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化 -人類社會具有現代城市特征之演化的歷史過程

城市化

人類社會具有現代城市特征之演化的歷史過程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城市化(urbanization/urbanisation)也稱為城鎮化,是指隨著一個國家或地區社會生產力的發展、科學技術的進步以及產業結構的調整,其社會由以農業為主的傳統鄉村型社會向以工業(第二產業)和服務業(第三產業)等非農產業為主的現代城市型社會逐漸轉變的歷史過程。

城鎮化過程包括人口職業的轉變、產業結構的轉變、土地及地域空間的變化。不同的學科從不同的角度對之有不同的解釋,就目前來說,國內外學者對城市化的概念分別從人口學地理學、社會學、經濟學等角度予以了闡述。2011年12月,中國社會藍皮書發布,中國城鎮人口佔總人口的比重將首次超過50%,標志著中國城市化首次突破50%。

  • 中文名稱
    城市化
  • 外文名稱
    urbannisationg
  • 別稱
    城鎮化
  • 表達式
  • 提出者
    dr.newton
  • 提出時間
    18世紀
  • 套用學科
    城市規劃、地理學、社會學
  • 適用領域範圍
    城市規劃、地理學、社會學

概述

改革開放以後,中國逐步放開了原有對人口流動的控製,大量農民工流向了城市,同時加快了城市化的進程。但是中國城市化的滯後給中國的經濟、社會的持續、快速、健康發展帶來了一系列的矛盾。本文從分析城市化的涵義著手,在對城市化的三種基本形式進行說明的基礎上,討論了中國城市化過程中產生的以及影響中國城市化進程的幾個問題。就目前而言,刻意引導城市化,並不適宜中國國情。

城市化

演進過程

正常的城市化進程都會經歷從城市化、郊區城市化、逆城市化、再城市化的過程。

城市化

一般指人口向城市地區的過程。地區集聚和鄉村地區轉變為城市地區的過程。

城市化城市化

郊區城市化

人口的主要流向是城市中、上階層人口移居市郊或外圍地帶,這就是郊區城市化。

逆城市化 

20世紀70年代以來,發達國家以及一些大城市中心市區郊區人口向外遷移,遷向離城市更遠的農村和小城鎮,出現了與城市化相反的人口流動的現象。逆城市化也稱城市中心空洞化。

逆城市化不是城市化的衰敗,而是城市化擴展的一種新形式,它是建立在城鄉差別近于消失、形成一體化的基礎上,鄉村、小城鎮的交通、水、電、信息等設施完善,再加上優越的自然風光,吸引了久在城市中面對渾濁空氣、噪聲的大城市居民到鄉村、城鎮暫住、定居,從而導致逆城市化現象,如美國、西歐的一些發達國家,逆城市化現象明顯。

具體表現在大城市中心區萎縮,中小城鎮迅速發展;鄉村人口數量增多,城市人口向鄉村居民點和小城鎮回流。

再城市化

面對經濟結構老化,人口減少, 老城市積極調整產業結構,發展高新技術產業和第三產業,積極開發市中心衰弱區,以吸引年輕的專業人員回城居住,出現的再城市化。

積極意義

合理的城市化可以改善環境,例如:通過平整土地、修建水利設施、綠化環境等措施,使得環境向著有利于提高人們生活水準和促進社會發展的方向轉變,降低人類活動對環境的壓力。

