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粱錄

夢粱錄

《夢粱錄》,(宋)吳自牧 著。共二十卷。 這是一本介紹南宋都城臨安城市風貌的著作。該書成書年代,據自序有"時異事殊","緬懷往事,殆猶夢也"之語,當在元軍攻陷臨安之後。所署"甲戌歲中秋日",甲戌即宋度宗鹹淳十年(1274),疑傳抄有誤。 作者吳自牧,南宋臨安府錢塘(今浙江杭州)人,生平事跡不詳。

  • 作品名稱
    夢粱錄
  • 創作年代
    宋代
  • 文學體裁
    記敘文
  • 作者
    吳自牧

作者生平

吳自牧,《宋史》、《元史》均不載其人,從文獻典籍來看,關于吳自牧的生平有兩種說法:

新安吳氏說

這種說法最早由官桂銓先生在其《吳自牧小考》一文中提出,"我在明藏書家徐氏《紅雨樓書目》卷四集部最後的'家集類'中看到一條有關吳自牧的重要線索:'《新安吳氏倡于篇》一卷。唐吳少微、吳鞏,宋吳自牧、自中。'" 官先生據此推斷:"吳自牧原籍新安,為唐文學家吳少微的後裔,後遷居錢塘,遂為錢塘人。有弟名吳自中,亦能文。……" 此後,李裕民先生在其《四庫提要訂誤》(增訂本),一書中參引了官先生的說法,也認為吳自牧原籍新安,是唐吳少微的後裔。

此外,明弘治《徽州府志》、《宋元學案補遺》和《新安文獻志》中,都有關于吳自牧的記載,《新安文獻志》還明確記載了新安吳自牧的卒年,是在嘉熙丁酉四月二十日,享年七十有七。由此,可以大致推斷出新安吳自牧的生卒年份,其生于公元1161年即宋高宗紹興三十年至三十一年之間,卒于公元1237年即宋理宗嘉熙一年。而《夢粱錄》序中,作者自署甲戌歲中秋日。關于此處的甲戌,學界仍有爭議。但不論是宋度宗鹹淳十年甲戌年(1274年),還是元順帝元統二年甲戌年(1334年),都晚于宋理宗嘉熙一年丁酉年(1237年)。

由上可以證實,《夢粱錄》的作者吳自牧,並不是《紅雨樓書目》所載《新安吳氏倡于篇》中的那個吳自牧。

仕履不詳說

這種說法以《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為代表:"《夢粱錄》二十卷,宋吳自牧撰。自牧,錢塘人,仕履未詳。"

其後,眾多的書籍、辭典都沿用此說,如下:

中國人名大辭典》"吳自牧,宋錢塘人。有《夢粱錄》。"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吳自牧,宋臨安人。所著《夢粱錄》,仿《東京夢華錄》之體,詳述南宋臨安府諸方情況。(《四庫全書總目》卷七〇)"

《全宋文》"吳自牧,錢塘(今浙江杭州)人。宋末或元初仿《東京夢華錄》之體,著《夢粱錄》二十卷,記載南宋臨安宮室園囿、風俗人物等,今存。"

總之,關于《夢粱錄》作者吳自牧的生平情況,我們大致可以知道的是:吳自牧是錢塘人,生活于宋末元初。詳細情況還存疑待補。

書名小考

吳自牧的《夢粱錄》,經常被寫作成《夢梁錄》,這種現象在網上尤其普遍。

那麽,孰是孰非?還是回到原書中去尋找答案吧。《夢粱錄·原序》曰:"昔人臥一炊頃,而平生事業揚歷皆遍,及覺,則依然故吾,始知其為夢也,因謂之:黃粱夢,矧時異事殊城池苑囿之富,風俗人物之盛焉,保其常如疇昔哉,緬懷往事,殆猶夢也,名曰:《夢粱錄》雲,脫有遺闕,識者幸改正之,毋哂。甲戌歲中秋日錢塘吳自牧書。"

原來,《夢粱錄》之得名,與成語典故"黃粱夢"確有聯系。據唐沈既濟《枕中記》載:盧生在邯鄲客店遇道士呂翁,生自嘆窮困,翁探囊中枕授之曰:枕此當令子榮適如意。時主人正蒸黃粱,生夢入枕中,享盡富貴榮華。及醒,黃粱尚未熟﹐怪曰:"豈其夢寐耶?"翁笑曰:"人世之事亦猶是矣。"本此,《夢梁錄》當為《夢粱錄》無疑。

圖書目錄

卷一

正月 元旦大朝會 立春 元宵 車駕詣景靈宮孟饗

二月 八日祠山聖誕 二月望

卷二

三月(佑聖真君誕辰附) 諸州府得解士人赴省闈 蔭補未仕官人赴銓 清明節 諸庫迎煮 州府節製諸軍春教 二十八日東岳聖帝誕辰 暮春

卷三

四月 皇太後聖節 宰執親王南班百官入內上壽賜宴 皇帝初九日聖節 僧寺結製

五月(重午附) 士人赴殿試唱名

卷四

六月(崔真君誕辰附)

七月(立秋附) 七夕 解製日(中元附)

八月 中秋 解闈 觀潮

卷五

九月(重九附) 明年預教習車象 明堂差五使執事官 駕出宿齋殿 五輅儀式 差官祭及清道 駕詣景靈宮儀仗 駕回太廟宿奉神主出室 駕宿明堂齋殿行祀禮 明禮成登門放赦 郊祀年駕宿青城端誠殿行郊祀禮

卷六

十月 立冬 孟冬行朝饗禮遇明歲行恭謝禮

十一月冬至

十二月 除夜

卷七

杭州 大河橋道 小河橋道 西河橋道 小西河橋道 倚郭城南橋道 倚郭城北橋道 禁城九廂坊巷

卷八

大內 德壽宮 太廟 景靈宮 萬壽觀 御前宮觀(東太乙宮) 西太乙宮 佑聖觀 顯應觀 四聖延祥觀 三茆寧壽觀 開元宮 龍翔宮 宗陽宮

卷九

三省樞使諫官 六部 六部監門 諸寺 秘書省(國史敕令附) 諸監 大宗正司 省所 六院四轄 三衙 職 監當諸局 諸倉 內司官 內諸司(奉安)

卷十

諸官舍 府治 運司衙 後戚府 諸王宮 家廟 館驛 本州倉場庫務 點檢所酒庫 安撫司酒庫 廂禁軍 防隅巡警 帥司節製軍馬

卷十一

諸山岩 嶺 諸洞 溪潭澗浦 井泉 池塘 堰閘渡

卷十二

西湖 下湖 浙江 城內外河 湖船 江海船艦 河舟

卷十三

赤縣市鎮 都市錢會 團行 鋪席 天曉諸人出市 夜市 諸色雜貨

卷十四

祠祭 山川神 忠節祠 仕賢祠 古神祠 土俗祠 東都隨朝祠 外郡行祠

卷十五

學校 貢院 城內外諸宮觀 城內外寺院 僧塔寺塔 古今忠烈孝義賢士墓 歷代古墓

卷十六

茶肆 酒肆 分茶酒店 面食店 葷素從食店(諸色點心事件附) 米鋪 肉鋪 鯗鋪

卷十七

歷代人物 狀元表 武舉狀元 後妃列女 歷代方士 歷代方外僧 行孝

卷十八

民俗 戶口 物產 免本州歲納及苗稅 免本州商稅 恩霈軍民 恤貧濟老

卷十九

園囿 瓦舍 塌房 社會 閒人 顧覓人力 四司六局筵會假賃

卷二十

嫁娶 育子 妓樂 百戲伎藝 角觗 小說講經史

詳細內容

昔人臥一炊頃,而平生事業揚歷皆遍,及覺則依然故吾,始知其為夢也,因謂之"黃粱夢"。矧時異事殊,城池苑囿之富,風俗人物之盛,焉保其常如疇昔哉!緬懷往事,殆猶夢也,名曰《夢粱錄》雲。脫有遺闕,識者幸改正之,毋哂。甲戌歲中秋日,錢塘吳自牧書。

卷一

正月

正月朔日,謂之元旦,俗呼為新年。一歲節序,此為之首。官放公私僦屋錢三日,士夫皆交相賀,細民男女亦皆鮮衣,往來拜節。街坊以食物、動使、冠梳、領抹、緞匹、花朵、玩具等物沿門歌叫關撲。不論貧富,遊玩琳宮梵宇,竟日不絕。家家飲宴,笑語喧嘩。此杭城風俗,疇昔侈靡之習,至今不改也。

元旦大朝會

元旦侵晨,禁中景陽鍾罷,主上精虔炷天香,為蒼生祈百谷于上穹,宰執百僚,待班于宮門之次,猶見疏星繞建章。但禁門未啓,而蝦蟆梆鼓並作,攢點即放魚鑰,閶闔門下,方啓龍,執梃人傳呼,頭帽號紛然,衛士雜廷紳報到。開,百僚聯轡入宮城,簇擁皆從殿廡行。遇大朝會,駕坐大慶殿,有介胄長大武士四人,立于殿陛之角,謂之"鎮殿將軍"。殿西廡皆列法駕、鹵簿、儀仗,龍墀立青涼傘十把,效太宗朝立諸國王班次,如錢武肅、孟蜀王等也。百官皆冠冕朝服,諸州進奏吏各執方物之貢。諸外國正副賀正使隨班入賀。百僚執政,俱于殿廊侍班,而閣門催班吏高喚雲:"那行!"吏進序班立畢,內侍當殿厲聲問:"班齊末?"禁衛人員隨班奏:"班齊!"千官聳列朝儀整,已見龍章轉御屏,日表才瞻臨玉座,連聲清蹕震班庭。上御正衙,有綠衣吏執儀劍突趨殿前,聲誶厲,不可曉,乃大璫走辦耳。宰執百僚聽召宣,領班蹈舞,皆稱壽再拜,聲傳折檻邊。禁衛人高聲嵩呼,聲甚震,名為"繞殿雷"。樞密臣候稱壽畢,登殿,立折檻側,百僚俱鞠躬聽製。宣製曰:"履茲新慶,與卿等同。"朝賀畢,就殿賜燕宰執、百僚。外國正副使人,次日就館賜宴,使副及三節人俱與焉。翼日,至明慶、靈隱等寺燒香。次至玉津御園射弓,朝家選能射武臣伴射,就園賜宴。先列招箭班士十餘人于垛子前,使人多用弩子射,其班士裹無腳小帽子、錦襖子,踏開弩子,舞旋搭箭,過與使人,彼窺得端正,止令使人發牙。例朝廷差來伴射武臣,用弓箭中的則得捷,上賜鬧裝、銀鞍、馬匹、衣帛、金銀器物有差,迎迓還舍,觀者紛然。如朝使入朝辭,賜宴餞行,仍賜馬匹銀帛,禮物甚盛。三節人依例給賜而去。

立春

臨安府進春牛于禁庭。立春前一日,以鎮鼓鑼吹妓樂迎春牛,往府衙前迎春館內,至日侵晨,郡守率僚佐以彩仗鞭春,如方州儀。太史局例于禁中殿陛下,奏律管吹灰,應陽春之象。街市以花裝欄,坐乘小春牛,及春幡、春勝,各相獻遺于貴家宅舍,示豐稔之兆。宰臣以下,皆賜金銀幡勝,懸于襆頭上,入朝稱賀。

元宵

正月十五日元夕節,乃上元天官賜福之辰。昨汴京大內前縛山棚,對宣德樓,悉以彩結,山沓上皆畫群仙故事,左右以五色彩結文殊、普賢,跨獅子、白象,各手指內五道出水。其水用轆轤絞上燈棚高尖處,以木櫃盛貯,逐時放下,如瀑布狀。又以草縛成龍,用青幕遮草上,密置燈燭萬盞,望之蜿蜒,如雙龍飛走之狀。上御宣德樓觀燈,有牌曰"宣和與民同樂"。萬姓觀瞻,皆稱萬歲。今杭城元宵之際,州府設上元醮,諸獄修凈獄道場,官放公私僦屋錢三日,以寬民力。舞隊自去歲冬至日,便呈行放。遇夜,官府支散錢酒犒之。元夕之時,自十四為始,對支所犒錢酒。十五夜,帥臣出街彈壓,遇舞隊照例特犒。街坊買賣之人,並行支錢散給。此歲歲州府科額支行,庶幾體朝廷與民同樂之意。姑以舞隊言之,如清音、遏雲、掉刀、鮑老、胡女、劉袞、喬三教、喬迎酒、喬親事、焦錘架兒、仕女、杵歌、諸國朝、竹馬兒、村田樂、神鬼、十齋郎各社,不下數十。更有喬宅眷、龍船、踢燈、鮑老、駝象社。官巷口、蘇家巷二十四家傀儡,衣裝鮮麗,細旦戴花朵□肩、珠翠冠兒,腰肢纖裊,宛若婦人。府第中有家樂兒童,亦各動笙簧琴瑟,清音嘹亮,最可人聽,攔街嬉耍,竟夕不眠。更兼家家燈火,處處管弦,如清河坊蔣檢閱家,奇茶異湯,隨索隨應,點月色大泡燈,光輝滿屋,過者莫不駐足而觀。及新開門裏牛羊司前,有內侍蔣苑使家,雖曰小小宅院,然裝點亭台,懸掛玉柵,異巧華燈,珠簾低下,笙歌並作,遊人玩賞,不忍舍去。諸酒庫亦點燈球,喧天鼓吹,設法大賞,妓女群坐喧嘩,勾引風流子弟買笑追歡。諸營班院于法不得與夜遊,各以竹竿出燈球于半空,遠睹若飛星。又有深坊小巷,綉額珠簾,巧製新裝,競誇華麗。公子王孫,五陵年少,更以紗籠喝道,將帶佳人美女,遍地遊賞。人都道玉漏頻催,金雞屢唱,興猶未已。甚至飲酒醺醺,倩人扶著,墮翠遺簪,難以枚舉。至十六夜收燈,舞隊方散。

