堤義明

堤義明

比爾·蓋茨前任世界首富,日本人堤義明生于1934年5月29日,是巨富堤康次郎的外室所生的孩子,1964年越過兩個比他更有繼承權的哥哥接收了父親的主要財產,曾經蟄伏10年不改父親的方針,後買下日本六分之一的土地經營地產,極盛時他的西武集團有10萬員工,度假飯店遍布日本,財產高達1650億美元 。他信奉荀子的性惡論,不交朋友,不用人才。日本經濟泡沫崩潰後,他的生意一落千丈,本人也因為偽造財務信息入獄。

  • 中文名
    堤義明
  • 國籍
    日本
  • 出生地
    大阪
  • 出生日期
    1934

人物簡介

從妾生子到世界首富,堤義明的人生極具傳奇色彩,20年間,他購買了日本1/6的土地,1650億美元的龐大家產。由于他一貫的穩健經營作風,使其成為席卷東南亞的金融危機中唯一未受影響的亞洲巨富,被稱為"富翁中的富翁,領袖中的領袖"。兩度被《福布斯》雜志評為世界首富,他的奇言怪行更是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

松下幸之助曾贊譽:"堤義明君是集創業與守業于一身的第二代,他身上所特有的帝王貭素,如果是在古代,他就是中國唐太宗那樣的盛世明君!是中興之祖!"

新力的創始人盛田昭夫也曾說:"當今日本年輕的企業家中,沒有多少人可以像堤義明那樣有膽識,有才華,有決斷力。"他還曾感嘆:"既生瑜,何生亮,我的最大不幸,就是我與堤義明生于同代。"

然而,隨日本經濟泡沫破裂,日本經濟陷入低迷,堤義明也開始從世界首富的輝煌中逐漸沒落,到2004年,他的財富已經從1650億美元縮水到30億美元,福布斯世界富豪排名從第一位降到了159位。財富光環逐漸褪去,堤義明也逐漸淡出人們的視野。

堤義明再次粉墨登場時,卻顯得不那麽光彩了。71歲的堤義明2004年3月3日在東京因涉嫌發布虛假財務信息和從事非法股票交易,觸犯證券交易法被捕,三個星期後,堤義明以一億日元獲準取保候審。2004年4月16日日本東京地方法院開庭審理此案。法庭上,堤義明對自己的罪行供認不諱。在庭審中,堤義明承認了檢控方對他的上述指控,他說:"毫無疑問,(指控)事實無誤。作為西武集團的領導人,我對此罪責難逃。我非常抱歉。" 如果堤義明的偽造財務報告罪名成立,他有可能被判監禁5年,罰款500萬日圓;而如果他參與內幕交易罪名成立,他將被判監3年,罰款300萬日圓。

堤義明堤義明

堤義明以荀子為終身教父,篤信荀子哲學,並被稱為"富翁中的智者,商人中的哲人"。這位風光一世的"智者"如今卻老馬失蹄, "晚節不保",不得不面臨身陷囹圄的危險。

​人物生平

長江後浪

與許多白手起家的企業家不同,堤義明有祖傳家業。雖然他不是創始人,但卻是真正把事業發揚光大的那個人。

1935年,堤義明出生在日本一個富有的"政商兩通"之家。父親堤康次郎創立了家族企業西武集團,在日本的政商兩界,都打下了良好的基礎。後來成為自民黨的元老人物,曾擔任過眾議院議長。

雖然堤康次郎在政商方面都很成功,但在私人生活上,卻是非常混亂的,他有3個妻子,堤義明是第三個妻子就是妾所生的,而除此之外,外面還有許多外遇。

在日本,子承父業的傳統同中國是極其相似的,並且是嫡長子繼承製。堤義明不是父親的第一個孩子,也不是原配所生,但卻能夠繼承祖業,這其中有一定的原因。當時,長子堤清,不滿父親的家庭觀念,放棄了繼承權,而次子堤清二,對于父親做生意時那種手段很不以為然,深受西方影響,與父親不是很和睦。

