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公民

地球公民

地球公民》(Earthlings,又譯:地球上的眾生、地球居民、聚居地球者),由Shaun Monson導演,著名演員傑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旁白,音樂奇才Moby配樂,Maggie Q是此片的合作製片人及主演,本片用了5年的時間製作,于2003年在美國上映。

"我們優雅的享用我們的正餐,血腥的屠宰場被精心的隱藏起來。"--愛默生。 英語單詞Earthling,意指地球上一切居民。它不隻是針對人類而言,更包括生存在這個星球上的所有生命。然而愚蠢的人類自認為是最完全的生命體,這他們所處的世界擁有絕對的支配權。在這股極端的物種主義思想影響下,每天有成千上萬的生命慘遭殺害。當人們享受通過折磨、殘害其他生命所帶來的快樂之時,地球變成了令人不忍卒睹的...。

  • 中文名稱
    地球公民
  • 外文名稱
    Earthlings
  • 出品時間
    2003年
  • 導演
    Shaun Monson
  • 製片地區
    美國
  • 拍攝地點
    美國
  • 片長
    95分鍾
  • 對白語言
    英語
  • 編劇
     Shaun Monson
  • 上映時間
    2005-09-24
  • imdb編碼
    tt0358456
  • 製片人
     尚恩·莫森Shaun Monson  ; 李美琪Maggie Q  
  • 主演
    傑昆·菲尼克斯,Maggie Q
  • 類型
  • 其它譯名
    地球上的眾生、地球居民、聚居地球者
  • 色彩
    彩色
  • 配樂
    Moby

劇情簡介

您看到的這些情景,並不是孤立的事件。這些是人類為利用動物而製訂的工業化標準,這些動物飼養起來供人類作為寵物,食物,衣物,娛樂和研究等。本片少兒不宜,未成年人需要在家長陪同下方能觀看。

真相為人們所接受的三個階段:1. 嘲笑2. 強烈反對3. 承認

地球公民:名詞,指地球上的一切居民

由于我們都居住在同一個星球上,一切眾生都是地球的公民。作為地球公民,彼此之間沒有性別歧視、種族歧視和物種歧視。它包含著地球上的每一位生命,溫血或冷血動物,哺乳動物,脊椎動物或非脊椎動物,鳥類,爬行類,兩棲類,魚類和人類。因此,人類並不是這個星球上的唯一物種,成千上百萬的其它生物和人類一樣,共同演化,共同生活在這星球上。然而,人類卻妄想獨佔地球,經常象對待東西一樣對待地球上其它種類的居民或生命,這就是所謂的物種歧視。西班牙鬥牛節與種族歧視,性別歧視一樣,物種歧視是一種偏見,或者說是因為私立而採取的不公正的態度,為了自己種族的利益而欺凌別的族類。任何一種生命受苦,我們就有道義上的責任,對這種痛苦加以思考。不管生命的本質如何,平等的原則要求:一個生命受到折磨,就意味著所有生命也承受同樣的痛苦。種族主義者會為了自己集團的利益,而破壞平等的原則。當他們自己的利益與別的種族利益相沖突的時候,性別歧視則是為了自己這一性別的人群的利益,而破壞平等的原則,同理,物種主義者將其自身物種的利益,凌駕于其它物種的更為廣大的利益之上,這些歧視的案例,內容不同但都有相同的形式.雖然在人類這個家庭中,我們認可相互的尊重是道義的責任(每個人是都是獨立的"人",不是一個沒生命的物體)當強勢者把弱勢者當成一個沒生命的物體對待時,便破壞了這種人類相互尊重的道義責任,強奸犯強暴無辜的受害者,戀童癖者對孩童進行性侵犯,奴隸主對待奴隸,在所有的這些事件中,擁有權利的人控製和剝奪那些較弱者,或許人類也是這樣來對待其它的動物或其它的地球居民,毫無疑問,人和動物之間並不是在所有的方面都表現一樣,但是,生命存在同一性,僅僅是戴著不同的面孔而已,就算這些動物不能象人類那樣有那麽多的欲望,就算這些動物不象我們人類能領會所有的事情;然而,我們和它們一樣,都擁有某些相同的需求,都能感知某些相同的事物,都渴望得到食物、水、容身之處和友情,都希望能有行動的自由,並避免痛苦,這種願望是非人類的動物和人類共同擁有的,像人類一樣,就理解力而言,許多非人類的動物也能理解它們所生于斯,長于斯的世界,否則的話,它們將無法生存。所以,雖有許多差異,仍有很多相同之處與人類一樣,這些動物也有不可思議的意識能力,如同我們人類一樣,它們不僅僅是存在而已,它們也能意識到自己的存在,如同我們一樣,它們擁有自己獨特的生命意識,就根本而言,別的生命也像人類有肢腳,但人類能直力行走,而豬,牛,雞或火雞隻能伏地而行,這些動物對人類有何希冀?我們該如何在倫理的範疇內對待它們?要回答這些問題,我們必須首先認識到我們與動物之間休戚相關的關系。本影片將從五個方面展示動物是如何服務于人類的,這一點至少我們不應忘記

諾貝爾獎得主辛格(Isaac Bashevis Singer)在他的最暢銷小說《敵人,一個愛情故事》中寫道"當赫爾曼多次目睹對動物與魚類的屠殺之後,他心裏一直這樣想:人類對別的生命的殘暴行為,那人們與納粹無異,人類在別的物種面前不可一世,充分表現了無所不用其極的種族主義,它們信奉擁有暴力就是擁有真理,讓我們比較這些故意而明顯的殺戮,一群生命在另一群生命的股掌之中受著煎熬與折磨。有一些人聲稱動物的痛苦不能與猶太人或是奴隸受的苦難相提並論,事實上,它們是一樣的,對這些大屠殺的犧牲品而言,它們的災難與痛苦還是持續著。亨利貝司頓(Henry Beston)在他的作品《遼遠的房子》中寫道:"關于動物,我們需要另外一種,更明智,也像更為神秘的概念遠離大自然,依賴復雜的技巧生存著的文明人透過他所掌握的知識,這幅變色眼睛審視著動物,看到的隻有一片被誇大的羽毛和一幅失真的圖片。如果我們以為動物不如人類完整,或者因為它們形態上比不上人類俊美,那麽,我們就大大的錯了。我們不能用人類的尺規衡量動物在一個比我們人類社會更古老更完整的世界裏,它們發展的精巧,完善,天生擁有我們人類已經丟失或從來沒有的超強感覺,依靠一種我們人類的耳朵無法捕捉的聲音而生存。它們雖然非我族類但也不隸屬我們。它們屬于另外一個國度,隻是與人類一同被困在生命與時間的網中,共同經歷著地球的輝煌與苦難。

