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哈爾濱 -陸毅主演電視劇

夜幕下的哈爾濱

陸毅主演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夜幕下的哈爾濱》,改編自作家陳嶼的同名長篇小說,是由北京鑫寶源影視投資有限公司出品的一部33集的紅色年代劇。由趙寶剛執導,高光編劇,陸毅李小冉周傑隋俊波、許還幻、樊志起三浦研一聯袂主演。

該劇講述的是抗日戰爭時期發生在哈爾濱市的地下工作者們和日本人鬥智鬥勇的故事。

《夜幕下的哈爾濱》于2008年8月25日在中央電視台綜合頻道全國首播。

  • 中文名稱
    夜幕下的哈爾濱
  • 外文名稱
    Harbin Enveloped in Darkness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集    數
    33集
  • 拍攝地點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
  • 導    演
    趙寶剛、王迎
  • 首播時間
    2008年8月25日(CCTV1)
  • 類    型
    諜戰劇、紅色年代劇
  • 出品公司
  • 發行公司
    北京鑫寶源影視投資有限公司
  • 出品時間
    2007年
  • 主    演
  • 製片人
    黃海濤
  • 每集長度
    45分鍾
  • 主要獎項
    第3屆BQ紅人榜年度最佳電視劇
  • 編    劇
    高光
  • 線上播放平台
    樂視

劇情簡介

1934年的哈爾濱正處在日寇與偽滿的陰暗統治下,垂垂夜幕,陰霾天空。敵偽力圖鞏固統治,一方面著手安定地方建設,一方面瘋狂抓捕、屠殺共產黨人及抗日力量,敵我雙方進入鬥智、鬥勇的生生死死的絞殺、較量之中。隨著關東軍將軍玉旨雄一帶著漢學家玉旨一郎的到來,敵我雙方在文化戰線上、在工商界、在城市建設、在工廠、學校等地,開展了安撫與奮爭、屠殺與反抗、陰謀與智慧、愛情與背叛的一次次較量,風生雲起,波詭浪譎,生命與意志、親情與良知,都在經受著熬煎、考驗。 共產黨員王一民文武雙全,是北大的畢業生,是一中教員,他刺殺特務頭子中村次郎;帶領共產黨人,幫助作家塞上蕭大力展開進步話劇《夜茫茫》的演出;他在索菲亞廣場上掩護遊行示威的同志撤退,營救共產黨人李漢超和他的妻兒;在日寇一步步緊逼、陷害盧家,逼死盧家公子戲瘋子盧守全,秘密逮捕盧家獨生女兒醫生盧秋影,逼迫盧老爺子盧運啓做商會會長,沒收盧家所屬產業北方劇院,查封北方日報社,並進一步威逼盧老爺子的北方加工廠為其採購、加工、供應軍糧,使其成為軍需工廠,變為向華北軍事擴張的軍需供應線時,王一民率盧家人奮起抗爭,直至最後盧老爺子親手點燃加工廠,將加工廠、糧倉炸毀,與趕來的日寇小原特務長同歸于盡。王一民率盧秋影及家人、劇團演員和進步作家、畫家等人奔赴湯北抗日根據地。 玉旨一郎是漢學家、教育學家,父子傳承受中國文化濡染的良好品質,使得玉旨一郎產生了一個美好的愛情及將自己一身漢學教育的本事奉獻給中國的事業雄心,但玉旨一郎美好的愛情渴望和讓一中成為平靜校園,培養學生成才的目標,在戰爭的殘酷壓榨下,一步步毀滅。玉旨一郎深愛盧秋影,戰爭使得愛情變得越來越渺茫,愛得越深沉,割舍時就越痛苦。當玉旨雄一把這份情感當成戰爭的工具和利用盧家的借口時,對盧家威逼利誘,更使得玉旨一郎深陷痛苦之中。玉旨一郎渴望在中國做到三件事:一是為中國培養人才,一旦戰爭結束,這些人才就會為中國出力,這是他對中國人民友好的一大願望;二是希望能結交像王一民這樣正直、善良的中國人做朋友;三是要完成他的愛情目標,與盧秋影成婚。戰爭粉碎了他的夢想,玉旨雄一把這愛情當成他的戰爭工具,就更加速了玉旨一郎的毀滅。玉旨一郎在與王一民一步步建立起來的朋友關系中,終因他隻是一個日本人,無法站在中國人反侵略、反壓迫的立場上,雙方也無法成為肝膽相照的朋友。玉旨一郎終于同本庄見秀結婚,深愛著盧秋影,婚後的玉旨一郎愈加痛。


分集劇情

第1集

哈爾濱中共省委聯絡員關靜嫻和省委秘密負責人29號接頭。29號告訴關靜嫻,哈爾濱特別市委出了叛徒,導致市委書記老羅被日本關東軍特務頭子中村次郎殺害,還有五名愛國志士也被處決。而這個叛徒,一定出在能接觸到老羅的四個人身上,他們是哈爾濱市委特工部長王一民,團市委書記劉勃,工委書記李漢超和市委聯絡員馮智。為查出誰是叛徒,29號指示,趁日滿俱樂部成立一周年慶典之際,刺殺中村次郎,以此驚動叛徒。依照安排,關靜嫻和王一民、劉勃、李漢超、馮智一一接頭,並布置好了刺殺時每個人的任務。王一民開槍射殺中村次郎,劉勃負責拉閘,李漢超在外圍接應,馮智貼傳單。慶典當晚,王一民趁中村次郎演講,果斷開槍射殺,劉勃隨後拉閘。王一民趁亂逃出,劫持一輛汽車飛馳而去。汽車後座上,還坐著哈爾濱工商界知名人士盧運啓的女兒盧秋影。突然被劫持,盧秋影不知所措。王一民顧不了許多,駕車逃至江邊,但顯露對盧秋影無惡意。盧秋影定下神來,見王一民肩膀負傷,以自己是醫生為由,提出給王一民進行簡單醫治,以此為條件讓王一民送她回家。正在此時,警察局長葛明禮帶人追蹤趕到,舉槍向汽車包圍過來。葛明禮開啟車門,不見王一民蹤影,車上隻有盧秋影一人。警察遍尋不著,隻得發動汽車離去。車底下,王一民一個急翻,滾入草叢。

第2集

關東軍特務本部小原中佐見葛明禮未將劫匪追回,便以盧秋影是重要疑犯證人為由,逼迫她交代疑犯樣貌,盧秋影不從。關靜嫻匯報給29號行動結果,在排除王一民、劉勃、李漢超的叛徒嫌疑後,馮智極有可能是叛徒了,29號指示,要盡快確認並鏟除叛徒。與此同時,偽滿新京關東參謀總部也派玉旨雄一接替中村次郎,出任哈爾濱特別市顧問官。與玉旨雄一同來的,還有他的侄子,即將出任哈爾濱市一中副校長的玉旨一郎。玉旨一郎第二日便上盧府拜訪,他和盧秋影是日本帝國大學的校友。盧運啓見玉旨一郎是一個日本人,極不友善。玉旨一郎在北方醫院找到盧秋影,盧秋影對玉旨一郎的突然出現很是驚喜。玉旨一郎說起盧老爺對日本人的態度,盧秋影有點失望,回到家就和父親理論。盧老爺堅持小鬼子沒好人,要求盧秋影以後別跟玉旨一郎來往,父女倆起爭執。

