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書章

夏書章

夏書章(1919年-),江蘇高郵中國MPA之父、行政學家。中國當代行政學的主要奠基人, 早年畢業于原國立中央大學(1949年改名南京大學)法學院政治學系和美國哈佛大學管理學院(今肯尼迪政治學院)回國後,在江蘇學院任教一年,1947年起任中山大學教授至今。

2006年獲美國公共行政學會第一次在亞洲頒發的"國際公共管理傑出貢獻獎"。

  • 中文名稱
    夏書章
  • 出生地
    江蘇 高郵市
  • 畢業院校
    國立中央大學49年改名南京大學
  • 民    族
  • 國    籍
    中國
  • 職    業
    中國MPA之父、行政學
  • 代表作品
    《行政學新論》、《市政學引論》、《現代公共管理概論》
  • 出生日期
    1919年

個人履歷

​歷任教研室副主任、主任、系副主任、研究所長、校副教務長、副校長、校務委員會副主任等。曾兼任中國政治學會第1-3屆副會長、全國高等教育自學考試指導委員會政治管理類專業委員會主任、全國行政學教學研究會第1-2屆理事長(第三屆顧問)、美國哈佛大學教育研究院客座教授、聯合國文官製度改革國際研討會顧問等。獲(世界)東部地區公共管理組織(EROPA)"傑出貢獻"獎牌中國老教授協會"老教授科教興國獎",享受國務院專家特殊津貼,美國公共行政學會頒發的2006年度"國際公共管理傑出貢獻獎"。

夏書章教授講話夏書章教授講話

現任中山大學政治與公共事務管理學院名譽院長、教授、行政管理專業博士生導師,教育部人文社科百家重點研究基地-中山大學行政管理研究中心名譽主任、教授,中山大學行政法研究所名譽所長,兼中國行政管理學會副會長,中國政治學會、中國老教授協會顧問,廣東老教授協會名譽會長,武漢大學政治學系名譽主任,武漢華中科技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浙江財經學院法學院名譽院長,汕頭大學、江漢大學名譽教授,中國政法大學、南京大學兼職教授等。2013年10月當選中國行政管理學會名譽會長。

成果著述

至今,夏教授出版的主要著、編作30餘種,發表論文約300篇。代表性著作有《行政學新論》、《市政學引論》、《現代公共管理概論》和《〈孫子兵法〉與現代管理》等。

獨著、合著、主編學術著作和教科書近三十種,發表三百餘篇學術論文。1995年以來先後獲得國家級、省部級等各類獎項十多次,其主編的《行政管理學》被國家教委評為優秀教材一等獎。

主編

行政管理學(山西人民出版社,1985;中山大學出版社,1991,1998)等

論文

二類刊物

三類刊物

教授

MPA的精神就是時代精神

夏老很忙,都與MPA有關。國內首批開辦MPA的高校紛紛向他發出邀請,或任客座教授,或是榮譽院長,或參加研討會……

在MPA登入中國的第一個夏天,被譽為"中國MPA之父"的夏書章教授甚至是一種學術象征。那是因為,他與MPA有著眾多的緣:

中國第一個取得哈佛大學MPA學位的學子;

夏書章

中國第一個提出引進MPA學位製的學者

中國MPA學術委員會唯一顧問;

日前,記者在中山大學法政學院古色古香的辦公樓裏,聆聽了夏老對中國公共管理教育半個多世紀的回顧和展望。

公共管理是醫國之術

上個世紀四十年代,當夏書章在南京中央大學修讀行政管理時,這門學科並非顯學,當時的青年學子大多投奔數理化。而夏書章卻深受古訓"上醫醫國,其次醫人"的影響,加上國家內憂外患,決心學習醫國之術。

夏老回顧說:"當時是一腔熱血。覺得政府腐敗與管理不善有很大關系,很向往英國的公務員中心製度。"可是從哈佛大學Littauer School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肯尼迪政治學院前身)畢業之後,夏書章發現,在西方學到東西與中國實際相差太遠,他放棄從政,拿起了教鞭,一教就是50多年。夏書章一直執著于行政學研究,因為他覺得政府行為對一個國家的發展影響太大了。正是出于這種理念,1980年他給中央寫信呼吁恢復停辦了近30年的政治學學科,1996年他在《學位與研究生》雜志上提出引進MPA學位製度。

