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隆阿

多隆阿

多隆阿(1817年12月20日-1864年5月18日),字禮堂,呼爾拉特氏,達斡爾族,清代隸屬滿洲正白旗,著名軍事將領,擅長指揮馬隊,在同治中興時期和湘軍第一名將鮑超齊名而過之,有多龍鮑虎之譽 。

1853年(鹹豐三年)以黑龍江驍騎校尉同隨勝保與太平軍作戰,在擊潰太平軍北伐的戰役中戰功卓著。

1856年被湖廣總督官文調至湖北黃州(今黃崗),次年在官文、湖北巡撫胡林翼統領下,與都興阿收復武漢、黃州、黃梅,大致抵定湖北省全境。

1860年參與收復太湖。1861年配合湘軍攻佔安慶,任都統及荊州將軍。次年攻陷廬州(今合肥)。

1862年(同治元年),陝西回民起事,多隆阿于十一月抵達潼關,次年二月攻佔回軍在同州的兩個重要據點羌白鎮和王閣村,九月攻佔蘇家溝和渭城灣,殺死叛軍一萬七、八千人。至此陝西回軍被迫向甘肅撤退。

1864年(同治三年)4月1日,多隆阿攻佔盩厔,進城時遭流彈擊中,延至5月18日傷重不治。贈太子太保,予一等輕車都尉世職,入祀京師昭忠祠,謚忠勇。

  • 中文名稱
    呼爾拉特·多隆阿 
  • 外文名稱
    dorongga
  • 出生地
  • 官職
    正紅旗蒙古都統、荊州將軍
  • 逝世日期
    1864年5月18日
  • 主要成就
    擊潰太平天國北伐軍,屢挫陳玉成
    平定陝西回亂
  • 別名
    呼爾拉特·禮堂 
  • 國籍
    中國(清朝)
  • 出生日期
    1817年12月20日
  • 謚號
    忠勇
  • 職業
    將領
  • 民族
  • 追贈
    太子太保,一等輕車都尉世職

人物生平

初露頭角

多隆阿于1817年12月20日(嘉慶二十二年十一月十三日)出生于齊齊哈爾。達斡爾人以騎射為本。多隆阿從小習武射箭,練就了一身騎射本領。16歲就披甲當兵,被選入前鋒營。1852年(鹹豐二年),升補驍騎校。

1853年(鹹豐三年)5月,太平軍發動北伐,所向披靡。清廷急忙調兵遣將,前往迎堵。7月底,多隆阿隨內閣學士勝保抵河南懷慶(今沁陽)外圍,開始與北伐太平軍作戰。9月初,北伐軍經山西折入直隸(約今河北),京師為之震動。蒙古科爾沁郡王僧格林沁率八旗兵出戰,多隆阿領黑龍江兩起馬隊轉隸其毫下,在直隸、山東"攻剿"北伐軍,參加圍困連鎮、高唐、馮宮屯等戰鬥。清軍全殲北伐太平軍,他因功升任協領。

南援湖北

1855年(鹹豐五年)6月,多隆阿率所部"得勝之師"南援湖北,駐防川沙口一帶。1856年(鹹豐六年)12月,太平軍棄守武漢,清廷論功升任多隆阿為行營翼長。他奉湖廣總督官文之命,以所部馬隊順長江北岸東下,合湘軍楊載福部敗太平軍于黃州。

又隨江寧將軍都興阿進佔廣濟,1857年(鹹豐七年)1月初佔黃梅,迫使太平軍全部退出湖北。1月底,多隆阿率部向贛北要地小池口一帶的太平軍發起攻擊,以配合李續賓的湘軍大隊圍攻九江。他乘夜色前往小池口附近觀察地形,發現太平軍正在魏家菜園增築土壘,當即下令分兵三路向土壘發起攻擊。他以步兵為主力,分為前敵和接應兩個梯隊,對土壘實施正面強攻,又以馬隊分列步隊左右兩旁,隨時準備抄襲太平軍的側翼。戰鬥開始後,多部士兵用稻草遮身,迅速接近太平軍營壘,填平壘前的塹濠,蜂擁翻爬土牆。馬隊則縱火放煙,以驚擾太平軍。太平軍奮勇抵抗達一個時辰,終因力不能支,放棄了土壘陣地。此後,多隆阿又率部連敗太平軍于小池口附近的段窯,以及湖北黃梅縣的楓樹坳、獨山鎮等地,攻毀太平軍許多營壘。從此,他不僅受到其上司都興阿等人的賞識,就是太平軍也不敢輕視他。