堤義明堤義明

于是,堤康次郎把自己的精力都放在了小兒子身上。隻能說,堤義明和父親相遇的時間很對,因為這時的堤康次郎已經是一個和藹可親的長者,一個成功的商人,一個"完美的人"。小堤義明從小便以父親為自己的榜樣,學習他,為將來做一個完美的繼承人而努力。

可以說,堤康次郎對兒子的教誨是成功的,他處處用嚴格的標準來要求兒子,傳授經營之道。從父親的教誨中,堤義明明白了,做繼承人不能把自己同于一般人,要性格堅強,學會忍耐孤獨,獨立思考;他還同時經常拜訪各位政界要人,為將來打好基礎。

就在父親的言傳身教中,堤義明不斷地成熟起來。在這段日子裏,他的成就讓堤康次郎完全放心了。那是堤義明上大學後,就開始正式到公司裏幫忙,他沿襲父親"開發以提高地價"的思路,決定在輕井澤地區建一所大型的溜冰場、高山滑雪場、多功能遊泳池,這一構想比父親的思路更前進了一步,不僅僅是開發基礎設施,還發展到了休閒娛樂項目。從這裏,堤康次郎看到了兒子的遠見。

而在這段時間,堤義明也形成了自己的思想,在繼承父親的商業思路之後,他認為,商場如戰場,如果說古戰場是靠蠻力廝殺,那麽現代商戰是靠智慧,這是腦力的較量。

中興之祖

1965年,堤康次郎因病去世了,未滿30歲的堤義明成為堤家的家長,是西武集團的最高掌權者。當時的西武集團是一個中等規模的實體。在百貨、化工鐵路、旅遊方面都有一定的基礎。雖然堤義明上任了,但眾人看到是這樣一個貌不驚人的小毛頭,並不是很信服。畢竟,同父異母的兄長堤清二先他工作7年,還掌握了西武百貨的實權,還有那麽多的元老。表面的平靜是暗地的波濤洶涌。

堤義明接受採訪堤義明接受採訪

堤義明是個孝子,他嚴格遵從父親臨終時的囑托:"我死後10年內,不要投資任何新的不動產。"而這10年,堤義明確實遵從了父親的教誨,表面上,事業好似沒多大進展,但實際上,就當時的情況而言,隨著不動產不斷上漲,不投資是適宜的。然而,與堤義明深沉有耐心的性格相比,哥哥堤清二(也是著名文人辻井喬)是反叛的,擴張欲極強,現父親去世了,就更要大展手腳了。于是,一時間,猛增了大批的連鎖店和百貨店。

堤義明十分明白這意味著什麽,而這種分裂對集團也是十分不利的。于是,1971年2月,堤義明主動約請堤清二詳談,將西武集團一分為二,分為西武鐵道集團和流通集團,彼此獨立,這一行動對二人都是有利的。這標志著堤義明真正擁有了西武鐵道集團的領導權,可以按照自己的思想來開創西武集團的新紀元。

1975年,沉默10年的堤義明開始出手了,經過深思熟慮,他決定退出地產業,轉向以休閒、觀光為主的服務業。應該說這是非常明智的選擇,退出地產業是大勢所趨,而以前西武集團在服務業也曾經有所實踐,這些都是有利的條件。但堤義明的想法並不就這樣停止了。在進行休閒、觀光的投資項目時,堤義明又有了自己的獨特思考:一個孤立的娛樂項目很難吸引大眾的眼光,隻有當一個地方風景優美、交通便利、飯店舒服、周圍娛樂項目多多,這才能夠成為"熱點"、"亮點"。

于是,購置大片土地,進行大規模、綜合性開發,讓這個地方成為旅遊觀光勝地,進行地區性開發,在堤義明腦海中形成了。首先第一個試驗田是東京地區的品川地區,這時堤義明的品川王子大飯店已經修好了,但效益一般。而在增建了溜冰場、滑雪場這些娛樂設施之後,飯店效益大增,著名的新力公司總裁盛田昭夫每次出國談生意之前都要首先住進品川王子大飯店,來放松一下。以後更是形成了一批著名的固定客戶。

