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鎮化

城鎮化

是指農村人口轉化為城鎮人口的過程。 反映城鎮化水準高低的一個重要指標為城鎮化率,即一個地區常住于城鎮的人口佔該地區總人口的比例。城鎮化是人口持續向城鎮集聚的過程,是世界各國工業化進程中必然經歷的歷史階段。當前,世界城鎮化水準已超過50%,有一半以上的人口居住在城市。

早在“十一五”規劃綱要就已經明確“要把城市群作為推進城鎮化的主體形態”,十二五規劃再次建議,以大城市為依托,以中小城市為重點,逐步形成輻射作用大的城市群,促進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協調發展。

2013年6月,新一輪城鎮化規劃正在製定中,而城市群作為未來城鎮化發展的主體形態被賦予更多關註。

  • 中文名稱
    城鎮化
  • 外文名稱
    Urbanization
  • 性質
    一個國家或地區的發展過程
  • 主體
    政府
  • 模式
    國家行為
  • 運作
    政府投資與商業開發相結合

基本介紹

城鎮化 城鎮化 城鎮化

指農村人口不斷向城鎮轉移,第二、三產業不斷向城鎮聚集,從而使城鎮數量增加,城鎮規模擴大的一種歷史過程,它主要表現為隨著一個國家或地區社會生產力的發展、科學技術的進步以及產業結構的調整,其農村人口居住地點向城鎮的遷移和農村勞動力從事職業向城鎮二、三產業的轉移。城鎮化的過程也是各個國家在實現工業化、現代化過程中所經歷社會變遷的一種反映。

“城鎮化”一詞出現很顯然要晚于“城市化”,這是中國學者創造的一個新辭彙,很多學者主張使用“城鎮化”一詞。1991年,辜勝阻在《非農化與城鎮化研究》中使用並拓展了“城鎮化”的概念,在後來的研究中,他力推中國的城鎮化概念,並獲得一批頗有見解、影響較廣的研究成果。與城市化的概念一樣,“城鎮化”概念也是一片百家爭鳴的景象,至今尚無統一的概念。不過,就數量看,對城鎮化“概念”的論述要少于“城市化”。據粗略估計,近5年來,關于城鎮化的概念,至少在20種以上。具有代表性的並符合中國西部地區現實的觀點是城鎮化是由農業人口佔很大比重的傳統農業社會向非農業人口佔多數的現代文明社會轉變的歷史過程,是衡量現代化過程的重要標志。

城鎮化是一個歷史範疇,同時,它也是一個發展中的概念。中共第十五屆五中全會通過的《關于製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個五年計畫的建議》正式採用了“城鎮化”一詞。這是近50年來中國首次在最高官方檔案中使用“城鎮化”。

城鎮化的核心是人口就業結構、經濟產業結構的轉化過程和城鄉空間社區結構的變遷過程。城鎮化的本質特征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農村人口在空間上的轉換;二是非農產業向城鎮聚集;三是農業勞動力向非農業勞動力轉移。對城鎮化的特征,可以從不同的角度進行分析,這對進一步理解其本質特征是有益無害的。

農村城鎮化的角度而言,城鎮化具有四個方面的特征:一是時間特征,表現為過程和階段的統一,以漸進為主;二是空間特征,表現為城鎮結合,以鎮為主;三是就業特征,表現為亦工亦農,非農為主;四是生活方式特征,表現為亦土亦“洋”,以“洋”為主,亦新亦舊,以新為主。從世界城鎮化發展類型看可分為發達型城鎮化與發展型城鎮化,其特點是不一樣的。包括重慶在內的中國西部均屬發展型城鎮化。發展型城鎮化有5個特點:一是城鎮化原始積累主要來自于農業;二是城鎮化偏重于發展第二產業,而非發展第三產業;三是城鎮化具有明顯的二元結構;四是城鎮化的動力機製主要是推力而非拉力;五是城鎮化中城市貧民佔有很大比重。

社會影響

從國際的普遍經驗來看,城鎮化是與人的發展水準密切聯系的。世界171個國家(地區)的人類發展指數與城鎮化率之間直接展現出正向關系。在78個高人類發展的國家和地區中(人類發展指數不低于0.8,有72個國家(地區)的城市化率達到50%以上,隻有不到10%的高人類發展國家(地區)的城市化率低于50%。另外,在城市化率超過60%的77個國家(地區)中,隻有兩個國家的人類發展水準低于0.7(中等偏下人類發展水準)。