第3集

劉勃從警察廳放出來,特務跟蹤。劉勃來到北方劇院,劇院被封。王一民正在一中講課,警察突然沖進校園包圍。王一民大驚。秦德利叫來校長,原來學校的溥儀畫像被人挖去了眼睛,秦德利要找出始作俑者。玉旨一郎來到校園幹涉。秦德利得知玉旨一郎就是玉旨雄一侄子之後怏怏離去。玉旨一郎此番來到哈爾濱是出任一中的副校長。並稱從今以後,警察後憲兵不得來一中騷擾。校長給玉旨一郎和王一民介紹認識。玉旨一郎的到來引起了王一民的警惕。玉旨一郎要求住校。劉勃來到浴池接頭。玉旨一郎回家,和叔叔說起以後警察和憲兵不能隨便進入學校,玉旨一郎表示想和中國人交朋友,並說起喜歡盧秋影的事,玉旨雄一堅決反對。關靜嫻和王一民接頭,說起劉勃被放出來約她見面。王一民很關切,要關靜嫻小心,自己在暗中保護。劉勃和關靜嫻在西餐廳見面。劉勃說自己在監獄經受住了嚴刑拷打,但為什麽出獄以後就找不到組織了,是不是不相信他。王一民設計將跟蹤劉勃的人甩掉。關靜嫻讓劉勃住進自己的房間,劉勃顯得很興奮。王一民跟蹤馮智。玉旨一郎觀察王一民上課。兩人探討中國文化。玉旨一郎似乎對王一民一見如故,特別想和他成為朋友。劉勃在一中發動了一些進步學生,玉旨一郎的到來受到了羅世城和肖光義等學生的排斥。他住到學校宿舍的第一個晚上,便被一塊飛來的石頭砸中腦袋。王一民見狀把他送到醫院,卻恰好遇上正在值班的盧秋影。盧秋影和王一民對在這種情境下遇見均深感意外。玉旨一郎見兩人言語間似乎熟絡,以為兩人早就認識,兩人連忙否認遮掩。玉旨一郎談起中村次郎遇刺的事件,盧秋影說當晚她遭劫持,警察局就讓她畫了一張劫匪的畫像,說要抓住劫匪。盧秋影一邊說一邊故意看著王一民。王一民送玉旨一郎回學校,又折回醫院找盧秋影問情況。王一民問盧秋影是否真出賣了自己,盧秋影說是提供線索,當時要是知道王一民就是一中的老師,一定讓警察去抓他。玉旨一郎來王一民宿舍,見門上緊鎖,很是疑惑。

第4集

王一民得知玉旨一郎就是新調來的顧問官玉旨雄一的侄子,甚為憂心。關靜嫻和王一民接頭。王一民說起玉旨一郎和盧秋影的事,關靜嫻擔心盧秋影將王一民身份泄漏出去,讓王一民小心,又說起劉勃從警察局放出來,現安排住她房子裏的事。王一民擔心劉勃被放出來是日本人的計謀,有可能敵人是想利用他做誘餌。關靜嫻表示自己會盯著劉勃,隻是需要再找一處住所。王一民答應自己去辦這件事,關靜嫻讓他也要摸清玉旨一郎的底細。接完頭回來,王一民前腳剛進宿舍,玉旨一郎後腳就拿著王一民喝酒。玉旨一郎表示將王一民當作朋友,王一民小心應付。王一民給學生上課,被同學誤認為是漢奸,因為他跟玉旨一郎喝酒。王一民有意識和玉旨一郎保持距離,玉旨一郎說日本人和中國人可以成為朋友。王一民來馬迭爾飯店找雪梅,希望幫關靜嫻的忙給劉勃找一間房子。雪梅拒絕。玉旨一郎和盧秋影用餐。王一民和29號接頭,29號說起關東軍將派遣十萬部隊開赴華北,組織決定舉行一次飛行集會,拉住關東軍兵力。省委派李漢超做總指揮。馮智想起有一次接頭時關靜嫻在一個煙攤買了一包煙,而關靜嫻並不抽煙,因此馮智懷疑煙攤是地下黨用來聯絡的一個地點,便趕往煙攤挾持了聯絡員老顧,並帶人伏擊在煙攤附近,老顧被捕。王一民按慣常來到煙攤接頭,老顧急中生智,將煙攤門板踢倒,門板上警示安全的西洋畫被扯壞,王一民見狀若無其事走過煙攤。王一民僥幸躲過一劫,組織不敢大意,決定讓他除掉叛徒。王一民關靜嫻設計將馮智騙出行刺,但刺殺未果,兩人遭到日本憲兵隊圍殲,關靜嫻挨了一槍,王一民將她送回住所。

第5集

關靜嫻負傷,王一民冒險買葯。馮智被送進北方醫院,小原要盧秋影為其動手術。關靜嫻大難不死,流露出對王一民深切的眷戀。劉勃看到關靜嫻負傷,心裏著急,言語間流露對關靜嫻的關切,也對王一民心有不滿。王一民見關靜嫻傷情嚴重,又不能上醫院,隻好找到盧秋影,希望她能幫助醫治。盧秋影知道王一民又準備行刺,言語間有些不滿。玉旨一郎找王一民用餐,王一民說有事。王一民和盧秋影相約去給關靜嫻治療,被玉旨一郎看到。盧秋影給關靜嫻醫治完問,關靜嫻是什麽人,王一民說是同志。盧秋影要王一民去醫院給他換葯。王一民回到宿舍,玉旨一郎來找他,問他以前是否認識盧小姐。王一民否認。玉旨一郎說起自己來中國是因為盧小姐。兩人正說話間,玉旨一郎的玻璃被砸。王一民來北方醫院,找盧秋影換葯。盧秋影知道王一民想行刺,告誡王一民刺殺無異送死,勉強告知王一民馮智病房。王一民為了不再讓馮智破壞組織,找到馮智病房朝床上開槍,卻發現中了圈套,王一民被活捉。盧秋影見王一民被捕,假裝不小心將手術盤打翻,王一民趁機利用手術刀叉逃出醫院。玉旨一郎召開學校大會,警告學生不得再滋事。小原來病房看馮智,問馮智根據他的理解,共產黨什麽時候會行動。馮智猜到肯定是五一。小原拿出根據盧秋影口述的畫像,問刺客是不是這個人。馮智否認,畫像一點也不像。小原來到盧府見盧老爺,盧老爺不見。小原說不見也得見。盧秋影必須得見。小原拿出畫像,盧小姐見狀忍不住笑了。小原說盧家在戲弄自己,把日本人當作傻瓜,非常生氣。小原跟玉旨雄一匯報此事,玉旨雄一準備跟盧老爺見面,要盧老爺當漢奸商會會長。

第6集

葛明禮來醫院見盧秋影,說警察根據畫像抓了很多人,要是盧秋影一天不交代出真實的疑犯,警察就會一天殺一個人。盧秋影急忙找到王一民告知情況,要王一民去自首。王一民綁架葛明禮的姨太太筱翠仙。葛明禮回家,王一民脅迫其把警察局的人全放了。玉旨雄一得知盧秋影就是盧運啓的女兒,心生一計,命小原將盧秋影抓到關東軍特務本部。盧運啓心急火燎,葛明禮點破其中奧秘。盧運啓是哈爾濱工商界重要人士,日本人一直想拉攏他出任哈爾濱工商界會長,盧運啓從不答應,玉旨雄一這麽做就是想借機生事。盧運啓救女心切,面見玉旨雄一。玉旨雄一趁機提出要盧運啓出任會長,盧運啓敷衍拒絕。玉旨雄一命小原放了盧秋影,小原不解。玉旨雄一告訴小原,對盧運啓要先禮後兵,再採取威逼利誘。他要把哈爾濱變成日本的大後方,就必須要依靠盧運啓在工商界的能量,要不惜一切手段,讓盧運啓的工廠成為日本人的軍工廠。北方劇團也是盧運啓的產業,刺殺事件後,劇院便一直被封,而盧運啓的兒子盧守全是一個戲痴,終日想著演戲。玉旨雄一打算從劇團開始實施爭取盧運啓的打算,便宣布重新開放劇院,但對演出的劇目提出限製。塞上蕭是劇院的導演,和劇院名角柳絮飛互相愛慕,玉旨雄一命他重新排演新劇,由柳絮飛出演,宣傳日滿協和的精神,塞上蕭拒絕。王一民是塞上蕭的北大同學,塞上蕭對其說起此事,王一民預感日本人不會輕易罷休,要塞上蕭趕緊帶著柳絮飛遠走高飛,但塞上蕭剛向柳絮飛求完婚,小原便領著一隊憲兵將他帶走。