1857年(鹹豐七年)5月,陳玉成率大隊太平軍由皖北入鄂,佔領黃梅等地,以圖阻遏湘軍東進,鞏固皖北根據地。5月中旬,多隆阿率馬隊在黃梅渡河橋與太平軍激戰,毀壞太平軍營壘多座。6月3日,太平軍對十裏鋪等地清軍發起猛攻。多隆阿急往應援。這一帶到處都是水田,不便騎兵馳騁。太平軍分派一部,選擇要道路口,集中槍炮進行射擊,斃傷多軍甚眾,使之不能與十裏鋪清軍會合。至11日,多隆阿為改變被動挨打的局面,約同鮑超前往大河鋪偷營,以便牽動十裏鋪的太平軍部隊。他先派兵埋伏在要隘道口,再選敢死隊數百人,掄大斧,持火球,對太平軍營壘發起突然攻擊,一天之間,連破太平軍營壘數座。7月中旬,陳玉成率部自黃梅、廣濟西進蘄州,多隆阿等拚死抵抗。8月20日,多軍合鮑超軍與太平軍激戰于黃臘山,甘家畈等地,踏平太平軍營壘48座,迫使太平軍又一次退出湖北。贛北鄂東幾次作戰的勝利,使多隆阿在清軍中的地位越來越高。他因功以副都統記名,並奉命收編總兵王國才的步隊1700餘人,使自己所統馬步各營共達4000餘人。

東進安徽

1858年(鹹豐八年)5月,李續賓的湘軍大隊攻陷九江,湖北巡撫胡林翼等擬訂東征計畫,準備乘勝東援安徽。8月,多隆阿奉命率部自宿松東進,從16日開始,即與太平軍戰于太湖縣城。雙方相持月餘,至9月22日,多隆阿在與鮑超,李續賓等人經過精心策劃後分道出戰。他換旗易幟,令部下埋伏設奇,派少數老弱士兵故意裝睡,以吸引太平軍來攻。太平軍不知是計,開啟營門出戰,多軍又佯裝敗退。待太平軍進入其埋伏圈,伏兵突起,一下子就沖亂了太平軍的陣腳。多隆阿騎馬揮刀,親自督陣,不多時便將太平軍建在太湖縣城外面的4座營壘攻破。太平軍于當晚撤出太湖。

1858年(鹹豐八年)10月,清軍分兵二路:李續賓北指廬州(今合肥),多隆阿合鮑超在都興阿的統率下進圍安慶。安慶是天京上遊的門戶,它緊靠長江北岸。多隆阿等陸師在楊載福部水師配合下,從東、西、北三面進行圍攻,先將城外太平軍營壘攻毀,斷其糧道,逼太平軍出城迎戰。11月中旬,太平軍陳玉成、李秀成部在皖北三河鎮全殲李續賓部湘軍,繼克舒城、桐城,安慶退路受到威脅。都興阿、多隆阿等恐遭太平軍抄襲,急忙撤安慶之圍,西返宿松。

多、鮑兩軍回到宿松,立足未穩,陳玉成、李秀成便率太平軍銜尾而至。在太平軍大軍壓境的情況下,多部許多將弁喪失鬥志,主張棄城他走。多隆阿怒目而斥,下令對畏葸退卻者嚴懲不貸。12月1日,太平軍大隊來攻。多隆阿利用大霧天氣,以主力正面迎敵,另以騎兵從太平軍大陣中穿馳而過,繞至太平軍的側後,將其糧草火葯以及其他輜重焚毀。太平軍返顧後路,多隆阿乘機下令主力發起猛攻,給太平軍造成很大傷亡。接著又與鮑超軍連敗太平軍于花涼亭。在湘軍三河鎮之戰大敗之後,多、鮑兩軍能夠連勝太平軍,起到了穩定清軍人心的作用。多隆阿也因此名聲大噪,湖廣總督官文、湖北巡撫胡林翼先後上奏清廷,為他請功求賞。

