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圈幫

大圈幫

大圈,是泛指從大陸到港澳台或海外從事黑社會犯罪活動的人和群體,這些群體組成的各種幫會團伙被統稱為"大圈幫"。其實,"大圈幫"無論在其開始還是現在都從來不是一個嚴格意義上的統一幫會組織,"大圈幫"僅僅是一個泛指的名詞而已,這個名詞之所以被廣泛使用其目的是為了區別唐人街上那些主要由在地或者港澳和台灣人組成的傳統老舊幫會。

  • 中文名稱
    大圈幫
  • 地區
    大陸到港澳台
  • 出處
    《黑道天涯》

簡要介紹

網上關于大圈幫的傳聞不少,其實很多都出自小說流言,甚至以訛傳訛。

大圈幫

首先,大圈幫並不是一個有統一架構的黑幫組織,也沒有嚴密的組織結構。過去港澳一帶為了區別外來的傳統幫會與在地傳統幫會,把從大陸出來到港澳台或海外地區定居,並從事黑社會活動為自己職業而組成的大量各種犯罪團伙統稱為大圈幫。

這些犯罪分子來自大陸各個地方,來自不同的職業階層,所有人的出身可謂是魚龍混雜,稱呼其為大圈是由于其成員由文革時期的紅衛兵和知青組成,這無疑是錯誤的說法。因為早期的大圈幫成員們都是來源于上世紀50年代末到70年代末以香港作為自己目的地的大規模偷渡潮,他們都是在大陸各地受過窮、挨過餓的難民;部分人因為受不了貧窮和飢餓,最後獨自一個人走上了犯罪道路;對外常對人自言說自己爛命一條,把金錢看的比自己生命還要貴重;這也是大圈幫與當地黑道分子拼搶地盤時,自己相較于當地黑道分子更加的好勇鬥狠的原因。至于網上說很多大圈幫成員是軍人出身,擁有標準的武器配備,所以強硬凶殘,那是受影視小說誤導,亂扯。

昔日在地黑幫向海外進軍並與國外黑幫發生沖突的情況確實存在;但更多的是移居當地居住的在地黑幫分子在當地的在地移民聚集區及與其相連線的邊緣地帶與當地黑幫分子械鬥,目的不外是爭搶地盤、建立自己的勢力範圍;更多的時候是樹立自己鮮明的旗幟,與當地的社會融為一體以求得發展壯大的機會。

典型代表

張子強,有“世紀賊王”稱號的大圈幫成員,1998年在內地一命嗚呼。

相關研究

具有代表性的學術作品是:Alex Chung, "The big circle boys: Revisiting the case of the flaming eagles", Global Crime 9, no. 4 (2008): 306-331. 作者為牛津大學犯罪學博士Alex Chung,文章選取大圈幫的一個重要販毒組織“熾焰雄鷹”,對于“熾焰雄鷹”的組織形式、領導人、主要犯罪活動、以及團伙性質等做了深入的研究,是不可多得的學術作品。

此外,著名軍事安全雜志《簡氏情報評論》也曾發表相關的文章:Peng Wang(王鵬), "Vicious circles - Gang legacy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Jane's Intelligence Review 23, no 8 (2011): 46-50. 作者來自于倫敦大學國王學院,文章對于大圈幫的歷史、組織形式、活動範圍、犯罪運營環境、威脅等級評估等進行了詳盡的評述。

​具體描述

(註:文章來源于網路,內容純屬虛構)

在警方檔案中最早出現的華裔黑幫,是20世紀70年代紐約唐人街的ABC(American-born Chinese,在美國出生的中國人)組織。ABC與黑手黨進行了3年戰爭,令甘必諾家族失去了37名得力幹將。據聯邦調查局對Carlo Gambino的竊聽錄音顯示,這位教父認為黑手黨已無法繼續控製唐人街,不如放棄。就這樣,ABC“解放”了唐人街,並在地下社會贏得了聲譽。

失去共同的敵人後,ABC內部開始火並,內戰長達10年,直到1985年U.S.A.警方成功臥底,一舉將所有老大全部投入監獄,唐人街才恢復了寧靜。但和平是短暫的,沖突才是永恆主題。ABC的失敗,給另一個華裔黑幫大圈幫提供了迅速崛起的機會,偷渡和高科技犯罪成為唐人街的新油水。