第7集

筵席上,柳絮飛遭到日本軍人調戲,盧守全出面阻止,引起一場毆鬥。玉旨一郎看在眼裏很不愉快,將盧守全送回盧府。盧秋影將一郎介紹給盧老爺。盧老爺和玉旨一郎談話,盧老爺言語間表達對日本人的不滿。盧秋影對父親的態度有些生氣。小原來到北方劇院,和塞上蕭說起寫共存共榮的劇本。盧守全對小原很反感,小原告訴盧守全,隻要盧老爺答應他的條件,就可以再演夜茫茫。盧守全回家求父親答應小原。盧老爺拒絕。王一民是塞上蕭的北大同學,塞上蕭對王一民說起劇院的事情,王一民預感日本人不會輕易罷休,要塞上蕭趕緊帶著柳絮飛遠走高飛,但塞上蕭剛向柳絮飛求完婚,小原便領著一隊憲兵將他帶走。日本人對塞上蕭嚴刑拷打,要他寫日滿親善的劇本,塞上蕭誓死不答應。日本人將柳絮飛帶到刑訊室,並當著塞上蕭的面欲對其進行奸污以強迫塞上蕭答應。塞上蕭無奈,隻好答應寫劇本。王一民對玉旨一郎說起塞上蕭的事情,想試探玉旨一郎的態度,玉旨一郎表示要去警察局將塞上蕭救出來。玉旨一郎來找塞上蕭,葛明禮見玉旨一郎為塞上蕭的事情說情,告訴玉旨一郎,塞上蕭已答應寫這個劇本。玉旨一郎見到塞上蕭,塞上蕭請玉旨一郎轉告王一民,說他會為自己簽的那個漢奸聲明付出代價的。王一民不信塞上蕭會真的替日本人寫漢奸劇本,因為這不是塞上蕭的性格,王一民決定去找塞上蕭,問個究竟。

第8集

王一民潛入塞上蕭被日本人軟禁的小樓,想救他出來,塞上蕭拒絕,並要王一民把和柳絮飛訂婚的戒指還給柳絮飛,讓她不要再等他。王一民對塞上蕭反常的舉動感到不解,卻找不到理由。盧運啓在報上看到塞上蕭變節,不想自己的劇院上演漢奸戲,便將劇團解散。劇團的何亦萍是哈爾濱城防司令的兒子,見盧老爺解散劇團,提出自己接管劇團。何亦萍垂涎柳絮飛的美貌已久,對塞上蕭的遭遇幸災樂禍。柳絮飛不信塞上蕭真的答應給日本人寫漢奸戲,覺得背後一定另有隱情。何亦萍卻說事實就是塞上蕭變成漢奸了,然後又說起自己之所以接管劇團就是因為柳絮飛。王一民覺得何亦萍接手北方劇團背後有日本人。小原拿著關靜嫻的照片給馮智辯認,馮智告知日本人關靜嫻就是省委聯絡員。晚上馮智做惡夢,夢見王一民拿槍對著自己,馮智驚醒。柳絮飛告訴何亦萍,自己要走了。何亦萍要求柳絮飛不要走,說自己心裏一直有她,並說塞上蕭答應給日本人寫劇本沒骨氣。劉勃上次從劇院匆忙逃離,將一張關靜嫻的照片忘在劇場住處,因此趁晚上偷偷尋找,被何亦萍看到。關靜嫻和王一民接頭,王一民覺得塞上蕭答應寫漢奸劇本這很不正常。盧秋影來到關靜嫻住處,給關靜嫻換葯。劉勃告訴王一民自己去劇院尋找照片的事,王一民立刻覺得危險來臨,要大家迅速離開住處。果然,因為何亦萍一路尾隨劉勃,跟著找到關靜嫻住處,何亦萍通知憲兵隊抓捕。王一民、關靜嫻、劉勃、盧秋影趁亂逃出,關靜嫻住到盧秋影家,兩人談心。何亦萍和塞上蕭談漢奸劇本,小原對何亦萍很滿意,並特別交代何亦萍關註盧守全,一定要他演戲。王一民和李漢超說起塞上蕭和五一遊行的事,李漢超很有信心。何亦萍在跟劇院同事說戲,王一民來找柳絮飛,兩人說彩排塞上蕭劇本的事,王一民說何亦萍拿了日本人的錢,給日本人辦事。何亦萍堅決否認。王一民送柳絮飛離開哈爾濱去北平。

第9集

王一民來到馬迭爾飯店見雪梅問房子的事,雪梅答應幫忙。王一民來到盧府,接關靜嫻。盧老爺對王一民頗有好感。塞上蕭排演新劇的日期到了,小原讓何亦萍請了很多記者報道新劇。塞上蕭望著舞台下全副武裝的日本人狂笑不止,揮手將劇本用力一扯,舞台上飄灑的竟然是一頁頁白紙,劇本沒有一個字。小原氣憤之極,將塞上蕭開槍打死。盧守全目睹血淋淋的一幕,受不了刺激,神經崩潰。盧守全從睡夢中驚醒,將盧秋影喚作柳絮飛,盧老爺心痛不已。盧秋影責怪父親不該解散劇團,應該讓盧守全演戲。盧運啓神情悲愴,說日本人的心思並不在劇團身上,而是在盧守全和自己身上。小原對塞上蕭的事件暴跳如雷,訓斥何亦萍大意,要何亦萍把劇團散了。何亦萍陰鬱的說散了劇團正和盧老爺的心意,但盧守全變成戲瘋子了,盧家又不得不弄回劇團。隻要把盧守全把在手裏,就能把盧家控製在手裏。馮智傷愈,小原命他從北方劇團查起,找到劉勃。馮智請何亦萍吃西餐,被餐廳經理雪梅看到。馮智希望可以從何亦萍那得到劉勃的情況。何亦萍提示馮智,劇團的柳絮飛和劉勃要好,可以把她抓起來查問。柳絮飛被帶到審訊室,馮智逼問劉勃下落,柳絮飛冷冷相對,馮智威脅要對她用刑。何亦萍不失時機趕來,以柳絮飛是自己未婚妻名義將其帶走。玉旨一郎見得知盧守全病重,前來醫院探望,玉旨雄一接到關東軍司令本庄繁電話,告知女兒本庄見秀要來哈爾濱。

第10集

玉旨一郎在車站迎接本庄見秀。本庄見秀喜歡玉旨一郎,但玉旨一郎對她說起和盧小姐的事,本庄見秀內心隱痛,卻鼓勵玉旨一郎勇敢的對盧秋影表明愛意。玉旨雄一希望玉旨一郎娶本庄見秀,被玉旨一郎拒絕。玉旨一郎向盧秋影表明心跡,盧秋影拿中日的對立關系說明兩人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玉旨一郎痛苦不堪,獨自在松花江邊佇立到深夜,回來就一病不起,玉旨雄一將其送進醫院,並讓本庄見秀從新京趕來。本庄見秀對玉旨一郎照顧入微,顯露深深愛意,但玉旨一郎心裏隻有盧秋影。盧秋影得知玉旨一郎病倒,擔心不已,前來探望,被本庄見秀看到。本庄見秀知道愛情無望,隻希望玉旨一郎趕快振作,便找盧秋影談話,希望她不要辜負玉旨一郎一片深情。玉旨雄一對玉旨一郎不接受本庄見秀大為不滿,在醫院對玉旨一郎訓斥一番,但在得知玉旨一郎愛上的人是盧運啓的女兒後,態度截然轉變,主動說和玉旨一郎不要放棄,並跟本庄見秀的父親本庄健藏解釋,這麽做的目的隻有一個,拉盧運啓下水,哈爾濱要想成為大日本的大後方,需要盧家。