1859年(鹹豐九年)2月初,多軍合鮑超部軍再次抵達太湖城外,開始用洋槍與太平軍作戰。太平軍利用太湖縣城四面環河的條件,依水設防,不輕易出戰,使多隆阿等滯留了半年之久。這年秋後,情勢發生變化,清軍和太平軍為爭奪安慶,準備在皖北展開激戰。曾國藩親自駐扎宿松指揮清軍戰事,分兵四路。太平軍則由陳玉成擁重兵數萬屯潛山,援太湖,與清軍相持。這時,荊州將軍都興阿以病離開軍營,多隆阿奉胡林翼之命以福州副都統的身份節製鮑超和湖北糧道唐義訓、候選道蔣凝學等部湘軍19營,總兵力達1萬餘人。多隆阿調整了進攻太湖的軍事部署。他決計集中力量首先攻擊由潛山進扎到地靈港、羅山沖,小池驛一帶的太平軍援軍。

1860年(鹹豐十年)1月中旬,多隆阿指揮各軍向潛山境內太平軍發起攻擊,與陳玉成部太平軍大戰于地靈港附近。一個月以後,兩軍再次激戰于羅山沖和小池驛。這時太平軍兵力本佔優勢,又是憑山據壘,以守為戰。多隆阿于2月16日黎明時分齊集各營,擺列大陣。列陣完畢,便派小部隊誘羅山沖太平軍出戰。太平軍分路出壘迎戰,多軍一呼而進,前遏尾抄,左右橫沖。多隆阿白率馬隊從中路沖入太平軍陣中,左擊右突。太平軍陣腳大亂,官兵死傷數千人,餘眾退入壘中。第二天,多隆阿率部乘勝對小池驛、羅山沖等處太平軍營壘同時發動攻擊。他分兵三路,東路攻小池驛,西路攻羅山沖,中路居中策應。東西兩路又各分兵三支,分別從左,右兩翼發起沖擊,另有馬隊一支為後應。太平軍的防守重心在羅山沖、陳玉成親自督陣指揮。雙方麈戰數時,羅山沖製高點為多軍所佔,太平軍力漸不支,牽動全局,幾十座營壘全部被毀,損失慘重。2月17日,多軍等佔領太湖。

1860年(鹹豐十年)夏,曾國荃部湘軍進入集賢關,圍困安慶。多隆阿奉胡林翼之命率部進向桐城,對桐城圍而不攻,準備攻打赴援安慶的太平軍。9月以後,太平天國為解救安慶危局,發動第二次西征,分兵五路,夾江西上。其中陳玉成率軍數萬出天京,經定遠、壽州、舒城,于11月中旬進至桐城西南的掛車河一帶,扎營40餘座,嘗試直接救援安慶。12月初,安徽按察使李續宜率萬人來援。多隆阿與李續宜商定,多軍從掛車河向南攻,李續宜率軍從新安渡向北攻,對陳玉成部太平軍南北夾擊。多隆阿將所部分為左、中、右三路,分別擔任正面攻擊和左、右翼側擊。每路都選數營精兵打頭陣,別留一兩營組成第二梯隊為後繼。另外,還以騎兵分隊或抄太平軍後路,或居中策應。雙方激戰兩個時辰,太平軍官兵傷亡數千人。配合太平軍作戰的捻軍旗主孫葵心不幸陣亡。陳玉成隻得率太平軍餘部北走廬江休整。

