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俊峰 -刺死城管案犯罪嫌疑人

夏俊峰

刺死城管案犯罪嫌疑人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夏俊峰是沈陽商販。男,漢族,1976年12月11日出生于遼寧省鐵嶺縣,高中文化,住遼寧省沈陽市沈河區。

2009年5月16日,夏俊峰和妻子在馬路上違法擺攤被沈陽市城管執法人員查處。在勤務室接受處罰時,夏俊峰與執法人員發生爭執,刺死城管隊員兩名後又重傷一人。2009年6月12日被逮捕。 2009年11月15日,夏俊峰一案在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2011年5月9日上午,夏俊峰刺死城管案終審宣判,遼寧省高級法院裁定駁回抗訴,維持原判。2013年9月25日,夏俊峰因犯故意殺人罪,被執行死刑。

2013年10月1日夏俊峰骨灰在沈陽郊區紀念林墓園安葬。除家中親友,全國各地上百名網友到場為其送行。

  • 中文名
    夏俊峰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遼寧省鐵嶺縣

人物簡介

夏俊峰是遼寧省鐵嶺縣人,與妻子在沈陽擺攤為生,每天有百十元的收入。夏俊峰有一個兒子,2011年就九歲了,夫妻倆想通過擺攤賺錢改善兒子的學習條件。夏俊峰一家共五口,家裏固定的經濟來源是夏俊峰60多歲的父母。夏俊峰的母親每個月退休金800元,父親是環衛臨時工,每天掃街,月工資700元。

夏俊峰,男,遼寧省沈陽市個體商販。技校畢業後到沈陽一家電機廠上班,因工廠破產下崗,之後以打零工維持生計,還拿了十幾個月每月235元的低保,之後在五愛市場擺攤為生。

夏俊峰一家人夏俊峰一家人

2009年5月16日,夏俊峰在與城管執法人員發生沖突後,持刀猛刺城管執法人員,導致2人死亡、1人重傷的嚴重後果。

2009年12月,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認定夏俊峰的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判處其死刑,剝奪公權終身。

2010年6月29日,此案二審在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開庭。

2011年5月9日,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了終審判決,駁回抗訴,維持一審原判。但夏的妻子張晶堅持認為,丈夫是在被毆打的時候,情急之下才持刀防衛的,應該先追究城管的責任。

2013年9月沈陽小販夏俊峰妻子@沈陽張晶在其微博稱,法院來人,送達家屬最後一次會見夏俊峰通知,正趕去看守所見其最後一面。

殺人事件

殺人被捕

2009年5月16日,夏與妻子在沈陽市沈河區南樂郊路與風雨壇街交叉路口附近擺攤時,被沈陽市城管執法人員查處,後夏俊峰隨同執法人員到沈陽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沈河分局濱河勤務室接受處罰。

檢方指控,在接受處罰期間,夏俊峰因故與申凱、張旭東等人發生爭執,據夏俊峰稱,二人曾毆打夏俊峰,遂持隨身攜帶的尖刀先後猛刺申凱胸部、背部,張旭東胸部、腹部及張偉腹部等處數刀,致申凱、張旭東死亡,張偉腹部損傷程度為重傷。案發後夏俊峰逃離現場,于當日15時許被公安機關抓獲。

​案件焦點

庭審的焦點是夏俊峰在扎傷兩名城管隊員時是否挨打。在執法局,夏俊峰刺死、刺傷3名城管,他稱是遭毆打後自衛,但現場無其他目擊者。11點左右,夏俊峰在濱河街行政執法中隊的辦公室裏,刺死了執法隊員申凱和張旭東,隨後出來又刺傷執法車司機張偉。

被捕後,夏俊峰稱自己在辦公室遭到上述3人毆打,因此被迫用隨身攜帶的小刀自衛,殺死了2人。

夏俊峰在接受警方訊問時稱,進入辦公室後,有3名執法隊員,曹陽沒有動手打他,後來去上洗手間。申凱罵他,然後動手打他,“他用拳頭打了我頭部兩下”,張旭東隨即也來打他,申凱還用茶杯打他。