大圈幫隻是初級階段的黑幫,沒有嚴密的組織結構核心成員多有行伍背景。大圈幫最早成名于Hongkong,然後隨著內地移民潮轉戰北美和Australia。

80年代初期,大圈幫的標準配備是“黑星”(五四手槍)。盡管“黑星”的指向性差(25米的距離能跑偏20公分)、握把角度不好(正常握持時槍口向下,所以手腕要向上挺),但是它的穿透力極強,極其適合黑幫的近距離作戰。當時Hongkong警察的防彈衣,遇到“黑星”絕對是一槍一個洞。因此有經驗的Hongkong警察,見到“黑星”掉頭就跑。

加拿大也是大圈幫的勢力範圍。在當地有組織犯罪調查局的名單上,大圈幫已經超越Hongkong & Taiwan的蓮花幫和越南幫,成為亞裔黑幫中的老大。它與當地的地獄天使幫攜手,控製了毒品批發市場的半壁江山。

大圈幫在Australia也赫赫威名。2002年,Australia警方查獲一起上億美元的販毒案,結果發現有10名大圈幫成員涉嫌其中。他們不僅把越南裔的“5T黨”趕出Australia唐人街,也向當地白人發動了新一輪的鴉片戰爭

九三年,當時的香港正被葉繼歡攪得天翻地覆。銅鑼灣的數家金鋪被這個葉繼歡帶人在半個鍾頭內掃掠一空,而後用AK47開路在當時的“皇家警察”飛虎隊的海空包抄下走得無影無蹤;而後數月,葉繼歡在香港如入無人之境,再連吃幾次“大茶飯”(大案)。一時間,香港市面風聲鶴唳,金鋪業人人自危。香港一家電視台碰巧拍下了葉繼歡打劫的過程,隻見數個蒙面人高頭大馬,持槍姿勢熟練,動作幹凈利落,哪象在地黑幫的作為。葉繼歡開了香港有史以來持自動武器打劫的先河,那時候香港的黑幫最多也就是摸過幾支點三八和大陸的黑星手槍(五四式),哪見過這般陣仗!有好事的記者便拿著錄影帶跑去大陸找到一班武警,先放了那段錄像,然後征詢他們的看法。武警談了幾點,主要是,一,這班人是行伍出身,訓練有素;二,應該是打過仗。

此時,“大圈幫”開始浮出水面,開始為香港市民所認識。其實,“大圈”在港澳黑道早已聲名遠播。“大圈”是何方神聖呢?其實最早的“大圈”是那批文革時期的紅衛兵和知青,也包括一部分退伍兵。主要來自廣東,湖南,上海,以及其它一些省份。文革後期,這批人大舉偷渡到香港,憑著在大陸練就的膽色,企圖在香港找到一片屬于自己的天地。可是,由于語言,文化觀念上的差異。加上香港小市民的歧視,這些“大圈”難以立足,許多人開始了黑道生涯。“大圈”本身並不象港澳台的在地黑幫那樣等級分明,組織嚴密;他們初出道時大多無家無小,無牽無掛,因此在與當地黑幫如十四K。水房等幫會火拼時心狠手辣,也很會動腦子,即使被捕也一般不會反水,自詡“長在紅旗下,根正苗紅”。如果在當地藏不下去了,便往大陸一走了之,讓警方一籌莫展。可以說,葉繼歡便是一個代表人物。由于幹的案子太多,在港澳待不下去了,有些人便在八十年代中後期“跑路”來北美洲。主要在加拿大西岸,從此加拿大黑道的生態平衡被打破了。

(就在我寫這篇東西的時候,溫哥華電視台報道在市中心一家加油站,兩個中東人被兩個亞裔持槍于近距離擊斃。在溫哥華,“大圈”對越南幫,印度幫和伊朗幫連開殺戒,著實殺出大陸黑幫的威風。據加拿大皇家騎警透露,加拿大的毒品的百分之七十五被大圈控製,大圈還走出華人地盤,于在地的最大黑幫“地獄天使”開始了合作。)

“大圈”們初來加拿大,面對的問題比剛到香港時更多。他們面對的是一個完全不同于華人社會的陌生環境。當時的加拿大主流社會對華人更為歧視,唐人街的那些廣東台山華僑對著洋人隻會唯唯懦懦,當地的華人幫會以前還能在唐人街耀武揚威,收收保護費,開“黃毒賭”。

可是自從越南人登入加拿大後,橫沖直撞,諾大個唐人街,竟然成了越南幫的天下!