城市化城市化

作為區域發展的經濟中心,能帶動區域經濟發展,而區域經濟水準的提高又促進城市的發展;促使聚落形態、生產方式、生活方式、價值觀等的變化。

人口轉化

城市能夠創造出比較多的就業機會,大量吸收鄉村剩餘人口。勞動力從第一產業向第二、三產業逐漸轉移。

產業調整

城市化過程能夠卓有成效地帶動廣大農村的發展,有利于改善地區產業結構。

工業發展

城市化有助于提高工業生產的效率,工業化使城市化獲得持續推進的動力。

科技進步

科學技術的進步和信息化的推進,使現代化大城市成為主要的科技創新基地和信息交流中心。進而提高區域的整體發展水準。

文化交流

城市文化向鄉村廣泛地擴散和滲透,影響著鄉村的生產生活方式,並提高鄉村的對外開放程度。有利于城市與鄉村的交流,縮小城鄉發展差距。

不利影響

環境問題

生物圈:生物多樣性減少。

岩石圈:導致耕地面積減少,土壤污染,地面下沉。

大氣圈:空氣污染,加劇熱島效應。

水圈:下滲減少,地表徑流增多;水質惡化;水資源短缺;酸雨。

社會問題

交通擁擠,住房緊張,就業困難,社會秩序混亂,社會保障壓力快速加壓,社保缺口難于填補。

經濟影響

地價上漲,成本上升。

糧食問題

農民大量離開原耕種土地,使得人口大國中國的糧食安全問題存在隱患,這不利于中國國家發展和政局穩定。

大城市病日益突出

當今中國的大城市病已經相當嚴重。交通擁擠、資源緊缺、城市居民生活質量下降等問題在困擾著城市的進步。近年來中國大城市的建設和改造步伐加快,城市圈開始在中國部分地區出現,而許多特大城市也開始著手興建“衛星城”希望能解決大城市病的諸多問題。如北京市改委主任丁向楊在北京市十二屆人大會議上向市人大作報告時提到,北京市將按照現代化生態城市的標準,公開招標確定高水準規劃設計,建設幾個適合五十萬以上人口居住、就業的新型“衛星城”,借以來疏散城市中心地區的人口。但是,實際運行中發展“衛星城”很多的時候卻是使城市更加“臃腫”,“城市病”的現象更加突出。因此,解決城市病問題,在發展“衛星城”進行分散型城市化的時候同時應註意不要把城市變的更“臃腫”。

城市職能轉化不明顯

發達國家的城市化進程大體上可分為前後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以“集中化”為特征,第二階段則以“分散化”為特征。于是,以大城市為中心的“都市圈”或“城市群”、“城市帶”發展較快。中國一些發達地區,比如北京、上海、廣州,已出現了生活富裕起來的階層從城裏向郊區遷移的趨勢,也就是說,進入了城市化發展的第二階段:“市郊化階段”。發展“城市圈”“衛星城”需要註意到城市職能和周邊郊區職能的轉化和協調發展。城市化的過程,就是不斷現代化的過程,中心城市應該不斷加強“城市帶”和“區域經濟”的規模、布局、功能的完善。城市職能的不斷演進,是中心城市良好發展的前提,同時也是解決大城市病、帶動周邊地區經濟穩定健康發展的基礎。

現實問題

就地型城市化

就地型城市化是指原來的農村地區,在並無城市直接作用和影響的情況下;由于某種資源的發現和開發或者由于對外交通地位的建立,或者由于生產結構的變化,使得農民脫離土地從事非農業生產、農村地域轉化為城市地域的過程,也就是農村城鎮化的過程。

由于中國農村人口多 、城鄉勞動力嚴重過剩;中國農村的繁榮,必然要通過發展農村非農產業來實現,現有的大城市無力吸收數以億級的農村人口,隻能以投資少、設施簡單的小城鎮、小城市起步。通過對中國現實的分析,就可以暴露出農村地區城鎮化中的一些問題。很多問題產生于農村地區城鎮化的過程,同時又阻礙著該地區城鎮化的進行。

調好產業結構

當前,中國已經進入到經濟發展的關鍵時刻,三十年的改革開放初見成果,在進行新一輪深化改革成果的過程中,我們仍需要摸索前進。隨著中國城市化的推進,面臨著新一輪城鎮建設的高潮。我們知道,城鎮作為連線城市和農村的中介,應充分利用該地區的資源,發展適合自己的產業,同時也應註意經濟的協調發展。現在很多地區仍存在盲目上項目、造成重復投資的情況;不僅造成了很多浪費,更重要的是貽誤了時機,使城鎮化現代化過程滯後。由此,作為與農村緊密相連的城鎮建設,在其發展過程中應切合本區域的實際情況製定自己的發展模式。比如在一些西部落後地區,因為其經濟基礎薄弱、資源短缺,開發初期啓動相當困難。為迅速提高落後地區自我發展能力,我們可建立最佳化的產業發展順序,即首先發展投資少、見效快的第三產業,如旅遊、商貿等產業,以其促進地區發展資金的原始積累,並溝通外界,為合理引進外部資金和技術打下基礎。而後相應發展其他適合該地區的產業和相關工業,由此帶動該地區的合理持續健康發展,切忌急于求成。

建設人口貭素

農村地區的城鎮化,是農村人口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發生變化的過程。隨著工業化生產在農村地區的普遍和發展,與此相適應的是農業勞動力貭素的提高以及社會化服務的完備。人是城市的主體,是城市化的出發點和歸宿。人的城市化,關鍵是人的現代化。我們不僅要加快農民進城,變農業人口為非農業人口,而且更重要的是,通過培訓就業以及加強社區文化建設,加強思想道德教育、科學文化教育和法製教育,提高人口綜合貭素,使村民轉變為真正意義上的市民。基礎教育是影響中國未來綜合國力發展的重要因素。中國教育資源呈不均分布,地區的文化水準低下勢必影響一個區域經濟的發展,從而影響到中國城市化發展的進程。加強對農村人口的基礎教育和職業技能培訓,註重對城市化主體人的貭素的提高,是城鎮(市)化進程中需要長期重視和亟需解決的根本性問題。

