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原吉

夏原吉

夏原吉(1367~1430年),字維喆,湖南省湘陰人,明初重臣。

祖籍德興,早年喪父,遂力學養母。以鄉薦入太學,選入禁中書省製誥,以誠篤幹濟為明太祖朱元璋所重。建文帝時任戶部右侍郎,後充採訪使。任內政治清明,百姓皆悅服。靖難之役後,明成祖即位,委以重任,與蹇義並稱于世。明成祖後,相繼輔佐仁宣之治,政績卓越。明宣宗宣德五年卒,年六十五歲,贈太師,謚忠靖。

  • 中文名稱
    夏原吉
  • 別名
    字維喆
  • 國籍
    中國(明朝)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湖南省湘陰
  • 出生日期
    1366年
  • 逝世日期
    1430年
  • 職業
    政治家、戶部尚書
  • 代表作品
    《東歸稿》、《夏忠靖公集》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夏原吉,字維喆,祖先是德興人。父親夏時敏,任湘陰縣教諭官,遂在那裏成家定居。夏原吉早年喪父,他致力于學問,以贍養母親。獲鄉薦進入太學,被選入宮中書寫製誥。有時太學生們大聲喧笑,夏原吉卻端坐不動。明太祖看見後覺得他很不平凡,升任戶部主事。夏原吉所在的部門事務繁瑣,但他都處理得井井有條,尚書鬱新很賞識他。有個劉郎中,忌妒他的才能。正好鬱新彈劾各部門中辦事懶惰的人。皇上想寬宥他們,鬱新堅持說不行。皇上火了,問道:"這是誰教你的?"鬱新叩頭說:"是堂後的書算生。"皇上于是將書算生逮進監獄。劉郎中便說:"教尚書的是夏原吉。"皇上說:"夏原吉能夠幫助尚書處理本部事務,你想陷害他嗎?"結果劉郎中和書算生都被處死,暴屍街頭。建文初年(1398年),升任戶部右侍郎。第二年(1399年)充任採訪使。巡視福建時,所過郡縣鄉邑,都檢查吏治好壞,詢問百姓疾苦。人們都很高興和敬佩。不久,移駐蘄州。

夏原吉夏原吉

治世能臣

明成祖即位後,有人抓住夏原吉獻給他。皇上將他釋放,轉任左侍郎。有人說夏原吉在建文帝時曾受重用,不可信任。皇上不聽,將他和蹇義一起升為尚書。夏原吉和蹇義等人詳細製定了賦稅徭役等製度。他提出三十多項建議,都簡便而容易遵守。他說:"政策頒行後如果難以繼續下去,將會加重人民的困苦。這是我不願意看到的。"

浙西發大水,有關官員治理得不得力。永樂元年(1403年)命夏原吉前往治理,不久又命侍郎李文鬱做他的副手,派僉都御史俞士吉帶水利書籍賜給他。夏原吉請沿著大禹所開的三江入海的故道,疏浚吳淞江下遊,上接于太湖,然後,量地建閘,按季節不同開閉閘門。皇上聽從了。夏原吉動用十幾萬民工,他身穿布衣,徒步往返,日夜經劃,盛夏也不張傘蓋。他說:"人民很勞苦,我怎忍獨自貪圖舒適?"工程竣工後回京,他說水雖然已由故道入海,但支流還沒有全部疏通,還不是長久之計。永樂二年(1404年)正月,夏原吉再次前往浙西,疏浚了白茆塘、劉家河、大黃浦。大理寺少卿袁復做他的副手。不久,皇上又派陝西參政宋性輔助他。同年九月工程完工,流水暢通,蘇州、松江一帶農田獲得大利。永樂三年(1405年)回京。這年夏,浙西發生嚴重飢荒,皇上命原吉率領俞士吉袁復和左通政趙居任前往賑濟。他們發放三十萬石糧食,並供給飢民耕牛和種子。有人請招徠百姓佃耕大水退後的淤田,夏原吉急速傳疏反對。姚廣孝從浙西回來,稱贊夏原吉說:"他真有上古仁愛之心。"