地球公民

寵物

對我們大多數人而言,我們與動物的關系是擁有一隻或兩隻寵物。那麽寵物到底從何而來呢?當然,動物服務于人類的一個最明顯的方式,便是給人類作伴。

育種動物

寵物用雜交的方法培育出來的,雖然上一代的源種動物並不全是專門做這個的,實際上,在這個行業裏,任何一個動物都可以成為育種動物。

寵物商店和寵物養殖場

寵物商店裏的絕大多數動物都是從寵物繁殖場進購的,即使人們對此一無所知,寵物繁殖場是一個低成本經營的行當,專門繁殖小狗賣給寵物商店,或是其它買主。他們經常是一種後院經營的模式,動物們生活的環境骯髒而擁擠,沒有獸醫照顧,也沒有社會幹預,這些小狗還時常被展示拍賣,伴隨它們成長的是一系列的問題,包括肉體上的及精神上的。流浪街頭,無家可歸的寵物,這些無家可歸的寵物們,運氣好的話,會被好心的人收留,或是送到寵物收容所之類的地方,等到有新的一戶人家肯收留它們。據估計,每年有兩千五百萬的動物加入到這個無家可歸的行列,而且,有27%的純種血統的狗在其中之列,這兩千五百萬無家可歸的寵物中,又有幾百萬的寵物會因病死在街頭,或死于飢餓,或死于惡劣的天氣,或死于暴力傷害以及街頭生活的其它危險。還有很多其它的動物流浪街頭,它們中的一些是被主人拋棄,剩下的1600萬死在動物收容所,因為後者沒有空間容納它們,而被迫將它們毀滅。最悲慘的事實是:50%的動物是被它們的主人送到收容所,很多人聲稱他們從不拜訪動物收容所,因為他們不喜歡那裏壓抑的氣氛,但是動物們被迫擁擠在這些悲慘的地方,正是因為人們拒絕閹割他們的寵物,一些寵物主感覺,特別是一些男性寵物主,因為某些原因覺得閹割他們的寵物,就仿佛閹割了他們本身,或者他們希望孩子在某天可以感受所謂"生命的奇跡"。無論在何種情況下,象這樣的寵物主人都不自覺的參與了--每天6千隻動物的安樂死。

安樂死

通常被定義為出于仁慈而採用的無痛死亡,執行起來通常在狗的腿上,有時在貓的肚子上註射葯物。對動物來說這是一種迅速無痛而且是至今最人道的死法。但安樂死的費用比較高,由于寵物收容所愈來愈多的安樂死被實施,對Euthasoi之類葯品的需求不斷成長,一些收容所因為財政預算緊張被迫採用了毒氣室以取代安樂死

毒氣室

在毒氣室裏,寵物擠的滿滿的,沒有一點空間,有時,寵物悶在裏面要花二十分鍾才能死去,這是至今最為殘忍也最為痛苦的死亡方式。然後,就程式而言,這是最為便宜的方式。我們把動物作為人類的伙伴,但我們能否回答一些尖銳的問題,我們把動物作為人類的伴侶的同時,還能滿足寵物本身的需要嗎?我們擁有這些寵物,是為了他們的利益,還是為了利用,玩弄它們?這些問題的答案或許在于作為人類即寵物主的態度,和他們提供給動物伙伴合適的生存環境的能力。 (氰化物毒劑)大多數人是這方面的專家,這部影片展示了人類並非一些特別殘忍和無情的人,而是大多數人積極參與、默許、同意將他們繳納的稅款用于那些活動。在那裏,另外種群的重要利益不得不犧牲,目的隻是成全人類最為不足道的利益。(土耳其的數量眾多的流浪寵物),動物的明天隻能寄希望于這樣的人類文化:人類學會超越自身來感知世界,我們必須學會感同身受,我們必須學會從它們的眼睛去讀懂,去感知,作為有活力的生物,他們的生命一樣是有價值的

食物

"奧,沒抓到,小家伙,讓你跑掉了,不過我會抓到你的","抓到了,小家伙"這在屠宰場發生的這一切,隻是弱肉強食之歌的一個音符罷了,每分鍾都會發生成千上萬這樣的事件,一年中就有六十億的動物被屠宰,而這隻是發生在美國的情況。這些被人們稱為"供肉動物"的生命就這樣消失了。人類擁有巨大的權力決定這些動物何時何地以何種方式死亡,這些動物本身的利益在決定他們自身的命運方面起不到任何作用,殺死一隻動物本身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情。有人說如果我們必須親手屠宰動物來獲取肉食的話,我們可能都成為素食者。電視中也很少能看到關于屠宰場運營的紀錄片,人們或許希望買來的肉來自于毫無痛苦死去的動物,但是他們並不真正想知道真相:之所以有人殺,是因為有人要吃,要買,這些消費者在屠殺及肉類生產中扮演的角色,是無法隱瞞的。那麽我們的盤中之肉究竟從那裏來的?

為了滿足肉食者的口腹之欲,動物們必須遭受以下的一切痛苦:

烙印

肉牛必須被烙印.,這烙印打在臉上。

剁角

接著就是把角剁掉,而且總是不上麻醉劑,有的甚至直接把大鉗子把牛角拔掉。

運輸

運輸過程中,牛在卡車裏擠的緊緊的,實際上是堆疊在一起,悶熱或是嚴寒,疲乏,絕望與惡劣的衛生狀況,使一部分牲畜在去屠場的路上就已經死亡。

擠奶

奶牛們整天被拴在隔間裏,不能做任何的運動。為了提高出奶率,殺蟲劑與抗生素是家常便飯。最終,就如同這頭奶牛一樣,它們竭盡所有,直至崩潰。正常情況下,母牛的壽命可以達到二十年,但是奶牛一般在四年內死去,死了之後,它們的肉為快餐店所用肉。在這個屠宰場,經烙印和去角的牛隻被帶進屠場。

