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家族

土家族

土家族是中國歷史悠久的一個民族,世居湘、鄂、渝、黔毗連的武陵山區。根據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顯示,土家族人口數量約為8,353,912人,在中國的55個少數民族中排名第七位,僅次于壯族、回族、滿族、維吾爾族、苗族、彝族。

土家族人自稱為"畢茲卡"。"土家族"是漢族對"畢茲卡"的稱呼。土家族北支(湖南省湘西州,張家界市以及湖北省恩施州、宜昌市的五峰、長陽,渝東南,貴州黔東北)自稱"畢茲卡、畢基卡、密基卡等等"。南支土家族僅分布于湖南湘西州瀘溪縣內的幾個村落。自稱"孟茲",南支土家語與北部土家語不能通話,現隻有瀘溪的九百餘人使用。

土家語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土家語支,也有人認為歸入緬彝語支,是藏緬語族內一種十分古老獨特的語言。絕大多數人通漢語,如今隻有為數不多的幾個聚居區還保留著土家語。沒有本民族文字,現時使用1984年創製的拉丁文字。通用漢文。崇拜祖先,信仰多神。

1956年10月,國家民委通過民族識別,確定土家族為單一民族。

  • 中文名稱
    土家族
  • 外文名稱
    tujia
  • 目前人口
    835萬
  • 分布
    湘、鄂、渝、黔
  • 建築
    吊腳樓
  • 語言
    土家語

起源

土家族在中國五十多個民族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根據2000年全國人口普查,土家族有802.81多萬人,集中散居在湘鄂渝黔四省市毗鄰的武陵山區和湖北宜都以上的長江沿岸,其中主要在湘西的保靖、永順、桑植、永定、古丈、鳳凰等縣區,鄂西的長陽、五峰、恩施、利川、來鳳、鶴峰、鹹豐等縣市,渝東的石柱、酉陽、秀山、黔江、彭水等縣區,黔東北的印江、德江,沿河等縣。

土家族起源土家族起源

土家人是巴人演變而來,是巴人的主體後裔。巴人是中國西南的遠古民族,形成和得名于夏商之際,活動于商代後期到南北朝。在此之前,巴人中某一核心民族可能出自東方部族。相傳,遠古時期,武落鍾離山上(今湖北長陽縣夷水河畔)有赤黑兩個洞穴,住著巴氏、樊氏、瞫氏、相氏、鄭氏五姓人家;巴氏之子生于赤洞,名務相,其未四姓之子生于黑洞;五姓人家漁獵為生,沒有首領,五姓之子共擲劍于一石洞,中者為首,巴氏之子獨中,眾子驚嘆。又令各乘船,浮者為首,惟巴氏之子獨浮,其餘四子皆沉。于是共立巴氏之子巴務相為首領,稱“廩君”。五氏聯盟,形成了巴人最早的部族。廩君乘土船逆夷水(今清江)而上到鹽陽(今恩施),鹽水女神告訴廩君,此處出魚出鹽,要與廩君長守共享,是夜要與廩君同宿,廩君不從,女神變成蟲子群飛,掩天蔽日十餘日,廩君射殺蟲子,戰勝了女神。于是廩君帥巴人定都恩施,形成了遠古巴人部族最早的都城。

早期巴人以恩施為中心,活動于鄂西,在其後的漫長歲月裏 巴人在清江流域繁衍。隨著勢力不斷增強.興盛時期,勢力範圍 發展到西至四川的閬中,北至陝西的漢中,東至宜都下面枝江, 南至黔東北與湘西的整個武陵山區,方圓數千裏,巴人隨著活虧領域不斷擴張,一面由清江往上到利川入石柱,一面沿清江東行到宜都入長江,再順江而上。同時,巴族也受到興起的楚人的壓迫,被迫向西面遷移、漸次將都城即中心區域遷至“枳(現在的涪陵市),再後遷移至重慶,西周時期,公元前1122之年,能征善舞的巴族參加周武王舉伐殷商幕君的戰爭,歌舞以凌殷人,前徒倒戈,表現勇銳頑強,不但產生了“武王伐紂,前歌後舞”的世稱同時增強了巴人與中原經濟、文化交流,促進了巴族社會的發展。于是巴族在漢中立為“巴國”,屬于周王朝在南方的諸候國。從此有了“巴國”著稱于史。

巴國和楚國是最重要的鄰國,巴楚鬥爭幾乎貫穿巴民族全部歷史。隨著楚國勢力的不斷強大,巴國受到壓迫越重,巴成了楚的附庸國.這也是巴國勢力範圍從漢水.清江一帶逐漸向西南重慶遷移的重要原因。入川後,巴國與蜀國因統治者族屬相同,發展友好。不料與此同時,川北面的秦國推行“商鞅變法”,國家很快強大起來,就在公元前316年,秦國伐蜀,蜀國滅亡,秦國隨及揮師東進,俘虜巴王,滅了巴國。至此,巴國歷史結束。

土家族

秦滅巴蜀後,巴國作為政權消亡了,但以族人依然存在,勢力還相當強大,秦國一時難以全部控製.為穩定政權,對巴人 貴族在賦稅,刑法等方面給予極大優待,在巴國故地設郡,對歸順的巴族首領委任地方宮職。在後來的歷史演變中,巴人為掙脫北方和中厚秦楚的壓迫,又逐漸向湘西、鄂西、渝東南、黔東北交界的武陵山區一帶推進,回到巴人起源的地方。武陵山區山大谷深林茂,溝壑縱橫,崎嶇險要,適合人的生活習俗。巴人在這一廣袤地帶火耕水耨,漁獵山伐,生息繁衍,在漫長的演變中“巴人”一詞逐漸淡化,被稱為“蠻人”,如板楯蜜、五溪蠻、武陵蠻、巴郡南蠻等。

到了唐代以後從梁、唐、漢、周五代起,原來意義上的“巴人”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以“土”字作稱,如土司、土民、土人、土家等,亦或土、蠻混稱或交替使用,“蠻”是侮稱,土要客氣一些,後來“土”就成了“蠻”的別稱。

公元1206年即從元代起,由于大量漢人和其它民族如苗族、侗族、仡佬族人的遷入,“土”逐漸轉化成了土家族的專用名稱,以用于“土”與“漢”以及“土”與其它民族的對稱和識別。

綜上所述,巴人與土家族根據空間、時間和人群的吻合,得出結論:春秋戰國時期活動在渝東、鄂西、湘西的巴人,漢魏時期演變為“五溪蠻”;五溪蠻分布生活于武陵山區的酉、辰、巫、武、沅五溪地帶,生存綿延千年至宋代,民族特征穩定;之後,這支以巴人後裔為主體的五溪蠻融合少數民族和部份漢族,經歷漫長的歲月,逐步形成了土家族。

基本概況

土家族也稱畢基族、畢基卡族。土家族北支(湖南省湘西州,張家界市以及湖北省恩施州、宜昌市的五峰、長陽,渝東南,黔東北)自稱“畢茲卡、畢基卡、密基卡等等”。南支土家族僅分布于湖南湘西州瀘溪縣內的幾個村落。自稱“孟茲”,南支土家語與北部土家語不能通話,不是什麽土漢混合語,現隻有瀘溪的九百餘人使用。

土家族

土家語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土家語支,也有人認為歸入緬彝語支,是藏緬語族內一種十分古老獨特的語言。絕大多數人通漢語,如今隻有為數不多的幾個聚居區還保留著土家語。沒有本民族文字,現時使用1984年創製的拉丁文字。通用漢文。崇拜祖先,信仰多神。