車駕詣景靈宮孟饗

十六夜收燈畢,十七早五更二點,禁中催班,從駕官僚入殿起居訖,出殿門外,俱立馬于學士院,恭俟駕興。而殿東折檻下,快行家皆執金蓮燭炬,以俟登輦。駕出和寧門,詣景靈宮行春孟朝饗禮,前後兩行絳燭燈籠,導引駕行。向有寶謨學士趙師詩:"風傳御道蹕聲清,兩道紗籠列火城。雲護帝尊天未曉,眾星環拱極星明。"駕近景靈宮前,撤去黃蓋,方入宮門,此見君王虔孝之忱。至宮幄少歇,奉常更奉行禮,內侍卷簾班道上御黃道,步至殿前,崇館道士二十四員在殿墀下敘立,舉玉音法事。上登殿行禮,自西至東,步而入,內侍下簾,先自前殿、中殿,次後殿,虔恭行禮,以遵奉先思孝之家法。禮畢,外廊賜從駕官食,而後對宣,引宰臣以下入行殿賜茶。駕還內,其親從官皆頂球頭大帽,紅纈錦團搭,戲獅子衫,鍍金大玉腰帶,各執骨朵;文武官皆頂雙卷腳襆頭,紅上大搭,天鵝結頻寬衫;輦官頂雙曲腳襆頭,紅纈團花衫,鍍金束帶;殿前班直頂兩腳屈曲襆頭,著緋結帶,望仙花衫,跨弓劍乘馬,一扎鞍轡,執纓紼前導。數內有東三班,謂之"長入祗候",襆頭後各以青紅頭須系之,以表忠節之意。御龍直襆頭,一腳指天,一腳曲,著方勝纈衫,花看帶,鍍金束帶,執從物如校椅、金花、唾盂、水罐、次鑼、乘壘、龍鳳掌扇、纓紼之類,及執黃羅珠子、蹙百花背座御椅子並腳踏。快行家頂短小帽子,露半青頭巾,帶金巾,環綉體腰紅纈衫,金束帶,懸花看帶,手執御校椅、金花瓶、獸爐一香座、御靴、纓紼、玉拄杖、小黃羅傘、御扇等物,俱搭步行,俱口鳴打打頭起之。昔諸司庫藏,各用金刻字紅牌前執,後以黃羅罩籠扛抬前導,有本庫官乘馭掌其職分,如諸司庫藏等司屬,並衫帽隨號。幕士頂帽,紅羅纈衫,金帶,懸黃帛。御馬騏驥等院亦金字紅牌呵喝,牽轡馬匹導引。親事官各頂帽,纈衫,鍍銀帶,執紅紗貼金燭籠二百對,左右道行。駕將至,左右首各一員六官屬,乘馬執絲鞭,天武官前道引,至官寮起居亭高聲喝曰:"躬身不要拜,唱喏直身立,奏聖躬萬福。"嵩呼而行。次有一員紫裳官,系門寄班,乘馬,捧月樣綉兀子,覆于馬上。天武官(一作"天武中官")十餘,簇擁扶策而行。眾喝曰:"駕頭。"次以近侍諸司官,俱乘馭前後導從。三衙太尉御帶環衛。知、內侍、都知,皆乘馭駕前導引。更有內等子,即御前忠佐軍頭引見司人員等,各頂帽,鬢發蓬?,著紅纈衫,兩手握拳,顧望導行。或有攔駕人,捶之流血。駕近則列橫門,數十人系鞭視從,圍子三五重,皆執骨朵。諸親從等都管人員,並執骨朵,列行導引。駕前有執金香座、玉斧、玉拂,及水精珠杖迎駕,高低弄把引行,如龍弄珠也。上升平頭輦,御龍直擎黃羅雙蓋,後握雙黃羅扇。駕近太廟,則蓋撤開,前行數步,上略抬身而過,此見尊祖敬宗之意。駕後圍子亦數重,衛從諸班直馬隊從于駕後。左有宰執侍從官僚,右有親王南班,俱從行。駕後有曲柄紅綉傘,紅綉日扇,命寄班官執馭而從。次日,駕再詣行後殿禮,幸太乙宮景陽宮,行款謁禮。其日,用教樂所樂部,駕前作樂導引,駕後以鈞容直乘馬作樂而從。駕出景靈宮,至回龍橋。教樂所人員攔駕奏致語,雜劇色打和和來,及奏《禮成回鑾曲》,快行先奏報禁中,使內侍排班迎駕起居。前人有詩曰:"簾卷天街看駕回,錦身捷足走能齊。聯聲快報還宮後,扈從歸來日未西。"若次日出,則後宮後妃嬪侍,皆詣景靈宮,以半帳鸞儀從而行。皇太後、皇後乘輿,比檐子稍增廣花樣,皆織龍,簟輿上皆立金龍,護之剪鬃。妃則用金鳳,嬪妤止用棕檐耳。次日或遇泥濘,委宰執分詣行事矣。

二月

二月朔,謂之"中和節",民間尚以青囊盛百谷、瓜、果子種互相遺送,為獻生子。禁中宮女,以百草鬥戲。百宮進農書,以示務本。上丁日,國學行釋奠禮,祭文宣王,以祭酒司業為獻官。州縣學宮,以帥宰奉行。立春後五戊日為社,州縣祭社稷,朝廷亦差官祭于太社、太稷壇。州府自收燈後,例于點檢酒所開支關會二十萬貫,委官屬差吏僱喚工作,修葺西湖南北二山,堤上亭館園圃橋道,油飾裝畫一新,栽種百花,映掩湖光景色,以便都人遊玩。

八日祠山聖誕

初八日,錢塘門外霍山路有神曰祠山正佑聖烈昭德昌福崇仁真君,慶十一日誕聖之辰。祖廟在廣德軍,敕賜廟額"廣惠",自梁至宋,血食已一千三百餘年矣。凡邦國有禱,士民有告,感通即應。其日都城內外,詣廟獻送繁盛,最是府第及內官迎獻馬社,儀仗整肅,裝束華麗。又有七寶行排,列數卓珍異寶器珠玉殿亭,悉皆精巧。後苑諸作,呈獻盤龍走鳳,精細靴鞋,諸色巾帽,獻貢不俗。各以彩旗、鼓吹、妓樂、舞隊等社,奇花異果,珍禽水族,精巧面作,諸色鍮石,車駕迎引,歌叫賣聲,效京師故體,風流錦體,他處所無。台閣巍峨,神鬼威勇,並呈于露台之上。自早至暮,觀者紛紛。十一日,廟中有衙前樂,教樂所人員部領諸色樂部,詣殿作樂呈獻。命大官排食果二十四盞,各盞呈藝。守臣委佐官代拜。初八日,西湖畫舫盡開,蘇堤遊人,來往如蟻。其日,龍舟六隻,戲于湖中。其舟俱裝十太尉、七聖、二郎神、神鬼、快行、錦體浪子、黃胖,雜以鮮色旗傘、花籃、鬧竿、鼓吹之類。其餘皆簪大花、卷腳帽子、紅綠戲衫,執棹行舟,戲遊波中。帥守出城,往一清堂彈壓。其龍舟俱呈參州府,令立標竿于湖中,掛其錦彩、銀碗、官楮,犒龍舟,快捷者賞之。有一小節級,披黃衫,頂青巾,帶大花,插孔雀尾,乘小舟抵湖堂,橫節杖,聲諾,取指揮,次以舟回,朝諸龍以小彩旗招之,諸舟俱鳴鑼擊鼓,分兩勢劃棹旋轉,而遠遠排列成行,再以小彩旗引之,龍舟並進者二,又以旗招之,其龍舟遠列成行,而先進者得捷取標賞,聲喏而退,餘者以錢酒友犒也。湖山遊人,至暮不絕。大抵杭州勝景,全在西湖,他郡無此,更兼仲春景色明媚,花事方殷,正是公子王孫,五陵年少,賞心樂事之時,詎宜虛度?至如貧者,亦解質借兌,帶妻挾子,竟日嬉遊,不醉不歸。此邦風俗,從古而然,至今亦不改也。

二月望

仲春十五日為花朝節,浙間風俗,以為春序正中,百花爭放之時,最堪遊賞,都人皆往錢塘門外玉壺、古柳林、楊府、雲洞,錢湖門外慶樂、小湖等園,嘉會門外包家山王保生、張太尉等園,玩賞奇花異木。最是包家山桃開渾如錦障,極為可愛。此日帥守、縣宰,率僚佐出郊,召父老賜酒食,勸以農桑,告諭勤劬,奉行虔恪。天慶觀遞年設老君誕會,燃萬盞華燈,供聖修齋,為民祈福。士庶拈香瞻仰,往來無數。崇新門外長明寺及諸教院僧尼,建佛涅勝會,羅列幡幢,種種香花異果供養,掛名賢書畫,設珍異玩具,庄嚴道場,觀者紛集,竟日不絕。

卷二

三月(佑聖真君誕辰附)

三月三日上巳之辰,曲水流觴故事,起于晉時。唐朝賜宴曲江,傾都禊飲踏青,亦是此意。右軍王羲之《蘭亭序》雲:"暮春之初,修禊事。"杜甫《麗人行》雲:"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形容此景,至今令人愛慕。兼之此日正遇北極佑聖真君聖誕之日,佑聖觀侍奉香火,其觀系屬御前去處,內侍提舉觀中事務,當日降賜御香,修崇醮錄,午時朝賀,排列威儀,奏天樂于墀下,羽流整肅,謹朝謁于陛前,吟詠洞章陳禮。士庶燒香,紛集殿庭。諸宮道宇,俱設醮事,上祈國泰,下保民安。諸軍寨及殿司衙奉侍香火者,皆安排社會,結縛台閣,迎列于道,觀睹者紛紛。貴家士庶,亦設醮祈恩。貧者酌水獻花。杭城事聖之虔,他郡所無也。

諸州府得解士人赴省闈

三月上旬,朝廷差知貢舉、監試、主文考試等官,並差監大中門官諸司、彌封、謄錄等官,就觀橋貢院,放諸州府郡得解士人,並三學舍生得解生員,諸路運司得解士人,有官人及武舉得解者,盡赴院排日引試,及諸州郡諸路寓試試得待補士人,並排日引試。國子監牒試中解者,並行引試。如有避親者,就別院引試。朝廷待士之重,差官之際,並令快行宣押所差官員入內,到殿聽敕。其知貢舉、監試、主文,並帶羞帽,穿執乘馭,同諸考試等官,迎引下貢院,然後鎖院,擇日放試。諸州士人,自二月間前後到都,各尋安泊待試,遂經部呈驗解牒,陳乞納卷用印,並收買試籃桌椅之類。試日已定,隔宿于貢院前賃房待試,就看坐圖。其士人各引試三場:正日本經,次日論,第三日策。預試人照合試日分集于貢院竹門之外,伺候開門。放試士人,各入院內,依坐位分廊佔坐訖,知貢舉等官于廳前備香案,穿秉而拜,諸士人皆答拜,方下簾幕,出示題目于廳額。題中有疑難處,聽士人就簾外上請,主文于簾中詳答之訖,則各就位作文,隨手上卷。至晡後開門,放士人出院,納卷于中門外,書知姓氏,試卷入櫃而出。其士人在貢院中,自有巡廊軍卒齎硯水、點心、泡飯、茶酒、菜肉之屬貨賣。亦有八廂太保巡廊事。所納卷子,徑發下彌封所封卷頭,不要試官知士人姓名,恐其私取故也。卻于每卷上打號頭,三場共一號,方發往謄錄所謄錄卷子,依字型大小書寫,對讀無差,方納入考試官各房考校。如卷子考中,發過別房覆考,如稱眾意,方呈主文,卻于謄錄所吊取真卷,點對批取,定奪魁選。伺候申省奏號揭榜取旨,差官下院拆號放榜。中省魁者殿試陛甲,恩例前十名亦如之。補試中榜者,三太宗武三學為生員。舉人中省闈者,俟候都堂點請覆試,不過一論冒而已。覆試畢,然後到殿也。此科舉試,三年一次,到省士人,不下萬餘人,駢集都城。鋪席買賣如市,俗語雲"趕試官生活",應一時之需耳。

蔭補未仕官人赴銓

每歲三月上旬,應文武官蔭授子弟、宗子蔭補者,並赴銓闈就試出官。朝廷差監試、主文、考試等官,就禮部貢院放試。試中者三名取一名。文臣試兩場:本經及刑統義,第三日願試法科者聽。武臣試《七書》義。三學生員入試,中榜者升內舍。其時亦有試宏詞、法科、館職、賢良方正。三省堂後官及六部吏,並試法科,升補額名。並是排日放試,合差外諸司等官吏,並循諸試例。如省闈年分,移于八月放試,中榜者赴吏部伺候簾試過參,註差遣。武選中者,就兵部右選廳銓量讀法,註授出官。其文武銓魁特轉一資。恩例,銓魁仍置局,造題名集,設同年宴于西湖。帥運諸司,俱有送助,以為局費。蓋臨安輦轂之下,中榜多是府第子弟,報榜之徒,皆是百司衙兵,謂之"喜蟲兒"。其報榜人獻以黃絹旗數面,上題中榜新恩銓魁姓名,插于門左右,以光祖宗而耀閭裏,乞覓搔攪酒食豁湯錢會外,又以一二千緡犒之。此其常例也。

清明節

清明交三月,節前兩日謂之"寒食",京師人從冬至後數起至一百五日,便是此日,家家以柳條插于門上,名曰"明眼",凡官民不論小大家,子女未冠笄者,以此日上頭。寒食第三日,即清明節,每歲禁中命小內侍于閣門用榆木鑽火,先進者賜金碗、絹三匹。宣賜臣僚巨燭,正所謂"鑽燧改火"者,即此時也。禁中前五日,發宮人車馬往紹興攢宮朝陵。宗室南班,亦分遣諸陵,行朝享禮。向者從人官給紫衫白絹、三角兒青行纏,今亦遵例支給。至日,亦有車馬詣赤山諸攢,並諸宮妃王子墳堂,行享祀禮。官員士庶,俱出郊省墳,以盡思時之敬。車馬往來繁盛,填塞都門。宴于郊者,則就名園芳圃,奇花異木之處;宴于湖者,則彩舟畫舫,款款撐駕,隨處行樂。此日又有龍舟可觀,都人不論貧富,傾城而出,笙歌鼎沸,鼓吹喧天,雖東京金明池未必如此之佳。酒貪歡,不覺日晚。紅霞映水,月掛柳梢,歌韻清圓,樂聲嘹亮,此時尚猶未絕。男跨雕鞍,女乘花轎,次第入城。又使童僕挑著木魚、龍船、花籃、鬧竿等物歸家,以饋親朋鄰裏。杭城風俗,侈靡相尚,大抵如此。

諸庫迎煮

臨安府點檢所管城內外諸酒庫,每歲清明前開煮,中前賣新迎年,諸庫呈覆本所,擇日開沽呈樣,各庫預頒告示,官私妓女,新麗妝著,差僱社隊鼓樂,以榮迎引。至期侵晨,各庫排列整肅,前往州府教場,伺候點呈。首以三丈餘高白布寫"某庫選到有名達人酒匠,醞造一色上等辣無比高酒,呈中第一。"謂之"布牌",以大長竹掛起,三五人扶之而行。次以大鼓及樂官數輩,後以所呈樣酒數擔,次八仙道人、諸行社隊,如魚兒活擔、糖糕、面食、諸般市食、車架、異檜奇松、賭錢行、漁父、出獵、台閣等社。又有小女童子,執琴瑟;妓家伏役婆嫂,喬妝綉體浪兒,手擎花籃、精巧籠仗。其官私妓女,擇為三等,上馬先以頂冠花衫子襠,次擇秀麗有名者,帶珠翠朵玉冠兒,銷金衫兒、裙兒,各執花鬥鼓兒,或捧龍阮琴瑟,後十餘輩,著紅大衣,帶皂時髻,名之"行首",各僱賃銀鞍鬧妝馬匹,借倩宅院及諸司人家虞候押番,及喚集閒僕浪子,引馬隨逐,各青絹白扇馬兀供值。預十日前,本庫官小呈;五日前,點檢所僉廳官大呈。雖貧賤潑妓,亦須借備衣裝首飾,或托人僱賃,以供一時之用,否則責罰而再辦。妓女之後,專知大公,皆新巾紫衫,乘馬隨之。州府賞以彩帛錢會銀碗,令人肩馱于馬前,以為榮耀。其日,在州治呈中祗應訖,各庫迎引出大街,直至鵝鴨橋北酒庫,或俞家園都錢庫,納牌放散。最是風流少年,沿途勸酒,或送點心。間有年尊人,不識羞恥,亦復為之,旁觀哂笑。諸酒肆結彩歡門,遊人隨處品嘗。追歡買笑,倍于常時。

