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格多

多格多

多格多,即多鐸。是梁羽生小說中的人物。

其軍事天賦極高,年紀輕輕即屢立戰功,成為朝廷重要將領,是旗人中數一數二的好漢

雖然明知納蘭明慧心中另有所屬,但仍然對其無微不至地關懷。最後被易蘭珠所刺死。

  • 中文名
    多鐸
  • 別名
    多格多
  • 國籍
    中國(清朝)
  • 民族
    滿
  • 職業
    清軍將領
  • 其他成就
    平定準噶爾和大小金川

人物資料

出處:梁羽生小說《塞外奇俠傳》、《七劍下天山》

呂良偉版多鐸呂良偉版多鐸

身份:定遠將軍,後承襲鄂親王、升任兩江提督

門派:長白山派

妻子:納蘭明慧

岳父:納蘭秀吉

大舅子:納蘭明珠

情敵:楊雲驄

師叔:紐祜廬

師祖:齊真君

部下將領:哈合圖、陳錦

武功:風雷劍法

人物說明

梁羽生小說中的多鐸跟歷史上的多鐸並非同一個人,兩者年齡和經歷等都不相同。隻是作者借其名字而重新塑造的一個小說人物。

出場描寫

上一次在她心頭造成重壓的是飛紅巾的影子,而這一次卻是一位將軍府中的貴客!

梁維東版多鐸梁維東版多鐸

在她回來之後十多天,將軍府中到了一位遠方來的貴客,這位貴客叫做多鐸,今年僅僅二十五歲,可是已被任為定遠將軍,官職比自己的父親還大。而且,不單單是年少高官,他還是一位親王的兒子,在皇帝跟前甚為得寵,那是納蘭秀吉遠比不上的。但多鐸之能夠年少高官,卻並不是全靠他父親的力量,他乃是旗人中數一數二的好漢,自小就能拉強弓、御駑馬,騎術劍術,在八旗兵中首屈一指。三年前他隨皇帝西征,平定了準噶爾和大小金川,英名遠播,滿朝文武,誰都羨慕他。

他年紀輕輕,尚未定親。貴族大臣,來王府說親的,真是絡繹不絕。可是他眼界很高。無一中意:他理想中的妻子是文武全才美如天仙的人,可是這樣的人卻哪裏去找!

自十七八歲起,就有人給他說親,轉瞬之間已是二十五歲了,在清初的時候,男子二十五歲尚未定親,做父母的可擔心。他的父親鄂親王一打聽,聽說伊犁將軍納蘭秀吉府有一個女兒。美艷聰明,在旗人之中,堪誇第一。今年也快近二十,也是還未定親。以前因為明慧還小,而納蘭秀吉又遠處塞外,所以多鐸的父親並未註意她。而今想起了她,覺得除了她,恐怕再難找適合的人了。

。。。。。。。。。。。

"真好箭法!"在納蘭明慧嬌笑聲中,花木叢中驀地轉出兩個漢子,一個是紐祜廬,一個是多鐸。

--《塞外奇俠傳》第十六回 多鐸說親

謝幕描寫

納蘭王妃披頭散發,面色死白,雙臂環抱多鐸,垂淚說道:"王爺,有一件事我瞞了你很久,這個女刺客,是、是我的女兒……"多鐸微笑道:"這個,我,我早已知道!"納蘭王妃放聲大哭,多鐸手肘支床,忽然坐了起來,摸索王妃的手,一把握住,嘶啞說道:"明慧,我很滿意,今天我知道,原來你也愛我!"王妃一聽,宛如萬箭穿心,她真的愛多鐸?這隻是一種可憐的愛,然而在此刻他臨死之前,她忽而覺得好像是有點愛了,她垂下了頭,口唇輕輕印下多鐸的面孔,鮮血塗滿她的嘴唇,她的長發。多鐸慢慢說道:"你的女兒,隨你處置她吧,明慧,我很滿意。"越說越慢,聲調也越來越低,手指緩緩松開。納蘭王妃隻覺嘴唇一片冰冷,多鐸已斷了氣,雙眼緊瞌,一瞑不視。

--《七劍下天山》第十六回 雲海寄遐思 塞外奇峰曾入夢 血光消罪孽 京華孤女報深仇

人物評價

怎能不愛鄂親王?

