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艾爾弗雷德·基辛格

亨利·艾爾弗雷德·基辛格

亨利·阿爾弗雷德·基辛格(Henry Alfred Kissinger,1923年5月27日-) ,是一位出生于德國的美國猶太人外交家,與越南人黎德壽一同為1973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原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後擔任尼克松政府的國務卿並在水門事件之後繼續在福特政府中擔任此職。

基辛格在1969年到1977年之間在美國外交政策中發揮了中心作用,1971年7月9—11日,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基辛格秘密訪華,為尼克松訪華做準備,促進了中美關系的發展。

著有《核武器與對外政策》、《復興的世界》、《選擇的必要:美國外交政策展望》、《白宮歲月》、《紀錄在案》、《動亂年代》、《大外交》等。

2016年5月9日,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獲得國防部卓越公共服務獎章。

  • 中文名
    亨利·阿爾弗雷德·基辛格
  • 外文名
    Henry Alfred Kissinger
  • 國籍
    美國
  • 出生地
    德國
  • 出生日期
    1923年5月27日
  • 信仰
    猶太人
  • 職業
    外交家
  • 代表作品
    《核武器與對外政策》、《復興的世界》
  • 逝世日期
    -

生平簡介

基辛格基辛格

1943-1946年在美國陸軍服役。

1950年畢業于哈佛大學,1952年獲文學碩士、1954年獲哲學博士學位。

1951-1969年任哈佛大學國際關系研究班執行主任、 國際問題研究中心負責人、講師、副教授和教授。

1969-1974年任尼克松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

1971年7月9日,基辛格秘密訪華,為中美建立外交奠定了良好基礎。1969-1975年任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並兼任國家安全委員會主任到1975年。

1973年1月,基辛格在巴黎完成了結束越南戰爭的談判,並因此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1973-1977年任國務卿,獲得了一個外來移民所能得到的最高政治職務。此後在喬治敦大學任客座教授,兼任全國廣播公司顧問、大通曼哈頓銀行國際咨詢委員會主席、阿斯彭學會高級研究員等職。

1977年1月,福特總統授予基辛格總統自由勛章,並稱贊他為“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國務卿”。

1982年開辦基辛格“國際咨詢”公司並擔任董事長。

1983年任美國廣播公司新聞分析員。1983-1984年任美國中美洲問題兩黨全國委員會主席。

1986年9月任美印委員會主席。

1987年3月任美國—中國協會兩主席之一。

2002年11月27日,基辛格被美國總統布希任命為調查“9·11”事件的一個獨立委員會的主席,12月14日,基辛格辭去該委員會主席職務。

2002年3月5日,基辛格在華盛頓國家記者俱樂部演講,介紹中美建交以來的歷程,並展望中美關系未來。

著有《核武器與對外政策》(1957年)、《復興的世界》(1957年)、《選擇的必要:美國外交政策展望》(1961年)、《麻煩的伙伴關系:大西洋聯盟的重新估價》(1965年)、《白宮歲月》(1979年)、《紀錄在案》(1981年)、《動亂年代》(1982年)、《大外交》(1994年)、《論中國》(2011年)、《世界秩序》(2015年) 等。

政治生涯

早期生涯

基辛格1923年5月27日生于德國費爾特市的一個猶太家庭,1938年因逃避納粹對猶太人的迫害,隨父母遷居紐約。在30年代的希特勒大屠殺中,基辛格至少有13個親戚被送進了毒氣室。對此,基辛格的傳記作者之一沃爾特·伊薩克森評論說,基辛格的幾乎所有個性特征——他的哲學悲觀主義、他的信心與不安全感的共存、他的因自己易受傷害而覺得空虛、以及他的因渴望贊譽而顯得傲慢—都可以追溯到那場歷史災難。基辛格到美國後,他父母把他送進了華盛頓高級中學讀書。這所學校有5000學生,其中猶太人很多,當時基辛格的最大願望是畢業後做一名會計師。