第11集

盧秋影問玉旨一郎本庄見秀是什麽人,告訴一郎本庄見秀來找她一事。玉旨雄一鼓勵一郎,要他努力追求盧小姐。玉旨一郎找王一民,邀請他到家裏做客。第二日,王一民上玉旨公館,被學生羅世城看到,以為王一民是漢奸。王一民送了一副字畫給一郎。王一民在玉旨雄一書房獲得一個重要情報,飛行集會已被日本人探知,並布置好了嚴密的打壓方案。王一民從玉旨公館出來,趕緊將情況告知關靜嫻。關靜嫻認為日本人知道五一行動的事情一定是馮智透出去的,王一民說要在五一之前除掉馮智,並準備要李漢超停止飛行集會。王一民被羅世城等幾個同學蒙住腦袋一頓亂打,王一民知道是羅世城所為,在課堂上生氣的訓斥幾個學生。李漢超的妻兒來到哈爾濱,李漢超很驚訝,原來是王一民寫信叫他們來的。為保護集會民眾的安全,王一民上木幫找幫會老大周遊,不僅借來很多武器,還爭取到很多木幫兄弟的支持。小原為了抓到王一民,讓馮智明目張膽住進馬迭爾飯店,以此為誘餌,引王一民上鉤。馮智雖心有不甘,但不得不從。為保護自己安全,馮智在馬迭爾飯店煽動了一些無知進步青年。王一民交代好飛行集會的實施方案,避開重重險阻,潛入馮智臥室,將馮智處死。玉旨雄一給小原傳達命令,布置飛行集會的打壓方案。

第12集

王一民再一次死裏逃生,馬上奔赴飛行集會,敵我雙方嚴陣以待。暴風雨來臨了。李漢超發動民眾遊行示威,劉勃熱情高漲,大呼口號。警察廳、憲兵隊頃巢出動,朝手無寸鐵的民眾開槍。王一民帶著周遊迅速保護民眾撤離,雙方傷亡無數。羅世城為了救劉勃,被警察逮捕,劉勃無處可逃,隻好詐死。柳絮飛回到家,肖光義來告知羅世城被警察抓走。羅世誠在警察局經受嚴刑拷打,秦德利逼問他到底是誰讓他去廣場遊行集會,羅世誠誓死不答。劉勃困在廣場死人堆裏,心驚膽戰。趁著夜色監守的憲兵不註意,終于逃出。劉勃晚上做夢,夢見自己和關靜嫻都被逮捕,他經受不住拷打,終于投降。劉勃從夢中驚醒,迅速逃離哈爾濱。柳絮飛來找王一民告知羅世城被捕。玉旨雄一對共產黨的有備而來大為不解,在得知玉旨一郎曾將王一民領進自己書房時心生疑慮。為了抓到共產黨的主要領導,玉旨雄一下令一律不準在集會中死亡的民眾親屬認領屍體,除非共產黨領導自首。李漢超挺身而出,拜別才相聚沒幾日的妻兒,到關東軍司令部自首。

第13集

李漢超帶著大車店的大老板子們去索菲亞教堂認屍,王一民來大車店找李漢超得知此事。玉旨雄一接到電話得知共產黨自首,命小原趕到廣場。小原將李漢超帶到刑訊室,看到羅世城奄奄一息。玉旨一郎來到索菲亞廣場,沖洗過的地面還有血跡,玉旨一郎撿到一粒空彈殼,他發現了靜立的王一民,教堂的鍾聲中,王一民流著熱淚。王一民求玉旨一郎去保回被捕的羅世誠,玉旨一郎認為羅世誠應該吃一點苦,王一民警告他,落入憲兵隊手裏,羅世誠可能會有生命危險,玉旨一郎堅定地認為,羅世誠最多也就是判半年刑役,讓他吃吃苦也好,不想去解救羅世誠。。柳絮飛找何亦萍,求何亦萍去救羅世誠,何亦萍嘴上答應。王一民將石玉芳、小超安置在雪梅家。王一民答應小超要救出李漢超,叮囑小超不要對外人說自己。盧秋影找柳絮飛,要她幫忙,因盧守全一心愛戀柳絮飛。柳絮飛說她要救羅世誠,顧不上盧守全了。警察廳裏,玉旨雄一親自勸降,羅世誠抓鐵鏈欲擊玉旨雄一,被當場殺害。柳絮飛求何亦萍救自己的弟弟。何亦萍提出條件,要跟柳絮飛結婚,柳絮飛無奈中答應。

第14集

何亦萍來找秦德利,說他可以勸羅世誠悔過,在牢裏見到了羅世誠的屍體。何亦萍回去後,撒謊說警察廳答應釋放,柳絮飛很感動。警察突然開進學校,玉旨一郎組織警察進校,秦德利說明要搜查共產黨,玉旨一郎命令學生操場集合。玉旨一郎親手書寫"羅世誠"三個大字,要學生在台上舉著,以示對羅世誠的哀悼,玉旨一郎主持師生悼念羅世誠。槍口下,王一民敢于上台,說羅世誠的無辜,警察與師生仇恨更濃。秦德利馬上追查與羅世誠知近的肖光義,指定玉旨一郎和王一民前去搜查肖光義的宿舍。肖光義處境危險。玉旨一郎和王一民搜查肖光義的箱子,王一民藏起了肖光義的一些剪報和書刊,玉旨一郎視而不見。操場上,秦德利和警察緊張地等待,玉旨一郎和王一民把肖光義和羅世誠的衣箱帶來,玉旨一郎當眾宣布,肖光義沒有問題,肖光義不再緊張。秦德利無奈地隻能讓警察撤出學校。音樂教室內,教員們沉默靜坐。玉旨一郎指責王一民,對羅世誠疏于管理,再強調全校師生不許參加政治活動,處分王一民。玉旨一郎去警察廳追問,是誰打死了羅世誠,秦德利訴說事實,玉旨一郎漠然而退。何亦萍找柳絮飛參加自己的生日宴會,且在宴會上對柳絮飛陳情。孔慶繁來見羅世誠父母,報告羅世誠死訊。王一民去羅世誠家,見玉旨一郎進去。玉旨一郎留下錢。王一民對羅父稱贊羅世誠英勇。王一民離開羅家,玉旨一郎攔住他,兩個人有一場爭執。玉旨一郎對王一民講述自己的家事,兩個人有所知近。王一民說,他和玉旨一郎能夠成為朋友。何亦萍在生日宴會上宣布與柳絮飛訂婚,王一民匆匆趕來。

第15集

王一民闖進婚禮現場,見到柳絮飛和何亦萍訂婚,見此情景,無奈而退。玉旨雄一勸玉旨一郎幫盧守全找醫生治病。何公館,何亦萍臥室內,何亦萍對柳絮飛說羅世誠之死,柳絮飛罵他是騙子,痛哭。王一民上班,在胡同內看到肖光義等人,用麻袋套玉旨一郎,痛毆玉旨一郎。玉旨一郎集中全校師生,宣布處分肖光義等人,開除肖光義。王一民勸說玉旨一郎,玉旨一郎不肯聽他。柳絮飛回家訴說與何亦萍訂婚,欲救羅世誠,母女痛哭。玉旨一郎見盧秋影,談自己的苦惱,約盧秋影去文廟燒香。盧秋影告訴玉旨一郎自己的心願,祝願家人平安。玉旨一郎說他沒許願,怕他的願望不能實現。玉旨一郎對盧秋影描述自己期望的家庭。盧秋影深情地對盧守全說小時的兒歌,盧守全還是瘋癲。大冢醫生等人提出治療方案,盧運啓闖入會議室,絕不同意盧守全去日本醫院治療,盧秋影與盧運啓有爭執。何亦萍要重新演戲,追隨日本人。柳絮飛跟王一民談自己的苦悶,王一民勸她離家去北平。柳絮飛把父母送走,賣掉房子,準備離開哈爾濱。玉旨雄一派人追查李漢超同伙,捕捉車老板子,拷打李漢超,李漢超笑,他不再膽小,用盡酷刑,李漢超不招,玉旨雄一決定送他去北方醫院,以引誘共產黨來救。玉旨雄一命令小原,逼迫盧運啓為日本人工作。關靜嫻和王一民見面,商談營救李漢超。