“這時我急了眼,從右褲兜裏掏出刀對著他們亂扎,然後就跑了。”夏俊峰說,他還削斷了自己的一根手指。

在辦公室現場,目擊者隻有3人,其中兩人為死者,另一人是夏俊峰自己。

申凱的母親李佩霞說,事後聽申凱的多名同事介紹,申凱和張旭東沒有打夏俊峰,當時申凱在開處罰單,夏俊峰突然扎了張旭東,申凱上前阻攔也被扎了。夏俊峰的辯護律師範玉龍指出,申凱的屍檢鑒定中,其身上有多處傷痕,而申凱在街頭並未參與毆打夏俊峰,那麽這些傷顯然是在辦公室與夏俊峰發生沖突時留下的。

“夏俊峰在鬧市被打不還手、東西被搶不還手,反而在辦公室裏,執法人員說服教育時卻無緣無故用刀傷害申凱和張旭東,這合常理嗎?”範玉龍在辯護詞中稱,該案是執法人員違反法定程式執法並毆打夏俊峰導致的,夏俊峰具有自衛情節。“我們兩個隊員都是一米八幾,如果不是沒有防範,怎麽可能兩個人都被他殺死?”沈陽市城管行政執法局沈河分局一名副局長認為,是夏俊峰突然拔刀行凶,報復執法人員。

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中稱,沒有其他證據證明夏俊峰被毆打,因此不具有防衛情節,最終判其死刑,並賠償受害人家屬65萬餘元。終審判決書中指出,當天執法人員亮明身份後,對液化氣罐進行登記儲存,夏俊峰阻攔,雙方有拽、奪液化氣罐的肢體接觸,不屬于毆打。而且在二審調查時,夏俊峰也否認有毆打行為。其承認是主動提出和執法隊員回隊裏,再接受處罰,不存在限製人身自由的情況。而且夏的傷痕更符合雙方拉扯形成的狀態,證人證言也不能證實有毆打的情況,因此正當防衛的意見不能成立。此外,法院也駁回了夏俊峰“自首”的辯護意見。夏俊峰的妻子張晶在接受人民網記者採訪時說:“當時我在場,還有好多人都在現場看到了夏俊峰挨打。我們找了6個證人證明夏俊峰被打了,這些證人都願意到法庭作證,但是沒有獲準出庭。”在法官宣讀判決書後,夏俊峰高喊“不服,他們亂說。”

一審判決

據夏俊峰家屬透露,夏俊峰在庭審中稱,自己先被踢了一腳,後又被打了下身,彎下腰時摸到口袋裏的小刀,劃拉了幾下自己也不知道。辯護律師認為,該案的起因是2009年5月16日沈河區城管申凱、張旭東等十幾人進行野蠻執法。夏俊峰不屬于故意殺人,其行為符合正當防衛的條件。

2009年11月15日,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認定夏俊峰的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判其死刑,剝奪公權終身。

法院認為,被告人夏俊峰在與城管執法人員因擺攤佔道問題發生爭執後,持刀在被害人辦公室行凶,造成2人死亡、1人受重傷。其犯罪手段特別殘忍,情節極其惡劣,後果極其嚴重,應依法嚴懲。遂作出上述判決。

終審判決

2011年5月9日上午,沈陽小販夏俊峰刺死城管案終審宣判,遼寧省高級法院作出刑事裁定,駁回抗訴,維持原判:夏俊峰因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

夏俊峰稱,自己在勤務室被申凱、孫旭東兩名城管隊員毆打,一時激怒拿刀亂刺。但遼寧省高院認為,沒有足夠證據表明夏俊峰“遭到了明顯的、危及人身安全的不法侵害行為。”

夏俊峰夏俊峰

且由于目擊證人被禁止進入法庭,夏俊峰的自衛殺人一說成為孤證,終審法庭未予採納。

5月9日9時,在沈陽市看守所的臨時法庭,法官宣讀了上述刑事裁定書。夏俊峰的妻子張晶旁聽了宣判。夏俊峰的辯護律師認為,“故意殺人”的罪名不能成立,夏俊峰應為正當防衛。