射釘槍

射釘槍的設計思想是降低動物的知覺,以期減輕動物的痛苦,這種由壓縮空氣或者空腔來發動的槍,發射出鋼栓,正好射中動物的腦袋。

流血

馬賽諸賽州的這個工廠裏,盡管使用了各種屠殺的方法,牛隻還是被吊了起來,割開它的喉嚨,與那些肉一樣,它們的血也會被利用,盡管動物已經被鋼栓擊中腦袋,人們認為這種方法可以使得動物沒有知覺,就像你看的的那樣,動物仍舊有知覺,這種現象並不少見,有時它們甚至流幹了血,但仍舊活著,並且在倒向生產線被屠宰的時候,仍然還活著。

撞擊筒

猶太式屠殺,這是美國最大的猶太式肉類生產車間,Glatt,猶太語稱作"光滑的",意味著最高標準的"清潔",猶太式屠宰的規定要求動物,受到最小的痛苦,對綁定的動物使用電擊,是對猶太式屠宰方法的違背.,SHEKHITA-屠宰儀式,為了屠宰者的方便而倒吊,受到驚嚇的動物,也是對猶太式屠宰的違背,在被利刃屠割後,倒吊的過程,引起牛兒吐出或者吸進鮮血,從它們的喉嚨部位,撕裂氣管或喉管,是另一件重大違背規定的事情。按照猶太式屠宰的動物,要等鮮血流光之後,才可以碰觸它們。通過金屬槽將垂死掙扎的動物傾倒在血流成河的地板上,動物的內髒紛紛墜出身體外,這項所謂的"聖禮"既不聖潔,亦無惻隱之心,捆綁和懸吊是另一種暴力虐待模式,也沒有依據猶太教的方式對待動物,以猶太教的標準來看,這樣方式屠宰動物死的既不快,屠宰方式也不夠仁慈。

小牛肉

小牛剛剛出生兩天就被從母親身邊掠走,拴住脖子,從此行動將被牢牢禁錮,以利于小牛肌肉的成長,為了達到挑剔的食客們對小牛肉鮮嫩的口感苛求要求,隻喂給一種缺乏鐵元素的液體飼料,絲毫不考慮小牛對休息,水和陽光的基本要求,在度過短短四個月的悲慘一生後,小牛即被屠殺了。

工業化養殖場的母豬是一台育種機器,不間斷的懷孕生產,當然,那是因為人工受精的緣故,大型的養豬場,每年"製造"大約五萬頭到六萬頭豬。註意,他們喜歡用"製造"這個詞,來稱呼他們的行當。

工廠條件

懷孕條板箱,傷口和膿腫,同類相食,廢物堆,由于空間擁擠,精神沮喪,豬會互相啃它們的尾巴,解決的方法就是把它們的尾巴剁掉,剁尾巴時,是不會上麻醉劑的。

剪耳朵

剪耳朵也是例行的程式,也是不上麻醉劑的,切牙也是用同樣的方法操作的。

絕育

作絕育手術也是不上止痛葯或麻醉劑的,絕育手術據說可以讓豬多長肉。

電棒

電棒是用來執行死刑,這是毋庸置疑的

電刑

電極刑是屠宰場的另一種手段,就像這兒所顯示的那樣。

切喉

切喉目前仍是一種最便宜的屠殺動物的方式。

沸水褪毛

豬挨了刀子後被固定在一個橫桿上,然後浸到滾燙的罐裏褪毛,好多豬倒懸這褪毛時,還是活的,仍然在掙扎,但還是照樣被浸到高溫的除毛罐裏

家禽

當今美國人一天所消費的雞,相當于1930年時他們全年消費的雞,世界上最大的燒雞連鎖店,一周就要屠宰八百五十萬隻雞。

去喙

去喙的目的是為了防止那些極度沮喪的雞啄羽毛,以及同類相食,這些雞擁擠在一塊,根本不可能有什麽群體秩序可言,現在給小雞去喙的速度可謂神速,一分鍾可以剪十五隻小雞,這樣的速度意味著刀片的溫度和鋒利程度不能保持恆定,直接導致切割過于粗糙,給小雞造成了嚴重的傷害。

生活條件

至于生活條件,可能六十隻雞生活在一塊,也可能九萬隻雞擁在一塊,這些動物飽受痛苦,這就是他們的生命,雖然他們的雞喙已經被切除,它們還是嘗試互相啄,母雞則擠在產蛋場裏,稱之為層架式雞籠的地方,層架式雞籠,因為箱籠的網線摩擦的緣故,這些雞的羽毛掉光了,這樣加倍的痛楚,這些雞擠在一塊,母雞都沒辦法展開一下翅膀,甚至連最微不足道的本能都沒辦法滿足。

運輸

在運輸途中,動物都飽受痛苦,許多都死了,箱籠擁擠,動物層層相疊令它們窒息。

屠殺

倒懸式屠宰法,MOOREFIELD,西弗吉尼亞。宰雞的方法有好多種,有的是被亂棍打死,有的是被砍頭而死,但多數是通過工業化農場裏的流水線處置而死,把他們倒掛在傳送帶上,喉嚨被切開,直至流血而死,或是把頭插在管子裏,以製止它們掙扎,然後,慢慢的流血而死。如果屠宰場裝的是玻璃牆,那麽人類可能都是素食者,問題是,屠宰場的建築目不透風,就是為了起到保密作用,以防被人們看見,但又有誰想去看呢?"滾,快滾,畜生""滾,快滾,畜生"愛默生在一百多年前說過:我們優雅的享用我們的正餐,血腥的屠宰場被精心的隱藏起來,巧妙的坐落在數裏之外,這之間有一種默契。

海鮮

有的人認為,吃海鮮比吃陸地動物要"更健康",但請記得有多少的垃圾和污染物被人類傾倒進海洋。一直以來,石油工業,核工業,化學工業等,根本不在意海洋環境的保護,海床成了排放不宜處理的廢棄物發的方便場所。

商業捕魚

當前商業捕魚更是導致了海洋生態環境的惡化,它們的拖網有足球場般巨大,另外,它們配備先進的電子儀器,用以探測和捕捉魚類,巨網穿過海洋,吞噬途徑的一切,這些工業化的拖船再加上人們對海鮮不斷增加的貪欲,正以驚人的速度滅絕海洋裏的生命。其實,全球十七個主要漁場中,有十三個已經或瀕臨枯竭,其餘四個也面臨過度捕撈的危機。

疾病最近爆發的赤潮,就是一種比氰化物還強一千倍的微生物,這種微生物寄生于豬的排泄物中,當數萬立方米的未經過處理的排泄物,被人類傾倒在河流,湖泊和海洋裏,地球水世界的生態系統就變成了無法沖刷的糞池,令人觸目驚心,赤潮威脅海洋裏的生命,也同樣威脅人類已經毒死十億以上的魚類,這是東南部有史以來最大的魚類死亡記錄,而且還在蔓延之中,

