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山璟

塗山璟

塗山璟,著名青年作家桐華筆下的《長相思》、《長相思2:訴衷情》和《長相思3:思無涯》里的主角之一;又名葉十七,人稱青丘公子,一字之師;別稱塗山小狐狸。長居青丘(今山東淄博高青縣)。

為人溫和文雅、善良正直、才智過人,琴棋書畫皆精通。

從小被當作塗山家族未來族長接班人來培養,是眾人捧在手心裡的天之驕子,排行第二,後遭同父異母的大哥塗山篌設計拘禁,飽受三年非人的折磨和羞辱,生不如死,幾乎被徹底摧毀。

最後有幸被當年隱姓埋名在清水鎮的醫師玟小六(高辛/西陵玖瑤,小名小夭)所救。在小六的悉心醫治和呵護照顧下獲得重生,兩人歷經重重磨難、幾番聚少離多和生死離別,從最初的相識相知,到相愛,再到漫長曲折的相思,最終修成正果。

  • 中文名稱
    塗山璟
  • 其他名稱
    葉十七;青丘公子;塗山小狐狸
  • 性    別
  • 國    籍
    上古時期
  • 身世背景
    塗山氏族,九尾狐神族後裔
  • 登場作品
    《長相思》;《長相思2:訴衷情》;《長相思3:思無涯》
  • 地    位
    塗山氏族族長

人物經歷

主要介紹

塗山璟,又名葉十七①。當世四大家族②之一的塗山氏族二公子,人稱青丘公子。琴棋書畫靡不妙絕,曾有女子習舞十載只盼見一面,有名士不遠萬里只為一局珍瓏,有人不惜萬金只求一幅畫,也有人謂之一字之師;為人溫和文雅、善良正直、才智過人。

對於璟的外貌,可總結為:墨黑長眉、清亮眼眸、筆挺鼻子、薄薄嘴唇、身長玉立、俊若修竹、風姿清逸、氣質清絕。

塗山璟

塗山氏族是能和王族抗衡的大家族,是傳說中九尾狐神族後裔。璟從小是家族中被眾人捧在手心裡的天之驕子,由於父親早逝,塗山老夫人從小把他當成塗山家族未來族長來栽培教育。塗山氏生意遍布大荒,富可敵國,璟亦深諳其道。

其兄長塗山篌是同父異母的哥哥,由於是庶出,一直受族中長輩(特別是母親)看低和打壓。在璟母親去世後第四年,塗山老太太安排璟與防風氏小姐防風意映成婚,並打算成婚後接任塗山氏族長,卻在成婚前遭篌設計拘禁在地牢里,靈力被封,飽受殘酷痛苦、非人般的折磨和無休止的羞辱,整整三年,痛不欲生、幾乎被徹底摧毀。

被遺棄後,所幸被當年隱姓埋名在清水鎮的醫師玟小六③所救。在小六的悉心醫治和呵護照料下,經過一年左右的休養,終獲得重生,能正常照顧自己的生活起居,還能在小六的醫館幫忙處理各種事務。最重要的是,經歷了這次重大變故,表面上大大咧咧、沒心沒肺卻其實心地善良、純真美好的小六,讓他充滿感激,感激老天讓他仍舊活著,感激他仍然身體健全,他愛上了小六,他不想報仇,只想一輩子只做葉十七。

造化弄人,六年後璟跟小六去了一家珠寶鋪子,不巧被從小跟隨他的婢女認出了他,由於擔心自己的特殊身份會給小六一家人帶來危機,璟無奈恢復了身份,但堅持要留在清水鎮。後為幫助小六逃離高辛國王俊帝的召見,而跟小六一起被關進了龍骨獄,在獄中兩人敞開心扉交談,定了15年之約為彼此守候自己的心。然後小六的身份被揭穿,竟是高辛國王俊帝和軒轅王姬妭之女,集萬千寵愛於一身,更讓璟進一步暗下決心要努力通過塗山璟的身份來贏得小夭。