自然地理

土家族居住的湘、鄂、渝、黔比鄰地區,以武陵東脈和清江流域為中心,西抵貴州梵凈山和烏江,東接彝陵和江漢,北接巫山長江,南控蘭澧芷沅,方圓約10萬平方公裏。這裏屬山區丘陵地帶,海拔多在1000-1500米之間,境內山巒重疊,山勢險峻,溝壑縱橫,溪河密布。武陵山脈橫貫其間,三峽巫山綿延北部。河流主要有酉水、澧水、清江、烏江。整個地區,峰巔山巒挾持河谷平壩,自雲貴高原向東傾斜延伸。這裏屬于西南季風控製的東極,屬典型的亞熱帶季風氣候,氣候溫和,雨量充沛,森林茂密,山地遼闊,年平均氣溫為13.5至17.5攝氏度。平均降雨量1200-1500毫米之間,適宜于農作物和果木的生長,具有發展農林牧副漁業的良好條件。

人口分布

地域分布

土家族主要分布在四省市接壤的武陵山脈的高山地帶;全國土家族人口總數有835萬人,是我國少數民族中人口較多的民族。

土家族土家族

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龍山永順保靖古丈大庸等縣,聚居的土家族人口較多,州內其餘三縣市也有部分土家人居住,中國向世界開放的旅遊城市張家界市也是土家族聚居的地區。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境內的來鳳鶴峰鹹豐宣恩利川等五個縣市,土家族人數在總人口中的比重較大。恩施、建始、巴東等三個縣市的土家族人,多聚居在清江之南,呈現出鄂西南土家人聚居偏南,漢人偏北的局面。

湖北宜昌地區土家族聚居的五峰土家族自治縣共有11個區、鎮,36個鄉;除其東部3個區、鎮系土家和漢族雜居區外,縣境中部和西部都是土家族人較集中地居住地。長陽土家族自治縣土家人為全縣總人口的47.46%,絕大部分聚居在縣境內高山溪谷之間的地方。

重慶東南部邊境的黔江地區,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和黔江土家族苗族自治縣聚居的土家族人較多;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縣的土家人有一些與苗、漢人雜居。石柱土家族自治縣的土家人口數為全縣總人口的53%,

貴州省東北部銅仁地區土家族聚居的地方,有沿河土家族自治縣和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縣。

以上情況說明,土家族是聚居于我國長江以南武陵、大婁山餘脈溪洞間的一個山地民族。一般來說,土家族聚居的地方,多是元、明、清三朝建立過土司製度的地區。在歷史上這些地區的周圍延邊地帶及個別土司區內的少資料點,封建王朝也曾設定過衛所關隘,而居住的土家族人數,較之土司區就少得多。這一帶的非土司、衛所地方,也有土家人分散居住。由于民族遷徙流動,在現今民族雜散居地區內,還有個別土家族聚居的居民點。

族源

其來源說法不一,一說為巴人後裔;一說為古代從貴州遷入湘西的烏蠻的一部;甚至說是唐末至五代初年(910年前後)從江西遷居湘西的百藝工匠的後裔,還有人認為是漢人戍邊將士和土著女子的後代。根據復旦大學對土家族父系基因抽查結果顯示,土家族父系血統以阿爾泰血統為最,約佔28%(大致為匈奴和鮮卑等民族);其次為百越25%;作為土家語言文化主體來源的藏日緬反而在三大來源中位居第三,佔21%(羌氐);除此之外還有漢14%、苗瑤7%以及印歐5%(應當為五胡中的羯族和月氏人)。通過史籍記載(土家族于唐朝後期才正式出現于史籍中)、語言學研究(土家語中的阿爾泰元素)、此次的父系基因結果以及土家族自身史詩記載,大致上可知,土家族是五胡與武陵山區的原住民百越民族融合後形成的,以五胡中的羌氐為主導,摻雜阿爾泰、百越文化元素的混血民族,在唐朝後期基本成型。盡管如此,土家族仍然是藏緬民族,藏緬文化才是畢基文化的核心,與和族緬甸族緬族)、藏族彝族、曼尼普爾族、克倫族、若開族、景頗族克欽族)、白族哈尼族、僳僳族、珞巴族納西族羌族拉祜族普米族基諾族門巴族等均為兄弟民族,較早來到東亞的藏日緬民族一員,從而否定了以上各假說。

土家族土家族

歷史上封建經濟從五代(907~979年)起就有一定發展,清朝雍正(1723~1735)年間“改土歸流”後,逐漸過渡到地主經濟。新中國成立前社會經濟處于封建地主經濟發展階段。新中國成立後,實行了社會改革,與苗族聯合建立了2個自治州。

發展歷程

其來源,目前說法不一,一說為巴人後裔;一說為古代從貴州遷入湘西的烏蠻的一部;甚至說是唐末至五代初年(910年前後)從江西遷居湘西的百藝工匠的後裔,還有人認為是漢人戍邊將士和土著女子的後代。根據最新的基因調查結果,土家族基因以氐羌民族與百越民族為主,間雜有漢、苗瑤、通古斯、東歐等眾多成分,但其語言文化明顯脫胎于古羌。今天的羌族正是古代羌氐中保留羌族族稱以及傳統文化最多的一支,與緬甸族(緬族)、藏族彝族、土家族、曼尼普爾族、克倫族、若開族、景頗族(克欽族)、白族哈尼族傈僳族、珞巴族、納西族拉祜族、普米族、基諾族、門巴族等為兄弟民族,皆出自古羌。

土家族土家族

歷史上封建領主經濟從五代(907~979年)起就有一定發展,清朝雍正(1723~1735)年間“改土歸流”後,逐漸過渡到地主經濟。新中國成立前社會經濟處于封建地主經濟發展階段。新中國成立後,實行了社會改革,與苗族聯合建立了2個自治州。

2 0 0 0 多年前,他們定居于今天的湘西、鄂西一帶,與其他少數民族一起,被稱為“武陵蠻”或“五溪蠻”。新中國成立以後,正式定名為土家族。

巴人說的論據

1、巴人和土家族均生活在一個多虎的環境且都有白虎神崇拜。巴人與土家族生活過的西南和中南地區, 自古以來就是一個多虎的環境,這在古籍《山海經》、《漢書》、《華陽國志》、《南齊書》、《蠻書》、《談苑》、《虎薈》等古籍中,比比皆是:

巴人自稱白虎後裔,有白虎神崇拜。東漢繁長、張祥等題名的碑裏列有兩個“白虎夷王”,名叫資偉與謝節。入晉以後, “板檐蠻” 又有“弓弓頭虎子” 的稱號。南北朝末葉,鄂東長江沿岸的巴人中有自稱屬于“虎蠻”部族的。樊綽《蠻書》卷十說: “巴中有大宗,廩君之後也……巴氏祭其祖,擊鼓而祭, 白虎之後也。” 可見,從西漢初年到唐代, 巴人或自稱為“白虎夷”,或“虎子”、“虎蠻”。

2、巴人和土家族語言中有相同的辭彙。這就是:虎稱“李” 。巴人與土家族都稱虎為“李” 。

3、巴人和土家族姓氏的相同據《世本》和《華陽國志·巴志》載,廩君之巴有五姓,而板檐之巴有七姓。關于巴人姓氏的研究,是與其起源、演變和融合有關的重要內容,因而歷來學者均較為註意。潘光旦先生在其著作中,對巴人五姓與七姓的發展及下落作了詳盡的考述。關于前五姓,他說:巴,除了廩君自己姓巴名務相以及戰國時代有一個巴蔓子而外,作為一個姓氏,似乎沒有在巴人區域裏流傳下來.而在漢人的區域裏,卻出現了一些姓巴的人-樊,有些帶樊字的地名,如樊口、樊城等,或許與巴人的樊姓有關;可以和樊氏一起說到的是範氏和繁氏。瞫,直接以瞫字為姓的人,文獻無證,但和在音讀與形象上相同或相近的姓,如覃、潭、譚等,則盡有其例,它們都或多或少與巴人及其後裔土家人有關。相,據傳後來演變為土家族的大姓向。鄭,今土家人中亦有存在。

