的生活,她以自己任性刁蠻的方式追求著喬念朝。就在喬念朝對原來眼中的"小女孩"漸漸產生出自己都未覺察的愛戀的時候,馬非拉被發現患了不治之症,他們的感情經歷了嚴峻的考驗。喬念朝血液裏流淌的軍人的血液使他終于沒有當逃兵,在感情的關鍵時刻表現出軍人的勇敢,他們走到了一起。

婚後生活並沒有李亞玲想象得美好,張頌不再是她心裏的白馬王子,而成了一個平庸的大學老師,那曾經讓她向往不已的筒子樓也不再能滿足她越來越高的心界。

劉雙林苦苦的追求終于感動了方瑋,他名正言順地成了方瑋的丈夫。可是,面對點點滴滴的生活細節、生活觀念,他們最後隻能是以分手而告終。方瑋回首往事,思索著自己的路途。

回城後的章衛平按部就班地過著平庸的生活,是嫂子喬建新的敲打點燃了他心中那不滅的火焰,他毅然下海,開始了新一輪的戰鬥……

當年大院裏孩子在不知不覺中走到了自己人生的中年,他們變了很多,但不變的是心中那股紅色的激情……

分集劇情

第1集

同住大院的"好孩子"喬念朝和自封"司令"的章衛平,不約而同地偷偷潛入了被查封的軍區圖書館裏--喬念朝是為了給姐姐喬建新送上一份生日禮物在偷書;而章衛平是為了得到歷史文物--一支駁殼槍。不料,他們驚動了警衛連的小趙,慌亂中逃跑的章衛平和喬念朝錯拿了對方的書包,還把小趙砸昏。駁殼槍丟了,為此軍區大院成立了專案小組調查此事。 方瑋是喬念朝幼稚園、國小、中學的同班好友。在方瑋的幫助下喬念朝回到了家,卻發現自己錯拿了章衛平的包,包裏竟然有支駁殼槍!第二天他把裝有駁殼槍的書包還給了章衛平,同時拿回了自己的書包。當他把偷來的愛情小說送給姐姐喬建新時,很快被姐姐發現了端倪。按照姐姐要求,念朝把書交還給了保衛處;可當問到槍支時,喬念朝堅決否認自己偷槍,也沒有把章衛平供出來,因為他平生最恨的就是做叛徒。保衛處給喬念朝二十四小時,坦白駁殼槍的下落,否則對他實行無產階級專政。 章衛平看到喬念朝去保衛處,懷疑喬念朝去告密,把他約出來打了一架,由此兩人被派出所扣留。前來派出所領弟弟的喬建新和章向平,在此相遇了。章向平剛從前線回來,是軍區大院孩子們心中的偶像,也給喬建新留下了朦朧的好感。 喬念朝回家把章衛平偷槍的事情告訴了姐姐,喬建新立刻來到章家,義正嚴詞地告訴章衛平:喬念朝並沒有出賣他,希望他能像一個真正的男子漢! 而這時,喬念朝已經離家出走了。

第2集

喬副參謀長就要野營拉練回來了,喬念朝害怕父親追問槍支丟失事件,躲進了防空洞,那裏嚴重缺氧,險些讓喬念朝喪命,多虧被章向平及時發現,搶救過來。 互生好感的章向平和喬建新,相約周末一起爬山。不曾想一紙命令,章向平要立即歸隊,因為他所在的部隊即將開赴前線。臨別前他把自己的照片夾在日記本裏送給了喬建新,喬建新驚喜萬分,也將自己的照片夾在日記本裏回贈了章向平,他們接受了彼此的愛慕,相約通信。 章衛平是大院子女公認的"司令",馬權則充當"政委","打仗"是他們最快樂的遊戲。一次馬權把妹妹馬非拉扮演成傷員"木乃伊"而贏得喝彩,可是遊戲結束後,"木乃伊"被伙伴們丟在了操場空地。路經此地的喬念朝"解救"了馬非拉,從此在她心裏埋下了愛的種子。 馬權的女友王娟遭遇歹徒,喬念朝挺身而出。馬權、章衛平終于和喬念朝"化敵為友"。 喬建新參軍了。喬念朝問她:你是不是為向平哥當的兵?事實上她始終沒有接到章向平的來信……新兵連結束,喬建新被分配到了炊事班。