學術爭論

學術界關于城市化道路的爭論在20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極為激烈,主要有小城市論、大城市論、中等城市論、多元發展論、城市體系論等。

小城市論

1983年,中國城鎮化道路學術研討會一致認為中國應該走一條“適合中國國情、具有自己特點的社會主義城鎮化道路”、“吝不同地區的城鎮化道路也應各具特色”。討論會的總結報告註意力的焦點在“積極恢復和發展小城鎮,特別是廣大的農村集鎮”,小城市“是符合理性的,是有生命力的”。在改革開放以後鄉村工業化的現實和“小城鎮大戰略”的導向,以及既定城鄉製度的慣性作用下,這種論斷在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初期幾乎是獨佔鰲頭的。

城市化

大城市論

有學者認為應重點發展“條件較好的大中城市”、“中心城市”。有學者(饒會林、曲炳全,1989)則明確指出大城市具有遠大于小城鎮的規模效益。還有學者提出適合國家當前條件的100萬——400萬人口的最佳化城市規模區間。也有學者認為城市規模效益仍然在發揮主要作用,需適當放寬對大城市規模上的限製。此外,還有學者認為,在落後地區,大城市必然要首先發展,形成“極核”,然後帶動中小城市的發展。

多元論

也有學者嘗試從兩種針鋒相對的意見中尋求平衡,提出農村城鎮化和“城市圈為中心的提高內涵為主的”城市現代化、城市內涵化的二元(或多元)城鎮化道路模式,或大中小城市互相協調,東中西部差異化發展道路(。

城市化城市化

中等城市論

《經濟學動態》編輯部于1984年提出“中等城市論”。

城市體系論

隨著城市化研究的深入,有學者(周一星,1988)提出“不存在統一的能被普遍接受的最佳城市規模,城鎮體系永遠是由大中小各級城鎮組成的,而各級城市都有發展的客觀要求,所以城市化的模式應該是多元的、多層次的”,城市體系發展道路受到重視。

表現特征

城市化進程的表現具有一定的特征性:城市人口佔總人口的比重不斷上升;產業結構中,農業、工業及其他行業的比重彼此消長,不斷變化;城市化水準與人均國民生產總值的成長成正比;城市化水準高,不僅是建立在二、三產業發展的基礎上,也是農業現代化的結果。

城市化進度

1、城市化水準指標

此指標的公式是:PU=U÷P×100%;式中:U——城市人口;P——總人口。

2、城市化速度指標

次指標的公式是:TA=1÷n(PUt+n—PUt);式中:TA——城市化速度;n——兩時刻間的率數;PUt+n、PUt——在t+n年和t年的城市人口百分比;要註意,公式中城市化速度(TA)的單位是城市人口比重平均成長(或減少)的百分點,而不是百分比。

3、城市化質量指標

城市化質量指標並不單一,而是綜合各種指標的指標體系,這裏採用葉裕民提出的衡量城市化質量的指標體系,並作稍微改動,分為兩大體系。

城市現代化

城市現代化是城市貭素的綜合反映,具體體現在城市發展水準的方方面面。衡量城市現代化的指標體系劃分為三大類11個指標。第一類,經濟結構現代化水準指標。主要包括3個指標:人均GDP(元/人)、第三產業從業人員比重(%)、第三產業增加值佔GDP比重(%),用于反映經濟發展水準。第二類,基礎設施現代化水準指標。包括4個指標:人均鋪裝道路面積(平方米),萬人擁有公共汽、電車(輛),萬人擁有醫生數(人),萬人擁有電話機(包括行動電話)數(部)。它們分別反映交通、醫療衛生、通信的發展水準。第三類,人的現代化水準指標。包括4個指標:人均擁有公共圖書館藏書、萬人擁有在校大學生數(人)、人均居住面積(平方米)以及人均公共綠地面積(平方米)。分別反映人的貭素和人的居住環境狀況以及文化基礎設施的發展水準。

城鄉一體化

城鄉一體化是城市與鄉村在一個相互依存的區域範圍內結為一體,互補融合、協調發展、共同繁榮的過程。衡量城鄉一體化的指標體系理論上包括4個指標:第一產業與第二、第三產業平均利潤率,城鄉之間物質流和信息流狀況,城鄉居民收入差異,城鄉居民恩格爾系數差異。由于受統計資料的限製,選擇了城鄉居民收入差異(反映生活水準)和城鄉居民恩格爾系數的差異(反映生活質量)兩個指標來計算中國當前城鄉一體化的水準。