by皇極驚世書

多鐸,《七劍下天山》裏最具悲劇色彩的人物,我讀武俠12年來找到的第一好丈夫。

王敏德版多鐸王敏德版多鐸

他身份尊貴,地位超然,是宗室中最有才能的親王,"功勞極大","是旗人中屬一屬二的好漢,自幼便能拉強弓,御烈馬","曾參與率軍平定了準葛爾和大小金川",戰功顯赫,是難得的軍事人才,"朝廷擎天一柱",他"不喜鋪張,有時出巡隻帶幾名親兵",論武功,雖然及不上楊雲驄傅青主那些整天闖江湖的草莽俠客,但也算很不錯了,至少在旗人中是第一流的了。

他娶了納蘭明慧,這個根本不愛他的女人,他知道她從來沒有愛過自己,但十八年的悠悠歲月,他依舊盡一切所能去呵護她,愛惜她,他貴為親王,卻對這個18年來對他冷冷淡淡連笑都沒笑過幾次的王妃一心一意,至死都沒有其他的女人,甚至在猜到妻子與他人有情在先,多次行刺自己的女刺客就是妻子的私生女之後,他還是一如既往的愛著明慧,甚至答應她絕不傷害她的女兒,命令楚昭南停止追捕,"除非她的劍刺到我的身上,否則我絕不跟她動手",而且最終他也的確因為對妻子的承諾,心思恍惚而死在了易蘭珠的劍下,他是用自己的生命實現了對妻子的承諾:"我什麽都願意做,隻要能令你高興,可那卻比摘下天上的月亮還要難","明慧,我把你看得比我的性命還要重",他18年的守望期待,最大的滿足,就是在他重傷垂死之際,看到了明慧為他而流的眼淚,他笑了:"你為我流淚了,明慧,原來你也愛我","我很滿意,你的女兒,隨你處置吧"。甚至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他也沒有說出一句報仇的請求,來讓他的王妃為難,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他還在為他的王妃考慮--這是何等博大的胸懷,是何等深沉的愛?!

《七劍下天山》中的多格多《七劍下天山》中的多格多

明慧--你怎麽能不愛這樣一個男人?!

我承認,與楊雲驄這樣的俠客殺手型的男友交往是非常緊張刺激的,朝不保夕的生活更容易激發內心的激情,夜間躺在這樣強悍的男人身邊,想著或許明天他那顆跳動的心髒就將永遠停止搏動,白天和他共乘一騎,縱馬賓士,抱著他的腰肢,棉頰緊貼在他寬厚的背部,嗅著他男性的氣息,任疾風吹散你的發鬢,一定讓你特別的迷醉心動吧?但是,剝去這種所謂的私奔型浪漫外衣,剩下的還有什麽呢?

楊雲驄,一個被稱為大俠的男人,剝去他"俠"的外衣,審視他的情感世界,我才發覺他的愛是多麽的涼薄自私,他接受了明慧的恩惠,他得到了明慧的貞操和一生的懷念,但他又為明慧做了什麽?愛一個人,不是看他說多少甜言蜜語,是要看他肯為對方付出多少,犧牲幾何!"你對我有恩,你不是我的敵人,我的寶劍永遠不會刺向你,但我卻不能放過你的族人,如果有一天你投入他人的懷抱,那不僅你遭殃,你也把災禍帶給了他,結果隻有一個,就是--死!"這就是他對熱戀中的明慧說出的話,這句話讓18年後的明慧在想起的時候都直冒冷汗!他對明慧的要求多高啊--拋棄父母,拋棄家庭,拋棄親族,拋棄過往的一切,然後,她才可以成為楊夫人,站在自己身邊,一同去對付她的同胞,她的族人;但明慧隻要求他帶自己遠走天涯,再也不要牽涉到滿漢之間的爭鬥中去,他都不肯應承!上面的是他對戀人的盟誓嗎?我覺得倒更像是惡毒的詛咒!他明知道明慧無法把刀劍指向自己的父母族人,也不願意改變自己的"大俠"面目,在預感到分手已經是不可避免的時候,還用這樣惡毒的詛咒威脅明慧要為他守節終生,無論她嫁給誰,她都將給她的丈夫帶來死亡--天哪,這是"大俠"說出來的話嗎?簡直比黑幫老大還黑呀!