對于大圈來說,最初隻能在唐人街落腳立足。誰知那些台山人除了講台山話的,其它人誰都不請,連洋人們都以為中國人都象這幫台山人那麽懦弱,台山話和廣州白話就是中國話!

大圈們看著這般光景,那裏受得了這般鳥氣,何況越南人都敢在中國人的地盤上橫沖直撞!

大圈裏不乏參加過79年對越自衛反擊戰的,自然是氣不打一處來。等到召齊了人馬,便約了越南仔講數(談判)。越南人自然不會買這幫外鄉人的賬,雙方初次交道自然翻臉了;溫哥華警方最初也是偏幫越南人,畢竟大圈是新來的,強龍難抖地頭蛇,鬼佬也不傻!

可大圈幫是誰都沒有想到“大圈”們主動出擊,大開殺戒,把越南幫給滅了幾家,廣東人叫“夯家鏟”,北方人就叫“滅門”,還將越南人的房子燒了幾家,殺的全是越南幫的頭目。不但越南人傻了眼,警方也急了。溫哥華向來治安還算不錯,連出幾件大案,眼看一場黑幫戰爭一觸即發。皇家騎警趕忙將一些大圈的資料發去香港警方核查,香港方面也嚇了一大跳,怎麽“大圈”的主力都去了加拿大了?而溫哥華警方也嚇了一大跳,原來這些中國人還有些來頭!此時,一批批大圈從港澳,歐洲和東南亞“跳船”,“跳飛機”(坐船和飛機偷渡)登入溫哥華,與老“戰友們”匯合,摩拳擦掌,準備大幹一場了。警方一看不對路,權衡利弊,找到越南幫的“話事人”(頭領),告訴他們離開溫哥華,如果不走,警方就會對付越南幫。警方一向是在黑幫中搞平衡,一旦平衡打破,就找軟柿子捏,哪裏的警察都這樣。

就這樣,越南幫撤到艾伯塔省的省會EDMONTON,以為能喘口氣。誰知“大圈”“勢將餘勇追窮寇”,一路掩殺,又把越南人趕出了EDMONTON;就這樣,大圈們把加拿大的越南幫全部趕到多倫多,至此,除了多倫多的唐人街,加拿大的所有的唐人街全部被“解放”。多倫多是加拿大人口最多的城市,華人也最多,“大圈”如何會讓越南仔在那兒稱霸?可是由于各地的越南幫都來到多倫多,一時間,雙方勢均力敵。多市警方如臨大敵,雙方的武器來源都斷了。多倫多那邊的“大圈”急忙聯絡溫哥華的戰友,要求武器支援。

代表人物張子強代表人物張子強

當時有大圈幫的人很多都是復原軍人個原廣州足球隊的,是古廣明的師兄,來到加拿大也加入了大圈。當年把武器送過去的就是他。當時他和另一個兄弟開一輛CHEVY TRUCK,連跑幾晝夜,“煙抽掉幾盒都記不清了。”來到多倫多,那邊的戰友立刻精神大振,人人奮勇,一時間多倫多雞飛狗跳,越南幫大敗,從此加拿大全境的唐人街都被解放,“大圈”從此也有了根據地。

如果大家看過周潤發主演的“英雄本色”,應該都覺得很精彩。可是其實現實中的大圈的故事比起“英雄本色”中的故事不知道要更精彩多少倍!