巴人說的不足

1、巴人早在上古時期便已步入文明,而根據土家族的神話史詩可以推斷出,土家族(畢茲卡)大約是在晉朝才步入文明的,這顯然自相矛盾。

土家族土家族

2、生活在多虎環境下的民族許多都有虎崇拜,這並不能證明畢茲卡與巴人的關系。

3、由于畢基人與巴人都曾生活在現湘鄂渝黔交界地帶,不排除歷史上兩族接觸,互相借詞的可能。

4、土家族傳統是沒有姓氏的,現在的姓氏均是受到長期漢文化影響之後逐漸以不同方式形成的姓氏,其與巴人姓氏沒有多大聯系。而且現在的土家族姓氏幾乎涵蓋了所有常見漢族姓氏,因此巴人的姓氏自然也會有。

5、與稟卡人不同,畢茲卡的傳統文化中並無一處提到過自己是巴人後裔或曾經在很久以前建立過國家,因此,畢茲卡人是巴人後裔的可能性並不大。

土家姓氏

《擺手歌》中有很多土家族人名,他們是:雍尼、布所、日客額、地額額、匠帥拔佩、洛雨、墨比卡巴、春巴嬤嬤、墨貼巴、儺貼巴、依窩嬤嬤、頭嘎、西朗等。其中雍尼、春巴嬤嬤、依窩嬤嬤、西蘭是女性,頭嘎是中性人物,可男可女。他們都有自己的一份職業。雍尼、布所是繁衍人類的始祖(相當于漢文化中的儺公儺母),日客額、地客額是土家族先民中見義勇為的兩個能人,匠帥拔佩是土家族先民中的英雄,洛雨是射日勇士,墨比卡巴是土家族先民中的大富豪,春巴嬤嬤是嬰兒的守護神,墨貼巴是土家族先民中至高無上的天神,儺特巴是土家族先民中的吝嗇者,依窩嬤嬤是土家族傳說中造人的始祖,西蘭是土家族先民中的織錦能手。

土家族土家族

《梯瑪歌》是土家族巫師梯瑪唱的原始巫歌。其中也有些土家語人名。他們是:梯瑪、春巴涅、巴沙、擇土拔普、巴列查七等。他們各有一份職業,梯瑪是土家族做法事的巫師,春巴涅、惹巴涅是土家族傳說中追趕太陽的兩姐弟,巴沙是土家族傳說中的命運之神,擇土拔普是土家族先民中得高望重的長者,巴列查七是土家族先民中十分能幹的女人。

據史籍《後漢書·南蠻西南夷列傳》中記載,古巴郡的“南郡蠻五姓”中,有巴氏、樊氏、瞫氏、相氏、鄭氏五個大的氏族群體,但這幾個姓在當今土家族中是小姓,巴姓、瞫姓、相姓幾乎完全沒有。

張家界土司多為向姓家族,向姓為土家族大姓,據傳由相姓演變而來,因“向”與“相”原是同音異譯,故土家人訛“相”為“向”。復旦大學譚其驤教授在《近代湖南人之蠻族血統》一文中說:“向氏為湖南蠻姓中之最早見于記載者。後漢建武二十三年,武陵蠻精夫相單程作亂。相氏疑即向氏,相、向同音而異譯也”。實際上這種說法存在著很大的漏洞,因為19世紀以前的西南官話尚區分尖團音,彼時“相”音siɑ,而“向”音xiɑ(或iɑ),不可能同音,而附近的湘語區則是一直區分尖團到20世紀初(今天的地方戲曲音尚分尖團),也不可能同音;而向氏的族譜記載都追溯超過了19世紀(如北宋時就已有向氏土酋),因此說向氏是相之同音另寫基本沒有可能。 北宋時期,澧水流域車溪洞土酋向克武率領土人歸附宋朝。宋代開寶五年(公元972年),朝廷下旨改車溪洞為柿溪州,授土酋向克武為柿溪州宣撫使,允其子孫世代承襲。向克武遂設柿溪州宣撫司衙署(在今桑植縣上洞街鄉政府)。

桑植縣《向氏族譜》記載了這一史實:“肇自祖公,向姓諱克武,于唐末宋初客遊南楚,因入溪峒。是時大亂,土宇瓜分。流寇馬殷佔據湖南,稱為楚王。公遂隱居山峒。公本盛德長者,乃為土眾推(戴)為部落(酋)長。越十餘載,天下宗宋,四海一家,萬姓一體,公率各峒酋首倡向化,調征苗叛,得蒙嘉獎‘忠順’,以為各峒酋長,仍住車溪峒,改為湖南柿溪州,(欽授向克武)為(柿溪州)軍民宣撫使。”向克武死後,其子向萬民襲職,忠心輔國,仁德愛民。後因無嗣,傳弟向萬才。

民族服飾

現在的土家族服飾,女裝為短衣大袖,左襖開襟,滾鑲2~3層花邊,鑲邊筒褲或裙;男裝為對襟短衫。“過趕年”,即提前l~2天過年,是其重要節日。土家族男子穿琵琶襟上衣,纏青絲頭帕。婦女著左襟大褂,滾兩三道花邊,衣袖比較寬大,下著鑲邊筒褲或八幅羅裙,喜歡佩戴各種金、銀、玉質飾物。但不如苗族的銀飾,一般佔不了太顯眼的部分。改土歸流後,受漢族影響,有色必有紅,久而久之,不但在服飾上而且在生活上也形成了無紅不成喜,有喜必有紅之俗。

土家族

“改土歸流”後,由于受封建王朝的壓製,以及中原文化的強大影響,土家族的服飾男女服裝均為滿襟款式,改掉了“男女服飾不分”的民族服裝,加以土家族的家織花邊,保持著本民族服裝的濃厚特色。

左圖為張家界的宣傳圖,圖中四名女子,兩名身穿土家族服飾,一人頭戴苗族銀飾,還有一人為白族服飾。

土家民居

土家族愛群居,愛住吊腳木樓。建房都是一村村,一寨寨的,很少單家獨戶。所建房屋多為木結構,小青瓦,花格窗,司檐懸空,木欄扶手,走馬轉角,古香古色。一般居家都有小庭院,院前有籬笆,院後有竹林,青石板鋪路,刨木板裝壁,松明照亮,一家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園寧靜生活。

土家族

現在的土家族大多居于木質吊腳樓,一般是“左青龍,右白虎,前朱雀,後玄武”。 依山的吊角樓,在平地上用木柱撐起分上下兩層,上層通風、幹燥、防潮,是居室;下層是豬牛欄圈或用來堆放雜物。房屋規模一般人家為一棟4排扇3間屋或6排扇5間屋,中等人家5柱2騎、5柱4騎,大戶人家則7柱4騎、四合天井大院。4排扇3間屋結構者,中間為堂屋,左右兩邊稱為饒間,作居住、做飯之用。饒間以中柱為界分為兩半,前面作火炕,後面作臥室。吊腳樓上有繞樓的曲廊,曲廊還配有欄桿。 從前的吊腳樓一般以茅草或杉樹皮蓋頂,也有用石板當蓋頂的,現在,鄂西的吊腳樓多用泥瓦鋪蓋。吊腳樓的建造是土家人生活中的一件大事。第一步要備齊木料,土家人稱“伐青山”,一般選椿樹或紫樹,椿、紫因諧音“春”、“子”而吉祥,意為春常大,子孫旺;第二步是加工大梁及柱料,稱為“架大碼”,在梁上還要畫上八卦、太極圖、荷花蓮籽等圖案;第三道工序叫“排扇”,即把加工好的梁柱接上榫頭,排成木扇;第四步是“立屋堅柱”,主人選黃道吉日,請眾鄉鄰幫忙,上梁前要祭梁,然後眾人齊心協力將一排排木扇豎起,這時,鞭炮齊鳴,左鄰右舍送禮物祝賀。立屋堅柱之後便是釘椽角、蓋瓦、裝板壁。富裕人家還要在屋頂上裝飾向天飛檐,在廊洞下雕龍畫鳳,裝飾陽台木欄。 土家人還在屋前屋後栽花種草,各種果樹,但是,前不栽桑,後不種桃,因與“喪”“逃”諧音,不吉利。 吊腳樓有很多好處,高懸地面既通風幹燥,又能防毒蛇、野獸,樓板下還可放雜物。吊樓還有鮮明的民族特色,優雅的“絲檐”和寬綽的“走欄”使吊腳樓自成一格。這類吊腳樓比“欄幹”較成功地擺脫了原始性,具有較高的文化層次,被稱為巴楚文化的“活化石”。

