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瀛洲

夏瀛洲

台灣退役上將。山東省諸城縣(今諸城市)人。1984年畢業于空軍軍官學校第43期、三軍大學戰爭學院。1962年任空軍第3飛行聯隊3大隊7中隊少校分隊長。1990年任空軍軍官學校中將校長。1994年2月任空軍"總部參謀長"。2002年2月任"總統府"戰略顧問。2003年9月退役。

  • 中文名
    夏瀛洲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山東省諸城市
  • 出生日期
    1939年7月15日

人物簡介

夏瀛洲,1939年7月15日出生,山東省諸城市人。空軍軍官學校第43期、三軍大學戰爭學院畢業。

1962年任空軍第3飛行聯隊3大隊7中隊少校分隊長。1990年任空軍軍官學校中將校長。1994年2月任空軍總部參謀長。後任空軍後勤司令部司令。1995年8月升任空軍副總司令。1996年8月任副參謀總長,1998年4月兼任參謀本部執行官。1999年1月任“三軍大學”校長。2002年2月任“總統府”戰略顧問。

2003年9月退役。

生平經歷

于1990年9月1日—1994年1月1日擔任中華民國空軍軍官學校第三十任校長,當時軍階為中將。1996年12月1日晉升副參謀總長。之後由1999年2月01日-2002年1月31日轉任三軍大學第十任校長,其時已晉升為空軍二級上將。2000年5月8日整並,改名為國防大學,而夏瀛洲亦擔任改編後首任校長,至2002年1月31日為止。2003年9月退役。曾任總統府戰略顧問。

2011年6月8日,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媒體中評社報道,夏瀛洲以前國防大學校長身份前往北京與中共將領交流,于6月5日晚在一場聯誼活動“中山‧黃埔‧兩岸情”座談會時發言“今後不要再分什麽國軍、共軍,我們都是中國軍隊”。夏瀛洲這番被指“國共不分”的說話在台灣引起爭議:

夏瀛洲夏瀛洲

泛綠陣營認為夏瀛洲這番言論應該處以停止支付退休俸及優惠利息,並借此譴責馬政府親中(譴責馬英九上梁不正下梁歪);

泛藍也予以譴責,馬英九總統則譴責這樣的發言是背叛台灣人民,並要求查證。

資深媒體人黃光芹指他的這番話是喪權辱國的行為,連切腹自殺都不夠。

不過,與會者之一的中國軍事科學院少將羅援卻認為這番話讓他深深感到,兩岸軍人就是打斷骨頭還是連著筋。

盡管如此,夏瀛洲將軍再接受新新聞訪問的時候,強調自己在大陸時並沒有做出過“今後不要再分什麽國軍、共軍,我們都是中國軍”的發言,而且也澄清自己所提出的統一並非是指當今兩岸立即性的統一,而是指抗戰期間蔣中正所主導下,中國民眾不分黨派聯合團結抵抗侵略者時的統一。

夏瀛洲長期主張以親中國的立場來取代親美國。

2013年2月,夏瀛洲參加中華民國空軍樂山長程預警雷達啓用儀式,被民進黨立委懷疑可能因此將機密外泄給中華人民共和國。

第一次爭議

簡介

2011年6月,一場紀念辛亥百年的座談會在北京舉行,台灣多名退役將領受邀出席,夏瀛洲的一句“‘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的說法,當時在台灣引起高度爭議,馬英九表示錯愕、痛心。事後,夏瀛洲稱自己並未說過這句話,還抨擊有關媒體“一派胡言”。不過他也說,“我是中國國民黨的黨員,中國國民黨前面兩個字是中國,我們怎麽不能用中國呢?”

引發爭議

據鳳凰衛視報道,紀念辛亥革命滿百年,一場座談會于2011年6月在北京舉行,台灣多名軍方退役將領受邀出席,但與會的台灣退役空軍上將夏瀛洲,一句“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的說法,8日在台灣引起高度爭議。

爭議起因

將近廿名台灣軍方退役將領,目前正在北京訪問,但8號台灣媒體大篇幅報導,前空軍上將副參謀總長夏瀛洲,日前在一場酒會中和大陸軍方代表閒聊時提到,“兩岸軍人都是中國軍”,引起台灣社會嘩然,對此,夏瀛洲說明立場。

人物表態

前台灣空軍上將副參謀總長夏瀛洲:“我是中國國民黨的黨員,中國國民黨前面兩個字是中國,我們怎麽不能用中國呢?為了台灣的安全,當然我們要盡一份力量嘛,我一直強調(社會)經常把我們抹黑,你想想看,你像退役將領的交流,對兩岸的關系緩和,幫助非常之大。”

外界分析

盡管夏瀛洲做出解釋,但畢竟這些退役將領,領的是終身俸,加上身份敏感,涉及台灣安全機密,一言一行難免被高度關註,因此這番言論,遭到島內爭議。

第二次爭議

事件

2012年2月8日,台灣退役空軍上將夏瀛洲在大陸參加會議時說,“‘國軍’、共軍為了中華民族的統一,目標一致”,此話一出立即遭到島內“獨派”媒體圍剿,民進黨人士氣急敗壞稱“夏瀛洲應以‘叛國罪’處置”,甚至藍營“自家人”也不願幫夏說話,稱其言論是在害馬英九。不過也有部分“藍委”為夏瀛洲緩頰,稱“個人發言的自由應予以尊重”。對此,台“總統府”回應說,絕不認同這種混淆“國軍”、共軍的說法。

民進黨圍攻:應以“叛國罪”論處

前台灣 “國防大學”校長、台軍退役上將夏瀛洲,8日出席在西安舉辦的“海峽兩岸西安事變學術研討會”受邀致詞時說,“‘國軍’、共軍可以講理念不同,但是為了中華民族的統一,目標是完全一致的”。言論既出,島內綠媒——— 《自由時報》立刻予以炒作,綠營政黨則跟著起舞。

