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使館

大使館

大使館是一國在建交國首都派駐的常設外交代表機關。大使館代表整個國家的利益,全面負責兩國關系,館長一般是大使,也可以是公使或者其他等級的由派遣國委派的外交人員,由國家元首任命並作為國家元首的代表履行職責。大使館的首要職責是代表派遣國,促進兩國的政治關系,其次是促進經濟、文化、教育、科技、軍事等方面的關系,使館同時具有領事職能。促進兩國關系和人民間的往來是領事館的重要職責,但其最主要的職責是領事工作,比如:維護本國公民合法人在外國的的合法權益,向本國公民頒發或延期護照、向外國公民頒發簽證

  • 中文名稱
    大使館
  • 外文名稱
    The Embassy
  • 館長
    大使、公使等
  • 首要職責
    代表派遣國,促進兩國的政治關系

基本簡介

大使館的職責範圍遍及駐在國各個地區,領事館隻負責所轄地區。大使館通常受政府和外交部門的直接領導,而領事館通常接受外交部門和所在國大使館的雙重領導。許多國家在多數國家隻設大使館,不設領事館。設不設領事館、設哪個級別的領事館,主要看僑民和領事業務的多少以及所在地區的重要性,並依照對等原則進行。如中國在美國設有大使館和5個總領事館,負責各自轄區內的領事業務。在個別小國,外國隻設領事館和派駐領事官員。現今,中國在166個建交國設有157個大使館、60多個(總)領事館 。

形成起源

印度學者B·森在他所著的《外交人員國際法與實踐指南》一書中這樣講述了外交的起源:

人們常說,外交製度同歷史本身一樣悠久。如果把古代最古老國家之間相互交換的非永久性使團考慮在內的話,這種說法無疑是正確的。希臘人據歷史記載,在很早的時候,希臘城市國家之間就已相互派駐特別使團。希臘史學家蘇基迪季斯曾談到希臘人之間的外交關系,據說,即使在那時,城市國家已在各自領土上接受大使,並以禮儀相待。到公元前5世紀時,城市國家之間交換特別使團已十分頻繁,出現了某種近似現代正規外交往來的製度。 羅馬人古羅馬人也同一些鄰邦保持著條約關系,他們的外交使節積極參與了建立這種關系。古羅馬人尊重外國使節,一般避免幹預專門派往羅馬的外國大使的個人和財產事務。猶太人在猶太人中間,希伯萊國王有選擇地同某些友好國家保持外交關系。他們拒絕同大多數國家建立任何關系,認為這些國家不是未開化就是他們的敵人。不過猶太人註意遵守條約關系,並且尊重與之保持關系的友好國家的大使。

大使館大使館

亞洲國家同一時期的亞洲諸國也同鄰國保持著外交關系,並經常派出和接受外交使節。古代印度存在著大量關于外交事務的規則。如考底利耶的《利論》,卡門達卡的《政論》以及《魚往世書》就含有這類規則。這說明古印度問外國之間的外交往來是非常頻繁的。據歷史記載,在亞歷山大帝國解體之後出現的一些新國家曾與印度孔雀帝國保持關系。在一些派往華氏國宮廷的希臘大使中有些人如嗎加斯塞耐斯是享有很高聲望的人士。印度國王也向希臘宮廷派遣特使。在阿育王統治時期,印度同其他國家互派使節日趨頻繁。據說,阿育王曾向遙遠的國家派遣大使,如敘利亞埃及、馬其頓、伊庇魯斯和昔蘭尼。公元7世紀統治西北印度的戒日王同中國保持著外交關系。蘇門答臘和爪哇的國王以及錫蘭的國王美伽伐爾那(公元352年—9年)也不時向印度派遣使者以促進佛教徒們的朝拜活動。

西亞伊斯蘭國家在西亞,從伊斯蘭教祖穆罕默德開始,就為宗教和政治目的向國外派遣使者。根據穆斯林歷史記載,穆罕默德曾向拜佔庭、埃及、波斯和衣索比亞派遣過使節。最初,派出的使節並不從事發展國際關系的事務,他們的作用僅限于某些專門的使命,如談判和簽署和平條約或在聖戰結束時交換俘虜,或在宣戰之前履行一些手續。但後來,在阿巴希德·卡利佛時期,伊斯蘭國家和其他國家之間開始實行發展友好和平關系的政策,這時,外交自然就日益顯得重要,特別在國際貿易方面更是如此。穆斯林國家向一些君主國派出使節從事各種政治、商業、文化、社會和其他事務。法蒂米德和瑪姆奴庫國王與中亞、東亞以及歐洲國家相互派遣外交使團,並通過其使節談判訂立友好通商條約。