說起大圈們骨氣,又豈是那些港澳台的黑幫所能相比的。溫哥華有個大圈外號“企佬”,人高高瘦瘦,戴副眼鏡,對人和和氣氣,正行是裝修,在黑道上卻是赫赫有名,人也很機智。話說“企佬”在溫哥華市也開了家雜貨店,以賣花和銷贓為主,奔騰500的電腦1500什麽都有了;九毫米的手槍,AK47間中還有些手榴彈,反正什麽都賣。“企佬”的店裏也賣中文報紙,有香港人愛看的星島日報,也有台灣大陸人愛看的世界日報。有一天,店裏來了個女人,講國語,拿了份世界報。“企佬”便上前招呼,“啊,也是中國人啊,以前沒見過呢。”誰知那女人嘴一扁道,“我不是中國人,我是台灣人。”

“企佬”那張和和氣氣的臉立刻就變了。平時店裏來的台灣人一般都還稱自己是中國人,不管心裏是不是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吧,都還在場面上認是個中國人。今天這個女人可能剛從台灣來的,有點忘乎所以。隻見“企佬”一把奪下那女人手裏的報紙,罵道,“丟你老母,你他-媽-的不是中國人,也不是台灣人,你他-媽-的是日本人!你說個鳥中國話呀,老子這報紙隻賣給中國人!你給我滾!那女人臉又青又紅,卻也自知理虧,扭頭走了。

再說“企佬”有條又高又大的ROTWEILER,據說警犬看見那主兒也是“敖”地一聲掉頭就跑。那主兒也就隻買“企佬”的帳了,直立起來,比“企佬”還高。平日裏“企佬”根本不敢帶它上街,就拿條粗粗的鐵鏈子拴在院子裏看家。不想有一天,有個鬼佬閒逛,經過“企佬”的院子門口。那狗平時倒是不太叫,可是那天不知道為什麽,見到那鬼佬,嘴裏呼呼地,口水流得老長,然後如晴天霹靂般地猛吼了一聲。那鬼佬扭頭一看給驚的往後退了兩步,給絆倒在地上。那家伙臉上有點掛不住了,順手撿了塊石頭,朝那狗便砸了過去。正好“企佬”聽到狗叫,出來一看,那鬼佬正朝那狗扔石頭,便問他那狗犯著他什麽了,幹嗎拿石頭砸狗?

那鬼佬一看是個中國人,原本有些理虧,這時候膽氣有點壯了,兩人便爭了起來。不想“企佬”很能說,根本不買他的賬,那鬼佬見說不過他,便出言不遜,“CHINK,CHINK”地不幹不凈起來。“企佬”一聽這個,話也不說了,轉身便進了屋。那鬼佬以為“企佬”怕了他了,自然更起勁了。不料猛然間,看見“企佬”從屋裏沖出來,手裏拿一支雷明頓獵槍,一伸手,那槍便頂在鬼佬的胸口,手指緊扣著扳機,從牙縫裏問道,“你再叫一遍CHINK?”

不說那鬼佬給嚇成如何,“企佬”的幾個鬼佬鄰居原本想看熱鬧,不想“企佬”犯了狠的,要出人命,趕忙出來打圓場,出來相勸,直罵那鬼佬“GARBAGE”,“PIECE OF SH-IT”,那鬼佬這時候才回過神來,抖成個篩子,連連道歉,這才撿回條命回來。事後問“企佬”,萬一那小子嘴還硬,你真宰了他?“企佬”歪歪嘴道,為什麽不?加拿大沒死刑,判個錯殺,也就幾年牢而已,不過那口氣是絕對不能咽的!

其實我並非黑道中人,以前也相當排斥這些大圈。可是一旦與他們接觸得多了,了解得多了,才深深感受到以前毛主席說得有多麽正確,“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何況那些大圈全不似那些港澳台黑幫,隻會吃中國人,看見鬼佬便似個縮頭烏龜,氣都不敢多出一下。

說起那些大圈的出身,隻可以用“感慨萬千”四個字來形容。大多數大圈算起來現在都是四十開外的人了,以前不是上山下鄉的知青,就是留城的紅衛兵,毛主席語錄可說是爛熟于心,有的以前甚至還通讀過資本論,如果不是時運不濟,走錯了路,現在如何會背個“黑”字!大多數大圈是廣州人,很多人的父輩屬于“軍佬”(解放軍),是林彪的四野的出身,後來留在廣州。七九年自衛反擊戰,很多人當時都在廣西雲南插隊,王震一句話,集體回城,在火車站看見部隊往南集結,個個熱血沸騰,扔下包裹就地參軍,報效國家。這樣的人,如何不反台獨?這樣的人,鬼佬警察如何搞得定?