長島到弗洛裏達海灣,都出現了赤潮,覆蓋了長達一千英裏的距離,實際上這種海洋赤潮微生物的爆發,也是美國歷史上最嚴重的劇毒微生物危機。這次赤潮被列為三級警戒,生化危機艾博拉病毒為四級,艾滋病則是二級,這種危機,其實是大規模肉類消費的結果,尤其是豬肉,養豬場裏有數以千萬計的豬,輸入的是谷物,排出來的是這些污染物,FLIYD颶風,北卡羅裏那,1999年這些污穢有毒之物流入海洋,也流入我們的供水系統,也同時污染了居住其中的各類動物,也包括以其為食物的其它物種。

捕鯨

最後看一下捕鯨,雖然國際捕鯨委員會在1985年就命令禁止商業捕鯨,但仍有一些國家繼續殺害鯨魚,為了他們所謂的"美味的鯨魚肉",他們使用魚叉,火器,直邊勾,甚至炸葯,或是把它們驅趕到允許捕鯨的海灣,把它們往海灘上趕,在淺水處,用刀子把它們殺死。

海豚

每年的冬天,在十月到次年三月間,在日本全國各地,數以萬計的海豚被捕,並以野蠻的方式屠宰,聲納幹擾儀器被放在水面下,用來幹擾海豚的聲納,使其迷失方向,不幸落入獵網的海豚驚恐萬分,捕獵者通常對海豚或刺或砍,因為海豚從不拋棄受傷的親人,母與子被分開之後,悲傷的哀號,卷車把它們拖上來,不久,毫無憐憫的被活活砍死,這些友好溫馴而無辜的生命,它們原本值得得到人類更好的對待,而此時,它們在地上無依無靠,無助的在水泥地上掙扎,它們被開膛破肚,扔在哪兒,慢慢的死去,由于劇痛而抽搐扭曲,與此同時,學校的孩子們經過。這種血流成河的屠殺表明:日本政府對世界海洋公約沒有一絲的尊重,相反,他們以極不人道的方式捕劣,置國際公約,法律和慣例于不顧,國際組織原本是用這些法規來保護海洋不被過度開發.,同時保護海洋生物,海豚肉被賣到了市場和餐廳,貼上騙人的"鯨魚肉"的標簽,殘酷的屠殺動物,為了滿足口腹之欲,但我們人類並不滿足于此,我們還利用動物來裝扮自己,比如:外套,皮鞋,皮帶,手套,褲子,錢包等等,我們的下一個問題就是,我們的衣物來自何方?

衣物

對皮革的需求主要來自美國,德國和英國,那兒,人人都使用皮革,但是我們很少乃至從未思考過,皮從哪裏來?

印度神牛

在印度,每周成千上萬隻牛被屠殺以獲取牛皮,這些牛從印度農村的貧困家庭中收購,還向這些窮人承諾不會殺它們,說牛隻會在農場裏終其一生。

鐵掌和繩索

牛被轉移到,那些法律上允許屠牛的地區,因為印度大部分地區是禁止殺牛的,為了這次悲慘的死亡之旅,動物必須被釘上鐵蹄,,串上繩索,有時要跋涉好幾天.它們被迫在烈日下和塵土中行走,沒有任何食物和水,加上憂懼,很多牛倒在了途中,再也無法行走,要知道,大部分牛都是第一次上卡車,它們對此可能十分恐懼,尤其是人們裝載卡車時行為極為粗暴,對于動物來說是陌生的,這使得它們恐懼不安,擠在卡車中數日沒有食物和水,它們飢渴難忍,對于牛而言,它們是一天吃到晚的。

斷尾

牛群疲憊不堪快要支持不住時,它們的尾骨被人為的弄斷,目的隻有一個,就是不讓它們倒下.,人類的做法就是反復的拉牛尾巴。

趕牛人

趕牛人必須讓牛不停的行走,使勁拖曳牛鼻子上的繩索,拼命地拉牛脖子,牛角和牛尾,它們領著,或者更確切的說,是再用暴力強迫牛群,讓它們聽話的上下沒有梯子的棚車,這樣造成牛群傷痕累累,骨盆,肋骨,腿,牛角斷裂。

辣椒和胡椒

辣椒,胡椒和煙草,都被用來驅趕使牛群不斷行走,人們把這些刺激性的東西直接擦進它們的眼睛,目的是防止它們倒在途中。

屠殺

以上是屠殺前的情景,大概有一半的牛隻,到達屠宰場之前就已死亡,除此之外,讓這一切更加痛苦和恐怖的是,讓動物目睹它們同伴被屠宰的全部情景,雖然對屠宰也存在規定,要求用利刃一刀封喉,實際上,動物們通常是被,鈍刀或砍或鋸弄死的。

製革

然後,動物的皮被送到皮革廠,在那裏,人們使用劇毒的葯劑,如鉻等防止腐爛,要記得,皮革是屍體的皮,因為是死屍,它當然會分解腐爛,除非使用抗訴強效的葯劑做處理,對皮革製品持續的需求,導致了在皮革廠大量使用化學製劑,而這些化學品對人類健康的影響,又引起了新的問題。

零售

最終,從印度神牛身上獲得的皮革被送進了世界各地的服飾店,多數主要的連鎖店,都出售印度牛皮製品,而這些皮革背後的牛,和我們的使用牛完全不同。

毛皮

動物毛皮的故事又是怎樣的呢?每年有一億隻野生動物因為它們的毛皮慘遭屠殺,僅在美國就有2500萬之多.,這些被獵捕或誘捕來的動物被飼養在如下條件的毛皮廠。

鐵籠狂躁症

這些未馴服的野生動物自然不習慣被籠養,恐懼和沮喪使它們陷入瘋狂的境地,鐵籠狂躁症,它們被監禁的重壓逼到了極限,這些曾在大自然自由馳騁的野生動物,和它們的後代再也無法回到自然,甚至無法邁開腳步感受腳下的大地。相反,它們隻好在鐵籠裏亂抓,不斷的兜圈打轉,這些在毛皮農場上生活的動物所遭受的生理傷害,包括斷骨,骨頭暴露,失明,耳朵感染,脫水和營養不良,挨凍,缺乏獸醫的照顧和慢性死亡。沒有法規涉及毛皮廠的屠宰手段,因此,最便宜的方法成了最具吸引力的方法,一氧化碳中毒,馬錢子鹼,窒息,斷脖,肛門點擊,是一些普遍使用的手法,動物戴著重重的套脖桿被領出籠子,經過一排被宰殺的動物屍體,有狐狸,紫貂,浣熊,狼,肛門電擊是一種很殘酷的方法,把一段電線插進動物的直腸,而動物嘴巴裏被塞進金屬導體,通常,為了徹底殺死動物,這個殘忍的程式會被重復好幾遍,然後扒了皮的動物屍體被絞碎,用于喂養籠裏還活著的動物。(中國的皮毛養殖場)(加拿大的海豹獵捕)這一件多少錢?這件是49,500美元