第16集

王一民找柳絮飛,告訴她,她父母根本沒到北平,柳絮飛忙去找何亦萍追問緣故。大冢醫生帶人進駐北方醫院,強行建立神經科。何亦萍把柳絮飛帶回家裏,柳絮飛呆若木雞,發現父母又回到她賣掉的房內,且被人監視。柳絮飛與何亦萍在江邊發生爭吵,何亦萍軟硬兼施,控製了柳絮飛。報章上又登出北方醫院設立神經科,盧守全成第一個病人,盧運啓怒吼,去接盧守全。盧守全回家,盧秋影仔細照顧他,盧守全還是隻能記住柳絮飛。玉旨一郎與盧秋影見面,盧秋影痛哭失聲。玉旨一郎要求玉旨雄一不要插手盧家的事,玉旨雄一答應撤回日本醫生。玉旨雄一親自來到盧家拜訪盧運啓。盧運啓與玉旨雄一談糧食加工,盧運啓答應玉旨雄一,滿足哈爾濱需求後,可以供給北滿、南滿鐵路工人糧食,要把契約拿來給他看。盧運啓悄悄來看盧守全,老淚縱橫。盧秋影查房,對李漢超有好感,很敬重他。關靜嫻對石玉芳講李漢超,說救李漢超。小超偷偷走出家,要去關東軍司令部找李漢超。發現小超沒了,石玉芳、關靜嫻、雪梅四處尋找。小超被趕回關東軍司令部門前的小原抱進了司令部。小超告訴小原,要見爸爸。玉旨雄一和小原坐在一起,兩個人哄騙小超,詢問關靜嫻,問王叔叔是誰,小超不肯說,小原帶小超去見李漢超。

第17集

小原用小超威脅李漢超,盧秋影看到。王一民趕到北方醫院,小原已經帶走小超,盧秋影告訴王一民情況。王一民趕去雪梅家,勸石玉芳、關靜嫻快走。小原帶特務尋找到雪梅家,並團團包圍。雪梅掩護石玉芳、關靜嫻,王一民趕來接應。雪梅犧牲,石玉芳發現小超在機車上,狂奔、追趕,被日本特務帶走。王一民和關靜嫻隻能撤離。關靜嫻向29號報告,要馬上行動,救李漢超家人。小原帶著石玉芳見李漢超,說服李漢超叛變。病房內,李漢超與石玉芳深情相擁,小原趁機再度威脅李漢超。小原奉玉旨雄一命令,將李漢超和家人關押在一座小樓內嚴密看管,勸李漢超關愛家庭,變節投敵。李漢超和石玉芳打定主意,隻要能救出小超,寧肯犧牲。玉旨雄一來小樓看望李漢超,當場逼問,讓李漢超出賣組織,李漢超與他針鋒相對,玉旨雄一冷冷地命便衣,當著李漢超、小超的面打死石玉芳,小超痛哭。玉旨雄一命警察將李漢超和小超分別看守。李漢超被帶回醫院。王一民和29號、關靜嫻接頭,決定馬上行動,救出李漢超,關靜嫻求盧秋影幫忙。

第18集

玉旨雄一猜到共產黨會來營救李漢超,囑咐小原看緊點,趁機將共產黨一網打盡。盧秋影利用帶李漢超看x光片的機會,安排關靜嫻與李漢超見面,商議通報營救方案。王一民去木幫找周遊,決定營救李漢超。李漢超按方案向小原報告,要帶人出院抓29號。王一民、周遊等人趕到醫院。葛明禮的啞巴司機老杜,也就是29號也開車趕到醫院。關靜嫻帶著人,推著手術車,車上躺著王一民。手術車被推進一間病房,王一民閃身進入洗手間,關靜嫻等人貼在病房門裏等待。李漢超與秦德利、葛明禮等人走出病房,從走廊走過來。在走廊上,李漢超讓小超去上洗手間。一便衣抱著小超進洗手間,王一民解決了便衣,把小超從視窗順出去。29號和另一警察接住小超,王一民把小超藏在車上,囑咐他,絕不能出聲。警察便衣去洗手間尋找小超,發現地上死屍,葛明禮命令把李漢超推出病房,關靜嫻等人的病房門大開,從病房內沖出,雙方槍戰。周遊在醫院院內開始攻擊。王一民沖進來,開槍掩護關靜嫻。王一民搶過李漢超的手術車,關靜嫻躺在一輛手術車上,被推出,警察以為是李漢超,前去追擊。王一民把李漢超從洗手間內送出。關靜嫻飛身而起,激戰。秦德利發現蹤跡,回頭找,隻見空手術車,不見李漢超,追蹤王一民。29號開車帶著李漢超和小超走了。關靜嫻、王一民撤走。盧秋影被特務用槍逼住,坐在醫院辦公室內。日本憲兵趕來包圍醫院。一少佐打電話向小原報告,李漢超被救走。啞巴司機老杜把李漢超和小超放下,開車回到醫院。卡車停下,周遊等人大呼痛快,而王一民坐在黃包車上,沒有聲音,胸腹滿是血跡,因槍傷而昏死。關靜嫻伏在身上痛哭。玉旨雄一開會,命小原去木幫,要他們交代出共產黨,否則就消滅木幫。玉旨一郎註意到王一民沒來上課,開始關註王一民。關靜嫻找到盧秋影,盧秋影和關靜嫻乘車來到木幫為王一民做手術。正做手術,小原率日本車隊趕到木幫。周遊命把盧家的車開走,小原趕來與周遊在木屋外對話。木幫兄弟不動聲色,隨時準備動手。

第19集

小原要周遊交出共產黨,周遊不答應。盧秋影從王一民的肺葉下拿出一顆子彈頭,王一民大咳,眾木幫兄弟掩飾,小原沒有發現,帶人撤走。關靜嫻和盧秋影把王一民帶回家,王一民在盧秋影家養病。玉旨一郎尋找王一民。葛明禮威脅周遊,要他交代共產黨,周遊不聽。在此同時,日本便衣偷襲周遊家,綁走周遊妻子與女兒。周遊趕回家,院內隻有兩具木幫兄弟死屍。妻女被劫,周遊帶人前去打探。秦德利和葛明禮懷疑司機老杜,開始調查他。小原命令警察廳處決周遊老婆、孩子,葛明禮暗暗通知周遊劫人。不料等周遊劫車時卻見妻子、女兒都已死去。玉旨雄一再次拜訪盧運啓,盧守全瘋瘋癲癲,險些說出王一民躲在家內養傷。玉旨雄一便衣而來,以教授身份訪談,直接提到玉旨一郎與盧秋影的婚事,再說面粉廠工地,建房,監工貪污之事。玉旨雄一帶盧運啓去看工地,盧運啓怕他得知王一民在家,隨他而去。

第20集

盧秋影跟王一民無奈地說起家事,王一民的態度讓盧秋影覺得王一民不懂情感。玉旨雄一逼盧運啓要麽做會長,要麽就允許盧小姐與玉旨一郎成婚。王一民關心盧家命運,盧運啓與盧秋影覺得無奈。玉旨一郎尋找王一民。盧運啓被日本商人龜田逼上門來收購糧食,盧運啓推托要市政府檔案,不簽契約,王一民為盧運啓設計。盧秋影對玉旨一郎訴說苦悶,玉旨一郎願幫他解決。玉旨一郎回到公館就向玉旨雄一求情,叔侄二人爭吵,不歡而散。玉旨一郎來見盧秋影,盧守全說露王一民住在盧家。王一民怕被玉旨一郎看破,不得不帶病講課,課後幾乎虛脫,玉旨一郎扶他回宿舍,為他弄葯。盧運啓抓緊時間為盧秋影尋找男人,父女兩人感到苦悶。周遊的人搶了葛明禮正懷孕的老婆筱翠仙,把她帶走。葛明禮馬上調人去木幫,包圍木幫。周遊集合木幫人,命令所有人都走,隻留他一人對付警察廳,要保全木幫,不要木幫與葛明禮為敵。葛明禮帶人攻打木幫,周遊一人抵抗。筱翠仙開始生產。周遊喊葛明禮停戰,說他老婆要生兒子,葛明禮不信。槍戰中筱翠仙生下兒子。筱翠仙被打死,周遊爬在木垛邊,護住嬰兒。葛明禮要再射擊,秦德利製止,從周遊身下拽出嬰兒,嬰兒啼哭。王一民講課,身體不舒服,玉旨一郎看在眼裏,要王一民回去休息。

