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牛

坐牛

坐牛(英文名:Sitting Bull),1831年3月出生于美國,是美國印第安人蘇人部落首領。同時,他也是勇敢的戰士,領導本部落對世仇克勞人進行了一系列的征討。1890年12月15日去世。

  • 中文名稱
    坐牛
  • 外文名稱
    Sitting Bull
  • 民族
    印第安人
  • 出生地
    美國南達科他州
  • 出生日期
    1831年3月
  • 逝世日期
    1890年12月15日
  • 職業
    印第安人蘇人部落首領
  • 主要成就
    領導本部落對克羅人進行征討

人物生平

坐牛1831年3月生于今日美國南達科他州北部地區,幼年時,他即以遇事三思而聞名。14歲後,他逐漸成長為本部落的薩滿。

1876年,坐牛領導本部落和夏延人的聯軍3500人,伏擊了美國聯邦政府第7騎兵旅,6月25日,在小比格霍恩戰役中,擊斃其旅長喬治·阿姆斯特朗·卡斯特。之後,他帶著他的人向北逃到了加拿大,跟一個加拿大軍官成為了好朋友,幾乎親如兄弟,那個軍官經常把部隊有限的糧食分給坐牛的族人。美國政府不斷通過英國向加拿大施加外交壓力,最終坐牛在美國的強大壓力和印第安官員保證安全和食品供應等許諾下被迫回國,他回來的時候印第安人基本上已經被馴化了,大量的印第安警察被組織起來對付原有的酋長.1881年7月20日,他返回美國,在蒙大拿州向美國政府軍投降,獲得大赦。 一開始的時候因為坐牛不再被視為威脅,結果成了社會名流,出入各種集會,還有幸見到他加拿大那個朋友的女兒訪問美國。

1889年,美國政府的印第安政策再度激起印第安人的不滿,坐牛再度成為他們的精神領袖。這時候一個內華達印第安人宣稱得到了救世主的指示,上帝將賜予印第安人自由。許多印第安部落的代表都去朝見這個"先知",其中坐牛代表了蘇族。他們高興地舉行了舞蹈儀式。當地的印第安管理局懷疑這是一個反叛的陰謀。

坐牛坐牛

在他的晚年,許多美國印第安部落沉浸于一種名叫鬼舞的宗教儀式之中,他們希望通過這種儀式驅逐白人入侵者。坐牛本人並不是鬼舞的信徒,但是美國政府仍然擔心他領導新一輪針對白人的軍事行動。1890年12月,美國政府派遣了一隊警察嘗試拘捕坐牛。

1890年12月15日蘇人遭受了重創。曾經和"坐牛"並肩作戰的印第安戰士卻被白人招募做了警察,並在名叫"立石"的保留地抓住了他。當這位酋長走出小屋的時候,他朝圍觀的人大聲呼喊:"你們就眼睜睜看著他們把我帶走麽?"。"鬼魂舞"暴動由此爆發。這位傳奇鬥士在一場短暫卻血腥的混戰中被殺。兩天以後,他的屍首在沒有任何儀式的情況下被草草掩埋。

他于1876年在小大角河打敗了卡斯特將軍。(京人註:在小大角河戰役中,坐牛、瘋馬和苦膽等酋長率領的印第安軍隊全殲了卡斯特率領的250多名美國軍隊。卡斯特其實是中校,也當場陣亡)但在美國把蘇族部落印第安人驅趕到保留地的攻勢中,那隻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插曲。其實不過是個巫醫、從來沒有真正成為酋長的坐牛在小大角河戰役後,率領一群人數不斷減少的蘇族人又與聯邦部隊周旋了五年,終于在1881年率不到200個追隨者繳械投降。他們被拘留了將近兩年,隨後被安置在南達科他州的立岩印第安人居留地,這裏正好靠近坐牛出生的地方。

紀念坐牛紀念坐牛

坐牛是個高大、精壯的印第安漢子,滿頭黑發,梳成長長的發辮。人們把他弄到幾個城市去參加那裏的各種慶祝遊行,招搖過市。他還參加了水牛比爾(Buffalo Bill)的狂野西部演出團(狂野西部演出團專門四處上演西部的槍戰場面。有人講,前有水牛比爾,後有貓王,由此可見當時水牛比爾的知名度),在美國東海岸到處巡回表演。但是,他一回到居留地,總是頑固地繼續煽動暴亂。坐牛鼓勵印第安人舉行新的招魂舞儀式,不顧招魂舞已經被聯邦政府禁止。印第安人逐漸相信,這種儀式將導致起義,並招來一個能夠打敗白人的救世主。

1890年12月15日拂曉,聯邦政府征聘的大約40名印第安警察突然來到坐牛的小木屋,企圖逮捕他。他們把這個59歲的老人從床上赤條條地拖到地上,命令他穿上衣服跟他們走。坐牛慢吞吞地收拾自己的東西,拖了很長時間,直至門外聚集了一群騷動的印第安人。人們一看到坐牛被粗魯地推到門外,站在冰天雪地裏,終于按捺不住怒火。

坐牛和野牛比爾坐牛和野牛比爾

警察讓坐牛站在門口,等著把他的馬牽過來,但坐牛突然用蘇族語言大喊起來。一些印第安警察也聽得懂他在喊什麽:"我不走。你們想怎麽樣就怎麽樣吧。我不走。快!快!快動手!和他們拼了!"居留地中的另一個動亂領袖名叫抓熊,他掏出槍來,照著領頭的印第安警察就是一槍。牛頭副隊長腿上中彈,但倒在地上之前朝坐牛開了火,擊中他的左身。另一個警察也朝坐牛開槍,當場把他擊斃。這時,警察們發現他們被一大群憤怒的人們包圍了。隨後是一陣混亂的槍戰,等到趕來的士兵用武力驅散人群之後,他們發現前來逮捕坐牛的中尉和8名印第安警察,連同坐牛本人都在交火中被殺,躺在他身邊的還有6名追隨者的遺體……1890年12月15日。

槍戰愈演愈烈,結束的時候共有14人喪生,都是蘇族人,包括6名印第安警察。幾百個人逃離了居留地,但大多數旋即被捕獲,送到傷膝河,12月29日在那裏神秘地爆發了另一場槍戰,致使300多個蘇族人被屠殺。

人物評價

坐牛如果生得早一些,也許會成為一個偉大和富有的印第安酋長。但是在十九世紀下半葉,他統治的是一個衰亡中的民族。

他的那個加拿大軍官朋友聽到他去世以後,寫下了文章來紀念他。 他對"坐牛"有非常高的評價:像"瘋馬"和"坐牛"這樣的人,一輩子手刃過不少白人,最後不是死在戰場上,而是被謀殺,這樣的一輩子也算值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