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諾族

基諾族

基諾族是一個古老的少數民族。基諾是民族自稱,過去漢語多音譯為"攸樂",意為"跟在舅舅後邊",加以引伸即為"尊崇舅舅的民族"。1979年6月經民族確認,成為中國的第56個民族。基諾族自稱"基諾",意為"舅舅的後代"或"尊敬舅舅的民族"。主要分布在雲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景洪縣基諾鄉,其餘散居于基諾鄉四鄰山區。主要從事農業,善于種茶。使用基諾語,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彝語支

  • 中文名稱
    基諾族
  • 外文名稱
    The Jino ethnic minority
  • 另譯
    攸樂
  • 分布
    雲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
  • 語言
    基諾語
  • 信仰
    太陽

歷史

有關基諾族漢文獻記載史于清代。據考,因基諾山盛產普洱茶,明末清初有漢族商人進入,推廣種茶製茶技術,對基諾族社會發展產生了積極影響。清雍正七年(1729年),清朝在基諾山司土寨設攸樂同知,築磚城,帶“馬步兵丁五百名”駐守。但六年之後,因瘴氣厲害而裁撤,委任基諾族頭目為攸樂土目,管理基諾山區。在清代以前,傣族土司對基諾山已實施統治,傳說傣族召片領曾拜認過司土寨的基諾族長老為幹爹,還娶過一個基諾族美女為妻,並生一子,後來此子當了召片領。傣族土司在基諾族村寨任命了叭、鮓、先級基層頭人,而且還以前、後半山為單位,任命兩個金傘大叭,各賜以金傘一把,鋩鑼一對,鎖鏈一條。每年這兩個大叭都要在金傘的張蓋下,在手持鐵鏈、大刀和鳴鑼開道的隨從簇擁下,巡遊各基諾族村落,以宣揚傣族召片領的統治權威。民國時期,地方政府在基諾山委任保甲長,保甲長與傣族土司任命的基諾頭人相結合,主要職責是為地方政府催繳貢賦。1941年11月至1943年4月,基諾族在操腰的領導下,聯合瑤、哈尼、布朗、漢等民族進行反抗,最終迫使雲南省地方政府把車裏縣長撤職查辦,3年內未在基諾山征稅。

在1949年以前,基諾族社會尚處于原始社會末期向階級階段渡階段,由父系氏族製取代母系氏族製,大約也隻有300餘年歷史,21世紀初日常生活中母系氏族公社的遺俗還相當多。如在隆重的“上新房”儀式中,第一個手持火把登樓點燃火塘的是氏族內最年長的女性;在成語和古老的祭詞中有“母親是家長”的古訓;隻有母親才有權為生病的子女殺雞“招魂”;村社長老雖已是男性,但至今人們仍沿用母系氏族公社時代的稱號“左米尤卡”,即村寨的老阿麼。

人口分布

主要分布于雲南省西雙版納州景洪市基諾山基諾族鄉,其餘分布毗鄰地區。

社會經濟

建國前

新中國成立前,基諾族社會尚處于原始社會末期向階級社會過渡階段,還保  基諾族留著許多古俗。如血緣婚的遺跡依然存在,有的村寨並不禁止氏族內婚;有的村寨禁止氏族內婚,但不禁止氏族內的戀愛同居。母系氏族公社的遺俗也相當多,平時隻有母親才有權為生病的子女殺雞“招魂”;在上新房的儀式上,第一個手持火把登樓點燃火塘的是氏族內最年長的女性;村社長老雖已是男性,但他們仍沿用母系氏族公社時代的稱號——“左米尤卡”,即村寨的老阿麼。由父系公社取代母系公社,大約有300餘年的歷史。個別村寨在20世紀40年代尚有百餘人共居的大竹樓,這個父系大家庭公社雖然共居一處,但分居各房間的小家庭卻又是個體經濟,單獨生產和消費,呈現了父系大家庭公社末期的過渡狀態。這些原始社會古老遺跡可謂基諾村社的特點之一。