土家族

土家吊腳樓多為木質結構,早先土司王嚴禁土民差瓦,隻許益杉皮、茅草,叫“隻許買馬,不準差瓦”。一直到清代雍正十三年“改上歸流”後才興蓋瓦。一般為橫排四扇三間,三柱六騎或五柱六騎,中間為堂屋,供歷代祖先神龕,是家族祭祀的核心。根據地形,樓分半截吊、半邊吊、雙手推車兩翼吊、吊鑰匙頭、曲尺吊、臨水吊、跨峽過洞吊,富足人家雕梁畫棟,檐角高翹,石級盤繞,大有空中樓閣的詩畫之意境。

宗教信仰

土家族處于原始宗教崇拜階段。有祖先崇拜、自然崇拜、英雄崇拜、圖騰崇拜等多種形式。其祖先崇拜為土王、八部大神、向王、向王軍,這些都是土家早期的祖先神,認為其靈魂可以庇護本民族的繁榮昌盛。建有廟、祠堂,定期祭祀。對自然崇拜,認為萬物皆有神。土家族認為人死後變虎,虎也可變人。敬祭白虎,各地都有白虎廟,有的家裏神憲上供有白虎神位,以求保佑平安。

土家族土家族

受漢族影響在宗教方面,主要迷信鬼神,崇拜祖先。這些神不是他們自己的神。過去有巫師驅鬼。有的地方信道教。每逢年節都要大敬祖先,初一、十五也要進行小敬。祭祖的食品有豬頭、團饊、粑粑、雞鴨和五谷種等。有的在每餐飯前,先用筷子夾少量的菜插在飯上敬默一會兒,表示請已故先人先吃,然後自己才開始食用,農歷六月六日為祭土王,每個村寨都要設擺手堂,將豬頭、果品等祭品放擺手堂前。十月朔日祭冬,宰雞鴨設筵宴客。此外,土家族還敬灶神、土地神、五谷神、豕官神,在修房造屋時祭魯班,祭品除酒肉外,還要一隻大公雞。

文化習俗

食俗

日常食俗

土家族日常主食除米飯外,以苞谷飯最為常見,苞谷飯是以苞谷面為主,適量地摻一些大米用鼎罐煮,或用木甑蒸而成。有時也吃豆飯,即將綠豆、豌豆等與大米合煮成飯食用,粑粑和團饊也是土家族季節性的主食,有的甚至一直吃到栽秧時,過去紅苕在許多地區一直被當成主食,現仍是一些地區入冬後的常備食品。土家族菜餚以酸辣為其主要特點。民間家家都有酸菜缸,用以腌泡酸菜,幾乎餐餐不離酸菜,酸辣椒炒肉視為美味,辣椒不僅是一種菜餚,也是每餐不離的調味品。如插秧季節,早晨要加一頓“過早”,“過早”大都是糯米做的湯圓或綠豆粉一類的小吃。據說“過早”餐吃湯圓有五谷豐登、吉祥如意之意。土家族還喜食油茶湯。

土家族

節慶、禮儀食俗

土家族民間十分註重傳統節日,尤其以過年最為隆重。屆時家家戶戶都要殺年豬,染成紅、綠色,晾幹而成,做綠豆粉、煮米酒或咂酒等。豬肉合菜是土家族民間過年、過節必不可少的大菜。每年農歷二月二日稱為社日,屆時要吃社飯。端陽節吃粽子。糯米粑粑是土家族民間最受歡迎的食品之一。重陽節打粑粑,女兒“坐月”送粑粑,修房上梁拋粑粑。節日裏饋贈親友,一般也都是互送粑粑。除糯米粑粑外,還有高梁粑粑、小米粑粑、包谷粑粑等。臘肉是土家族的上等大菜。冬至一過,將大塊的豬肉用鹽、花椒、五香粉腌製好,吊掛在火炕上,下燒柏樹枝田,煙熏而成。一般說請客人吃茶是指吃油茶、陰米或湯圓、荷包蛋等。湖南湘西的土家族待客喜用蓋碗肉,即以一片特大的肥膘肉蓋住碗口,下面裝有精肉和排骨。為表示對客人尊敬和真誠,待客的肉要切成大片,酒要用大碗來裝。無論婚喪嫁娶、修房造屋等紅白喜事都要置辦酒席,一般習慣于每桌九碗菜、七碗或十一碗菜,但無八碗桌、十碗桌。因為八碗桌被稱勺吃花子席,十碗的十與石同音,都被視為對客人不尊,故回避八和十。土家族置辦酒席分水席(隻有一碗水煮肉,其餘均為素菜,多系正期前或過後辦的席桌)、參席(有海味)、酥扣席(有一碗米面或油炸面而成的酥肉)和五品四襯(4個盤子、5個碗,均為葷菜)。入席時座位分輩份老少,上菜先後有序。土家族的飲酒,特別是在節日或待客時,酒必不可少。其中常見的是用糯米、高梁釀製的甜酒和咂酒,度數不高,味道純正。

土家族

祭祀食俗

土家族過去迷信鬼神,崇拜祖先,每逢年節都要大敬祖先,初一、十五也要進行小敬。祭祖的食品有豬頭、團饊、粑粑、雞鴨和五谷種等。有的在每餐飯前,先用筷子夾少量的菜插在飯上敬默一會兒,表示請已故先人先吃,然後自己才開始食用,農歷六月六日為祭土王,每個村寨都要設擺手堂,將豬頭、果品等祭品放擺手堂前。十月朔日祭冬,宰雞鴨設筵宴客。此外,土家族還敬灶神、土地神、五谷神、豕官神,在修房造屋時祭魯班,祭品除酒肉外,還要一隻大公雞。

典型食品

土家族人最愛吃粑粑(糍粑)臘肉、油茶、白辣椒等食品,此外還有:合菜,土家族逢年過節最常吃的菜,時常同包谷燒酒一起上桌;團饊,土家族風味小吃,用糯米飯加工後炸製而成,常用來泡水當茶為客人洗塵;綠豆粉(米粉),用大米綠豆等原料製成;油炸粑,又名油香或“燈盞窩”,是以大米、黃豆為主要原料炸製而成。

語言文字

土家族有自己的語言,土家語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語支未定,有主張彝語支。大多數人由于長期與漢族雜居,很早就開始使用漢語、漢文,隻有少數偏遠聚居地還完整地保留著土家語。本民族無文字,現使用解放後的拉丁土家文;通用漢文。關于土家語的系屬問題,羅常培、傅懋績二位合寫的《國內少數民族語言文學概況》一文中提到:“……土家語言中有些特點跟彝語近似,也應暫時列入彝語支”,此外尚無定論。

工藝品

土家族人的雕刻工藝大多用于轉角樓屋的門、窗和姑娘的木器嫁妝、新牙床上。最有特色的是三滴水帶蹋板的雕花床。這種床架有三層滴檐,層層鏤花雕刻,下有雕花邊緣的蹋腳板,另外三面有雕花欄桿、裝飾花板,嵌有鏡屏。滿床雕刻的圖案多為“喜鵲鬧梅”、“雙鳳朝陽”、“龍鳳呈祥”、“麒麟送子”等等。這些圖案往往刀法幹凈、線條流暢、物象傳神、構圖飽滿、生動有趣。也有不裝“三滴水”的雕花牙床,雕工一樣精細,雖不如“三滴水”牙床富麗堂皇,卻顯得格外明快鮮亮。土家族的木雕工藝品絕大部分是日常生活中的用具。如雕有各種花、鳥和人物故事的梳妝台、碗櫃、洗臉架、八仙桌、小桌子、椅子、衣櫃等。