法國學者皮埃爾—爾·埃澤芒也講述了外交的起源。他說:“自有國際關系起便有外交,可以說,一個民族願同鄰近民族接觸之日即為外交誕生之時。”

他提到:“通過使者、騎兵官、信使或其他使者建立關系的做法在古希臘許多自治城邦不脛而走。公元前500年—400年形成某種組織形式,例如‘外國人驛館’這樣一種負責歡迎和接待外國使者的官方旅館。”

現代外交

從本世紀初起,由于歐洲大部分國家都已定型(疆界基本固定,現在存在的國家也都已出現),一些國家的君主製已被拋棄,美國逐步卷入歐洲事務,外交開始發生變化。但當時所謂的外交活動還集中在歐洲,那裏是一些帝國主義國家之間為互相爭奪——爭奪彼此的土地和彼此的殖民地——而交往。那是一種外交。而歐洲和歐洲以外的國家之間的交往則又是一種情況。 英國作家亞當·沃森講過一段遮遮掩掩的話,他在書中講道:“隻是到了本世紀,國家體系才第一次真正地具有了全球性意義,包括不同文化和信仰。這種擴展對外交準則和實踐有什麽影響呢?孕育了我們全球體系的歐洲外交的發展在于其體系成員間的對話,它們曾經具有幾乎相同的文化和歷史……”然而他不得不承認:“盡管我們津津樂道全球性的國際社會,但在西方世界以外的國家並沒有普遍承認由相同的歐洲文化遺產所產生的共同的行為準則。”這位學者的上述引文中的最後一句話講得太晦澀了,為什麽“西方世界以外的國家並沒有普遍承認由相同的歐洲文化遺產所產生的共同的行為準則”呢?道理十分簡單,因為當時的亞洲、非洲的許多國家和拉丁美洲的一些國家還處在殖民地時代,它們和宗主國之間的關系還不是正常的、平等的,它們如何能“普遍承認由相同的歐洲文化遺產所產生的共同的行為準則”呢?所以它們和宗主國之間、以及它們彼此之間的交往自然不能稱之為外交;拉丁美洲一部分國家雖然已取得獨立,但它們在政治和經濟上依然受到美國等西方列強的嚴密控製,它們與歐美強國之間的外交實際上也是不平等的。

大使館大使館

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尤其到本世紀五六十年代,越來越多的國家取得了獨立,爭得了自己的主權,一大批國際社會的新成員走上了世界舞台,至少在法理上,他們已取得了和昔日的強國平等的地位,從而形成了一個新的由地位相等的主權成員組成的國際大家庭。隻是在這種情勢下,世界的外交才具有了今天的意義。

因此我們說,真正的外交,世界範圍的外交,現代意義上的外交,還是近幾十年的事情。中國的外交,就其活動方式和活動的實質內容而言,可以溯及兩千多年以前的春秋戰國時代。但正如前面提到的,當時各諸侯國畢竟形式上還是在一個大一統的國家之內,而後來也又復歸于大一統。因此嚴格地講,和今天我們所講的主權國家之間的外交還不是同樣的事。在此後的漫長歲月裏,中國和周圍少數民族互有征伐,逐漸融合,而和周圍一些國家建立的也都是藩屬關系,雖然也時有貢使來往,也曾派出使節遠赴異鄉,但由于獨特的地理位置,中國並沒有真正和世界其他地方的大國建立交往,因此自然也談不上有什麽現代意義上的外交關系。

多少接近現代意義的西方使節的首次來華是1793年英國的馬嘎爾厄對清朝乾隆皇帝的拜謁。馬氏來華實際上是作為殖民主義的先鋒光來這個古老的中華帝國探一下虛實,好為今後的殖民侵略作一個鋪墊。當時中國政府也把馬嘎爾尼看作是願意臣附中國的英國派來朝貢的。因此無論對于中國還是英國,這自然不能算是一次成功的外交活動。