基諾族農村公社是由不同氏族成員共居的地緣村落(巴朵寨除外),每個村社就是一個獨立的村寨。村社各有其標有傳統界樁的土地界限,界內的土地歸村社所有,他人不可侵佔。土地所有製的基本形式是村社公有,其內部佔有形式則分為村社共有、氏族或父系大家族公社公有、個體家庭私有3種,但公有製是主要的。在農業生產中盛行換工互助,狩獵中盛行原始平均主義的分配原則。原始租佃、僱工、借貸關系已經發生,但並未出現不勞而食的剝削者。村社一般有兩個長老,首席長老叫卓巴,次為卓生,他們由特定的古老氏族的最年長者充任,其職責涉及村社的生產、生活各個方面。

基諾族以刀耕火種的農業為主,農具基本上是鐵製的,有砍刀、鐮刀、小手鋤等。主要農作物是旱稻、玉米,種植棉花也有較長的歷史,盛產香蕉、木瓜等亞熱帶水果。基諾山是出產普洱茶的六大茶山之一。大牲畜有黃牛、水牛,但不用來耕地,而用以祭祀和肉食,還飼養家畜家禽。種茶、製茶業有一定發展。採集和狩獵仍是基諾族一項重要的家庭副業。手工業還沒有和農業分工,主要在農閒時進行,經營打鐵、竹篾編織、紡織、釀酒、木工等。

建國後

新中國成立以後,黨和人民政府派工作隊進入基諾山,宣傳黨的民族政策,  《基諾族風採》 陳玉先幫助基諾族人民發展生產,在黨的領導下,通過發展生產和文化,使基諾族社會由原始社會的農村公社向社會主義直接過渡。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基諾山因地製宜,實行多種經營的方針,採取以林為主,生產不斷發展,生活不斷改善。現在改變了過去刀耕火種的落後耕作方式,興修了水庫。建起了水電站,基諾山寨有了電燈。開始使用耕耘機,農產品加工也用了機器。砂仁、茶葉、紫膠等經濟作物收入在總產值中的比重逐步增加。文教衛生事業也有了較大發展,多數適齡兒童能入學讀書,還有一些青年在大專院校深造。鄉建立了衛生所,保證了人民的身體健康。

文化特點

基諾人,多以經營打鐵、竹篾編織、紡織、釀酒、木工等為主要勞動,同該地區其它民族一樂愛歌舞,所以相對多的保留有豐富的神話傳說、故事和詩歌。比較廣的有兩部《瑪黑和瑪妞》、《女始祖堯白》均為其的創世神話*(分另為:創人的兄妹成婚,與堯白造天地,撒茶)。

此外還有:《寶刀和竹笛》、《猴子和人》、《大姐和四妹》等。

基諾人還有豐富的敘事歌、山歌、賀新房歌、哄娃娃歌、兒歌等,使用的主要樂器有口弦、畢吐魯、洞簫、二胡、七柯(用7個竹筒組成,有7個音階)、塞吐(大鼓)、硭和鈸等。

此外由于該地區有豐富的竹林故,其對竹子的加工工藝也是十分的優秀。

語言文字

基諾語,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彝語支,沒有本民族文字,過去多靠刻木記事。

宗教信仰

基諾族為自然神崇拜,阿匹額為其主神崇拜,並以為創世神。

傳統習俗

服飾

基諾族男女皆自小戴大耳環,耳環眼很大,認為耳環眼的大小,代表著勤勞與否。基諾族男子的褲子寬大,白色無領外衣;女子挽發高髻,頭上戴三角形尖帽,身上背麻布袋,在白背心上刺有各種圖案,外著無領長袖外衣,下穿黑色紅邊的合縫裙子。基諾族喜歡穿自織的帶有藍紅黑色紋的

布。

基諾族

飲食

      日食三餐,主食為大米。基諾族喜吃野菜、喜吃酸、辣味,製作多以煮、包燒、舂為主,而且喜歡用竹筒和芭蕉葉當鍋燒飯菜。

基諾族

逢年過節和喜慶盛會時還要吃"剁生",即用生肉末拌上鹽巴、辣子、姜末、薄荷、韭菜等佐料,用手捏勻,直到把肉捏成白色像熟的一樣才進食。

基諾人習慣于將獵獲的松鼠肉掛在竹樓裏火 塘邊上,用煙火熏烤成肉幹,使之常年不壞,食用時切 片烹湯,其味鮮而不膩。

基諾族最喜歡吃的菜有酸酉奄魚。做法是將鮮魚去鱗洗凈,拌上辣子、鹽巴與熱的米飯,裝進竹筒裏,用芭蕉葉蒙在筒口,扎緊,待酉奄熟後即食,這種菜有特殊的酸味,味美可口,是佐飯佳餚。