第21集

玉旨一郎敲門進來,照顧王一民吃葯,又出去給盧秋影打電話,要她來看顧王一民。王一民做夢,在課堂上講課,玉旨一郎揭開他的衣服,全身都是傷疤,眾人註視他,槍響,驚夢。玉旨一郎叫來黃包車,送王一民去盧家養病。王一民突然跟盧秋影說,玉旨一郎是好人,要不是日本人,兩人可以共度一生。葛明禮懼怕木幫報復,與秦德利商量對策。盧運啓想要帶盧守全離開哈爾濱,前去治病。葛明禮來到盧家,宣布要獨自去木幫,了結個人恩怨,因為懼怕木幫報復,想保住兒子,把出生兒交給盧太太照顧。葛明禮趕到木幫,木幫按規矩將葛明禮吊掐鉤,鮮血從葛明禮後背往下流。吊掐鉤受刑的葛明禮要熬過三炷香,葛明禮沒了精神。秦德利吼他,說起當年救自己,葛明禮熬過最後一炷香。木幫兄弟把葛明禮從掐鉤上解下,人還活著。秦德利背著葛明禮回城,送到醫院。玉旨雄一對小原下令,要是盧運啓不聽關東軍命令,就要消滅他。何佔鰲帶著保全軍消滅了木幫,大煙燈兒帶人逃走。王一民跟盧運啓下棋,盧運啓談起要把盧秋影嫁給王一民,王一民覺得不妥。王一民向29號報告盧運啓談起的婚事,關靜嫻聽了很難過,流下了眼淚。王一民壓抑內心情感,擁抱著關靜嫻,訴說自己處境危險,無以負托關靜嫻的感情。

第22集

盧老爺和盧太太商量盧守全的病,和對日本人怎麽辦。小原叫來何亦萍,要何亦萍盯住盧守全,以利用盧守全要挾盧老爺。何亦萍開始組織劇團,為日本人服務。盧守全要去演戲,何亦萍想害盧守全。玉旨雄一去醫院看望葛明禮,走出醫院,接到小原報告,說是盧運啓要帶盧守全去新京看病。玉旨雄一命令把他們追回。小原到北方醫院問盧秋影,確認盧運啓帶著盧守全離開。玉旨雄一生氣,命令必須把盧守全弄回來。何亦萍討好日本人,決定去找盧守全。盧守全在新京醫院院內散步,恍如看見了柳絮飛,就追出了醫院,被便衣扯上車。何亦萍騙盧守全,說柳絮飛生病了,盧守全說要看望柳絮飛。盧運啓感到醫院,冬梅告知盧守全失蹤,盧運啓到處尋找。盧秋影報告葛明禮,秦德利聯系新京特勤處查找,正慌亂時,有人打電話,命盧運啓趕回哈爾濱。盧運啓匆匆趕回。王一民接到盧秋影電話,知盧守全失蹤,告訴了玉旨一郎。玉旨一郎詢問小原,小原推托說不知道。玉旨一郎問玉旨雄一,玉旨雄一故做坦然,說是不知。玉旨一郎來見盧秋影,和他一起擔憂盧守全的失蹤。盧運啓無奈,隻能去找小原。

第23集

盧運啓跟王一民說小原來找他一事,盧運啓希望王一民幫自己,謊稱已與盧秋影訂婚王一民感到為難,最後答應,可做展緩之計。。一中教員室內,眾人見北方日報登載的訊息,知王一民訂婚,王一民感到壓力很大。玉旨一郎在江邊見盧秋影。盧秋影告訴他這件事,玉旨一郎說王一民是好男人,兩個人說真愛得不到的艱難。玉旨一郎談,為什麽自己連愛的權力都沒有。玉旨雄一見到報紙十分生氣,叫來何亦萍,要對付盧運啓。王一民找何亦萍問盧守全下落,何亦萍推說不知。玉旨雄一再訪盧運啓,說他破壞了玉旨一郎與盧秋影的婚事。玉旨雄一在盧家看見王一民,與王一民針鋒相對。盧秋影去關東軍司令部見玉旨雄一,說她可以嫁給玉旨一郎,但要玉旨雄一放過盧家,找回盧守全。玉旨雄一告訴她,與玉旨一郎結婚是她唯一出路,盧家沒資格談條件。盧秋影受到屈辱,坐在江邊一籌莫展。王一民跟蹤何亦萍,發現了何亦萍的異常。王一民打電話給盧家,盧家通知葛明禮,警察廳來人。

第24集

眾人趕到小樓前,看守盧守全的人見勢不妙,想把盧守全帶走,盧守全不願走,上了小樓天台,恍惚看見柳絮飛在樓下,喊著柳絮飛的名字,飛下天台。劉勃跟關靜嫻講,他是男人,要做大事,要關靜嫻給他發揮才能的機會。本庄見秀告訴玉旨一郎,她想回日本了。玉旨一郎心情鬱悶,借酒消愁。靈堂上,盧家悲憤,玉旨一郎來吊唁,盧秋影心情復雜,不想見玉旨一郎。玉旨一郎進來吊唁,和王一民說起盧秋影,為盧秋影的悲傷而心痛。何亦萍也前來吊唁,被擋在靈堂外。柳絮飛和劉別玉蘭在靈前對盧守全說話。何亦萍帶走了柳絮飛,劉別玉蘭罵何亦萍是個人渣。玉旨一郎想要離開玉旨公館,不再回來了。他把玉旨雄一的那張全家照片撕開,玉旨雄一看著他離開,他想把照片粘好,女僕來報,本庄見秀來了。本庄見秀去一中見玉旨一郎,玉旨一郎透露心事,想要回日本。小原前來吊唁,又跟盧秋影說起婚事,盧秋影拉著王一民,說她要嫁給王一民。盧秋影和王一民不想讓小原進靈堂,小原把花圈放在院內,轉身而去。葛明禮跟盧運啓喊,說他鬥不過日本人,別再跟日本人鬥了。盧運啓說,他決不願當漢奸。逃離廣場的劉勃回到佳木斯市繼父家,呆了一個月,突然痛哭,說自己是共產黨省團委書記,決定不幹了。繼父安頓劉勃,暗地裏卻報告了日本憲兵隊,來人抓劉勃,劉勃從窗戶逃走。劉勃一路困頓,來見關靜嫻,說自己意志堅定,關靜嫻很感動,劉勃決定改名田忠。關靜嫻要劉勃去牽牛坊組織進步文化工作。何亦萍打電話約秦德利,說懷疑王一民就是共產黨。秦德利向小原報告,小原要他盯緊王一民。秦德利來到一中,調查王一民。

第25集

秦德利查王一民宿舍,眾便衣檢查,險些發現王一民藏槍之處,秦德利懷疑王一民受過槍傷,關鍵時玉旨一郎發脾氣,說這是損害一中老師的威嚴,絕不允許。秦德利隻能帶人離開。人走後,玉旨一郎起身,告訴王一民下班後在江邊碼頭等他,有話要對他說。王一民與玉旨一郎見面,勸他不要接近盧家,王一民很坦然,不懼個人生死。秦德利帶人離開,但不甘心,決定暗中盯住王一民。盧秋影找小原,要求處置殺害她弟弟的凶手。玉旨雄一命令小原,調查盧秋影,逼迫盧運啓。盧秋影見關靜嫻,跟她說自己與王一民的情感,關靜嫻壓住滿腹心事,說她跟王一民隻是兄妹之情。關靜嫻獨自在沙灘上痛哭。29號命令王一民,勸盧運啓撤走。王一民跟盧運啓見面,談此事,盧運啓說他自有主意。盧太太和盧秋影談王一民,覺得把女兒嫁他也算終生有托。小原前來威脅盧運啓,說要逮捕李漢超事件中的嫌疑犯盧秋影。盧運啓見勢不妙,要王一民和盧秋影成親,離開哈爾濱。王一民答應帶她們走。秦德利接到葛明禮的命令,小原要他們兵分兩路,馬上去一中逮捕王一民。本庄見秀和玉旨雄一來見玉旨一郎。機車隊也來一中捕捉王一民。