中國派往外國的第一位使節,是湖南人郭嵩燾。他是清廷的二品大員,以欽差大臣的身份于1876年12月前往英國,到達那裏以後留駐倫敦,成為中國政府派駐外國的首任公使。郭嵩燾在前往英國的途中看到沿途不少地方有中國人在經商謀生,遂于1877年向中央政府打報告,建議在那些華人較多的地方設立中國領事,以保護和管理在當地經商的華人。清政府批準了郭的建議,在新加坡任命了中國有史以來的第一位領事——當地僑商胡璇澤。

西方各國開啟了中國的大門以後,紛紛強行要求向中國派駐使節,懦弱的清朝政府並沒有和各國開展平等外交的開放意識,但迫于列強的壓力,隻好在不情願的情況下,被迫同意接受各國派駐使節,並把北京東交民巷闢為各國使館開設之地。最早到中國的外國使節是英國的公使卜魯斯,他是鹹豐十年,也就是1860年,抵達北京的。此後法、俄、德、比、意、奧等國也陸續向中國派出了公使。

清朝直至民國,中國雖然以主權國家的地位向其他國家派駐了使節,但由于國力羸弱,無所可恃,因此一直處于屈辱地位。中國的使節們無法在國際場合為維護國家的權益一逞鋒芒,而每每受到強國欺侮。

在1919年的巴黎和會上,中國被算作是第三類國家,代表人數被限定為兩人。當時中國政府的外交部長陸征祥悲嘆道:“我國全團到時,接待應酬之淡薄,列強領袖在會見訪問接洽之艱難,各界人物對華議論視察之輕慢,種種情況,江河日下。”會議還拒絕討淪中國代表團提出的關于廢除一切不平等條約、將德奧在中國山東諸特權歸還中國的要求,反而把山東問題強加給中國;在會中,中國代表想得到一份有關山東問題方案文本和形成方案的會議紀錄的正當要求都遭到了拒絕。

此後30年中,中國也一直處在被壓迫被欺侮的地位。帝國主義國家在中國橫行霸道,外交上則對中國百般凌辱,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行將結束之時,美蘇英三國還背著中國,在雅爾塔搞了個秘密協定,以損害中國領土主權和民族尊嚴的內容為代價,換取蘇聯出兵對日作戰。

大使館大使館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中國才擺脫了屈辱與軟弱的地位,真正與世界各國開展了平等的外交,開創了中國外交事業的新時代。當然,現代外交畢竟是從幾百年前發展而來的,因此它不可避免地保留著歷史的痕跡。從一個例子上就可以看出今天的大使與昔日的使節之間的淵源,那就是國書。現在的大使出使另一國,抵達任所後的第一件大事就是遞交國書。所謂國書其實就是一個國家(大使本國)的國家元首寫給另一個國家(大使出使的國家)的國家元首的介紹信,介紹這位大使的身份。其實當今世界各國任命大使的權力並不直接操之于國家元首之手,而往往是由外交部門精心遴選的;大使在前往駐在國前,也早已征得對方國家的同意,身份早已確定。遞交一封製作庄嚴的介紹信——國書,隻是一種形式而已。但之所以還保留著這種做法,就是因為這是從當年由一國的君主向另一國君王派遣使節的慣例一脈繼承下來的。直到如今,外交禮儀上仍把大使視作國家元首的代表,在禮賓安排上,有時大使的地位要高于本國的部長。馬丁·邁耶就講過一個有意思的小掌故:“科德爾·赫爾任(美國)國務卿時拒絕出國活動,因為在宴會及其他典禮場合他的地位必然低于他自己任命的大使,為此他感到有失尊嚴。”

遞交國書的儀式被視作對大使身份和地位的正式認可,一名大使隻有在遞交國書之後才算被駐在國政府和當地外交界承認,才可以以大使的名義和身份對外開展活動。不過這一點在有些國家已被突破,比如在中國,出于工作需要,中國政府同意,新來的大使可以在遞交了國書副本之後、正式遞交國書之前,即可以以大使身份開展活動。在其他一些國家,這也已成了被允許的做法

功能任務

1961年4月18日,在維也納簽署的《維也納外交關系公約》第三條有如下規定:

使館職務

一、除其他事項外,使館之職務如下:

(甲)在接受國中代表派遣國;

(乙)于國際法許可之限度內,在接受國中保護派遣國及其國民之利益;

(丙)與接受國政府辦理交涉;

(丁)以一切合法手段調查接受國之狀況及發展情形,向派遣國政府具報;

(戊)促進派遣國與接受國之友好關系,及發展兩國間之經濟、文化和科學關系。

二、本公約任何規定不得解釋為禁止使館執行領事職務。

其中第二款表明,使館還可以執行領事職務。那麽,領事職務又是指哪些事項呢?

