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會

士會

士會,祁姓、士氏,名會,因被封于隨、範,以邑為氏,別為範氏,謚武,又被稱為士季,隨會,隨季,範子,範會,武季,隨武子,範武子。是士蔿之孫,成伯缺之子,春秋晉國中軍將、太傅。堯帝後裔,劉姓祖先。

  • 本名
    士會
  • 所處時代
    春秋時期
  • 出生日期
    約公元前660年
  • 逝世日期
    去世時間
  • 類型
    人物
  • 性別
  • 時期
    春秋晉國

簡介

士會(約公元前660年-公元前583年)即範武子(隨武子),春秋時期晉國大夫,士蒍之孫。祁姓,士氏,名會,字季,因封于隨,稱隨會;封于範,又稱範會;以大宗本家氏號,又為士會。因迎公子雍之事流亡秦國,河曲之戰中為秦國獻計,成功抵御晉軍。後被趙盾用計迎回晉國。邲之戰中看到晉軍內部不和,主張班師。荀林父死,升任執政,專務教化,使晉國之盜皆逃于秦。郤克使齊受辱,請求伐齊不得,士會擔心晉國發生內亂,告老讓郤克為執政。二十年後,晉悼公猶修"範武子之法",百年之後,趙武、叔向等猶追思士會,欲從之遊!

士會

家世

《新唐書·宰相世系》載 劉氏" 在周 封 為 杜 伯 , 亦 稱 唐 杜 氏 。 至 宣 王 , 滅 其 國 。其 子 隰 叔 奔 晉 為 士 師 , 生 士 蒍 . 蒍 生 成 伯 缺 , 缺生 士 會 。"

詳細資訊

範武子,即範會、士會,字季。乃為劉源明公五十四世孫 ,系範氏受姓之祖。春秋時晉國人。祖士蒍,佐晉獻公定策,盡滅桓、庄之族及遊氏,升大司空

公元前636年,晉人殺懷公。公子重耳出亡十九年後歸國嗣位,是為晉文公。大會群臣,行復國之賞。賞分三等。士會雖無從亡之勛,但心儀重耳,嘗輔以謀議,故敘列二等之賞。公元前632年,晉、楚爭霸,戰于城濮(今山東鄄城西南),楚軍敗績,晉文公稱霸。是役,士會代舟之僑為戎右將軍,其名始入《春秋》。

公元前621年,晉襄公死。子夷皋年幼,國內發生立長立嫡之爭。執政趙盾欲立文公之子、襄公之庶弟公子雍為君。其時,公子雍在秦國為人質。遂遣先蔑、士會赴秦迎雍。既行,趙盾因畏國人責難,卒然變計,改立夷皋為君,是為晉靈公。但此時先蔑、士會已經到了秦國都城。秦國派白乙丙率車駕四百乘送公子雍入境,止于令狐(在今山西臨猗西)。趙盾聞知,乃自將中軍,屯于堇陰。秦國以為晉師前為迎雍,故不加戒備。詎料,趙盾引軍于夜間劫秦營,秦軍大潰。白乙丙力戰得脫,公子雍則死于亂軍之中。先蔑、士會見狀,不敢歸晉,不得已從秦師而返。

士會在秦不與先蔑相見。或曰:"子能興之俱亡,而不能見于此,焉用之?"士會曰:"吾與先蔑同罪,非慕其義而從之,又何見焉!"蓋責先蔑位列六卿,而不能匡諫于前,且俱出奔,惡有黨也。