娛樂

接下來我們說娛樂,馬克吐溫曾言:上帝所造一切生命裏,人類最為可惡,人類明明知道眾生受苦,卻又以別的生命的痛苦作為娛樂,美國西部的牛仔競技,在競技中,公牛和野馬並非因為它們,是未馴服的野生動物而掙扎騰越,而是因為它們感到劇痛,在它們的身體上,一根皮帶牢牢纏繞著緊勒住它們的陰部,也稱側腹綳帶或躍馬皮帶,當動物離開圍欄,出口後,隻要用力勒緊皮帶就足以使它們,因極度疼痛而掙扎騰越了,此外在競技中傷害動物的方法,還有很多,比如折斷它們的腿,用鞭猛烈抽打,被戲弄,被電棒電擊,以及不同的方式拷打折磨,狂暴的沖出圍欄。

套獵

套獵,正如你所見,包括扔出繩套套住正在全速奔跑中的恐懼萬分的動物的脖子,可憐的動物被繩子勒的無法呼吸,並嘣然的將它們重摔在地。

賭馬

正如其它生意一樣,賽馬或賽狗屬于商業行為,並有相同的動機,利潤,市場賽會,在全國的市場賽會上,舉行著動物賽跑,賭博和觀覽,為完成此類活動,被訓練的動物,隻偶爾喂點水,完全沒有食物,這些動物,不熟悉它們的環境,噪音,嘈雜的人群,即便單單考慮它們所作的活動,也是頻繁的受到傷害和拋棄。

鴿子保齡

無意義的,無價值的,古怪的比賽被設計出來,用于賺錢或娛樂。

狩獵

除了棲息地的減少,狩獵活動是野生動物面臨的最大威脅,狩獵者每年殺死超過2億的動物,鹿,兔子和松鼠,高居獵取目標清單的前列,不可否認的是,如果說打獵是一種運動,那麽這是一種血腥的運動,目標是活著的動物,目的是讓它們受到暴力攻擊後死亡。

釣魚

釣魚也是一種讓非人類動物痛苦的死亡方式,研究者已經發現魚會擁有與哺乳動物相似的疼痛行為,無論從解剖學,,還是生理學抑或生物學角度看,魚的疼痛機製,實際上和鳥和哺乳動物完全一樣的,換句話講,魚是有知覺,有感覺的生命體,所以,它們當然會感覺到痛苦,或認為魚的死亡是一種,較溫和的死亡,但請認識到,魚類的感覺機製是高度發達的,它們的神經系統非常復雜,它們的感覺細胞和我們人類非常相似,它們的神經系統非常復雜,它們的感覺細胞和我們人類非常相似。

馬戲團

當我們觀看馬戲時,很少會停下來考慮一下,是什麽激勵著動物去完成一些,非自然的,甚至異常危險,如跳過火焰,單足平衡站立,或從搖晃的高台上跳入水中,訓獸員之所以可以讓動物做到這些,並非如公眾所相信的那樣,動物們是在食物獎賞的誘惑下,完成那些動作的,動物們能完成表演,因為它們懼怕懲罰,馬戲團最根本的管理絕招是--刑罰,將本來自然野生的動物,鎖在狹小的籠子裏,不能擁有正常的身體活動群體活動,在各地之間穿梭來往,冬季,一生95%的時間都被鐵鏈桎梏。

馴獸

(訓練者說)大象們從來不會挨打,它們能夠完成這些表演是因為使用了積極正當的訓練方法,從來沒有被打過,絕對沒有,沒有,沒有,除了一根指揮棒或別的道具,有誰見過任何人使用馴象刺棒或者其它東西嗎?(實際卻是--)統治,臣服以及疼痛,組成了完整的馴獸程式,不要輕輕碰它,要狠狠揍它,是讓它們哀叫,如果你害怕打疼它,就不要進這個屋子,當我說把它打爛,你知道我將怎麽收拾它?所以如果我說將它的頭開啟花,打爛它的腳,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因為做這些非常重要,對吧,當它開始扭動的太厲害了,兩個手。嘭,剛剛在它的下巴下面,坐下,它最好退後,然後當它走開太遠,不要抓住那個腿,你隻要用這個鉤子刺,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當鉤子刺入後,它將開始哀嚎,當你聽到哀嚎,你就知道,它們已經開始提神了,隻能在這個棚子裏,不能在外面這樣做,它將做我要它做的事,這才對勁,好了,讓我們走,Becky! Becky!!!你他媽的!他媽的,從這裏站起來,他媽的!過來becky,前進,becky,前進,becky,好了,tubs,嗨,發瘋了,嗨,becky,繼續,前進,嗨,我還活著呢,我不是死人,前進,排成一隊,排成一隊, Becky.,他媽的,走,他媽的,好樣的排成一度,過來,tommy,他們為什麽不得不走過那裏,因為,你他媽的不想聽從?往後退,你要有這樣一種強硬的態度,你決定它們的生死,我們知道動物的感受,它們感到恐懼,孤獨,和疼痛,和人一樣,誰會選擇被囚禁一生呢.如果它們有選擇的權利?報復,有三個了,一二三,抓住它,馬上開槍。

動物園

有價值的教育和保護機構嗎?不錯,動物園很有趣,但實際上它隻做到了這樣的教育而已,我們可以漠視、不尊重大自然中其它的生命,除此以外,觀看這些囚籠裏的野生動物,我們又能了解到它們多少呢?動物園的存在是僅僅為了滿足我們獵奇的需要?對于逛動物園的人來說,這些動物隻不過是:東西,馬戲團和動物園,都是如此,野生的和外來的動物被捕獲囚禁牢籠,運輸和訓練,做那些人類想讓它們做的事情。