但是,美國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戰這件事卻改變了基辛格的命運。1943年他加入美國籍,不久應征入伍,在美國陸軍服役。在軍隊中,他有幸遇到了同是德國裔的列兵克雷默爾,後者成為發現基辛格的第一個伯樂。在他與基辛格的初次交談中,克雷默爾就認定基辛格是一個天生的奇才。1944年9月,基辛格所在的部隊美軍第84師被派赴歐洲戰場。第二年初,他們開進了德國。由于克雷默爾的建議,基辛格被調到師部擔任德語翻譯,軍銜也從列兵提升為軍士。在二戰的最後幾個月,他從第84師調到第970反諜報部隊,並被任命為陸軍中士參謀。1945年3月,基辛格還被任命為接管德國被佔領城市的官員。在其任職期間,基辛格表現了卓越的行政能力,並克服了對德國人的報復心理而謹慎地使用了自己的權力。

專註學術界

戰爭結束後,基辛格回到了美國。1947年9月,他根據《士兵權利法案》獲得獎學金並進入哈佛大學政治系學習。在哈佛讀書期間,基辛格榮幸地得到了威廉·埃利奧特做他的導師。埃利奧特畢業于英國牛津大學,是哈佛的一個傳奇人物,為黑格爾的信徒。他教授給了基辛格一套完整的保守主義政治哲學,並成為發現基辛格的第二個伯樂。1950年,在埃利奧特教授的指導下,基辛格完成了他的大學部畢業論文,題目為《歷史的真義—關于施本格勒、托因比及康德的感想》。這篇大學部論文長達377頁,埃利奧特教授僅看了前100頁,就提筆批了“最優”。基辛格的論文至今在哈佛仍被人提起,因為他的論文篇幅過長,學校被迫製定了“基辛格規則”,這條規則限定未來的大學生在撰寫大學部畢業論文時,長度不得超過基辛格論文長度的1/3。由于大學部學習成績優異,基辛格被免試推薦進入研究生階段的學習。1952年,他獲得碩士學位,1954年獲得哲學博士學位。基辛格的博士論文題為《重建的世界—梅特涅、卡斯爾累與和平問題,1812-1822年》,該文集中研究了1815年維也納體系的建立與維持,實際上是對歐洲古典均勢學說的評述,它奠定了基辛格作為現實主義學派中第一流學者的聲譽。由于傑出的學術成就,基辛格被授予夏季獎。在攻讀博士學位期間,他曾擔任一門社會學概論課程的教學;他還組織了國際問題研究班,並創辦了一份名為《合流》的季刊。但是,基辛格留校任教的願望卻被哈佛大學粗暴地拒絕了。1955年,基辛格不得不回到故鄉紐約,擔任美國對外關系協會研究小組的研究主任,負責起草帶有結論性的研究報告,並準備出版專著。1957年,基辛格出版了《核武器與對外政策》一書,該書首次提出了有限戰爭的理論,從 而使基辛格在學術界和對外政策研究領域一炮而紅。同年,哈佛大學決定聘用基辛格,授予他講師等級。1957-1969年,基辛格歷任哈佛大學講師、副教授、教授。與此同時,他還在校外擔任洛克菲勒兄弟基金會特別研究計畫主任、國際問題中心成員、國家安全委員會和蘭德公司顧問等兼職。

