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你好嗎

大哥你好嗎

歌曲《大哥你好嗎》

詞曲:陳小奇

演唱:甘萍

製作:廣東電視台MTV/嘉莉錄音工作室

電視劇<<大哥>>主題曲

  • 中文名稱
    大哥你好嗎
  • 所屬專輯
    潮濕的心
  • 歌曲時長
    4分46秒
  • 發行時間
    1993年
  • 歌曲原唱
    甘萍
  • 填詞
    陳小奇
  • 譜曲
    陳小奇
  • 歌曲語言
    國語

​簡介

歌曲《大哥你好嗎》

大哥你好嗎大哥你好嗎

詞曲:陳小奇

演唱:甘萍

製作:廣東電視台MTV/嘉莉錄音工作室

電視劇<<大哥>>主題曲

歌詞

每一天都走著別人為你安排的

你終于因為一次迷路離開了家

從此以後你有了一個屬于自己的

你願意付出悲傷的代價

每一天都做著別人為你計畫的事

你終于為一件傻事離開了家

從此以後你有了一雙屬于自己的

你願意忍受心中所有的傷痕

大哥大哥大哥你好嗎

多年以後是不是有了一個你不想離開的

大哥大哥大哥你好嗎

多年以後我還想看一看你當初離家出走的步伐

電視劇<<大哥>>

地區:大陸類型:家庭

主演:馮國慶 / 溫玉娟 / 侯長榮 / 張躍剛 / 村裏

第一集

繁華都市的角落裏有座小院,裏邊住著陳世榮一家人。陳世榮老漢年近八旬,老伴過世多年,五個子女也都拉扯成人。每天除了和一些老伙計們下棋外,孩子們的事情他基本上不管不問,聽之由之。除了老三陳文靜和老四陳文寶搬到外邊住以外,老大陳文海一家、老二陳文濤一家和尚未出閣的小女兒陳文慧也和老漢住在這座小院裏。

大哥陳文海開計程車,每天起早貪黑奔忙在大街上。他兒子陳亮馬上就要考大學了,可學費還沒有著落,而他的汽車也該大修了,偏偏在這時,妻子秀梅也下了崗。陳文海肩上的擔子更加沉重。

老二陳文濤是個性情靦腆溫和的人,可他的媳婦春芳卻十分潑辣自私。雖然大家同住一個小院,她卻從來隻為自己的小家算計。老五陳文慧伶牙俐齒,自然經常會為一點點小事與二嫂發生沖突。

第二集

周末,陳世榮的子女們照例在晚上都回到了小院裏共度周末。陳世榮因為不喜歡老三陳文靜的丈夫尹寶蘭,所以自打她結婚以後就沒給過她好臉色。倒是貧嘴滑舌、不務正業的老四陳文寶給小院帶來了歡樂。老二陳文濤回來得最晚,而且從不喝酒的他那天卻喝得酩酊大醉,哭哭啼啼地告訴大家自己下崗了。大哥意識到自己的負擔更重了……

老三陳文靜的婚姻很不幸,老五看到姐姐的不幸,對自己未來的婚姻也沒有信心,盡管她所在的國小裏教體育的賈勇老師一直在默默地愛著她,可她卻不敢正視那份感情。

大哥沒將大嫂下崗的事情告訴大家,大嫂秀梅開始尋找新的工作。因為文濤下崗,文濤媳婦春芳便和他大吵大鬧,直到她知道原來大嫂也已經下崗的時候才安靜下來。

第三集

文海把乘客遺忘在車上的手包送到了客人下榻的飯店。飯店經理十分贊賞文海的品格,答應安排文海的妻子秀梅來飯店上班。

文慧發現她所教的班上有個叫楊陽的孩子性格很自卑內向,就對這個小孩子格外關註並給他更多的鼓勵愛護。楊澈很感激文慧老師對自己兒子的關愛,他是個事業上很成功的律師。楊澈出差,把兒子托給文慧。楊陽住在文慧老師家十分開心,他與陳世榮阿公成了好朋友。