據張晶介紹,在法官宣讀期間,夏俊峰一直保持沉默,宣讀完裁定書之後,夏俊峰情緒失控,大喊“你們撒謊”。張晶表示,“目前最後一關隻剩最高院復核了,我們將繼續向上申訴。”

2011年8月14日上午,沈陽小販夏俊峰刺死城管案終審宣判,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刑事裁定,駁回抗訴,維持原判:夏俊峰因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 

案件審理

經法院審理查明,2009年5月16日11時許,夏俊峰在照常出攤後,尚未來得及擺好炸串用具,就被沈陽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沈河分局的申凱、張旭東、張偉等執法人員帶走。後夏俊峰隨同城管執法人員來到瀋陽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沈河分局濱河勤務室準備接受處罰。期間,夏俊峰與申凱、張旭東等人發生爭執,遂持隨身攜帶的一把尖刀先後猛刺申凱胸部、背部,張旭東胸部、腹部及張偉腹部等處數刀,造成申凱、張旭東死亡,張偉重傷。

事後,夏俊峰逃離案發現場,但沒有跑多遠就被抓獲。

沈陽中院認為,夏俊峰在與城管執法人員因擺攤佔道問題發生爭執後,持刀在被害人辦公室行兇,造成2人死亡、1人受重傷。其犯罪手段特別殘忍,情節極其惡劣,後果極其嚴重,應依法嚴懲。遂于2009年11月15日作出上述判決。

一審宣判後,夏俊峰不服,提起抗訴。遼寧高院經開庭審理,于2011年5月9日作出終審裁定:駁回抗訴,維持原判。

家人反應

夏俊峰妻子張晶表示,在案發後,他們一家的生活陷入困境。“孩子不敢下樓玩,看到小朋友就躲。因為有人圍著問他,‘你爸爸是不是殺人啦?’我就靠每個月我姐給我900塊錢,夏俊峰爸媽每個月1000多的收入來維持一家四口的生活,還要每個月給夏俊峰寄500元生活費。可是我們都願意賠償受害人。”張晶說和夏俊峰年邁的母親都去找過被害人的家屬,“帶著水果去看人家,給人家下跪,想問問人家要多少賠償。可是人家不談。”張晶表示,為保丈夫一命,將繼續申訴。 

他人捐助

兩年前,“小販夏俊峰持刀刺死城管”一案震驚世人。兩年中,夏俊峰先後迎來一審、二審兩次“死刑”的判決。對于判決和夏俊峰的命運,無論有著怎樣的爭議,最終還是應該由法律裁定。但是,夏俊峰身後那個處于底層社會的家庭,他的妻子、兒子的命運,卻因此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兩年來,作為妻子,張晶從未放棄丈夫;作為母親,她一如既往地盼著兒子能夠在繪畫方面有所成就。

那段最無助的日子裏,張晶每天忙得昏天黑地,忙著勸慰老公,忙著湊錢請律師,忙著照顧公婆。但她卻忽視了年僅九歲的強強,孩子變得越來越沉默。

夏俊峰一案經媒體報道後,這個底層家庭的生活狀態為更多人所關註,出乎意料的是,許多人抱著不同的心態,幾元、幾十元、幾千元、幾萬元,善款源源不斷地打到張晶的卡上。僅僅3天,就籌集了17萬元。每天,張晶不管多忙多累,隻要接到捐款,她都會拿出自己的小本,一筆一筆地認真記上,“等我有了能力,一定要回報”。

張晶的手機一度如同熱線電話響個不停。一次,電話那邊的人直接問:“我能幫你幹點啥?”當時張晶就愣了。對方又補充道:“你有住的地方不?可以來我家住。你出門不?我可以用車送你。”張晶隱忍了許多天的眼淚奪眶而出。

更有一些自己也在貧困中掙扎的人伸出了援手。一位沒有留下名字的下崗女工,愧疚地說自己幫不上多大忙,隻是估計張晶在北京打電話很貴,就給她充了50元的電話費。

張晶說,從沒想到會有這麽多好心人幫助自己,卻不求一點回報。邀請母子倆來京的“太極老兵”說,自己隻是覺得孩子無辜,希望能給孩子力所能及的心理輔導。談及牽扯進這場悲劇中的另外兩個家庭,“太極老兵”也深表同情,畢竟是兩條生命的流逝。“雙方都是體製亂象的犧牲者”,隻能報以悲痛與哀悼。