州府節製諸軍春教

帥守銜帶節製軍馬之職,每歲春秋二教。三月正當春閱時候,擇日告報本州所統軍馬、諸縣巡尉兵卒,及節製殿步兩司軍馬,並赴蒲橋下後軍教場教閱軍伍,以備起發防秋。至期,浙西路鈐轄並節製諸軍統製等官屬,帶領各部軍馬,詣教場伺候教閱,鳴鑼擊鼓,試炮放煙,諸軍排陣,作迎敵之勢。將佐呈比體挑戰之風,試弩射弓,打球走馬,武藝呈中,賞犒有差,軍卒勞績,給以錢帛。午後放散,迎回府治,伺候帥座回衙,方行逐便回軍寨。其帥首馬前,排列軍仗、八卦、辰宿、諸色旗隊甚夥,轅門帳門,界限嚴肅,人不敢視。親從對對,衫帽新鮮,士卒威風,凜凜可畏,使馬牽控,寶裝鮮新,黃轎前引,幟旗後隨,樂騎擁後,威聲震懾,佐官彈壓,以警無良。觀者如堵,至暮方歸。向有端明厲尚書諱文翁開閫于杭,儀仗異于帥守,甚夥旗幟,多用斧鉞之器。御馬苑諸營教閱,傳旨宣押。禁中教場,呈試武藝,飛槍斫柳,走馬舞刀,百藝俱呈,使臣奏樂,聲徹九霄。提點以下,錫予甚隆。使臣兵車,頒降從例,殿步司所隸將佐軍伍,俱出郊合教于欏木教場之上,賜帥將金器彩匹,加之食品御酒,主兵官卒,俱沾雨露之恩也。

聖帝誕辰

三月二十八日,乃東岳天齊仁聖帝聖誕之日,其神掌天下人民之生死,諸郡邑皆有行宮奉香火。杭州有行宮者五,如吳山、臨平、湯鎮、西溪、曇山,奉其香火。惟湯鎮、臨平、殿廡廣闊,司案俱全。吳山廟居輦轂之下,人煙稠密,難以開拓,亦勝曇山梵宮內一小殿耳。都城士庶,自仲春下浣,答賽心愫,或專獻信香者,或答重囚帶枷者,或諸行鋪戶以異果名花、精巧面食呈獻者,或僧道誦經者,或就殿廡舉法音而上壽者,舟車道路,絡繹往來,無日無之。又有丐者于吳山行宮獻彩畫錢幡,張掛殿前,其社尤盛。聞之此幡錢屬後殿充脂粉局收管。其殿下有佐神,敕封美號曰"協英靈顯安鎮忠惠王",其神姓劉,父子俱為神,靈顯感應,人皆皈依。五月二十九日誕日,諸社獻送,亦復如是。姑書以記之耳。

暮春

是月春光將暮,百花盡開,如牡丹、芍葯、棣棠、木香、酴醚、薔薇、金紗、玉綉球、小牡丹、海棠、錦李、徘徊、月季、粉團、杜鵑、寶相、千葉桃、緋桃、香梅、紫笑、長春、紫荊、金雀兒、笑靨、香蘭、水仙、映山紅等花,種種奇絕。賣花者以馬頭竹籃盛之,歌叫于市,買者紛然。當此之時,雕梁燕語,綺檻鶯啼,靜院明軒,溶溶泄泄,對景行樂,未易以一言盡也。

卷三

四月

四月謂之初夏,氣序清和,晝長人倦,荷錢新鑄,榴火將燃,飛燕引雛,黃鶯求友,正宜涼亭水閣,圍棋投壺,吟詩度曲,佳賓勸酬,以賞一時之景。上旬之內,車駕詣景靈宮,行孟夏禮,駕過處,公私僦舍,官放三日。第二日為新暑初回,令宰執分詣。

皇太後聖節

初八日,壽和聖福皇太後聖節。前一月,尚書省、樞密院文武百僚,詣明慶寺啓建祝聖道場,州府教集衙前樂樂部及妓女等,州府滿散進壽儀範。向自紹興以後,教坊人員已罷,凡禁庭宣喚,徑令衙前樂充條內司教樂所人員承應。初四日樞密院率修武郎以上,初六日尚書省宰執率宣教郎以上,並詣明慶寺滿散祝聖道場,次赴貢院齋筵。帥臣與浙西倉憲及兩浙漕,率州縣屬官,並寄居文武官,就千頃廣化寺滿散祝聖道場,出西湖德生堂放生,然後回府治,錫宴簪花,其禮儀盞數,與御宴同也。

宰執親王南班百官入內上壽賜宴

初八日,宰執親王南班百官入內起居,邀駕過皇太後殿上壽起居,舞蹈嵩呼,回詣紫宸殿宴。樂未作,殿前山棚彩結飛龍舞鳳之形,教樂所人員等效學百禽鳴,內外肅然,止聞半空和鳴,鸞鳳翔集。門東班引平章、宰執、親王以下起居,上殿賜坐,謝恩坐訖,賜平章、宰執、侍從、親王、南班、武臣、觀察使以上坐于殿上,餘卿監郎丞及武臣防御使以下,坐于殿廡間,軍校排在山樓之後,殿上坐杌,依品位高低坐,第三四行黑漆矮偏凳坐物。每位列環餅、油餅、棗塔為看盤。若向者高宗朝,有外國賀生辰使副,朝賀赴筵,于殿上坐使副,餘三節人在殿廡坐。看盤如用豬、羊、雞、鵝、連骨熟肉,並蔥、韭、蒜、醋各一碟,三五人共漿水飯一桶而已。所有知門事官與御帶環衛等官,及門職事官,俱立殿陛之下也。上公稱壽,率以尚書執註碗斟酒進上。其教樂所色長二人,上殿于闌幹邊立,皆諢裹紫寬袍,金帶,黃義,謂之"看盞"。如斟御酒,看盞者舉其袖,引白綏,御酒進畢,拂雙袖于闌幹而止。主上以寶卮先從東後西,宣示宰執、親王以下,及外國使副、門宣贊,分班躬身齊傳宣飲,盡酒者三,群臣拜于坐次,後捧卮飲而再拜坐。宰臣酒,色長則白綏酒如前,教樂所樂部例于山樓上彩棚中,皆裹長腳襆頭,隨樂部色服紫緋綠三色寬衫,黃義,鍍金凹面腰帶,前列拍板,次畫面琵琶,又列箜篌兩座,高三尺許,形如半邊木梳,黑漆鏤花金裝畫台座,張二十五弦,一人跪而交手擘之。次高架畫花地金龍大鼓二面,擊鼓人皆結寬袖,別套黃窄袖,垂結帶,金裹鼓棒兩條,高低互擊,宛若流星。後有羯鼓,如尋常番鼓子,置之小桌上,兩手皆執杖擊之。次中間列鐵石方響,用明金彩畫架子,雙垂流蘇。次列簫、笙、塤、篪、觱篥、龍笛之類,兩旁對列,杖鼓皆長腳襆頭、紫綉抹額,皆系紫寬袍、黃窄袖、結帶、黃義。諸雜劇色皆諢裹,各服本色紫、緋、綠寬衫,義,鍍金帶。自殿陛對立,直至樂柵。每遇供舞戲,則排立叉手,舉左右肩,動足應拍,一起群舞,謂之"曲子"。第一盞進御酒,歌板色,一名唱中腔一遍訖,先笙與簫笛各一管和之,又一遍,眾樂齊和,獨聞歌者之聲。宰臣酒,樂部起傾杯。百官酒,三台舞旋,多是諢裹寬衫,舞曲破顛,前一遍,舞者入,至歇拍,續一人入,對舞數拍,前舞者退,獨後舞者終其曲,謂之"舞末"。第二盞再進御酒,歌板色,唱和如前式。宰臣慢曲子,百官舞三台。第三盞進御酒,宰執百官酒如前儀。進御膳,御廚以綉龍袱蓋合上進御前珍饈,內侍進前供上食,雙雙奉托,直過頭。凡御宴至第三盞方進下酒鹹豉,雙下駝峰角子。宰執百官以殿侍側身跪傳酒饌,即茶酒班仗役也。蓋謂"殿侍高高捧盞行,天廚分臠極恩榮。傍筵拜起嘗君賜,不請微聞匙箸聲。"百戲呈拽,乃上竿、跳索、倒立、折腰、弄碗、踢磐瓶、筋鬥之類。藝人皆紅巾彩服。第四盞進御酒,宰臣百官各送酒,歌舞並同前。教樂所伶人,以龍笛腰鼓發諢子。參軍色執竹竿拂子,奏俳語口號,祝君壽。雜劇色打和畢,且謂:"奏罷今年新口號,樂聲驚裂一天雲。"參軍色再致語,勾合大曲舞。下酒杯:子骨頭、索粉、白肉、胡餅。第五盞進御酒,琵琶。色長上殿奏喏,獨彈玉琵琶。前輩有詩詠曰:"寶軸琵琶奏上歡,玉鉤珠結響珊珊。群臣傾聽天朝樂,卻笑烏孫馬上彈。"宰臣酒,方響。色長上殿奏喏,獨打玉方響,亦有詩詠之:"垂珠寶架玉牌方,催送黃金萬壽觴。疑是飛仙朝帝闕,玲瓏環佩互宮商。"凡色長獨奏玉樂器,例有宣賜,其彈玉琵琶者賜五兩五匹,打玉方響者,賜三兩三匹,樂伶當殿謝恩祗受訖。百官酒,樂部起三台舞,參軍色執竿奏數語,勾雜劇入場,一場兩段。是時教樂所雜劇色何雁喜、王見喜、金寶、趙道明、王吉等,俱御前人員,謂之"無過蟲"。再下酒:群仙、天仙餅、太平畢羅、幹飯、縷肉羹、蓮花肉餅。前筵畢,駕興,少歇,宰臣以下退出殿門幕次伺候,須臾傳旨追班,再坐後筵,賜宰臣百官及衛士殿侍伶人等花,各依品位簪花。上易黃袍小帽兒,駕出再坐,亦簪數朵小羅帛花帽上。宰臣以下起居坐。有詩詠曰:"玉帶黃袍坐正衙,再頒花宴侈恩華。近臣拜舞瞻龍表,絳蕊高籠壓帽紗。"樂伶色長看盞。第六盞再坐,斟御酒,笙起慢曲子。宰臣酒,龍笛起慢曲子。百官酒,舞三台,蹴球人爭勝負。且謂:"樂送流星度彩門,樂西勝負各分番。勝賜銀碗並彩緞,負擊麻鞭又抹槍。"下酒供假黿魚、蜜浮酥捺花。第七盞進御酒,箏色長上殿奏喏,七寶箏獨彈,宣賜謝恩。有詩詠曰:"雁行飛入五琮琤,滿殿齊看七寶箏。彈到急催花片處,春聲依約上林鶯。"宰臣酒,慢曲子。百官酒,舞三台。參軍色作語,勾雜劇入場,三段。下酒供排炊羊、胡餅、炙金腸。御前宣勸殿上宰執、親王、使相、侍從、外國使副畢,中使二員至御座前奏過,分東西殿廡,傳宣台官卿監郎丞簿飲,盡酒者三,拜而飲之。並傳宣外國使副下三節官屬,皆厲聲喏三聲,拜而飲。有詩詠曰:"內臣拱立近天光,奏罷傳宣下御廊。來聽番官三節喏,不須重譯盡來王。"第八盞進御酒,歌板,色長唱踏歌。宰臣酒,慢曲子。百官酒,舞三台。眾樂作合曲破舞旋。下酒,供假沙魚、獨下饅頭、肚羹。第九盞進御酒,宰臣酒,並慢曲子。百官,舞三台。左右軍即內等子相撲。下酒,供水飯,簇飣下飯。宴罷,群臣下殿,謝恩退。前輩有詩雲:"宴罷隨班下謝恩,依然騎馬出宮門。歸來要侈需雲盞,留得天香袖上存。"

皇帝初九日聖節

四月初九日,度宗生日,尚書省、樞密院官僚,詣明慶寺如前開建滿散。至日侵晨,平章、宰執、親王、南班百官入內大起居,舞蹈稱賀,隨班從駕過皇太後殿起居畢,回集英殿賜宴,儀式不再述。其賜宴殿排辦事節雲:儀鑾司預期先于殿前絞縛山棚及陳設幃幕等。前一日,儀鑾司、翰林司、御廚、宴設庫、應奉司屬人員等人,並于殿前直宿。至日侵晨,儀鑾司排設御座龍床,出香金、獅蠻、火爐子、桌子、衣幃等,及設第一行平章、宰執、親王座物,系高座錦褥;第二、第三、第四行,侍從、南班、武臣、觀察使以上,並矮坐紫褥。東西兩朵殿廡百官,系紫沿席,就地坐。翰林司排辦供御茶,床上珠花看果,並供細果,及平章、宰執、親王、使相高坐果桌上第看果,殿上第二行、第三、第四行侍從等平面桌子,三員共一桌。兩朵殿廊卿監以下,並是平面矮桌,亦三員共一桌。果桌于未開內門時預行排辦。御前頭籠燎爐,供進茶酒器皿等,于殿上東北角陳設,候駕御玉座應奉。其御宴酒盞皆屈卮,如菜碗樣,有把手。殿上純金,殿下純銀。食器皆金棱漆碗碟。御廚製造宴殿食味,並御茶床上看食看菜、匙箸、鹽碟、醋樽、及宰臣親王看食、看菜,並殿下兩朵廡看盤、環餅、油餅、棗塔,俱遵國初之禮在,累朝不敢易之。故禮其宴設庫提點,監造五局宴食、常行油撒。百官食味,稱盤斤兩,毋令闕少。御酒庫排辦前後御宴酒,及宣勸御封酒。

僧寺結製

四月十五日結製,謂之"結夏"。蓋天下寺院僧尼庵舍設齋供僧,自此僧人安居禪教律寺院,不敢起單雲遊。自結製後,佛殿起楞嚴會,每日晨夕合寺僧行持誦經咒,燃點巨燭,焚爇大香。或有寺院,朝廷降賜錢會、匹帛、金銀錢,啓建祈懺會四十九晝夜,每日六時修懺,祈國安民,其僧人一刻不敢妄出,齋戒嚴肅,不敢觸犯,神天報應在目前。大剎日供,三日或五日換堂,俱都寺主辦,皆十萬檀信施助耳。蓋孟夏望日,乃法王禁足、釋子護生之日,自此有九十日,可以安單辦道。是月,園圃瓜茄初生,禁中增價市之,進以賞時新。內侍之家及府第富室,亦如此。