螞蟻蛋也是基諾族喜吹的營養佳餚。農歷三、四、五月間把螞蟻包砍開,用篾籮接著,一個較大的螞蟻包子獲蛋七、八市斤,螞蟻蛋一般有筷子頭那樣大小,似蜂兒的樣子,營養豐富,可以煮吃、炒吃、蒸吃、放在火塘裏燒吃,或放上鹽巴、辣子舂細加水做成湯喝。

建築

基諾族住房一般為幹欄式竹樓,茅草覆頂,多是一個小家庭住一竹樓,包括一  基諾族飲食個父系家庭的全部成員。房屋因經濟條件規模各有不同:單身漢、寡婦或較貧窮者多為一層的平房或小柱子的樓房,房屋較窄小;富裕人家多建大柱子的樓房,房屋間架較高,寬敞舒適。人住竹樓上,樓下養牲畜及堆放雜物。房屋一般建在較平坦、背風、距水源近,便于飼養豬雞牲畜,便于打掃衛生的地方。

婚姻家庭

      基諾族青年戀愛自由,但青年男女必須在舉行“成年禮”之後,才取得談戀愛的資格。男青年16歲,女青年14歲。舉行成年禮後,還要接受父母祝福,同時還要接受父母贈送的全套農具和成年人的衣飾——綉有月亮花徽的上衣,綉有月亮花徽和幾何花紋的筒帕。基諾族的戀愛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基諾語稱“巴漂”,即秘密的談情約會階段,這一階段,互相贈送禮物,如女子送檳榔、鮮花,男子回送草煙、精心刻製的刀把之類。

基諾族

第二階段,基諾語稱“巴寶”,即愛情由秘密轉入公開的階段。這一階段,互贈的禮物更多,而男子此時對女子最為尊貴的禮物是男子的母親向女子贈送的禮肉,大凡男方家中殺雞、殺豬、殺牛或獵到野獸時,男方的母親都要選一塊好肉用新鮮的芭蕉葉包成四方形,讓兒子交給自己的戀人。這一時期最主要的特點是夜晚參加“尼高左”(男女社交的公房)進行社交活動,其間男子編竹篾活,姑娘刺綉紡織,或相互對歌。女子可把沾有梨木煙脂的鐵片遞給男方,男方則用手指細心漆齒。

第三階段,基諾語稱“巴裏”,即請求同居。男方認為雙方的熱戀已達到了同居的程度時,便可秘密地直接告訴女方,在征得女方的同意後,就可以進行同居,即使同居後,男子再到女家,如女方的房門戶沒有半開也不得任意闖入。同居時,男子天不亮即應離開女家。經過一段時間的同居後,雙方覺得應該組成家庭時,男子即在早上給女方家背水、掃地,即是向女方的父母表示也向世人申明,他要和這家姑娘結為夫妻。不久,男方的父母和證人便登門求親。迎親這天,新娘必須在迎親的隊伍到來之前,躲藏起來。屆時由親娘的舅舅和兄長找到,交給迎親的隊伍。在到新郎家的途中,還要舉行潑污水儀式,即青年男子將污水潑在新娘身上,這是原來和新娘相好,而且同居過的男青年,其中也包括血緣氏族內的伙伴(基諾族不少村寨允許血緣氏族內的戀愛和同居,但禁止正式結婚)。現在,她要到丈夫家生活,與伙伴們分離了,潑污水是對她的報復。

新娘來到新郎家,新郎的母親送新娘一個雞蛋,在她手上拴一根紅線,繞3圈,新郎的父親要給她一隻雞腳,並在她手上拴紅線。意為不但把姑娘的心拴住,連魂也給拴住了。村寨的長老“卓生”、“卓巴”也前來祝賀。人們喝酒、唱歌、跳基諾舞、擂太陽鼓、盡情地歡娛,以慶賀這對新人完婚。[1]結婚當晚,新娘不能外出,第二天清晨,新娘背水回家燒好洗臉水,請公婆洗臉,並正式稱呼他們為阿爹阿媽。男子婚後仍可以“竄”姑娘,而婦女婚後一般不參加社交活動。離異現象很少。