從政經歷

在1968年的總統競選中,基辛格擔任了納爾遜·洛克菲勒的外交政策顧問,但是後來尼克松卻戰勝了洛克菲勒,獲得了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並最終贏得了大選。在競選中,基辛格曾經把尼克松罵得狗血噴頭,但是尼克松卻不計前嫌,他看中了基辛格的外交才能,他決定聘請基辛格擔任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並成為發現基辛格的第三個伯樂。1969年1月,基辛格離開了哈佛校園,到華盛頓走馬上任,實現了由文人戰略家到政策製定人的轉變。1969-1973年,基辛格任尼克松政府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並兼任國家安全委員會主任到1975年。1973-1977年,他兼任美國國務卿,獲得了第一個外來移民所能得到的最高政治職務。在任期間,基辛格信奉均勢外交,積極推動尼克松政府與中國改善關系,對蘇聯推行“緩和”戰略,從而構築一個以均勢為基礎的穩定的世界和平結構。同時,他對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關系的緩和也起了重要作用。不久,基辛格退出政壇,起初想回哈佛任教,但被哈佛校長博克婉拒。後來,他受聘擔任了喬治城大學教授,喬治城大學國際戰略研究中心顧問,並擔任阿彭斯學會高級研究員、大通曼哈頓銀行國際顧問委員會主席等職。1982年,基辛格建立了基辛格聯合咨詢公司,他本人擔任董事長,他的好友和前助手斯考克羅夫特擔任副董事長兼總經理。離開政界以後,基辛格仍在不斷地撰寫論文,發表演講和出版著作,他對裏根政府和布希政府的外交政策均發生過重要影響。1983年任美國廣播公司新聞分析員。1983年7月,裏根總統曾任命他為中美洲政策兩黨委員會主席。1986年,基辛格榮獲自由獎章。1986年9月任美印委員會主席。1987年3月任美國—中國協會兩主席之一。在1989年以後中美關系處于危機的時候,基辛格曾多次訪問中國,並呼吁保持中美之間的正常交往。2002年3月5日,基辛格博士在華盛頓國家記者俱樂部發表演講,介紹中美建交30年來的歷程,並展望中美關系的未來。

外交歷史

亞洲

緩和蘇聯與中美建交

在擔任尼克松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時,基辛格製定了對蘇聯的緩和政策以求緩解兩個超級大國之間的緊張關系。他參與了限製戰略武器談判,並與蘇共中央書記勃列日涅夫達成了《第一階段限製戰略武器條約》和《反彈道飛彈條約》(SALT I Treaty)。

老年基辛格來華訪問老年基辛格來華訪問

為了繼續對蘇聯施加外交壓力,在1971年7月和10月,基辛格兩度秘密訪問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周恩來協商,並負責美國政府的對華政策。這為1972年尼克松破冰之旅的中美高峰會議鋪路以及為中美關系正常化奠定了基石,結束了中美兩國間23年的敵對與隔閡,從而完成了戰略性的外交政策轉變。今天,基辛格常被中國領導人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他和周恩來的會談極度保密,而最近解密的檔案顯示會談內容主要著重于台灣問題。基辛格的外交對兩國的經濟文化都帶來了很大影響,在1979年美國放棄承認中華民國,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  

越南化政策和轟炸高棉

基辛格和越南的淵源可以追溯到尼克松上任之前。在大選期間,他是尼克松陣營的秘密線人,曾給尼克松競選團提供了詹森政府在巴黎和談中的機密內容。1968年尼克松憑借盡快結束越南戰爭的口號當選了總統,並在就任伊始就開始執行所謂的越南化計畫——逐漸撤走美軍的同時,扶持當地的越南共和軍以繼續獨立抵抗(北越)越南人民軍和越共遊擊隊。與此同時,基辛格在尼克松的支持下,主持了轟炸高棉(當時是主權獨立國家)境內的越南人民軍和越共遊擊隊目標的行動。雖然行動計畫一開始是秘密進行的,然而在美國國內,訊息一經流出還是激起了一片片的反戰浪潮。不僅如此,轟炸行動還間接引發了高棉內戰。

基辛格和越南的黎德壽同獲1973年的諾貝爾和平獎,以表揚他們為巴黎和平協約所作的努力。然而黎德壽以尚未達至和平為由,謝絕領獎。1975年北越軍攻佔南越,並建立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首都為河內。

