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兒女

胡金銓編導,影片有部分從老舍的《火葬》中獲得靈感,也挪取了《四世同堂》若幹部分。影片上半部以庶民生活為焦點,描寫樂蒂和陳厚飾演的孤女和工人,如何互生情愫,又被流氓逼害,及後日本侵華,佔領了小縣城,一班小人物參加遊擊隊,甚至遭日軍生擒,劫數難逃……

  • 中文名稱
    大地兒女
  • 外文名稱
    Sons of good earth
  • 其它譯名
    Sons & Daughters of the Good Earth
  • 出品時間
    1965年
  • 出品公司
    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
  • 製片地區
    中國香港
  • 拍攝地點
    邵氏製片廠
  • 導演
    胡金銓
  • 編劇
    胡金銓、程剛
  • 製片人
    邵逸夫
  • IMDB評分
    6.8
  • 類型
    劇情,戰爭
  • 主演
    樂蒂,陳厚,午馬,谷峰,韓英傑,劉家良,吳宇森,田豐,蔣光超,高寶樹,
  • 片長
    118分鍾
  • 上映時間
    香港1965-3-19,美國1967-9-15
  • 分級
    第Ⅰ級
  • 對白語言
    國語,粵語
  • 色彩
    彩色
  • imdb編碼
    tt0057989
  • 主要獎項
    第4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劇本獎第4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剪輯獎第4屆金馬獎最佳發揚民族精神獎
  • 台灣上映時間
    1965-05-01
  • 影帶發行
    海洋錄影股份有限公司
  • 影碟發行
    洲立影視有限公司

劇情介紹

《大地兒女》海報、DVD封套《大地兒女》海報、DVD封套

文城縣新任警察局長丁老虎銳意掃蕩煙、娼、賭,遭流氓常寶祿、山裏紅夫婦逼娼的孤女荷花乘亂逃走,獲廣告漆工俞瑞收留。不久與他結為夫婦,祿、紅於新婚夜前來勒索,為虎逮捕。

未幾,縣城淪陷日軍手中,祿、紅獲釋即巴結日軍,並利用與日軍的關系拘捕瑞。花求日司令西尾釋放瑞,西尾垂涎花美色允諾,惟花寧死不屈,成為階下囚。瑞獲釋後加入由虎率領的遊擊隊,虎悉心部署,裏應外合攻城,把日軍殺得落花流水。不料遊擊隊撒退至城外時中了日軍埋伏,幸在瑞等遭行刑之際,傳來日軍無條件投降的訊息,瑞、花終能重逢。

《大地兒女》劇本《大地兒女》劇本

演職員表

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荷花 樂蒂 ----
俞瑞陳厚 ----
丁老虎胡金銓 ----
孟石嫂夏儀秋 ----
田歐巴桑陳燕燕 ----
山裏紅 高寶樹 ----
常寶祿蔣光超 ----
關三省李昆 ----
田德貴田豐 ----
李守謙 李影 ----
李孟石王沖 ----
中島龜吉唐迪 ----
雷小鼓雷鳴 ----
西尾少將馮毅 ----
張同 張沖 ----
日本指揮官手下谷峰 ----
俞蘭仙虞慧 ----
俞瑞鄰人午馬 ----
抗日分子張佩山 ----
漢奸 井淼 ----
井淼飾漢奸跟班曾楚霖 ----
常寶祿打手周小來 ----
流氓 任浩 ----
警察 郝履仁 ----
日本兵趙雄 ----
日本兵吳宇森 ----
俞蘭仙之夫韓英傑 ----
漢奸 劉家良 ----
老太爺 張作舟 ----
偽軍 凌漢 ----
-- 董財寶----
-- 爾群 ----
-- 藍偉烈 ----
-- 金漢 ----
-- 王鍾 ----