安慶阻援

1861年(鹹豐十一年)5月初,安慶會戰拉開帷幕。陳玉成從湖北戰場率大隊太平軍進援,駐軍集賢關與菱湖之間,逼近圍城的曾國荃部湘軍。幹王洪仁殲、章王林紹璋等也統太平軍2萬餘人,自桐城南援安慶,進至安慶北面的新安渡、橫山鋪、練潭一帶,連營30餘裏,謀與陳玉成部會師。多隆阿率部前出高河鋪,阻止兩支太平軍援軍會師。多隆阿熟知這一帶的地理情勢,他先在太平軍的退路上設下伏兵,又用木板堵積河水,而以大隊主力正面迎戰。5月2日,多軍分四路向練潭、橫山鋪一帶的太平軍猛撲。太平軍營壘不堅,旋被攻破。駐新安渡的太平軍1萬餘人前往救援,多隆阿以3營步兵迎面接戰,以5營步兵從側翼攻擊,以馬隊繞到後面夾擊。太平軍前後受敵,傷亡甚眾。洪仁殲等下令由馬踏石渡河北撤。正當半渡之際,多軍在上遊開啓河閘,河水徒漲,多軍伏兵亦起,太平軍被淹詖擊,又遭重大損失。5月6日,多軍又在新安渡再次擊敗洪仁殲、林紹璋等部太平軍。這次多隆阿于新安渡北岸在太平軍的進攻方向上先設伏兵,布下口袋陣。太平軍來攻時,多隆阿以疲弱之卒佯敗引其前,以勁悍之兵尾擊驅其後,迫太平軍入其伏陣。太平軍前阻河水,其它三面皆受清兵攻擊,幾乎陷于絕地,雖奮勇突出糗圍,但傷亡很大,撤回天林庄。不久又撤至桐城東面的孔城鎮。

陳玉成因無法與援軍會師,于五月19日親自率數千人繞道赴桐城,與洪仁牙、林紹璋等會商進軍事宜。多隆阿聞訊,即派兵追擊,使負責斷後的黃金愛部太平軍傷亡千餘人。24日,陳玉成合林紹璋、洪仁牙、黃文金等部2萬餘人,分三路從掛車河、新安鎮、青草塥往攻多軍大營。多隆阿事先偵知此情,決心"乘其布置未定,先發製人"。他當即派出馬隊多起,于陣地外圍設伏,又將所部主力分為五隊,以前三隊分迎三路太平軍,另派兩隊為預備隊,未等太平軍布好陣勢即發起攻擊。正當雙方接戰處于相持狀態時,多隆阿預伏的騎兵突然橫殺而出,沖亂了太平軍的大陣。多軍主力乘勢猛攻,太平軍又被打得大敗,陳玉成等北退桐城。

多隆阿在安慶戰役(安慶保衛戰)中指揮部隊連續數次擊敗太平軍,完成了阻援的任務,給太平軍造成了重大的損失,挫傷了太平軍的銳氣,有效地保障了圍城湘軍的作戰。1861年9月5日,湘軍曾國荃部終于攻破安慶城。多隆阿名聲益噪,胡林翼說他"謀勇兼全","兵略精審",清廷迭升他為正紅旗蒙古都統和荊州將軍。在此之後,多隆阿率部乘勢于9月7日攻佔桐城,11日佔宿松,不久又佔舒城。與此同時,又分遣一部連下湖北黃梅、廣濟、黃州等州縣。1862年(同治元年)2月後,他與欽差大臣袁甲三合軍逼攻廬州城,與陳玉成部太平軍多次激戰,最後于5月13日佔領該城。陳玉成率餘部數千人北走壽州,兩天後即被練匪苗沛霖所誘擒。太平軍在皖北的根據地喪失殆盡。

平定陝西

在攻佔廬州後,曾國藩讓多隆阿引兵進攻江蘇浦江、浦口和九況洲,配合曾國荃會攻金陵。但他因在安慶之戰中出力最大,而賞賜卻在曾國荃之下,不願再與貪婪跋扈的曾國荃協同作戰。