1963年4月23日,也是在維也納簽訂的《維也納領事關系公約》對此作了明確規定。該公約第五條如下:

領事職務

(一)于國際法許可之限度內,在接受國內保護派遣國及其國民——個人與法人——之利益;

大使館大使館

(二)依本公約之規定,增進派遣國與接受國間之商業、經濟、文化及科學關系之發展,並在其他方面促進兩國間之友好關系;

(三)以一切合法手段調查接受國內商業、經濟、文化及科學活動之狀況及發展情形,向派遣國政府具報,並向關心人士提供資料;

(四)向派遣國國民發給護照及旅行證件,並向擬赴派遣國旅行人士發給簽證或其他適當檔案;

(五)幫助及協助派遣國國民——個人與法人;

(六)擔任公證人,民事登記員及類似之職司,並辦理若幹行政性質之事務,但以接受國法律規章無禁止之規定為限;

(七)依接受國法律規章在接受國境內之死亡繼承事件中,保護派遣國國民——個人與法人——之利益;

(八)在接受國法律規章所規定之限度內,保護為派遣國國民之未成年人及其他無充分行為能力人之利益,尤以須對彼等施以監護或托管之情形為然;

(九)以不抵觸接受國內施行之辦法與程式為限,遇派遣國國民因不在當地或由于其他原因不能于適當期間自行辯護其權利與利益時,在接受國法院及其他機關之前擔任其代表或為其安排適當之代表,俾依照接受國法律規章取得保全此等國民之權利與利益之臨時措施;

(十)依現行國際協定之規定或于無此種國際協定時,以符合接受國法律規章之任何其他方式,轉送司法書狀與司法以外之檔案或執行囑托調查書或代派遣國法院調查證據之委托書;

(十一)對具有派遣國國籍之船舶,在該國登記之航空機以及其航行人員,行使派遣國法律規章所規定之監督及檢查權;

(十二)對本條第(十一)款所稱之船舶與航空機及其航行人員給予協助,聽取關于船舶航行之陳述,查驗船舶文書並加蓋印章,于不妨害接受國當局權力之情形下調查航行期間發生之任何事故及在派遣國法律規章許可範圍內調解船長船員與水手間之任何爭端;

(十三)執行派遣國責成領館辦理而不為接受國法律規章所禁止、或不為接受國所反對、或派遣國與接受國間現行國際協定所訂明之其他職務。

在有些著作中,對于領事職務有更加清楚明確的概述,如馬駿主編的《國際法知識辭典》指出:

“領事的任務主要是保護派遣國及其國民之商業與經濟上的利益並處理與此有關的各種業務。例如,增進派遣國與接受國間商業、經濟關系的發展;調查接受國商業、經濟狀況,向派遣國政府具報;頒給護照及旅行證件;受理派遣國國民出生、死亡、婚姻之申報,證明遺囑,調查證據,轉送司法書狀等;保護和監督派遣國的船舶、飛機及其乘務員,查驗船舶文書,調查航行爭議,調解乘務員之間的糾紛等。”