其實在MPA之前,行政管理這一學科早已登入中國。由于早年的研究對象側重于政府行為,所以翻譯者將其譯為"行政管理"。無論過去的"行政管理"還是如今的"公共管理",在英文中都是同一個詞:public administration,從來沒變,而國人的理解卻由此更深了一層。

說到公共管理、公務員製度,夏老告訴記者一個被很多人忽略的事實:公務員製度起源于中國的文官製度。隻是,中國的文官製度後來走向政治化,而西方的公務員製度卻向實務邁進,逐漸擴展成公共管理學科。如今,這一"出口轉內銷"的學科卻正是中國行政幹部和公共管理者迫切需要的東西。

比MBA晚十年符合規律

雖然夏老多年的願望今天才實現,但他卻說這是"恰逢其時"。

"幾年前當MBA在中國日益火爆的時候,我就意識到該引進MPA了。MPA比MBA晚10年登入,正符合規律。"夏老對記者解釋說這絕不僅僅是一個學位製度的問題,"前20年我們國家以經濟建設為中心,解決企業管理問題首當其沖。隻有當經濟改革達到一定深度,觸及政治改革的時候,公共管理的問題才日益突出並受到重視。現在正是時候。"

夏書章

夏老舉了一個例子:有調查顯示,在歐美註冊一個公司通常需要兩三個小時,在香港需要兩三天,在深圳需要兩三個星期,在內地需要兩三個月,在一些邊遠的地方甚至兩三年還辦不好,圖章沒蓋完。中國加入WTO在即,公務員的貭素、政府的管理水準、辦事效率都將成為影響國家參與世界競爭的重要因素。這個時候引進MPA教育,雖然不能對政府行為有直接的影響,但可以潛移默化地推動政府管理水準的科學化,推動政府機構改革發揮出最大效益。此外,隨著中國非政府機構、非盈利機構等公共機構的不斷發展,如社會保障、公共衛生等領域,它們的公共管理水準也需要不斷提高,這些都是發展MPA教育的基礎和社會需求。夏老說,正是因為政府也意識到這一重要性,他當初的提議才會一石激起千層浪,MPA教育試點才能在高校迅速鋪開。

起步階段允許一些浪費

相比國外已發展了80多年的MPA教育,我們的起步有著相當的差距。"這並不意味著我們一定會落後,"夏老對記者說,"MPA的精神就是緊跟時代需求。我們的MPA教育隻要緊密聯系實際,就會走出自己的路子。"

夏老認為中國的MPA教育面臨三個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師資、教材和案例

因為MPA要培養實用型、復合型、高層次的管理人才,所以教師的視野和教學思想要有意識地轉移,要跟上MPA教學的需要。同時,由于MPA教學緊密聯系實際,不可能照搬國外教材,編寫教材的任務也迫在眉睫。現在,開辦試點的高校幾乎都在編寫或編譯自己的教材,有人認為這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資源浪費。對此,夏老的看法不太一樣:"在MPA教學的起步階段,這種浪費不可避免,甚至是允許的。隻要編寫從實際出發,各種教材之間可以充分地交流借鏡,也是一種財富。"另一個需要解決的就是編寫案例。在MPA教學中,案例教學(Case Study)十分重要,可以讓學生間接充實實踐經驗。

公共管理學科同行了半個多世紀,夏老這樣理解合格的MPA人才:既要有科學要求,也要有人文追求,一切從實際出發,一切落到實效。

重大貢獻

改革開放後率先呼吁重建行政管理學

行政管理學在西方產生之後,中國學者很快就予以重視,1896年梁啓超就在《論譯書》中倡導"我國公卿要學習行政學"。通過翻譯、引進了國外學者的行政學著作,中國學者開始了自己行政學研究。從20世紀30年代起,中國學者撰寫的行政學著作陸續問世,張金鑒在1935年撰寫出版的《行政學之理論與實際》被認為是中國的第一本行政學著作。中國的一些高等院校也開始設立行政管理學課程,成立了行政學的全國性組織。但是,由于歷史的原因,建國後全國高校院系調整時政治學、行政學等學科被迫中止了。

改革開放以後,鄧小平在1979年的一次重要講話中指出:"政治學、法學、社會學以及世界政治的研究,我們過去多年忽視了,現在也需要趕快補課"。

夏書章教授率先回響,在1982年1月29日的《人民日報》上發出第一聲呼吁:"把行政學的研究提上日程是時候了。"他理直氣壯地提出:"要搞現代化建設事業,就必須建立和健全現代化管理(包括行政管理)和實行社會主義法治(包括行政立法),這樣,我們就需要建立社會主義的行政學和行政法學。"這一聲呼吁,打破了30年中國行政學的沉寂局面,恢復了中國行政管理學作為獨立學科在學術界的地位,拉開了中國行政管理學重建並復興的序幕。