五月(重午附)

仲夏一日,禁中賜宰執以下公服羅衫。五日重午節,又曰"浴蘭令節",內司意思局以紅紗彩金子,以菖蒲或通草雕刻天師馭虎像于中,四圍以五色染菖蒲懸圍于左右。又雕刻生百蟲鋪于上,卻以葵、榴、艾葉、花朵簇擁。內更以百索彩線、細巧鏤金花朵,及銀樣鼓兒、糖蜜韻果、巧粽、五色珠兒結成經筒符袋、御書葵榴畫扇、艾虎、紗匹段,分賜諸閣分、宰執、親王。兼之諸宮觀亦以經筒、符袋、靈符、卷軸、巧粽、夏橘等送饋貴宦之家。如市井看經道流,亦以分遺施主家。所謂經筒、符袋者,蓋因《抱樸子》問闢五兵之道,以五月午日佩赤靈符掛心前,今以釵符佩帶,即此意也。杭都風俗,自初一日至端午日,家家買桃、柳、葵、榴、蒲葉、伏道,又並市茭、粽、五色水團時果、五色瘟紙,當門供養。自隔宿及五更,沿門唱賣聲,滿街不絕。以艾與百草縛成天師,懸于門額上,或懸虎頭白澤。或士宦等家以生朱于午時書"五月五日天中節,赤口白舌盡消滅"之句。此日採百草或修製葯品,以為闢瘟疾等用,藏之果有靈驗。杭城人不論大小之家,焚燒午香一月,不知出何文典。其日正是葵榴鬥艷,梔艾爭香,角黍包金,菖蒲切玉,以酬佳景。不特富家巨室為然,雖貧乏之人,亦且對時行樂也。

士人赴殿試唱名

諸路舉人到者,排日赴都堂,簾引訖,伺候擇日殿試。前三日,宣押知製誥、詳定、考試等官赴學士院鎖院,命御策題,然後宣押赴殿。士人詣集英殿起居,就殿廡賜坐引試,依圖分廡坐定,各賜印刊策題,其士人止許帶文房及卷子,餘皆不許挾帶文集。士人入東華門,各行搜檢身內有無綉體私文,方行放入。午則賜食與士人,其硯水之類,皆殿直祗直供辦。午後納卷而出。舊製,士人卷子仍彌封,卷頭打號,然後納初放官,次下覆考,考定次第,後送定參詳一同,方定甲名資次,而定奪三魁。伺候上御文德殿臨軒唱名,進呈三魁試卷,天顏親睹三魁,排定姓名資次,然後宣喚三魁姓名,其三魁聽快行宣喚數次,方敢應名而出,扣問三代鄉貫年甲同方,請入狀元侍班處,更換所賜綠靴簡。第一名狀元及第,第二名榜眼,第三名探花。其狀元官授承事郎,職除上郡簽判;榜眼授承奉郎,探花授承務郎,職註中郡或下郡簽判。或無見闕,則節推察推之職。三魁進詩謝恩,上賜御筵,賜詩與狀元。以下第一甲舉人賜進士及第,第二甲賜進士出身,第三至第五甲並賜同進士出身。如有魁及前下名太宗學內舍生員,並升甲。恩例,其老榜者,謂之特奏名為魁者,附第五甲,補迪功郎。餘皆授諸州文學助教。武舉進士,前三名照文科為狀元、榜眼、探花,恩例各賜紫囊、金帶、靴、笏。狀元授秉義郎,榜眼授從義郎,探花授保義郎。俱殿步司正副將之職。除武舉進士,皆循文科例,賜進士及第出身。如進士欲赴御教場內躬弓升甲,聽從其便,蓋招箭班祗直也。帥漕二司,于未唱名前,差人吏客司官等項,行排辦禮部貢院充文科狀元局,或別院、或借祥符寺充武科狀元局,以伺唱名。帥漕與殿步司排辦鞍馬儀仗,迎引文武三魁,各乘馬帶羞帽到院,安泊款待。每日祗直,皆兩司給官錢供應。及于諸州府守臣、諸路三司,及製閫殿步三司等官,俱有饋送助局錢酒。兩狀元差委同年進士充本局職事官,措置題名登科錄。帥司差撥六局人員,安撫司關借銀器等物、差撥妓樂,就豐豫樓開"鹿鳴宴",同年人俱赴團拜于樓下。文武狀元註授畢,各歸鄉裏。本州則立狀元坊額牌所居之側,以為榮耀。州縣亦皆迎迓,設宴慶賀。如遇龍飛年分,則三魁黃甲及其餘進士,皆倍加恩例,卻與常年不同,則狀元可除下郡通判。于此可見士子讀書之貴,而朝家待士之厚,不可不知也。故書以記,為士者察之。

卷四

六月(崔真君誕辰附)

六月季夏,正當三伏炎暑之時,內殿朝參之際,命翰林司供給冰雪,賜禁衛殿直觀從,以解暑氣。六月初六日,敕封護國顯應興福普佑真君誕辰,乃磁州崔府君,系東漢人也,朝廷建觀在衺門外聚景園前靈芝寺側,賜觀額名曰"顯應",其神于靖康時高廟為親王日出使到磁州界,神顯靈衛駕,因建此宮觀,崇奉香火,以褒其功。此日內庭差天使降香設醮,貴戚士庶,多有獻香化紙。是日湖中畫舫,俱艤堤邊,納涼避暑,恣眠柳影,飽挹荷香,散發披襟浮瓜沉李,或酌酒以狂歌,或圍棋而垂釣,遊情寓意,不一而足。蓋此時爍石流金,無可為玩,姑借此以行樂耳。

七月(立秋附)

七月秋孟,例于上旬內車駕詣景靈宮行孟享之禮,以秋陽正炎,上命宰執分詣。立秋日,太史局委官吏于禁廷內,以梧桐樹植于殿下,俟交立秋時,太史官穿秉奏曰:"秋來。"其時梧葉應聲飛落一二片,以寓報秋意。都城內外,侵晨滿街叫賣楸葉,婦人女子及兒童輩爭買之,剪如花樣,插于鬢邊,以應時序。

七夕

七月七日,謂之"七夕節"。其日晚晡時,傾城兒童女子,不論貧富,皆著新衣。富貴之家,于高樓危榭,安排筵會,以賞節序,又于廣庭中設香案及酒果,遂令女郎望月,瞻鬥列拜,次乞巧于女、牛。或取小蜘蛛,以金銀小盒兒盛之,次早觀其網絲圓正,名曰"得巧"。內庭與貴宅皆塑賣"磨喝樂",又名"摩羅",孩兒悉以土木雕,更以造彩裝座,用碧紗罩籠之,下以桌面架之,用青綠銷金桌衣圍護,或以金玉珠翠裝飾尤佳。又于數日前,以紅雞、果食、時新果品互相饋送。禁中意思蜜煎局亦以"鵲橋仙"故事,先以水蜜木瓜進入。市井兒童,手執新荷葉,效"摩羅"之狀。此東都流傳,至今不改,不知出何文記也。

解製日(中元附)

七月十五日,一應大小僧尼寺院設齋解製,謂之"法歲周圓之日"。自解製後,禪教僧尼,從便給假起單,或行腳,或歸受業,皆所不拘。其日又值中元地官赦罪之辰,諸宮觀設普度醮,與士庶祭拔。宗親貴家有力者,于家設醮飯僧薦悼,或拔孤魂。僧寺亦于此日建盂蘭盆會,率施主錢米,與之薦亡。家市賣冥衣,亦有賣轉明菜花、油餅、酸餡、沙餡、乳糕、豐糕之類。賣麻谷窠兒者,以此祭祖宗,寓預報秋成之意。雞冠花供養祖宗者,謂之"洗手花"。此日都城之人,有就家享祀者,或往墳所拜掃者。禁中車馬出攢宮,以盡朝陵之禮。及往諸王妃嬪等墳行祭享之誠。後殿賜錢,差內侍往龍山放江燈萬盞。州府委佐官就浙江稅務廳設斛,以享江海鬼神。是月,瓜桃梨棗盛有,雞頭亦有數品,若揀銀皮子嫩者為佳,市中叫賣之聲不絕。中貴戚裏,多以金盒絡繹買入禁中,如宅舍市井欲市者,以小新荷葉包裹,摻以麝香,用紅小索系之。

八月

八月上旬丁日,太宗武府庠縣學俱行秋丁釋奠禮。秋社日,朝廷及州縣差官祭社稷于壇,蓋春祈而秋報也。秋社日,有士庶家妻女歸外家回,皆以新葫蘆兒、棗兒等為遺,俗諺雲謂之"宜良外甥兒"之兆耳。中秋前,諸酒庫中申明點檢所,擇日排辦迎新,帥府率本州軍伍及九縣場巡尉軍卒,並節製殿步兩司軍馬,往蒲橋教場教閱,都人觀睹,尤盛于春季也。

中秋

八月十五日中秋節,此日三秋恰半,故謂之"中秋"。此夜月色倍明于常時,又謂之"月夕"。此際金風薦爽,玉露生涼,丹桂香飄,銀蟾光滿,王孫公子,富家巨室,莫不登危樓,臨軒玩月,或開廣榭,玳筵羅列,琴瑟鏗鏘,酌酒高歌,以卜竟夕之歡。至如鋪席之家,亦登小小月台,安排家宴,團子女,以酬佳節。雖陋巷貧窶之人,解衣市酒,勉強迎歡,不肯虛度。此夜天街賣買,直到五鼓,玩月遊人,婆娑于市,至晚不絕。蓋金吾不禁故也。

解闈

三年一次。八月十五日,放貢舉應試,諸州郡縣及各路運司,並于此日放試。其本州貢院,止放本州諸縣應舉士人。運司放一路寓居士人,及有官文武舉人,並宗女夫等。本州貢院在錢塘門外王家橋,運司貢院在湖州市。三學生員就禮部貢院赴解試,宰執、侍從、在朝文武官子侄等並于國子監牒試,則就州縣,並于十五日為頭排,日試三場。若諸州府及各漕司,亦于十五日放試。其諸處貢院前賃待試房舍,雖一榻之屋,賃金不下數十楮。親朋饋送赴解士人點心,則曰"黃甲頭魁雞"。以德物稱之,是為佳讖。杭城輦轂之地,恩例特優。本州元解額七十名,今增作八十九名。諸州各有定額,兩浙運司寓試士人約一百名取一名,有官文武人及登仕郎皆十人取一人。國子牒試則五人取一名。太宗武學士人約四五人取一名。舉州貢院放榜之際,帥臣親往院中,開拆一銀牌,親書得解人姓名,付捷音往報。諸路州郡供設"鹿鳴宴"待貢士。又取程文次者為待補,名數無定額,伺來歲朝廷放補,諸州路得補士人皆到都就試,中榜者則入太學為生員,免三學。得補者經吏部給授綾緡,然後參學。此朝廷待士之重,功名皆自此發軔也。

觀潮

臨安風俗,四時奢侈,賞玩殆無虛日。西有湖光可愛,東有江潮堪觀,皆絕景也。每歲八月內,潮怒勝于常時,都人自十一日起,便有觀者,至十六、十八日傾城而出,車馬紛紛,十八日最為繁盛,二十日則稍稀矣。十八日蓋因帥座出郊,教習節製水軍,自廟子頭直至六和塔,家家樓屋,盡為貴戚內侍等僱賃作看位觀潮。向有白樂天《詠潮》詩曰:"早潮才落晚潮來,一月周流六十回。不獨光陰朝復暮,杭州老去被潮催。"又蘇東坡《詠中秋觀夜潮》詩:"定知玉兔十分圓,已作霜風九日寒。寄語重門休上鑰,夜潮留向月中看。""萬人鼓噪駭吳儂,猶似浮江老阿童。欲識潮頭高幾許,越山渾在浪花中。""江邊身世兩悠悠,人與滄波共白頭。造物亦知人易老,故教江水更西流!""吳兒生長狎濤瀾,冒利輕生不自憐。東海若知明主意,應教斥鹵變桑田。""江神河伯兩醯雞,海若東來氣吐霓,安得夫差水犀手,三千強弩射潮低。"林和靖《詠秋江》詩雲:"蒼茫沙嘴鷺鷥眠,片水無痕浸碧天。最愛蘆花經雨後,一篷煙火飯魚船。"治平郡守蔡端明詩:"天卷潮回出海東,人間何事可爭雄?千年浪說鴟夷怒,一汐全疑渤空;浪靜最宜聞夜枕,崢嶸須待駕秋風。尋思物理真難到,隨月虧圓亦未通。"其杭人有一等無賴不惜性命之徒,以大彩旗,或小清涼傘、紅綠小傘兒,各系綉色緞子滿竿,伺潮出海門,百十為群,執旗泅水上,以迓子胥弄潮之戲,或有手腳執五小旗浮潮頭而戲弄。向于治平年間,郡守蔡端明內翰見其往往有沉沒者,作《戒約弄潮文》雲:"鬥、牛之外,吳、越之中,惟江濤之最雄,乘秋風而益怒。乃其俗習,于此觀遊。厥有善泅之徒,競作弄潮之戲,以父母所生之遺體,投魚龍不測之深淵,自謂矜誇,時或沉溺,精魄永淪于泉下,妻孥望哭于水濱,生也有涯,盍終于天命;死而不吊,重棄于人倫。推予不忍之心,伸爾無家之戒。所有今年觀潮,並依常例,其軍人百姓,輒敢弄潮,必行科罰。"自後官府禁止,然亦不能遏也。向有前輩作《看弄潮詩》雲:"弄罷江潮晚入城,紅旗白旗輕。不因會吃翻頭浪,爭得天街鼓樂迎。"且帥府節製水軍,教閱水陣,統製部押于潮未來時,下水打陣展旗,百端呈拽,又于水中動鼓吹,前面導引,後抬將官于水面,舟楫分布左右,旗幟滿船,上等舞槍飛箭,分列交戰,試炮放煙,捷追敵舟,火箭群下,燒毀成功,鳴鑼放教,賜犒等差。蓋因車駕幸禁中觀潮,殿庭下視江中,但見軍儀于江中整肅部伍,望闕奏喏,聲如雷震。餘扣及內侍,方曉其尊君之禮也。其日帥司備牲禮、草履、沙木板,于潮來之際,俱祭于江中。士庶多以經文,投于江內。是時正當金風薦爽,丹桂飄香,尚復身安體健,如之何不對景行樂乎?