璟回到青丘後,面對的不僅僅自己的婚姻抗爭,更要背負起塗山家族的命運。他本是不好爭權奪勢、不喜戰爭殺戮之人,卻因愛堅定了自己的政治立場;他謀略出眾、運籌帷幄、慧眼識人,大膽獻計(轉移目標地為神農,志在天下),成全好友的壯志雄心(由赤水豐隆當前鋒,自己退居幕後),終於在三人的秘密籌謀下,奠定了顓頊④在神農的資本和地位。

隨著顓頊的王權爭奪大戰展開,璟和小夭的感情發展跌宕起伏:15年之約心相許,37年兩人的生死相隨,到璟被至親的設計和陷害,再到璟與相柳⑤做交易去搶婚,最後到璟失蹤---差點死於非命,兩人的經歷雖不比驚天地泣鬼神,卻也纏綿悱惻刻骨情深。世人都以為璟死了,其實他在危難之際服用了小夭曾經煉製給他的起死回生丹,昏睡了七年,醒來後及時阻止小夭的王母接任儀式,兩人最終修得圓滿結局。

①葉十七:玟小六救了璟後,璟求賜名,小六隨手拿起的藥草上有十七片葉子,所以他就叫十七。

②四大家族:赤水氏、西陵氏、塗山氏、鬼方氏,能與王族抗衡的大家族。

③玟小六:高辛玖瑤,隱居在清水鎮的化名,小名小夭,名為軒轅王姬妭與八世俊帝高辛少昊之女,實為軒轅妭與蚩尤之女,後黃帝賜姓西陵。

④顓頊:上古的帝王之一,是黃帝次子昌意的兒子,文中是小夭的表哥。

⑤相柳:神農義軍共工的將軍,九頭蛇妖,人稱九命相柳,與塗山璟有生意往來,非敵非友,卻因同愛小夭,可謂惺惺相惜。

感情經歷(相知-相愛-相思-相守)

相知:緣起清水鎮

"你、救我。我、是、你的僕人,賜名。"這簡短的十一字,讓大傷未愈的十七說得有些費力,卻成為他與小六羈絆的開始。

小夭在被迫流落大荒的漫長歲月中,獨往獨來了幾百年卻害怕孤獨,在山中與猴子玩耍、與蛇妖相伴、又被九尾狐妖困養,逃脫後定居清水鎮,收養孤兒,姻緣巧合救了重傷之下奄奄一息的十七。十七傷好以後,一直在小六身邊,朝夕相伴,任憑差遣。

幾年的緊緊相隨,小六潛意識裡對十七的陪伴有了期待,又因十七躲避阿念沒有幫助自己而悵然若失,為此,她把十七"冷落"了好久;卻又在十七"不管什么原因都不會再讓你想要依靠一下時,卻找不到我"的保證下,笑逐顏開;之後,當十七的塗山璟身份被發現,小六一口一個"靜夜好看,還是蘭香好看"地噎著他,又因得知他有未婚妻之事心情低落,小六卻沒有意識到她對十七的感情已經不純粹了。

然而在璟,他寧願做一輩子的葉十七,守在她的身旁。(原文如下:)

"你輕柔地幫我清理傷口,細緻地幫我洗頭,耐心地餵我吃藥吃飯,體貼地為我擦洗身體。你怕我疼痛,和我說話;怕我難堪,給我講笑話;怕我放棄,給我描繪美麗的景色;怕我孤單,給我講你眼中的趣事。你不僅醫治了我的身軀,還救活了我的心。你永遠無法想像,我是多么希望自己只是葉十七,可我不得不是塗山璟。"

俊帝召見小六,小六想逃,又藉此想知道璟在天下和她之間會選誰,不料璟淡定且周詳地策劃著名兩人逃跑的計畫和線路,寧願自己被抓也要讓小夭逃跑,小夭內心深深觸動,最終沒有逃,雙雙被捕進了龍骨獄,進而璟真情流露,大膽表白,兩人方定15年之約。

(詳見《長相思》第一章至第八章)

相愛:15年,情絲長(zhang)、心相許

璟在清水鎮已對小夭已種下情根無疑,但小夭尚處於情意朦朧階段,特別是她一生孤苦,看似樂觀,對一切都毫不在意,實際她的心上有一層堅硬的殼,不會輕易敞開心扉。小六在獄中的內心剖白如下,正深刻的說明了這一點:

"如果你不要答應幫我多好,我就能痛快地斬斷牽念了。"

"我寧願被炙烤著日日痛苦。我的雙手自由,痛苦會讓我思謀著逃脫,可被人抱著時,我因恐懼他鬆手,會用雙手去緊緊抓他,會因為他給的幾滴蜜忘記了思索。"

"我還是覺得躲在硬殼子裡比較安全。"

獄中一諾,是小夭給了璟機會,也給了她自己15年去確認情絲是斷是結。

而璟的"才智"已初見端倪,最短的時間周詳的計畫著帶小六逃跑,相當於以一己之力與高辛、軒轅兩國軍隊抗衡;再用15年之約的以退為進,清水鎮6年相伴讓他深諳小夭缺乏安全感的性格,知道熾烈的火只會讓小夭害怕,而自己尚未擺脫自卑的陰影,這個15年用來加熱,溫度剛剛好。

當小夭得回傾城的容顏與尊貴的身份,驚艷了天下,驚艷了璟的那一刻起,幫助顓頊對璟而言不僅因為他是小夭的哥哥而錦上添花,使他能站在離小夭更近的一方,更因為分析天下大勢,唯有支持並追隨顓頊,才是天下的大勢所趨和家族的繁榮昌盛之道。

此後,兩人偶有相見,卻時時有防風意映在側,多少次璟變著法子給小夭送去青梅酒和小吃,多少次相見時難別亦難,兩人已不滿足於人後的脈脈含情:龍骨獄上的海灘相約、赤水悅馨的船上眉目傳情、贈魚丹紫幽會草凹嶺…璟更渴望光明正大地擁她在懷中,而不是徒留一段青絲。

而小夭也每每因為璟不得已的斷聯而獨自生悶氣或刻意冷落他,小兒女情態表露無遺,璟為了拉近兩人的距離,他與好友赤水豐隆商量獻計,以及與顓頊一起謀劃,移師神農山,志在天下。當小夭答應與顓頊共赴中原後,璟如釋重負,"籌謀一年多,終於把她帶到了身邊,不再是萬里之遙。"正是名利無求,卻為君折腰;殫精竭慮,只為立君側。

第二部的開篇,小夭終於到了神農山,卻一來就給顓頊的毒癮絆住了,十七個月沒有見面,難得她到了神農山,璟心中惴惴不安,度日如年,害怕小夭不來見他是因為她已不想見他,可相見後小夭一答應為他洗頭,他就安心了滿足了,再不問任何緣由。

塗山璟

當小夭受邀住進了小祝融府邸,璟也藉機入住,小夭避人耳目偷親璟並借情歌表白,又以學琴為藉口換得與璟相戀相惜的快樂時光,那纏綿悱惻的羞澀和美好,那如鳳凰花蜜般香甜的親吻,讓人永生難忘。正是"歲月靜好,願與君語;似水流年,願與君同"。

(詳見《長相思》第九章至《長相思2:訴衷情》第三章)

相思:思君如明燭,煎心且銜淚

可惜好景不長,情方定,卻遭變故,37年陰陽相隔,璟亦生死相隨。

經過了小祝融府中兩人美好幸福的時光,璟與小夭的感情已充分明朗,小夭心上的殼已充分軟化,因而小夭昏死37年醒來後,看到璟死亦相隨的決心,像是給小夭心上硬殼的最後一擊,殼被粉碎,裡面纏纏綿綿的都是愛。

"哀傷過度,心神驟散,五內俱傷,自絕生機。"---璟的狀況。

"你真為了我竟傷心到自絕生機?"---小夭問璟。

"心上的硬殼卻徹底碎裂了,那一絲斬了幾次都沒有斬斷的牽念,到這一刻終於織成了網。"---小夭的心。

37年的昏迷不醒,換小夭數月的無微不至,璟是甘之如飴的,也因著這次變故,讓兩人的地下情終見天日,在朋友面前,璟可以堂堂正正地為小夭夾菜,在眾目睽睽之下與她眉目傳情。