葬俗

基諾族實行獨木棺土葬。若寨子中有人去世,全村的男子就上山砍棵大樹,取其中一段,剖成兩半,挖空中間,入殮後兩半蓋起來。棺材上繞3道白線(有的是用死者生前曾相好過又不能結婚的女友編給的花邊)。人去世後,親人為其穿好衣服,一隻手放一個雞蛋,眼睛上放兩塊銀子,  基諾族隨葬品有生前穿的衣服,筒帕、生產工具。如是老人,還要放把扇子,一條毛巾,意為讓他路上煽涼擦汗。然後用白布蓋上,順火塘的方向停放在客房。在屍體的上方房梁上掛兩塊白色砍刀布,一直垂到屍體上,這是死者結婚時,新娘用一天一夜織成送給新郎的,死者的兒子每人掛一個新筒帕在白布旁,每過幾小時,查看筒帕,裏邊有谷殼一類的東西,預示有好收成;若有一兩根獸毛,象征會打到大野獸,若有篾屑,預示做篾活順手,如什麽也沒有,便是不利的象征。

入殮時,要跳“花臉”和“竹竿舞”,由5個男子跳,花臉代表鬼要吃屍體,竹竿舞表示用竹竿驅鬼。出殯時要灑米、打槍,以驅跑鬼神。出殯隊伍前面是抬著各種顏色和白布人形長幡的人。據說人死後到蘇季左米(鬼居住的地方),路上有9個岔口,3道關,彩色幡是送給各道關的禮物,人形幡是送給“傑卓”官(傑卓是基諾族遷到基諾山後最先定居的地方)。出殯時準備好6個裝肉菜的竹筒和一個裝苦子湯的竹筒,苦子湯放在寨邊,獻給寨子神鬼,其餘6個帶到墳地,獻給各道關的官。送殯當天,要請親朋用餐,親朋送一碗菜飯,一斤酒,有的老人還送雞蛋,並用白線在死者家屬手腕上繞3圈,男左女右,意為拴住他們的魂,不要跟著死者走。

墓地為公社共有。墓坑隻挖一米多深,坑挖好後要用樹葉在坑裏掃幾下,不然,挖坑者會得病。入殯時,當即敲死一條狗,放在棺材上一齊埋,據說狗可以在陰間給鬼魂帶路,墳上用草排和篾笆蓋間房子,叫墳墓棚。墓棚周圍插上塗過狗血的尖竹樁。據說這是讓一種會吃屍體的野人誤認為屍體已被吃掉了。送殯的親朋返回死者家中,要拖把草覆蓋腳印,防止陰魂跟到家。到房前,人群分兩邊,繞房一周,進了屋要用水沖洗手腳。親人每天早晚要到墓前獻飯兩次,13天為一輪。少則獻幾個月,多則要獻1~2年。

節日介紹

基諾族最隆重的節日是過年,約在春節前後。

打鐵節

基諾語稱“特毛切”,是基諾族最隆重的節日,一般于每年農歷十二月舉行,歷時三天。節日第一天上午要舉行剽牛儀式,午後寨子裏的長者敲響牛皮大鼓,人們情不自禁地隨著鼓點圍著大鼓跳起粗獷的舞蹈,這就是基諾人歡慶豐收的“太陽鼓”舞。太陽鼓是基諾族最神聖的祭器和樂器,每個村寨一般都有兩面,分公鼓和母鼓。他們視太陽鼓為神靈的化身和村寨的象征。祭祀太陽鼓,目的是祈盼它能保佑全寨人丁興旺、五谷豐登。

打鐵節由來

相傳很久以前,基諾族有個婦女婚後懷孕,懷了九年九個月還未分娩。于是她就抱著一隻白母雞和一隻黑母雞去巫師末丕那裏獻菜獻飯,請末丕施法。但是,末丕使盡法術,孩子還是沒有生下來。又過了幾天,這個婦女覺得肋骨很痛,而且還“囉巴”地響,痛得她滿地打滾。原來,肚裏的那個孩子咬斷了她的七根肋骨,從肋下鑽了出來。孩子出來後,一手拿火鉗,一手拿鐵錘,才出生就打起鐵來。從那以後,基諾族人開始使用鐵器,並且每年都要紀念這位打鐵的基諾族祖先,相沿成習也就有了打鐵節。基諾語中的“特”為漢語“打”的意思;“懋克”為大塊的鐵。