第3集

章向平戰場未歸,組織上按犧牲處理。喬建新化悲痛為力量冒險爬上三十幾米高的煙囪進行清掃,得到大家一片贊許。 章衛平決定為哥哥報仇,要偷越國境參加世界革命,馬權積極回響。喬念朝接受了照顧馬非拉和王娟的任務,並承諾為他們倆保守秘密。章衛平和馬權的失蹤,驚擾了軍區領導,喬副參謀長也從家裏少了一瓶酒查覺出端倪,他鞭打喬念朝逼他"交待",喬念朝誓死不當"叛徒"。 轉天上學,方瑋拿來了雲南白葯。喬念朝自豪地告訴方瑋:"為了你,我也會這麽做的"。令方瑋非常感動。而這個時候,馬非拉拿著紅花油也守在路口。 章衛平和馬權在邊境線被截獲,二人被帶回大院。 喬建新意外收到了章向平的信,原來他在執行偵察任務中遭到敵人的轟炸,九死一生、千辛萬苦找回部隊並榮立了二等功。由于部隊嚴格的保密紀律,所以他一直不能給喬建新寫信。 章副司令決定把章衛平送到老家放馬溝大隊去插隊落戶,章衛平企圖逃脫,甚至不顧急駛而來的火車要狂奔過去,幸好被一名解放軍攔腰抱住而幸免遇難。這位解放軍便是回放馬溝探親的劉雙林。

第4集

章副司令是整個放馬溝的驕傲和神話。大隊李支書主動邀請章衛平暫住他家,並擺上酒菜給章衛平接風,儼然把章衛平當成了一個大人物。當晚,章衛平與李支書的女兒李亞玲相遇,李亞玲是一名高中畢業回鄉的赤腳醫生。 章衛平嫻熟的軍事常識和技巧使他很快成為了放馬溝的民兵連長。 馬非拉獲得了和喬念朝同台表演老獵戶和小常寶的機會,演出後二人同路回大院,為此她興奮不已;而喬念朝的目的卻是想讓她代自己去探望正在生病的方瑋,馬非拉雖然感到不悅,但也答應了。 馬權的父親在學習班上發表了"攻擊中央領導"的言論被隔離審查,馬權想買一條煙去看父親;喬念朝得知後與人打賭:半個小時抽下一包煙,勝利者可以獲得一條香煙。喬念朝勝利了,把贏來的煙交給了馬非拉,讓她給他父親送去,馬非拉感動萬分。 劉雙林每天都去公社衛生院門口等李亞玲,並告訴她自己就要入黨提幹了,希望李亞玲能接受他的愛。李亞玲知道,劉雙林當年為了當兵曾給父親跪下,從此父親便看不起他;但想到劉雙林要真成了軍官,自己嫁給他就可以隨軍了。于是,她讓劉雙林去向父親提親,結果遭到李書記拒絕。

第5集

劉雙林就要回部隊了,臨別李亞玲告訴劉雙林:我們隻能做普通朋友。 劉雙林在回部隊的路上遇到歹徒搶劫婦女,他挺身勇鬥歹徒,救下了負傷的母女二人。作為"見義勇為"的標兵,他在醫院病床上填寫了入黨申請表,又忙寫信告訴李亞玲,希望她能來部隊探親。劉雙林立功入黨的喜報傳到放馬溝,李亞玲開始給劉雙林回信了。 劉雙林被破格提幹,當他想到"自己現在已經是軍官了還愁找不到對象"的時候,便把給李亞玲寫好的信又撕掉了。 馬權的父親被發配到新疆戴罪改造,母親也隨同前往,馬權于是要求到章衛平所屬的公社插隊。 章衛平大抓民兵訓練,在一次投擲實彈的訓練中,民兵二柱子手榴彈脫手,他奮不顧身挺身保護,他的英雄事跡被登上了省報。 章衛平探家回家,喬念朝傾慕章衛平變得成熟老道,也決定要去當兵。方瑋說:那我也去當兵。那一晚,喬念朝和方瑋在防空洞裏第一次接吻……馬非拉跟隨其後,目睹了這一切。 母親反對方瑋去當兵,為絕了女兒的念頭,她把戶口本隨身攜帶。喬念朝知道後,幫助方瑋偷出了戶口本,實現了一同參軍的願望。

第6集

馬權身著新兵服來和章衛平道別。章衛平說,自己下決心要在放馬溝幹上一輩子。不久,章衛平當上了大隊革委會主任。 火車月台上,劉雙林作為新兵排長很快發現了方瑋和方部長的關系,他主動向方部長做自我介紹,並說"請首長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方瑋"。這一切被喬念朝看在眼裏。于是,劉雙林和喬念朝兩人的明爭暗戰就此拉開了序幕。 新兵連裏,劉雙林和大院新兵總是格格不入。他常找方瑋談心,更讓喬念朝認定劉雙林對方瑋沒安好心。 在一次單兵訓練表演中,劉雙林身先士卒在各種障礙物之間摸爬滾打,第一個沖到終點,他嫻熟的軍事技術就連喬念朝也由衷地鼓了掌,方瑋更是對他有了幾分仰慕。 喬建新被調回病房擔任護士,她利用到軍區後勤部領葯品和醫療器材的機會,趁火車晚點的空隙,長跑二十六裏路去探望正在野營拉練的章向平。章向平激動地告訴戰友:這是我的未婚妻。 李亞玲輾轉找到了新兵連,來見劉雙林。