土家族

土家習俗

男女多經對歌相愛結婚。土家族婚俗女子出嫁前,有“哭嫁”的風俗。為了準備哭嫁,女孩稍懂事,就要學習哭嫁。觀摩、學習如何哭,很小時就陪哭。在哭嫁時,口中念念有詞,叫做“送嫁飯”。哭嫁時,同村親友的女孩都來陪哭。陪哭的人,哭得越傷心,越動聽,越感人越好。在出嫁前,姑娘如果不會哭嫁,就會受到歧視和譏笑。男方必須送粑粑到女方家,參加哭嫁的人多、範圍廣,而且有專門的哭嫁歌。在婚前哭嫁的時間短則五、六天,長則一二個月。要與家人、親戚、朋友之間哭。哭的內容有“哭爹娘”、“哭哥嫂”、“哭姐妹”、“哭媒人”、“滿堂哭”、“表姐妹哭”、“堂姐妹哭”等等。解放後哭嫁已逐漸淡化,僅在深山僻野居住的部分土家人中還有遺風遺俗。

土家族土家族

喪葬基本是土葬,土司製度前,土家族實行火葬。土司製度時期至今實行土葬,葬禮由土老司主持操辦,土老司祭祀亡人時,將天視窗的紡車倒紡三下,念經送亡人過天橋上天庭。然後假扮亡人,圍繞“哈哈台”轉圈出門,死者子女跟隨土老司哭喪,土老司唱喪歌,吹牛角,頓時火炮連天,哭唱哀鳴,極為悲痛,歷時幾天幾夜。然後將裝好遺體的棺木抬上山埋葬。改土歸流至民國時期,土家族喪葬由道士主持,停屍三、五、七日後,由道士根據主人家境做不同等級的道場,有“小十王”、“大十王”、“隔夜素堂”、“一豎桅”、“二豎桅”、“七豎桅”等名稱。一般道場都履行下柳床、開路、薦亡、交牲、上熟、散花辭解、解燈、打燒棺、辭靈、掃堂等具體操作程式。死者親屬披麻戴孝,跟隨道士行喪禮,還請人唱孝歌,以哀吊亡人。新中國成立後,土老司、道士停止活動,以開追悼會唱喪歌代替道場。

土家族節日民俗較多。從節日內容看,有祭祀節日、紀念節日、慶賀節日、社交娛樂及生產性節日五類。其宗教信仰有對自然崇拜和信仰,如土地、岩石、山、河、水等皆為崇拜對象。動植物崇拜:牛、羊、狗等,圖騰崇拜,如鷹、白虎圖騰,特別是以白虎為祖先神,各地都有白虎廟,立有白虎神位,經常祭祀。還有對祖先、鬼神等崇拜。

牛毛大王節土家人以四月七或十七,四月八或十八為中毛王節。這天一定要殺豬,做大坨肉祭祖,擺筵席招待親友及出嫁姑娘,當地流行講"牛毛大王的故事",傳說古時農民刀耕火種,所獲無幾,餓屍遍地,牛王據實稟告玉皇大帝,據傳牛王下凡時間是四月七或十七,有的則過四月八或十八,作為牛毛大王的生日。每到這天,牛不耕田,用最好的飼料喂養。

趕年節是土家族傳統節日,以“趕年”最為隆重。土家人過大年時間比漢族提前一天,小月為臘月二十八,大月為二十九。為什麽要提前,有幾種傳說:為了抗倭寇打仗而提前。在明嘉靖年間,其先民隨胡宗憲征倭。于十二月二十九大犒將士,除夕倭寇不備,遂大捷,後人沿之,遂成家風。關于抗倭立功符合歷史事實,《明史》有載。還有關于為了打仗而提前。過趕年節要作糯米粑,殺豬祭祖、煮酒。除夕之夜還要“守年”、“搶年”,即吃過團圓飯後,手執吹火筒在房前屋後轉一圈,名曰“出征”,有的手持獵槍上山走一趟曰“模營”,以紀念先人。雖提前一天“趕年”,大年三十晚上還照樣過除夕。有的地方是“初一拜家神,初二拜丈人,初三初四拜友鄰”。還有各種文娛活動,“玩龍燈”、“蕩秋千”、“踩高蹺”、“唱難戲”等等。

擺手舞是土家族祭祀祈禱的一種活動,一般在年節舉行,並發展為祭祀、祈禱、歌舞、社交、體育競賽、物資交流等綜合性的民俗活動。“擺手”有大小之分。每隔三、五年舉行一次的叫“大擺手”。“大擺手”規模大、套數多、時間長,歷時七、八天,與集市貿易、文藝體育活動一起,在“擺手堂”前舉行。“擺手堂”,在土王祠。“小擺手”規模小,套數少,一般是一至三天,多在本氏族祠堂舉行。土家人在擺手活動中,追憶祖先創業的艱辛,緬懷祖先的功績,展示土家先民的生活場景,整個活動都有著濃厚的祖先崇拜痕跡。

“福石城中錦作窩,土王宮畔水生波。紅燈萬盞人千疊,一片纏綿擺手歌。”讀罷清朝土家詩人彭施鐸的經典傳世之作,令人不得不遙想當年鄂西、湘西、渝東一帶盛極一時的土家歌舞之恢宏場面。

擺手舞是土家族最有影響的大型舞蹈,歌隨舞而生,舞隨歌得名,起源于遠古,盛行于明清。土家人祭祀儀式畢,擊大鼓,鳴大鑼,由“梯瑪”或掌壇師帶領眾人,進擺手堂或擺手坪跳擺手舞,唱擺手歌,氣勢雄渾壯闊,動人心魄。

按其活動規模分為“大擺手”、“小擺手”兩種;按其舞蹈形式分為“單擺”、“雙擺”、“回旋擺”等;按其舉行的時間分為“正月堂”、“二月堂”、“三月堂”、“五月堂”、“六月堂”等。擺手舞又分大擺手和小擺手。大擺手活動規模龐大,以祭“八部大神”為主,表演人類起源、民族遷徙、抵御外患和農事活動等;小擺手活動規模較小,以祭祀彭公爵主、向老官人、田好漢和各地土王為主,表演部分農事活動。

土家族

大擺手活動按三年兩擺的傳統習俗,于正月初九至十一日舉行。界時,各寨依姓氏或族房組成擺手“排”,每“排”為一支擺手隊伍,各“排”人數不等,均設有擺手隊、祭祀隊、旗隊、樂隊、披甲隊、炮仗隊。

首列為龍鳳旗隊。龍旗和鳳旗系用紅、蘭、白、黃四色綢料製成四面各一色的三角大旗。旗長丈餘,邊緣鑲有雞冠形花邊。以白龍旗和紅鳳旗為上承,並排走在隊伍的最前列。

次列為祭祀隊。由寨上德高望重的老者組成,多達二十餘人。他們身著皂色長衫,手持齊眉棍、神刀、朝筒等道具,一尊者捧著貼有"福"字的酒罐,率領擔五谷、擔獵物、端粑粑、挑團饊、提豆腐等祭品的人,隨掌堂師行祭事,唱祭祀歌。

祭祀隊後面為舞隊。男女老少皆可參加,他們均著節日盛裝,手裏分別拿著朝筒或長青樹樹枝,列隊入場。

繼于舞隊的是小旗隊。凡戶一面,顏色多彩,有長方形和三角形二種,亦飾有荷葉邊。敬獻于“八部大王”壇下,以感祖恩深澤。

接著是樂隊、披甲隊、炮仗隊。樂隊分餾子和擺手鑼鼓兩種。再配以牛角、土號、野喇叭、咚咚喹等,奏出土家族節日的獨特旋律。

披甲隊由身披五彩斑斕“西蘭卡普”的青壯年組成。土家族人天性勁勇,銳氣尚武,在擺手舞中以錦為甲,以示威武雄壯。

炮仗隊有鳥銃和三眼銃組成,各隊按以上程式排列進入擺手堂。進堂後先掃邪,後安神。章堂師手持掃帚,以高揚激越的音腔,強烈地譴責那些"大鬥進,小鬥出,少斤缺兩"的剝削者;以道德的鐵掃帚,清掃那些"起心害人,行盜為*"的民族敗類,充分表現了土家族嫉惡如仇、純樸善良的美德。祭祀時,祭祀人在掌堂師的帶領下,依序跪下左腳,舞眾亦虔誠跪下,與祭祀隊一領一合,齊唱神歌,歌詞委婉深沉,氣氛肅穆庄重。歌畢,各排將各自的供品呈于神案,其上有“福祿壽喜”、“吉祥如意”、“五谷豐登”、“風調雨順”等字樣。