新米節

亦稱“新米”。每年農歷七八月間,谷物即將成熟的時候,基諾族人就從田地裏採集一些新谷子、蔬菜和瓜豆,再殺幾隻雞,請親戚朋友到家裏共同品嘗新米、陳酒、鮮肉、綠菜,同時舉行一些儀式。人們邊吃邊唱,歡樂的歌聲常常通宵達旦。

特懋克節

基諾族的傳統節日,在2月6日至8日舉行,人們除了殺豬宰羊,開懷暢飲外,還要舉行豐富多彩的民間體育活動,打起太陽鼓,載歌載舞,通宵達旦。

火把節

基諾族傳統歲時節日。每年農歷六月間擇日舉行。節前,由卓巴(寨父)、卓生(寨母)分派一些人上山砍松柏,把砍來的樹枝在寨內廣場上支起一高大火把。這天全寨人停止征稅,男女老幼皆著節日盛裝,家庭主婦忙于準備節日會餐,親戚朋友互相拜訪。晚上,在塞外燒起火把,人們匯集到火把周圍,待卓巴向火把祈禱後,人們便縱情歌舞,老人們開懷飲酒。青年男女則合著鑼、象腳鼓和三弦,盡情鼓舞,直至通宵達旦。

成年禮

基諾族傳統的交遊節日。基諾族認為男女青年在十五、六歲前,思想上、生理上都不成熟,不能承擔和享受公社成員的義務和權利,晚上不得隨便出門,禁止談戀愛,下地勞動隻能算半勞力。隻有到了十五、六歲,舉行了成年禮以後,他們才取得村庄正式成員的資格,才可以談戀愛。

成年禮一般是在本寨上新房儀式中舉行。有些村寨對要舉行成年禮的男青年進行奇襲式的捕捉。上新房的那天,男青年的組織安排一些男青年先埋伏在收工的途中或房前屋後,乘其不備突然襲擊,然後把他挾持到上新房家的竹樓上,與大家一起吃喝,賀新房的人要給他敬酒,上新房的主人要送給他用芭蕉葉包成四方形的三塊牛肉。他收下這份肉,表示樂意參加“繞考”(基諾語)。突襲的目的是使他在被抓的剎那間產生恐懼,增加接受“成年禮”的神秘感,使受禮儀式在一生中留下難忘的印象。參加“繞考”組織的第二天,父母要送他全套的農具,銅製的裝檳榔的盒子,裝石灰的盒子還有背上綉有月亮花紋的新衣褲,綉著幾何圖案的筒帕、包頭巾、包腳布等物。

在上新房的儀式上,長老們帶領大家歌唱史詩,歌唱傳統的社會生活的習慣法規、生產過程和古老的生活,還對接受成年禮者進行民族的傳統教育。

女青年舉行“成年禮”一般不經過突然捕捉的儀式,隻要由女青年組織(基諾語稱“米考”)的認可就行,但父母同樣要贈與農具和衣服。這時女孩子的服裝顏色更加鮮艷,有的圍裙是兩層,發式也改成一條獨辮。

參加“成年禮”是人生的一個重大轉捩點,從此,他們便成為村庄的一名正式成員,要承擔起社會的各種義務。他們要參加青年男女相互結交的社會組織,即“統考”和“米考”。男青年要巡邏放哨,維護村舍法規和寨子治安,調解糾紛,對違法的人進行教育和懲罰,同時他們可以享受村舍成員的一切權利,取得了談戀愛的資格。

“祭大龍”

這是紀念基諾族創世紀祖阿嫫堯白的紀念日,一般在六月間舉行,歷時三天,阿嫫堯白創造了基諾族及其山川、日月、動物、植物,最後在造田運動中遭人暗算而殉難。

阿嫫堯白死後,基諾族悼念了她十三天,現在的"祭大龍"就是從那個時候傳下來的。祭龍這天,全寨人不得外出,寨子裏不許唱歌跳舞,不許大聲嬉鬧,外寨人不得進寨來,違反了這些,就是對基諾始祖阿嫫堯白的不尊敬,就是違反了基諾族的禮俗。