第7集

劉雙林看到李亞玲很緊張,他忙宣布,李亞玲是他的老鄉和同學。李亞玲非常吃驚,很快明白了一切,回到放馬溝她大病了一場。 章衛平不時地到醫務室找李亞玲說話。雖然在對待城鄉差別和扎根農村的想法上老發生爭執,可章衛平還是喜歡李亞玲。 喬念朝為劉雙林又單獨找方瑋談活很是生氣。方瑋又羞又氣地告訴他,劉排長是在跟我談寫入團申請書的事兒。劉排長說了,新兵不許談戀愛,讓他不要妨礙自己的進步。二人第一次吵翻。 新兵連結束了,喬念朝因為父親的幹預由分到機關改為到野戰軍報到,報到時才發現自己被分配到劉雙林排裏。 喬念朝利用休假日到野戰醫院看方瑋,不曾想劉雙林也不期而至,他感覺自己和方瑋像是陌路人。喬念朝痛苦地找馬權喝酒澆愁……由于夜不歸宿,他和劉雙林發生爭執中無意將其右手燙傷。于是,連裏一紙書信將他的情況告訴了喬副參謀長。 喬副參謀長讓喬念朝跑步幾十裏來見他。他告訴喬念朝:你不想幹就跟我回去,我就當沒有你這個兒子!喬念朝流著淚堅定地說:爸,我不回去! 于是,喬念朝按照父親要求,像個真正的戰士一樣跑步回到了連隊。

第8集

半夜,喬念朝來到連隊豬圈旁放聲痛哭,驚醒了連隊養豬的老兵趙小曼。趙老兵的安慰讓喬念朝覺得很親切,他提出跟趙老兵學喂豬。 喬念朝在養豬的過程中逐漸愛上了這些豬。他開始精心設計科學養豬的計畫。他決心一定要幹出個樣來給方瑋看看,讓她知道自己到底是個什麽樣的人。趙老兵的復員了,喬念朝也在養豬的過程中逐漸懂得了姐姐說的"無怨無悔"的份量。 李亞玲如願以償當上了解放軍,而且還和王娟、馬非拉成為了新兵連的戰友。新兵連結束後,她們三人都被分配在軍部衛生所。 章向平寫信給中央首長提意見,結果信被轉了回部隊。指導員偷偷告訴他,上面派人來部隊,要調查重大反革命事件。于是,章向平連夜把秘密檔案轉移到喬建新手裏。

第9集

章向平把自己的兩本日記和具體情況告訴了喬建新,讓她和自己斷絕關系。喬建新堅定地說,向平,我為你驕傲! 章向平回到部隊被押上警車,指導員和戰士們行軍禮為他送行。 李亞玲偶然得知要搜查喬建新的宿舍尋找章向平的罪證,她告訴了馬非拉。待馬非拉火速趕到十幾裏地外的師醫院,軍保衛處長的車也到了。喬建新將裝有章向平日記的挎包背在了馬非拉肩上,又適時地讓馬非拉搭保衛處長的車一同返回,從而麻痹了他們對馬非拉的註意。 醫院黨委決定讓喬建新回家接受父親的教育幫助。回家前,她以未婚妻的名義轉道來探望章向平,章向平被判了十五年刑,他請喬建新不要再跟他聯系。喬建新告訴章向平:為了我,你必須好好活著! 喬建新回家向父親提出脫離父女關系。喬副參謀長二話不說將喬建新準備的報告撕個粉碎。 喬副參謀長告訴章副司令員"我為我的女兒感到驕傲";章副司令員說"我也為我的兒子感到自豪。"

第10集

喬建新擅自到監獄看望章向平,被撤消了預備黨員並停職反省。馬非拉依舊去野戰醫院看望她。 章衛平到監獄看望章向平,他告訴哥哥,千萬不要放棄。章向平感慨弟弟的成長,告誡弟弟:"記住,我們是將軍的兒子!" 護士值班室,李亞玲、王娟、馬非拉正在打掃衛生,李亞玲不小心碰碎了毛主席半身塑像,恰巧被喬建新撞上,她提醒她們把碎片埋到衛生所後面的廢墟中。想不到碎片轉天就被人發現,定論為一起重大的政治事件。為保護李亞玲她們,喬建新主動承擔了責任,即將被開除軍籍、被捕入獄。馬非拉認為不能讓喬建新替李亞玲背黑鍋,為此李亞玲驚恐萬分;王娟卻提出了個兩全其美的方案,果然一切化險為夷,案件草草結案。喬建新也被從輕發落,去看守倉庫。 喬念朝為保住大老白豬不被殺吃,提議讓它作為樣板豬供人參觀。副連長採納了他的意見。喬念朝因科學養豬榮立了一個三等功,還吸引來軍區後勤方部長視察,他一眼認出了喬念朝是喬副參謀長的兒子。喬念朝成了部隊幹部子弟中的典型。