城鎮化是現代經濟成長的重要推動力。人口在城市中聚集會產生顯著的規模經濟效應,使私人和公共投資的平均成本和邊際成本得以大幅度降低,產生更大的市場和更高的利潤。隨著人口和經濟活動向城市的集中,市場需求將會迅速成長和多元化,這會促進專業化分工,從而進一步提高經濟的效率(世界銀行,2009)。

隨著經濟全球化的發展,許多新型業態,特別是研究開發、現代服務業,如金融和保險業、信息和電腦服務業等,必須依托城市發展才能得到擴張。不僅如此,城市產業的繁榮和高回報吸引了更多的資本、技術和知識的流人,這些要素的整合將會進一步誘發新的技術創新和流動,並促進新興產業的形成(OECD,2010 )。因此,城市是現代經濟中最具有活力的區域。

城鎮化有助于普及基本公共服務,提高公共服務的質量,從而促進人民教育水準和健康水準的提高。人口在城市的集中,大大降低了公共基礎設施和教育、醫療衛生等公共服務供給的平均成本。與農村相比,城市在公共服務質量上的優勢也是明顯的,這種優勢不僅是因為城市具有良好的經濟基礎,還因為城市集中了優秀的相關人力資源。

城鎮化有助于促進政府治理的改善。當農民離開農村聚集在城市之後,會從多方面影響政府治理。城鎮化使政府與民眾的距離空前的拉近了,政府及其官員的一舉一動變得更容易觀察和監督。人口的集聚推動了社會生活中的組織化和分工,民意表達變得更加專業化和專職化,公眾意見的傳播成本大大降低,更易于採取集體行動。在開發中國家,雖然農村人口眾多,但是由于人口聚集程度低、居住分散,採取集體行動的交易成本比較高。因此,在爭取政策影響力的過程中,農民這個數量更大的群體反而缺乏與城市居民對等的影響力。

從長期看,城鎮化還有助于促進公平的發展,逐步縮小城鄉和地區發展差距。早在1776年,亞當。斯密就在《國富論》中就都市商業對農村改良的貢獻作過精闢的闡述。他認為,工商業都市的增加與富裕,為農村的產品提供巨大而便利的市場,促進農村土地的開發,並使農村突破傳統關系的製約,變得更有秩序、有好的政府和有個人的安全和自由(《國富論》第3篇,第4章)。韓國在其快速城市化的1975年至2005年期間,農業人口減少了76%。但是,由于土地洲國家,土地兼並所造成的大量失地農民,隻好向城市遷移。在進人城市後沒有得到良好就業和公共服務的情況下,隻好集中居住在破陋的棚戶區。其次,城市的土地和住房管理的混亂也助長了貧民窟的出現。

印度貧民窟形成之初,主要都是從非法佔用公共或者私人土地開始的。比如,孟買世貿大廈旁邊的一片貧民窟,是當初參與大廈建設的工人居住的地方。政府的房租控製導致出租房的缺乏,也是造成貧民窟蔓延的重要原因之一。孟買已經十五年沒有建設新的出租房,當800多萬人擠在條件惡劣的貧民窟裏時,孟買卻有40萬套住房空置。此外,貧民窟的大範圍存在折射了公共政策在公平性和包容性上的不足。當大量缺乏教育和勞動技能、隻有微薄資產甚至赤貧的農村人口流入城市的時候,政府如果不能為之提供基礎性的教育、職業培訓和醫療保障,不能提供安全飲用水、衛生設施,貧民窟的迅速擴大就是不可避免的。

從過去200多年國際城鎮化的發展進程來看,城鎮化為人的全面發展提供了巨大的潛在機會,包括促進經濟發展和提高人民生活水準,推動公共服務的普及以及提高公共服務質量,推動社會治理的完善,縮小城鄉和地區發展的差距,等等。但是這種潛在機會能否轉化為現實,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政府公共政策的導向,以及一個國家的土地政策、經濟發展方式、以及就業、住房、社會保障等公共服務的供給及公平分配等。

發展歷程

城鎮聚集

城鎮化有力地吸引了生產要素向城鎮聚集,促進了產業結構的調整和資源的最佳化配置,成為解決就業、實現市場擴展、推進新型工業化的重要舉措;城鎮承接了大量的農村富餘勞動力,在帶動農民增收的同時,還在很大程度上緩解了農村人地緊張的突出矛盾;城鎮化有利于實施國家區域發展整體戰略,統籌城鄉區域協調發展,逐步縮小城鄉區域差別。

