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建強

夏建強

夏健強(2000年——),沈陽小商販夏俊峰之子,自幼喜歡畫畫。 2011年5月9日上午,夏俊峰刺死城管案終審宣判,其父夏俊峰因嫌故意殺人罪被起訴,判處死刑,2013年9月25日被執行死刑。2013年9月25日,伊能靜發布微博稱:收夏建強為義子,與夏俊峰遺孀張晶結為姐妹。資助孩子學費、扶植孩子繪畫天賦,讓強強健康長大。

  • 中文名
    夏建強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沈陽
  • 出生日期
    2000年
  • 職業
    學生
  • 父親

人物簡介

夏建強,沈陽殺死城管小販夏俊峰之子。繪畫較好,其父于2013年9月25日被執行死刑,藝人伊能靜宣布收養夏建強為義子,資助孩子學費。

全家福全家福

其父事跡

夏俊峰是沈陽一小商販。 2009年5月16日,夏俊峰和妻子在馬路上擺攤被沈陽市城管執法人員查處。在勤務室接受處罰時,夏俊峰與執法人員發生爭執,用隨身攜帶的切腸刀刺死城管隊員兩名,重傷一人。2011年5月9日上午,夏俊峰刺死城管案終審宣判,遼寧省高級法院作出刑事裁定,駁回抗訴,維持原判:夏俊峰因嫌故意殺人罪被起訴,判處死刑。2013年9月25日被執行死刑。

夏俊峰夏俊峰

因為在中國大陸城管一直被認為是暴力執法的代名詞,小販通常受到同情。因此該凶殺案出現後,人們反倒對凶手夏俊峰一家產生憐憫。幾次判刑的新聞都引發了巨大關註。但真正讓此事成為全國性新聞的,是這個刑事案件對應出的社會矛盾。

據夏建強母親張晶敘述,兒子有一次在學校被打成輕微腦震蕩,張晶拿問:“你為什麽不還手?”憋了半天,強強帶著哭腔說:“我還手,他說我爸是殺人犯怎麽辦?我把他打死怎麽辦?他打我一下,我不還手,打我兩下我不還手,他打完我第三下,他就不打我了。

被收義子

2013年9月25日,刺死城管的小販夏俊峰被執行死刑。當天,伊能靜宣布收夏俊峰的兒子為義子,資助其成長。伊能靜在微博上說道:“今日收夏俊峰子夏建強為義子,成為孩子義母。與夏俊峰遺孀張晶結為姐妹。資助孩子學費、扶植孩子繪畫天賦,讓強強健康長大”。

夏建強為伊能靜畫的畫像夏建強為伊能靜畫的畫像

李公明:我認為這是一部真實而正常的兒童畫作,畫作反映了一個兒童成長的過程,我對此沒有任何質疑。從他學畫的經歷來講,他從6歲開始在少年宮和其他兒童一起學畫畫,參加過兒童繪畫大賽並且獲得過東北賽區兒童繪畫的獎項。從他的成長經歷來講,這是非常正常的。由于兒童的美術教育在全國範圍內的逐漸普及,在很多城市是發展得非常好的,少年宮、學校以及私人繪畫培訓機構對于少年兒童的教育都可以做得很成功,所以對于夏健強的繪畫,我一點都不感覺驚訝,更不會質疑所謂的代筆。

時代周報:就畫作來看,你認為夏健強作為一個13歲的兒童,繪畫天賦如何?

李公明:他繪畫的天賦非常好。首先,他把自己生活中的感受全面而細膩地在畫面中進行了充分的表達,他的畫作典型地表現出兒童繪畫關註生活中觀察以及頭腦中的想象的特點,包括他們對于生活那種朦朧的渴望,這個表現得非常真實。譬如,他的畫作主題有跟爸爸媽媽散步、跟大自然當中的樹、小動物以及星星發生聯系,這些都是典型的兒童繪畫世界。其次,在他的家庭于2009年發生的悲劇性事件之前,作為一個小販家庭,家長意識到這個孩子有一定的美術天賦,所以盡量支持和培養他繪畫。可以說,他能夠融入到現在那種主流的兒童美術教育中的過程是很自然的,所以我認為他既有繪畫天賦,同時也接受過兒童美術教育的訓練。

夏健強繪畫作品夏健強繪畫作品

時代周報:有網友發現夏健強臨摹他人的二十多幅畫,在你看來,夏健強的畫作構成抄襲嗎?在你看來,抄襲和臨摹的界限又在哪裏?