角色介紹

大地兒女 荷花,樂蒂飾。從鄉下被拐賣後為俞瑞所救,後與俞成婚。
大地兒女 俞瑞,陳厚飾。原以畫廣告維生,從日軍牢獄脫險後,參加了丁老虎組織的遊擊隊。
大地兒女 丁老虎,胡金銓飾。原為文成縣警察局局長,日軍入城後,上山組織遊擊隊進行抗日鬥爭。
大地兒女 關三省,人稱"老三",原與俞瑞一同畫廣告,後與俞共同參加遊擊隊,在同日軍的戰隊中不幸犧牲。
大地兒女 俞蘭仙,虞慧飾。國劇名伶,以日華親善為名,借《蘇武罵毛延壽》痛斥漢奸賣國賊。
大地兒女 常二爺,蔣光超飾。文成縣的惡霸。

獲獎記錄

台灣電影金馬獎/Taiwan Golden Horse Film第六屆(1968年)

獎項名

得主

最佳編劇

胡金銓/King Hu

最佳剪輯

姜興隆/Hsing-lung Chiang

最佳發揚民族精神特別獎

邵氏公司

幕後花絮

本片據黃仁在《胡金銓的電影世界》指出,原來預計是三小時,但因"新加坡與馬來西亞實施反種族法,迫使邵氏大量刪減日軍暴行場面和中日對抗鏡頭,尤其有國旗場面全被剪光,隻剩兩小時二十分"。由於由天映公司所發行的DVD影片長度是107分鍾,片中後半部主要也是以遊擊隊與日軍的槍戰場面為主,日本與中華民國國旗的鏡頭也都在,因此顯然並非原來的三小時或是二小時二十分的版本。本片當時在香港上映的是哪一個版本仍須查證,但是可以確定的是,本片涉及種族對抗的主題,內容受到星馬電檢製度的大幅刪減,賣座甚受影響。

《大地兒女》海報、DVD封套《大地兒女》海報、DVD封套

由於這部影片在香港與東南亞票房非常不好,導致原本胡金銓要用同一批道具與服裝拍攝的第二部相同主題影片《丁一山》計畫被迫終止。

相關影評

《大地兒女》將抗日融入一個有喜有悲的感情故事裏,在幾個電影手法的層面上,都可以看到本片與胡日後的武俠電影之間的關聯。以胡在他的電影中善用的民俗文化與傳統戲曲來說,在《大地兒女》裏,已經可以看到胡將傳統戲曲納入片中的精彩作法。日軍佔領文成縣後,以日華親善的名義要縣民參加晚會並表演。住在大雜院內的俞蘭仙是國劇女伶,她上台選唱《蘇武罵毛延壽》的一段國劇,對著台下唱出:"毛延壽啊,你這個賣國的奸啊─賊!"影片用一個快速拉近的鏡頭,特寫台下一位身上掛了幾個大大的勛 章,顯然是受日本重用的漢奸頓時受驚的反應。俞蘭仙繼續唱出:"未開言不由人牙根咬恨,罵一聲毛延壽你賣國的奸臣/你從前時君祿就該把忠盡,為什麽投番邦你喪盡了良心,我活是漢家的臣死,是漢家的鬼,落一個青史名標,萬古美名存,想這樣傷天害理豈無有報應,那時節,暗昧虧心,神目如電,千刀萬剮,狗奸賊一死,一旦就化灰存亡,罵奸賊罵得我牙根咬恨"。

《大地兒女》截圖《大地兒女》截圖

影片不斷在台上的俞蘭仙與台下好些顯然是漢奸坐立不安的觀眾之間來回正反拍。這個片段之所以精彩,正是這個一對多,小百姓對漢奸大權貴,原本不成比例的對比,因為一出國劇裏的歌詞與唱腔所帶有的正義凜然,就足以震懾全場。比起透過劇情對白來指罵,胡金銓在片裏納入國劇表演,借古罵今,一句一句鏗鏘有力的罵詞,罵得痛快淋漓,讓電影觀眾也忍不住要一同叫好。

