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雷火山

培雷火山

培雷火山位于加勒比海東部西印度群島的馬提尼克島北部,高1350米,為全島最高峰。因頂部為光禿熔岩而得名。東加勒比海諸島中活動最頻繁的活火山之一。

1792年、1851年曾有小規模噴發。1902年5月8日猛烈噴發,其南6公裏的聖皮埃爾全城被毀,噴發物覆蓋了全島六分之一的土地,全城3萬居民幾全部喪生,僅三人成功活了下來。8月30日繼續噴發,又毀滅兩個村鎮。1929~1932年期間仍有輕微活動。

山坡平緩,覆有茂密森林,山麓土壤肥沃。聖皮埃爾城離該火山約6千米。培雷火山是穹形火山的典型代表,年齡至少40萬年。它是由中酸性熔岩及火山碎屑組成的層狀火山。

  • 中文名稱
    培雷火山
  • 外文名稱
    Mt.Pelee
  • 所在地
    東部西印度群島的馬提尼克島北部
  • 山高
    1397米
  • 最後噴發
    1929年9月16日

簡介

培雷火山(Peléan volcanic):

培雷火山位于加勒比海東部西印度群島的馬提尼克島北部,高1350米,為全島最高峰。因頂部為光禿熔岩而得名。東加勒比海諸島中活動最頻繁的活火山之一。1792年、1851年曾有小規模噴發。1902年5月8日猛烈噴發,其南6公裏的聖皮埃爾全城被毀,噴發物覆蓋了全島六分之一的土地,全城3萬居民幾全部喪生,僅三人成功活了下來。同年8月30日繼續噴發,又毀滅兩個村鎮。1929~1932年期間仍有輕微活動。山坡平緩,覆有茂密森林,山麓土壤肥沃。聖皮埃爾城離該火山約6千米。培雷火山是穹形火山的典型代表,年齡至少40萬年。它是由中酸性熔岩及火山碎屑組成的層狀火山。

地質歷史

培雷火山至少出現在40萬年前(可能出現在更晚的50萬年前)。火山學家確定培雷火山從50萬年前到今天演變了三次,火山學家把這三階段稱為"初始階段""中間階段""新階段"。

初始階段

初始階段從50萬年前開始(可能40萬年前開始)。初始階段的培雷火山被叫做"古培雷火山"。古培雷火山錐熔岩流火山碎屑堆積形成,今天仍然可見現代培雷火山的北部。

中間階段

中間階段從10萬年。這個時期培雷火山形成了摩爾納瑪古巴破火山口(Morne Macouba caldera)。這階段培雷火山開始它的爆炸性噴發,有過多次噴發都形成了類似1902年培雷火山摧毀聖皮埃爾市的火山碎屑流,規模也相當大。2.5萬年前,培雷火山發生了大事件,山體西南部發生了山崩

新階段

進入新培雷火山,如今的培雷火山比曾經更加暴力,噴發導致地下沉積無數浮石和火山碎屑,都是這個時期的產物。過去5000年培雷火山超過30起類似1902年的暴力噴發,每次火山碎屑流都沉積數十米厚。約3000年前一次巨大爆發,噴射浮岩,創造了億唐二段火山口(Étang Sec crater)。1902年的毀滅爆發也是在億唐二段火山口內完成的。

火焰噴射器

培雷火山和大多數火山不同,它的頂部是光禿禿的熔岩,噴火口向水準方向伸展,而不是向上或斜向上方的,因此有"火焰噴射器"之稱。

培雷火山為什麽獨特地向水準方向噴射呢?原來,培雷火山的頸口通道呈水準狀態,同時它的熔岩粘稠度很大,像個大瓶塞那樣緊緊塞住火山的頸道,要積聚巨大的力量才能沖破它。由于地殼內部岩漿不斷活動、積聚,壓力不斷增大,"瓶塞"被沖開,就形成了水準方向的大爆發。當大量氣體和火山灰噴出後,地下的壓力逐漸減弱,粘稠的熔岩很快把通道堵塞,地下熔岩被封住了。

1902年大噴發

前言

培雷火山培雷火山

培雷火山在1902年的一次噴發,是造成死亡人數最多的一次火山噴發,也是世界上損失最慘重的災難之一。

火山景觀

培雷火山是座活火山,1753年,當聖皮埃爾在南麓略具城市雛形時,就曾爆發過一次。此後時斷時續,不時噴點煙火,這沒有給居民帶來什麽災難,而且為城市增添了異常景色。每到假日,市民總要到彌漫著硫磺味的火山口沿觀賞煙幕,在山坡野餐,到溫泉洗澡。