公元前615年,秦康公銜令狐之恨,自統大軍,以士會為參謀,渡過黃河,攻晉邑羈馬(今山西永濟南),拔之。趙盾合報,率晉軍扎營于河曲。用臾駢之策,深溝高壘,固守不戰。康公求戰不得,問計于士會。對曰:"趙氏新任一人,姓臾名駢,此人廣有智謀,今日堅壁不戰,蓋用其謀,以老我師也。趙氏有側室子穿,乃襄公之愛婿,有寵而驕,恃勇而狂,未諳軍旅之事,聞此番求為上軍佐,趙盾未從其請而以臾駢為之。趙穿懷恨在心,故僅以私屬從行,附于上軍,意在奪臾駢之功也。若我以輕兵挑其上軍,臾雖欲堅守不出,穿必恃勇來追,因之而戰,不亦可乎?"康公從其謀。果然不出士會所料,趙穿傲上,不秉將令,率私屬百乘迎戰。秦軍佯敗誘退,穿追之不及而返。怒罵臾駢畏死,不肯協力同追。復又整軍驅車出營追逐秦師。盾聞訊大警,曰:"狂夫獨出,必為秦擒,不可不救也!"乃令三軍並出,方截得趙穿而歸。秦師旋得諜報,晉軍謀在河口設伏,以堵秦歸路。士會審時度勢,恐為晉所乘,乃勸康公連夜改道退軍。在行進中攻擾晉之瑕邑,經桃林塞全師而歸。

翌年,晉患秦用士會,乃于諸浮集六卿而議之。趙盾嘆曰:"士會在秦,賈季在狄,難日至矣,若之何?"郤缺①曰: "士會能賤而有恥,柔而不犯,其智足使。且奔秦非其罪也。欲除秦害,先去其助,宜召回士會為是。"盾曰:"秦方寵任士會,請之,必不從。何計可復之?"臾駢舉魏壽餘,曰:"此人頗能權變,使之詐降于秦,乘間誘歸士會,當可成功。"盾從之。臾駢夜叩壽餘之門,告以六卿所議及招士會之策。壽餘應允。次日,趙盾以靈公命,使壽餘督有司出戍黃河邊境。壽餘佯裝抗命。盾亦作態佯怒,命韓厥搜捕壽餘府第,系其妻孥而故意縱壽餘逃走。壽餘連夜遁往秦國,見秦康公哭訴請降。士會在旁不置一詞。康公以問士會,對曰:"晉人多詐,未可輕信也。果是真降,當以何物為憑?"壽餘于袖中出一文書,乃魏封邑土地、人民之冊,語康公曰:"明公能收容壽餘,願以食邑奉納。"康公在猶豫間,壽餘急以目眄士會,且躡其足。士會身雖在秦,然亦心戀故土。見壽餘之態,己陰會其意。遂對康公曰:"河東諸城,再無大於魏邑者,若得魏據而扼之,以漸收河東之地,亦是長策。隻恐魏有司懼晉之討,不肯來歸耳!壽餘曰:"魏有司名為晉臣,實乃壽餘之私屬也。請遣一熟知晉情之人,隨我前往曉諭。明公率一軍屯于河西,遙為聲援,必可成功也。"康公許之,顧士會曰:"卿熟諳晉事,須同寡人一行。既至河口,安營已畢,前哨報:"河東有一枝軍屯扎,不知何意?"壽餘曰:"此必魏人聞有秦軍,故為備耳!彼未知臣之在秦也,誠一東方之人,熟知晉事者,與臣先往諭以禍福,不愁魏有司不從。"康公命士會同往。士會頓首辭曰:"晉人虎狼之性,暴不可測,倘臣往諭而從之則可,萬一不從,拘執臣身,君復以臣不堪任使,加罪于臣之妻孥,非徒無益于君,而臣之身家枉被其殃,九泉之下,可追悔乎?"康公曰:"卿宜盡心前往,若得魏地,重加封賞;倘被拘留,寡人當送還卿之家口,以表相與之情。"遂與士會指黃河為誓。士會乃隨壽餘歸晉。後康公果然送還士會妻孥歸晉。士會感康公之義,致書稱謝,且勸以息兵養民,各保四境。康公善之。從此,秦、晉間互不加兵者幾二十年之久。