祭祀完畢後,禮炮三響,撼天動地,摧人起舞,全場沸騰。人們在掌堂師的指揮下,整齊地變換著舞蹈動作,時而單擺,時而雙擺,時而回旋,舞姿優美,動作逼真,剛柔相濟,粗獷雄渾。擺手舞的內容,分別展現出民族遷徙、狩獵征戰、農桑績織等一幅幅富有民族特色和生活氣息的藝術畫卷。

小擺手,是土家族居住區普遍盛行的一種文化習俗活動。過去,凡百戶之鄉,皆建有擺手堂,有的還建有排樓、戲台等。來鳳舍米湖、大河等地現有擺手堂遺跡。舞時,男女齊集擺手堂前的土壩,擊鼓鳴鑼擺手。其特點是擺同邊手,躬腰屈膝,以身體的扭動帶動手的甩動。表演內容為拖野雞尾巴、跳蛤蟆、木鷹閃翅、胿孲望月等狩獵動作和砍火渣、挖土、燒灰積肥、種苞谷、藿草、插秧、割谷、織布等生產生活動作。

結婚習俗

古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之說,在漫長的封建社會,男女婚姻不能自由,少男少女結合全由父母包辦。而在現在很多地區少數民族還沿用了一些婚嫁的習俗,今天我們要來了解的就是土家族結婚習俗的相關內容,你想知道嗎?

關于土家族的婚嫁習俗可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是婚嫁前奏曲,第二則是婚禮進行時。

一、婚嫁前奏曲

婚嫁前奏曲:托媒

男方托請一能說會道,且熟悉雙方家庭情況的人(多為女性,俗稱媒婆)到女方家裏提親,此後女方也托人暗中打探男方的家庭情況。

婚嫁前奏曲:合八字

若女方有意,則由媒人互通男女雙方生辰八字,並請算命先生“合八字”。男女雙方八字若相契合,雙方即口頭聯姻。

婚嫁前奏曲:定婚

八字既合,則可拿之,故定婚又稱“拿八字”。由男方購置紅色庚書,寫上男方生辰,然後裝于精製拜帖盒內,由媒人赴女方家中將女方生庚填入同一庚書,即算正式訂親。

婚嫁前奏曲:認親

由男方擇定吉日備齊族茶(若幹份豬肘、面條等物)到女方家,女方則邀約族人至親齊聚堂屋。燈燭輝映之下,男子在媒人引導下謙恭有加,稱父叫母,呼姑喚叔。

婚嫁前奏曲:報期

即由男方到女方家報告喜結良緣的日期。此後男方準備工作進入最後階段。喜期前夕,男方備辦彩禮。所謂“彩禮”,無非面酒糕糖、“長槍短槍”(豬長蹄謂之長槍,短蹄謂之短槍)。講面子的男方,往往整豬相送,名曰“禮豬”。男方還需備辦結婚衣物,女方也忙著準備“陪嫁”,其間家具被褥、鍋碗鏡妝之物日漸增多,新娘更是刺綉裁剪,趕製被套枕巾及公婆的鞋襪。

婚嫁前奏曲:哭嫁

哭嫁大多在婚前的十天半月之內,準新娘邀約鄰近女友,幫忙做針線活。銀針閃爍,彩線飛舞,姑娘們邊哭邊做,哭而不悲,哭而似悲,哭中寓樂,似哭實樂,唱哭間雜,虛虛實實,真真假假,哭聲悠揚宛轉,極富樂感,流露出土家族姑娘的天真率性。其內容有哭爹娘,哭哥嫂、哭姊妹、哭祖人等等。

二、婚禮進行

婚禮進行:過禮

婚期到來,男方派人給新娘送去衣裳,首飾、布匹以及給岳父母家酒、肉乃至鹽、茶、米、豆等,叫“過禮”。過禮要在女方家神龕神位前隆重舉行,要獻上給女方祖宗三代的冥封,點燃香燭,並慎重其事地將其禮物擺放在神龕前桌上,把禮物清單遞交給女方長者。

婚禮進行:女方花圓酒

出嫁前一天是女方的“花圓酒”,取“花好月圓”之意,祝女子婚姻幸福美滿。這一天,女方家將全部嫁妝都擺出來,擦幹凈,梆扎打點。親友們都來祝賀,送上賀禮,同時對新娘進行打扮,“開臉”、“上頭”、“戴花”。“開臉”要請姑母、姨娘或嫂子進行操作,用灰線包絞盡額上汗毛,絞現發際,並把眉毛絞如一彎新月,頭發辮子挽成“粑粑髻”,繞上紅頭繩,插上銀別簪,帶上銀首飾,頭包青絲帕,手戴銀鐲子,銀戒子,與少女相比判若兩人。

婚禮進行:踩鬥

凌晨,新娘上路前,要由歌嫂或兄弟慢步背出閨房,沒有歌嫂兄弟,則由叔叔,姑姑替之。父母是不能背的。穿過堂屋時,再讓新娘站在事先安放在堂屋的一個方鬥上,踩上一雙腳印,名曰:“踩鬥”。然後再背出大門,給新娘穿上一雙由婆家帶來的綉花鞋,這時新娘就可以雙腳著地了。新娘“踩鬥”意味著把富貴也留給娘家,祝福娘家年年五谷豐登。接著娘家的管事點燃葵花桿或柏香樹皮製成的火把,向新娘前後拋去,灑下滿屋火花,預示新娘未來前程燦爛。新娘則將預先準備好的兩把筷子,向身前身後撒去,祝福兄弟姊妹與自己過上豐衣足食的生活。

婚禮進行:露水傘

新娘上路,無論是天晴還是下雨,都要由新郎準備一把油紙花傘,叫“露水傘”,送給新娘打著。此時新娘上穿右開胸,大袖大擺的“露水衣”,下穿八幅羅裙,叫“露水裙”,頭包青絲帕,朱花銀飾,琅佩叮當,由人扶著在堂屋哭拜一番,辭別祖先,告別父母,然後坐轎或步行起程,此刻,嗩吶、鑼鼓、鞭炮齊鳴,大旗大傘前行,迎親隊伍抬著嫁妝搶道走在新人前面,否則會被嬉笑為“送親客”;送親隊伍在後簇擁著新娘或花轎,一路吹吹打打,充滿喜慶氣氛。

婚禮進行:坐床

新娘跨進婆家大門前,要用腳踏一下大門檻,以示自己來到婆家。在新郎家祖宗神龕前舉行拜堂儀式。新人在拜天地,祖先、父母、夫妻對拜之後,新郎新娘雙方立即搶先奔入洞房,爭坐到床上,叫做“坐床”。據說誰先坐到床上,意味著將來誰當家。“坐床”的規矩是男左女右,以正中為界。有心計的姑娘往往坐在界線上,但新郎也不甘示弱,盡力把新娘擠到界線外去,雙方各不相讓,挨挨擠擠,若假若真。倘若新郎猛然揭開新娘的蓋頭巾,新娘不由嫣然一笑,坐床便隨之告終,十分風趣。

婚禮進行:出拜

拜堂第二天舉行“廟見禮”,又叫“出拜”,新娘一一拜見族戚長輩,長輩們說一些祝福吉利的話,並打發一些銀錢。婚後三天,新娘偕同夫婿回娘家省親,叫做“回門”。“回門”是新娘回省父母,新郎拜見岳父母的禮節。因此新郎要向岳父母家送上豐盛的禮物,如糖、酒、面食類,其中二十幾斤重的一隻豬腿是必不可少的。“回門”時新娘走前面,新郎走後面;返家時相反,則是新郎走在前面,新娘走在後面,並不能回頭張望。