祭龍的第一天由卓巴、卓生帶著各家家長在寨外的祭祀房裏舉行祭祀儀式。先在寨邊一棵固定的大樹上剽一頭水牛,又在寨外水塘邊上殺一頭母豬、七頭小豬,殺牛後要把一截牛尾巴掛在大樹上,將吃掉肉的豬頭骨供在水塘邊上。

祭龍時,卓巴要宣布禁忌,主要內容是:

“不參加祭祀者,不遵守禁忌者,在前面摔倒會摔掉下巴骨,在後面跌倒會砸破腦袋,在左邊跌倒會摔斷筋巴骨,在右邊跌倒會跌斷腿,碰見豹子會被豹子吃掉,碰見老虎會被老虎抬走,上樹會摔下來。”

祭祀後,每家分一塊肉拿回家,割三塊三指寬、十二公分長的瘦肉烤幹,第二天清晨,把三塊烤幹的牛肉和烤幹的小雞送到長老家。中午,長老家的人在家門口大喊三聲:“哈著哈一哈、著哈”(意即來吃飯了),各家家長就到長老家吃飯。飯後,長老派人到各戶去收米,派去的人帶著一隻能裝一斤米的竹筒。各家的米用竹籮裝著,擺在篾桌旁,收米的人到來後就把米裝在竹筒裏,堆得冒尖,然後用竹片左右扒、扒下的米越多,預示當年的收成越好。

祭龍的三天中,全寨停止一切生產活動,還要封鎖村寨交通,在寨門口立兩個木樁,禁止一切人員出寨,外寨人也不得進寨。婦女第一天禁止出門,違者要受罰。基諾族認為進寨或出寨都是對創世紀祖母阿嫫堯白不尊敬。在這三天裏,男人們在寨裏講故事、講風俗習慣、講生產,老人們做蔑活,婦女們做針線、紡織織布。

祭祀結束後,各家走出村寨,去察看地裏的庄稼長勢如何,有無災情,能否豐收,察看完畢要把情況向卓巴匯報,檢查時若發現災害,一般的災害各戶自行祭祀,若遇大災害則要殺白豬舉行全村寨的祭祀活動。

亞諾寨祭大龍的方法與上述巴奪、巴亞有些不同,他們禁寨三天,即第一天、第二天和第四天。禁寨日不得下地勞動,第二天則可下地勞動。不剽牛,而是由村寨長老派人拿著一隻雞、一盅酒、一升米到普米寨去祭祀神刀。據說這把神刀可以砍斷流水,凡遇久雨洪水泛濫可以祭刀求晴。

基諾族的節日與祭祀活動基本不分的。

文化遺產

砍刀布

基諾族婦女善于紡織。當你走進基諾山寨,隨處都可以發現:在村頭寨邊或田間的小路上,一個個基諾族婦女無不用紡錘捻著線,兩隻靈巧的手時開時合,時上時下,雪白的棉花霎那間就化為一根根均勻的銀絲。基諾族的布料用腰機手工紡織而成,名為“砍刀布 ”。織布時,婦女席地而坐,經線的一頭拴在自己的腰上,另一頭拴在對面的兩根木棒上,緯線繞在竹木梭上。操作時用雙手持梭來回穿行,每穿行一次用砍刀式的木板將緯線推緊,如此周而復始,一塊漂亮的“砍刀布 ”便織成了。

婦女服飾

基諾族婦女身材苗條,服裝剪裁得體,顏色協調,使人顯得既庄重又活潑。她們上身穿穿著藍、黃、紅、黑色無領對襟短開衫,開衫下部用紅、黃、綠、藍、黑、白布條拼成橫條花紋或綉少許圖案花紋,兩袖臂部、肘部及袖口都是對稱的各色條狀花紋;開衫裏面穿一件雞心形胸兜,有的上面裝飾著條紋花或綉花圖案,有的飾滿各種顏色的珠珠或各種形狀的銀飾品,胸兜閃閃發光,更使人容光煥發。下身系鑲紅黑邊的開合短裙,近幾年也有僅穿長裙的,裹綁腿赤足。