災難前夕

1902年2月開始,這座火山從50多年的"沉睡"中蘇醒過來,開始活動。聖皮埃爾的居民發現一連串奇事:銀器表面變黑了、動物煩躁不安、牛在夜裏叫喚、鳥兒飛離培雷火山的森林、野獸逃亡、蛇群遷居,有的動物莫名其妙地死亡了。原來,空氣中增加了含氣體,銀遇硫而起化學變化,變成黑色的硫化銀。這是火山即將噴發的警報,但與培雷火山和睦相處了一輩子的市民並沒有把它放在心上。

1902年4月23日,火山山頂冒出黑色煙柱,爆炸聲如雷轟鳴,火山灰紛揚而下,將街道和屋頂蒙上薄薄一層。這使居民們大為吃驚。粉塵越噴越多,漂落到離培雷火山口5英裏外的聖彼埃爾城。居民都躲到家裏,學校和商店關了。折騰了好幾天,火山又停止了一切活動。人們松了一口氣。

災難降臨

幾天後,山頂上的湖泊由于地熱而沸騰,發出"噝噝"聲響,蒸發出大量水氣。原來自山上流下,穿過聖彼埃爾城的平靜小溪,變成了沸騰的河流。當年,一個非常黏稠的熔岩尖頂從培雷火山的山頂上冒了出來。它在崩塌前達到了200米的高度。如果不是連續3次崩塌的話,它的高度將達到850米!

在聖彼埃爾作為一個城市存在的最後幾天裏,發往美國的信件字裏行間透出一種恐怖、厄運、死亡即將降臨的可怕氣氛。有人形容聖彼埃爾是個"布滿灰雪的城市,景況如冬天卻不寒冷"。居民人心惶惶,有的棄家而逃。許多人不知道等待他們的是什麽厄運,是火熔岩流、石頭雨,還是來自海上的災難?是被火燒死還是悶死?

災難前兆

前言

聖皮埃爾鎮的悲劇,很大程度上是愚昧、錯誤的決策釀成的。因為早在火山噴發前的一個月,人們就已經發現了十分明顯的前兆:

火山噴發征兆

4月2日,培雷火山就開始有大量硫化氫氣體噴出;1902年4月23日,培雷火山噴出粉塵,好幾天正午時分,天空一片昏暗,布滿粉塵;5月2日,火山再次猛烈噴發,從鋸齒狀邊沿的缺口拋出大量熔岩和泥上,落到附近河中,河水沸騰。熔岩流吞沒離城3公裏許的一家糖廠,廠房連同150名工人在高溫中消失得無影無蹤。當熔岩熱流接觸海水時,噝噝聲大作,液體化為蒸汽,離陸地50米內海灘見了底,轉眼卷來陣陣巨浪,猛擊海岸,吞沒了許多漁船。4月27日,火山頂上的火山湖不斷冒出了熱氣騰騰的氣體;5月4日,山頂上不時傳來雷鳴般的爆炸聲;5月5日,培雷火山山坡出現幾處火山口,這些火山口噴出粉塵和石子,一道道泥漿河、岩漿河從火山口流出,濃密的硫磺氣味籠罩著聖彼埃爾城;5月6日,火山噴出的火山灰紛紛揚揚,降落在周圍地區。煙霧籠罩全鎮,天空一片昏暗……

當局的疏忽

這麽明顯的火山噴發征兆出現在人們面前,況且培雷火山早在19世紀50年代前曾經噴發過一次,是座活火山,照理說政府早就應該預報災難、疏散居民了。可是這一切並沒有引起當局的警惕和重視。

市民害怕了,紛紛逃往郊外和南邊19公裏的法蘭西堡。5月3日,馬提尼克總督洛易斯·穆蒂特為了穩定局面,保證選舉的正常進行,召開地方人士和官員聯席會議。一致認為:火山口開得很大,一條條熔岩流傾瀉入海,岩漿流完了,城市危險期已過去。會後,報紙連篇累牘報道這個"科學結論"。軍隊也出動了,動員外逃的市民返回家園,阻止未走的居民外遷。由于官方和報紙的宣傳,許多居民也無法在島嶼的其他地方找到合適的家,大部分市民都回來了。許多人回來後就住在了火山的山坡上,有的甚至住在離山頂隻有2000英尺處。為了5月10日的大選,為了自己撈選票,穆蒂特將幾萬人的生命當為兒戲。