沒多久,鬱新去世,夏原吉被召回,代理部事。他首先請裁減過多的供給,減輕賦稅徭役,嚴申食鹽和錢鈔方面的禁令,清理倉庫貨場,推廣屯田種養,以供給邊防,減輕人民負擔,同時也方便商人。答復都說可行。凡各地的戶口、府庫、田稅增減的數目,他都用小本子記好,帶在身上,隨時查閱。一天,皇上問天下錢糧有多少,夏原吉回答得很詳盡,為此他更受器重。當時,戰爭剛剛結束,皇上給參加"靖難"的功臣封賞,分封藩王,增設武衛百司。不久又發兵八十萬向安南問罪,命宦官監造巨艦通使海外各國,在北京大造宮室。這些事項,供應轉輸的財物都以數萬萬計,全由戶部支出。夏原吉都盡心籌劃,保證了國家各項開支。

永樂六年(1408年),皇上命夏原吉監督軍民將木材運往北京,又派錦衣衛官校隨從,懲治怠工的人。原吉擔心違犯的人太多,便事先告誡他們,然後再出發,人們都非常感激他。

永樂七年(1409年),皇上北巡,命原吉兼理行在所禮部、兵部和都察院事務。有兩個指揮冒領月薪,皇上想處死他們。原吉說:"這不合法,假如他們真的是盜賊,又將怎樣處理他們呢?"皇上這才罷了。

永樂八年(1410年),皇上北征,夏原吉輔佐太孫留守北京,總管行在所九卿事務。當時各部門剛剛建立,每天早上,夏原吉進去輔佐太孫處理各項事務。退朝後,各部的郎官和御史又圍上來請示。夏原吉一邊回答一邊手批,不動聲色。北自行在所,南達京師,人們都對他肅然起敬。皇上回來後,賜給他鈔幣、鞍馬、牛酒,厚加慰勞,不久隨皇上回南京,受命侍從太孫周遊鄉裏村落,考察民間疾苦。夏原吉拿了一些粘黃米粉進呈給太孫,說:"請殿下將它吃了,以了解百姓生活的艱辛。"九年任滿,皇上在便殿設宴,款待夏原吉和蹇義等人,皇上指著兩人對群臣說:"高皇帝培養賢才留給我使用。各位想看古代名臣,這兩位便是。"此後夏原吉多次侍從太孫,往來于南北兩京,途中還隨事獻上忠言,使太孫獲得很多助益。

永樂十八年(1420年),北京的宮室建成,皇上派夏原吉南下召太子和太孫北上。回來後,夏原吉說:"經過多年建設,現在終于大功告成。應該安撫流亡在外的人,免除拖欠的各項征收,使人民得以休養生息。"第二年,三殿失火,原吉重申從前的請求。皇上馬上命有關部門推行。當初,皇上因三殿失火下詔求直言,群臣大都說遷都北京不便。皇上大怒,殺死主事蕭儀,說道:"當初要遷都時,曾與大臣們秘密討論過,很久才確定下來,並不是輕率決定的。"言官借機彈劾大臣。皇上命他們都跪在午門外辯論。大臣們都罵言官,夏原吉卻唯獨上奏說:"他們回響詔令而提出自己的意見,沒有犯罪。臣等一幫湊數的大臣,不能協同輔佐國家大事,應當有罪。"皇上怒意消了,將雙方都寬恕了。有人指責下原吉違背初衷。夏原吉說:"我們這些人任職很久了,雖然言語有失,僥幸皇上能夠原諒。如果言官得罪,那損失就不小了。"眾人這才佩服。

夏原吉雕像夏原吉雕像

夏原吉雖然任戶部尚書,國家大事總是被皇上召去詳加議論。皇上每次御臨便殿門口,總是召夏原吉來談話,常常忘了時間,左右的人都不得聽聞。夏原吉退下後,總是恭恭敬敬的,就像什麽都沒有參預一樣。討平交趾後,皇上問升官與賞賜哪樣便利。夏原吉回答說:"賞賜費用隻是一次,是有限的;而升官後的費用,則是無限的。"皇上聽從了。有西域法王來朝見,皇上想到郊外去慰勞他,夏原吉說不行。到法王入宮後,夏原吉見而不拜。皇上笑著說:"愛卿想效法韓愈嗎?"