禁忌

主客禁忌

主人待客忌用狗肉,土家人認為狗肉不宜上正席,否則是對客人的不禮貌。忌三、七、八上菜數位,俗稱“三碗是叫亡的”、“七強八盜九江湖”;忌用大海碗給客人盛飯,吃飯時忌腳踏旁邊人的坐椅。若客人已坐定,主人要走動,則隻準從客人身後走,不宜走在客人前面;如果地方狹窄,必須走客人前面時,要說一聲“得罪了”,否則,是對客人的不敬。主客坐下後,年輕的客人不準在長者面前架二郎腿,否則是對主人的不敬。客人未得主人的允許,不得進入主人家的內房(臥室),尤其不準進入吊腳樓上的閨女房,否則主人會生氣。客人吃完飯後,不能將筷子擺成十字架于碗上,此行為在土家族人心目中是大不敬。客人吃完後,最好將筷子並齊整,放于碗旁邊。此習現仍盛行。

婚嫁禁忌

女子未出嫁之前,忌剪發;新娘回門時,忌為娘家掃地,恐將娘家財氣掃光。回門日,新郎吃岳丈家頭一餐時,忌將岳家特意多盛的一大碗飯吃光,忌將酒杯中事先投入的兩粒黃豆(金豆)吃掉,酒後應留在杯中,以免將岳家吃窮喝光。回門時,忌新婚夫婦在岳(娘)家同房。

民族風情

土家族地區,山崗纏繞,物產豐饒。有著雄奇的自然風光和濃鬱的民族風情,吸引著中外遊人。土家族自稱“畢茲卡”,一般認為是“土生土長的人”之意。2000多年前,他們定居于今天的湘西、鄂西一帶,稱為“武陵蠻”或“五溪蠻”。

土家族土家族

賽龍舟之習,據記載在西周時期就已出現。春秋時期的古文物青銅?X上,就有古代越人京渡的圖像,看來賽龍舟之習是在屈原時代之前就已有之。到了戰國時代,楚國大夫屈原投汨羅江而死,于是“楚人哀之,乃以舟楫拯救”(見南北朝吳均《續齊諧記》),便使以後的賽龍舟活動成了紀念屈原的一種民俗活動。尤其是唐代之後,朝廷下令紀念屈原,賽龍舟活動在民間更為普遍地發展起來,而且千年以來常盛不衷。

農歷五月初五,有些地方俗稱五月節,民間的風俗是做粽子,掛香包,掛菖蒲艾蒿,燒艾條,到江邊 祭祀鬼神;公眾性的活動則是一年一度的龍船競渡。五月節實際就是中國傳統的端午節,亦稱“龍舟節”、“端陽節”。端午之“端”字為“月之初”;五月、五日自唐以來稱“午月”、“午日”,故五月五日被稱為“端午”;既然是兩個“午”,故又被稱作“重午”;再者,由于古人把午時稱作“陽辰”,所以又稱“端陽”。

文化

土家族愛唱山歌,山歌有情歌、哭嫁歌、擺手歌、勞動歌、盤歌等。在調式上﹐徵﹑羽調式較多﹐宮調式較少﹐部分民歌有調式交替現象﹔曲式結構上以二樂句﹑四樂句﹑五樂句的樂段結構較多﹔在一些偏僻山寨﹐有一個樂句不斷反覆的樂句式結構。在各種民歌中﹐多段(聯曲)體結構比較普遍﹔旋律多為級進﹐與語言緊密結合﹐富于吟誦性。

“擺手舞”是流行的古老的集體舞,也是土家族最隆重的風俗活動。在舞蹈儀式上,唱起擺手歌,跳起包括狩獵、軍事、農事、宴會等方面的七十多個動作,祭祀祖先,乞求豐收相聯系。薅草鑼鼓也很有特色,鳴鑼擊鼓間以歌唱,從而指揮勞動提高工效。包括狩獵、軍事、農事、宴會等方面的70多個動作。是與祭祀祖先、乞求豐收相聯系的。不論什麽盛大的聚會,都要跳的。“擺手”選陰歷單日開始,持續的天數也是單數。一般三天、五天、七天。一般在農歷正月初九或三月初三,參加的人數有上萬人。節奏鮮明、動作優美、樸素、有濃鬱的生活氣息。史詩、山歌最為著名。

主要從事農業,手工業方面,刺綉、編織比較有名,土花鋪蓋尤為著名。在經濟、文化的發展上受漢族影響較多,但也保留有自己的特點。湘西的“金色桐油”,鄂西的“壩漆”,都是飲譽中外的名產。

“西蘭卡普”是土家族民族工藝中的一朵奇葩。又稱“打花鋪蓋”,它是一種土家錦。以其獨特的工藝和美妙的構圖被列為中國五大織錦之列。

土家族文學以敘事詩、山歌及跳擺手舞時所唱之擺手歌等最為著名。擺手歌有大擺手歌和小擺手歌之分,大擺手歌具有史詩性質;小擺手歌多為苦歌、戀歌,系抒情性作品。具有濃鬱的民族特色和獨特的山鄉風味。長篇敘事詩《錦雞》是四句頭民歌的組合體,用男女對唱方式表現,它以愛情故事為主線,反映出廣闊的社會生活面。

迎賓禮

土家人熱情好客,“過客不裹糧投宿,無不應者”。昔日,貴客到來,要放鐵炮以迎。鐵炮如大鞭炮一般大小,豎立于鐵匣上,放起來震天動地。如果一時沒有鐵炮,也可鳴放獵槍表示歡迎。聽見炮聲,寨上的老人、青年、兒童,一齊出來,迎接貴賓。主人立即煨茶、裝煙,做油茶湯。席上,要喝大碗酒,吃大塊肉。同時,還請寨上的老人或頭面人物,陪客把盞。

土家人的油茶湯,製作十分考究。先將茶葉、冬粉、黃豆等物,用油炸過,加煮熟的臘肉粒、豆腐顆和玉米泡,再加蔥花、姜米等佐料,摻上燒沸的油湯,吃起來清香爽口:泅茶湯冬可暖身,夏可消暑,提神解乏,療飢醒酒,許多人四季不離,每日必飲。它是土家人待客的傳統民族飲料。

土家人火塘內的火,四季不熄。冬天圍塘取暖,平時就火用鼎罐做飯,天府好望角的土家人,勤勞質樸,從開春到深秋,有打早工的習慣。他們耿直豪爽,守信如一,有良好的道德風尚。全寨人奔來,白日幫忙張羅,夜晚跳喪守靈,直到抬喪掘墓,送葬壘墳,全當自家的事去做。修建房屋時,上梁立柱,合寨出動,無人收取分文。農忙時節,割麥栽秧,打谷揚場,對勞弱戶,大家主動相幫,主人家隻供飲食。薅包谷時,薅完一家,再走二家,互助互濟,不要報酬,千百年來相沿成習。

教育

至今在土家族自治地區較有影響的就是位于位于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湖南省屬綜合性大學——吉首大學和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湖北省政府與國家民委共建大學——湖北民族學院

土家人的學校教育,是漢文化逐漸被土家人所接受的過程。在土家地區傳播漢文化的學校歷史悠久。東漢光武帝建武年間(25—57年),宋均在五溪蠻居住地立學校,以期改變他們“少學者而信巫鬼”的傳統。東漢和帝永興年間(89—105年),武陵郡太守應奉“興學校、舉側陋”,但此前的學校多是招收漢族官員子弟。

隋唐時期,中央王朝在土家地區立學校。唐初,田世康為唐代的第一位住黔州刺史;開元、天寶年間(713—755年),牂牁酋長後裔趙國珍官至工部尚書(《舊唐書》卷一五),田英曾為溪州刺史,進“上柱國”(光緒《彭水縣志》四)。這些獲得高官厚祿的土家人,都是受過良好的學校教育,有較高的漢文化造詣。