甚至就連當時的科學權威蘭茲教授也喪失了科學家起碼的求真、求實的可貴品質,充當了政府的宣傳工具。如果說,培雷火山的噴發是大自然逞凶,那麽,貪婪、無知的總督所做出的愚昧決策就是聖皮埃爾3萬多居民的真正凶手。于是,面對培雷火山的轟鳴,山腳下聖皮埃爾城的居民們根本不在乎。

末日瘋狂

火山爆發前許多人的行為簡直像瘋子一樣。一個名叫拉維特的家伙在末日來臨前一天領著一群歐洲遊客到危險的山坡上,想目睹噴射而出的火山灰、蒸汽和熔岩。他們認為這是"小說裏的奇觀壯景"。

終于,"小說裏的奇觀壯景"來了。

火山連續十幾天的轟鳴、喘息,到1902年5月7日夜晚銷聲匿跡,大地顯得那麽靜謐,人人慶幸大難已經過去,放心地睡了一個好覺。在1902年5月8日早晨七點半鍾的時候,大地一片寂靜。似乎培雷火山已經安靜下來了。

忽然在5月8日早上7時52分,培雷火山開始猛烈地噴發,山體突然炸開,隨著震天的巨響而來的是一條眩目的巨大火舌直沖天空,竄高數百米。1100平方公裏的馬提尼克島也似乎在顫抖。

島上的人還來不及欣賞這一景象,大量有毒的溫度高達800℃的氣體和火山灰就夾帶岩彈、灰漿,猛烈噴發出來,形成股股黑煙和一片白色的汽雲--一種致命的、移動迅速的雲狀物,由熱氣和濃厚的液化火山微粒組成,遮住了太陽,汽雲中有一道道紫色的Z字形的閃電。一陣陣火山灰雨和熔岩,加上一陣陣有毒煙霧。向聖皮埃爾城奔來,籠罩了聖皮埃爾城。

火焰噴射器

培雷火山好像一支無與倫比的火焰噴射器,滾燙的熔岩伴隨著火焰沿水準方向飛出。以290公裏的時速向南方噴射,所到之處,森林化為灰燼,岩石成為面粉,房屋成了廢墟,海水翻滾沸騰。火山烈焰噴到哪裏,哪裏化為烏有。頃刻間,山下的聖皮埃爾小城變成一片瓦礫,遭受了空前的毀滅,死傷無數。

聖彼埃爾有二三分鍾時間處于極度痛苦和瘋狂之中。人們都想逃命,但剛跑到一半就被卷到大風裏去。隻要吸一口氣就會喪命,肺立刻被燒傷。烈火颶風將數千人困在船塢上,成群的人倒下來。

汽雲中燃燒的火山氣體使聖皮埃爾燃起大火,火災使聖皮埃爾城中剩下的人在五分鍾內也全部死亡,城中居民不是被燒死,就是因缺氧窒息而死。

聖皮埃爾城裏儲存著幾千桶酒,都被點著了,酒像燃燒的河水一樣流過大街,燒毀了幾百座建築物。

聖皮埃爾港口繁忙,是當時西印度群島貿易中心之一。火山爆發前,許多小船已經離開聖彼埃爾美麗的港口,可是當天仍在聖皮埃爾港停泊著17艘遠洋輪船和眾多的木船、小艇,一早都在忙著自己的活計。這些船大都是英國和美國的。他們認為如果有危險,還來得及起錨把船開走。

由于聖皮埃爾港也被汽雲點燃,大火、毒氣、濃煙沖下山坡。滾燙的石頭落到海裏,燒著了停泊在港口內的船隻,激起12英尺高的巨浪,波及法蘭西堡。港內所有船隻立刻被沖擊波掀翻,船隻全部被掀入熱氣騰騰的海裏,跳海的船員均被沸水燙死。16艘船被燒沉,隻有兩艘逃離,但是船員隻剩下幾個了。火山噴發徹底摧毀了這個大港口。

羅達姆號

早晨7時許,又有一艘大船進港,即英國貨輪"羅達姆"號。奉港務局之命,船長弗裏曼將船開到檢疫碼頭附近停靠,離其他船較遠。船員在甲板上準備卸貨,從格瑞那達來的23名裝卸工也待命作業。

火山爆發的爆炸聲傳來時,機警的弗裏曼船長立刻從船長室跳出來,向機房發令:"全速前進!"自己奔進駕駛室開船。一陣熱浪襲來,船差點翻身,駕駛室門扇砰然關上,弗裏曼被掀翻在地,臉朝下匍匐在船板上。