追求著文慧的賈勇老師發現文慧與楊陽的爸爸走得很近,多少有些吃醋,這使文慧哭笑不得。

第四集

老四文寶不知道在哪兒認識了個打扮得妖裏妖氣的女孩,說是倆人合開了一家古玩公司。其實他此番回家來和過去一樣,是來找大哥要錢花的。

陳亮心疼爸爸,他逃學出去打工掙錢,被文海發現後,挨了爸爸狠狠的一頓揍。文海動情地鼓勵兒子安心學習來報答母親……

賈勇和文靜一起編排出了一種深受學生歡迎的韻律操,並在全區體操比賽上獲得了一等獎,兩人的感情也在這個過程中越來越近。

第五集

老三陳文靜的丈夫尹寶蘭在外邊花天酒地,回家卻對妻子大打出手。文靜偷偷跟蹤他,發現他在外邊與別的女人胡混。

秀梅過生日,文海決定那天晚上不再出車掙錢,而是拉了妻子和兒子到秀梅所在的飯店過生日。沒想到,卻遇到了很多不快。

第六集

老二陳文濤找到了一份幹鍾點工的活兒,回家卻對大家說自己是在一家運輸公司搞後勤。春芳對他的謊話產生了懷疑,悄悄跟著他,卻發現他走進了一個年輕少婦的家,便醋意大發!

春芳沖進了那少婦的家,這才發現了事情的真相:原來文濤是在為人家幹家務活!春芳隻好同意,囑咐文濤不要累著自己。

老四陳文寶看上了家裏用來盛米的磁缸,還神乎其神地向春芳吹噓他目前幹著的古玩生意如何能賺錢,春芳動了心,就把自己背著文濤存下的私房錢交給了文寶入股。

第七集

春芳以腌菜為借口從秀梅那裏把米缸換到手,卻告訴前來索要的文寶她不小心把米缸打碎了。可是就在這時候,春芳的小女兒佳佳卻把媽媽藏在床底下的米缸翻了出來。春芳大吼,佳佳失手打碎了米缸,陳世榮知道了真相,氣得犯了心髒病……

周末,楊澈帶了楊陽,邀請文慧和賈勇一起去玩網球。在球場上賈勇卻將球狠狠地打在了楊澈的臉上,這使文慧十分惱火。

第八集

春芳發現陳世榮在揀破爛賣錢,很不高興。可陳世榮卻用賣破爛攢起來的錢為陳亮買了台二手電腦。秀梅也開始學起電腦來。

陳文靜揭露了尹寶蘭在外邊的醜行,尹寶蘭再次毆打了陳文靜。陳文海在拉活的時候發現了尹寶蘭,就把他拉到郊外訓斥了一頓,警告他不要再打自己的妹妹。

春芳越來越覺得自己的丈夫窩囊,對自己的生活很灰心,她開始步入街邊花園的舞場跳舞解悶,最終這個家庭破裂了……

第九集

文慧到姐姐家卻遇到尹寶蘭正在打文靜,文靜決定與尹寶蘭離婚,楊澈表示願意當文靜的律師。楊澈在幫助文靜的過程中了解了文靜的生活和為人,他漸漸地對文靜產生了好感。

文寶失魂落魄地回到家中,原來他被那個叫亞琴的女孩騙了。不僅自己的錢沒有了,連春芳的錢也搭了進去。為此,春芳大吵大鬧,以至離家出走。任大哥文海怎麽勸說也無濟于事……