像“太極老兵”這樣的人還有許多許多。 張晶感覺自己突然從一個人變成了一群人。正是這些最普通、最平常的老百姓帶給她溫暖與安慰,陪伴她捱過了最困難的時刻。

過幾天,張晶還會帶著強強去一趟武漢,在那裏,一場名為”夏建強的畫”的畫展將于8月20日至8月23日展出。“這是武漢的畫家龔劍幫強強辦的畫展”張晶說,到時候,強強一定會更高興些。“辦畫展,不僅是展現孩子的天賦,更是想讓更多人知道這樣一個家庭的悲劇,和這對母子完全的無能為力。因為,我們有太多的無能為力”龔劍說。  

兒子被打

2012年10月15日,一條微博引起廣泛關註。沈陽殺死城管的小販夏俊峰三年前被判死刑,三年後,兒子強強被同學打成輕微腦震蕩卻不敢還手。

夏俊峰的妻子拿著診斷書問兒子:“為什麽不還手?”強強哭了:“我還手,他說我爸是殺人犯怎麽辦?我把他打死怎麽辦?他打我一下,我不還手,打我兩下我不還手,他打完我第三下,就不打我了。”

夏俊峰

伊能靜收夏俊峰之子為義子

2013年9月25日伊能靜微博:“願尊重司法,三個家庭的悲劇,孩子們皆失去父親,再不論是非。而旁人之惡言都是二度傷害。今日收夏俊峰子夏建強為義子,成為孩子義母。與夏俊峰遺孀@沈陽張晶結為姐妹。資助孩子學費、扶植孩子繪畫天賦,讓強強健康長大,也請朋友多幫助拍賣畫作,讓強強以自己能力站起來。(圖為強強給我的畫像。)”

核準死刑

2013年9月25日凌晨,最高人民法院核準死刑。6時,沈陽小販夏俊峰妻子在其微博稱,法院來人,送達家屬最後一次會見夏俊峰通知,正趕去看守所見其最後一面。

天亮前告知

關于夏俊峰死刑核準的傳聞早于前天晚上8點左右即已傳出,但妻子張晶和辯護律師陳有西均表示對此不知情。

張晶當天徹夜未眠。在等待死刑復核的2年4個月中,她直言自己始終充滿希望,“找到了全國最好的律師,發現了新的證據,最高院也接見了律師、進行了補充調查。”她一直在關註網上的信息,並打算次日一早即前往看守所會見,以免留下終身遺憾。

昨天早上5點多鍾,張晶從洗手間擦了把臉出來,發現屋子裏已經擠滿了十幾個人,其中一人身穿法院製服。她當即明白傳言已經證實,“全家人都哭成一團。”她回憶,法院工作人員通知了核準死刑結果後,詢問家屬是否需要會見,得到肯定答復後,當即要求家屬乘車前往沈陽市第一看守所。

最後的一面

張晶和夏俊峰的父母、三個姐姐一道參與了會見,時間限定為半個小時。她已經有兩年多時間未見到丈夫,夏俊峰面帶微笑,身上穿的黑色棉襖和T恤是家裏上個月給他送去的。張晶回憶,丈夫很瘦,臉特別白,眼睛略有些腫,神情異常平靜。

夏俊峰告訴家人,法院昨天向他宣讀了核準死刑通知,但他拒絕在復核書上簽字。他說,法官在念結果時雙手一直在抖,“你看我抖嗎?我是正當防衛,我問心無愧!”他希望自己執行死刑之後,妻子繼續為自己申訴。

夏俊峰妻子夏俊峰妻子

夏俊峰還告訴家人,一審時的一份詢問筆錄是對方早就寫好的,是被強迫簽的。

張晶稱,會見過程十分短暫。進入會見室時,看守所工作人員要求家屬出示身份證,而一早從家中匆忙出發大家都沒有帶,且開始隻允許4人會見,經過家屬哀求才得以全部進入。在會見時,工作人員卡著表,不斷提醒剩餘時間。