這個試驗一成功,堤義明又迅速出擊,又相繼在苗場、北海道富良野、岩手縣霞石、箱根等地興建起西武休閒飯店,並和"苗場"一樣,實施"綜合開發"。堤義明在北海道富良野興建的滑雪場,是當時該地區第一座度假滑雪場,因而吸引了大批日本國民的光顧,西武休閒飯店也隨之門庭若市。1981年,堤義明在岩手縣的霞石地區,開發了一座與富良野一樣的滑雪場。這裏是岩手縣內唯一最適合開發滑雪場的地方,因此,他可以享有獨佔市場的效應。

接著,堤義明又相繼在其他一些旅遊度假聖地,秉承穩健堅實的原則,實施綜合開發,在開發的過程中,堤義明秉持著"一定以當地人民利益為出發點"、"絕不插手當地政治"、"造福當地"的原則,為開發地的繁榮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這與當時人們印象裏商人的"惟利是圖"大相徑庭。為此,還有許多地方官員親自拜訪堤義明,希望他能去當地開發。在堤義明的領導下,集團迎來了超額的豐收,地區開發成為西武集團的主要發展方向和利益主要來源。

堤義明堤義明

堤義明不會就此滿足,在地區性開發興起的同時,他看到了其中的雷同趨勢,而隨著時代的前進,年輕人愈來愈追求偶象,于是,他想從新的方面來挖掘一下,來滿足大眾的新要求。

1979年,堤義明收購了他的"獅子"棒球隊。當時的他盡管不懂棒球,卻看中了棒球這個普及的、具有刺激性和冒險性的體育項目,事實證明,後來棒球在日本幾乎是"國球"。他把這支隊伍按照企業來經營,接手的第一年,西武獅子隊場場輸球。但是到了第2年、第3年就躍升為第4名,1983年榮登日本職業棒球聯賽的總冠軍。與此同時,他又加強球場經營,要求"我們的球場必須有自己的特色,以'服務質量第一'為口號"。他的紀念品銷售每年達30億~40億日元,是銷售量居第2位的10倍。沿著這個思路,他又在網球、滑雪等多項體育項目上耕耘、收獲,成為日本體育界的巨腕人物,曾任日本體育協會副會長,並代表日本體育協會出席奧運會。

可以說,堤義明實現了自己的理想,實現了父親對自己的期望,無論是在財富上,還是在名譽上,他都是成功的。

奴才哲學

不用聰明人。"寧用奴才不用人才" 是堤義明的名言。堤義明說:"我並不需要頭腦太好的部下,關于公司的經營方針和發展目標,我自有打算。下面的人隻要對我忠心不二,實行我所交代的事情即可。""不要強求職員真的成為天才,如果職員能夠把執行部門的決定照實執行,以算是責任完成。"

"感激和奉獻",這是堤義明從父親那裏繼承而來的西武社旨,這不僅是員工對顧客的心境,同時也應該是員工對公司的一種感情。這種精神就是西武成功的原因,是員工不願離開的原因,就是西武精神。

他看到了聰明人給企業經營管理帶來的種種困擾:聰明人是公司製造麻煩的分子,影響企業正常運作;聰明人態度傲慢;聰明人自大自私,看不起身邊的人,影響員工工作信心,折損企業效率;聰明人不肯努力,偷懶;聰明人有野心,借公事之便達到私人目的。照這樣的邏輯,聰明人在堤義明掌管的企業肯定是沒有活路了。為了避免聰明人可能給企業帶的不安定因素,堤義明"不強求職員真的成為天才,如果職員能夠把執行部門的決定照實執行,就算是責任完成。"這就是西武企業的用人標準,不要你鋒芒畢露,隻要認真完成崗位職責就好。不重視甚至是壓抑員工的創造性,這樣的企業生產出來的隻能是唯唯諾諾的奴才。從90年代後西武集團的業績表現不難看出其人才政策的缺陷以及由此導致的適應能力的缺失。

