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

地方政府

地方政府(Local Government),指管理一個國家行政區事務的政府組織的總稱,全稱"地方人民政府",在中國指相對于中央人民政府(The Central People's Government)(國務院)而言的各級人民政府,憲法第95條規定"省、直轄市、縣、市、市轄區、鄉、民族鄉、鎮設立人民代表大會和人民政府"。簡稱"地方"。

  • 中文名稱
    地方政府
  • 外文名稱
    Local Government
  • 全稱
    “地方人民政府”
  • 簡介
    管理國家行政區事務的政府組織

基本介紹

地方政府(Local Government),全稱“地方人民政府”,在中國指相對于中央人民政府(The Central People‘s Government)(國務院)而言的各級人民政府,憲法第95條規定“省、直轄市、縣、市、市轄區、鄉、民族鄉、鎮設立人民代表大會和人民政府”。

地方政府地方政府

機構特點

現代社會,地方政府和這中央政府相比,具有有限的權力,如製定地方稅收政策、實行有限的立法等等;很多國家民族自治地區較一般的地方政府具有較大的權利如立法權等;在中國還存在自治地方,香港澳門在脫離殖民統治以後,成為為中國的特別行政區,和同行政地位的省和直轄市相比,中央政府給予更大的權力。

最新訊息

國家主席習近平讓國有企業開放競爭的計畫,正促使地方官員考慮出售資產,此舉可能有助于降低地方政府債務。地方政府融資平台4月份發債規模創紀錄,據中國債券信息網的資料顯示,城投債發行額猛增3倍多至1838億元人民幣,是2002年以來最多。

地方政府地方政府

中國財政部估計,截至3月底,地方政府控製的酒店、零售以及發電等企業的資產為43.8萬億元人民幣。廣東與貴州今年承諾要在未來幾年考慮調整它們旗下資產的所有權結構。廣東經濟規模在中國各地居首。

渣打銀行表示,在中央政府設定方向的情況下,如通過將中信集團旗下資產轉移到其香港上市子公司,地方政府靜悄悄出售資產的潮流可能會在2015年至2016年到來。調整公有製企業引發的生產力成長,將有助于抵銷由投資引導的放緩。

“這方面行動的步伐出奇地快,”經濟咨詢公司龍洲經訊(Gavekal Dragonomics)在北京的分析師、自1998年以來一直研究中國問題的Andrew Batson表示,“地方政府目前有巨額的表外債務,因此它們有著比中央政府更強的動機來出售資產募集資金。”

地方國企包括貴州的白酒生產商貴州茅台[-0.76%資金研報]以及位于吉林、在中國生產奧迪以及大眾汽車的一汽集團。據Gavekal Dragonomics匯總的財政部資料顯示,截至2012年底,中國有大約98554家由地方政府控製的國企。該公司的客戶包括財富500強企業以及對沖基金。

《Strategic Priorities:China's Reforms and the Reshaping of the Global Order》中寫道,有良好經濟基礎和高質量資產的城市主要位于長三角和珠三角地區,這兩個地區比較適合通過出售資產來降低債務。

如果此舉成功,將有助于抵銷地方政府債務的膨脹。隨著前一屆政府在2007年至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推出的刺激政策,中國地方政府債務已經達到大約17.9萬億元的規模。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正在尋求完善中國的財政體製的方法,當前體製賦予地方政府的稅收收入太低。

習、李及其他領導人在去年11月份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上決定,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有跡象表明,中國將實施1990年代以來最重大的國企改革。朱鎔基在1990年代淘汰了一批虧損企業,幫助中國在之後取得超過10%的經濟成長。

國企改革加速的跡象之一,是中信集團上個月宣布通過360億美元的交易將資產轉給香港上市子公司。成立于1979年的中信集團是中國第一家國有投資公司。中國石化[0.00% 資金研報]正在計畫的改革,可能是中國最大的國企資產出售。中國政府在4月表示,包括能源和基礎設施在內的80個項目將向社會資本開放。彭博新聞社4月報道稱,中國還計畫鼓勵將軍工科研院所資產註入相關國有上市公司。

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公報指出,要堅持公有製主體地位,發揮國有經濟主導作用。因此,中國中央政府不太可能更廣泛地從公有製撤退。