孟加拉國(東巴基斯坦)戰爭

1971年孟加拉國解放戰爭期間,美國在南亞的外交官向尼克松和基辛格清楚無誤地匯報了關于(尼克松扶持的)阿尤布·汗領導的巴基斯坦政權在東巴基斯坦(今孟加拉國)的暴行。然而(2002年12月6日喬治·華盛頓大學出版的)解密檔案卻披露,基辛格建議尼克松低調處理這些事件。由于當時美國忌憚和蘇聯關系密切的印度,需要維持自己在巴基斯坦的利益;同時中國一向支持巴基斯坦,此舉也有助于進一步改善和中國的關系。

最近另一份解密檔案顯示因為美國害怕印度進犯巴基斯坦,基辛格曾希望中國在中印邊境加強軍事部署,然而美國期望中國參與戰爭的想法被中國婉拒了。

第四次中東戰爭

1973年的贖罪節(10月6日),以埃及為首的阿拉伯聯軍對以色列發動了突然襲擊,第四次中東戰爭爆發了。雖然以色列隨後奪回了失地,基辛格要求以色列放棄部分領土以換取和平,並在停火談判時發揮了重要作用。在1978年以色列和埃及在戴維營簽署了條約,以色列撤出西奈半島,以換取埃及承認以色列獨立和長久的和平。

亨利·艾爾弗雷德·基辛格

盡管蘇聯在勃列日涅夫時期極力在中東地區擴張,擴大了蘇聯在中東的勢力範圍,但當蘇聯支持的埃及和敘利亞在1973年的第四次中東戰爭中再次敗給以色列之後,借助戰後亨利·基辛格在以、阿之間的穿梭外交談判,哈菲茲·阿薩德領導下的敘利亞開始謀求在美國與蘇聯之間進行平衡外交,不再專一依賴蘇聯。穆罕默德·安瓦爾·薩達特領導下的埃及與蘇聯徹底鬧翻、反目成仇。

秘密訪華

建國以後,中美兩國關系長期處于緊張的對峙狀態。1969年尼克松就任美國總統以後,鑒于世界政治力量對比發生變化,主張同中國改善關系。

亨利·艾爾弗雷德·基辛格

1970年10月,美國總統尼克松要求即將訪問北京的巴基斯坦總統葉海亞-汗轉告中國政府,美國準備改善兩國之間的關系。隨後出現公開發表斯諾站在天安門檢閱的毛澤東身旁的照片,邀請美國桌球隊訪華等事件。

1971年4月27日,中國通過巴基斯坦渠道正式送交美國一份照會。照會說:“中國政府重申它願意在北京公開接待美國總統本人,以便直接進行會晤和討論。”第二天,尼克松交給基辛格以中國秘密訪問的任務。

亨利·艾爾弗雷德·基辛格

7月8日,基辛格在訪問巴基斯坦期間,秘密登上了巴基斯坦航空公司的波音707飛機飛抵北京。7月9日至11日,周恩來同基辛格進行了會談。會談時,雙方著重討論了台灣問題。周恩來堅持,美國必須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個省,台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因而不容外人幹涉;美國還必須確定撤走駐台美軍的期限,並廢除美蔣《共同防御條約》。

基辛格表示:(1)承認台灣屬于中國。(2)美國不再與中國為敵,不再孤立中國,在聯合國內將支持恢復中國的席位,但不支持驅逐蔣介石集團的代表。(3)美國準備在印度支那戰爭結束後一個規定的短時期內撤走其駐台美軍的三分之二,至于美蔣《共同防御條約》,美國認為歷史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毛澤東會見基辛格毛澤東會見基辛格