重視僱員忠誠度勝過一切。"感謝和奉獻"為堤義明的事業宗旨,也是西武員工堅持的信條。"感謝和奉獻"不僅是員工對顧客的一種心境,同時也是員工對公司的一種感情。堤義明從父親手中接過的教訓是:"一個企業的成功人物,可以沒有天才的幫忙,可以沒有知心朋友幫忙,但是,得不到職員的安心信賴,事業的發展就不可能順利。"西武職員對堤義明的尊敬,近乎教徒對教主的崇仰。即使西武公司的高級主管也會幹打掃垃圾這樣的小事,由此可見一斑。忠誠的員工有利企業平穩發展,也有利于堤義明控製整個企業。堤義明採用直線式的授權方式,不允許越級傳達管理指令,也不鼓勵越級反映意見,這也有利維持明確的授權和員工忠誠度。忠誠的員工是堤義明成就馬拉松式經營的王牌。

堤義明不失為一位現實主義者。他在經營中很少註重形式,一切以務實為重。談生意時他堅持隻和真正握有實權的人見面,他清楚隻有和能實際拍板的人談判,才能以最快的速度達成共識談成生意。它的建築工程不採用招標製度,全部在工地製定任命。他稱招標是政府部門的工作,是外行人的做法。堤義明鼓吹的"學歷無用論"也可以證明他在企業經營中的務實作風。在他看來,學歷隻是一個人受教育的實踐證明,並不能證明他的實際才幹。

在談到自己的成功時,堤義明認為自己是從中國古代的哲人荀子身上,得到智慧的啓發,經過幾番涵養,終于成就他一生的事業和使命。他曾說:"我的成功來自兩個人,一個是我的父親,另一個是中國哲學家荀子。如果說堤康次郎是我的父親,那麽荀子就是我的教父。"而他的行動和生活都是東方式的,荀子式的忍讓和儉樸。

他拒絕參加任何形式的社交圈子,享受著自己的孤獨。他的妻子是一個普通人,他從來沒有任何緋聞,總是盡可能和家人在一起過簡單的生活。他關心家人、即使是與他有競爭關系的兄弟。

堤義明是一個智者,孤獨是智者的伴侶,他認為,財富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剖析自己。這就是一個世界首富的選擇,與別人不同,他要的是另一種更有意義的生活!

人物評價

曾在1990年以1650億美元的資產,被美國《福布斯》雜志評為世界首富的日本商人堤義明,因涉嫌操縱公司股票而被逮捕。現年70歲的堤義明從20多歲起就開始統帥日本西武集團,在近半個世紀裏建立了巨大的產業集團,其勢力涉及日本各領域,他對日本成功申辦長野冬奧會也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從世界首富到"獄中之囚",10多年間堤義明的身份發生了逆轉;而作為一名企業經營者,這位給人留下"獨裁者"印象的70歲老人,背後留下了孤獨、悲慘的身影。

堤義明一直受著雙重人格的打磨。作為私生子能夠繼承西武帝國,堤義明深知肩頭負有壓倒一切的義務:光大家族。為此,他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甚或"共同世界"的利益。深得父親真傳的堤義明當然能夠洞悉政商共生關系,善于把權力資源轉換成家族資產。他經營的太子飯店集團,一直是各地政界人士聚會的熱門場所。這是堤義明所以能夠在日本商業界洞察先機的一個獨特背景。為了獲得長野冬季奧運會主辦權,堤義明給奧運會博物館捐款1億美元。這是國際奧委會有史以來收到的最大的單筆捐款,因此堤義明與薩馬蘭奇的名字永久性地刻在奧運博物館。而商人堤義明也最終成為長野冬奧會的最大受益者。據悉,長野冬奧會日本方面開支150億美元。長野到東京的快速列車耗資65億美元,高速公路69億美元。高速列車和高速公路沿線,有很多堤義明的滑雪場和高爾夫球球場以及商業中心。長野獲得冬奧會的主辦權,等于讓日本納稅者為他和他的集團承辦奧運工程獲利開闢了道路。