文慧得知賈勇不小心摔壞了腿,便到賈勇家看望賈勇。

離婚後的春芳從舞伴周老頭那裏借了間空閒房子住,周老頭卻對春芳圖謀不軌,春芳怒罵他一頓,從那裏搬了出來。

第十集

自從上了亞琴的當,陳文寶情緒變得萎靡不振,文海勸他找一份踏踏實實的工作做,他卻說自己不喜歡那樣的活法。

陳文靜與尹寶蘭對簿公堂,由于沒有足夠的證據揭示尹寶蘭的家庭暴力行為,反而使尹寶蘭在法庭上十分囂張。

子女們出了這麽多這麽多的事情,使陳世榮心裏很堵得慌,得了腦血栓,送進醫院搶救,昏迷不醒。

陳文海和秀梅為籌集老爸的住院費和手術費四處借錢卻一無所獲,倒是文濤從他服務的那個叫小紅的少婦那裏借到了三千元錢,看得出她很喜歡文濤這個老實疙瘩。

在秀梅工作的飯店裏,秀梅頭一次運用自己學到的電腦知識幫助客戶將檔案列印了出來,那客戶付給了秀梅三百元作為報酬,秀梅嘗到了用知識掙錢的甜頭。

第十一集

陳世榮一直處在昏迷之中,陳家的子女就輪流到醫院不停地對緊閉雙眼的父親說話,每個子女都對父親表達出自己內心中平日不肯說出口的話來……

賈勇為了給陳世榮老人看病,把自己的機車偷偷賣掉。文慧得知這一切後十分感動。

文寶聽大哥說起尹寶蘭的無賴行徑十分氣憤,他用計謀獲得了成功地對尹寶蘭捉奸取證。

陳文海在大雨傾盆的夜晚依然在開車掙錢,卻被一些乘車不給錢的流氓打了一頓。秀梅一直在雨中等待文海回家……

第十二集

陳世榮出人意料地從昏迷中醒了過來,他認不出身邊的大哥和其他親人,卻認得出文寶,這使文寶分外感動。

文寶意外地發現了失蹤很久的亞琴,卻被亞琴騙到小胡同裏讓人暴打一頓。文寶因傷人而進了監獄。

在家人的照顧下陳世榮老漢卻逐漸恢復了起來,腦子也清楚多了。陳文靜與尹寶蘭的離婚官司再次開庭,由于有了文寶的取得的證據,法院在財產分割方面作出了對陳文靜有利的判決。

第十三集

小紅越來越主動地對離婚後的文濤表示出特殊的親近感,春芳卻開始對小紅做出各種惡作劇來進行報復,春芳還偷偷地將佳佳接走,對佳佳說文濤的壞話。春芳這些神經質的行為攪得文濤心神不定,而春芳因為心胸狹窄,表現出了精神上的失常。

陳世榮出院了,文寶主動要求在家中照顧老爸。他用自製的輪椅推了老爸倒外邊玩,回到家裏卻被和亞琴一伙的人圍住毆打,一直癱瘓在輪椅上的陳世榮竟然站了起來,抄起身邊的鐵鍬向那些人掄去!

文海責怪弟弟文寶總是給家裏添事兒,文寶決心靠自己的努力把欠二哥家的錢還上,在一家商場找了個搬運工的活兒。

第十四集

為了給兒子準備上大學的錢,為了還上父親住院期間向人家借的債,文海拼命開車。他的胃病越來越嚴重,秀梅看著眼裏,急在心裏。

文慧為了幫助大哥,背著家人和賈勇到一家餐館裏演唱黃梅戲掙錢,這使得家人和賈勇產生了誤會。

秀梅的能力使得飯店的女領班產生了深深的妒意,她動不動就給秀梅臉色看。

陳世榮抱怨文濤與春芳離婚,父子倆因此鬧得不痛快。春芳卻又在女兒面前破口大罵文濤,這她與文濤之間的怨恨更加深了。

賈勇不知道為什麽連續一些日子文慧在下班後不知去向。文海跟蹤妹妹,卻發現文慧原是在一家餐館中“賣唱”,他很生氣地訓斥文慧,賈勇從文海那裏了解到真情,心裏十分感動。

第十五集

文海自覺病情加重,就偷偷到醫院檢查。他在醫院裏遇到春芳,這才知道春芳在這裏幹上了護理病人的護工工作。春芳護理的是一個惡言惡語、脾氣很古怪的蔣老太太,她深深地感受到為人寬容是多麽可貴,決心學會忍耐和溫情。

文海被醫生懷疑患有胃癌,讓他繼續檢查。文海精神上壓力很大,可他不願意讓父親和妻子知道他去過醫院。

消失一段時間的尹寶蘭又出現在文靜面前,他威脅文靜說,如果文靜不給他錢,他就把事情都揭出來。

文濤無法面對小紅日益明白地向他表達出的感情,隻好辭工,不再上門。沒想到小紅卻找上門來。

當文濤回到家裏,卻發現屋子收拾得幹幹凈凈。原來是春芳偷偷地溜回來過。

第十六集

文濤質問佳佳為什麽對媽媽說不該說的事情把佳佳嚇得直哭。陳世榮老頭沖進屋來要與文濤拼命。文濤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個嘴巴!文濤對春芳充滿了怨恨。