隨後,夏書章教授趁熱打鐵,在《文匯報》、《光明日報》等報刊上頻頻撰文。他指出:必須在行政管理領域進行撥亂反正。1984年8月,在國務院辦公廳和勞動人事部主持召開的全國首次"行政管理學科研討會"上,夏書章教授建言:"不能什麽事都和資本主義對著幹,認為資本主義國家有政治學和行政學,我們就取消。難道我們就不能有馬克思主義的政治學和社會主義的行政管理學?"他反復申述:我國的行政管理和行政學應當有中國特色,作為一門套用性極強的學科,"有必要深刻地了解國情,使理論密切聯系實際"。為了申明宗旨、揭示精髓,夏書章教授不辭辛勞地四處奔波,講學授課,做學術報告,開學術會議,他的足跡幾乎踏遍了大江南北。

1988年,鑒于學科發展勢頭比較順利,夏書章教授抓住時機,繼續撰文呼吁:把行政管理學的研究引向深入是時候了,與1982年《人民日報》的文章遙相呼應,在全國大範圍內產生了更大的共鳴。他還連續向有關部門建議,提出要設定行政學專業,講授行政學課程,開展行政學研究,成立行政學院等。

重構中國行政管理學的教學內容、課程體系

中國行政管理學的重建,一切都是從頭開始。首先需要確定的是教學內容和學科體系。夏書章教授以1982年在全國政治學講習班所講"行政管理"講稿為基礎,協同黑龍江、吉林、山西、湖南四省社會科學院的部分科研人員和骨幹,集思廣益,于1985年出版了改革開放後的第一本《行政管理學》(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教科書,為這門學科定下了理論架構和實質內容。

《行政管理學》是堅持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原則為指導,從我國的國情出發,批判地汲取、借鏡當代各國行政學和行政管理的先進理論和方法,同政治學、法學、經濟學、社會學、管理科學保持密切的關系,研究的是社會主義性質的國家行政管理,是民主管理與科學管理高度統一的新型國家行政管理。該書確定和闡述了我國行政研究的主要內容,

為求在原有基礎上有所提高和創新,本著"為建立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行政學及其普及和提高而繼續努力"的宗旨,夏書章教授邀集所在中山大學政治學與行政學系老、中、青三代教師,同心同德,群策群力,于1991年6月主編出版《行政管理學》(中山大學版)新教材,使之體例更完整、觀念更新穎、內容更充實。此後,該教材不斷再版更新,到2008年已經推出了四個版本。

培育師資人才,重建中國行政管理學隊伍

中國行政學科重建之初,由于學科停辦了30年,面對的是學科斷層、人才斷代、師資奇缺的現狀。為此,夏書章教授不僅在《文匯報》、《光明日報》等報刊上連續呼吁:"必須發揚全國一盤棋的社會主義製度優越性,把有限而分散的人力、物力集中使用,盡快做出成績,建立具有中國特色的學科",而且身體力行、率先開課授徒。

1982年4月,中國政治學會委托復旦大學舉辦起"亮相、啓蒙、播種"作用的全國政治學第一期短訓班,夏書章教授親臨講授行政學課程,吸引了大量學員,打下了堅實的人才基礎。如今活躍在全國政治學和行政領域中的中堅分子,不少人就是當年從該班學習後成長起來的學科骨幹。由此,這期短訓班被同行親切地比作政治學和行政學界的"黃埔一期"。

夏書章教授非常關註黨政幹部的培訓,他連續在中組部、人事部舉辦的司局級幹部學習班、全國市長研究班講"行政管理"、"人事管理"、"市政管理";在國家教委行政管理學師培班、幹訓班講課;在中央人民廣播電台講"政治學與政治學會";參加各種座談會……夏書章教授為新時期中國行政管理、人事管理、市政管理、高教管理等培植了理論根基和成批的教學研究及行政管理骨幹。此外,夏書章教授在國家行政學院籌建期間即曾為培訓班講課,並在1988年發表專文認為 "籌辦國家行政學院的時機已經成熟"。