《七劍下天山》中的多格多《七劍下天山》中的多格多

最終,我們的楊大俠奪去了明慧的女兒,用一紙血書在她幼小的心靈播下仇恨的種子,割斷她和生身母親間的母女天倫,強迫她在江湖中顛沛流離,背負上反清復明的重荷,讓她把手中的劍刺向母親的族人,殺死她母親的丈夫,這個世界上對明慧最好的男人,用女兒的冷漠撕裂明慧內心18年前的舊創,剝奪明慧剩下的最後一點幸福--一個真正愛她的丈夫,讓明慧在親女殺親夫的打擊折磨下崩潰--這就是我們楊大俠的愛--愛是毀滅是霸佔是強取,我給不了她幸福,她也不能從別人那裏尋找幸福,我得不到她,也不能容忍任何人得到她,不管她內心多麽空虛寂寞凄涼痛苦,必要的時候一拍兩散玉石俱焚,甚至不惜賠上他們所謂愛情的結晶--女兒易蘭珠。恐怕在楊雲驄的心裏,這個女兒也隻是他報復的工具吧?他要她活著,是因為她還有用,她很有用,她最大的用處,就是可以傷透她母親納蘭明慧的心,讓明慧用一生來懺悔對自己的"背叛"!而當多鐸被殺之後,這個工具的價值也就完了,是死是活,他根本不在乎。

最終,是多鐸的愛,保全了明慧唯一的親人,她的私生女,我不能想象如果多鐸臨終時那句話變成--明慧,18年來我從沒求過你任何事,現在我要死了,看在我18年來對你一片真情,你一定要為我報仇!--事情又將演變成怎樣一個結果,70%的可能是明慧殺掉女兒後再自殺,為3人間這場長達20年的苦戀寫下一個徹底的悲劇結局。楊雲驄,這就是你想要的結果嗎?你身為大俠的寬恕之心呢?為了報復真的可以不擇手段?易蘭珠--你唯一的女兒難道就是代價?

楊雲驄的自私霸道其實早在《七劍》前傳《塞外奇俠傳》中就已經有所表現了:他第一眼看到來納蘭總兵府相親的多鐸就想要殺掉這個情敵,連公平競爭的念頭都沒有!他永遠都把自己看做是大俠,把自己的"反清"事業看做是最正確的千秋大業,他永遠是對的,所以明慧永遠是錯的,明慧必須為他改變,他卻不肯改變一絲一毫!但事實真的如此嗎?《鹿鼎記》裏周星星的龍壁三問恐怕要讓所有的"反清志士"無言以對--"滿人當皇帝還是漢人當皇帝真的有那麽重要嗎?現在康熙做皇帝百姓有飯吃有衣穿不是很好嗎?明朝那麽多昏君搞得民不聊生,誰能保證推翻了滿清復了漢家天下老百姓就會過得更好?"

在這裏我看不到所謂的正義,隻看到兩個利益集團為了各自的利益鬥得你死我活,而我尤其鄙視以冠冕堂皇的口號,用所謂的正義把老百姓拉下這個鬥爭旋渦中的一方!

明慧啊,你怎麽那麽傻啊,楊雲驄有什麽值得你愛的?作為一個女人,嫁一個深愛你的人比嫁一個你深愛的人更重要啊!

多鐸,《七劍》中最無辜的悲劇人物,他是滿清皇族貴胄,宗室中最有才幹的親王,他領軍打仗也好,緝捕亂黨也罷,說到底,不過是維護他家族,同胞的利益,是作為滿清宗室成員的本分,他對明慧體貼愛護,關懷備至,完全不計回報,更是難得的情分,但居然就是他尊貴的身份,超群的才幹,對家族同胞守本分,對妻子明慧盡情分,為這個《七劍下天山》裏的第一好男人,好丈夫引來了殺身之禍,而且是死于罔顧親情滅絕人倫卻偏偏借口冠冕堂皇的謀殺!我們的鄂親王多鐸甚至到死都不知道楊雲驄就是那個從18年前就把黑手伸向自己,令他的王妃鬱鬱寡歡,對他冷淡了18年的情敵,何等冤枉啊!

和多鐸的深沉博愛,大我情懷相比,楊雲驄是何等的自私涼薄微不足道,明慧啊,你怎能不愛鄂親王?當今現實生活中的女性啊,也清醒一下吧,別被所謂的初戀浪漫沖昏了頭腦,記住我說的:作為一個女人,嫁一個深愛你的人比嫁一個你深愛的人更重要啊!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