隔著鐵窗,夏俊峰始終平靜地勸說哭嚎的家人。他說自己將被執行註射死刑,對骨灰則無所謂。

半小時到,夏俊峰最後提出,希望管教給自己全家合一張影,張晶等人湊到窗戶前,對方卻予以拒絕,稱自己沒有手機。在被管教拽走時,他一直回頭看著家人,很快,便消失在鐵門後。

平靜地道別

昨天上午10點43分,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在官方微博中發布公告稱,故意殺人罪犯夏俊峰被依法執行死刑。隨後家屬接到通知,次日早上前往殯儀館領取夏俊峰骨灰。

張晶記得,自己在最後時刻摸了摸丈夫的臉。雙方隔著玻璃,隻有一個小小的視窗可以說話。她讓夏俊峰低下頭湊過來,自己伸出手去,丈夫的臉好瘦,他們已經很多年沒有如此親近過。

“我感覺他想吻我一下,我們離得那麽近,這道網卻把我們永遠隔了開來,”說及此,張晶淚流滿面,“上午還在,下午就火化完了,老天爺為什麽這樣對我們?”

執行死刑

2013年9月25日沈陽中院官方微博發布訊息稱,經最高人民法院核準,故意殺人罪犯夏俊峰9月25日在遼寧省沈陽市被依法執行註射死刑。

遼寧省沈陽市個體商販夏俊峰于2009年5月16日與城管執法人員發生沖突後,持刀猛刺城管執法人員,導致2人死亡、1人重傷的嚴重後果。經沈陽中院、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兩審判決,認定夏俊峰的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判處其死刑,剝奪公權終身。

最高人民法院經復核認為,被告人夏俊峰非法剝奪他人生命的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罪。夏俊峰違規經營炸串,在城市管理執法人員依法查處時,不服從管理,與執法人員發生沖突,即持刀行凶,致2人死亡、1人重傷。犯罪情節極其惡劣,手段極其殘忍,後果特別嚴重,應依法懲處。對發生的沖突,被害人申凱、張旭東負有一定責任,夏俊峰也負有責任,夏俊峰罪行特別嚴重,不足以從輕處罰。第一審判決、第二審裁定認定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式合法。故依法做出核準死刑的裁定。

沈陽中院解釋

9月28日下午,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沈陽中院”就夏俊峰殺害城管一案發布相關解釋,從事實和證據角度看夏俊峰殺人行為是否構成正當防衛。

解釋稱,綜合案發時雙方的體態、力量的對比,以及所造成的兩死一重傷的後果,並結合被捅刺的刀數、深度、位置等客觀結果,不能認定夏俊峰遇到了明顯的、危及人身安全的不法侵害行為,故不能認定構成正當防衛。

事件追蹤

2011年5月23日上午,夏俊峰死刑復核審的辯護人——浙江京衡律師集團律師陳有西、鍾國林及兩名助理,向最高法院刑一庭夏俊峰死刑復核合議庭法官遞交了三份申請書,申請就夏俊峰死刑復核案進行閱卷並影印相關材料,同時請求法庭對該案死刑復核程式舉行開庭聽證,聽取辯護律師的意見。

此外,辯護律師還向最高法院申請向該案偵查機關、一審法院、二審法院調取相關關鍵證據,包括案發現場的第一次現場勘驗錄像、全部勘驗照片,夏俊峰到案後拍攝的全部體表檢查傷痕照片,以及沈陽市濱河區行政執法局2009年5月16日辦公區、案發現場的所有監控錄像等。

2011年6月13日,最高法院刑一庭負責夏俊峰案死刑復核的合議庭三名法官,約見夏俊峰死刑復核階段的辯護律師陳有西,聽取了律師意見,書記員作了記錄。 據陳有西律師介紹,此次約見,是應辯護律師要求進行的。此前5月23日上午,陳有西等辯護律師曾專程前往最高法院刑一庭,向夏俊峰死刑復核合議庭法官遞交了三份申請書,請求法庭對該案死刑復核程式舉行開庭聽證,聽取辯護律師的意見,申請就夏俊峰死刑復核案進行閱卷並影印相關材料。