必由之路

城鎮化是人類文明進步和經濟社會發展的大趨勢,是落後的農業國向現代化工業國轉變的必由之路。

不斷崛起的城市群落,日益繁榮的城市經濟,加速改善的城市生活……變化,緣于一個巨大的跨越:中國城鎮化60年間以不可阻擋之勢迅猛向前。它所蘊涵的是,中國經濟規模擴張、工業化步伐加快推進、城市功能迅速提高的輝煌歷程。

中國城鎮化現狀

2012年8月17日國家統計局今日發布報告顯示,十六大以來我國人口總量低速平穩成長,人口生育繼續穩定在低水準,人口文化貭素不斷改善,城鎮化水準進一步提高,人口婚姻、家庭狀況保持穩定。報告顯示,2011年城鎮化率達51.27%。

城鎮化水準穩步提高

十六大以來,我國城鎮化發展迅速,2002年至2011年,我國城鎮化率以平均每年1.35個百分點的速度發展,城鎮人口平均每年成長2096萬人。2011年,城鎮人口比重達到51.27%,比2002年上升了12.18個百分點,城鎮人口為69079萬人,比2002年增加了18867萬人;鄉村人口65656萬人,減少了12585萬人……

60年城鎮化發展,摸索出一條適合中國國情的城鎮化之路 在一個農業分量很重、正在加速工業化的大國,如何發展城鎮化,是一個沒有任何先例可循的全新事業。60年間,我們根據自己的國情,走出了一條大中小城市與小城鎮協調發展的道路。 60年前剛剛建立的新中國,面對貧弱的局面,首先升騰起的是工業化的夢想。正是工業化的發展,帶動著城鎮化的進程。第一個五年計畫156項重大項目帶動了城鎮快速發展,城鎮化水準提高了5個百分點。而在改革開放後,城鎮化的步伐明顯加速,關于城鎮化路徑的選擇也成為議論的焦點。

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副理事長石楠如今依然清晰記得20多年前的那場爭論:“當時到成都參加一次城市發展的研討會,有的人堅持要大力發展大城市,有的人堅持小城鎮優先發展。” 從“控製大城市規模,合理發展中等城市,積極發展小城市”到 “嚴格控製大城市規模,合理發展中等城市和小城市”,我們在不斷摸索,直至黨的十六大提出“走中國特色的城鎮化道路”。 中國人口眾多、地域廣闊,不能隻搞集中型的大城市化,也不能隻實行分散型的小城鎮化,隻能選擇集中型與分散型相結合、據點式與網路式相結合、大中小城市與小城鎮協調發展的多元化城鎮化,這是一條適合中國國情的發展之路。 黨的十七大進一步指出:“按照統籌城鄉、布局合理、節約土地、功能完善、以大帶小的原則,促進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協調發展。”北京大學城市與區域規劃系主任呂斌說:“這既是對以往中國城鎮化發展經驗的總結,又為我們今後進一步提高城鎮化水準指明了方向。” 60年間,一座座新城迅速崛起,宛如一顆顆璀璨的明珠,一個個城市群形成,就像一條條玉帶,鑲嵌在中華錦綉大地上。城鎮化率從解放初期的10.64%增至45.68%。 60年前,從工業化起步帶動城鎮化,而現在,城鎮化在與工業、農村發展的互動中實現著更高水準的跨越。

經濟繁榮

60年城鎮化發展,鋪就了一條通向經濟繁榮之路 100多年前恩格斯說過,250萬人集中于倫敦,使每個人的力量增加了100倍。城鎮化發展,無疑是經濟繁榮的象征,也是其強大的動力。 60年來,作為政治經濟和人民精神生活中心的城市,在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中的中心地位日益突出,是整個國民經濟快速發展的火車頭。統計顯示,2007年中國地級及以上城市(不包括市轄縣)GDP佔全國的比重為63%。

如今,以特大城市為依托、輻射作用大的城市群已經是中國重要的經濟成長極。目前,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三大城市群,及遼中南、中原、武漢、長株潭、成渝、閩東南、山東半島、關中天水、北部灣等城市群,以不到全國1/10的土地面積,承載了全國1/3以上的人口,創造了全國1/2以上的GDP。 中國社會科學院的研究報告顯示,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地區這三大城市密集區累計實際利用外資額佔全國的60%以上,2008年上半年三大城市密集區共完成進出口額9359.16億美元,佔全國進出口額的75.9%。 與此同時,快速發展的小城鎮在吸納廣大農村富餘勞動力就近就地轉移和統籌城鄉發展方面發揮著獨特的功能。 根據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對109個鎮的調研,小城鎮第一產業就業比重從1985年的62%下降為2005年的38%,二三產業分別從26%和12%增加到38%和24%,有58%的農村勞動力在鎮域範圍內實現了由第一產業向二三產業的轉移。