鬥牛

無論怎樣來講,"鬥牛"這個詞都是名不副實的,這種比賽根本沒有公平可言,在無比敏捷的鬥牛士的劍,與一頭昏亂,殘廢,精神痛苦,並且身體極度虛弱的公牛之間的決鬥,很多著名的前鬥牛士報告,那些公牛被故意喂了鎮定劑,以使它們虛弱,在鬥牛前,已經被毆打腰部,並在脖子上掛重物長達數星期之久,有的則在與鬥牛士面對面之前,先關在一間黑屋裏48小時,這樣放出來後,眼睛馬上就瞎了,在一個典型的鬥牛中,公牛進場,被人用詭計逗弄,使它不停打轉,沖撞,最後使它,精疲力竭,灰心喪氣,當公牛疲憊的幾乎喘不上氣時,一個長矛手會靠近它,在它的後背和頸部刺入標槍,扭轉和挖鑿以確實公牛大量失血,削弱公牛的力量直到它無力再抬起頭此時短槍手上場,他們會分散在公牛周圍投飛鏢,並刺入更多的標槍,他們會讓由于失血過多,而虛弱無比的公牛再多跑幾圈,直到公牛眩暈得停止追逐,最後,鬥牛士,這個殺手,出場了,在數次激怒垂死的,精疲力竭的動物後,準備用他的劍殺死公牛,這個血腥的娛樂,就是鬥牛,源自這些娛樂活動的快樂,(有些人會說,與自然共享),可以保證不傷害和殺害動物.,對野生動物的商業化利用,是野生動物的價值轉化為人類所需要的利益,尤其是經濟利益,但是,野生動物比不是可再生資源,它們的價值不僅僅是讓人類吃掉,或是供人類娛樂,把動物當作商品看待隻是物種主義者一廂情願的解釋。海豹捕獵,聖保羅島。然而,這種活動存在。僅僅是因為我們人類。不嚴肅對待其它動物的利益。從這點上來說,人類難道不是所有動物中最殘酷無情的嗎?

​科學

活體解剖

活體解剖這個名詞泛指在有生命的動物身上做的各種各樣的實驗,這被看作醫葯科學的一部分,作此類實驗的目的據說是為了尋找對付人類病痛的方法,但是那些通過折磨動物謀求治療人類疾病對策的人犯了兩個根本性的認識錯誤:第一是他們假設在動物身上獲得的結果可以套用在人類身上,第二個不可避免的謬誤就是試驗法是有機生命研究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因為動物和人的反應不同,所以每一種新的葯物,或者新的治療方法在動物身上,試驗之後,還必須在人的身上,再謹慎小心的進行臨床使用,直至被認為安全可靠,這是法規,沒有例外,在動物身上做試驗不僅危險,還會導致錯誤的結論,並且會妨礙臨床的研究,臨床實用研究才是唯一正確的途徑,請記住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任何特意引發的疾病,和自然發生的疾病是不相同的。

醫學實驗

不幸的是,打者"科學"的旗號,今日這些方法仍大行其道,這是對真正意義的科學和人類智慧的玷污,于是我們悲哀的看到活體解剖被套用于各種醫學實驗。在這些實驗裏,人們肆意使用有毒物質,電休克和外傷性休克,不施用麻醉劑進行手術。

燒傷.

長期不給動物喂食和進水,對他們進行生理和心理的折磨,這些折磨引起動物精神失常,感染等等,

(賓夕法尼亞大學)

一項頭部創傷實驗將部分或完全清醒的狒狒捆綁起來,給他們套上一個金屬頭盔,然後用高達1000克的力,以60度角度猛擊頭盔,這個實驗的目的在于模擬汽車碰撞足球,拳擊及其它造成的頭部傷害,並且這個過程在同一動物上反復進行軍事研究。更為殘忍的是,將猴子送出地球,在無助的小狗身上進行原子爆炸試驗,讓靈長類動物接受核輻射,

20年前,因為活體解剖而死亡的動物已是天文數位,全球範圍來說大概每天40萬,並且以每年5%的速度成長.。現在這數位已經大到難以想象:大概每分鍾有1.9萬,每年有100億個動物喪生。一些無知的人詭稱,智力不及我們的動物對痛苦的感知比人要來的麻木。實際上,我們根本不了解動物的真正感受,隻是直到它們同樣受自然規律的支配,在非自然的死亡之前免不了痛苦,掙扎一番,直至咽下最後一口氣,說動物在折磨下不會遭罪,但這根本就是無稽之談,動物們決不會因為它們智力低下,就不會受苦。

強飼法,肥鵝肝醬

對動物來說疼痛也是實實在在的感覺,經由神經傳到大腦,除了與智慧型相關的神經外,還有視覺,嗅覺,觸覺和聽覺神經,在某些動物身上,這些神經的進化程度遠甚于人類,

人類生理學並沒有通過折磨動物得到突飛猛進,我們隻是對動物知道的更多一點,如果說我們可以通過從動物的心理層面來學到一些東西,那絕不是採用鐵棒加電擊的方式,更不用說對動物的精神折磨,對有感知生命進行系統性折磨,無論是在何種借口和何種形式之下都不能獲得一絲一毫的好處,除了能證明,人類究竟可以卑劣到何種程度,如果這是我們想知道的,這隻能證明下面這句話:"哪裏有屠場,哪裏就由戰場",- 列夫,托爾斯泰。

"無知"是種族主義者首選的托詞,但是,隻要肯花時間並具有堅定的決心去找尋真相,這個就很容易突破,無知長期以來佔據了主導地位,那是因為人類不願意去發現真相,"不要再說了,你讓我胃口盡失",當有人企圖揭示食物背後故事的時候,上述的反應在我們中司空見慣,即使有人意識到,傳統的家庭式農場已經被大企業的利益所取代,意識到它們的服飾來自于被屠殺的牛群,意識到它們的消遣,意味著成千上萬隻動物的痛苦和死亡,意識到人類的試驗室裏正進行著某些可疑的實驗,他們仍然堅持他們那似是而非的信念,情況還不是太壞,他們仍然堅持他們那似是而非的信念,情況還不是太壞,這並不是說我們缺乏發現真相的能力,而是我們不願了解這些事實,我們怕這些事實會造成我們良心的負擔,我們寧願讓良知沉睡,假裝不知道 -,總而言之,被拋如這種悲慘境地的犧牲品,唯一的原因便是它們與我們不是同一族類,它們註定要受苦受難,並非因為智力,力量,也不是社會等級或者公民權利,痛苦和苦難本身是壞事情,應被阻止或者減到最低程度,不管是何種種族,性別,或者種類的生物遭受痛苦,我們都是鮮活的生命,任何動物和人類一樣一樣,強壯,聰明,勤勞,遷徙並進化,它們成長並適應自然,就像我們一樣,最重要的是,它們也是地球的公民,就像我們一樣,它們也在生存,就像我們一樣,它們也在尋找自己的安樂而並非不安,就像我們一樣它們表現出各種情緒,簡而言之,它們與我們一樣,也是活生生的。