“體製的核心不會變,”安可顧問大中華區主席、《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一書的作者麥健陸表示,“他們希望它能更有效率,少浪費錢,少點債務負擔。”

利率和自然資源價格的自由化是解決大型國企效率低下的另外手段。“習主席可能會通過市場力量推動國企改革。”倫敦SLJ Macro Partners LLP的共同創始人、曾在IMF擔任經濟學家的任永力在4月的一份報告中寫道。

渣打銀行的王志浩和申嵐表示,在地方層面,隨著還債壓力升高,政府可能會採取所有權結構改革。“沒有人會主動進行國企改革,但隨著數學算不下去,他們的選擇也少了。”海南省表示,將對運輸、建築、能源和旅遊行業的國企進行股份製改造。珠海國資委批準出售格力集團49%的股份。

廣東省在今年2月份製訂了一個目標,到2020年混合所有製企業戶數比重超過80%,國有資本在持有比重上不設下限。貴州省3月份表示,啓動國企產權製度改革“三年行動計畫”。

“在已經取得的進展上,國企改革確實令人吃驚,”法興銀行駐香港的首席中國經濟學家姚煒表示,“政府知道當前國企管理模式沒有效率,一定程度上導致了企業層面的高負債。他們認識到,現在必須改革。”撰文/彭博社編輯/李曉曄、張田小、馮艷彬

總之不斷有跡象表明,中國將實施1990年代以來最重大的國企改革,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

現代地方政府

陳廣勝《走向善治》

現代地方政府本質特征是:以服務為宗旨,以公平為核心,以民主為基礎,以法治為保障。相對于傳統地方政府,它要求從體製、機製到文化、心理的綜合型轉變:

1、從“物本型”轉為“人本型”。傳統地方政府屬于“物本型”管理,政府以物質財富為本位,把人僅僅作為謀取物質財富的手段,甚至將民生福利改善置于次要位置。現代地方政府把現實的人作為一切活動的出發點,充分考慮社會公眾的利益、願望和要求,不僅要努力滿足人民的生存需要,還要滿足其安全、享受和發展的需要。將人作為社會治理的主體和目的。圍繞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地方政府摒棄見物不見人的思想,保障公民的政治、經濟和文化權利,通過履行職能提供良好的社會管理和公共服務,真正把人的發展的實現程度作為衡量政績的根本標準。

2、從“全能型”轉向“有限型”。傳統地方政府被視為無所不能的“超人”,對社會全面行使權力,也包攬所有公共事務。現代地方政府是有限政府,實質上是理性確定自身的職能邊界,將政府建構在市場自主、社會自治的基礎之上,做到有所為、有所不為。在法治社會,憲法和法律劃定了地方政府行為的明確邊界,行政權力的行使受到法律的限製,政府職能的設定依據法律的規定,政府機構的規模來自法律的約束,所有這些都是一個有限的架構。

3、從“權力型”轉向“責任型”。傳統地方政府對公民強調義務,卻往往忽視其權利;而行政權力則被放大,有時甚至無限製地膨脹。現代地方政府則與責任相生相伴。從政府合法性的角度,政府的權力來源于人民,毋庸置疑要對社會公眾負責,政府的一切措施與官員的一切行為都須以民意為依歸。地方政府責任包括道德責任、政治責任、行政責任、訴訟責任和經濟責任,承擔責任成了地方政府的第一要義。

4、從“暗箱型”轉向“透明型”。傳統地方政府從機構設定、職責許可權到規章製度、運行程式等都不對社會公開,一切事務都由官員進行內部決定和實施,以致被視為暗箱操作。現代地方政府將掌握的信息,除了必須保密以及涉及個人隱私的部分外,全部向社會公開。這符合民主政治的本意,可以促使其更好地實現公民權利尤其是知情權、選擇權和參與權。

5、從“設租型”轉向“廉潔型”。傳統地方政府的官員是權力個體的代表,極易導致人們利用權力獲取經濟利益的設租行為,這也是腐敗叢生的體製根源。現代地方政府加強對權力運行的監督和製約,營造腐敗預期成本大于預期收益的製度環境。通過懲防並舉,最大限度地減少權力設租的機會,確保公共權力為公共利益服務。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