短期培訓可以解決急需,但長遠之計還在建立專業基地,夏書章教授為此不遺餘力。1980年,他在北京參加中國政治學會籌備會期內,就會同到會的10位老先生一起,上書中央有關領導同志,建議在高校設定政治學系,系統地培養政治學、行政學人才。強調建議要培養專業管理人才,在普通高校內設定行政學系、專業,講授行政學課程、開展行政學研究、成立行政學院、出版刊物等。

在他們的呼吁奔走下,政治學專業和政治學系開始復建。 1986年,國家教委首先在普通高等學校中批準了興辦行政管理四年製大學部專業,同年,武漢大學開始在已有的政治學碩士點中開招行政管理方向碩士生。南京大學、廈門大學兩校的政治學系得以恢復,中國人民大學的行政管理研究所也得以建立。1987年,南京大學開招政治學與行政學專業,中山大學恢復行政管理專業的招生。1990年後,一些學校的政治學系學習北京大學和中山大學的模式,紛紛改名為政治學與行政學(或政治與行政管理)系。

中山大學也是在夏書章教授倡導下于1987年恢復建立政治學與行政學專業的,後發展成為政治與公共事務學院;1994年起招收碩士研究生;1998年6月中山大學經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批準,成為我國第一批行政管理學三個博士點之一。

夏書章教授對幫助國內其他高校的行政管理學科的建設也十分熱心,隻要兄弟院校需要,他總是伸出援手、熱心扶持。他先後擔任華中科技大學公共管理學院、中山大學政治與公共事務管理學院、浙江財經學院法學院的名譽院長;擔任武漢大學政治學系名譽主任;兼任汕頭大學、江漢大學名譽教授;受聘中國政法大學、南京大學、西安交通大學、上海交通大學等著名大學的兼職教授。他在各地所作的學術演講,反響強烈。他以其獨到的見解、生動的論述,充實著中國行政管理的理論領域,啓迪並培育了一批又一批莘莘學子。

參與組建中國行政管理學會

夏書章教授十分重視發揮學會或專業委員會在學科發展中的重要作用。在1984年8月國務院辦公廳、勞動人事部在吉林市召開的行政管理學研討會上,夏書章教授高聲呼吁成立全國性的行政管理學會。會後,他作為中國行政管理學會籌備組副組長,為學會的成立積極奔走規劃。

在夏書章教授作為主要成員的積極參與籌備下, 1988年10月13日中國行政管理學會正式成立。在此後近20年的發展歷程中,學會共換屆四次,夏書章教授一直擔任學會副會長,參與領導學會各項事業,關註學會的發展。他十分熱心地參與學會的工作,盡管年事已高,但每次開會,他都盡可能地參加,每次參加都會認真發言。萬一實在不能到會,他總會認真地準備一個書面發言,鄭重地拜托會議代為宣讀,幾乎每一個與會者都能從中體會到一個老知識分子對學會、對事業的那份沉甸甸的情感和深深的關註之情。

夏書章教授一貫倡導中國行政管理學會團結全國各方面的力量(包括理論工作者、實際工作者及各方有識之士),強調學會的民眾性和廣泛性,也十分重視學會服務于改革的宗旨,強調學會研究的理論與實踐的密切結合,他主張:"中國行政管理學會將是一個民眾性的學術團體。" 他認定:"學會的宗旨,在于加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行政管理學的研究,積極為我國行政管理改革工作作出貢獻,也就是為改革服務"。在包括他和同事的努力下,中國行政管理學會一貫以廣泛團結社會各界力量,研究行政管理科學,發揮參謀咨詢作用,致力于促進政府管理科學化、法製化、民主化和現代化作為自己的宗旨開展各項工作。

在擔任學會副會長的同時,夏書章還長期擔任中國行政管理學會所辦學術雜志《中國行政管理》的顧問,為雜志的健康發展出謀劃策、盡心出力,在辦刊宗旨、風格定位等方面都給予了明確的指導,他諄諄囑咐辦刊人員:雜志要做到"虛實並舉、點面結合"," 虛實並舉"就是要顧及學術性、理論與和實踐性、套用性的統一,"點面結合"就是要註意到中國行政管理理論和實踐中的"熱點、難點、疑點、冷點、重點、視點、盲點、優點、缺點"。這也充分體現了他一貫倡導和堅持的學會宗旨。他還長期擔任中國行政管理學會行政學教學研究分會的副理事長,在培養行政管理學專門人才方面也發揮整體優勢和作用。

夏書章教授在我國行政管理學的重建過程中做出了不可或缺的重大貢獻,而今,年愈九旬的他,仍在不遺餘力地積極推動著中國行政管理學的繁榮和發展。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