船經受了第一次沖擊後,機器啓動,螺旋槳轉動起來,離岸前進。誰料走了30米卡住了,還沒有起錨呢。還活著的船員狠命起錨,但絲紋不動。船長冒著滾熱的火山灰雨沖了出來,甲板燒穿皮鞋底燙傷了他的雙腳。他企圖拆斷錨鏈,但嘗試失敗,隻好命令"全速倒車"。好似註定要覆滅的一樣,怎麽拉也拉不斷。此時,一股巨浪將船高高托起,錨鏈斷了。弗裏曼開了船,全速沖出外海。

甲板蒙著一層嗆人的面粉似的火山灰,把水手和裝卸工的屍體蓋得嚴嚴實實。23名裝卸工隻存活六人,其中三位輕傷的正幫助活著的船員照料鍋爐房。過了一個多鍾頭,千瘡百孔的"羅達姆"號,搖搖晃晃駛進南邊的聖露西亞島的卡斯特裏港。港務官員登船,隻見甲板上屍體枕藉,船體被燒得千瘡百孔,船長的頭發、製服都燒焦了,臉孔布滿膿泡,失去皮膚的手掌露出血紅的肌肉,皮肉燒成了煮熟了的蝦一樣的顏色。

聖露西亞的港務官員從弗裏曼船長的口中,得知了聖皮埃爾連同港口所有船隻全部蒙難的確訊。1902年5月10日的英國《泰晤士報》發布了這條訊息。由于聖皮埃爾充滿瓦斯,救護人員三天後才入城救災。

僥幸逃脫的兩條船上的船員,看到了一種可怕的景象:整個城市都在燃燒,房屋成了廢墟,大樹被連根拔起,看不見人跡,聽不到一點人聲。那些動作稍慢的船幾乎沒有一艘逃出來。水手們相信,除他們之外,其他人一定都死了。

幸存者

但他們錯了,在這時的聖皮埃爾城,還有三名居民大難不死,成了這場災難的唯一見證人。一個是名關在地牢中的重犯,另一名是一位藏在厚門牆後面的鞋匠,還有一個是躲在山洞裏面的小女孩Havivra Da Ifrile。

28歲的黑人鞋匠利早·康佩爾·利安徒,在火山爆發剎那間,正坐在門口,隨著一聲巨響,猛跌到門後。當他昏醒過來時,全城都在燃燒,屋內的人全部死光了。他拖著疲乏的身軀在虛墟上晃蕩,想找一個同伴,找一點水和食物。沒有,什麽也沒有,除了他,沒有其他生命存在,他奇跡般地活下來了,主要是他的肺沒有受傷。在那滅亡的時刻,他肯定屏住了呼吸,沒有吸入致人死命的灼熱毒瓦斯,再就是牢固的門牆庇護了他。

到了第三天,麻木的快發瘋的利安徒踟躅到原市政府監獄附近,聽到一陣微弱的喊聲,好像死鬼從地底下發出的呻吟。想起比比皆是的發臭的死屍,他怕極了。正當他準備拔腿逃跑時,聲音更急了,甚至有撞門的聲響。渴望找到同伴的信念,驅使利安徒順聲走去。原來這是死囚牢間發出的人聲。他砸掉了門鎖,開啟牢門,一個傷痕累累的黑人撲到他懷裏。

囚徒名叫奧古斯特·西珀裏斯,25歲,碼頭裝卸工,被控殺人判處死刑待決。這所牢房是個半地下室,小而堅固,隻有一個小孔流通空氣,關在裏邊的死囚絕無越獄的可能。

這天早晨,西珀裏斯正盼望送早餐來,小孔的光線突然消失,一股熱風猛然噴入,牢外房頂發出可怕的撞擊聲。西珀裏斯跌撲地上,把頭埋到胳膊裏,極力不去吸那難受的濃煙熱氣。待煙消熱散,他爬起來,感到渾身的痛,原來裸露部分給熱浪燒傷了。他什麽也看不見,但他通過嘈雜的聲音和傳到地牢裏的熱氣,知道一定發生了什麽可怕的事情,不久,一切都平靜下來。他不明白外邊發生了什麽事,拼命呼喊,但沒有人送飯來。兩天滴水未進,忍受著燒傷的痛苦,祈望呼喊哀求能引起獄卒的同情。可是,完全無濟于事。一連四天他沒吃沒喝,幾乎連新鮮空氣也沒有了。他不抱希望,停止喊叫,認定當局就是採用這種手段把他處決了。他覺得他是聖皮埃爾城最不幸的人。誰料第三天,附近有了人的走動聲,他拼盡餘力叫喊。最終,那個鞋匠發現了他。