曾經因為工作關系,結識了溫哥華警局有組織犯罪調查科的探員,都是幹了幾十年的老差骨了。他們以前與華人黑幫也打過不少教道,因此很是小看中國人,以為中國人都似唐人街的那些料。孰料大圈一登入,幾個回合下來,鬼頭立刻大了幾圈,不知道如何對付了。曾經就有個探員問我,為什麽大陸的中國人與港澳台的中國人在文化和氣質上有這麽大的差別,到底中國人是什麽樣的?我順手畫了隻大公雞,右下方點了幾個黑點,指著那幾個黑點道,“這是港澳台,這是中國,大圈是從中國來的,你說誰能代表中國人的氣質?如果你們搞CASE依然按照與以前的華人黑幫打教道的方式來做,怎麽可以?我可以告訴你,中國人比那些港澳台的不知道要TOUGH多少倍。

老差骨聽了點頭稱是道,“以前的華人黑幫殺人都還有個理由,大圈幫從來都沒有理由,如果他們發現有什麽問題,馬上就會動手。所以,我們很難派臥底進去,在地出生的華人很難和他們溝通的。”

九七年溫哥華有個案子曾經轟動一時。一個廣州來的大圈在大街上殺了他大佬的兒子,還要開車撞死大佬的老婆,結果被捕。結果上了法庭,這個小子爆出驚人的內幕。原來警方以給他永久居民的身份作誘餌,說服他作警方的線人。不料,他大佬很警覺,發現不對路,就跑回大陸去了,而且知道了他在作臥底,從廣州發指令,要“對”了他。他聯絡警方,尋求保護,不料警方卻不認帳,無奈隻有殺人,把自己送進大牢,坐牢成了最好的保護!警方也警覺起來,知道內部有人泄密,不久便查到卑詩省法務部與警方合作的一個秘密調查機構CLUE,又稱聯合調查組,裏面有個原香港皇家警察,在中英聯合聲明簽署之後被送來協助加拿大警方調查華人幫會分子移民。不料這家伙卻被大圈統戰了過去,警方越查越驚,幹脆把這件案子給捂了起來。現在這件案子沒了下文。

這方面大圈和共產黨很象,殺叛徒毫不留情。

平日開車經過溫哥華HASTINGS,隻看見大批癮君子三三兩兩地在街上閒逛,大多數是印第安人和鬼佬。現在溫哥華吸毒的人數比以前大為增加,政府甚至受到鼓吹大麻合法化的團體的很大壓力。大圈幫在加拿大差不多壟斷了毒品批發市場,曾經問過一個大圈,為什麽要走白粉?那東西太毒了,不怕以後報應?那大圈反過來給我上了一堂歷史課,“還記不記得鴉片戰爭?英國佬政府派兵侵略中國,保護他們的毒品工業,最壞的就是英國佬。中國後來那麽弱,和英國佬有很大關系。加拿大的鬼佬大多數都是英國人的後代,他們不是效忠女皇嗎,那就讓他們嘗嘗女皇賞的白粉嘍!歷史上最大的販毒集團就是英國佬。這裏吸白粉的絕大多數是鬼佬,華人不多的啦,雖然有點歪,不過我也是無言以對。

大圈的毒品都是來自金三角,經由中國南方轉到珠江三角洲,在香港待機上船,然後直奔北美洲。一般是先在加拿大溫哥華落船,再批發零售,一部分再越過邊境進入美國。一開始有的鬼佬想黑吃黑,因為以前的華人黑幫被黑掉,也不敢怎麽樣。不料大圈不買這個帳,比他們還黑,自然街上就又多了幾件無頭槍案,從此大圈的白粉業蒸蒸日上。

大圈在加拿大也做點正行,比如說起屋(建築)和裝修。九七以前溫哥華的房地產業很火,起屋的利潤也就相對很高了。如同走白粉,利潤高,自然有人要來插一腳。也想在白粉業裏插一腳的首推伊朗人,建築業就是印度人,反正大圈都管他們叫“阿差”,反正就是差人一等啦!