全國政協常委陳凌孚說:“從長遠看,小城鎮處于農村之頭、城市之尾,在城鄉發展中具有承上啓下的作用,既是工業化的重要載體,又是農業產業化的服務依托,對于廣大農村具有巨大的帶動作用。”

主要問題

城鎮化是我國現代化建設的一個必經過程,也是我國現代文明的一個重要標志。目前,我國城鎮化正處于快速發展階段,但是這其中困難重重、情勢嚴峻。我國人口多、底子薄,耕地相對不足,勞動力貭素偏低,在實現城鎮發展方式的轉變中,遇到很大程度上的製約。為此,我們必須找出一條適合我國城鎮化的道路,資源節約、環境友好是我國在眾多約束條件下的必然選擇,也是實現城鄉和諧穩定發展的必由之路。

隨著進一步深化改革、擴大開放,中國經濟仍將持續發展;落實科學發展觀,建設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為我國城鎮化發展提供了思想指南和巨大的發展動力。積極穩妥地推進城鎮化和城鎮發展,最佳化資源配置,調整經濟結構,是國民經濟又好又快發展的重要基礎。因此,當前和今後一段時期是我國城鎮化和城鎮發展的戰略機遇期。

建設部專家日前也指出,我國首先應從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全局的高度,統籌城鎮化和新農村建設;按照國家區域發展整體戰略,堅持因地製宜,加強對不同地區城鎮化的分類指導,促進城鎮化與區域的經濟發展水準相適應,與區域的人口資源環境條件相協調;繼續發揮市場在推進城鎮化進程中的基礎性作用,加強各級政府對城鄉空間的規劃管理,要把資源節約和環境保護放在城鎮化發展的重要戰略地位,突出節地、節能、節水、節材,促進城鎮的可持續發展。

四個堅持

45.68%的城鎮化率,表明中國已進入城鎮化快速發展的階段。然而,我們的國情卻是耕地、淡水、能源和重要礦產資源相對不足,生態環境比較脆弱,勞動力貭素偏低,各種矛盾相互交織。因此,轉變城鎮發展方式,走資源節約、環境友好、集約緊湊的具有中國特色的城鎮化道路,是我國在眾多約束條件下的必然選擇。

堅持因地製宜

促進城鎮化健康發展,就要堅持因地製宜的方針,合理確定發展目標。我國區域差異大,不同地區城鎮化條件、發展水準和發展階段不同。要根據各地經濟社會發展水準、區位特點、資源稟賦和環境基礎,合理確定各地城鎮化發展的目標,因地製宜地製定城鎮化戰略及相關政策措施,促進城鎮化與區域的經濟發展水準相適應,與區域的人口資源環境條件相協調。 東部地區要重點提升中心城市服務功能,促進產業結構升級,加快生態環保工程建設,著重提高城鎮化質量;中部地區要完善中心城市功能,提高綜合承載能力,大力提高縣城、中心城鎮的綜合服務水準,促進人口有序轉移和聚集,重點建設糧食、能源新型材料、裝備製造業基地和綜合交通樞紐;西部地區要圍繞大中城市,進一步增強人口聚集能力,扶持為旅遊、內陸邊貿服務的特色小城鎮發展,加大對邊遠山區、革命老區和生態環境脆弱地區城鎮發展的扶持力度;東北地區要加強區域性交通設施、能源電力、節水節能工程建設,加快城市基礎設施更新改造,註重資源枯竭型城市、老工業基地城市、森林工業城市和國有農場地區城鎮的建設,促進城鎮發展轉型。

堅持城鄉統籌

促進城鎮化健康發展,就要堅持城鄉統籌,使城鎮化和新農村建設協調發展。我國長期以來形成的城鄉二元管理的體製和機製已不適應城鎮化快速發展的要求。這就需要我們從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全局的高度,統籌城鎮化發展和新農村建設。

進一步完善城鎮功能,提高城鎮綜合承載能力。引導農民向中心村集中,加強對閒置的鄉村建設用地的整理,促進城鄉建設用地整體集約節約。結合“村村通”工程的實施,加強鄉村公路、通訊等基礎設施和文化設施建設,推進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向農村地區延伸。改善農村居住和生活條件,使廣大鄉村居民共享改革開放的成果。