後來他才發現,原來他是最幸運的人。他被救出來,親眼看到了城市的廢墟。這是歷史上最富有戲劇性的命運安排:一個被指控犯了謀殺罪並被判處死刑的人,卻成了全城三名幸存者之一。

災難後,聖皮埃爾城除了唯一存留的大教堂的鍾樓保持基本完整,孤立于斷垣之中外,全部建築都淪為半熔狀態的廢墟,教堂鍾樓的指針永遠停留在了7時52分刻度上,教堂與劇院被夷為平地。蓬港聖母院4噸多重的紀念塑像就像一根麥稈一樣被挪走。貝爾丹廣場290噸重,15米高的燈塔也被推倒。錨地中的船舶也沉沒了。全部災難過程不過3分鍾,留下了29933具屍體。該火山噴射出的熱量和火山灰比廣島核子彈爆炸時還要強40倍。

聖彼埃爾有30000多具屍體。處理這些屍體是一項巨大而又困難重重的工作,花了幾個月時間。在這幾個月中,那座火山一直落下火山灰和岩漿,威脅著掘墓人的生命安全。

影響

培雷火山爆發後,聖皮埃爾毀滅了,馬提尼克的首府遷到了法蘭西堡。廢墟旁邊另建了一座同名城市,現有人口6000人。城裏設有地質實驗室和火山學博物館,廢墟成了最好的展覽品。

培雷火山噴發對馬提尼克島經濟的破壞如此之大,人員傷亡如此駭人聽聞,以致政府曾計畫立刻讓所有人員完全撤離該島,但後來沒有這樣做。經濟得到重建,今天馬提尼克島有32.7萬人口,大約是火山噴發前人口的2倍。

培雷式火山噴發

名稱由來

在那個年代,火山學還是一門簡單的科學,人們並不清楚這種由氣體碎屑混合而成的火山碎屑流是怎麽一回事。這次災難後,法國一位名叫阿爾弗雷德·拉克魯瓦的地質學家在《培雷火山及其噴發》一書中詳細地敘述了這次噴發。這本書出版于1904年(馬松出版社出版),厚達622頁。這次令人傷心的、著名的噴發構成了一種新的火山噴發類型--培雷式火山噴發(Peléan eruption),又叫熱雲式火山噴發。從那以後,所有這種類型的火山噴發都被稱為"培雷火山型"。

培雷式火山噴發

培雷式噴發的岩漿黏度很高,爆炸特別強烈。明顯的特征為熾熱的火山碎屑流,一種溫度非常高的氣體,夾雜大量的細粒碎屑、火山灰及岩石形成巨大的火燒雲,粗粒碎屑則以極大的速度沿著山坡沖下去,產生類似台風的破壞。培雷火山大爆發也成了培雷式火山噴發的範本。發生培雷式噴發的火山不少,其中巴布亞紐幾內亞拉明頓火山、菲律賓的馬榮火山等都屬于培雷式噴發。

大爆發後

1902年8月30日,培雷火山再次以一次更加猛烈的爆發摧毀了更加廣闊的地區,其中包括莫爾納魯日市,又有2000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是營救人員、工程師和往島上運送救援物資的海員。培雷火山在1792年、1851年、1929年也經歷過三次輕微的噴發,說不定哪一天又來一次大爆發,再度製造災難。之後的培雷火山,常年雲霧迷漫。深山幽谷,懸瀑似練,綠草如茵,景色秀麗,成了著名的旅遊勝地。

在1902年8月的大爆發後,培雷火山在火山口內拱起了一個直徑約800米的穹隆狀熔岩圓頂丘,幾個月後,又從岩穹的上部逐漸長出了一塊尖削的岩石,高達375米,成了一座天然的紀念碑,而在島周圍的海底,卻因此而下陷了。這塊岩石像葡萄酒瓶子中的軟木塞那樣堵著火山通道,由于岩漿內部的壓力越來越大,在後來的一次爆發中,最終把它完全炸掉。

無法解開的謎

培雷火山在1902年爆發後,從廢墟發掘出來的動物隻有一隻貓的屍體。其他動物到哪裏去了?原來,早在爆發前一個月,鳥獸大都遠走高飛。這一年,候鳥不再來休憩,而是徑直飛向南美洲。島上的留鳥在火山爆發前,發出震耳的鼓噪聲,紛紛離島飛去。草叢中的蛇也紛紛遊走,野生動物都離開了火山,去向不明。動物為什麽能預報火山爆發呢?可能是動物對超音波、微小振動和紅外線有靈敏的感覺,一直還是個謎。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