1862年(同治元年)5月30日,他奉上諭離開江淮戰場,選帶所部迅速入陝。當時,陝西境內主要有三支起義武裝:陳得才所率太平天國西北遠征軍正在逼近西安,雲南李、藍叛軍在藍大順等率領下也經四川進入陝西,陝西回民軍隊將勝保所率的清軍打得難于招架。多隆阿奉命之後,率部從皖北英山、霍山進入湖北麻城,經武昌轉上襄陽,9月初抵達陝西商南。

9月中旬,多隆阿先與由陝西東下準備進援廬州的陳得才部太平軍戰于鄂、陝、豫三省交界的柳林溝、荊子關等地。太平軍被擊敗,退回陝西。12月6日,多隆阿在潼關接奉上諭,以欽差大臣督辦陝西軍務,並接統原督辦大臣勝保所部各營,總計有兵勇2萬餘人。他審察全局,認為陝西回軍連年戰勝,氣勢正旺,清軍不能急于求成。因此,在作戰指導上,他決計穩扎穩打,由東而西步步進逼,力求每戰必勝。他還特別註意對起義軍實行打與"拉"相結合,以分化瓦解起回軍的隊伍。此外,針對入陝作戰糧餉缺乏的情況,他專門派出一部分兵力搜運糧草。

1863年(同治二年)1月中旬,多隆阿率部開始與陝西回民起義軍作戰。20日,解同州城之圍,殺回軍近千人,隨即從同州向洛水以南的王閣村和羌白鎮發起攻擊,于3月19日佔領了回民軍的這兩個重要據點。5月19日又攻破倉頭鎮。

回軍經此數敗,損失慘重,遂從陝西東部地區向西轉移,集中于涇陽、新陵、鹹陽一帶。9月初,多隆阿到達西安,大肆施展"招撫"伎倆,派人到回民起義軍中誘降。個別回民軍首領變節投敵。10月初,多軍向回民軍發動進攻。13日,攻佔高陵縣城。隨後,分派陝西提督雷正綰和總兵曹克忠各率一軍共同扼守鹹陽,截斷回軍西退之路,他則親統主力從高陵渡涇水進逼蘇家溝回民軍據點。回君嚴陣以待,拚命抵御。多隆阿利用馬隊從旁橫沖穿插,將回民軍分割擊敗。多軍連佔蘇家溝和渭城兩地。回民軍在傷亡慘重的情況下經醴泉(今禮泉)、乾州西退邯州(今彬縣),不久轉入甘肅東部地區。12月24日,多隆阿奉清廷上諭任西安將軍。

多隆阿在將陝西回軍基本鎮壓下去之後,又策劃向甘肅進軍。但是,藍大順等率領的李、藍起義部隊這時還佔領著陝西盩厔(今周至),多隆阿為了解除西征時的後顧之憂,又親率馬步10營向整屋發起攻擊。

整屋在西安以西約200裏處,城牆高厚,藍大順等率起義軍在城內屯糧積薪,嚴密設防。多軍利用地道以地雷轟城,同時發起強攻,皆未成功。多隆阿見部下死傷累累而城不能克,心急如焚。1864年3月30日,他親自擊鼓督陣,再次強攻,頭部被起義軍鳥槍擊中。次日城破,藍大順等退向陝南。而多隆阿因傷重也于5月18日去世。

主要成就

多隆阿從1853年(鹹豐三年)起先後與太平軍,捻軍、回軍和李、藍叛軍作戰,大小上百仗,歷戰豫、晉、、魯、鄂、贛、皖、陝八省。總的看來,他指揮的戰鬥勝多敗少,是清軍滿人中的一員能戰之將。他率部作戰,一是靠勇,每戰都能親自督陣,甚至自己帶頭沖鋒。除勇以外,他也講究用智謀,中國古代兵法中的偷營、火攻、毒攻、反間、誘敵入伏等辦法他都曾成功地使用過。在布陣指揮方面,比較註意正面迎敵和側翼包抄,善于使用機動兵力,往往能夠在最關鍵的時間和地點將其投入戰鬥。此外,他也很註意馬步協同作戰,利用騎兵進行奔襲,穿插,也取得了較好的戰果。