可嘆情深不壽。至親的背叛設計、防風意映的懷孕讓形勢急轉直下。璟不得不娶意映為妻,小夭為掩情傷即刻返回高辛,道是無情卻有情。

為何看似落落大方地分了手,卻強顏歡笑氣結心頭直吐血?為何表面生活安逸無憂,卻數十年徹夜難眠耿耿於懷?為何關不上了心,停止不了無盡的相思?只因心上殼已然不再,只因心已不只屬於自己。

為何看似忍辱負重面對了現實,卻悲痛欲絕傷了心脈?為何表面淡定自若切斷了聯繫,卻寢不能寐食之無味?為何在婚禮上送去了祝福,卻要收買他人去搶婚?只因愛而不得已強忍受,卻不見伊人欣然笑。

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詳見《長相思2:訴衷情》第四章至第十六章)

相守:非君莫屬, 結髮兩不疑

小夭心灰意冷之際,假裝坦然地嫁給豐隆,彼時,小夭低估了璟對她的愛,高估了身份對他的束縛,所以她覺得防風邶搶婚沒有什么疑點。防風邶對小夭的溫情,相柳與小夭之間特殊的牽絆,她並不是沒有感覺的,但相柳的政治背景注定她與相柳無法成就好姻緣,每一次相柳的冷言相對,小夭心已淡然。

當小夭知道搶婚是璟的安排,又在聽了桑甜兒開導的話語後,便氣急敗壞地衝去了青丘。

此時在璟面前,她放下所有芥蒂,深刻自省之前的種種是非對錯,又難以自制地抱著璟大哭。兩人終於有了機會坦誠相訴,深刻地分析了過往的錯誤根源以及當下的嚴峻局勢。

小夭終於真正懂得了愛,她確定璟就是那個她願意付出、願意去改變並傾心相待的人了。魚丹紫失而復得,就如這段苦苦相戀相思了數十載、來之不易的感情。

未來的20年,換小夭來為璟付出:防暗箭、侍針藥、策計謀、解危機、心相系。更重要的是,即便心痛,她依然能包容他是別人名義上的丈夫、名義上的父君。愛是什么,一場她不願捨棄的痛苦。這一點,表面上刁蠻任性的妹妹阿念已經在做了,她方才懂得。

在小夭策劃的妙計下,璟通過狌狌鏡的記憶,順利在塗山各氏族長老面前揭穿了篌和意映悖德喪倫的勾當和陰謀,璟和小夭的感情之路總算柳暗花明。

大婚在即,篌的報復、璟的失蹤,是這對苦命鴛鴦最後一劫。小夭沿著清水鎮的河岸揭斯底里地搜尋了幾日幾夜,未果。所有人都以為璟死了,但她不相信,每個月圓之夜都望月寄情,盼望著璟回來。

"璟,我不願意!

如果不痛苦的代價是遺忘你,我寧願一直痛苦,我會讓你永遠活在我心裡,直到我生命的盡頭。

我已經穿起嫁衣,對月行禮,從今夜起,我就是你的妻!"

但後來小夭與顓頊爭吵和分裂爆發後,她心灰意冷了,決意要接掌玉山以渡餘生。幸而璟從昏迷中醒來,及時阻止了王母交接之典禮。兩人結髮為夫妻修得圓滿結局。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詳見《長相思3:思無涯》)

形象特色

摘錄原文:

1. 還是第一次,他們真正看清楚他的模樣。墨黑的長眉,清亮的眼眸,筆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簡單的粗麻衣衫,卻是華貴的姿態,清雅的風度,讓麻子和串子一瞬間自慚形穢,不由自主就生了敬畏。