中國駐外使館

亞洲地區

駐阿富汗大使館

駐外大使館駐外大使館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大使館

駐阿曼蘇丹國大使館

駐亞塞拜然共和國大使館

駐巴基斯坦伊斯蘭共和國大使館

駐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辦事處

駐巴林王國大使館

駐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大使館

駐東帝汶民主共和國大使館

駐菲律賓共和國大使館

駐喬治亞大使館 駐哈薩克共和國大使館

駐大韓民國大使館

駐吉爾吉斯共和國大使館

駐高棉王國大使館

駐卡達國大使館

駐科威特國大使館

駐寮國人民民主共和國大使館

駐黎巴嫩共和國大使館

駐馬爾地夫共和國大使館

駐馬來西亞大使館

駐蒙古國大使館 駐孟加拉人民共和國大使館

駐緬甸聯邦共和國大使館

駐尼泊爾聯邦民主共和國大使館

駐日本國大使館

駐沙烏地阿拉伯王國大使館

駐斯裏蘭卡大使館

駐塔吉克共和國大使館

駐泰王國大使館

駐土耳其共和國大使館

駐土庫曼大使館

駐汶萊達魯薩蘭國大使館

駐烏茲別克共和國大使館

駐新加坡共和國大使館

駐阿拉伯敘利亞共和國大使館

駐亞美尼亞共和國大使館

駐葉門共和國大使館

駐伊拉克共和國大使館

駐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大使館

駐以色列國大使館

駐印度共和國大使館

駐印度尼西亞共和國大使館

駐約旦哈希姆王國大使館

駐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大使館

非洲地區

駐阿爾及利亞民主人民共和國大使館

駐阿拉伯埃及共和國大使館

駐衣索比亞聯邦民主共和國大使館

駐安哥拉共和國大使館

駐貝南共和國大使館 駐波劄那共和國大使館

駐蒲隆地共和國大使館

駐赤道幾內亞共和國大使館

駐多哥共和國大使館

駐厄利垂亞國大使館

駐維德角共和國大使館

駐剛果共和國大使館

駐剛果民主共和國大使館

駐吉布提共和國大使館

駐幾內亞共和國大使館

駐幾內亞比索共和國大使館

迦納共和國大使館

駐加彭共和國大使館

駐辛巴威共和國大使館

駐喀麥隆共和國大使館

駐葛摩聯盟大使館

駐象牙海岸共和國大使館

駐肯亞共和國大使館

駐賴索托王國大使館

駐賴比瑞亞共和國大使館

駐利比亞大使館

駐盧安達共和國大使館

駐馬達加斯加共和國大使館

駐馬拉維共和國大使館

駐馬利共和國大使館

駐模裏西斯共和國大使館

駐茅利塔尼亞伊斯蘭共和國大使館

駐摩洛哥王國大使館

駐莫三比克共和國大使館

駐納米比亞共和國大使館

駐南非共和國大使館

南蘇丹共和國大使館

駐尼日共和國大使館

駐奈及利亞聯邦共和國大使館

駐獅子山共和國大使館

駐塞內加爾共和國大使館

駐塞席爾共和國大使館

駐蘇丹共和國大使館

駐坦尚尼亞聯合共和國大使館

駐突尼西亞共和國大使館

駐烏幹達共和國大使館

駐尚比亞共和國大使館

駐乍得共和國大使館

駐中非共和國大使館

歐洲地區

駐阿爾巴尼亞共和國大使館

駐愛爾蘭共和國大使館

駐愛沙尼亞共和國大使館

駐奧地利共和國大使館

駐白俄羅斯共和國大使館

駐保加利亞共和國大使館

駐比利時王國大使館

駐冰島共和國大使館 駐波蘭共和國大使館

駐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大使館

駐丹麥王國大使館

駐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大使館

駐俄羅斯聯邦大使館

駐法蘭西共和國大使館

駐芬蘭共和國大使館

駐荷蘭王國大使館

捷克共和國大使館

駐黑山共和國大使館

駐克羅埃西亞共和國大使館

駐拉脫維亞共和國大使館 駐立陶宛共和國大使館

駐盧森堡大公國大使館

駐羅馬尼亞大使館

駐馬爾他共和國大使館

駐馬其頓共和國大使館

駐摩爾多瓦共和國大使館

駐挪威王國大使館

駐葡萄牙共和國大使館

駐瑞典王國大使館

駐瑞士聯邦大使館

駐塞爾維亞共和國大使館

駐塞普勒斯共和國大使館

駐斯洛伐克共和國大使館

駐斯洛維尼亞共和國大使館

駐烏克蘭共和國大使館 駐西班牙王國大使館

駐希臘共和國大使館

駐匈牙利共和國大使館 駐義大利共和國大使館

駐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大使館

北美地區

駐安提瓜和巴布達大使館

駐巴貝多大使館

駐巴哈馬國大使館

駐多米尼克國大使館

駐哥斯大黎加大使館

駐格瑞那達大使館

駐古巴共和國大使館

駐加拿大大使館 駐美利堅合眾國大使館

駐墨西哥合眾國大使館

千裏達托貝哥共和國大使館

駐牙買加大使館

南美地區

駐阿根廷共和國大使館

駐巴西聯邦共和國大使館

駐秘魯共和國大使館

駐多民族玻利維亞國大使館

駐厄瓜多共和國大使館

駐哥倫比亞共和國大使館

駐蓋亞那合作共和國大使館

駐蘇利南共和國大使館

駐委內瑞拉玻利瓦爾共和國大使館

駐烏拉圭東岸共和國大使館

駐智利共和國大使館

大洋洲

駐澳大利亞大使館

巴布亞紐幾內亞獨立國大使館

駐斐濟共和國大使館

駐密克羅尼西亞聯邦大使館

駐薩摩亞大使館

駐湯加大使館

駐萬那杜共和國大使館

駐紐西蘭大使館

駐國際機構

常駐聯合國代表團 駐歐盟使團 駐東盟使團 常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和瑞士其他國際組織代表團