第26集

王一民和李漢超談共榮社區日本人的用意。秦德利趕到盧家,布好陷阱,等待王一民前來。李貴打來電話,秦德利接電話,命令警察馬上趕回一中,抓住李貴。王一民棚戶區開會後回盧公館,走到門前,發現情勢不對,隻能坦然走進院去。秦德利逮捕了王一民,看見王一民鎮定自如,盧家父女對他更是欽佩。盧秋影想要去警察廳營救王一民。葛明禮想要把盧家與王一民的關系切斷,命令秦德利嚴刑拷打王一民。秦德利發現了王一民的傷口,十分懷疑,王一民說是小時爬樹扎傷,留下的傷疤。劉勃和劉別玉蘭見面,暢談理想,劉別玉蘭欽佩劉勃。劉勃和關靜嫻在一起,欲親近關靜嫻,此時盧秋影前來,報告王一民被捕。關靜嫻決心要救王一民,秦德利奉命審問李貴,問他王一民是不是共產黨,李貴不肯招認。盧秋影去找葛明禮,要他放了王一民,葛明禮不答應,勸盧秋影嫁給玉旨一郎。葛明禮讓盧秋影看王一民熬刑,盧秋影發現自己心疼王一民。關靜嫻報告29號,她要去救王一民,29號批評她,不要沖動。劉勃說他一定要去救王一民,但他還要跟劉別玉蘭結婚。29號要盧運啓趕快逃走,盧運啓要盧太太和盧秋影走。盧秋影不肯走,要救王一民。玉旨一郎講課,本庄見秀來看,他喜歡玉旨一郎的風趣和快樂,學生質問玉旨一郎,是不是他和警察廳合謀逮走了王一民,玉旨一郎告訴學生,戰爭總會過去,要學生們好好讀書,學好本事才會有強壯的中國。玉旨一郎說,王一民是自己的朋友。盧運啓想賣掉加工廠,做脫身打算。劉勃、關靜嫻、李漢超商議如何營救王一民,做劫獄準備。王一民受到嚴刑拷打。玉旨一郎趕到西餐廳,與秦德利見面,秦德利告訴他,王一民肯定是共產黨,但他沒有招供。盧運啓要盧太太和盧秋影當晚就走。盧秋影命司機在醫院門口等待,她要用車去營救王一民,在辦公室內接到電話,盧運啓告訴她,馬上逃走,盧秋影不肯。關靜嫻向29號報告營救方案,29號說,這是蠻幹,命令他們停手。玉旨雄一得到情報,命令公開逮捕盧秋影。

第27集

關靜嫻流淚告訴劉勃等人停手。葛明禮坐在輪椅上來見盧運啓,盧運啓告訴他,日本人逼得自己要家破人亡了,葛明禮要他聽日本人的。玉旨雄一審問王一民情況,命令必須逼盧秋影與玉旨一郎成婚,命令盧運啓做商會會長,不然就槍斃王一民,處決盧秋影,沒收盧家全部財產。葛明禮與秦德利商量,秦德利說,不能把王一民交上去。秦德利審問王一民,給他用刑。小原趕到,在門前聽到王一民的慘叫,問有沒有證據,秦德利說沒有。盧太太要盧運啓給玉旨雄一打電話,放了盧秋影。玉旨雄一直接問他有什麽條件,盧運啓答應,放了秋影,可以做商會會長,也可以勸秋影答應婚事,但要放過王一民和盧秋影。冬梅去見玉旨一郎,求他救盧秋影。玉旨一郎來到玉旨雄一的辦公室,告訴他,盧秋影一定會答應嫁給自己,也可以勸盧運啓當商會會長,他要去見盧秋影。玉旨一郎見到盧秋影,要她聽自己的,盧秋影流淚答應。玉旨一郎來到盧家,說出見過盧秋影。玉旨雄一再到盧家,商定婚事,然後要小原看守盧家,小原命葛明禮放掉王一民,跟蹤他,尋找29號,一旦出事,馬上再捕王一民。劉勃和文化名人做沙龍,劉別玉蘭特別崇拜劉勃,覺得他是個堅定的革命者。劉勃要企業文化活動,正和關靜嫻說,王一民趕回。報上登載了玉旨一郎和盧小姐的婚事,王一民趕到盧家,盧運啓要王一民帶著盧秋影母女走,趁著婚禮之時溜走。王一民見盧秋影,告訴救她,要離開哈爾濱。本庄見秀為玉旨一郎祝福。玉旨一郎告訴她,不想與盧小姐結婚,要和本庄見秀在一起,第二天就走。

第28集

玉旨一郎要離開一中,決定把自己的書、筆記留給一中,一中師生不願他離去。王一民來見玉旨一郎,兩個人談起情感,玉旨一郎說到要走,王一民送玉旨一郎一套珍貴的線裝書。一中師生送走玉旨一郎。小原發現玉旨一郎要離開哈爾濱,報告玉旨雄一,奉命將玉旨一郎從車站抓回。玉旨一郎與玉旨雄一爭吵,說他不是玉旨雄一的兵,玉旨雄一說,你是日本人,就得為聖戰出力。本庄見秀說,一郎有不結婚的權力,玉旨雄一說,他隻有一個權力了,就是和盧小姐老老實實地結婚。何亦萍帶著保全軍的便衣,摸到了劉勃的活動,發現了共產黨組織的一些人員,開始跟蹤監視。便衣開始跟蹤劉別玉蘭和劉勃,進而發現口琴社與鐵路俱樂部小排練場裏的一些共產黨人和進步民眾。

第29集

29號打電話,給盧公館找王一民。盧家已被警察包圍。29號隻好通知馬亮,要他去通知關靜嫻劉勃叛變。劉勃趕到牽牛坊,隨後而來的警察包圍牽牛坊,開槍抓捕。關靜嫻怕王一民會隨時趕到,假裝要招出29號,並且自己已和王一民在廣場碰頭,關靜嫻被帶走。秦德利帶人埋伏在廣場周圍,王一民從遠處趕來。關靜嫻撲向劉勃,喊王一民快走,劉勃手抖,槍響,射在關靜嫻腹部,王一民迅速跑走,劉勃喊人追趕。劉勃抱著關靜嫻,坐機車趕去醫院,王一民趁亂逃脫。北方醫院,醫生問關靜嫻,有沒有親人,關靜嫻搖頭,最後說出盧秋影。盧秋影趕來救治關靜嫻,準備手術。盧秋影為關靜嫻簽手術單,劉勃在手術室外流淚。王一民得到通知,要他去救金劍秋和作家文軍、文紅。王一民送走文軍、文紅後,立刻去見29號,商量營救關靜嫻,29號堅決不許,他寧肯舍棄自己的女兒,不要王一民去冒險。玉旨一郎帶著本庄見秀在江邊跪拜,就此成婚。劉勃坐在病床前守著關靜嫻,何亦萍來到醫院,斥責劉勃對女人無情。關靜嫻醒了,盧秋影告訴她,她昏過去時總是念叨王一民的名字。玉旨雄一慶祝破獲共產黨,命眾人乘勝追擊。盧秋影在辦公室接到了王一民的電話,問關靜嫻情況,兩人相約東樹林見面。劉勃看守關靜嫻,關靜嫻告訴他,王一民一定會來殺他。劉勃把關靜嫻轉去日本醫院。王一民見盧秋影,對盧秋影說,自己和關靜嫻從小就在一起,像是兄妹親情,一定要救關靜嫻。

第30集

葛明禮來盧府告訴盧老爺,此時離開哈爾濱隻能被打死,要他們等待時機。葛明禮惦念冬梅,但盧太太不願。小原接到命令,要馬上逼迫盧運啓做商會會長,盧運啓答應,三天後走馬上任,家人商議,三天後開會時,盧太太和冬梅、盧秋影一起離開哈爾濱。29號和王一民等人在商議,要營救關靜嫻,處決何亦萍,幹掉劉勃。何亦萍告訴劉勃,王一民一定會殺他,劉勃很畏懼。王一民和李漢超、馬亮等商量,殺何亦萍,處決劉勃。王一民決定找盧秋影,去日本醫院探望關靜嫻,盧秋影找大竹院長,去見關靜嫻,關靜嫻囑咐盧秋影告訴王一民,千萬別來救她,太危險了,要他殺了劉勃和和何亦萍。劉勃對盧秋影說,我要盯住你,就能抓住王一民。