----《長相思》第一章:人生忽如寄

2. 男子乖乖地坐到了一邊的石階上,慢慢地撕開甘草,掰了一小截放進嘴裡。同樣是吃甘草,可他的動作偏偏很文雅清貴,讓人覺得他吃的不是甘草,而是神山上的靈果。

----《長相思》第一章:人生忽如初寄

3. 這才看到對面的角落裡坐著一位衣衫精緻、帶著帷帽的公子,雖然看不見面容,身上也沒什么貴重佩飾,可身姿清華、舉止端儀,令人一看就心生敬意。

----《長相思》第五章:欲將此身寄山河

4.明媚俺懶得陽光,勃勃生機的鮮花,還有一位君子,如金如錫、如圭如璧,一切都賞心悅目,令人歡喜。

----《長相思》第六章:似是故人來

塗山璟塗山璟

5. 卻看璟一邊站起,一邊隨手解開了束髮的發冠,滿頭青絲如銀河瀉九天,披落在他背上,飄散在海風中。他側倚著船欄,幾分慵懶,幾分隨意地看著東邊天空初露的晨曦。小夭一瞬間看得心如鹿撞,怦怦直跳。

----《長相思》第十四章:此情無計可消除

6. 璟一襲天青的衣衫,站在茅屋和水潭之間,凝望著翻滾的雲霧,靜靜相候。皎皎月華下,他就如長於絕壁上的一桿修竹,姿清逸、骨清絕。

----《長相思2:訴衷情》第一章:青梅賦相思

7."漫天雲霞,熙彩流光中,一隻白鶴翩然而來。白鶴上,一個青衣人端立,身如流雲,姿若明月。

青衣人從白鶴上躍下,站在了祭台前,他好似久病初愈,臉色泛白,身材瘦削,可五官雋秀,神情自若,風流天成。"

----《長相思3:思無涯》第十六章:相逢猶恐是夢中

經典話語

原文中塗山璟的話語:

1. "你、救我。我、是、你的僕人。賜名。"

2. "我就想像是你,我願意……背你。"

3. "不會再有第二次。"

"不管什么原因都不會再讓你想要倚靠一下時,卻找不到我。"

4. "你不僅醫治了我的身軀,還救活了我的心。你永遠無法想像,我是多么希望自己只是葉十七,可我不得不是塗山璟,為此,我比你更恨我自己。"

5."我怕我稍微一轉身,回頭時,就再也找不到你了。"

6. "但凡我有,你皆可拿去。若是我沒有,我幫你去尋。"

7. "那一日,我穿好衣服,推開屋門,走到了太陽下,看著久違的藍天白雲。在別人眼裡只是不值一提的舉動,可對於我而言,卻是一次鳳凰浴火,涅盤重生。小六,那時我就決定了,我永遠不會離開你。"

8. "小六,我看到你,心裡沒有仇恨,只有感激。感激老天讓我仍然活著,並且讓我身體健全。我的眼睛仍然能看,能看到你耍賴扮傻;我的耳朵仍然能聽,能聽到你嘮嘮叨叨;我的雙手仍然靈巧,能幫你擦拭頭髮;我的雙腿仍舊有力,能背著你行走。小六,我不想報仇,只想做葉十七。"

9. "十五年,不要讓別的男人住進你心裡。"

10. "我一直都怕,有了念想自然會生憂慮,有了喜愛自然會生恐懼,如果不怕倒不正常。"

11. "人不能選擇自己的出身,縱然不願,也只能接受。"

12. "心若如明月,諸般變化都如浮雲遮月,再紛擾灰暗,最終都會浮雲散,明月出。"

13. "形之美,人人可見,心之美,非眼能看到,我願意獨享。"

14. "世間事,甲之砒霜,乙之熊掌,全憑個人所感,覺得美就美了。"

15."我從沒擔心,如果你不願為我治病,我不在乎生死;如果你願意為我治病,我知道我一定能好!"

人物評價

作者及原文中相關人物有關對塗山璟的評價:

1. 桐華:"我很喜歡這個人物,'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報以歌',世間做到的不多!"