常駐維也納聯合國和其他國際組織代表團 中國海地貿易發展辦事處 常駐禁止化學武器組織代表團

常駐聯合國亞洲及太平洋經濟和社會委員會代表處 常駐國際海底管理局代表處

常駐世界貿易組織代表團 駐巴拿馬貿易代表處 駐多米尼加商代處

駐港、澳公署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特派員公署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駐澳門特別行政區特派員公署

3外國各大駐華使館

(United States)美利堅合眾國大使館

(United Kingdom)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大使館

(Japan)日本國大使館

(Afghanistan)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大使館

(Albania)阿爾巴尼亞共和國大使館

(Algeria)阿爾及利亞民主人民共和國大使館

(Angola)安哥拉共和國大使館

(Antigua and Barbuda)安提瓜和巴布達大使館 (2005/11/11)

(Argentina)阿根廷共和國大使館

(Armenia)亞美尼亞共和國大使館

(Australia)澳大利亞大使館

(Austria)奧地利共和國大使館

(Azerbaijan)亞塞拜然共和國大使館

(Bahamas)巴哈馬國大使館

(Bahrain)巴林王國大使館

(Bangladesh)孟加拉人民共和國大使館

(Barbados)巴貝多大使館

(Belarus)白俄羅斯共和國大使館

(Belgium)比利時王國大使館

(Benin)貝南共和國大使館

(Bolivia)玻利維亞共和國大使館

(Bosnia and Herzegovina)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大使館

(Botswana)波劄那共和國大使館

(Brazil)巴西聯邦共和國大使館

(Brunei)汶萊達魯薩蘭國大使館

(Bulgaria)保加利亞共和國大使館

(Burundi)蒲隆地共和國大使館

(Cambodia)高棉王國大使館

(Cameroon)喀麥隆共和國大使館

(Canada)加拿大大使館

(Cape Verde)維德角共和國大使館

(Central Africa)中非共和國大使館

(Chile)智利共和國大使館

(Colombia)哥倫比亞共和國大使館

(Congo)剛果共和國大使館

(Cote d'Ivoire) 象牙海岸共和國大使館

(Croatia) 克羅埃西亞共和國大使館

(Cuba) 古巴共和國大使館

(Cyprus) 塞普勒斯共和國大使館

(Czech)捷克共和國大使館

(Denmark)丹麥王國大使館

(Djibouti)吉布提共和國大使館

(Dominica)多米尼克國大使館

(DPRK)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大使館

(DR Congo)剛果民主共和國大使館

(Ecuador)厄瓜多共和國大使館

(Egypt)阿拉伯埃及共和國大使館

(Equatorial Guinea)赤道幾內亞共和國大使館

(Eritrea)厄利垂亞國大使館

(Estonia)愛沙尼亞共和國大使館

(Ethiopia)衣索比亞聯邦民主共和國大使館

(Fiji)斐濟群島共和國大使館

(Finland )芬蘭共和國大使館

(France)法蘭西共和國大使館

(Gabon)加彭共和國大使館

(Georgia)喬治亞大使館 (2005/04/01)

(Germany)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大使館

(Ghana)迦納共和國大使館

(Greece)希臘共和國大使館

(Grenada)格瑞那達大使館 (2005/11/06)