第31集

玉旨一郎和王一民見面,告訴了他湯北遊擊隊的訊息,他感到傷心,怕這次軍事行動會害了許多人。王一民要肖光義和謝萬春分頭去通知湯北遊擊隊,日軍圍剿湯北的訊息,且報告湯北遊擊隊,有何亦萍派去的內奸。柳絮飛與何亦萍在一起,她恨何亦萍,何亦萍一心圖謀盧家財產,柳絮飛和父母見到了王一民,王一民要他們遠離哈爾濱。何亦萍得知柳絮飛父母失蹤,來找柳絮飛,柳絮飛告訴她,自己要走了。王一民處決何亦萍。何佔鰲因何亦萍之死,瘋狂追捕王一民,劉勃也因關靜嫻之死瘋狂追殺王一民,王一民陷入危險中。玉旨雄一告訴小原,殲滅湯北遊擊隊的部隊遭到伏擊,一定是有人通風報信。劉勃討好玉旨雄一,說不會是玉旨一郎的原因。小原向玉旨一郎追究原因,玉旨一郎很震驚,他去找王一民,兩個人爭吵起來,王一民對他說民族大義,說侵略者的罪惡。玉旨一郎感到痛苦。玉旨雄一很生氣,他認為玉旨一郎敵友不分。玉旨雄一試探小原,會不會是玉旨一郎把這件事說出去的,小原暗示他,絕不能說是玉旨一郎透露了情報,否則玉旨一郎必會以叛國罪判處死刑,小原卻說,應該讓玉旨一郎去參軍,恕罪。玉旨雄一來見本庄見秀,告訴她,如果玉旨一郎回來,讓他來見自己。

第32集

玉旨雄一和玉旨一郎談話,要他去當兵,上戰場,用鮮血洗刷罪惡,玉旨一郎不願當兵,但也隻能聽從。玉旨一郎對本庄見秀說起了自己的無奈。劉勃帶人去北方加工廠捉王一民、謝萬春,結果撲空。謝萬春帶湯北遊擊隊長夏雲天來到海天賓館。夏雲天裝扮成保全旅一個旅長,跟王一民見面。盧運啓去日滿俱樂部開會,決定讓盧太太與盧秋影逃離哈爾濱,劉勃帶人跟蹤,在後門看住她們,盧秋影與盧太太無法離開哈爾濱。李漢超、謝萬春看到了口袋上的記號,告訴工人,這是在給日本人準備軍糧,工人開始鬧工潮。盧運啓支持工人……

第33集

盧運啓一家人來到東方照相館照相,趁機與王一民接頭,王一民勸他們離開,盧運啓決定炸掉北方加工廠,盧家遣散家人。本庄見秀給玉旨一郎穿上軍服,要他去見盧小姐,與盧秋影告別。玉旨一郎與盧秋影見面,兩個人說要離開哈爾濱,很是傷感。盧運啓突然吐血要求住院,送盧運啓去醫院,眾人抬著盧運啓上了車。兩輛日本機車跟著盧家的小車,路上,夏雲天帶人劫住盧家的小車,夏雲天和有機隊員開火,打死四個日本兵。夏雲聽要盧運啓離開哈爾濱,由遊擊隊去炸工廠,盧運啓決定親手去炸工廠。盧太太和家人去東樹林等待,盧運啓和夏雲天前去炸廠。盧秋影被兩個穿保全軍服的人看押著,來到北方醫院,說要查封醫院,命令醫護人員到診療室去。李漢超、王一民等人忙著向卡車上裝葯品。小原向玉旨雄一報告,江邊發現劉勃的屍體,玉旨雄一命令,馬上派人去醫院抓捕盧秋影。小原打電話命葛明禮抓盧秋影。葛明禮叫秦德利去,秦德利帶人奔向醫院。北方加工廠內,盧運啓帶人安裝炸葯,秦德利沖出來,逼近卡車,下了遊擊隊員的槍。接管工廠的日本兵發現了盧運啓與夏雲天,開始射擊,遊擊隊員還擊。日本兵沖進工廠辦公室,打電話報告小原,小原帶人趕來增援,雙方接火。盧運啓爆炸了廠房,跑向卡車,日本兵兩槍射在盧運啓後背上,盧運啓倒下了。秦德利來到醫院的倉庫,用槍指李漢超,王一民突然閃出,槍指秦德利……

(註:分集劇情參考資料)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王一民陸毅
盧秋影李小冉
玉旨一郎周傑
關靜嫻隋俊波
柳絮飛許還幻
盧運啓樊志起
玉旨雄一李文波
小原大佐三浦研一
劉勃陳昊
秦德利李崇霄
葛明禮程雍
何亦萍楊奇鳴
李漢超徐鐵人
盧守全梁大維
劉別玉蘭李卉然
本庄見秀井上朋子
賈紀海中村次郎

職員表

出品人朱彤、蒲樹林、丁芯
製作人彭曉林、冀秀萍
原著陳嶼
導演趙寶剛
編劇趙寶剛
攝影甘運全、何順文

(註:演職員表參考資料)

音樂原聲

歌曲名稱作詞作曲演唱演奏
破曉冀楚忱徐向榮劉可亞洲愛樂樂團

幕後花絮

1、本劇翻拍于上世紀80年代風靡一時林達信、王剛領銜主演的《夜幕下的哈爾濱》,由趙寶剛導演。

2、演員陸毅在劇中扮演武藝高強的地下黨員王一民,也是他的轉型之作。

3、演員周傑在劇中顛覆形象,扮演日本人玉旨一郎。他在拍攝一場學生抗議日本侵略者的群戲時費了不少力氣。

4、劇中真實再現上世紀30年代哈爾濱的服裝和布景,還原東方小巴黎,拍出哈爾濱曾經的輝煌。

5、《夜幕下的哈爾濱》是演員陸毅和導演趙寶剛的第四次合作。而這一次合作,趙寶剛是想讓走下坡路的陸毅能夠打一個漂亮翻身仗。

6、劇中李小冉同陸毅、周傑兩位男主角的三角愛情成為劇中的亮點。

7、在《夜幕下的哈爾濱》中,演員許還幻和陸毅繼電視劇《像霧像雨又像風》後再度合作。

8、演員許還幻為了演好柳絮飛這個角色,在進劇組前便做了功課,使平日十分嚴肅很少表揚演員的趙寶剛在他的生日宴上,稱贊許還幻是進步最大的演員。

獲獎記錄

時間獎項名獲獎/提名方
結果
2008-12-22第3屆BQ紅人榜年度最佳電視劇《夜幕下的哈爾濱》獲獎
2008-12-22第3屆BQ紅人榜年度最受歡迎男演員陸毅獲獎

劇集評價

正面評價

《夜幕下的哈爾濱》繼承趙寶剛作品一貫唯美、夢幻的偶像風格。劇組不但精心的設計服裝和布景,追求作品的形式美感之上的精益求精,而且該劇中也加入諸多新鮮元素,情節線在劇中佔了主導篇幅。同時依托劇中復雜的感情背景,展現出那個慘烈的時代背景下人們強烈的民族意識和責任感。(騰訊娛樂評)

負面評價

《夜幕下的哈爾濱》中為了塑造一個憂國憂民的愛國英雄,感情戲寫的懵懂又含蓄,所以台詞不多卻耐人尋味。(騰訊娛樂評)《夜幕下的哈爾濱》在播出後,有觀眾表示劇中演員形象都很靚麗且造型方面也欠考慮,不像是在打仗,更像是在走秀。也有觀眾認為,地下共產黨員講究的是低調,而作為教師的王一民總是穿著風衣往來于學生中顯得太過張揚。另有觀眾指出戲中的武打槍戰部分太假,不僅沒有出彩,反而令這部戲減分不少,(騰訊娛樂評)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