卷五至卷二十詳細內容略。

翻譯

過去人們睡一煮一會兒,而一生事業揚歷都遍,等到醒來後依然所以我,才知道它是夢啊,因此稱之為“黃粱夢”。況且當時別的事情不同,城池苑囿的財富,風俗人物的興盛,他保證他常常像過去嗎!緬懷往事,幾乎就像夢一樣,名為《夢粱錄》說。如有遺漏,有見識的人希望改正的,不要嘲笑。甲戌年中秋這一天,錢塘吳放牧書。

卷一

正月

正月初一日,所謂的元旦,通常稱為新的一年。一歲時節日,這是第一。官放公私租房子錢天,士大夫都互相祝賀,小民男女也都穿著鮮艷,往來過節。市面上用食物、運動使、冠梳、領抹、緞匹、花朵、玩具等物沿門歌叫關撲。不論貧富,遊玩琳宮佛廟,整天不停。家家飲酒,笑語喧嘩。這是杭州風俗,過去奢侈浪費的習慣,至今不改啊。

元旦大朝會

元旦清晨,宮中景陽鍾停止,皇上精誠炷天香,為百姓祈求百谷向上隆起,宰相百官,等待班在宮門口的位置,還發現疏星繞建章。但禁止門還沒開,而青蛙竹筒鼓並作,攢點就放魚鑰匙,閭闔門下,正在啓龍,手拿棍棒人高喊,頭帽號紛紛,衛士雜朝廷官員報到。開,百官一起騎馬入宮城,簇都從殿廊行。遇到大朝會,皇帝坐在大慶殿,有頭盔長大武士四人,站在宮殿台階的角,所謂的“鎮殿將軍”。殿西走廊都列車駕、儀仗隊、儀仗,龍台階立青涼傘十把,仿效太宗朝立諸侯王班次,如果錢武肅、後蜀王等人的。百官都冠朝服,各州進奏吏各執方物的貢獻。一些國家正副祝賀正使隨班人祝賀。百官執政,都在殿廊侍班,而門催促班吏高叫道:“那行!“官吏進序班站結束,內侍在殿厲聲問道:“班齊末?“禁衛人員隨班上奏說:“班齊!“千官聳列朝儀整齊,已見龍章轉御屏,天表才能看到玉座,連聲開路清道震班庭。上到正衙,有綠衣服吏拿劍突然跑到殿前儀,聲音嚴厲申斥,不懂,于是大宦官去辦吧。宰相百官聽召宣,領班舞蹈,都說壽兩次,聲音傳折檻邊。禁衛人高聲高呼,聲音很震驚,名為“繞殿雷”。樞密院大臣候祝壽完畢,登殿,站在欄桿邊折,百官都鞠躬處理製度。宣讀製命說:“遇到新慶,和你們一樣。“朝賀完了,在殿賜給燕國宰相和百官。外國正副使人,第二天到館賜宴,使副和三節的人都參加了。第二天,到第二慶、靈隱寺等寺廟燒香。第二到玉津園射箭駕車,國家選舉能射武臣伴射,在園賜宴。先列招箭班士兵十餘人在箭靶前,讓人們多用弩子射,這班人裹沒有腳小帽子、錦襖子,踏開弩子,舞旋搭箭,經過與讓人,他看得端正,禁止令使人發牙。例朝廷派人來伴射武臣,用弓箭射中目標就能夠成功,皇上賜給鬧裝配、銀鞍、馬匹、衣帛、金銀器物有差,歡迎您回到家,旁觀者紛紛。如果朝廷使者入朝辭,設宴餞行,于是賜給馬匹金銀布帛,禮物很多。第三節人依例賞賜而去。

立春

臨安府進春牛在宮廷。立春前一天,以鎮鼓鑼來聚集吹妓樂迎春牛,前往府衙前迎春館內,直到一天早晨,郡守率僚佐以彩杖鞭打土牛,如方儀。太史局條例在皇宮殿陛下,奏律管吹灰,應陽春的象征。街道以花裝飾欄桿,坐著小春牛,當春幡、春勝,各自獻上禮物在貴家住宅,表示豐收的前兆。宰相以下,都賜給金銀蟠勝,懸掛在襆頭上,入朝祝賀。

元宵節

正月十五日元夕節,于是上元天官賜福之時。昨天汴京皇宮前捆綁山棚,對德樓,全部用彩結,山上都畫重疊群仙故事,左右的人用五色彩結文殊、普賢,跨獅子、白象,各手指內五道出水。這裏的水用轆轤絞上燈棚高尖處,用木櫃盛貯存,逐時放下,像瀑布一樣。又用草扎成龍,用青色幕遮草上,秘密設定燈燈萬盞,望的蜿蜒,像雙龍揮發的情況。上到宣德樓觀燈,有牌說“宣和和百姓共同快樂”。百姓觀看,都呼萬歲。現在杭州元宵之際,州府設上元醮,各監獄監獄道場靜修,官放公私租房子錢天,以寬民力。舞隊自去年冬至日,就呈行放。遇到夜裏,官府支散錢酒犒勞他們。元夕之時,從十四歲是開始,對支所搞錢酒。十五夜,帥臣出街鎮壓,遇到舞隊照例特搞。市面上買賣的人,並在支錢分給。這年年州府科額支走,也許是朝廷和百姓共同快樂的意思。姑且以舞隊說的話,如清音、阻止雲、掉刀、鮑老、胡女、劉袞、喬三教、喬迎酒、喬親事、焦錘架兒、仕女、杵歌、各國朝、竹馬兒、鄉村音樂、鬼神、十齋郎各社,不下幾十。還有喬宅眷、龍船、踢燈、鮑、老駱駝象社。官巷口、蘇家巷24家木偶,衣服鮮艷美麗,小天戴花朵.肩、珍珠翡翠冠兒,腰肢纖細輕盈,宛如女人。住宅中有家快樂兒童,也是各動吹笙彈琴鼓瑟,清脆的聲音嘹亮,最讓人聽,攔街嬉戲玩耍,整晚不睡。更兼家家燈火,處處助興,如清河坊蔣檢閱家,奇茶和湯,隨要隨應,點月光大泡燈,光輝滿屋子,經過的人都停下腳步來看。當新開城門裏牛羊司前,有內侍蔣苑使家,雖然說小宅院,但是裝點亭台,懸掛玉柵欄,異巧華燈,珠簾很低,笙歌並作,遊人觀賞,不忍心放棄。這些酒庫也點點燈球,喧天鼓吹,設計大賞,妓女們坐喧嘩,勾引風流學生買笑追歡。各營班院在法律不能和夜遊,分別用竹竿出燈球在半空中,遠看像飛星。又有深街小巷,綉額珠簾,巧製新裝備,競爭誇張華麗。公子王孫,五陵少年,再以紗喝道,將帶美女美女,遍地觀賞。人都道玉漏頻催,金雞多次唱,興還不停。甚至喝酒醉醉,請人攙扶著,落翠遺簪,難以列舉。到十六夜收燈,舞隊正在散。

皇帝到景靈宮孟舉行

十六夜收燈結束,十七早五更二點,宮中催促班,隨從官員進殿起居完畢,出殿門外,都立馬在學士院,恭敬地等候皇帝起身。後殿東折檻下,節行家都拿著金蓮燭炬,以等待登上輦車。皇帝出行和寧門,到景靈宮舉行春季孟朝饗禮,前後兩行紅色蠟燭燈籠,導引車駕行。向有寶漠學士趙老師詩:“風把御道嘩聲清,兩道紗列火城。雲護帝尊天還沒亮,眾星環拱極星明。“皇帝近景靈宮前,撤去黃蓋,正在進入宮門,這是看到您虔誠孝敬的誠心。到宮帷幄稍作休息,奉常更奉行禮儀,內侍卷簾班道上到黃道,步行到殿前,崇館道士二十四人在殿階下排列站立,舉著音法事。皇上登殿行禮,從西到東,走了進來,內侍下簾,先從前殿、中殿,其次是後殿,虔恭行禮儀,以遵奉先思孝的家法。禮儀完畢,外走廊賜給隨從官吃,然後對宣,引宰相以下進行殿賜茶。皇帝回宮,他的父母從官都頭頂球頭大帽,紅絲帛錦團搭,遊戲獅子衫,鍍金大玉腰帶,各執骨朵,文武官員都頂雙卷腳襆頭,紅上大搭,天鵝和頻寬衫;舉官頂雙曲腳襆頭,紅纈團花衫,鍍金腰帶;殿前班直頂兩個腳襆頭彎曲,身穿紅色結帶子,望仙花衫,跨弓劍騎著馬,一個扎鞍轡,拿著帶子牽引前引導。幾內有東三班,所謂的“長入恭候”,襆頭後分別用青紅頭須系的,以表忠誠的意思。御龍直襆頭,一個腳趾頭天,一條腿彎曲,在方勝吁衫,花看帶,鍍金腰帶,堅持從物質如校椅、金花、唾盂、水罐、次鑼來聚集、四壘、龍鳳掌管扇、纓繩索之類,當拿著黃羅珠子、縮小百花背座到椅子都腳踏。快去家頂矮帽子,露半青頭巾,帶金屬絲,環綉身體腰紅吁衫,金腰帶,在花看帶,手執御校椅、金花瓶、獸爐一香座、御靴、帶牽引、玉拄杖、小羅傘、御扇等物品,一起搭步行,全口叫打打起的頭。過去各司庫收藏,分別用黃金刻字紅牌前執,後來因為黃羅罩籠扛抬前引導,有本庫官乘馭負責其職責,如各司庫藏等司屬,同時衫帽隨號。幕人頂帽子,紅羅吁衫,金帶,在黃帛。御馬驥等院也金字紅牌呵斥吆喝,牽著韁繩馬匹引導。親事官各頂帽子,吁衫,鍍銀帶,拿著紅紗貼金燭籠二百回答,左、右行道。皇帝將要到來,左右頭各一員六官屬,騎馬執絲鞭,天武官上前道率,至于官僚起居亭高聲喝道:“躬行不要拜,唱喏直身立,上奏聖上福緣。“我叫就行。還有一名紫裳官,系門寄班,乘馬,捧月樣綉機子,覆蓋在馬背上。天武官(作一次“天武宦官”)十餘,簇擁著扶政策就行。大家喝道:“駕頭。“第二把近侍各司,同時利用控製前後導從。三衙太尉皮帶環衛。了解、內侍、都知道,都乘駕馭前引導。還有裏面等你,即御前忠佐軍頭引見司人員等,每頂帽子,頭發蓬?,穿著紅吁衫,兩手握著拳頭,回頭望導行。有人攔駕人,捶的流血。用近則列橫門,數十人被鞭打看從,圍子三五重,都把骨朵。各位親從等人都管人員,並把骨朵,列行引導。駕前有執金香座、玉斧、玉拂,和水晶珠子手杖迎駕,高低弄把引行,如果龍弄珠的。上升平頭車,御龍直舉黃羅雙蓋,掌握雙黃羅扇後面。用近太廟,那是撤開,往前走幾步,上略抬身而過,這被尊祖敬宗的意思。皇帝後來圈子也重重,衛從各班直馬隊從在駕後。左邊有宰執侍從官員,右邊有親戚在班,都是從行為。用後有曲柄紅銹傘,紅綉一扇,命令把班官拿著駕馭而從。第二天,皇帝再到行後殿禮,到太乙宮、景陽宮,行款拜見禮。這一天,用教樂所樂部,駕前作音樂引導,用後用鈞容直乘馬作樂而從。皇帝到景靈宮,到回龍橋。教樂所人員攔駕上致語,雜劇色打和和來,演奏《禮完成回鑾曲》,快行先上奏宮中,讓內侍排班迎接皇帝起居。前人有詩說:“簾卷天街看看駕回,錦身捷足跑能齊。聯聲節報回宮後,扈從回來時沒有西。“如果第二天出,那麽後宮後妃嬪侍,都到景靈宮,以半帳儀仗隨從而行。皇太後、皇後乘坐的車,比轎子逐漸增加花樣,都編織龍,墊車上都立金龍,宇文護的修剪鬃毛。她就用金鳳,女官婕好隻用棕檐耳。第二天或遇到泥濘,委托宰相分別去行動了。

二月

二月初一,所謂的“中和節”,民間還用青囊盛百谷、瓜、果子種互相送送,為獻生的兒子。宮中宮女,用百草鬥戲。百官進農書,以顯示務本。上丁日,國學行釋奠禮,祭祀文宣王,以祭酒司業為獻官。州縣學校,帶領宰奉行。立春後五戊日為國家,州縣祭祀社稷,朝廷也派官祭祀在太社、太社稷壇。州府自己收燈後,例在點檢酒所開支關在二十萬貫,委派官員差吏僱叫工作,修復西湖南北兩山,堤上的亭館園林橋道,油裝飾裝飾畫一個新,栽種百花,映掩湖光景色,為了方便都人遊玩。

八天祠山聖誕

初八日,錢塘門外霍山路有神說祠山正佑聖烈昭德昌福崇仁真君,慶祝十一日誕聖之時。祖廟在廣德軍,敕賜廟額“廣惠”,從橋梁到宋,祭祀已一千三百多年了。凡國家有祈禱,百姓有報告,感應接口。這一天都城內外,到宗廟進獻送很多,最是府第以及內官迎接獻馬社,儀仗嚴整,裝束華麗。又有七行排,列數董卓珍奇異寶器珠玉殿亭,全都精巧。後苑等作,呈獻給盤龍走鳳,精細靴子,眾色巾帽,貢獻不習慣。分別用彩旗、鼓吹、伎樂、舞蹈隊等社,奇花異果,珍禽水產,精巧臉,各類黃銅礦石,皇帝接引,歌叫賣聲,仿效京城所以體,風流錦體,其他地方沒有。台閣巍峨,鬼神威勇,同時呈現在露台上的。從早晨到傍晚,旁觀者紛紛。十一日,廟中有衙前音樂,教樂所人員部領眾色樂部,到殿作樂呈獻給。命令太官排吃水果二十四杯,各盞呈藝。守臣將佐官代為。初八日,西湖畫船都開,蘇堤遊人,往來如螞蟻。這一天,龍船六隻,遊戲在湖中。他們的船都裝十太尉、七聖、二郎神、鬼、快走、錦體浪子、黃胖,雜以鮮色旗傘、花藍、鬧竿、鼓吹的東西。其餘的人都戴著大花、卷腳帽子、紅綠戲衫,拿船通航,遊戲在波浪中。帥守出城,去一個清堂鎮壓。在龍舟都呈三州府,令立標志竿在湖中,掛在錦彩、銀碗、官紙,搞龍舟,敏捷的獎賞的。有一個分級,穿黃衫,頂青巾,帶大花,插孔雀尾巴,乘小船到湖上,橫節棍,聲音好,取指揮,其次用船回,朝廷眾龍以小彩旗招的,所有船都敲起鑼來聚集擊鼓,分為兩個趨勢劃劃著旋轉,而遠遠排列成行,再把小彩旗引的,龍舟並進的第二,又因旗招的,在龍舟遠遠排列成行,而先進的得到勝利治標獎賞,聲音好而退,我的朋友把錢酒犒勞了。湖山遊人,到了晚上不斷。大到杭州勝景,全在西湖,其他地方沒有這種,更兼仲春景色明媚,花事方殷,正是公子王孫,五陵少年,賞心快樂的事的時候,不應該虛度?至于貧窮的人,也解質借兌,帶妻子帶著兒子,終日嬉遊,不醉不歸。這個國家風俗,自古以來就是如此,到現在也沒有改變的。