第11集

李亞玲為靠攏組織,在衛生所裏髒活兒累活兒都搶著幹。保衛處孟處長告訴她,她近期有望解決組織問題。並向她表示他準備休妻娶她,並強行親熱,被李亞玲斷然拒絕。事後,李亞玲慌亂之下將鹽水當葡萄糖為病人輸液,險些鬧出人命。李亞玲接到復原回鄉的處分,為此她又跪倒在保衛處長面前,表示可以答應他的所有要求…… 喬念朝被師裏保送進了陸軍學院指揮專業學習,報到前他回家探親,父親破例拿出一瓶茅台酒對兒子說:"幹了它!記住,你不論以後幹什麽,都別忘了你是我老喬的兒子!" 軍區大院的操場上在放電影《地道戰》,回家探親的喬念朝和方瑋不期而遇。方瑋告訴喬念朝自己考上了護士學校,並喬念朝是不是已被師裏保送去陸軍學院?喬念朝淡淡地說:"一個喂豬的,上不上學的不還是一樣。" 方瑋回家後,接到了劉雙林的來信。 李亞玲踏上歸途,接近放馬溝時,她痛苦地坐在了鐵道軌上……幸好被章衛平遇見,他安慰並鼓勵了她。

第12集

為接近和追求喬念朝,馬非拉爭取到一個去陸軍學院通訊專業學習的名額。 劉雙林知道方瑋要去上學了,于是帶著各種相關的書籍前來看方瑋,遭到馬權的冷嘲熱諷。劉雙林走後,馬權告訴方瑋:你跟喬念朝的分手是你人生道路上的一大錯誤。 李亞玲擔任了大隊赤腳醫生兼廣播員之後,章衛平和她有了更多接觸,他們開始戀愛了。 王娟來到馬權所在的部隊來看他,正好撞見了馬權為一女護士在與他人爭風吃醋,並大打出手,王娟傷心不已。隨後,馬權受到批評並復員回家。 喬建新要去軍醫大上學。她再次來到監獄看望章向平,然而章向平卻拒絕見她。喬建新固執地等候了一天一夜,表示不見上章向平,堅決不離開。 第二天,章向平與喬建新見面時態度極其冷淡和粗暴,並告訴喬建新:我會被槍斃的!喬建新則說:那我會以妻子的名義為你送行!

第13集

公社研究決定讓章衛平去中醫學院讀書。章衛平主動放棄了這個名額,他把上大學的名額讓給了李亞玲。喜從天將,李亞玲驚喜地抱住了章衛平,兩人熱烈親吻相擁。 章衛平因為讓出上大學名額、扎根農村的行為,被任命為公社革委會副主任。 李亞玲終于進城,正式邁入了大學的大門。她百感交集,憧憬著未來…… 李亞玲放棄暑期探家,報名參加了暑假中醫實習小組。教授針灸的張頌老師,文質彬彬,言語溫柔,他主動充當了李亞玲第一次針灸的練習對象。 新學年,張頌老師成為李亞玲他們班的班導,他隨口就報出了李亞玲的名字和不經心的眼神讓李亞玲臉紅了。之後,李亞玲便接受張頌邀請到他宿舍做客的邀請。 "四人幫"粉碎了,喬建新來到監獄門外迎接無罪釋放的章向平;章衛平因暫時無法安排,而派去抓公社的計畫生育工作。 在學院的圖書館,馬非拉為了引起喬念朝的註意,她假裝暈倒。她爽快地告訴喬念朝:方瑋已經不跟你好了,我會一直纏住你的!