7月16日,雙方發表了會談公告。公告宣布,美國總統尼克松應邀將于1972年5月以前的適當時候訪問中國。基辛格訪華是開啟中美兩國關系大門的一次成功訪問。

拉丁美洲

奧古斯托·皮諾切特政變

1970年的智利總統大選中,來自社會主義陣營的薩爾瓦多·阿連德以微弱優勢勝出,他的馬克思主義和親古巴政策令華盛頓非常擔心。尼克松政府曾考慮授權中情局組織軍事政變來阻止阿連德就職並重新進行大選,不過計畫因政府對反對派的信心不足而流產。基辛格是否支持這個計畫已經不得而知。在阿連德執政期間美國和智利的關系一直處于冰封狀態,許多涉及美國利益的智利企業被收歸國有,其中包括有美資的銅礦,美國國際電報電話公司(AT&T)在智利的分公司等。美國並以此對智利實施經濟製裁,中情局也資助了1972和73年的反政府大罷工。在這期間,基辛格關于智利政府的一些言論頗具爭議,他說“情況已經太嚴重了,我們不能再放手讓他們的選民自己決定前途”,“我看不到有什麽理由放任一個國家因為其不負責任的人民而走向共產主義”。這些言論激起了很多媒體的憤慨,認為這是對智利主權的幹涉和踐踏。在1973年9月11日,奧古斯托·皮諾切特在美國的支持下發動政變,推翻了薩爾瓦多·阿連德政權。在政變中阿連德是被殺還是自殺直到現在仍無定論。

與古巴的關系

自1962年美國與古巴斷絕外交之後,基辛格是最先提出和古巴重新增立關系正常化。然而他很快改變想法並追從肯尼迪的政策。在菲德爾·卡斯特羅參與了安哥拉和莫三比克的反殖民鬥爭後,基辛格支持了安哥拉全國獨立聯盟,莫三比克抵抗運動等組織的暴動,以及中情局支持的南非軍隊進駐安哥拉。基辛格很清楚的表明除非古巴從兩國撤軍,否則美國和古巴的關系將無法正常化。

亨利·艾爾弗雷德·基辛格

阿根廷軍事獨裁

在豪爾赫·拉斐爾·魏地拉推翻伊莎貝爾·裴隆的政權後實施了一系列的報復行動,包括令一些政治對手“消失”。基辛格在和阿根廷外長的一次會面中向他保證,美國還是站在他們這邊,不過敦促他務必在美國國會召開下次會議(有可能提出製裁)前,盡快“回到正常程式”。

情感生活

第一任

基辛格的第一位妻子名叫安娜·佛萊徹爾,也是猶太人,與基辛格生有一兒一女,是位相夫教子的賢妻良母。基辛格在哈佛大學教學時尚未出名,為了拿到終身教授位子而苦苦掙扎,經常是關在書房足不出屋。而安娜則精心照料丈夫的起居。基辛格除了埋頭寫書外,還得拉關系,時而得在家裏舉行聚會宴請同事、學生。安娜總是盡心盡意地做好女主婦。

第二任

基辛格最後選定的伴侶是南希·馬格瑟斯。這是位身材高挑的英倫三島移民後裔,在美國算是正宗白人。南希原是美國石油大王洛克菲勒的幕僚。基辛格為洛克菲勒主持外交研究時結識了這位麗人,之後苦追不舍。南希終于心動,放棄了在加州伯克萊分校攻讀博士學位的學業,與基辛格結為伉儷。

亨利·艾爾弗雷德·基辛格

重要事件

基辛格獲1973年度諾貝爾和平獎。

亨利·艾爾弗雷德·基辛格

1977年被授予美國總統自由勛章

1971年7月,基辛格作為尼克松總統特使訪華,為中美關系大門的開啓作出了歷史性貢獻。

1972年2月陪同尼克松總統訪華。他多年來一直關心和支持中美關系的發展,並多次訪華。

2003年10月應外交學會邀請訪華。

2005年5月應中國國際戰略學會的邀請訪華,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會見了他。

2007年4月訪華。

2009年1月來華出席中美建交30周年紀念活動。

2011年6月27日,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會見基辛格。

2013年7月3日,正在上海的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在西郊賓館會見並宴請了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及家人。