公元前601年,士會將上軍,始為晉六卿。

公元前597年,楚攻鄭。晉景公謀救鄭,拜荀林父為中軍元帥。士會為上軍主將,郤克佐之,發兵車六百乘救鄭,及至黃河口,得諜報:鄭被圍三月,待援救不至,已降楚。楚師且將北歸矣。士會語林父曰:"救之不及,戰楚無名,不如班師,以俟再舉。"林父善之,欲返。中軍副帥先谷沮之,偕趙同、趙括引軍渡河迎戰。諸帥不得已而從之,三軍並濟黃河。晉、楚戰于(在今河南武陟東南),終因晉軍將帥不能相協,各行己意,輕敵無備而為楚軍所敗。晉中、下兩軍潰不成列,敗兵渡河爭船,自相殘殺,舟中指盈可掬。惟上軍不敗。蓋士會預為之備,令上軍諸將各率所部兵眾,依托敖山之險,七處設伏,士會又親自引軍殿後,軍容整肅,楚不敢逼。直待中、下兩軍殘部餘眾盡渡黃河,方始整旆而還。

公元前593年,士會率師攻滅強鄰赤狄甲氏、留盱及留盱所屬鐸辰諸部。自此赤狄之土,盡歸于晉國。

時晉國歲飢,盜賊蜂起,執政荀林父患之。訪國中之能察盜者,得郤雍。此人善于億逆,嘗遊市井間,日獲盜數十人,市井怵懼而盜患愈滋。大夫羊舌職謂林父曰:"如今盜未盡獲而郤雍之死日將至矣!"林父問其故。封曰:"子恃郤雍一人之察,然不能盡滅群盜。而群盜合力則可以置郤雍于死地也,不死何為?"越數日,郤雍偶行郊外,群盜數十人合而攻之,割其頭以去。林父憂憤成疾,不久亦死去。景公聞羊舌職之言,召而問弭盜之策。對曰:"弭盜之方,在乎化其心術,使之知廉恥,非以多獲為能也。君如擇朝中之善人,使顯榮之于民上,彼不善者將自感化,何盜之足患哉!"景公又問:"今吾國中善人何為最?卿試舉之。"對曰:"無如士會。其為人,言依于信,行依于義,和而不諂,廉而不矯,直而不亢,威而不猛,君必用之。"及士會滅赤狄還,景公以士會之功,奏聞于周定王,定王賜士會黻冕之服,位上卿。代林父為中軍元帥,且加大傅之號,改封于範,是為範氏之始。

士會將緝盜科條盡行刪削,專以教民勸化為務。于是晉國之盜多逃于秦國。是年冬,晉景公又使士會平定周王室之亂。定王享以諸侯之禮,以示優寵。士會歸而益求典禮之製,以修晉國之法。

公元前592年,晉君使郤克征會于齊。郤克固有跛足殘疾,適為齊侯母夫人窺見,被恥笑,受辱而歸,怒不可遏。日夜向景公言伐齊之利。士會患之。語士燮曰: "吾聞之,千人之怒,必獲毒焉。夫郤子之怒甚矣,不快心以逞于齊,必發怒于晉國內。不得政,何以逞怒;餘將致仕焉,以成其怒,冀其無以內易外也。爾勉從二三子以承君命,唯敬。"乃告老,讓之以政。

若幹年後,趙文子②與叔向同遊于晉墓地九原。趙文子曰:"死者若可起也,吾誰與歸?"叔向曰:"其陽子乎?"文子曰:"夫陽子行廉直于晉國,不免其身,其智不足稱也。"叔向又曰:"其狐偃舅犯乎?"文子曰:"夫舅犯見利而不顧其君,其仁不足稱也。"叔向曰:"子意屬誰?"文子曰:"唯範武子,納諫不忘其師,言身不失其友,事君不援而追,不阿而退。"

註:

①郤,讀音xì(戲) ,古姓,封于鄙地,因地名而得此姓。

②趙文子,即趙武也。

來源:《範氏歷代先賢史料》(景範教育基金會編)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