李公明:當然沒有構成抄襲。如果了解兒童美術教育的人根本不會有上述質疑。因為,首先,兒童有自己內心生活的體驗以及他自己大膽的想象作為其繪畫的動力源泉,兒童在他的天性裏是有喜愛畫畫這個因素的,隻不過到後期發展過程中就可能會慢慢忘卻了、淡化了。我們常常看到,小孩經常有亂塗亂畫這種天賦。而在塗抹的過程中,模仿是很自然的,否則他怎麽能夠懂得色彩和線條以及構圖那麽專業的知識呢?培養兒童畫畫,本身就是一個模仿學習與大膽想象的過程。比如廣東美術館的少年兒童美術班,常常會在舉辦美術大師經典畫作的展覽的時候,組織美術班的兒童去現場臨摹。但是,即使在臨摹的過程中,兒童的童真、天趣以及創造性仍然能夠充分表現出來。比方說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多年以前廣東美術館舉辦過一次畢卡索的版畫展覽和達利的畫作展覽,而這些展覽都組織了美術班的兒童去臨摹。活動的主題是“大師畫,我也畫”。你會發現,所有的小孩趴在地上對著畢卡索和達利的畫,畫出來的作品都是有兒童個人的斟酌和強烈的個性的。小孩不可能完全是依樣畫葫蘆,而是在臨摹的過程中加入自己的想象和偏愛。甚至比如說面對畢卡索的裸體畫,小孩會把自己很感興趣的性器官突出,比畢卡索更加大膽、更加有趣。以前我寫過一篇文章專門探討關于兒童繪畫天賦的問題,認為亂畫以及在亂畫的過程中不斷地模仿,但仍然是在表達自己的天性,這本身就是兒童的美術天賦。現在有人說夏健強模仿凡·高和其他人,我覺得這根本就不是個真問題。

夏健強繪畫作品夏健強繪畫作品

時代周報:你認為這種模仿是否需要註明出處?或者他畫作的構圖色彩經過老師的指點,那麽智慧產權方面應當如何界定?

李公明:其實,對于一個小孩來講不存在這樣的問題。剛剛提到的模仿並不是完全照搬和復製。而是在吸收各種色彩的、形象的啓發與刺激的基礎上,加入自己豐富的想象和創造。這是一個小孩的正常學習的過程,怎麽能上升為智慧產權的問題呢?如果我們要求一個小孩的任何一筆、任何一種圖像和色彩,都是完全原創,這根本是無稽之談。所以,就兒童美術來講,這個問題完全不存在。但是在剛剛提到的“大師畫,我也畫”的兒童美術展覽中,主辦者會標明展覽的來由、性質以及大師的畫作等內容。但是就一個兒童來講,這就是他自己的作品,這是毫無疑問的。​

夏健強繪畫作品夏健強繪畫作品

繪畫天賦

2013年9月,夏俊峰因為要被執行死刑而引發輿論關註,成為新聞頭條。其子夏建強的畫作開始被新聞媒體報道,被專業人士評價為“對神態和動作敏感、對整體色彩把握成熟穩當,表達生活細節直接而細膩”。

作品《我和爸爸》作品《我和爸爸》

但早在2012年12月2日,網友“大藏布”就在微博發帖呼吁大家為強強出版一本畫冊,二樓出版機構看到之後決定承擔編輯、出版這本畫冊的工作,在和強強的母親張晶經過簡單的溝通之後, 她即同意。以下引述二樓出版機構的文字說明:

一周後的一個早上,張晶帶著強強的162 幅畫來到出版社。本畫冊幾乎選用了所有的作品,隻去除了一些相似度較高的畫,這也保證了此本畫冊可以展現強強繪畫的完整面貌。

和媽媽和媽媽

早在 2011 年 8 月,我們就初步認識過強強的繪畫天分,由出版社的朋友蔡凱、龔劍、李 繼開在武漢發起的揚子江論壇上,他們為強強組織了一場名為“夏健強的畫”的展覽。在此引用揚子江論壇對強強的準確評價:夏建強是一個11歲的國小生,出生于2000年,生活在沈陽。我們盡量不想這本書跟他發生在他父親身上的事件產生聯系,但是這是不可能的,因為關註他的父親——夏俊峰,才在微博上看到他的作品,被與他年齡不相稱的描繪能力所打動。而他的父親也因為他對繪畫的喜愛與天賦,去街上擺攤要掙更多的錢來支付夏建強學習繪畫的費用,直到出現各位所知道的事件。所以很自然這件事就成為了這本書的背景。 我們甚至不想贊美夏建強的繪畫天賦:他描繪人物時對神態和動作的敏感、他和諧成熟的色彩感覺、他表達生活中的細節直接而又細膩,因為繪畫對于他甚至還談不上開始。就和所有孩子的繪畫一樣,他表現出一種自然的天真,或者說是單純的美好,這也是我們所珍惜的。作為一個孩子,他沒有辜負他的父親為他所做的。

作品作品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