----新浪微博話題"七夕說相思"(被問起是如何看待璟的)

2. "說起來這塗山二公子也是個了不得的人物,塗山家這一輩嫡系就兩個兒子,同父同母的雙生兄弟,可據說這二公子手段很是厲害,從小就把那大公子壓得死死的,家族裡的一切都是他做主。"

"整個大荒,不管是軒轅,還是高辛,都有人家的生意。你們想想那是多大的權勢富貴啊?這位塗山二公子,傳聞人長得好,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言談風雅有趣,被稱為青丘公子,不知道多少世家大族的小姐想嫁他。

----《長相思》第五章:欲將此身寄山河(民眾言論)

3. 小六:"他剛回去,不見得能隨意調動家中的錢財和人。"

相柳:"你太小看他了!一批藥而已,與他而言,實在不算什么。塗山家什么生意都做,當年經他手賣給神農的東西比這危險的多了去了。"

----《長相思》第五章:欲將此身寄山河(小夭和相柳)

4. 豐隆說:"爺爺為了培養我的經營之道,曾把我送到青丘,讓我和璟一起生活學習,我們相處很是投契,可以說璟是我的師傅,也是我的至交好友。"

----《長相思》第十二章:所謂伊人,在水一方(赤水豐隆)

5. 馨悅嘆了口氣:"不是我妄自菲薄,你是沒聽過璟哥哥撫琴,當年青丘公子的一曲琴音不知道傾倒了多少人!娘為我請過兩個好師傅,可其實,我全靠璟哥哥的點撥,才真正領悟到琴藝。只是他經歷了一次劫難後,聽哥哥說他手指受過重傷,不如以前靈敏了,所以他再不撫琴。"

----《長相思2:訴衷情》第三章 歲月靜好與君同(神農馨悅)

6. "陛下,其實……其實……想出'棄軒轅山、占神農山'的人不是我,是璟。他一直比我聰明,是他最早看出陛下的才幹,是他說服了我支持陛下,也是他的主意,四世家一起出面讓中原氏族聯合支持陛下……我……我霸占了他的功勞……對不起……陛下、璟,對不起……"

----《長相思3:思無涯》第十三章:往事未思心未痛(赤水豐隆)

7. "在認識你之前,我已經和塗山璟做了幾百年的生意,他不是個狠辣的人,卻也絕不是個可欺的人,至少幾百年來,我從沒占到他的一點便宜。他能一再容忍塗山篌,只是因為他把塗山篌當親人。"

----《長相思3:思無涯》第十三章:往事未思心未痛(相柳)

8."你們都只看到我救了璟,璟就賴上了我,可是實際上,是璟救了我。"

"可當我發現他身上的傷時,好似看到了很多年前的自己,突然萌生了很強烈的渴望,渴望他活下去!似乎他能克服一切陰影,好好地活著,我就能看到自己痊癒的希望。我自己經歷過那一切,我很清楚,被那么殘忍地折磨羞辱後,變得偏激、冷漠、多疑,很容易,想要依舊溫和善良、信任他人,卻非常非常難!但璟做到了!他讓我明白,不管別人怎么對我們,我們都可以選擇讓自己的心依舊柔軟美好。

----《長相思3:思無涯》第十四章:道淒涼,與誰說(小夭)

9.獙君沉默的盯了一眼相柳,問道:"小夭和你之間……只是普通朋友?"

相柳唇角一挑,揚眉笑起來,看著桃花舟上的小夭,說道:"小夭心心念念的人是塗山璟。"

----《長相思3:思無涯》第十五章:心有千千結(相柳)

讀者點評

塗山璟,是一個需要細細品位的人物,他的魅力隱藏在文字的背後。他有洞察天下大勢的慧眼,分析問題總比其他人考慮得周全,許多事情只要知道一點就能大概猜出全部,小夭說她流浪忘記了自己的臉,而塗山璟就能立刻想到小夭幼時的容貌也可能是假的,並第一想到的是少昊,小夭是蚩尤的女兒的謠言被傳播,塗山璟就能從各個角度分析出最有可能的幕後之人。其實說實話相較相柳,塗山璟更適合做軍師。相柳在書中行蹤飄忽不定,他不出現你就不知道他在哪做什么,他每次的出現都是為了小夭。在這世上能找到和自己一樣孤獨的人,兩顆心互相慰藉。或許他知道自己最終的命運,當小夭說自己,無處可去,無人可依,無力自保,他便在小夭不知道的時候在為她完成這個心愿吧,這樣他才走得安心。塗山璟的身份實力才智其實才應該是相柳最佳的合作夥伴,如果他們合作,歷史可能要改寫,但相柳跟塗山璟合作了幾百年也沒有得到塗山家族的支持,可能他不在乎,畢竟他獨來獨往,並不想尋求別人的支持,也可能塗山璟太精明。相柳和塗山璟的每次對話似乎都是在交易什么,總覺得他們之間不簡單。其實相柳是最了解塗山璟的人,不然他不會說,"在認識你之前,我已經和塗山璟做了幾百年的生意,他不是個狠辣的人,卻也絕不是個可欺的人,至少幾百年來,我從沒占到他的一點便宜。看得出相柳也挺看重塗山璟。我們總看到塗山璟從不去爭什么,其實他所要的卻是其他人都無法得到的,也可以說他是最大的贏家,他的心思縝密,讓人難看透,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似水年華傾天下)