宋元時期,封建王朝在土家地區設學校,並招收土童入學。宋時曾在沿河司修建鑾塘書院。這一時期,土家族中出現了進士、狀元等:宋元祐三年(1088年),出身于施州都亭裏的詹邈考中進士第一,為博學宏詞科狀元;元祐年間(1086—1093年),施州地區的向九錫也考中進士;僅施州一地,宋代便有9人考中進士。元代,在建始、施州設立學校。

明太祖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朱元璋下令:諸土司皆立縣學”;三十二年(1399年),巴東、長陽等縣設立縣學。永樂五年(1047年),宣撫使冉興邦遣人入朝“謝立儒學恩”;永樂六年(1408年),立酉陽宣慰司學,弘治十四年(1501年),明孝宗下令:凡承襲土司職位者,“悉令入學,漸染風化、以格頑冥,如下入學者不準承襲”(轉引彭官章著:《土家族文化》,吉林教育出版社1991年版,第39頁)。

改土歸流後,廢除不準一般土民讀書識字的禁令,政府在土家地區設立府學、縣學、書院、學宮,一般土民皆可入學。這使子弟進學堂習讀成為風氣,漢文化水準日漸提高。1915年,古丈縣私立國小達50所。女子學校也開始出現。辛亥革命後,公立、私立學校更是普遍建立。這以後,開始有一批又一批土家青年到海外求學。

抗戰時期,淪陷區學校不斷遷入湘鄂西土家地區:國立湖北師範學校、武漢大學工學院、(湖北)省立農學院等25所學校遷往恩施地區,湖北民族學院也就是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誕生的;國立商業專科學校、國立第八中學、江蘇省立旅湘中學等從長沙、江蘇、安徽遷到所裏(今吉首)、乾城;湖南省立第一民眾教育館從長沙遷往永順。這些高質量學校的遷入,促進了土家地區原有學校教育的恢復和發展。

土家地區千餘年的學校教育,使土家地區人才炳蔚,代有傳人:造就了精通漢文典籍,工于詩,詞、賦、雜文、散文的作家群,他們有大量的作品傳世;造就了醫學、農學、書畫等領域的專門人才。如精于醫術的張官曙、長于農學的黃召棠,善于書畫的覃光裕、姚春堂、羅金生,周正南、張一尊、黃永玉等。

社會教育是土家人教育的另一方面。主要是在家庭與宗族內進行,內容包括:緬懷先祖業績、修煉自身人品、傳授日常生活中的禁忌、須遵行的行為準則和習慣法,學習生產技能等。社會教育的職能是:既傳播漢文化,又要結承土家傳統文化。這是千百年來土家族傳統文化承襲的唯一途徑。

其他資料

土家擺手堂

位于來鳳縣百福司鎮河東鄉土家山寨的舍米湖擺手堂,始建于清順治八年(1651年),是土家族最古老的舞堂。擺手堂是土家族祭祀祖先和慶祝豐收的集會場所。

來鳳縣現存擺手堂3處,最大最完整的是舍米湖擺手堂。此堂佔地500餘平方米,呈長方形,大門形似牌坊狀。在大門與神堂之間,有一條石鋪甬道,道旁有高大古柏。神堂的牆壁是石塊砌成,屋面覆蓋人字披黑色布瓦,無雕梁畫棟和鬥拱飛檐,顯得古樸厚重。神堂中,供奉土家先祖彭公爵主、向老官人和田好漢塑像。現存古碑系清道光二十七年和同治二年維修擺手堂時所立。這裏有上千年的古寨,幾百年的古堂,為渝東、湘西、鄂西土家族擺手舞的發祥地,因而被譽為“擺手之鄉”、“神州第—擺手堂”。

天文歷法

土家人在長期的農耕生活中積累了大量的天文、地理、氣象、水利、農學、生物學、醫葯學知識,並用這些知識指導一代又一代土家人的生產與生活。

土家人還根據山裏草木枯榮、候鳥來去、日月星辰的變化、雲風雨雷電的交替來安排農時,預測氣候,估算年成的豐歉。又如:“清明要明,谷雨要淋”“三伏不熱,五谷不結;三九不冷,百果不很”。這是根據特定節氣的氣象情況來推測農業的收成好壞。

其農學知識也靠這類諺語、歌謠相傳,如:“耕得深,耙得爛、一碗泥巴一碗飯”,講的是農田要深耕細耙,這樣收成才好。“深栽洋芋淺栽秧,紅苕栽到皮皮上”、“寧栽秋苕,不種秋蕎”,又是在傳授稻秧、紅苕、洋芋,蕎麥的種植技巧。

名人

白再香(1587—1631)女,土家族,重慶酉陽後溪鎮人,明萬歷四十七年(1619),明軍在關外和後金軍決戰,遼東告急。明廷調集酉陽土兵援遼抗金,白再香援遼平奢戰功卓著,天啓皇帝敕封她為漢土官兵中軍都督,誥封一品夫人。

駱成驤(1865-1926)男,土家族、祖籍重慶酉陽龍池村人,清光緒二十一年(公元1895年)乙未科會試中狀元,是中國歷史上“唯一的重慶狀元”、也是“唯一的土家族狀元”。

王勃山(1875一1957)男,土家族,重慶酉陽龍潭鎮人。國民黨元老、孫中山大總統府秘書、原四川省人民政府參事。

張朝宜(生卒不詳)男,土家族,重慶酉陽人,原華北區軍委書記。

王劍虹(1901-1924)女,土家族,重慶酉陽人龍潭鎮,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瞿秋白的夫人。

劉仁(1909-1973)男,土家族,重慶酉陽龍潭鎮人。原中共中央華北局書記處書記、中共北京市委第二書記。

趙君陶(1903-1985)女,土家族,重慶酉陽龍潭鎮人,中國無產階級教育家,曾任中共中央婦女部負責人。

趙世炎(1901-1927)男,半個土家族(其父親是漢族),重慶酉陽龍潭鎮人。中國共產黨早期傑出的無產階級革命家、卓越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傳播者、著名的工人運動領袖。

李鵬(1928--至今)男,半個土家族(其父親是漢族),成都人,中國無產階級教育家趙君陶之子,1998年任國務院總理,是中共第十二屆、十三屆、十四屆、十五屆中央委員,十二屆五中全會增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十三屆、十四屆、十五屆中央政治局委員、常委。

楊名貴(1938-至今)男,土家族,重慶市酉陽人,傑出國畫家,中國手指畫研究會常務理事。

楊芳(1770—1846)字誠齋,土家族,貴州松桃人。清太子太傅,一等果勇侯。少有幹略,讀書通大義。應試不售,入伍,充書識。楊遇春一見奇之,薦補把總。從征苗疆,戰輒摧鋒。洊擢台拱營守備。

萬濤 (1904—1932) 土家族,四川省黔江縣(今黔江土 家族苗族自治縣)人。原名萬詩楷,號鐵民。湘鄂西紅軍和蘇區建立人。

向達 (1900—1966) 土家族,湖南漵浦人。中國歷史學家。字覺明,筆名方回,有時署佛陀耶舍。卒于1966年11月24日。

廖漢生(1911—2006) 土家族(其父親是漢族),湖南桑植人。中國人民解放軍將領,1955年授中將。全國人大第六、七屆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

向警予(1895-1928),土家族,湖南漵浦人。原名俊賢。中國共產黨婦女運動領袖,無產階級革命家。

黃永玉(1924--至今),土家族,湖南省鳳凰縣人,中國畫家,現為中央美術學院教授,曾任版畫系主任。1946年,他和張梅溪結婚。

楊正午(1941.1—至今),土家族,湖南龍山人。曾任湖南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戴秉國,(1941--至今),土家族,貴州印江人。現任國務委員、國務院黨組成員,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中央國家安全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

楊霞(1977--至今),土家族,湖南保靖縣人,舉重運動員,2004年奧運會冠軍。

許晴(1969--至今),土家族,著名演員。

阿朵(1980--至今),土家族,湖南湘西人。原名符瑩,著名歌星。

汪嘉杉(原名:汪洋,1987--至今),土家族,重慶石柱土家族自治縣人。著名導演。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