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郎自大

夜郎自大

夜郎自大,成語,比喻驕傲無知的膚淺自負或自大行為。出自《史記·西南夷列傳》:滇王與漢使者言曰:"漢孰與我大?"。及夜郎侯亦然。以道不通,故各以為一州主,不知漢廣大。

  • 中文名稱
    夜郎自大
  • 讀音
    yè láng zì dà
  • 近義詞
    妄自尊大
  • 詞義
    比喻驕傲無知的膚淺自負或自大行為

詞語解釋

讀音:yè láng zì dà

夜郎自大

詞義:比喻驕傲無知的膚淺自負或自大行為。

近義:妄自尊大

反義虛懷若谷

出處:出自《史記·西南夷列傳》:滇王與漢使者言曰:“漢孰與我大?”。及夜郎侯亦然。以道不通,故各以為一州主,不知漢廣大。

典故:“夜郎自大”屬漢語圈認知率最高的一類成語。漢語工具書都把它釋為對妄自尊大者的諷喻,很多人正是通過這個成語知道古代西南曾經有一個夜郎國。但這成語其實是一段誤讀的歷史。 夜郎故事首見于司馬遷的《史記》。漢武帝開發西南夷後,為尋找通往身毒(今印度)的通道,于公元前122年派遣使者到達今雲南的滇國,再無法西進。逗留期間,滇王問漢使:“漢孰與我大?”後來漢使返長安時經過夜郎,夜郎國君也提出了同樣問題。這段很平常的故事後來便演變成家喻戶曉的成語。 夜郎自大這個成語到清代已廣為流行。清前期著名文學家蒲松齡在《聊齋志異·絳妃》中寫道:“駕炮車之狂雲,遂以夜郎自大。恃貪狼之逆氣,漫以河伯為尊。”成書于光緒後期的晚清小說代表作《孽海花》第二十四回寫道:“餓虎思鬥,夜郎自大,我國若不大張撻伐,一奮神威,靠著各國的空文勸阻,他哪裏肯甘心就範呢?”

示例

​1.要避免夜郎自大的毛病,就得擴大視野,虛心學習別人的長處和經驗。

2.五千年的文化永遠讓我等國人自豪,但不能夜郎自大。

典故

原文

選自《史記·西南夷列傳》

及元狩元年①,博望侯張騫使大夏來②,言居大夏時見蜀布③、邛竹杖,使問所從來④,曰:“從東南身毒國⑤,可數千裏,得蜀賈人市⑥”。或聞邛西可二千裏有身毒國。騫因盛言大夏在漢西南,慕中國,患匈奴隔其道⑦,誠通蜀⑧,身毒國,道便近,有利無害。于是天子乃令王然于、柏始昌、呂越人等,使間出西夷西⑨,指求身毒國⑩。至滇,滇王嘗羌乃留,為求道西十餘輩(11)。歲餘,皆閉昆明(12),莫能通身毒國。

滇王與漢使者言曰:“漢孰與我大(13)?”及夜郎侯亦然(14)。以道不通故,各自以為一州主,不知漢廣大。

註:

①元狩:漢武帝第四個年號(前122-前117)。②使:出使。大夏:西域國名。來:回來。③居:呆在。④使問:派人詢問。所從來:從何地弄來。⑤身毒國:古代國名。或譯作“天竺”、“天毒”、“乾毒”等。⑥市:買。⑦隔:阻隔。⑧誠:若。⑨間:走小路,捷徑。⑩指:通“旨”,意旨。求:找到。(11)為求道西:為他們尋找西去的道路。十餘輩:指滇國派出找尋西去之路的十多批人。(12)閉:阻塞。(13)孰與:與……比,哪一個……。(14)然:如此。

譯文

待到漢武帝元狩元年(前122),博望侯張騫出使大夏國歸來後’說他待在大夏時曾經看到過蜀郡出產的布帛,邛都的竹杖,讓人詢問這些東西的來歷,回答的人說:“從東南邊的身毒國弄來的,從這兒到那裏的路途有數千裏,可以和蜀地的商人做買賣。”有人聽說邛地以西大約二千裏處有個身毒國。張騫乘機大談大夏在漢朝西南方,仰慕中國,憂慮匈奴阻隔他們與中國的交通要道,假若能開通蜀地的道路,身毒國的路既方便又近,對漢朝有利無害。于是漢武帝就命令王然于、柏始昌、呂越人等,讓他們尋找捷徑從西夷的西邊出發,去尋找身毒國。他們到達滇國,滇王嘗羌就留下了他們,並為他們派出十多批到西邊去尋找道路的人。過了一年多,尋路的人們全被昆明國所阻攔,沒能通往身毒國。