二月十五

二月十五日為花朝節,浙江地區的風俗,認為春季序正中,百花爭相開放的時候,最值得觀賞,京都的人都去錢塘門外玉壺、古柳樹林、楊府、雲洞,錢湖門外慶樂、小湖等園,嘉會門外包家山王保生、張太尉等園,觀賞奇花異木。最是包家山桃花開渾如錦障,極為可愛。這日率領郡守、縣宰,率領僚屬出郊,召集父老賜給酒食,鼓勵以農桑,告諭勤勉,執行虔恪。天慶觀遞年設老君誕聚會,點燃萬盞華燈,供聖修齋,為百姓祈福。士庶拈香瞻仰,往來無定數。崇新門外長明寺及其他教育院僧尼,建立佛陀涅盛會,羅列幡幢,種種奇異果供養花的香氣,掛名人書畫,設珍奇玩具,庄嚴道場,旁觀者紛紛聚集,整天不停。

卷二

三月(佑聖真君生日附)。

三月三日上日的時辰,流杯曲水故事,起于晉時。唐朝廷賜宴曲江,全城禊飲踏青,也就是這個意思。右軍將軍王羲之的《蘭亭序》說:“暮春之初,修禊事。“杜甫《麗人行》說:“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美人。“形容此景,到現在讓人愛慕之情。同時他今日正遇上北極佑聖真君生日的那一天,佑聖觀侍奉香火,他看到屬于御前去處,內侍提舉觀察中事務,當時天降賜御香,崇奉改嫁錄,午時朝賀,排列儀仗,奏天樂在台階下,羽流嚴肅,我朝謁在台階前,吟詠洞章陳述禮儀。士庶燒香,紛紛落在殿庭上。諸宮道空間,同時設醮事,上祈求國泰,下保人民平安。眾軍寨和殿司衙門侍奉香火的人,都安排社會,結縛台閣,迎接列入道,看睹的人紛紛。貴族士庶,也設醮祈恩。貧窮的舀水獻花。杭州城的事聖虔誠的,其他地方所沒有的。

各州府能解人參加省試

三月上旬,朝廷派知貢舉、面試、主文章考試等官,並差監大中門官各司、彌封、謄錄等官,去看橋貢院,把各州府郡能解人,同時三個學舍生能理解學生,各路轉運司能解人,有官員及武舉得到解的,到院排天帶試驗,以及各州郡諸路家試試得到待補人,並排除天帶試驗。國子監考試中解釋的檔案,並行引導測試。如有避親的人,就別院率試驗。朝廷對將士的重,差官的時候,並命令快行宣押的差官員入內,到殿聽取命令。他知貢舉、面試、主文章,並帶著羞帽,穿過執乘駕,同其他考試等官,接引下貢院,然後鎖院,選擇一天放試驗。各州官員,從二月間前後到都,各尋安全停泊等待考試,結果經部呈驗解碟,陳乞放卷採用印,並收購嘗試籃桌子椅子之類。考試那天已經確定,隔夜在貢院前租賃房等考試,去看坐圖。那人各率測試三場:正日本經,第二天論,第三天策略。預試人照合試日分別集中在貢院竹門外,等候開門。被試人,各進入院內,按照座位分廊佔坐完,知貢舉等官在廳前準備香案,穿區而拜,所有人都答拜,正在下簾幕,出示題目在大廳裏額。題中有疑難之處,聽人在簾外上請求,文主在簾中詳細回答的結束,就各就位作文,隨著手上卷。到午後開門,放人出院,收卷在中門之外,寫清楚姓名,考試卷入櫃而出。那人在考試院中,從有巡視走廊士兵帶著硯台水、點心、水泡飯、茶酒、菜肉之類賣。也有八廂太保巡視走廊事。所交卷子,直接從下更加封的封卷頭,不要試官知道士人的姓名,恐怕他私自將原因。但在每卷上打號頭,三場共一號,方發去謄錄所謄錄卷子,依照字型大小書寫,對讀不差,正在接受進入考試官各房考官校。如卷子考中,發過別房復查,如果說大家的意見,方呈主文章,但在謄錄所吊取真卷,點對批取,定奪魁選。等候申奏稱公布取旨,差官下院拆號放榜。中省魁的殿試皇帝甲,恩例前十名也是這樣的。補充考試中榜者,三太宗武三學習為學生。推舉人中省考試的,等都堂點請復試,不過一論冒而已。復試結束,然後到殿的。這是科舉考試,三年一次,到省人,不下一萬多人,駢集都城。鋪席買賣到市場,俗話說“趕考試官生活”,應一時的需要罷了。

蔭補官員到我不在

每年三月上旬,應文武官吏蔭授子弟、宗子蔭補的,都到我試就試出官。朝廷派監試、主文、考試等官,在禮部貢院放試驗。考試中的三名取一個名字。文臣試兩個場:本經及刑統義,第三天我試著法科的聽。武臣考試《七書》的意義。三學生員進入考試,中榜的提升內在。他當時也有試宏詞、法科、館職、賢良方正。三省堂後官及六部官員,並試著法科,升補額名。都是排天放試驗,合差外諸司等官吏,並遵循幾個試驗例。如省考年分,將在八月放試驗,中榜者到吏部等候簾試過參,註差遣。武選中的,在兵部右選廳評審閱讀法,註授出官。他們文武銼魁特轉一資。待遇,銓魁仍設局,製造題名集,設同年宴在西湖。帶領運行各部門,都有送援助,認為局費用。這是臨安京城的下,中榜多是住宅子弟,報告公布的人,都是官府衙兵,所謂的“歡喜蟲兒”。他告訴船夫獻把黃絹幾面旗幟,上題中榜新恩銼魁姓名,插在門左右,以光大祖宗而耀鄉裏,請求尋找搔攪拌酒食豁湯錢會外,又任命二千絡搞的。這些常規的。

清明節

清明交三個月,節前兩天稱之為“寒食”,京城裏的人從幾起到冬至後一百零五天,就是這一天,家家用柳條插在門上,名為“第二眼”,凡官民不論大小家,子女未冠笄的,在這一天上頭。寒食節第三天,就是清明節,每年宮中命小太監在閣門用榆木點火,先進的賜給金碗、絹三匹。宣帝賞賜臣僚巨燭,正所謂“鑽燧取火”的人,這就是當時的。禁中前五天,從宮人車馬去紹興殯宮朝拜陵墓。宗室南班,也分別派遣各陵,行朝享禮。剛才從人官給紫衫、白絹、三角兒青行纏,現在也遵循慣例支付。到了這一天,也有車馬到赤山諸攢,同時各宮妃王子墳堂,舉行祭祀禮。官員們希望,都到省墳,以全部思考時的尊敬。車馬往來興旺,堵塞都門。宴會在郊外的人,那麽就名園芳園,奇花異木的地方,宴會在湖的,那麽彩船在船,慢慢撐架,隨著地方娛樂。這一天又有龍舟可觀,人不論貧富都,傾城而出,笙歌鼎沸,鼓吹喧天,雖然東京金明池未必如此的好。酒貪歡,不覺天色已晚。紅霞映水,月亮掛上柳梢,歌韻清圓,樂聲嘹亮,此時還沒有斷絕。男跨雕鞍,你乘著花轎,依次進入城。又派僕人挑著木魚、龍船、花藍、鬧竿等東西回家,以饋贈親朋鄰裏。杭州風俗,奢侈相攀比,大抵如此。

各庫迎接煮

臨安府點檢所,管城內外各酒庫,每年清明前開煮,中前賣新迎年,各庫呈覆本所,選擇一天開啟沽呈樣,各庫預先通告顯示,官私妓女,新麗打扮著,差僱國家隊奏樂,以榮接引。到了約定早晨,各庫排列整齊嚴肅,前往州府教場,等候點呈。首先以三丈多高白布寫“某某庫選擇到有名氣手酒匠,醞造一種顏色上等辣無比高酒,呈中的第一。“對的”布牌“,以大長竹竿掛起,三個人扶他而去。其次以大鼓以及樂官幾個,然後用所給樣酒幾擔,接著八仙道人、諸行社隊,如果魚兒生活擔子、糖糕、面食品、各種市糧食、車輛架、不同秦檜奇松、賭錢行為、漁夫、狩獵、台閣等社。又有小女童子,拿著琴瑟;妓女家被役婆嫂,喬妝綉體浪兒,手舉鮮花籃、精巧籠仗。他的官私妓女,選擇為三等,上馬先用頂帽子花衫子褲,其次選擇秀麗有名望的人,帶珍珠翡翠朵玉冠兒,銷金衫兒、裙兒,各執花鬥鼓孩子,有人捧著龍阮琴瑟,後來十多人,穿紅大衣,帶黑色時發髻,著名的“行道”,各僱僱傭銀鞍鬧妝馬匹,借貸宅院及各司人家虞候押番,等到召集閒我浪子,引馬追隨,各青絹白扇馬兀提供價值。提前十天以前,本庫官小呈;五天前,點檢所食廳官員大都呈。雖然貧窮卑賤的人潑妓女,也需要借備衣服首飾,有人委托人僱用租賃,作為一個時期的使用,否則懲罰而再辦。妓女的後面,隻知道大公,都是新巾紫衫,騎著馬跟他。州府賞給他彩帛錢會銀碗,讓人肩馱在馬前,以他為榮耀。這一天,在州治呈中隻應結束,各庫接引到大街上,直到鵝鴨橋北酒庫,有的俞家園都錢庫,把牌放散。是最風流少年,沿途勸酒,或者送點心。間或有年尊人,不知道羞恥,又為他,旁觀者笑著笑著。各酒店結彩帶歡門,遊人隨處品嘗。追歡買笑,比常時。

州府節製各軍春教授

帥守著帶節製軍馬的職責,每年春秋二教。三月正是春季閱兵時候,選擇一天報告本州所轄兵馬、諸縣巡尉士卒,當節製殿步兩司軍馬,一起趕往蒲橋下後軍訓練場訓練軍隊,以防發生發防秋。到了約定的日期,浙西路鈴轄並節製各軍統製等屬官,帶著各部兵馬,到教場等候訓練,敲起鑼來聚集擊鼓,試炮放煙火,諸軍排陣,在迎接敵人的勢力。將佐們呈現比身體挑戰的風,試著射箭弓,打球跑馬,武藝呈中,犒賞不等,士兵功績,給他們錢帛。午後散,迎回府治,等候領座回衙,正在追就回軍寨。他率領首馬前,排列軍隊儀仗、八卦、星宿、各類旗隊很多,軍營帳門,界限嚴肅,人不敢看。親從回答回答,衫帽新鮮,士兵們威風,凜凜可怕,使馬牽拉,寶裝鮮新,黃轎前引,標志旗後隨,喜歡騎著後,聲威震懾,佐官鎮壓,以警告沒有好。觀看的人堵住了道路,到傍晚才回來。向有端明厲尚書名文翁開間在杭州,儀仗與帥守,很多旗幟,多用斧鉞的器具。御馬苑各營訓練,傳旨宣押。禁中教場,試武藝,飛槍去柳,騎馬舞刀,各種技藝都呈,讓我演奏音樂,聲音響徹九霄。提點以下,賜我很高。使臣戰車,頒降從體例,殿步司所屬將助伍,一起到郊外合教在棵樹木教場的上,賜給帥將金器彩匹,增加的食品御酒,主管軍事的官員去世,都沾雨露的恩惠啊。

聖明的皇帝生日

三月二十八日,于是東岳天齊仁聖皇帝生日的那一天,他的神掌管天下百姓的生死,各郡縣都有行宮侍奉香火。杭州有行宮的五,如吳山、臨平、湯鎮、西溪、曇山,奉他的香火。隻有湯鎮、臨平、殿廊寬,部門按全部。吳山廟在京城的下,人煙稠密,很難用開拓,也能曇山梵宮內一小殿而已。京城百姓,從二月下洗,答賽心愫,有人專門獻給相信香的,有人答重囚犯帶枷的,有的各個鋪子戶以不同果名花、精巧面吃呈獻給的人,有的僧侶誦經的人,有時在殿堂舉法音而祝壽的,交通道路,絡繹往來,沒有一天沒有的。又有一個乞丐在吳山行宮獻彩幡畫錢,張掛殿前,這是特別多。聽了這個旗幟錢屬于後殿充脂粉局收管。他殿下有輔佐神,敕封美號稱“協英靈顯鎮忠惠王”,他的精神姓劉,父子都是神,靈顯感應,人都信仰。五月二十九日生日,各社獻送,也是如此。姑且額度記錄的耳朵。

晚春

這個月春光將暮,百花盡開,如牡丹、芍葯、棣棠、木香、酴醚、薔薇、金紗、玉綉球、小牡丹、海棠、錦李、徘徊、月季、饅頭、杜鵑、寶相、千葉桃、緋桃、香梅、紫笑、長春、紫荊、金雀兒、笑靨、香蘭花、水仙、映山紅等花,種種奇妙絕倫。賣花的以馬頭竹籃子盛的,歌叫在市場,買的人很多。在這時,雕梁交談,綺檻鶯啼,靜院第二高,愁緒隨之漂蕩,對效法樂,不容易用一句話概括了。

卷三

四月

四月對之初夏,節氣清和,晝長人疲倦,荷錢新鑄造,石榴火將點燃,飛燕引雛,黃鶯找朋友,正應當水閣涼亭,圍棋投壺,吟詩作曲,好賓客勸酒,以賞一時的景。上一個的內,皇帝到景靈宮,在初夏禮,駕車經過的地方,公私房屋租賃,官放三天。第二天是新熱剛回,命令宰相分別到。

皇太後生日

初八日,壽和聖福皇太後生日。前一個月,尚書省、樞密院文武百官,到明慶寺啓建祝聖道場,州府教召集衙前樂樂部和妓女等,州府滿散進壽風範。以前從紹興以後,教坊人員已經結束,所有宮廷宣喚,直接讓衙前快樂充實條內司教樂所人員承應。初四日樞密院率修武郎以上,初六日尚書省宰相率領宣教郎以上,並且到明慶寺滿散祝聖道場,第二到貢院齋筵。帥臣與浙西倉憲和兩浙槽,率領州縣屬官,都寄居在文武官員,在千頃廣化寺滿散祝聖道場,從西湖德生堂放生,然後回府治,賜宴替花,其禮儀杯數,與御宴一樣。