先說伊朗人。伊朗人來加拿大大多數是偷渡來的,由于歷史的原因,伊朗人也喜歡走白粉,也幹詐欺的勾當。溫哥華有許多車行就是伊朗人開的,經常買賣贓車,或者把爛車偽裝成好車,賣給顧客。由于價格便宜,很多中國人上當。曾經就有人買到輛車,保險杠是用加工過,噴過漆的硬紙板冒充的,幾可亂真,一下雨就破功了。96年在溫哥華的BROADWAY上的一間夜總會,經常有伊朗人出沒,就有個小子是開車行的,拿車行洗黑錢,專門走白粉。他們的白粉一般是來自中東,阿富汗等地。問題是,伊朗人賣白粉的很多有政治背景,是為恐怖分子籌集資金用的,因此大圈幹他們,警方也樂得眼開眼閉。有天半夜,那小子PARTY完,醉熏熏地走出夜總會,一個亞裔從黑暗中竄出來,頂著他的頭開槍,將他擊倒後,又對著屍體補上幾槍才揚長而去。從此以後,這家夜總會便不得安寧,數月內連出幾宗命案,最後不得不關門大吉。反正毒品批發是大圈的禁地,誰要想染指,管你是天王老子,照打!

比起伊朗人,印度人就小心多了。他們不敢跟大圈在毒品上碰,即便做也是在印度人的圈子裏。在溫哥華有一個錫克廟,極端派和溫和派一直械鬥,都想控製這個地方,原因在于極端派和印度的恐怖分子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因此警方一直看得很嚴。為了更多地籌集資金,印度人也開始涉足建築。他們的成本很低,人工隻有華人的一半,雙方的競爭逐漸白熱化,開始有了沖突。不過阿三們比起越南仔和伊朗人要老實得多,始終都不敢跨出自己的圈子一步。但是,印度人有著大圈們所無法比的優勢。與華人不同的是,印度人一直熱衷于政治,如卑詩省的法務部長便是個阿差。如此,印度人在政界的影響力便遠大于華人,自然是朝中有人好說話了。于是,大圈們便開始走出自己的小天地,開始與加拿大最大的黑幫“地獄天使”聯手了。

1999年,接連有數艘運載大陸人蛇的船隻被加拿大海岸警衛隊截獲,另有數艘人去船空。一時間輿論大嘩,幾乎所有的加人對人蛇橫加指責,似乎黃禍又來臨了。為了向主流社會靠攏,一些加國華人社團,諸如什麽“某氏宗親總會”啦,“溫哥華華商總會”啦,紛紛出頭指責那些大陸同胞,同時又指責大陸政府放縱人民偷渡,將那些人蛇指為華人的敗類。可是,這些人有沒有想過,當初他們中間有許多人是怎麽來的北美洲?難道被鬼佬賣豬仔來這裏就很光榮嗎?那些白人是怎麽來的北美洲,是印第安人請來的不成?實在是很悲哀,令人悲憤!看著大批的兄弟姐妹坐在集中營裏,那樣無助,為什麽我們不能伸出手去幫他們一把,還要去踩他們?

美國移民局報告,每年除了合法進入美國的中國人之外,還有估計不下十萬的中國非法移民進入美國。中國人在北美洲太多了嗎?沒有,是還太少了,來得還不夠多!管他什麽黃禍論,威脅論,中國人應該多多益善,有了人才會有聲勢,再團結起來,積極參政。偌大個紐約,竟然沒有一個華人議員,那麽多的華人竟然淪落到地位比印度阿差還低!反而那些“同鄉會”,“宗親總會”在華人社區耀武揚威,卻不敢將一隻腳趾跨出唐人街;周潤發的CORRUPTORS(中文影名“ 再戰邊緣”)其實講述的正是紐約華埠的現狀,福建幫,廣東幫自相殘殺,魚肉鄉親。

比起他們來,大圈們可說是給華人幫會帶來了一股清新的風。他們是一個不分地域,不分出身的組織;他們中許多人充滿了自信,從數不全26個英文字母,到能用英語流利地和鬼佬差佬打教道。我們許多留學生和他們比,不感到漢顏嗎?來到這裏許多年,卻隻把自己的頭似鴕鳥般埋起來,在中國人堆裏自信無比,一走出來卻唯唯縮縮,我們的自信都去了哪裏了!中國人來這裏,不應該隻顧著拿身份,隻想著賺幾萬美金的年薪。有條件的朋友應該考慮一下參政的問題,我相信如果有人出來振臂一呼,中國人都會一起支持他(她)的!隻有有了政治地位,我們的權益才會有保障,才不會有什麽竊密案,中國威脅論。我們中國知識分子的使命感和責任感都去了哪裏了?