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表示,“退役將領在對岸說出這番話,應以‘叛國罪’處置”;民進黨“立委”陳亭妃抨擊說,夏瀛洲一邊領退休俸,一邊又大談“傷害”台灣的言論,她認為應該提案“修法”,用退休薪俸約束退役將領言行。台聯黨“立法院”黨團總召許忠信受訪時表示,與“國家機密”相關的高階退休將領,不能夠訪問大陸,對于破壞民主法治的退役將領,應停止退休福利。

“藍委”緩頰:言論自由應予以尊重

不隻 “綠委”猛批夏瀛洲,甚至泛藍“自家人”也不原諒他。國民黨“立委”羅淑蕾表示,夏瀛洲過去在 “大選”時表態挺馬,現在就應該支持馬英九“不統、不獨、不武”的立場,“統一說”根本是在害馬英九。親民黨 “立法院”黨團總召李桐豪說:“夏瀛洲的發言並不適當,也不能代表‘政府’的立場。”他認為,“國軍”對于軍人的思想教育,還是需要加強。

不過,也有部分 “藍委”出面為夏瀛洲緩頰,吳育升認為,夏瀛洲個人發言的自由應該予以尊重。陳學聖則希望媒體不要過度渲染,“這就是一個退休人士的人生想法,我們給予尊重就好了”。

台官方表態:“國軍”共軍不容混淆

對于夏瀛洲的言論,台軍方和“總統府”也分別在第一時間予以回應。“國防部”軍事發言人羅紹和9日晚表示,夏瀛洲的發言屬于“個人行為”,“國防部”沒有評論。他還稱,“‘國軍’是‘國軍’,共軍是共軍”,此一分際,十厘清楚,不容混淆,“國軍”無論是現役或退役人員,都非常清楚,沒有模糊的空間。羅紹和說,“國防部”會持續加強官兵精神與武德教育,強化“為誰而戰、為何而戰”的觀念,以堅定官兵“忠貞愛國”的情操。

台灣 “總統府”10日表示,若媒體報道屬實,夏瀛洲的發言不隻不符合“國家政策”、傷害“國軍”士氣,“總統府”也絕不認同這種混淆“國軍”、共軍的說法,“政府”當前兩岸政策核心原則就是 “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在“憲法”架構下,堅持“不統、不獨、不武”的台海現狀。

自我辯護

空軍退役上將夏瀛洲2012年2月10日表示,他的確說過“不管國軍或共軍,可以理念不同,但為了中華民族的統一,目標是完全一致的”這句話,但他是聽不下大陸學者對蔣介石的種種批評,才有感而發地反駁,因為當時蔣為了中華民族的統一而捐棄成見,他講上述一席話的時空脈絡是抗戰時期。

夏瀛洲表示,他已看到“總統府”發表的嚴辭聲明,他對此“無任何評論”。夏瀛洲強調,他說的是七十五年前的國軍與共軍時空背景,被部分媒體片斷影射,也不管他說這句話的前言與後語,令他相當遺憾。

夏瀛洲接受中國時報專訪時表示,西安事變後,當時全體中國軍民在最高軍事領袖蔣介石的領導下一致抗日抗戰,但他在西安研討會中聽到大陸學者毀謗蔣介石的聲音,心理感到很難過,所以臨時在會議空檔午宴上致詞,並想為蔣澄清,呼吁充滿自信的大陸應將歷史還原。席間,他還向大陸方面提及兩岸未來統一的問題,當然是統一在三民主義之下,這才符合國父孫中山的遺願。

夏瀛洲說,數年前曾提出抗戰時期國軍、共軍都是國軍的觀點,解放軍少將羅援後來卻衍伸為“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一說,去年還一度在兩岸引起風波,這次碰面,羅援私下還為此抱歉,並在研討會開幕當天說與自己有段特殊因緣,但為了避嫌,與會成員合照時,他甚至要求與羅援隔開。

夏瀛洲坦言,退將自發性的到大陸交流,是因深感以前用槍桿子保衛“中華民國”,退伍後希望有生之年化解兩岸恩怨,畢竟,在目前兩岸軍力對比下,一旦發生戰爭,絕非大家所樂見。

夏瀛洲是應夏潮基金會的邀請,前往西安參加這場研討會,參加的退役將領還有前空軍作戰司令李貴發,其他都是學者。

人物觀點

台灣中華民族團結協會理事長、空軍退役上將的夏瀛洲與2013年12月19日在台北表示,台灣在東海防空識別區問題上要支持大陸的作為,不要在有心人士的挑撥之下挑動兩岸對立。

夏瀛洲夏瀛洲

夏瀛洲指出,基于防空需要大陸當然有權劃定自己的“東海防空識別區”。大陸宣布識別區後,台灣某些人士反應激烈,一是無知,二是“遇中必反”的心態,這些人士對釣魚島被日本竊據一事隻字不提,隻知攻擊台灣當局的某些舉措,卻不敢向日本政府吭聲。

夏瀛洲認為,兩岸和解之後,台灣站在民族大義立場,理應支持對台灣有利的作為。如果日本不改變釣魚島現狀,也不會衍生目前所發生的問題。所以台灣在東海防空識別區問題上要支持大陸的作為,不要在有心人士的挑撥之下挑動兩岸對立,支持日本就是與中華民族作對,偏向日本後患無窮。

他強調,面對周邊情勢,台灣在東海防空識別區及釣魚島問題上“選邊”大陸是基于民族大義,兩岸應步調一致,這也有利于兩岸關系的深化。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