宰相親自在班百官入宮祝壽賜宴

初八日,宰相親自在班文武百官入內起居,請用過皇太後殿祝壽起居,舞蹈高呼,回到紫宸殿宴請。快樂沒有作,殿前山棚彩結飛龍舞鳳的形象,教音樂的人員等效學百禽鳴,內外肅然,隻聽到一半空和鳴叫,鳳凰飛集。門東班率平章、宰執、親王以下起居,上殿賜坐,謝恩坐完,賜給平章、宰相、侍從、親王、南班、武臣、觀察使以上官員坐在殿上,我卿監郎丞和武臣防御使以下,坐在殿廊之間,軍校排在山樓的後面,殿上坐凳,依照品位高低坐下,第三四次黑漆矮偏凳子坐東西。每次位列環餅、油餅、棗塔為看盤。如果剛才高宗朝,有外國祝賀生日派副,朝賀赴筵席,在殿上坐副使,三節人在殿廊坐。看盤如用豬、羊、雞、鵝、連骨熟肉,同時蔥、韭菜、蒜、醋各一碟,三個人一起漿水飯一桶而已。所有知道門事官與皮帶環衛等官,到門職事官,都站在宮殿台階下的。上公演出,大多以尚書持註碗斟酒進獻上。他的教樂所色長二人,上殿在欄桿邊立,都渾、裹著紫色寬袍,金帶,黃義,所謂的“看杯”。如果考慮到酒,看杯的舉起他的衣袖,把白綏,御酒進獻完畢,雙袖拂在欄桿而停止。皇上認為寶杯先從東後西,宣布宰執、親王以下,和外國使副、門宣贊,分班躬身齊傳宣喝,到酒的三,群臣拜在座次,然後捧著杯飲酒而再次坐在。宰我酒,色長那麽白綏酒如前,教樂所樂部規定在山上彩樓棚中,他們都裹著長腳襆頭,隨著樂部顏色穿紫紅色綠三種顏色寬松衫,黃義,鍍金凹臉腰帶,列在前面拍板,在畫面琵琶,又在箜篌兩座,高三尺許,形狀像半邊木梳子,黑漆鏤花金裝畫台座,張二十五弦,一人跪著交手掰開的。其次高架在畫花地金龍大鼓二面,敲鼓人都結寬袖子,別套黃窄袖,掛結帶子,用金包裹更棒兩條,高低互相攻擊,宛若流星。後來有羯鼓,如平常番鼓子,設定的小桌子上,兩隻手都拿著棍子打他。第二中間列鐵石方響,使用明金彩繪畫擺架子,雙垂著流蘇。第二列簫、笙、塤、篪、觱篥、龍笛之類,兩邊對峙,杖鼓都長腳襆頭、紫綉抹額,都是紫色寬袍、黃窄袖、結帶、黃義。各種憤怒的臉色都渾、包裹,各服色紫、紅、綠本寬衫,義,鍍金帶。從宮殿對立,一直到柵欄。每次遇到供跳舞遊戲,就推立叉手,舉起左手右肩,行動應拍,一開始大家跳舞,所謂的“曲子”。第一杯進御酒,歌板顏色,一名唱中腔一遍後,笙簫笛先與各一管和的,又一遍,大家樂齊和,隻聽到歌的聲音。宰我酒,樂部起傾杯。百官酒,三台舞旋,大多是渾、包裹寬松衫,舞曲被顛,前一遍,跳舞的人,到歇拍,繼續一個人進入,對跳數拍,前跳舞的人退,最後的完成這曲舞,所謂的“舞末”。第二杯再進御酒,歌板顏色,唱和如前式。宰我慢曲子,百官舞三台。第三盞進御酒,宰相百官酒如同先前的禮儀。進御膳,廚師把綉龍袱蓋合上進御前珍饈,內侍進前供上食物,雙雙相托,直走過頭。凡是御宴到第三盞剛進下酒菜都酵,雙下駱駝峰餃子。宰相百官以殿侍側著身子跪著把酒食,即茶酒班武器戰役。這是對“殿侍高高捧盞行,天廚分塊極限恩榮。旁座拜起曾經你給,不請微聽說匙箸聲。“百戲呈拽,于是上竿、跳索、倒立、傾倒、弄碗、踢磐瓶、筋鬥之類。藝人們都紅巾彩服。第四盞進御酒,宰臣百官各自送酒,唱歌跳舞都不同。教音樂的藝人,以龍笛腰鼓發渾、子。參軍色執竹竿拂子,演奏笑話口號,祝您長壽。雜劇色打和結束,並且說:“上奏罷免今年新口號,音樂聲驚開了一天說。“參軍色再致語,勾合大曲舞。下酒杯:你骨頭、索粉、白肉、胡餅。第五盞進御酒,琵琶。色長上殿奏好,隻有彈玉琵琶。前輩有寫詩說:“寶軸琵琶演奏上歡,玉鉤珠結響緩緩地。群臣傾聽天朝快樂,卻笑烏孫馬上彈。“宰臣飲酒,方響。色長上殿奏好,隻有打玉方響,也有詩詠的:“垂珠寶架玉牌方,催送黃金萬壽杯。懷疑是飛仙朝拜皇帝宮闕,玲瓏環佩互音。“凡是色長獨奏玉樂器,例有宣賜,他彈玉琵琶的賜給五輛五匹,打玉方響的,賜給三個兩三匹,樂樂在殿謝恩恭敬地接受了。百官酒,樂部起三台舞,參軍色執竿上奏說幾句話,勾雜劇入場,一場兩段。當時教樂所雜劇顏色為什麽大雁高興、王見喜、金銀珠寶、趙道明、王元吉等,都御前人員,所謂的“無過蟲”。再下酒:群仙、天仙餅、太平畢羅、幹飯、縷肉汁、蓮花肉餅。前座結束,皇帝起身,稍作休息,宰相以下退出殿門幕次等候,一會兒傳聖旨追回班,再坐以後,賜給宰相百官和衛士殿侍藝人等花,按各品位頭上插花。上容易黃袍小帽兒,皇帝出來再坐,也買幾朵小羅綢緞花帽子上。宰相以下起居坐。有詩詠說:“玉帶黃袍坐正衙,兩次頒布花在奢侈恩華。最近我拜舞看龍表,紅蕊高軸壓帽紗。“樂樂色長看杯。第六盞再坐,斟上酒,笙起慢曲子。宰我酒,龍笛起慢曲子。百官酒,舞三台,踢球人爭勝負。並且說:“樂送流星度彩色門,樂西勝負各分番。勝利賜銀碗和彩緞,對不起打麻鞭又抹槍。“下酒供假蜥蜴魚、蜂蜜浮酥捺花。第七盞進御酒,箏色長上殿奏好,七寶箏獨自彈,宣帝賜謝恩。有詩詠說:“雁行飛入五琮凈,滿殿齊看七寶箏。彈到急催花瓣處,春聲隱隱約約上林鶯。“宰臣飲酒,慢曲子。百官酒,舞三台。參軍色作語,勾雜劇入場,三段。下酒供排燒羊、胡餅、烤金腸。御前宣勸殿上宰執、親王、使相、侍從、外國使副完畢,中使二員到御座前演奏過,分為東、西殿廊,傳宣台百官卿監郎縣丞、主簿喝,到酒的三,拜而喝的。同時傳達外國副使以下三節官員,都高聲答應三聲,拜而喝。有詩詠說:“內臣站在靠近天光,上奏罷免傳宣下到走廊。來聽番官三節好,不需要翻譯都來王。“第八盞進御酒,歌板,色長唱踏歌。宰我酒,慢曲子。百官酒,舞三台。大家樂作合曲破舞旋。下酒,提供假沙魚、獨自下饅頭、肚湯。第九杯進御酒,宰我酒,並對曲子。百官,舞三台。左右即內等兒子相撲。下酒,供應水吃飯,簇飣下吃飯。宴罷,群臣下殿,謝恩後退。前輩有詩說:“隨班下謝恩宴罷,依然騎著馬出宮門。回來要奢侈需要說杯,留得天香袖子上存在。“

皇帝初九日聖節

四月初九日,度宗生日,尚書省、樞密院官員,到明慶寺如前開建滿散。直到一天早晨,平章、宰執、親王、南班文武百官入內大起居,舞蹈祝賀,隨班從駕過皇太後殿起居完畢,回集英殿賜宴,儀式沒有再寫。其賜宴殿推開辦事節說:儀鑾司提前期先在殿前絞扎山棚及陳設帷幕等。前一天,儀鑾司、翰林司、廚師、宴設庫、應奉司屬人員等的人,並在殿前值班。直到一天早晨,儀鑾司排設御座龍床,從香金、獅蠻、火爐、桌子子、衣幃子等,以及設定第一行平章、宰執、親王座物,系高座錦褥;第二、第三、第四行,侍從、南班、武臣、觀察使以上,同時矮坐紫褥。東、西兩朵殿堂百官,系紫沿席,就地坐下。翰林司排辦供應茶,床上那朵珠花看果,並提供細果,以及平章、宰執、親王、使相高坐在桌上第看果然果然,殿上第二行、第三、第四行侍從等平面桌子子,三人共一張桌子。兩朵殿廊卿監以下,都是平面矮桌,也有三員共一張桌子。果然桌子在未開啟內門時提前行排辦。御前頭籠燎爐,供進茶酒器皿等,在殿上東北角擺放,等候皇帝御玉座應奉。他的御宴酒盞都屈杯,如菜碗樣,有把手。殿上純金,殿下純銀。食器都是金棱漆碗碟。御廚房製造宴殿吃味,並使用茶床上看吃、看菜、匙筷、鹽、醋樽、及宰臣親王看吃、看菜,同時殿下兩朵廊看盤、環餅餅、棗、油塔,都遵循建國初的禮儀在,歷朝不敢容易的。所以禮他設宴庫提點,監造五局宴食、常行油撒。百官味道,稱盤重量,不要讓缺少。御酒庫排處理前後御宴酒,當宣勸皇帝封酒。

僧寺結製

四月十五日結製,所謂的“結夏”。蓋天下寺院僧人尼姑庵舍設齋供養僧人,從這個和尚人安居禪教律寺院,不敢起來獨自漫遊。從結製後,佛殿起楞嚴會,每天早晨和晚上合寺僧行持誦經咒,燃燒點巨燭,焚燒大香。有的寺院,朝廷降賜錢會、匹帛、金銀錢,啓建祈禱懺悔會四十九晝夜,每天六時舉行懺悔,希望國家安定,人民,那和尚人一刻不敢隨便出來,齋戒嚴肅,不敢觸犯,神天報應在眼前。大寺廟每天提供,三天或五天換堂,一起都寺主辦,都相信施助了十萬檀。這是四月十五日,于是法王禁足、釋子護生的日子,從這裏有九十天,可以安單辦理之道。這個月,園林瓜茄初生,宮中加價購買的,進而以獎賞時新。內侍的家到府中富豪,也是如此。

五月(重午附)。

五月一日,禁中賜給宰相以下公穿羅衫。五天重端午節,又說“浴蘭讓節”,內司意局以紅紗彩金子,以菖蒲或通草雕刻天師駕馭老虎像在中,四周用彩色染菖蒲掛圍在身邊。又雕刻生動物鋪在上面,再以葵、石榴、艾葉、花朵簇擁著。內再以百索彩線、細巧鏤金花朵,當銀樣鼓孩子、糖蜜韻果、巧粽、五色珠兒結成經筒符袋、御書葵石榴畫扇、艾虎、紗匹,分賜給各合分、宰執、親王。兼的諸宮觀也以經筒、符袋、命、卷軸、巧粽、夏橘等送送貴宦之家。如果市場看經過的道路流,也因為分送施主家。所說的經筒、符袋的,因為《抱樸子》問開闢五兵之道,在五月午天佩帶靈符掛念前,現在把釵符佩帶,就是這個意思。杭州都風俗,從第一天到端午日,家家買桃、柳樹、葵花、石榴、蒲葉、地道,又都市菱、粽子、五色水團、時果、五色瘟紙,該門供養。從隔夜到五更,沿著門前唱賣聲,滿街不斷。以艾和百草綁成天老師,掛在門額上,有人把虎頭白澤。有的人士宦等家以生朱在中午時寫道:“五月五日天中節,赤口白舌頭都消失“的句子。這一天採百草或修製葯品,為了避瘟疫疾病等作用,藏的果然靈驗。杭州人不論大小的家,焚燒中午香一個月,不知道從什麽文字典。那日正是葵石榴鬥艷,梔艾爭香,角粒包金,菖蒲切玉,以酬謝風景。不隻是富人巨室是這樣,雖然貧困的人,而且對流行音樂的。

士人赴殿試唱名

各路舉人到的,排日赴都堂,簾子拉完,等候擇日殿試。前三天,宣押知製誥、審定、考試等官員到學士院鎖院,命令御策題,然後宣布押到殿。士人到集英殿起居,在殿堂賜坐率試驗,根據圖劃分廂房坐下,各賜印刻策題,那些人隻允許帶紙和卷子,其餘的人都不允許帶帶文集。士人進入東華門,分別行搜查身體內有無綉體私文,方行放進。中午就給吃的東西和人,其硯水之類的東西,全殿直地直接供應。午後交卷而出。舊的製度,士人卷子仍然更為,卷頭打號,然後把當初放官,第二下復查,考定次序,後來送定參詳一同,正在確定甲名次序,而決定三魁。等候上到文德殿臨朝唱名,進呈第三魁試卷,皇上親自目睹三魁,排定姓名次序,然後宣布讓三魁姓名,他的三魁聽快行宣喚幾次,才敢與名聲而出,扣問三代籍貫年甲同方,請進入狀元侍班處,更換所賜給綠靴筒。第一名狀元,第二名榜眼,第三名探花。他的樣子元官授承事郎,職任上郡簽判;榜眼授承奉郎,探花授承務郎,職註中郡或下郡簽判。有沒有看到網,就節推察推的職責。三魁進詩謝恩,皇上賜御筵,賜詩與狀元。以下第一甲舉人賜進士及第,第二甲賜進士出身,第三到第五甲都賜同進士出身。如果有人和前下名字太宗學內舍生名額,同時升甲。待遇,他的老榜的,所謂的特奏名為首領的人,附上第五甲,補迪功郎。其餘的都交給各州文學助教。武舉進士,前三名照文科為狀元、榜眼、探花,恩例各賜紫囊、金帶、靴子、板。狀元授秉義郎,榜眼教授從義郎,探花授保義郎。全殿步司正副將領的職務。除武舉進士,都沿著文科例,賜進士及第出身。如考生想去到教場內親自弓升甲,聽從其方便,大概招致箭班隻直啊。帥槽二司,在未公布姓名前,差人吏客司等項,實行排辦禮部貢院充文科狀元局,有的人別院、或借祥符寺充滿武科狀元局,以觀察唱名。帥槽和殿步司排好鞍馬儀仗,迎接帶領文武三魁,各乘馬帶羞帽到院,安在款待。每天隻值,兩人都司供給官錢供應。以及在各州府守臣、諸路三司,當控製室外殿步三司等官,都有禮物送援助局錢酒。兩個狀元差委同年進士擔任本局職事官,措置題名登科錄。帥司差撥六局人員,安撫司關借器皿等物品、攤派妓樂,在豐豫樓開“鹿鳴宴”,同年人都到團拜在樓下。文武狀元註授完,各歸故鄉。本州就站在狀元坊額牌所居住的旁邊,以他為榮耀。州縣也都歡迎您,設宴慶賀。如遇龍飛年分,那麽三魁黃甲和其餘進士,都加倍待遇,但與常年不相同,那麽狀元可被下郡通判。在這裏可以看到士子讀書的貴,而國家對待士人的厚,不可不知道啊。所以書來記錄,為人看的。