沒有人了解真實的堤義明。他沒有一個推心置腹的朋友,父親"不交朋友"的遺訓一直拘押著他。他認可這句話,因為其中有某種東西迷住了他。

與堤義明的恭順相對照的是,長子堤清,不滿父親的家庭觀念,公開顯現真性情;而次子堤清二也深受西方影響,對于父親做生意時那種手段很不以為然,與父親不是很和睦。于是,父親堤康次郎很早就選定他為傳人,把一生的體驗與所學,無保留地傳授給了小兒子。父親堤康次郎是典型的政商,當過眾議院議長。父親說的每一個字,堤義明都認真揣摩細心領會。作為繼承人,他很早就得悉不能把自己混同于一般人。沒有什麽人是可信的,沒有什麽人會從你的利益出發給你恰當的建議,任何建議後面都有獨特的利益。每一個建議、每一個句子都是一個欲望的隱蔽所。一旦對他人形成了依賴,就會被無情地算計。因此要學會忍耐孤獨,更要慎獨。堤義明可以不愛他的父親,但是絕對嚴格執行父親的遺訓。父親告誡他十年不要盲目買進新地產,他就在父親去世的十年內沒有動作。每年元旦都要帶領家族到父親的墳前朗讀父親的《遺訓》,40年如一日。

在經營管理上,不用懷疑堤義明的成功和非凡的智慧。或許受著多種命運考驗的人,最容易成為哲學家,堤義明也無疑是商人中的哲人。老江湖的父親堤康次郎和洞明世事的中國先哲荀子,雙重的智慧把堤義明武裝起來,他把人類最樸素的生活哲學活用于西武帝國帶點灰色的商業實踐中,形成了影響一個時代的商業智慧。"做企業是細節","做企業是長跑","做企業是積累","不用聰明人"等一系列哲學概括,已經獲得許多中外企業家的共鳴,也早已經深深印在我的行動和文字中了。

行銷觀念

市場需求來源于客戶,爭奪的對象也是客戶,因此,房地產行銷就不能不研究客戶了。

從理論上講,客戶既是顧客,也是未來的業主,行銷運作的結果,就是主客易位的過程。也就是從購買者變成所有者。這種轉變,使我們實現了收益,實現了資本的回收與增值,同時,也創出了品牌,佔領了市場。從這個意義上講,顧客就是上帝,顧客就是一切。

年輕時的堤義明年輕時的堤義明

曾八次榮登美國《福布斯》雜志為世界首富的日本企業家堤義明講了他阿公的事故:一個乞丐來買包子,他親自收錢,親自給包子。別人問他為什麽不為那麽多經常光顧我們店的老顧客親自服務?他說,大多數有正常經濟能力的人來買包子,是很正常的事,一個乞丐攢了錢來買包子是極不容易的事,因此,我要親自服務。那麽,為什麽不送給他呢,他說,他本來是乞丐,但今天就是顧客,他需要的不僅僅是幾個包子,同時也需要得到做顧客的尊嚴,如果不收錢,反而會羞辱了他。他最後講了一句至理名言,"我們的一切都是顧客給予的"。

成功之路

獨具匠心

堤義明與許多白手起家的企業家唯一不同的就是,他有祖傳家業。父親堤康次郎是西武企業集團的創業者。堤康次郎雄心勃勃地奮戰在日本商界和政界,為堤義明打下了西武集團的基礎。1965年4月26日,75歲的堤康次郎因病去世。按照他的遺囑,未滿30歲的堤義明成為堤家的家長,成為了西武企業集團的最高掌權者。