卻說大圈們逐漸感覺到那些“黃毒賭”的傳統產業已經不適應當前的潮流了,北美洲的黑幫從黑手黨,到在地的“地獄天使”早已離開小打小鬧的階段,開始產業集團化,合法化,甚至高科技化。于是有些大圈開始嘗試著和“地獄天使”聯手,從事電腦偽造額度卡,電腦排版製造偽鈔等等帶有高科技色彩的新行當;加拿大和美國部份地區就能買到一種叫SCRAMBLER的有線電視解碼器,這裏就有大圈活躍的影子。在加拿大,一個SCARAMBLER花180到250加元不等就能買到,卻能看所有的頻道的節目,包括PAY PERVIEW。開始這玩意還隻在華人圈子裏用,現在已經似星火燎原,白人也開始普遍使用這東西了。有線電視公司有心聯合警方打擊這種現象,也端掉不少製造SCARMBLER的地下工廠,無奈用者太眾,現在也隻能眼開眼閉了。目前這門生意也是基本被大圈控製,鬼佬要買這種玩意往往是找華人。

這幾年加拿大的偽造額度卡的案子急劇增加。大圈由于缺乏技術手段,隻能和“地獄天使”聯手。他們往往在一些餐館,雜貨店,MOTEL,或者百貨商店找到人,然後在收銀機下面安裝一台磁碼解讀器,乘客人不註意的時候把額度卡在解讀器上過一下,這樣儲存在磁條裏的資料便被解讀出來,在通過MODEM傳到集團的“技術中心”,馬上便將假卡製造出來。一般假卡以200至500圓的價錢出售,主顧大多是在北美洲之外,兔子不吃窩邊草嘛!因此往往有人早上用了額度卡,下午那張卡就被人在香港,美國或者歐洲給刷爆了!不過,他們一般隻搞那些金卡,一來數目大,二來搞不死人,用金卡的多數是有錢佬。去年皇家騎警便和大陸公安聯手破獲一個案子。一個大圈在外面買了一台可以用來製卡的過膠機,然後用集裝箱運回大陸,不料被警方盯住,一路盯到大陸珠海,結果給抄了個底朝天。

由于要“轉型”,大圈們不得不啓用一些鬼仔和土生仔(北美洲出生的華人子弟,又叫ABC),不免被警方鑽了空子,派了臥底進來,大圈們也遭受了幾次大挫折;加上港澳台的幫會欲製其于死地,大圈損失了幾員悍將。最近道上的朋友告訴我,由于兩岸三地和加拿大的警方的掃蕩,多倫多,港澳一帶的兄弟都來了溫哥華避風。

相關小說

比較有代表性的長篇小說:《大圈:沖出亞洲的華人第一黑幫》(作者:湘西鬼王,百花洲文藝出版社2010版);

另有:

1、起點作家劉天軍的《黑道天涯》,描述大圈幫的小說。

2、小說作家冷眼看客的《大圈-北美華人黑幫戰爭》它描寫一個大圈幫成員在北美大陸奮鬥和征戰的歷程。

3、貼金子的小說《鐵血大圈幫》(殺出國門的黑幫)。

4、在起點的白金簽約作家跳舞的《邪氣凜然》一書中,主人公陳陽就在被仇家追殺時偷渡至溫哥華,跟隨大圈中的方八指做事。小說對大圈做了介紹,大圈分布在世界好多地方,做事採用“空降兵模式”,如果大戰則調集海外大圈的人來幫助,那些海外人打了就走,即使警方查也查不到。

5、《風流黑道學生》sky威天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