塗山璟遇到小六時,是他一生中最痛苦也最幸運的時刻。受盡了哥哥的百般折磨、無盡屈辱,在決定放棄生命的時候,被小六救了。我一直想不通,為什么聰明如他,在這種時候會想要放棄生命。後來想想大概是從未受過這樣的折磨、羞辱、背叛,他從青丘公子變成了滿身恐怖傷痕,讓人避而遠之的乞丐,此時的他也沒有勇氣去面對這樣的自己。更重要的也許是,他的心裡沒有恨,不願讓恨意成為支撐自己活下去的理由,變得如同他哥那樣,因此寧願放棄生命。就在這樣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小無賴似的醫生,救了他的命,也救了他的心。恨無法成為支撐他活下去的理由,但是,愛,可以。

他從塗山璟變成了小六的葉十七,聰明如他,早就發現小六是女子,明白小六一定經歷過什么,所以心防很重,殼子很硬,寧願不愛和錯過也絕不先愛,絕不先付出先相信。而他選擇的方法是水滴石穿似的溫柔關懷,不管小六做什么他都支持,默默在他身邊,以為這樣的日子若是地久天長,便是最大的幸福。但,作為塗山氏的繼承人,善良如他,不得不又從葉十七變成了塗山璟。他選擇繼續以塗山璟的身份生活,很大的原因也是因為小六從無賴小醫師變成了高辛王姬,他想得到她,就必須是塗山璟。書里的塗山璟,沒有濃墨重彩的描寫其智慧、膽識、魄力和手段,仿佛白開水一樣平淡溫和,唯有低垂的眼眸、溫和的笑意和對小夭無盡的愛。這樣的愛仿佛是低微的,連看到小夭與別的男子在一起而吃醋時都反應木訥唯有緊抿雙唇,而恰恰是這樣的愛才是真正征服小夭的最佳途徑。他心有百竅,聰慧無雙,卻在自己愛的人面前不敢以任何手段去奪得她的心。

毫不猶豫的選擇幫助小夭逃離俊帝的召見時,第一步打開了小夭的心門,因為他,不問原因、不怕後果,只是從容不迫的安排著如何逃脫,毫不猶豫的支持小夭的選擇。才有了後來地牢的互訴衷情,毫不掩飾的表明了自己的心意不夠,竟要求小夭答應十五年之約,有婚約在身的他迫不得已想出此計,在小夭心意未定,沒有完全愛上他時,選擇了這個讓人拍案叫絕的方法訂了貨。之後的一切都可以慢慢籌劃,只要小夭的心裡沒有住進其他人,那個位置的第一順位便是他的。不得不說,這樣的塗山璟,確實不愧是九尾狐的後代。