堅持可持續發展

促進城鎮化健康發展,就要堅持可持續發展,加強對城鄉空間的規劃管理。要把資源節約和環境保護放在城鎮化發展的重要戰略地位,突出節地、節能、節水、節材。將基本農田、重要自然人文資源和生態保護區、環境脆弱區作為禁止和限製開發的地區,嚴格控製這些地區的建設活動。同時,還要劃定城鎮成長邊界,提高城鎮建設用地使用效率,促進城鎮緊湊布局,集約發展。

堅持以人為本

促進城鎮化健康發展,就要堅持以人為本,提高城鎮人居環境建設水準。要加強住房建設,特別是保障性住房和廉租住房建設,提升居住品質,使“居者有其屋”。完善城市服務功能,加快對“城中村”、城鄉接合部的改造,降低中心城區過高的人口密度,增加公共綠地。積極發展大運量的城市軌道交通,改善路網布局,完善城市公共交通系統。

最新訊息

日前,《經濟參考報》記者在豫、贛、皖等多個省市調研時發現,在農村地區開展的撤村並點有喜有憂:一些地方通過轉移就業、土地流轉,成功實現了農民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的轉變;但也有些地方在缺乏產業支撐的情況下,盲目開建新型農村社區,導致農民上了樓卻留不下來,或者幹脆拒絕上樓,最終形成農村的“二次空心化”現象,亟待引起重視。

   舊村難拆新村無人局地農村現“鬼樓”

新型農村社區,因規模及相關配套設施建設完備程度不同,而呈現出不同的景象。有的農村社區欣欣向榮,而其他社區卻是另一番景象:在河南新鄉市紅旗區,記者發現,一些新社區建成多年,可願意上樓的農民少之又少,形成老村拆不掉 新 村 無 人 住 的 局 面 。 一 到 晚上 , 空 曠 的 新 社 區 就 陷 入 黑 燈 瞎火,宛如鄉村“鬼樓”。

幾位白發老人坐在超市門口打牌,年幼的孩子圍著健身器材嬉戲追逐,不遠 處 一 位 保 潔 員 正 在 清 掃 路 邊 的落葉———這是記者在位于河南滑縣的錦和新城看到的一幕。如果沒有旁邊聯排的農家小院提醒,你很難相信這裏居住的是當地農民。

城鎮化城鎮化

有關資料顯示,作為河南省規模最大、配套設施最全的新型農村社區,錦和新城撤並整合了33個行政村12747戶農民,規劃建築面積209 .7萬平方米,可容納5.4萬人居住。

49歲的保潔員景柏枝告訴記者,以前住在老村,每到夏天貓狗遍地,蚊蠅亂飛,現在搬到新小區,水、電、煤氣、網路啥都有,環境也比以前好多了。

然而,記者在河南新鄉市紅旗區看到了另外一番景象。關堤鄉油坊堤村共有2800多人,2009年動工興建名為和旺社區的新村,至今已完工多時。但記者在現場發現,偌大的新社區連個院門都沒有,從外面沿著一條水泥路進來,約有10多棟5層高的樓房,多數都空無一人。樓房之間的空地上,有的種著蔬菜,有的是荒草和建築垃圾,甚至還能看到尚未收獲的庄稼。

57歲的村民李純江是社區不多的住戶之一,全家住在4層一套130多平米的房子裏,從購房到裝修總計花費了16萬元。他告訴記者,新社區建起來後,好多樓都一直空著,主要是上樓以後不方便了。

李純江說:“作為農民,糧食、農機具總得有地方放,我買的是第一期樓房,好歹還附帶個一樓儲藏室,二期開發的就隻有地下室了,收了糧食抬上抬下很麻煩。”

因為農民上樓不積極,開發商資金周轉不靈,一些在建的農村社區甚至成了“爛尾”工程。

在同屬關堤鄉的庄岩村,2010年開建的新小區共有9棟樓,佔地30多畝,能容納500戶居民。村民曹同本介紹,新小區樓房售價每平米600元,但買的人很少,現在還拖欠著建築方幾百萬元的款項,施工已基本停止。

還有村民反映,按照當初的規劃設計,小區將要建設一條污水處理管線,直接與市區的主管網連通,但由于沒錢投資難以落實,最後隻好在小區裏挖個簡易排污池了事。

記者在庄岩村老村看到,當地農民大多建有兩層樓房,有的外牆還貼上瓷磚。每家每戶分開來看,房子硬體都不錯,但整體而言缺乏規劃,房屋之間挨挨擠擠,且單個院落佔地面積較大。

一位曹姓村民對此表示,老村條件盡管有待改進,但畢竟住了幾十年。“新社區說得再好,可民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打眼一看就知道不靠譜,你說誰還敢搬到樓上去住?”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