山東唐賽兒謀反,被平定以後,有三千多脅從者被俘來京。夏原吉請求皇上,將他們全放了。谷王逪反叛,皇上懷疑長沙有人參與陰謀。夏原吉以全家一百條人命做擔保,這事才得以平息。

人生沉浮

永樂十九年(1421年)冬,皇上將要大舉遠征沙漠,命夏原吉與禮部尚書呂震、兵部尚書方賓工部尚書吳中等人一起討論,都說不宜出兵。他們還沒有上奏,正好皇上召見方賓,方賓極力說興兵的費用不足。皇上很不高興,召夏原吉來問邊防儲備情況,原吉回答說:"連年出兵,都無功而返,軍馬儲備已損失了十分之八九,加上災荒不斷發生,現在已經內外交困了。況且您聖體欠安,還需要調養,就請遣將出征,不要勞動車駕了。"皇上大怒,立即命令夏原吉出去治理開平的糧食儲備。而吳中進去所說的也和方賓一樣。皇上更加憤怒,將夏原吉召回,關進內官監,並將大理寺丞鄒師顏也關押起來,理由是他曾代理戶部事。方賓懼而自殺。皇上于是抄原吉的家,除賜給的鈔幣外全部沒收,隻剩下布衣和壇壇罐罐。第二年(1422年)皇上北征,因糧盡而返。其後,又連年出塞,但都不見敵人。在回到榆木川時,皇上病危,對左右的人說:"夏原吉愛護我。"皇上逝世的訊息傳到後三天,太子跑到關押夏原吉的地方,呼喊原吉,哭著告訴了他。夏原吉哭倒在地,許久不能起來。太子令他出獄,商議喪禮事宜,又問赦免詔書該寫些什麽。原吉回答說要賑濟飢民,減省賦役,停罷下西洋的取寶船以及向雲南、交趾地區各道採辦金銀。太子全聽從了。

明仁宗即位後,恢復夏原吉的官銜。當夏原吉還在獄中時,母親去世了,這時他請求回家守孝。皇上說:"您是老臣,應當與我共濟艱難。您有喪事,難道我就沒有嗎?"皇上給他優握的賞賜,命他家人護喪,用驛車送回去下葬,又令有關官員治理喪事。夏原吉不敢再說什麽。不久加封為太子少傅。呂震是太子少師,朝拜班次在原吉之上,皇上命鴻臚寺將他列在夏原吉之下。進封少保,仍兼太子少傅、尚書,享受三職俸祿。夏原吉極力推辭,皇上允許他辭去太子少傅俸祿。賜給"繩愆糾繆"銀章,並在南北兩京建府第給他。

不久仁宗逝世,太子從南京北上。夏原吉奉遺詔到盧溝橋迎接。宣宗即位後,夏原吉作為先朝重臣更受敬重。宣德元年(1426年),漢王朱高煦謀反,也以"靖難"作為借口,檄文列舉了各大臣的罪狀,夏原吉排在第一個。皇上晚上召大臣們來商議。楊榮首先勸皇上親征。皇上很為難。夏原吉說:"您難道不知道李景隆的故事嗎?臣昨天見到所派遣的將領,命令才下臉色就變了,臨事就可想而知了。而且兵貴神速,卷起盔甲,快步前進,正可以先聲奪人。楊榮的計策好。"皇上遂下了決心。回師後,皇上加倍賞賜,賜給守門人三名。夏原吉以無功推辭,皇上不聽。

人物結局

宣德三年(1428年),原吉隨皇上北巡。皇上拿過夏原吉袋裏的幹糧嘗了嘗,笑著說:"怎麽這麽難吃?"原吉答道:"軍中還有挨餓的呢。"皇上命賜給他大官吃的美食,並犒賞將士。隨從皇上在兔兒山閱兵,將領們動作太慢,皇上大怒,脫下他們的衣服。原吉說:"將帥,是國家的棟梁,怎能將他們凍死?"他又反復極力諫阻。皇上說:"看在您的面上將他們放了。"夏原吉又與蹇義一起獲賜銀印,上面刻著"含弘貞靖"。皇上雅善繪畫,曾親手畫了一幅《壽星圖》賜給原吉。皇上所賜的其他圖畫、衣物食品、器皿用具、銀幣和玩好之物,幾乎每天都有。宣德五年(1430年)正月,兩朝《實錄》修成,皇上又賜給金幣、鞍馬。夏原吉天明入宮謝恩,回來後去世,終年六十五歲。贈太師,謚忠靖。皇帝敕令戶部免除他家的賦稅徭役,並且以後世代都不再征收。