胡金銓在《大地兒女》裏還借用另一個民間文化傳奇:關公剮骨療毒。在影片中,胡所飾演的警察局長是十分正面的英雄角色,雖然戲份不重,但是卻令觀眾印象深刻。影片開始不久,觀眾就聽到巡警警告常二爺別為非作歹,因為"新來的局長可是個刺頭兒,不怎麽好辦"。在警察局內他告誡面有難色的屬下不論任何困難,"煙賭娼一定要鏟除",此時,鏡頭將丁局長與背後的國父遺像並置,隱喻這個認真執法公務員對於國家的重要性。

日軍入城後,我們俞瑞與老三被安排送到遊擊隊基地,此時觀眾才跟他們一起驚訝發現,丁局長就是遊擊隊隊長。他此時手臂受到槍傷,一方面對 著新到的百姓講話,告知他們不宜在回到城內,歡迎他們加入遊擊隊。另一方面,因為基地內沒有醫生,在沒有麻醉劑的情況下,丁隊長以坐姿由兩位隊員壓住身體,伸出手臂由李老板的葯劑師兒子來取出子彈。丁隊長的伸臂不畏切膚之痛的坐姿,任何熟悉三國演義的觀眾都會立刻聯想到關公。黃仁對於胡金銓在本片中所飾演的角色所作的描述就是"不但疾惡如仇,而且忠義愛國,是現代關公的化身"。

《大地兒女》劇照《大地兒女》劇照

胡金銓在畫面安排上,除了讓丁隊長的關公形象獲得眾星拱月的凸顯外,丁隊長的後面也立著中化民國的國旗與他一起入鏡。讓關公的歷史形象有了現代國家英雄的意義。一如《龍門客堆》讓片中保護忠良的俠士們任務達成後立刻揚長而去,隱身銀幕遠方,《大地兒女》裏的丁隊長也是在抗戰勝利前就犧牲。在最後一次遊擊突襲 成功後,他讓遊擊隊員都先行離開,但就在他與最後幾位隊員準備上車時,日軍部隊突然抵達,隊員在一陣槍林彈雨中皆身亡。大批日軍包圍上來,丁隊長坐在地上依舊拿起隊員的機關槍抵死掃射。此時攝影機以快速搖攝的方式,將鏡頭從丁隊長身上移至城頭上飄揚的中華民國國旗。電影學者張建德指出這是胡演員生涯中唯一一次飾演英雄人物,認為"那個角色的死亡場面充滿英雄色彩"。然而,這個英雄色彩並非如《英烈千秋》所賦予張自忠將軍(柯俊雄飾)那種"個人英雄色彩",而是歌頌所有為國犧牲儲存了國旗所代表的國家命脈的大地兒女。

--林文淇(曾任台灣國家電影資料館館長)

電影製作

創作背景

這部影片由當時喜劇小生陳厚與剛產後復出的樂蒂夫妻檔主演,劇本則是胡金銓從老舍小說《火葬》得到靈感,加上結合《四世同堂》裏的部份內容編寫而成。影片的故事發生在九一八事件後華北的一個古城文成縣內。

《大地兒女》工作照《大地兒女》工作照

從胡金銓第一部電影《大地兒女》與沒有完成的《丁一山》兩部影片來看,胡金銓在"意外"走上武俠片這個類型之前,他其實最早對於寫實類型還是比較有興趣。六十年代中期,台灣與香港電影受到007電影熱潮的影響,紛紛推出以女間諜為賣點的間諜片。香港電影由於英國殖民政府在冷戰時期刻意維持的政治中立政策,因此銀幕上的間諜片多為影評人何思穎所謂的"無間諜的間諜片",如《女間諜第一號》( 1965 )、《藍色夜總會》(1967)與《特警009》(1967),劇情以打擊(男性)社會罪犯為主。台灣在當時同樣也流行間諜片,以台語片為大宗,而且幾乎清一色都是以抗日為背景,如《天字第一號》(1964)、《特務女間諜王》(1965)與《間諜紅玫瑰》(1966)。不過在這些間諜片裏,抗日隻是模仿007間諜敘事類型所設定的方便歷史背景,雖然少數會在片中加入日軍轟炸與百姓逃難的歷史畫面(如《天字第一號》),均屬點綴性質,影片的賣點還是爾虞我詐的間諜行動以及密室機關設施。