第14集

章衛平來到了中醫學院,他要帶李亞玲去參加哥哥的婚禮,並想正式的把她介紹給爸爸媽媽。李亞玲卻向張頌老師介紹章衛平:這是我老家的表哥…… 李亞玲拋棄了章衛平。除夕之夜,她和張頌在禮花中熱烈地相擁在一起…… 章衛平一個人回到了大院,在哥哥與喬建新的婚禮上,見到了父母,也見到與久別的馬權、喬念朝等人。唯獨回家探親的方瑋沒來,她是在回避喬念朝。 章衛平回到了農村,得知公社新領導班子已經沒有他的位置了,他不得不收拾行李返城。在離開放馬溝的那一刻,章衛平回顧著在這裏生活的一幕幕…… 章衛平回到軍區大院,失落、無奈和陌生感油然而生。 回到家裏,父親把自己的酒杯推到章衛平面前說:"衛平啊,你要是孬種,我養你;你要是男子漢,你養我!"章衛平一揚脖,把滿滿的一杯酒喝了下去。

第15集

方瑋結束假期回校,沒想到劉雙林在車站上等她三天。方瑋很是感動。她主動到劉雙林住的招待所探望,劉雙林激動得手足無措。從此,劉雙林頻的往返于部隊和方瑋的護校之間。 馬非拉死拉硬拽把喬念朝拉到冰場傾吐對他的鍾情。喬念朝告訴她:自己跟馬權是同學、哥們兒,一直把她當自己的妹妹在照顧。可馬非拉卻說,她已經做好了準備,讓他照顧自己一輩子! 回軍校的途中,馬非拉遇到了化工廠實驗大樓起火,她不顧一切地沖進了樓裏,抱起一個罐子就往外跑,一個大梁在她的身後倒下,那些危險品因為及時搶救而沒有滲漏。 化工廠的表揚信和馬非拉的像片上了學院的光榮榜,她榮立了一個三等功。喬念朝看到光榮榜上的馬非拉照片才突然覺得她長大了。 章衛平的落戶問題始終沒有解決,他決定和馬權開一個小餐館,可經營方面卻頻頻出現問題,餐館難以維持。他在街上賣羊肉串偶遇李亞玲,李亞玲驚訝的眼神,讓章衛平感到羞辱。 李亞玲驚恐地告訴了張頌,她懷孕了。

第16集

張頌帶李亞玲偷偷做了人流手術,手術中李亞玲大出血。血庫缺血,張頌不得不找到學校同學,請求獻血支援。 李亞玲出院後,張頌受行政警告處分,李亞玲被記過一次。為了要留在城市,她逼著張頌立刻跟她結婚,張頌無奈接受了她的要求。然而婚後的生活,並不是李亞玲所期待的。 章衛平的餐館經營不好,他開始酗酒,自暴自棄,拒絕付房租還與房東大打出手,結果被公安局拘留。 喬建新領回章衛平,她質問道:你哥哥在監獄裏吃了那麽多苦都沒有消沉,你還是章向平的弟弟嗎?你還是軍人的兒子嗎?她拿出三萬元錢讓他去還債。章衛平說:錢我一定會還的,讓哥哥和嫂子放心。 章衛平到了建委機關工作。 喬建新做了媽媽,她擔負起了照顧孩子的全部責任,她告訴章向平,自己要去報考研究生。 馬非拉將喬念朝帶到了當年他和方瑋初吻的地方,她告訴喬念朝,自己當年就尾隨在他們身後。喬念朝被馬非拉的真誠深深地打動了……

第17集

"我要你吻我,像當年吻方瑋姐那樣的吻我!"馬非拉的請求一直縈繞在喬念朝的耳邊……第二天他吻了馬非拉,他們戀愛了。 可是一夜之間,馬非拉對喬念朝的態度突然變得生硬,甚至還惡語傷害喬念朝。回到軍校後,馬非拉依舊不理喬念朝,一連三天都不見蹤影。原來馬非拉被查出患有白血病,病源就是那次從火中救出的化學品。面對化驗單的那一刻,她請求喬建新一定不要把這一切告訴喬念朝。因為她已經下定決心,要為了愛而離開喬念朝了! 劉雙林又一次來看望方瑋。他一路上緊衣縮食,為的是能在小飯館裏請方瑋吃上一頓飯,結果飢餓和疲勞讓劉雙林昏倒在小飯館裏,方瑋從他的書包裏發現了那吃剩的幹饅頭,她被劉雙林的真情俘虜了…… 喬建新給喬念朝寫信告訴了他馬非拉的病情,喬念朝這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第18集

喬念朝請姐姐給他寄來了有關白血病治療各種資料和治療方案,他在圖書館前攔住馬非拉,他告訴馬非拉自己對她的愛沒有任何變化,他會一輩子默默的陪伴她,直到她征服病魔的那一天…… 喬念朝要放棄到北京軍事學院學習的機會陪伴馬非拉進行化療。校黨委決定讓馬非拉也去北京治療。喬念朝可以在軍事院校學習的同時照顧馬非拉的治療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化療,馬非拉的病情基本控製了。 王娟調回軍區後,她興高採烈地來看馬權,卻不想在馬權家看見了一位年輕的姑娘,王娟轉身離去,任憑馬權在身後大聲地叫她,她都再也沒有回頭。 馬權靠著倒批文大發橫財,他一直希望自己能掙錢供妹妹到國外去治病。但馬非拉就是舍不得脫下身上的這身軍裝。 同一辦公室的于大姐執意給章衛平介紹對象,不料對象竟是王娟。