尖頂帽

居住在雲南省西雙版納的基諾族女子,不論是未婚的還是已婚的,頭上都要戴一頂白底黑紋花的三角尖頂帽子;衣服袖口和裙子邊上鑲上紅、黑等色彩的花邊。男子的衣服背面正中縫一塊方形紅布,綉上一朵美麗的太陽花;褲腰的兩道縫口處要開三寸長的兩個口子。

白砍刀布小褂

基諾族的男子愛穿無領對襟白砍刀布小褂,小褂前襟、胸部、臂、腕部有彩色條紋。小褂背上縫著一塊約有六寸見方的黑布,上面用彩色綉著一朵圓形圖案的花,周圍有放射狀線條,似太陽光芒四射。有的還在圓形圖案旁加綉獸形圖案或花紋。基諾族稱這塊綉花黑布為“波羅阿波”,漢意涵為太陽花或月亮花。

男褲

男子下身著白蘭色褲子,褲腰兩側各開約十五公分長的口子,並縫上一塊四方形的黑布。

包頭

青年男子包黑色包頭,包頭布的末端插著一朵用彩色絲線穿著紅豆子、綠殼蟲翅膀做成的花朵,這是他的戀人送給的珍貴的信物和裝飾品。

長發長辮

補遠區的基諾族男子留長發,編成一股長辮,有的長辮垂到腰部,纏黑布包頭,過去補遠寨基諾族的服裝與基諾山區的大致相同,現在則多穿漢式服裝。

耳環

在基諾山寨,很少看見不戴耳環的人,即使是男子漢也如此。男女都要在耳垂上穿孔,戴耳環,耳環多為空心的軟木塞或竹管,一般不是在耳垂上掛上一個粗大的耳環,就是在耳環眼裏塞上一個紙卷,很有民族特色。然而最引人註目的還是他們的耳環眼。一般的耳環眼人略比針眼大一點,基諾人的耳環眼卻較大,初見時令人吃驚。原來,那眼孔的大小,是基諾人勤勞與否的象征!他們從小就穿耳環眼,隨著年齡的成長,逐漸擴大。一個人的耳環眼越大,就意味著他越勤勞、勇敢,就越得到人們的愛戴;反則,就是懶惰、懦弱。青年男女,在戀愛時,喜歡互相贈送花束,插在對方的耳環眼裏,年輕人長到十五、六歲時,當他們耳朵孔裏插上芳香美麗的鮮花時,就標志著可以談情說愛了。

染牙與文身

基諾族還喜歡染牙,這也是一種美,染牙大體有兩種方法:一是檳榔和石灰放在嘴裏嚼食,時間久了牙齒逐漸變黑,且經久不褪色,這種方法染的牙還能保護牙齒不被蟲蛀。另一種方法是把燃燒的花梨木悶在竹筒裏,用熏出的黑汁塗在牙齒上。受傣族影響,基諾族也有文身的習俗,他們認為一個人如果不文身,死後就不能進鬼寨和祖先會聚,隻能當野鬼,一般是家庭富裕的人或有文身愛好的人才文。由傣族有經驗者來黥刺。女的在小腿上黥刺,花紋與衣服上的邊飾圖案相仿;男的多黥在手腕、手臂上,花紋有動物、花草、星辰、日用器物等。,這種方法是年青姑娘們談情說愛或結婚打扮時喜用的辦法。1949年以來,隨著文化科學知識的普及和迷信思想的消除,文身綉腳的習俗逐漸減少,同時隨著文化交流的廣泛,漢族時裝也成為基諾族青年人喜愛的衣著。

挑花

婦女從國小挑花,常用彩色絲線在胸兜上、筒帕上挑出各種植物、雲彩、江河的圖案。

雕刻

男子喜歡雕刻,常在耳環木上、鐮刀柄上、背東西的背板上、三弦柄上、口弦上雕出各種植物葉子和房屋的形象。他們還善于做篾活,能把蔑削得又薄又滑,編成精美的檳榔盒、煙盒、針線盒、手飾盒、錢盒、酒杯盒等,家庭中用的篾桌也是自己編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