2015年3月17日,習近平會見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

2016年5月9日,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獲得國防部卓越公共服務獎章。

​評價中國領導人

毛澤東

在1972年至1975年的多次訪華期間,基辛格與毛一共見面5次。在前不久出版的新著《論中國》中,基辛格這樣回憶初次見毛的情景:“我們被直接帶到了毛的書房。這個不大的房間三面牆是書架,書架上雜亂無章地擺滿了手稿。桌上和地上堆了很多書。屋子的一角擺了一張簡單的木床。毛從一組圍成半圓的沙發中間站起身來,一個助手陪在他身邊以防需要扶持。我們後來才知道幾周前他因心髒和肺部患病而導致身體虛弱且行動困難。克服了行動不便之後,毛澤東展現了非凡的意志力和決斷力。他用雙手握住尼克松的雙手,露出了非常親切的微笑。”

毛澤東與基辛格交談毛澤東與基辛格交談

在這次會談中,尼克松恭維毛澤東使一個文明古國改頭換面,毛澤東卻回答:“我改變不了它。我隻能改變北京附近的一些地方。”這讓基辛格大吃一驚。在基辛格看來,毛澤東是一位“帝王哲學家”,耐心大氣,從長遠出發。

基辛格與毛澤東最後一次見面是在1975年,當時毛的健康狀況越來越惡化。盡管如此,毛仍不失幽默地說:“我渾身都是病,已經收到上帝的邀請函了。”但毛對世界情勢的判斷依然清醒:“小問題是台灣,大問題是世界。”,“你們美國的優先順序,最重要的是蘇聯,第二是歐洲,之後是日本……”

周恩來

基辛格與毛的每次會面都是短暫的,而與周恩來打交道的時間卻長得多。基辛格很欣賞周恩來,他說:“周在談話時帶有孔聖人般自然的優雅和過人的智慧。即便是他的談判對手也能感受到他真切的關心。”

基辛格在回憶錄《白宮歲月》中這樣描寫他所認識的周恩來:

“他臉容瘦削,額帶憔悴,但神採奕奕,雙目炯炯,他的目光既堅毅又安祥,既謹慎又滿懷信心。他身穿一套剪裁精致的灰色毛式服裝,顯得簡單樸素,卻甚為精美。他舉止嫻雅庄重,他使舉座註目的不是魁偉的身驅(像毛澤東和戴高樂那樣),而是他那外弛內張的神情、鋼鐵般的自製力,就像一根絞緊了的彈簧一樣。他令人覺得輕松自如,但如仔細觀察就知並不盡然。他聽英語時,不必等到翻譯,臉上的笑容和表示理解的神情,很清楚地表示他聽得懂英語的;他的警覺性極高,令人一見就感覺得到。顯然,半個世紀來烈火般激烈鬥爭的鍛練,已將那極度重要的沉著品格烙印在他身上。”

周恩來會見基辛格周恩來會見基辛格

在談到周總理的外交風格時,基辛格說那是“非常典雅”的。他說,“我和周恩來的會談通常都是從下午3時開始一直談到晚上,甚至半夜,隻在吃飯時才停下來。在這麽長的會談時間裏,從來沒有人進來請他去接電話或送檔案要他批示。他總是顯得那麽從容不迫。這不僅說明他能力非凡,而且也是對客人的尊重和禮貌。”他說,他曾開玩笑地對周總理說:“如果你到華盛頓來,我會感到難堪的,因為那裏的高級官員做不到這樣。”他還感慨地說,“周恩來對人謙虛禮貌是處處都體現出來的。盡管我們之間級別不同,周恩來卻不拘禮儀,堅持會談要在我住的賓館和人民大會堂輪流舉行。這樣,他來拜訪我和我去拜訪他的機會就會一樣多。我當時隻是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而不是國務卿”。