第19集

李亞玲進入中醫學院附屬醫院,成為一名實習醫生。她和張頌都因為是工農兵學員,而工作上都陷入了逆境,兩人想要個孩子,卻又久不受孕。檢查結果是李亞玲不能生育,原因是上次人流手術的不成功所導致的。為此,李亞玲與張頌大吵! 章衛平在王娟的理解和關愛中漸漸走出了和李亞玲戀愛的陰影,他和王娟要結婚了。他給李亞玲送去了結婚請柬;又打電話告訴了馬權他新娘是王娟。新婚之夜,馬權獨飲苦酒;李亞玲黯然落淚…… 不久,李亞玲又因工農兵學員的原故,而被取消了處方權。工作上的失意,讓李亞玲再也不能容忍張頌對她的冷淡了! 方瑋隨劉雙林回到放馬溝,他們結婚了。

第20集

劉雙林以首長女婿的身份隨方瑋走進了大院。劉雙林見到了方瑋的父母連連敬禮、握手並激動地說:"首長好!首長好!"方瑋糾正他說:"叫爸!叫媽!"方部長說農村兵也挺好,我就是農村出來的;方瑋的母親卻一點都不看好這個農村兵女婿。 喬念朝與劉雙林在大院相遇,他對劉雙林說:你一定要好好待方瑋,不然我不會饒了你的!劉雙林卻說:我一直有個疑問,那次喬副參謀長到底跟你說了什麽?你為什麽要去養豬?喬念朝說:他隻是提醒我是一個軍人的兒子。劉雙林露出了一臉不解…… 章衛平對機關朝八晚五的生活始終無法適應,馬權質問他:當年那個敢沖敢拼的民兵連長哪去啦?章衛平吃驚地看著馬權。 喬建新留學歸來,組織決定調章向平回來解決他們多年的兩地分居。 章向平調回軍區的手續已經辦完,可臨戰前夕,他向軍區首長提出請戰:"作為一名軍人,在戰鬥打響之前離開部隊,無論是什麽原因,我認為都是一種恥辱。" 章向平在那次戰鬥中獻身。喬建新帶著五歲的兒子參加了丈夫的葬禮。

第21集

章衛平找喬建新商量辭職下海。喬建新說:你哥哥最喜歡的一句格言是"先置于死地而後生",章衛平明白了。他辭去公職,成立了大騰裝修公司。王娟無私的支持他。父親則告訴他:記住,你是軍人的兒子隻能打勝仗! 王娟的母親--李蘭病重住進了中醫學院的附屬醫院。李亞玲被抽調去看護李蘭。她的精心護理和高超的針灸技術,使李蘭多年的失眠有所緩解。在王副廳長的支持下李亞玲終于獲得了處方權。當王娟帶著女兒來認外婆時,李蘭離開了人世。 章衛平發現一個裝修建築有嚴重的質量問題,他建議立即請監理來檢查。馬權勸他不要再聲張,因為那家公司的後台很硬。馬權警告他這樣較勁在商場上沒法混,兩人不歡而散。 方瑋的父親病了,醫院查出他得了晚期胰腺癌,軍區決定調方瑋和劉雙林回軍區來幫助母親照顧父親。 軍校畢業後,喬念朝在師裏特種兵大隊當了一名排長,馬非拉到通訊連當排長。他們要結婚了,馬非拉問念朝:你娶我真的不後悔?喬念朝回答:永遠不會後悔!

第22集

章衛平通過媒體曝光大樓的質量問題,受到電視台採訪和市領導表揚,可打贏官司後他卻幾乎接不到任何工程了。不願屈服于惡勢力的他隻好關閉公司。這時,喬建新為他翻譯了大量的國外建築信息,他大受啓發,決定在放馬溝辦採石場。李書記說:你這是給放馬溝帶來脫貧致富的機遇啦!章衛平告訴他:是放馬溝的鄉親們養育了我,我不會忘記。 採石場紅紅火火的辦了起來。 1985年,喬念朝被任命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支特種部隊的大隊長。 王副廳長設宴感謝李亞玲在李蘭最後時光給予的幫助,在王副廳長的介入下,李亞玲被調回住院部工作並回復了處方權。為了回謝王副廳長,李亞玲主動走進王副廳長家,為他做了一桌可口的飯菜,他們彼此都感受到了一種久違的親近感和家的溫暖。 李亞玲和張頌正式分居了。 劉雙林的老家人都認為他當上了首長,他們隔三差五的到軍區找他,甚至半夜造訪。劉雙林左右為難,時刻感到自己是個外人。