春芳回到自己的住處,她對生活感到絕望,就吞下了安眠葯,被送進醫院搶救過來。

文寶剛一回到家,就被陳世榮劈頭蓋臉地一通臭罵,陳世榮責怪都是文寶惹的事兒,文寶也急了,他從身邊拿出自己拼死拼活掙來的錢摔在桌子上,轉身就往外走。

楊澈帶著楊陽邀了文靜一起出去玩,然而楊陽都始終在與文靜對著幹,楊澈則夾在中間左右為難。

第十七集

在春芳的耐心照料下,蔣老太太和春芳的關系漸漸地化解。春芳悄悄地問詢了為大哥看病的醫生,方知道大哥病情的嚴重,她感到十分震驚。

文海十分擔心自己真正會確診為癌症,他找到楊澈,希望楊澈能與文靜結合。楊澈表示一定不辜負大哥的囑托。

賈勇再次因為文慧到餐館演唱而與文慧吵架,他喝了很多酒,在餐館裏把那老板打翻在地!

文海很希望賈勇能與妹妹文慧快點成親,可賈勇卻沒有自信。文慧得知哥哥在幹涉自己的婚事,十分惱火,和大哥發生了沖突。

第十八集

秀梅在為文海洗衣服的時候發現了衣袋裏的病歷本。文慧看出大嫂神情不對頭,在她的追問下,大嫂才流淚說出實情,文慧大驚。文寶也得知了大哥的病情,他決定和大哥開“雙班”計程車。

這天,全家人圍著飯桌又說又笑好不熱鬧。這時,電視新聞裏報道了秀梅所在的下崗職工職業培訓班考試的情況,秀梅竟然在那次考試中得了狀元,看到秀梅在電視裏接受採訪的身影,全家人都歡呼起來。

大家一直等陳文靜回來一起吃飯,但卻總也不見她的身影,原來她又被尹寶蘭纏住了。尹寶蘭的威逼幾乎使文靜絕望。

第十九集

楊澈一直等待著文靜,這時也多少有些沉不住氣了,他不知道文靜為什麽會這樣對待自己。

秀梅在飯店的職工中有著越來越高的威望,女領班嫉妒不已,她更加時時刁難秀梅,終于在二人之間爆發了沖突,秀梅憤而辭職。為了不讓丈夫和家人為自己著急,她慌稱飯店進行內裝修,臨時放假。

尹寶蘭用各種無賴手段嘗試從軟弱可欺的文靜那裏詐取錢財。文海對文靜何以每日失魂落魄的原因雖然一無所知,但他卻為妹妹深感憂慮。

文靜說出尹寶蘭糾纏自己的真相,楊澈鼓勵文靜到單位自首,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人。蔣老太太將到美國去,可她卻舍不得離開春芳。娘兒倆道別的時候,蔣老太太握著春芳的手說,她如果在美國過不好就還回來和春芳一起過,她們揮淚而別……

第二十集

文慧為老板唱堂會一夜未歸,對賈勇卻說謊,兩人不歡而散。

尹寶蘭終于惡有惡報,他因為行賄和販賣假葯被抓起來了。

春節即將來臨,陳世榮老頭這時卻心事忡忡,他希望能接春芳回家過年,卻和文濤吵了起來。

除夕夜,陳家熱鬧非凡。文寶也帶了女朋友回家來,這個女孩就是他開出租汽車時結識下的。文濤終于下決心帶著女兒去醫院將春芳接了回來。

賈勇西裝革履地拎著兩瓶酒羞怯而庄重地向文慧的求婚 。文靜和楊澈、楊陽一起回家過年。陳家小院裏的人們經歷了坎坎坷坷,卻洋溢著人間最溫暖和寶貴的手足親情。陳世榮激動地建議全家敬大哥文海一杯酒,正是大哥全力支撐著這個家。現在困境已經過去,陳家將走入一個新的春天!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