卷四

六月(崔真君生日附)。

季夏六月,正當三在炎熱的時候,內殿朝見參拜的時候,命令翰林司供給冰雪,被禁衛殿直觀從,為了解暑熱之氣。六月初六日,敕封為護國應驗興福普佑真君生日,就磁州崔府君,系東漢人啊,朝廷建觀在衺門外聚景園前靈芝寺旁,我參觀名額名叫“應驗”,他的精神在靖康時高廟是親王日出使到磁州邊界,神顯靈衛駕,通過建立這個宮觀,崇奉香火,以表彰其功。這一天內庭差天使降香設醮,貴族士庶,多有獻香化紙。這一天湖中劃船,都把河堤邊,納涼避暑,任意眠柳影,飽抑製荷香,散發著敞開衣襟,從瓜沉李,或者喝點酒來狂歌,有人下圍棋,垂釣,遊情寓意,不一而足。因為當時金屬熔化,沒有為玩,姑且借這個以行樂罷了。

七月(立秋附)。

七月秋孟,例在上旬內皇帝到景靈宮行孟享之禮,以秋陽正炎,皇上命令宰相分別到。立秋日,太史局委派官吏在宮廷內,以梧桐樹種植在殿下,等到交立秋時,太史官穿掌上奏說:“秋天來。“這時梧桐葉子應聲飛落在一片,以寓報告秋意。都城內外,清晨滿街喊賣楸葉子,婦人女子和兒童們爭著買的,剪像花樣,插在鬢邊,以回響時間。

七夕

七月七日,所謂的“七夕節”。那一天晚下午,全城兒童女子,不論貧富,都穿著新衣服。富貴之家,在高樓危險榭,安排筵會,以獎賞節序,又在廣庭中設香案和酒果,于是讓女孩子看月亮,觀看鬥列為,乞求技巧在女、牛。有人把小蜘蛛,用金銀小盒子裝的孩子,第二天早上看他的網絲圓正,名為“得巧”。內庭與貴宅都塑賣“磨喝樂”,又稱為“摩羅”,孩兒把土木雕,再以造彩裝座,用碧紗罩籠的,下面以桌面架的,用青綠色銷金桌衣包圍護,或者用金玉珠寶裝飾更好。又在幾天前,以紅雞、水果吃,當時新果品互相饋贈。宮中思考蜜煎局也以“鵲橋仙”故事,先以水蜜木瓜進。市場上兒童,手拿新荷葉,證明“摩羅”的情況。這束都流傳,至今不改,不知道從什麽文章記錄了。

解製天(中元附)。

七月十五日,一個與大小和尚尼姑寺院設齋解製,所謂的“法律歲周圓的一天”。從解製後,禪教和尚尼姑,從便利供給假起單,有的人行腳,有人把學習,都是不限。這一天又碰到中元地官赦免他們的罪的時候,各宮觀設普渡醮,與老百姓祭祀拔。宗親貴家有能力的人,在家中設醮和尚吃飯推薦哀悼,有人拔我魂。寺廟也在這一天建盂蘭盆會,率施主錢米,給他推薦滅亡。家市場賣冥衣服,也有賣轉亮油菜花、餅、酸餡、沙餡、乳糕、豐糕之類的。賣麻谷窩兒的,因為這些祭祀祖宗,在預報秋天完成的意思。雞冠花供奉祖先的人,所謂的“洗手花”。這一天都城的人,有在家享受祭祀的人,或者去墳掃墓的地方。宮中車馬從殯宮,以全朝陵之禮。和以往諸王妃嬪等著行祭祀的誠意。後殿賜錢,差內侍去龍山放江燈萬盞。州府將佐官到浙江稅務廳設解,以享江海鬼神。這個月,瓜桃梨棗樹盛有,雞頭也有幾個品種,如果你選擇銀皮嫩者為佳,市場上賣的慘叫聲不斷。宦官外戚,很多黃金盒子陸續買入宮中,如住宅市場想買的,以小新荷葉包裹,摻用麝香,用紅色小索系的。

八月

八月上旬丁日,太宗武府學校縣學同行秋丁釋奠禮。秋社一天,朝廷及州縣派官祭祀社稷在祭壇,因為春祈秋報的,。秋社一天,有士庶家妻子女兒回娘家回,都以新葫蘆兒、紅棗兒等人為遺,俗話說叫做“宜良外甥兒”之兆啊。中秋前,這些酒庫中申明點檢所,選擇一天排準備迎接新,率府率本州軍隊和九縣場巡尉士兵,同時節製殿步兩司軍馬,去蒲橋教場訓練,都人看睹,尤盛于春季的。

中秋節

八月十五日中秋節,這一天三個秋季恰好一半,所以被稱為“中秋”。這個夜晚月色倍第二在固定的時間,又稱為“月晚上”。這個時候金風推薦清爽,玉露冰涼,桂花香飄,銀銅光滿,王孫公子,富家大戶,沒有不登上高樓,臨軒玩月,有人開廣榭,玳羅列,琴瑟音調鏗鏘,飲酒狂歌,以卜一夜的歡樂。至于鋪席的家,也登上小月台,安排家庭宴會,團子女,以酬佳節。雖然簡陋的巷子裏貧窮的人,解開衣服買酒,努力迎接歡樂,不肯虛度。這個晚上天街買賣,一直到五更,玩個遊戲人,婆娑在市場,到了晚上不斷。這是金我不禁止原因。

解試

三年一次。八月十五日,放貢舉考試,各州郡縣以及各路轉運司,並在這一天放試驗。他本州貢院,停止放本州各縣應舉士人。運輸部門放一路寓居士人,當有官文武舉人,同時宗族的一個女兒夫等。本州考試院在錢塘門外王家橋,運輸部門考試院在湖州市。三學生員到禮部貢院參加解試,宰相、侍從、在朝廷文武官員子侄等人都在國子監牒試,就在州縣,並在十五天為頭排,每天試著三場。如果各州政府和各槽司,也在十五天放試驗。那些處貢院前租房子等待考試,即使一張床的房間,租賃金不下幾十張。親戚朋友送送去解人點心,就說“黃甲頭魁雞”。以德東西說的,這是一個好預言。杭州車轂的地方,特別優惠待遇。本州元解額七十名,現在增加作八十九名。各州都有定額,兩浙轉運司在考試人約一百名取一個名字,有文武官員人等登仕郎都十個人拿了一人。國子文試就五人取一名。太宗武學讀書人約四五人取一個名字。全州貢院發榜的時候,帥臣親自前往院中,拆開一個銀牌,親書能解人的姓名,交付訊息來報告。各路州郡供設“鹿鳴宴”等貢士。又取程文次者為待補,人數不定額,等到來年朝廷放補,各個州路能補讀書人都到京都參加考試,中榜者則進入太學為學生,免三學習。得到補充的經過吏部授予綾絡,然後參學。這是朝廷對待士人的重,功名都從這裏發端的。

看潮

臨安風俗,四季奢侈,觀賞幾乎沒有一天。西有湖陽光可愛,東有潮水能觀,都絕量的。每年八月內,潮憤怒比常時,人們都從十一日起,就有人看到,到十六、十八天傾城而出,車馬紛紛,十八日最為繁盛,二十天就逐漸減少了。十八日因為帥座到,教練指揮水軍,從廟子頭一直到六和塔,家樓屋,全部為貴戚內侍等僱僱傭作看位看潮。向有白居易的《詠潮》詩說:“早潮才落晚潮來,一個到處六十回。不隻是時光朝又晚,杭州老去被潮水催促。“又蘇東坡詠中秋看夜潮》詩:”可知玉兔十分圓,已製作霜風九天寒冷。在對重門體上鑰匙,夜潮留月光中看。“”萬人擊鼓吃驚吳儂,好像浮江老阿童。想認識潮頭高幾許,越山渾在浪花中。“”江邊身世兩悠悠,人與滄波共白頭。大自然也知道人們容易老,所以教江水又西流!“”吳兒生長在波濤起伏,冒利益輕生不自憐。東海如果知道第二主意,應進行鹽鹼地變桑田。“”江神河伯兩醯雞,海若海神東來之氣吐彩虹,怎能夫差水犀手,三千強弩射擊潮低。“林和靖詠秋江》詩說:“蒼茫茫沙嘴鷺鷥睡覺,片水無痕逐漸藍天。最愛蘆花經雨後,一個帆煙火飯魚船。“太平知府蔡端明詩:”天卷潮海東回出,人世間有什麽事可以爭雄?千年浪對皮口發怒,一個狀態完全懷疑渤空;浪靜最應該聽到夜枕頭,崢嶸須待駕秋風。認真思考物理真是難到,隨著月亮虧圓也不懂。“的杭州人有一種不依賴不愛惜性命的人,以大彩旗,有的小清涼傘、紅綠色小傘兒,各系銹色緞子滿竿,等潮出海門,老十是群,執旗泅水上,為了迎接伍子胥弄潮的遊戲,有手和腳拿五小旗在潮頭,戲弄。向在治平年間,郡太守蔡端明內翰見他往往有沉沒的,作《戒約弄潮文》說:“鬥、牛的外,吳、越的中,隻有江濤的最強,在秋風而更加生氣。就其風俗習慣,在這裏觀賞遊覽。其有善于遊水的人,競爭遊戲潮的遊戲,因為父母所生的後代,投魚龍深不可測的深淵,從對炫耀,有時沉溺,精魄永遠沉淪在九泉下,望著妻子兒女們在水邊,生也有涯,我們始終在天命,死而不吊,重棄人與人的關系。推我不忍之心,伸出你無家的警告。所有今年看潮,並按照常規,他的軍人百姓,竟敢弄潮,一定要去處罰。“自那以後政府禁止,但也不能遏製的。向有前輩作《看玩潮詩》說:“弄停止潮水晚入城,紅旗白旗輕微。不因一起吃翻頭浪,爭得天街鼓樂迎。“而且元帥府指揮水軍,訓練水陣,統製部押在潮還沒有來的時候,下面的水打陣伸展的旗幟,各種端呈拽,又在水中運動鼓吹,前面引導,後來抬將官在水面,船隻分布左右,旗幟滿船,上等舞槍飛箭,分列交戰,試炮放煙火,勝利追擊敵船,火箭群下,燒毀成功,敲起鑼來聚集放教,賞賜犒勞等級。這是因為皇帝到禁止觀看潮,殿庭下看長江中,隻見軍儀在江中嚴整隊伍,希望朝廷奏好,聲如雷震。我扣和內侍,當知道他們尊重你的禮啊。這一天帥司備牲肉、草鞋、沙木板,在潮水來的時候,同時祭祀在長江中。一般多用經文,投入長江內。當時正是金風推薦清爽,丹桂飄香,還有身安身體健,怎麽不回答景行快樂嗎?

出版信息

1956年,上海古典文學出版社根據《知不足齋叢書》本校點排印,收入《東京夢華錄(外四種)》。1984年,浙江人民出版社依同一版本校點,出版了單行本。

1982年中國商業出版社《中國烹飪古籍叢刊》收錄。

2006年,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劉坤主編《經典名著解讀系列》《中國古代民俗(貳)》收錄。

評價影響

該書仿效《東京夢華錄》體例,記載南宋臨安的郊廟、宮殿、山川、人物、市肆、物產、戶口、風俗、百工、雜戲和寺觀、學校等,為了解南宋城市經濟活動,手工業、商業發展情況,市民的經濟文化生活,特別是都城的面貌,提供了較豐富的史料。書中妓樂、百戲伎藝、角抵、小說講經史諸節,為宋代文藝的珍貴資料。

節日習俗

跟《夢粱錄》有關的節日習俗

《夢粱錄》不僅記載反映了許多中國傳統文化和傳統習俗,書中還對許多傳統習俗的來源進行了說明,有的甚至是最早的歷史文獻記載。

元旦

吳自牧《夢梁錄·正月》載:"正月朔日,謂之元旦,俗呼新年。一歲節序,此地之首。士夫皆交相賀,細民男女亦皆鮮衣,往來拜節。街坊以食物、動使、冠梳、領襪、緞匹、花朵、玩具等物沿門歌叫關撲。不論貧富,遊玩琳宮梵宇,竟日不絕。家家飲宴,笑語喧嘩。此伉城風俗,疇昔侈靡之習,至今不改也。"

貼春聯

春節,家家戶戶都要在自家的屋門上、牆壁上、門楣上貼大大小小的"福"字。春節貼"福"字,是我國民間由來已久的風俗。但關于貼"福"字的最早記載則是《夢粱錄》。

吳自牧《夢梁錄》記載:"歲旦在邇,席鋪百貨,畫門神桃符,迎春牌兒……""士庶家不論大小,俱灑掃門閭,去塵穢,凈庭戶,換門神,掛鍾馗,釘桃符,貼春牌,祭祀祖宗"。文中的"貼春牌"即是寫在紅紙上的"福"字。

中秋

《夢粱錄》卷四《二月望》:"八月十五日中秋節,此日三秋恰半,故謂之中秋。此夜月色倍于常時,又謂之月夕。"

《夢粱錄》一書,還出現了"月餅"一詞。

臘八粥

臘月初八,我國人民有吃臘八粥習俗。吳自牧在《夢梁錄》卷六中載:"八日,寺院謂之'臘八'。大剎寺等俱設五味粥,名曰'臘八粥'。"

據說臘八粥傳自印度。佛教的創始者釋迦牟尼本是古印度北部迦毗羅衛國(今尼泊爾境內)凈飯王的兒子,他見眾生受生老病死等痛苦折磨,又不滿當時婆羅門的神權統治,舍棄王位,出家修道。初無收獲,後經六年苦行,于臘月八日,在菩提樹下悟道成佛。在這六年苦行中,每日僅食一麻一米。後人不忘他所受的苦難,于每年臘月初八吃粥以做紀念。"臘八"就成了"佛祖成道紀念日"。 從《夢粱錄》的記載可以看出,南宋時,臘八煮粥已成民間食俗。

詞語成語

跟《夢粱錄》有關的詞語成語

現代漢語中,有一些詞語和成語最早出自《夢粱錄》。

玩具

玩具一詞,在中國始見于宋。吳自牧《夢粱錄》卷十三中:"杭州大街,買賣晝夜不絕,四時玩具……"。把玩具說成是"戲小兒之具",即逗小兒玩的東西。

開門七件事

現在,我們經常用"開門七件事"來比喻每一天的必需開支。這個成語最早出自《夢粱錄》,隻是在吳自牧的《夢粱錄》中提到的卻是"八件事",分別是柴、米、油、鹽、酒、醬、醋、茶。由于酒算不上生活必需品,到元代時已被剔除了,隻餘下"七件事"。開門七件事至遲出在宋代人的口語中。所以一般認為,吳自牧乃創"開門七件事"之人。

買笑追歡

釋義:嫖娼狎妓,尋歡作樂。

出處:吳自牧《夢梁錄·酒肆》:"壩頭西市坊雙鳳樓施廚開沽,下瓦子前新樓鄭廚開沽,俱有妓女,以待風流才子買笑追歡耳。"

成家立業

釋義:指男的結了婚,有職業,能獨立

出處:吳自牧《夢梁錄·恤貧濟老》:"杭城富室多是外郡寓之人……四方百貨,不趾而集,自此成家立業者眾矣。"

湖光山色

釋義:湖的風光,山的景色。指有水有山,風景秀麗。

出處:吳自牧《夢梁錄·歷代人物》:"杭城湖光山色之秀,鍾為人物,所以清奇傑特,為天下冠。"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