治河成就

明永樂元年(1403年)因浙西發生洪水災害,有司治不效,于是命戶部尚書夏原吉主持治理。他在《蘇松水利疏》中分析了當時本區的水道情勢,認為治水關鍵是疏浚下遊河道,使洪水暢流入海。但以往泄水幹道吳淞江已嚴重淤塞,從吳江長橋至夏駕浦一百二十餘裏的上遊段雖可通水,但多有淺狹之處,而自夏駕浦至上海縣南蹌浦口(吳淞江入海舊口,在今吳淞口之南)的一百三十餘裏則已是"茭蘆叢生、已成平陸"。重新使之通暢,則工費浩大,不如上段著重疏浚東北入江的嘉定縣劉家港和常熟縣白茆港,下段著重疏浚直通南蹌口的範家浜。此外在河口設閘,控製泄水和漲潮,再修理加固圍堤,水災當可得到控製。當年集中了10多萬人進行施工,到第二年九月完工。其治理成就俱載《明史·河渠志》。主要工程是由夏駕浦引吳淞江上遊水自劉家港入江;開範家浜,上接大黃浦,引淀山湖水自南蹌口入海,從而改變了太湖下遊泄水道的基本格局。

治水示意圖治水示意圖

後世評價

明史》對贊夏原吉為"股肱之任"、"蔚為宗臣",稱他的一生可"樹人之效"。並以《尚書》中的話來贊譽夏原吉,即"敷求哲人,俾輔于爾後嗣"。

姚廣孝評價夏原吉:"古之遺愛也。"

人物軼事

有一次夏原吉巡視蘇州,婉謝了地方官的招待,隻在旅社中進食。廚師做菜太鹹,使他無法入口,他僅吃些白飯充飢,並不說出原因,以免廚師受責。

隨後巡視淮陰,在野外休息的時候,不料馬突然跑了,隨從追去了好久,都不見回來。夏原吉不免有點操心,適逢有人路過,便向前問道:"請問你看見前面有人在追馬嗎?"話剛說完,沒想到那人卻怒目對他答道:"誰管你追馬追牛?走開!我還要趕路。我看你真像一條笨牛!"這時隨從正好追馬回來,一聽這話,立刻抓住那人,厲聲喝斥,要他跪著向尚書賠禮。可是夏原吉阻止道:"算了吧!他也許是趕路辛苦了,所以才急不擇言。"笑著把他放走。

有一天,一個老僕人弄髒了皇帝賜給夏原吉的金縷衣,嚇得準備逃跑。夏原吉知道了,便對他說:"衣服弄髒了,可以清洗,怕什麽?"

又有一次,侍婢不小心打破了夏原吉心愛的硯台,躲著不敢見他,他便派人安慰侍婢說:"任何東西都有損壞的時候,我並不在意這件事呀!"因此他家中不論上下,都很和睦的相處在一起。

當夏原吉告老還鄉的時候,寄居途中旅館,一隻襪子濕了,命夥計去烘乾。夥計不慎,襪子被火燒去,夥計卻不敢報告;過了好久,才托人去請罪。他笑著說:"怎麽不早告訴我呢?"就把剩下的一隻襪子也丟了。

夏原吉回到家鄉後,每天和農人、樵夫一起談天說笑,顯得非常親切,寬厚仁慈,不知道的人,誰以也看不出他是曾經做過尚書的人。

史書記載

《明史·夏原吉傳》。

《湘陰縣志》。

國朝列卿紀》。

家庭成員

父:夏時敏,官至湘陰縣教諭官。

子:夏瑄,官至南京太常寺少卿。

後世紀念

夏原吉墓位于湖南省湘陰縣一中學舊校區東邊操場圍牆旁的夏原吉墓,于1951年縣一中建校時挖出,掘出墓磚室,有主室和耳室,室內有小龕和墓志銘。1982年,夏原吉墓被列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