(Guinea)幾內亞共和國大使館

(Guinea-Bissau)幾內亞比索共和國大使館

(Guyana)蓋亞那合作共和國大使館

(Hungary)匈牙利共和國大使館

(Iceland)冰島共和國大使館

(India)印度共和國大使館

(Indonesia)印度尼西亞共和國大使館

(Iran)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大使館

(Iraq)伊拉克共和國大使館

(Ireland)愛爾蘭大使館

(Israel)以色列國大使館

(Italy)義大利共和國大使館

(Jamaica)牙買加大使館

(Jordan)約旦哈希姆王國大使館

(Kazakhstan)哈薩克共和國大使館

(Kenya)肯亞共和國大使館

(Kuwait)科威特國大使館

(Kyrgyzstan)吉爾吉斯共和國大使館

(Laos)寮國人民民主共和國大使館

(Latvia)拉脫維亞共和國大使館

(Lebanon) 黎巴嫩共和國大使館

(Lesotho)賴索托王國大使館

(Liberia)賴比瑞亞共和國大使館

(Libya)大阿拉伯利比亞人民社會主義民眾國人民辦事處

(Lithuania)立陶宛共和國大使館

(Luxembourg)盧森堡大公國大使館

(Macedonia)馬其頓共和國大使館

(Madagascar)馬達加斯加共和國大使館

(Malaysia)馬來西亞大使館

(Mali)馬利共和國大使館

(Malta)馬爾他共和國大使館

(Mauritania)茅利塔尼亞伊斯蘭共和國大使館

(Mauritius)模裏西斯共和國大使館

(Mexico)墨西哥合眾國大使館

(Micronesia)密克羅尼西亞聯邦大使館

(Moldova)摩爾多瓦共和國大使館

(Mongolia)蒙古國大使館

(Morocco)摩洛哥王國大使館

(Mozambique)莫三比克共和國大使館

(Myanmar)緬甸聯邦大使館

(Namibia)納米比亞共和國大使館

(Nepal)尼泊爾大使館

(Netherlands)荷蘭王國大使館

(New Zealand)紐西蘭大使館

(Niger)尼日共和國大使館

(Nigeria) 奈及利亞聯邦共和國大使館

(Norway)挪威王國大使館

(Oman)阿曼蘇丹國大使館

(Pakistan)巴基斯坦伊斯蘭共和國大使館

(Palestine)巴勒斯坦國大使館

(Papua New Guinea)巴布亞紐幾內亞大使館

(Peru)秘魯共和國大使館

(Philippines)菲律賓共和國大使館

(Poland )波蘭共和國大使館

(Portugal)葡萄牙共和國大使館

(Qatar)卡達國大使館

(ROK)大韓民國大使館

(Romania)羅馬尼亞大使館

(Russia)俄羅斯聯邦大使館

(Rwanda)盧安達共和國大使館

(San Marino)聖馬利諾共和國大使館

(Saudi Arabia)沙烏地阿拉伯王國大使館

(Senegal)塞內加爾共和國大使館 (2006/06/27)

(Serbia)塞爾維亞共和國大使館 (2006/06/29)

(Seychelles)塞席爾共和國大使館

(Sierra Leone)獅子山共和國大使館

(Singapore)新加坡共和國大使館

(Slovakia)斯洛伐克共和國大使館 (2006/02/14)

(Slovenia)斯洛維尼亞大使館

(Somalia )索馬利亞聯邦共和國大使館

(South Africa)南非共和國大使館

(Spain)西班牙大使館

(Sri Lanka)斯裏蘭卡民主社會主義共和國大使館

(St. Lucia)聖露西亞大使館 (2006/07/03)

(Sudan)蘇丹共和國大使館

(Suriname)蘇利南共和國大使館

(Sweden)瑞典大使館

(Switzerland)瑞士大使館

(Syria)阿拉伯敘利亞共和國大使館

(Tajikistan)塔吉克共和國大使館

(Tanzania)坦尚尼亞聯合共和國大使館

(Thailand)泰王國大使館

(Timor-Leste)東帝汶民主共和國大使館

(Togo)多哥共和國大使館

(Tonga)湯加王國大使館 (2005/07/04)

(Tunisia)突尼西亞共和國大使館

(Turkey)土耳其共和國大使館

(Turkmenistan)土庫曼大使館

(Uganda)烏幹達共和國大使館

(Ukraine)烏克蘭大使館

(United Arab Emirates)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大使館

(Uruguay)烏拉圭東岸共和國大使館 (2006/02/14)

(Uzbekistan)烏茲別克共和國大使館

(Vanuatu)萬那杜共和國大使館 (2005/09/29)

(Venezuela)委內瑞拉玻利瓦爾共和國大使館

(Viet Nam)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大使館

(Yemen)葉門共和國大使館

(Zambia)尚比亞共和國大使館

(Zimbabwe)辛巴威共和國大使館

歐洲聯盟歐洲委員會駐華代表團(European Union)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