亨利·艾爾弗雷德·基辛格

鄧小平

而中國第二代領導人鄧小平,在基辛格眼中是一個“有著憂鬱眼神的勇敢小個子”。《論中國》專門有一章寫鄧小平,題為“打不倒的鄧”。基辛格與鄧小平第一次見面是1974年在紐約,當時鄧小平率團參加聯合國會議,基辛格設宴款待。此後福特總統訪華等事件又讓兩人有了共事的機會。基辛格說,不同于毛的哲學家風範和周的優雅外交家形象,談判桌上的鄧“嚴肅而務實,言辭鋒利,不願意浪費時間在客套話上”,鄧的態度是“我們見面是為了處理國家間的問題,都應有足夠的成熟度來對待分歧,而不會認為是針對個人的攻擊。”

鄧小平會見基辛格鄧小平會見基辛格

基辛格在書中描述了鄧小平及其家庭在文革期間遭受的苦難。基辛格認為,在重返政府工作崗位後,鄧小平設法摒棄文革對意識形態純正性的強調,代之以“秩序、專業和效率”的價值觀。基辛格稱贊鄧推動了將“毛澤東時代乏味的農民公社”轉變為繁忙的經濟大國的現代化進程。

到了80年代初,基辛格在北京再見鄧小平時,發現耄耋之年的鄧,正在為這個國家新老領導人的有序接替做準備。1982年,基辛格這樣問鄧:“我不知道應該用哪個頭銜稱呼您?”鄧則說:“我現在頭上有太多帽子,我想把它們給別人,我想盡量少幹。”

在基辛格看來,鄧小平從不把自己當成某一領域的天才,他總是信任和支持下屬去創新。 基辛格說,鄧說自己是經濟領域的“外行”,對經濟問題有過一些講話,但都是從政治角度談的。雖然提出過對外開放的經濟政策,但如何執行等細節,他說他真的不懂。

江澤民

進入上世紀90年代,中國在中美貿易中的最惠國待遇問題、加入WTO(世貿組織)問題和台海問題,成為中美關系發展中的爭議焦點。

江澤民與基辛格江澤民與基辛格

1989—1991年,江澤民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不久便與基辛格三次會面,雙方就中美關系的障礙問題進行了探討。

1995年7月,基辛格率領美中協會(美國涉華事務高官組成的團體)代表團訪問北京,基辛格在會見時說:“美中關系十分重要,我這次來訪看到了中方對改善美中關系的積極態度。我將為美中關系的發展繼續不懈努力。”

同時,中國的經濟增速正保持在7%左右,人均收入已經達到了1978年的3倍。基辛格認為在時任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的帶領下,中國正在加快融入國際社會。尤其是在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期間,中國首次成為“世界經濟成長和社會穩定的堡壘”。

隨著中美兩國領導人在越來越多的問題上達成共識,中美關系進入了自建交以來關系最佳狀態。

基辛格在評價江澤民時引用了美國國務院的一份內部報告:“溫文爾雅,精力充沛”。基辛格還曾表示,中美兩國歷史狀況等土壤截然不同,不能完全用美國的標準去衡量中國,任何對華的強硬施壓都不會取得想象中的效果。他引用江澤民的話:“我們不會向壓力屈服……這是我們的哲學原則。”

胡錦濤

進入21世紀,隨著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尤其是2008年中國成為持有美國國債最大的海外持有者,中美之間的經貿合作更是前所未有的緊密。

胡錦濤與基辛格胡錦濤與基辛格

2002年,胡錦濤便與基辛格多次會晤。2002年4月,兩人在北京、紐約兩次見面。2002年11月,胡錦濤當選中共中央總書記。2003年11月和2005年5月,基辛格兩次應邀訪華時,胡錦濤都會見了他,並對其長期致力于中美友好,為中美關系正常化作出的歷史性貢獻表示贊賞。