同時,還申請最高法院向該案偵查機關、一審法院、二審法院調取相關關鍵證據,以及夏俊峰案發地點,即沈陽市濱河區行政執法局2009年5月16日辦公區、案發現場的所有監控錄像等。

此次約見中,合議庭法官告知陳有西律師,合議庭已經收到他們提交的公函、新證據和調證申請,正在認真審核研究原案情。將高度重視辯護律師的意見,復核時間不會很快。應合議庭的要求,京衡律師事務所正式確定了鍾國林和陳有西擔任夏俊峰案的辯護人。

據鍾國林律師介紹,陳有西律師向合議庭成員陳述了其主要辯護觀點。即,原審事實不清問題、定罪證據不足問題、原審中偽證被釆信問題、原審程式違法問題、原審對被告到案投案經過沒有查清問題、原審罪名定性錯誤問題、原審正當防衛沒有認定問題,和原審量刑明顯不當問題。會見進行了一個小時。

2011年6月14日,辯護律師將向合議庭提交《關于要求對遼寧夏俊峰被控故意殺人案不予核準死刑發回重審的律師意見書》。因合議庭法官提出,死刑復核程式是嚴肅認真的司法程式,有關意見和材料可直接提交合議庭,不宜上網。因此,在復核期間,《意見書》將暫時不上網公布。

夏俊峰骨灰被取回家安置

昨日上午10點半,因刺死兩城管被執行死刑的沈陽小販夏俊峰的骨灰,被妻子張晶從沈陽市東陵殯儀館取回家中安置。

前日上午,夏俊峰被沈陽市中院執行死刑,其妻子張晶當日下午得到法院通知,讓其昨日上午9點到殯儀館領取骨灰。

昨日上午8點多,張晶等幾名家屬抵達殯儀館,領取了夏的骨灰。捧著骨灰盒走下殯儀館台階,張晶開始大哭,坐在一張凳子上陷入短暫的昏迷,兩分鍾後才蘇醒。

據了解,夏俊峰的安葬也將按佛家規矩,念經超度七天之後,送回殯儀館暫存,找到合適的墓地後再下葬。

在這次事件中受傷的不僅僅是夏家,還有申凱、張旭東兩個被殺害的城管及家人,以及那個受了重傷的執法車司機的家人。他們也不是什麽有“背景”的人。張旭東的家庭情況和夏家相比也沒有什麽值得稱道的,他有個和夏俊峰兒子一樣大的女兒。他和妻女、父母及重病的哥哥,擠在不到60平米的房裏。

人們紛紛對夏俊峰及其妻兒報以同情,更有網路名人收了夏俊峰的兒子夏健強為幹兒子。大家都在討論夏俊峰妻兒日後的生計問題,討論夏健強的心理健康和日後的成長。不論對夏俊峰是否存在誤判,對于夏的妻兒的關心都是應該的。

相關新聞

周強:法院要敢于堅持敢于擔當    不殺夏俊峰就非常危險

2014年3月11日下午,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在參加湖南代表團審議“兩高”報告時表示,對于一些重大敏感案件,法院要敢于堅持敢于擔當,他以曾引發廣泛關註的夏俊峰案為例,稱不殺夏俊峰這種人就非常危險。對于近期多發的暴力傷醫案,周強表示將“嚴懲不貸”。

周強提到沈陽夏俊峰案,稱對于類似重大敏感案件,法院要敢于堅持、敢于擔當。

“夏俊峰是一名攤販,殺了兩個城管,造成一人重傷。但是就因為夏俊峰是攤販,對方是城管,大家對城管有偏見,所以有些人、甚至有些社會上的大V就鼓動說這人不能殺。”周強介紹說。

“但是這種人不殺就非常危險,就好像兩個人關起門來吵了一架,你把人殺掉了,如果這樣也是正當防衛,這個社會就會天下大亂。”周強借此強調公正司法的重要性。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