多隆阿平定陝甘回亂第一次高潮,使得回軍退入甘肅。這是他一生裏最大功績。大荔縣許多地方都有多公祠,有民間歌謠歌頌多隆阿的功績。註意:左宗棠平定的是陝甘回亂的第二次高潮。

歷史評價

官文、胡林翼:多隆阿樸誠忠勇,智略冠軍,為眾所悅服。

陳康祺:①中興名將帥世隸旗籍者,必首數塔忠武及今將軍都興阿公,天下無異詞。其驍果任戰,疊樹大勛,與兵事相始終,尤以忠勇公多隆阿為八旗勁旅中功第一。顧世猶謂公突將耳,乃其料敵審機,出奇不測,雖韓淮陰、魏武帝不復過之。······蓋天授將略,其神勇尤出塔公、都公上雲。 ②多忠勇公治軍二十年,所得廉俸,悉以賞健士、恤傷亡。官文忠公知公貧,郵寄三千金贍其家,公知之,馳卒追取,為戰士購征袍。方公受創時,上發內府珍葯敷治,並命黑龍江將軍傳知其子雙全,馳驛往視。而忠勇無家,其子絮衣葛屨,寄食親串,將軍資以行裝,始得上道。忠勇遺疏有雲:"不使家有長物,身有餘財。"確非虛語。③平定粵匪之役,雖滿營騎射,用違其長,而若武壯公烏蘭泰、忠武公塔齊布、忠勇公多隆阿,及今盛京將軍都興阿諸公,忠貞樸勁,屢摧狂寇,櫛風釃雨,始終戎幕,實不愧兔置材武之選,豐鎬故家之遺。

王無生:洪金田起,曾、胡、左、李次第蕩平之。滿員具武功者,塔齊布、多隆阿外,無稍露頭角者。

劉體仁:其絕倫超群者,惟忠勇公多隆阿,自武昌、九江而入皖境,百戰百勝之師,卒以意見不協,移軍陝西。譬如驅虎入穴而使之鬥,何以能盡其才。圍攻安慶,受傷身死,惜哉!

趙爾巽:曾國籓湘軍初起,賴塔齊布為助,及規江寧,清江、皖後路,則鮑超之力為多。胡林翼由鄂規皖,悉倚多隆阿、鮑超二人。塔齊布不幸早歿。多隆阿才略冠時,朝廷倚以剿回,中道而殞,未竟其用。鮑超攻戰無敵,動招眾忌,功成身退,亦以保全之。劉松山後起,忠誠獨著,左宗棠平捻、平回,胥資其力;使獲永年,其建樹未可量也。

子孫後裔

雙全,是多隆阿的獨生子,多隆阿卒于軍營後,清帝嘉其忠藎,授雙全為一等侍衛(執掌宮廷宿衛和隨扈皇帝的官員),襲一等男爵,亟欲官之。但雙全事母極孝,雖然家貧,不樂仕進,奉養老母終身。

壽長,字仁山,是雙全之子,多隆阿的長孫,官二等侍衛。

壽齡(一作壽福),雙全之子,早卒。據徐宗亮著《黑龍江述略》,知其曾襲一等男爵,居齊齊哈爾城北,土屋十餘間,僅能自給。恭鏜任黑龍江將軍時,派在將軍衙門戶司行走(入值辦事之意。又,派到某處學習辦事,亦稱行走)。查恭鏜于1886年至1888年(光緒十二至十四年)任黑龍江將軍,徐之書成于1889年(光緒十五年),壽齡之襲爵在奎弼之前,且二人的輩分不同,一為孫,一為曾孫,故無矛盾。

壽慶,字海山,是雙全之子,後改名胡海山,

胡海山有三子,一子名祖蔭,字繩武。建國前移居台灣(已故多年),他的後代定居台北。另外,在齊齊哈爾市也有他的堂兄弟居住。

從多隆阿算起,至今已有六代,子子孫孫,綿綿瓜瓞,海峽兩岸都有他們的親族。

史書記載

《清史稿·列傳一百九十六》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