第23集

由于文化水準低,劉雙林完全不能適應軍區的新裝備和電腦化的管理,為此他變得頹喪。 馬權很關心方瑋父親的病情,為此送來她父親喜歡古典音樂;見方瑋的心情憂鬱,便提議帶她去舞廳跳舞散心,結果被劉雙林跟蹤。 劉雙林向方瑋發難,方瑋告訴他那男人是馬權。劉雙林認定馬權是喬念朝派來破壞他和方瑋關系的,兩人關系變得愈加緊張。 喬念朝所在的部隊接到緊急命令,前往災區搶險。喬念朝不幸被砸傷,待他蘇醒時發現自己的雙腿已經失去了知覺。他堅持不讓醫生截肢,因為他還要重返部隊。馬非拉抱病竭盡全力幫助喬念朝,終于使他重新站了起來。 劉雙林向方瑋提出想要孩子。方瑋火了!因為方父正在病重期間,她認為劉雙林太自私了。她說劉雙林簡直就是個農民,為此劉雙林也感到心涼了。 馬權到方部長家來送《長征組歌》和柴可夫斯基的鋼琴曲,劉雙林像一個外人被大家晾在了一旁。 方瑋送馬權出門,她坦率地說:我過去太單純了,所以註定要為這種單純付出代價。 馬非拉再次因為白血病復發而倒下了。

第24集

喬念朝告訴馬非拉,我這一輩子做的最正確的一個決定,就是娶你做了我的妻子。 劉雙林分到了住房,他決定搬出去住。方瑋強烈反對。兩人的關系愈加緊張起來。 喬建新由于醫院遲遲不批準她請求成立普外科研所而提出轉業出國,章司令員問她為什麽不早來找他?喬建新說章向平活著的時候他們兩人就立了一條規矩,天大的困難自己解決,決不利用父親的關系。章司令員的眼眶濕潤了,他下命令全力支持喬建新,年底前必須把研究所建起來。 章衛平在採石廠已經開採了大批優質花崗岩和當地特有的一種稀有石材"芝麻白"。 王娟抱著孩子來看章衛平。她告訴章衛平,現在建築市場競爭很激烈,你該殺回去大幹一番了。 李亞玲在升為內科副主任的同時接到張頌向她提出離婚的電話。 劉雙林把母親接來了,方部長帶病看望他的母親,雙方的談話並不愉快。 方瑋終于忍無可忍搬回家裏。 方部長在他生命的最後一刻,告訴他的孩子們:記住,你們是老兵的孩子……。

第25集

方瑋向劉雙林提出離婚。劉雙林說,必須等部隊調完級別再離婚。方瑋的輕蔑激怒了劉雙林,他搶下方瑋的箱子,將她推到。許久藏在他內心屈辱、不平和憤懣一下子宣泄出來了,他發瘋似地打著方瑋,直到方瑋不省人事。 馬權得知此事狠狠地把劉雙林揍了一頓,劉雙林內疚地在離婚書上簽字。之後,他對方瑋說:我要謝謝你,不跟你結婚,我就不會到軍區來,轉業也不會留在省城。 劉雙林請喬念朝喝酒別行,說自己想轉業了。喬念朝說:作為一個軍人,怎麽能輕易脫下這身軍裝?!之後的劉雙林,來到喬念朝所屬的特種大隊任中隊長。 馬權因為替他人私藏槍支被捕入獄。 喬念朝帶著生命垂危的馬非拉,來到當年防空洞門前,馬非拉百感交集,她告訴他:"這輩子能嫁給你,是我最大的榮幸!" 章衛平去監獄探望馬權,帶去了馬非拉去世的訊息,馬權當場慟哭起來。章衛平勸他好好表現,爭取早日出獄。 喬建新的研究所終于成立了。 喬念朝和方瑋再次相遇,方瑋感慨:真像一場夢啊,那時候我們都太幼稚! 喬念朝告別方瑋,踏上返回部隊的大道…… 尾聲:他們的故事還在繼續……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喬念朝印小天
章衛平段奕宏
劉雙林
喬建新
章向平劉小鋒
車 曉方 瑋
李亞玲張晶晶
王 娟伊春德
馬 權翟小興
馬非拉解昕怡
張 頌塗松岩
張副司令馮恩鶴
喬副參謀長馬迎春
方部長祝士彬
徐 雷方 母
王副廳長王國強
謝 琳劉 母
李支書鞠慶洲
劉天堯馮忠揚