第二步,便是私下約會,很不客氣的用了塗山氏未來族長的身份不算,更是選擇了在財力物力上支持顓頊,處理好跟小夭最愛的表哥的關係,以接近心上人。可是,路途遙遠,不便相見,更是苦思冥想出說服豐隆一起支持顓頊上位,棄軒轅投中原的策略,離得近了,總是好的。在這期間,他並不覺得自己有資格去讓小夭喜歡他,因為他心裡最知道,小夭需要的是一心一意只有她的葉十七,不是有婚約在身的塗山璟。很可惜,在面對防風意映這件事情的處理上,璟的做法並不完美,幾十年的努力都沒有擺脫婚約,只是確認了意映的心裡完全沒有他,卻沒仔細去思考既然如此,為什么意映當年在他失蹤時執意嫁過來,若真的只是因為圖塗山族長夫人的位子怎么會冒險選擇生死不明的他,若是賢惠乖巧,怎會私下對他態度惡劣充滿鄙夷。所以他的選擇只是,一邊求奶奶退婚,一邊拒絕做塗山族長,這個方法最後證明幾乎完全沒有見效。只能說,作者在這件事上對於璟的刻畫有點愚笨和太過善良了,不符合塗山家小狐狸的出廠設定。但也正是基於這樣的安排,在這段時間裡,才能讓小夭和防風邶(相柳)、豐隆之間產生那么多故事推動兩個人整個心境的變化。這也是去理解愛和學會愛的一種過程,只有兩個人一起努力,才會同時登上山頂。

小夭被暗殺,璟在第一時間趕到,發現小夭氣絕,選擇共死,主動放棄求生意識。37年,很難想像這是如何漫長的煎熬,此時的小夭在深海底與相柳靜靜默處了37年,相柳的守候讓人感動的落淚,他的愛,每每想起都讓人心疼。最後,相柳選擇愛小夭的方式是讓她心中沒有牽掛的和能一直守護她的璟相守一生。也是這時候,小夭走到快要堅持不下去的璟面前,徹底對他打開了心門。她心裡認定了璟,也徹底明白了在璟的心裡她就是生命的全部。

後來經歷了防風意映的意外懷孕,讓璟和小夭之間產生了幾乎不可逾越的距離。璟選擇了淡出,因為他沒想到小夭是真心愛上了他,若是早點知道也不會讓二人因此互相折磨了幾十年。可是即便表面上選擇了放棄,當小夭要與豐隆結婚時,他選擇了阻止,而阻止的方法最後卻是以37年的糧草供應買斷了情敵向小夭要的承諾,讓情敵去替自己搶親,想來這樣的方法也之後他想得出來。這樣做可能讓人費解,覺得塗山璟膽小懦弱且不光明磊落。其實,這個方法卻是好處多多,第一、不會破壞赤水氏、塗山氏之間的關係,即便是相柳以防風邶的身份帶走了小夭,對於赤水氏和防風氏之間關係的傷害也可以以防風邶這個身份的死亡完全解決;第二、用掉了相柳的承諾,璟在小夭和相柳的關係上一直處於戒備狀態,不問不逼但隨時化解掉潛在危險;第三、他知道相柳一定會告訴小夭真想是他僱傭相柳去搶親,此時的小夭一定憤恨不已去找他問清楚,這便是二人化解矛盾的最佳時機。事實證明,這個搶婚真是搶對了,心上人不僅沒有嫁給別人,二人還得到了一次互相說出心意的機會。溫和有禮,小心翼翼的奪回了心上人,既符合塗山璟的人物設定,又再次暗示出相柳的不留痕跡的默愛至深。很好的章節。

之後二人合力,了解了事情的真相,璟得知孩子是葔的以後,欣喜若狂,以無暇之身回到了小夭身邊。其實,這個安排,想想,確實是言情小說必備的橋段,男主也是要求要保住貞潔的。因為小夭的愛情要求完美,這份完美,無論是顓頊還是相柳都給不了他,唯一能做到而且選擇做到的只有璟。

可是作者為了完全刻畫好顓頊這個人物,在第三部,選擇把塗山璟寫死了。就在而是成婚前的一個月,又虐了一次。表哥愛小夭的方式選擇幹掉情敵,自己去保護小夭,而璟選擇的方式是寧願小夭不了解真相也不願她承受最親和最信任的人的背叛之苦,因為他的親身經歷,最了解那是怎樣的蝕骨錐心之痛。從這個方面來講,最了解小夭和最適合小夭的人只有璟。(--華裳)

作者簡介

桐華,女,著名青年作家,網路連載時用的筆名是張小三,生於西北,畢業於北大,現定居美國。已出版作品有步步驚心、大漠謠、雲中歌、曾許諾、長相思、最美的時光、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