當時的西武企業集團是一個中等實力的實體,擁有資產約8000億日元,西武企業在百貨、化工、鐵路、旅遊服務業等四個行業打下了一定的基礎,根據遺囑上的安排,堤義明升為會長兼西武國土計畫公司社長。而堤清二、小島正治郎、森田重郎分別擔任百貨店、鐵道社和化學社的社長。西武集團實行的是會長、董事長領導下的社長、總經理負責製。再加上堤義明到公司時間最短,使得這位西武集團名義上的當家人對化學社、百貨店和鐵道社並無實際控製權。

頭腦清楚的堤義明清楚當前情勢,他認為西武當前的情勢穩定,掌握權力是關鍵,在商場上四面出擊的時機還未到來。于是,堤義明不顯山不露水,沿襲了先父曉年的穩扎穩打、逐步發展的經營風格,很快他就得到了集團內外人士的贊揚和信任。

然而,同父異母的兄長堤清二卻不是這樣,與堤義明沉穩而有耐性的個性相反,堤清二個性反叛,擴張欲極強。父親在世時,他就感到處處受限製,父親一去世,好強自負的清二認為施展自己平生偉大抱負的時候到了,他馬上就在百貨流通方面傾力擴張企業,飛速膨脹。

堤義明出于對父親的尊重,對祖傳家業的負責,同時也不願意對兄長太絕情,便決定將西武百貨店和西武化學社的股權全部轉讓給堤清二,"讓你們成為獨立的公司,與西武企業集團脫離一切關系"。

1971年4月26日,在堤康次郎6周年的忌日儀式上,堤義明便當眾宣布:西武集團與西武流通集團完全分家。

從此,堤義明成為西武集團的絕對領袖,完完全全地掌握了西武集團的控製權。新任會長的堤義明面臨的外部問題是西武飯店業務不景氣的難題。

60年代初,日本獲得了在1964年舉辦東京奧運會的權利,這給日本的旅遊、服務業帶來了巨大的商機。堤康次郎抓住時機,進軍飯店業。

西武集團的第一大飯店--東京王子大飯店在奧運會舉辦的當年正式開業,並且開張大吉,門庭若市,大為贏利。但是,隨著奧運會的結束,飯店利潤直線下降,最後發展到虧損的地步。就在這樣的艱難時刻,堤義明迎難而上。

1972年,堤義明旗下的高輪王子大飯店正式開業,這是西武集團的第二家王子級的大飯店。投資不大,是在原有基礎上改建和擴建而成的。但是,這個飯店的收益欠佳。盡管如此,堤義明仍然沒有放棄飯店業,1978年2月,新宿王子大飯店又投入營業。由于西武準備改建新宿火車站,才在火車站旁修建了這個大飯店。出乎預料的是,新宿王子大飯店一開張就異常地紅火,利潤成長也極快。

獨樹一幟

悉心總結了經驗教訓之後,堤義明清醒地認識到,飯店經營要成功,必須具有下列三項優勢之一:第一、價格優勢;第二、建築特色的優勢;第三、地理位置的優勢。

總結出這些優勢以後,堤義明決定放棄第一條,追求第二條和第三條優勢。堤義明做出決策以後,西武集團的一座座大飯店相繼開業了:1979年,品川王子大飯店開業;1981年4月,陽光王子大飯店開業;1982年4月,新高輪王子大飯店開業;1984年3月,赤板王子大飯店開業……

就這樣,在80年代前期,西武集團就在日本、加拿大、新加坡、美國等國家建成、運營了50多座王子級大飯店--其建設規模之大、速度之快,令人驚嘆。為了突出飯店在建築特色上的優勢,堤義明不惜千金。在修建新高輪王子大飯店時,堤義明用去了2億美元,以至于連飯店設計師都認為造價太昂貴了簡直不可思議。但是,當飯店竣工之時,便立即以它臻于完美的造型、田園牧歌般的情調轟動全球。