滇王同漢朝使者說道:“漢朝和我國相比,哪個大?”漢朝使者到達夜郎,夜郎也提出了這樣的問題。這是因為道路不通的緣故,各自以為自己是一州之主,不知道漢朝的廣大。

成語故事

漢朝的時候,在西南方有個名叫夜郎的小國家,它雖然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可是國土很小,百姓也少,物產更是少得可憐。但是由于鄰近地區以夜郎這個國家最大,從沒離開過國家的夜郎國國王就以為自己統治的國家是全天下最大的國家。有一天,夜郎國國王與部下巡視國境的時候,他指著前方問說:“這裏哪個國家最大呀?”部下們為了迎合國王的心意,于是就說:“當然是夜郎國最大啰!”走著走著,國王又抬起頭來、望著前方的高山問說:“天底下還有比這座山更高的山嗎?”部下們回答說:“天底下沒有比這座山更高的山了。”後來,他們來到河邊,國王又問:“我認為這可是世界上最長的河川了。”部下們仍然異口同聲回答說:“大王說得一點都沒錯。”從此以後,無知的國王就更相信夜郎是天底下最大的國家。有一次,漢朝派使者來到夜郎,途中先經過夜郎的鄰國滇國,滇王問使者:“漢朝和我的國家比起來哪個大?”使者一聽嚇了一跳,他沒想到這個小國家,竟然無知的自以為能與漢朝相比。卻沒想到後來使者到了夜郎國,驕傲又無知的國王因為不知道自己統治的國家隻和漢朝的一個縣差不多大,竟然不知天高地厚也問使者:“漢朝和我的國家哪個大?”

夜郎自大

相關知識

不要被這個詞的表面所欺騙,其實這個成語故事跟夜晚和小伙子都沒有關系。那麽夜郎自大是什麽意思呢?這個故事講得是漢武帝時期,有一個國家叫做夜郎國。

當時漢武帝為了加強與南方民族的聯系和打通去往身毒國(今印度)的道路,于是派使臣王然于和柏始昌等人前去西南。當他們到了滇地時,滇王當羌問使者,漢與滇國哪個大?到了夜郎國,國王同樣問這個問題。原來他們並不了解漢朝,一直以為自己的國家最大。使者聽了啞然失笑。漢武帝初年,北方匈奴和南方巴蜀不斷進犯,朝廷同時出兵討伐,唐蒙應召出征。他在上書中建議:征服南方必須先結交夜郎國,然後才能打通去往南方之路。漢武帝同意他的看法,並派他率領大隊人馬和禮物前去夜郎,以安撫夜郎國,並將夜郎國改為漢的郡縣。唐蒙向夜郎國王傳達了漢武帝的旨意,表示希望接納夜郎國為漢的一個郡。由于夜郎國王沒去過本國以外的地方,不知道外面的情形。當得知漢朝疆域的遼闊後,他同意成為漢的一個郡縣。

典故新解

夜郎國之所以家喻戶曉,與“夜郎自大”的成語關系頗大。據史書記載,漢武帝派使節到西南(現在的貴州省赫章縣六盤水市附近),探尋由長安到今印度的通道。經過一年多的艱難跋涉,漢史才到達滇國,見到滇王套羌。滇王曾不無炫耀地探詢:“漢孰與我大?”之後,漢使輾轉到達夜郎國,夜郎王多同也發出了“漢孰與我大”相同的問話。于是,“夜郎自大”就成了人們譏諷妄自尊大者的典故。若追本溯源,“漢孰與我大”的專利應屬滇王,夜郎王不能專美。弄清這典故的由來,並不是要為多同洗刷冤情,更無將夜郎自大該

夜郎自大

說夜郎“自大”,這顯然是從漢文化視角看夜郎時造成的一個歷史的誤會。以原典論,不過是因為古代交通不便,西南夷與中原王朝遠隔千山萬水,處于封閉狀態中的夜郎王,渴望了解外面的世界,因此才有此一問:誰大?司馬遷在《史記》裏說:“西南夷君長以什數,夜郎最大。”夜郎國作為西南夷“最大”的國家,也許還有一點同漢朝“比大”的意思。不過,若是從夜郎民族的立場上看,那就不叫“自大”,而是自尊、自信,有一種強烈的民族自豪感。

這是夷漢交叉的視角審視的結果。夜郎人的民族自豪感由來已久,這一點在彝文獻裏觸處可見。《夜郎史傳》寫夜郎王武益納的武功:“武夜郎(即武益納)君長,比先輩威武,比先輩剛強,他經常帶兵,不斷地征戰。一下去東征,一下去南戰,全都打勝仗,屢屢建奇功。”在征伐東、西濮時,他揮師進軍,竟口出狂言:“我夜郎大軍,誰敢來阻擋?”就連夜郎國的開國之君夜郎朵,也同漢家天子一般,自命為“代高天掌權,為大地守境”的“天地子”,而一代明君多同彌(即多同),不但自稱“天之子”,更有開闢“新天”的膽識,甚至敢于宣稱:“唯我獨尊君,唯我享盛名”!

夜郎之大,留給夜郎民族的記憶也是刻骨銘心而又真切動人的。夜郎土著濮人後裔即仡佬族的“喪葬歌”裏,巫師唱道:“……大田大地我們的,大山大嶺我們的,東南西北我們的。大場大壩隨便走,大沖大凹隨便行,天寬地寬由你走,四面八方任你行……”而在關于夜郎國的民間傳說裏,甚至還有這樣的講述:騎手騎著駿馬跑了一百天,駿馬累死了,也還未跑到夜郎國的盡頭。這裏當然免不了誇張,但是在這誇張手法的後面,我們看到的不正是夜郎人疆域遼闊、國力強盛的心理基礎,不正是夜郎國“最大”所留給夜郎民族的集體記憶嗎?以此可見,夜郎並非“自大”,而是真大。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