事實上,脊椎生物中的大多數,就像我們一樣,當我們回顧動物對于人類的生存有多必要的時候,我們可以看出,我們完全依賴于它們。例如,伙伴,食物,衣服,運動和娛樂以及醫療和科學實驗,非常具有諷刺意味,我們隻看到了人類對這些非人類衣食提供者的完全蔑視,毫無疑問,這就是所謂的恩將仇報。事實上,我已經踐踏和撕裂了這些道德準則",現在我們面臨著不可避免的後果,我們的健康報告明顯的告訴我們,我們消費了過量的動物。癌症,心髒病,骨質疏松症,中風,腎結石,貧血症,糖尿病,以及其它更多的疾病,甚至我們的食物現在已經被污染了,並且是從最開始的源頭就開始被污染了,使用抗生素來提高動物的體重,由于動物們在充滿壓力,過于擁擠的工廠式農場的生活條件下,不會增加體重,隨著殺蟲劑的過度使用;或者人工荷爾蒙的過多使用,(用來增加牛奶產量增加產仔的數量和次數),使用人工色素,除草劑,殺蟲劑,合成化肥,鎮定劑,生長和食量刺激物,難怪瘋牛病,口蹄疫,赤潮,以及其它動物相關的變態宿主,已經在人類的公共場所中傳播.,大自然對這一切後果是無任何責任的,而是我們。改變是不可避免的,或是我們主動為之,或是由于自然原因被迫為之。是時候了,請我們每個人都反思自己的飲食習慣、傳統生活方式和流行時尚的時候了,最重要的是我們的思維方式,如若古諺所雲,"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它們究竟是為何受苦,我們是否對此反思?種善因,得善果,它們究竟是為何受苦,它們是地球公民,它們和人類有同等的權利。答案或許能為另一古諺印證,這一諺語道出了公平的真理。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動物有感覺,當然它們就會感受苦痛,不管怎麽說,自然已經賦予了動物知覺與感受的能力,如果它們對痛苦沒有知覺的話,難道它們的神經系統是個擺設?是麻木的嗎?我們應該對此做出更合情合理的解釋。但一事可以肯定,動物被捕殺用作食物,服裝,娛樂和科學試驗,對動物的虐殺都是在光天化日之下進行,它們都死于痛苦,所有的人類兄弟們,難道這些還不夠嗎?世界不是處于人類進步和擴張的用久性倒退中嗎?對許多物種來說,已經無路可逃了,似乎動物的命運完全掌控在人類的手中,我們儼然成為地球的領主,恐懼威嚇與慈悲憐憫兼具。但人類應愛動物,猶如有識之士愛惜無知之人.,強者愛惜弱者,當動物遭受苦難之時我們退縮,這種情感本身就在說明問題。盡管我們嘗試忽略,有的人把對眾生的愛護當作多愁善感,他們正是忽視了人性中重要而美好的一面。我們善待動物並不會使我們遭受任何一點損失,事實上我們人類本就應該保證動物們擁有幸福的生活,而且是長遠的。

在荒野中,李爾王問眼睛瞎了的格羅斯特伯爵:"你是如何看世界的?"盲人格羅斯特伯爵答道:"我滿懷情感地去看",充滿感情的去看,地球上的三大主要生命力量:自然、動物、和人類.,我們都是地球這個大家庭的成員,我們彼此聯結根本無法相互隔離。

所獲榮譽

《地球公民》獲得過3項電影獎:2005年聖地亞哥電影節最佳紀錄片、2005年波士頓國際電影節獨立製片電影最佳內容獎、2005年藝術行動者電影節最佳紀錄片獎等。

作者介紹

本部作品導演Shaun Monson是為動物、人類和環境的權益的一個活動家。他最出名的寫作、指導和生產2005紀錄片《地球公民》來說,包括動物權利的問題主要在產業如:寵物、美食、時尚和科學。

Shaun Monson在上個世紀90年中期成為一個素食者,並在不久以後成為了一個嚴格的素食主義者。

作者作品

Bad Actors (2000)

Holy War, Un-Holy Victory (2001)

Earthlings (2005)

Unity (2012)

部分旁白

諾貝爾獎得主辛格(Isaac Bashevis Singer),在他最暢銷的小說《敵人,一個愛的故事》中這樣寫道:“當赫爾曼經常目睹對動物與魚類的屠殺之後,他總有這樣的想法:‘從人類對待其他動物的方式來看,所有人都是納粹。’”

與我們人類一樣,這些動物也有不可思議的神奇意識。同我們一樣,他們不僅隻是存在于世,他們也能意識到自己的存在;同我們一樣,他們也有內心世界,都是不同的獨特個體。

他們(指動物)像我們一樣,也是地球的公民。像我們一樣,他們為生存而奮鬥。跟我們一樣,他們也能在困境中尋求自我安慰。像我們一樣,他們表達不同的情感。簡而言之,他們像我們一樣,是活生生的生命。

如果你研究一下動物對于人類的生存有多重要的話,你會發現,我們完全依賴于他們:同伴、食物、服飾、體育和娛樂、以及醫學和科學研究,與之相反的是,我們所見到隻是人類對這些非人類貢獻者的完全蔑視。毫無疑問,這就是所謂的“恩將仇報”。

一些無知的人詭稱,智力不及我們的動物對痛苦的感知比人要來的麻木。實際上,我們根本就不了解動物真正的“感受”。隻是知道他們同樣受自然規律的支配,在非自然的死亡之前,免不了要痛苦掙扎一番直至咽下最後一口氣。 但是,如果說動物們在折磨下不會痛苦,這根本就是無稽之談。對動物來說疼痛也是實實在在的感覺,經由神經傳到大腦。除了與智慧型相關的神經外,還有視覺,嗅覺,觸覺和聽覺神經。在某些動物身上,這些神經的進化程度高于人類。