新高輪王子大飯店最具特色的"飛天"宴會廳,佔地6000平方米,廳高23米,可同時容納1萬人。在宴會廳的牆壁表面,嵌上了30萬枚貝殼,貝殼顯出白中透紅的色澤,大廳被裝飾得如同一件精美絕倫的藝術品。"飛天"宴會廳成為全日本的首選宴會廳。在新高輪王子大飯店的開業慶典儀式上,堤義明驕傲地對來自世界各地的各界人士說:"這是一件藝術品,供世人分享。"新高輪王子大飯店的建築被人們當做西武飯店業甚至是日本飯店業的標志。西武集團的飯店生意蒸蒸日上,據1985年的統計資料顯示,西武集團飯店業的總營業額達到1200億日元。

西武集團在新總裁堤義明的帶領之下蒸蒸日上。經濟與政治歷來都是密切相關的,在投身經濟的同時,堤義明當然不會不關註關註政治上的變革與動向--在1970年,他就從政界要人那裏得知這樣一個訊息:為了禁止土地的倒買倒賣,日本政府將要頒布《國土法》。眼看炒買炒賣地皮的時代即將過去,堤義明深感自己所處的時代與父親的背景不一樣了,西武該怎麽辦?

獨闢蹊徑

經過長時間的思考,堤義明認為,是到了給西武增加新的創意、開闢新的投資市場的時候了。而一切與公司一貫的穩健經營風格不相符合的構想都是不理智的、不可取的。他決定退出地產業,轉向以休閒、觀光為主的服務業。在著手進行休閒、觀光方面的具體投資項目時,堤義明發現:孤立的某一個娛樂項目難以吸引很多人,隻有當一個地方風景優美,交通便利,飯店高檔舒適、娛樂項目眾多,才可能吸引更多的遊客。

購置大片土地,在上面進行大規模、多項目的綜合投資,使這個地方成為最具號召力與吸引力的旅遊地,搞整體的地區性開發--這一龐大而有創新意義的構想,在堤義明的頭腦中形成了。堤義明在東京附近的品川地區進行了地區開發試驗。西武集團已在品川車站旁邊修建了品川王子大飯店,但效益不是很好。堤義明在飯店周圍增建了溜冰場、遊泳池、網球場、保齡球館等休閒娛樂場所,將飯店與這些活動場所結合飛起來。果然,這樣做之後,不僅那些娛樂場所的收益頗豐,就連品川王子大飯店也在眾多的競爭者中獨佔鰲頭,業績卓著。

風靡世界的日本新力公司總裁盛田昭夫,每次出國談生意回日本以後,都要首先住進品川王子大飯店,通過這裏的娛樂、健身活動,調節身體,放松緊張的情緒後才回府。謹慎的試驗取得巨大的成功之後,堤義明開始果斷出擊,他在苗場、北海道、富良野、輕井澤等地因地製宜地大搞地區開發。一時間,西武集團掀起了波瀾壯闊的地區開發浪潮。所澤市雖然算是東京的郊區,但卻是東京大圈內一個冷冷清清的農業市鎮。當西武買下所澤市的大片土地時,商界人士大都不理解,還有人說,"像堤義明這樣穩重的人怎麽會做出這樣冒失的事來?"不少人預言,"西武的這大片土地將成為'死地'。"

然而,堤義明心中有數,他先在丘陵地帶,依地勢條件,分別修建了西武遊園、國際文教村、高爾夫球會、棒球場和人工滑雪中心。所澤因為離東京很近,所以有了這些娛樂、休閒場所後,每周從東京來的遊人很多。緊接著,堤義明馬上進入第二步開發,他改建了市內公路,修建了火車站、汽車站,一揮手又新增起飯店、超級市場、圖書館、劇場、學校等。所澤市一下子就由一個落後的農業市鎮發展成為一個擁有30萬人口的中等城市,變成了一個新興的都市。

地區開發已經成為西武集團的主要發展方向,也成了西武集團的主要收人來源。他的名字令世界震蕩,他的行動令世界彷徨,他開創了一個稱霸的時代,他留下了諸多回味和無奈。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