發展對比

發達國家與開發中國家城市化特點不同。

發達國家

1.起步早。

2.城市化水準高。

3.出現逆城市化現象。

開發中國家

1.起步晚,發展快。

2.城市化水準較低。

3.城市發展不合理。

例如巴西,城市人口佔全國人口的3/4,城市化問題十分嚴重。

相關信息

世界城市化的進程

早在原始社會向奴隸社會轉變的時期,就出現了城市。但是,在相當長的歷史時期中,城市的發展和城市人口的增加極其緩慢。直到1800年,全世界的城市人口隻佔總人口的3%。隻是到了近代,隨著產業革命的掀起,機器大工業和社會化大生產的出現,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產生和發展,才涌現出許多新興的工業城市和商業城市,使得城市人口迅速成長,城市人口比例不斷上升。從1800~1950年,地球上的總人口增加1.6倍,而城市人口卻增加了23倍。在美國,1780~1840年的60年間,城市人口佔總人口比例僅從2.7%上升到8.5%。1870年美國開始工業革命時,城市人口所佔的比例不過20%,而到了1920年,其比例驟然上升到51.4%。從整個世界看,1900年城市人口所佔比例為13.6%,1950年為28.2%,1960年為33%,1970年為38.6%,1980年為41.3%。所以,城市化過程是隨現代工業的出現、資本主義的產生而開始的。

城市化程度是一個國家經濟發展,特別是工業生產發展的一個重要標志。由于自然條件、地理環境、總人口數量的差異和社會經濟發展的不平衡,各國城市化的水準和速度相差很大。經濟發達的工業化國家的城市化程度要遠遠高于經濟比較落後的農業國家。1980年,發達地區國家的城市人口的比例平均為70.9%,其中,美國為77%,日本為78.3%,聯邦德國為84.7%,英國為90.8%,加拿大為75.5%。而開發中國家的城市人口比例平均為30.1%,其中不少國家低于20%。

城市是人類文明的標志,是人們經濟、政治和社會生活的中心。城市化的程度是衡量一個國家和地區經濟、社會、文化、科技水準的重要標志,也是衡量國家和地區社會組織程度和管理水準的重要標志。城市化是人類進步必然要經過的過程,是人類社會結構變革中的一個重要線索,經過了城市化,標志著現代化目標的實現。隻有經過城市化的洗禮之後,人類才能邁向更為輝煌的時代。然而,僅僅看到城市化所帶來的豐碩成果而贊嘆不已、振臂高呼是遠遠不夠的,城市化過程並不一定是一曲美妙的樂章,像很多進步一樣,城市化過程中也夾雜著許多不和諧之音。正確認識城市化所帶來的影響,並採取必要的措施認真的予以解決,對中國有著重要的意義。

社會主義國家的城市化水準,隨工業化的逐步實現而不斷提高。蘇聯城市人口的比例,十月革命前約為18%,1961年達到50%,1981年上升到65%。其他東歐國家,如保加利亞、匈牙利、民主德國、波蘭、捷克斯洛伐克等國,城市人口的比例都超過50%。

中國城市化進程

2012年8月17日國家統計局今日發布報告顯示,十六大以來我國人口總量低速平穩成長,人口生育繼續穩定在低水準,人口文化貭素不斷改善,城市化水準進一步提高,人口婚姻、家庭狀況保持穩定。報告顯示,2011年城鎮化率達51.27%。

城市化水準穩步提高

十六大以來,我國城鎮化發展迅速,2002年至2011年,我國城鎮化率以平均每年1.35個百分點的速度發展,城鎮人口平均每年成長2096萬人。2011年,城鎮人口比重達到51.27%,比2002年上升了12.18個百分點,城鎮人口為69079萬人,比2002年增加了18867萬人;鄉村人口65656萬人,減少了12585萬人……

中國的城市化主要開始于20世紀70年代後期,即改革開放後。

人是城市的主體,是城市化的出發點和歸宿。城市化進程,也要首先確立以人為本的思想,首先需要廣大農業勞動者有真正的擇業、擇地自由,打破把農民固定在土地上的人為枷鎖,完善土地政策、戶籍政策和社會保障體製;在城市化的各個階段都要充分註意城市化過程中人的利益。

城市化的過程中出現過而且還將要出現很多問題。我們要堅持城市化本身從促進人們的生產方式、改善人們的生產方式、提升人們價值觀念的出發,以此來監督和指導我們的工作;不斷發現問題、解決問題。以人為本的可持續發展之路,才是城市化的長久之路。

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于2011年12月19日發布的2012年社會藍皮書《2012年中國社會情勢分析與預測》稱,2011年是中國城市化發展史上具有裏程碑意義的一年,城鎮人口佔總人口的比重將首次超過50%。這標志著中國發展進入了一個新的成長階段,城市化成為繼工業化之後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的新引擎。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