(關于利用動物進行醫學和生物試驗)對有感知的生命進行系統的折磨,無論是以何種借口,何種形式,都不能獲得一絲一毫的好處。

最後影片在結尾告訴觀眾: 這個星球上有三種生命力:自然,動物,和人類。我們都是地球公民。願我們彼此相通,彼此關愛。 《動物解放》的作者彼得·辛格評語如下:“如果我可以讓這個世界上的所有人都看一部電影的話,那麽我會讓他們看《地球公民》。” 演員布萊絲·達拉斯·霍華德(Bryce Dallas Howard)說:“觀看《地球公民》這部電影是我獲得的最大禮物,我都不敢相信我過去是怎樣的無知。” 以下是觀眾的評論:

今天和同學去 Art Gallary 看了一個名為“Earthling" 的記錄片。animal rights是我不喜歡觸及的一個領域,我也不是一個環保主義者,總是認為,因為我什麽都無法改變,所以我寧肯不知道我周圍的環境。但是今天的所見,觸及了我作為生物的底線。……我們又有誰何曾想過何曾知道,動物也有生存的權利,動物也會疼痛,也會恐懼。在面對動物的時候,的確,我們都是納粹。    

觀者反響

《地球公民》觀後感: 

(以下為作者的原文,轉載已征求過意見)

看完《地球公民》,我哭得很痛,為自己曾經的食肉經歷……懺悔自己以往的無知。

DVD剛開始播放時,我還在想,這樣的壓縮碟,圖片質量的確差了一些。但是看著看著,我便沉重起來,我的淚眼讓我的視線更加模糊。畫質雖然不清晰,但足以帶來巨大的視覺沖擊和心靈煎熬。

孩子已經睡下,LG陪我一起看的,他從來都是個無肉不歡者。但這次,他很認真的看了,他的表情也很凝重,我想:他這次一定可以斷掉肉食了。

看完後,我們洗漱睡覺,可是我輾轉反側,到很晚才朦朧睡去。

凌晨4:20,我突然醒來,去了一趟衛生間,回到床上後翻來覆去就再也睡不著了……

我突然想到了世界末日,這真的不是預言,毀滅距離人類難道不是越來越近了嗎?《地球公民》的譯製來自志願者,我還不太清楚這背後的故事,這是一個怎樣的發起?它是由怎樣的一些人拍攝製作完成的?它有沒有遭到被禁?它會不會遭遇某愚人政府、某盈利集團、某貪婪企業、某別有用心人群的攻擊和反駁?

正如影片所言,真相被認知需要經過三個階段:一、嘲笑;二、強烈反對;三、承認。

目前在國內或許還沒有該影片的拷貝,而它也可能不會被選擇公映,但我想我會盡自己所能讓它流通。

我閉著眼睛,但是內心很不平靜。我們人類真的不是在工業文明中進步,確切地說,我們是在退步,並在義無反顧地奔向“天堂”,這是真正的死亡之旅。我們已經毀滅和改變了很多,不是讓一切變得更好,而是更糟糕!這一切都是我們自己親手製造的。我們盡情地釋放我們的欲望(我更願意把它稱之為貪欲),這難道不是所有災難的禍起之端嗎?

我們沒有直接參與殺戮,但是誰又能說自己沒有間接地參與屠殺?是不是隻有殘害同族才能被稱之為慘無人寰?我們不是都在冠冕堂皇地求和平嗎?而其它物種和族群生存的全部意義難道就僅僅是來滿足人類的娛樂、食用、穿著、醫療實驗、軍事和所有任意的踐踏與屠殺?……我們一刻也離不開動物,但是我們卻真的在“恩將仇報”!

我不可能再睡得著,我滿腦海裏都是一幕幕的血腥場面,是那些無辜、可愛而又無助的生命在流血、在掙扎,在撕咬、在悲鳴和吼叫……

冤冤相報何時了?動物不會傷害人類,但人類卻會挑釁任何族群。生生不息的這個世界啊!自然、動物和人類,是誰在主宰?是誰在毀滅?殺害和報復我們的隻能是我們自己。

我不願去想,直到有一天,人類醒悟了,我們痛心疾首,但我們已經把自己帶進萬劫不復的地獄深淵。人類自以為聰明,但我們已經喝不上潔凈無毒的水,呼吸不到氧份充足無污染的空氣,更加吃不到源頭純凈又香甜的食物。而這一切,僅僅才是19世紀以來的事情。太快了,太快了呀!人類不是獰笑著為自己的死亡助跑又是什麽?!

如果你認為自己應該活得有尊嚴,有一些人文精神,那麽你必定是素食者!

吃西餐和麥當勞不是品位和時尚,浪漫、潔凈、高雅的環境中掩藏的是殺機、血污和哀號。中國人吃飯隻需筷子,無需刀叉。

我不再食肉和任何的乳製品。

我不穿皮草,不買真皮製物。

我不養寵物,不看馬戲,我也不去動物園。

我要從此遠離西醫和西葯,我會好好研習我們博大的中醫。

除了購買日常所需,我不會去逛超市,那裏不過是史無前例的化合物大賣場和屍體展覽台。

我也不會再聽信保險業的讒言,什麽難免遇上大病大災,求個平安。

我心自安,何來禍端?

“清心寡欲”、“無欲則剛”--和勵志無關,這是我今後的生活態度。如果我影響不了更多的人,我至少可以影響我的家人,教育好我的孩子。

在心靈拷問和滿眼淚光中,我感到自己獲得了重生。

後註:

這篇觀後感不是我寫的,因為我根本無法把它完整看下來。當朋友發這篇文章給我時,我深刻體會到作者--這位朋友的朋友看完《地球公民》後內心的震撼與悲痛。

或許你會埋怨,為什麽一定要揭露人性殘暴的一面,讓我們看這些心裏會不好過的東西,不看我就可以快樂地、沒有內疚地活下去。

我知道她為什麽會有這麽強烈的反應,因為她以前沒意識到自己有傷害別人,也有些人是意識到一些但不願更多地面對,那樣會令到他(她)恐懼、不安,但你卻忽視了你的行為已經造成了諸多生命的不安與恐懼。

拍攝《地球公民》的目的,絕對不隻是為了揭露人類的不仁愛的,而是提醒人類,讓你了解生活方式的轉變可以令自己活得更安心,可以令你周圍充滿和平慈愛的氣氛,可以讓你有更大的勇氣去幫助、挽救更多弱小的生命。

其實,你不去傷害它時,你就已經是在保護它了。把它們當成你的孩子、朋友、愛人吧。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