職員表

出品人趙有亮王中軍
製作人李波
監製王中磊
原著石鍾山
導演鬥琪
編劇汪遵熹、汪啓南
攝影鄭志勇

發行人:馬長瑜、伊欽華

音樂:鄒野

剪接:周影

宣傳:張博

美術:王紹林

角色介紹

(全劇開始出場時間為1972年,結束為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

喬念朝:(印小天飾)

大院子女,軍人,曾是新兵排的"刺頭兵"、連隊的"養豬官",後被保送到陸軍學院指揮專業,畢業後任特種兵大隊大隊長;先與方瑋談戀愛,後與馬非拉結婚。

章衛平:(段奕宏飾)

大院子女,放馬溝知青,曾擔任民兵連長,大隊革委會主任,公社革委會副主任,回城後當過機關幹部,後下海,成為民營企業家;先與李亞玲談戀愛,後與王娟結婚。

喬建新:(吳越飾)

大院子女,喬念朝姐姐,曾任某集團軍所屬師野戰醫院護士,大學畢業後回軍區總醫院任醫生,曾出國留學,後任軍區總醫院研究所所長;大院裏的"大姐大",先後為章向平的戀人、妻子。

章向平:(劉小鋒飾)

大院子女,章衛平哥哥,大院裏的"大哥大",曾任西北某軍高炮連連長。曾因寫信給中央告"四人幫"而被捕入獄;先後為喬建新的戀人、丈夫,84年南疆戰役中光榮犧牲。

劉雙林:(廖凡飾)

放馬溝出身農民,曾追求過李亞玲,後與方瑋戀愛、結婚、又離婚;現役軍人,曾是喬念朝、方瑋等新兵排的排長、大院營參謀,後在喬念朝的特種兵大隊任中隊長。


方 瑋:(車曉飾)

大院子女,參軍後任師野戰醫院護士,與喬念朝、馬權分在同一個師裏,後調回軍區總醫院擔任護士;先與喬念朝戀愛,後與劉雙林結婚、離婚。

馬非拉:(解昕怡飾)

大院子女,馬權的妹妹,喬念朝的妻子。參軍後和喬建新分在一個集團軍,任軍部衛生所的護士,又上了陸軍學院學習通訊,畢業後與喬念朝同在特種兵大隊,任通訊幹部,後因公病逝。

馬 權:(翟小興飾)

大院子女,馬非拉的哥哥,下過鄉,當過兵,與喬念朝、方瑋分在同一個師裏,特務連戰士,復員後當過倒爺,開過公司,最後為了哥們義氣入獄;章衛平的鐵哥們,曾與王娟戀愛。

王 娟:(伊春德飾)

大院子女,章衛平的妻子,參軍後與馬非拉、李亞玲同為軍部衛生所護士,軍區總醫院護士,轉業後在衛生廳工作;先與馬權戀愛,後嫁給了章衛平。

李亞玲:(張晶晶飾)

放馬溝支書的女兒,赤腳醫生,參軍後與馬非拉同為軍部衛生所護士,後復員,上中醫學院,後為中醫學院附屬醫院大夫;先在放馬溝與章衛平戀愛,後上中醫學院又與講師張頌結婚、再後又離婚。後辭去了公職,在郊區開了一家中醫診所,頗受歡迎。

張頌:(塗松岩飾)

工農兵學員留校任教,曾為李亞玲大學老師,現中醫學院講師;曾與李亞玲結婚、後離婚。

音樂原聲

片頭曲

《月兒圓》

不是想不開,隻是一種安排

歲月它如刀快,偏偏愛此刻不開

過去回不來,你的心沒離開

不是人兒被分開,就能有兩個未來

如果祝福算是一種期待,

沒你的幸福更傷害

偏偏你,偏偏我,偏偏夢裏醒過來

曾經多少月兒圓,圓得不在我身邊

你走一天,我過一天,一樣是永遠

現在多少月兒圓,圓得讓我夢不見

給你明天,留我昨天,何必要今天

過去回不來,你的心沒離開

不是人兒被分開,就能有兩個未來

如果祝福算是一種期待,

沒你的幸福更傷害

偏偏你,偏偏我,偏偏夢裏醒過來

曾經多少月兒圓,圓得不在我身邊

你走一天,我過一天,一樣是永遠

現在多少月兒圓,圓得讓我夢不見

給你明天,留我昨天,何必要今天 *

曾經多少月兒圓,圓得不在我身邊

你走之前,我看不見,拴心的紅線

現在多少月兒圓,圓得不知多少年

給你春天,留我秋天,我看著月兒圓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