2008年美國《時代》雜志公布“年度百大影響力人物”,時任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再度入選。基辛格親自撰文介紹胡錦濤。基辛格在文中表示,胡錦濤的領導特質是不說沒必要的空話。不論在哪個場合見到他,胡錦濤總維持一貫慎思與謙和有禮的作風,且凡事做好萬全準備。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後,中國在應對國際金融危機中發揮的重要作用,凸顯了中國在世界經濟和世界金融體系地位的巨大變化。基辛格認為,中國的經濟成長阻止了全球經濟的下滑。如果沒有中國經濟的巨大刺激,以及美國、英國和歐洲的協調,整個世界可能就會面臨更加糟糕的經濟衰退。

2011年1月,時任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在華盛頓同美國總統歐巴馬舉行會談,討論中美關系及共同關心的重大國際和地區問題。

同年5月,基辛格在紐約接受新華社專訪時指出, 40年來中國取得的巨大成就,歸功于富有遠見卓識的中國領導人和樂于奉獻的中國人民,是他們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讓中國實現了如此迅速的發展。中國歷代領導人“都是不同凡響的人物”。

習近平

習近平與基辛格習近平與基辛格

2012年4月,基辛格再度來華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習近平告訴基辛格,願意與美國總統歐巴馬繼續推進中美合作伙伴關系,探索構建新型大國關系,確定了兩國關系的戰略定位和發展方向。

此前,基辛格與習近平已有多次會晤。2011年,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會見來華出席第二屆全球智庫峰會的基辛格時,第一次在公開場合明確提出中美應“管控分歧”的概念。2012年2月,習近平訪美,基辛格又與美歷史上首位華裔部長趙小蘭為其接風。基辛格對習近平的印象是:他表現得更自信,“當習近平走進房間時,你就會知道有一位重要人物到場了”。

2012年11月,習近平當選中共中央總書記。論及習近平的反腐決心,基辛格接受美國《華爾街日報》採訪時指出:“習近平對腐敗問題的認識非常深刻,他是一位強有力的領導人,有能力挑戰腐敗問題。”

人物評價

基辛格和其他尼克松內閣成員一樣,在左翼反戰人士那裏很不得人心,特別是當轟炸高棉的行動被揭發後。然而很少有人懷疑他的才智和外交能力,雖然尼克松政府被某些美國人認為是犬儒主義和自私的政府,他卻是其中比較受人認同的成員。基辛格並沒有牽涉進令尼克松及其助手下台的水門事件,這點對他的名譽有很大幫助。在他最受歡迎的時期,他甚至被認為是性感的標志,並曾和女明星們約會。更有甚者提出要修改憲法允許不在美國出生的人也可以做總統,好讓基辛格參加競選。

老年基辛格老年基辛格

隨著1976年民主黨人吉米·卡特在大選中擊敗傑拉爾德·福特,基辛格也退出了內閣。在競選中卡特批評基辛格“一手操辦”了美國所有的外交事務。在裏根上台後,基辛格更少直接參政,轉而在一些私人機構擔任顧問和政治評論員。

在1988年,基辛格曾首次出任94年世界杯申辦顧問委員會主席並申辦成功,其後更擔任賽事組委會副主席。而他在2009年亦表示有意為美國再次爭辦2018或2022世界杯決賽周。但年屆86歲的他坦言無信心申辦2018年決賽周,估計主辦國會是傳統地由歐洲奪得,故將目標集中于2022年決賽周。

2002年,小布希總統請基辛格擔任九一一事件調查委員會的主席。國會的許多民主黨人批評這個安排,認為基辛格處事一向都很秘密,並不會優先考慮大眾的知情權。最後基辛格迫于壓力公開財務狀況,民主黨人並以其客戶在事件中有利益沖突為由,迫使他辭職。

基辛格的外交政策紀錄使他受到左派人士爭議,以抨擊羅納德·裏根等右派人士以及德蕾莎修女等宗教人士知名的記者克裏斯多弗·息金斯指責他為戰爭罪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