《大地兒女》在當時直接處理抗日議題,刻化在日軍佔領地方縣城後,小老百姓受壓迫的生活與感受,以及組織遊擊隊英勇對抗,在六十年代的香港與台灣電影銀幕上均屬少見。胡金銓的第一部執導影片雖然在香港與東南亞票房失利,但是在台灣受到金馬獎高度肯定,拿下第四屆金馬獎三個獎項。

拍攝過程

製作高成本

胡金銓在提到影片《俠女》的製作規模時說:"製作費算是很大的了(指《俠女》,但跟我在邵氏拍的《大地兒女》比較,其實是低成本的了:

馬克沁的二四式水冷式重機槍馬克沁的二四式水冷式重機槍

首先,拍攝《大地兒女》要全新縫製抗日戰爭時期的服裝。

其次,還要全新訂製日軍的槍、軍刀,和遊擊隊的槍、刀、大炮等等,爆炸的場面也很花錢。

當時香港拍同題材影片時,軍用道具要問英軍借,而胡金銓卻在製片廠中搞了一間鐵工廠來製造軍用道具。

過去的遊擊隊有各式各樣的武器,連"馬克沁水壓機槍"也製造了出來,而這種水冷式機關槍組合很復雜,製造時很麻煩,但廠中有一位姓唐的鐵匠手藝很好,隻靠圖樣就造出來了。

邵氏影星--李菁邵氏影星--李菁

此外,用了很多邵氏明星,花了很多錢。胡金銓認為樂蒂、陳厚看起來不像中國的鄉下人(陳受過外國教育,用手指指人時,像外國人那樣;樂哭的時候看起來像微微地笑)不想起用他們,也並不想花錢請大明星,而是希望李菁來扮演荷花,因為李當時才十五歲,也很像鄉下人,是最佳人選,而樂蒂已二十八歲了。

吳宇森吳宇森

但由于樂、陳是胡的好友,又說很想參加演出,而且還跑去跟邵逸夫講,胡隻好用了二人。

吳宇森演"死跑龍套"

吳宇森上中學開始,常跑去做臨時演員,其中就有《大地兒女》。因為吳宇森個子小,胡金銓就讓吳演日本兵。吳宇森第一次面對面接觸的大導演就是胡,吳是做一個死了的日本兵,躺在地上。拍攝那個鏡頭之前,副導演叫吳宇森這幫小臨時演員站好,然後胡金銓走過來,每一個兵都檢閱一次,檢查服裝對不對,鈕扣扣得對不對。這種事本應讓副導演來檢查才是,胡金銓不是,親力親為,哪一個不對,趕快叫換衣服,或者頭發太長了,叫他去剪頭發。

日本攝影師

西本正西本正

攝影師西本正當過從軍攝影師,動作很敏捷,他也是胡金銓認識的攝影師中,最不怕辛苦、最有忍耐力的人。例如,胡金銓需要很低的角度拍攝時,西本沒有怨言。這種拍法後來已常常用了,並不算新鮮,但當時的攝影老手都最討厭這種拍法,因為要躺在地上拍才行。

不但在攝影方面,其它方面也教胡金銓懂了很多。在拍《大地兒女》時,有場戲講日本憲兵檢查戶籍,胡說自己沒看過日本憲兵,西本說:"日本憲兵可不是這麽有禮貌。"(胡私心想著:看來西本曾給憲兵打過。)

除了西本正,當時還有兩位日本攝影師幫忙,其中一位對燈光很熟悉。二人離開後,西本正就著手訓練中國攝影師。

1965年,西本正1965年,西本正

胡金銓主要是在西本正身上學懂了怎樣將影片拍出躍動感。

(本片原由西本正攝影,中途被派往拍攝別組影片。)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