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司製度

土司製度

土司是中國邊疆的官職,元朝始置,用于封授給西北、西南地區的少數民族部族頭目

  • 中文名稱
    土司
  • 始置
    元朝
  • 封授地區
    西北、西南地區
  • 封授人
    少數民族部族頭目
  • 效仿
    羈縻製度
  • 原型時間
    唐代羈縻

簡介

"土司製度"是封建王朝統治階級用來解決西南少數民族地區的民族政策,其義在于羈縻勿絕,仍效仿唐代的"羈縻製度"。政治上鞏固其統治,經濟上讓原來的生產方式維持下去,滿足于征收納貢。因此它是從政治和經濟兩方面壓迫少數民族的製度。廣西壯族自治區的土司製度,開始于唐代的"羈縻製度",形成于宋代,繁榮于明代,崩潰于清代,結束于20世紀初,長達一千多年。(參考黃現璠著《壯族通史》 )

詳情

土司製度是元明清中央與地方各民族統治階級互相聯合、鬥爭的一種妥協形式。在土司統治下,土地和人民都歸土司世襲所有,土司各自形成一個個勢力範圍,造成分裂割據狀態,從而使民族之間和民族內部產生仇恨和戰爭。

貴州的改土歸流始于明代,高潮卻是在清朝前期的雍正年間。督撫大員鄂爾泰等人的改土歸流建議為雍正皇帝採納,是有其深刻歷史原因的。這集中表現在:在經濟上,土司製度下的領主經濟阻礙了封建地主製經濟的發展;在政治上,土司享有各種特權,擁有軍隊,私設監獄,相互爭殺,嚴重妨礙中央集權;而土司、頭人為非作歹,奴役土民而造成的民族內部矛盾也日漸突出,不利于統治的穩定;在交通上,土司區域尤其是“化外之地”瓶頸著“開江路以通黔粵”、連陸路以通川楚達雲南,不利于中央王朝對邊疆的控製、治理等。

雍正時期的改土歸流,前奏是對烏乃、烏撒等土司的改土設流,重點則是對湘黔邊,以雷公山為中心的地區及廣順、定番(今惠水)、羅甸交界處的開闢。

土司

官名。元朝始置。用于封授給西北、西南地區的少數民族部族首領,土司的職位可以世襲,但是襲官需要獲得朝廷的批準。元朝的土司有宣慰使、宣撫使、安撫使三種武官職務。明朝與清朝沿置土司,自明朝起,增加了土知府、土知州、土知縣三種文官職務。土司對朝廷承擔一定的賦役、並按照朝廷的征發令提供軍隊;對內維持其作為部族首領的統治權利。

清朝雍正年間,開始了改土歸流的改革進程,將世襲的土司改為由朝廷任免的流官,所謂流官,是指任職者來來去去、不斷流動的意思。為了推行改土歸流的政策,清朝發動了對少數民族的多次戰爭,但是土司製度直到清朝結束也沒有完全消失,中華民國時期寧夏、青海一帶的馬步芳武裝接受民國政府的任命,但對于其轄地仍然自行管轄,實際上和前朝的土司製度沒有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經過剿匪、土地改革、民族區域自治等階段,土司製度徹底被廢除。

元、明、清各朝在少數民族地區授予少數民族地區首領世襲官職,以統治該族人民的製度。也指被授予這種官職的人。

"在桂西少數民族地區,宋王朝平儂智高起義後,派狄青部下和加封土酋為土官,成立許多土州,縣,洞。這些土州縣洞,社會經濟,政治組織,文化製度以及民情風俗等都與流官的州縣不同,故稱為土司。司者主管其事,或官署之稱。"(摘自黃現璠著《壯族通史》)

鄂西土司製度

簡述

唐、宋時期,在鄂西民族地區推行和完備的羈縻政策,到宋、元交替時期,逐步發展為土司製度。土司製度既是集歷代王朝治理經驗之大成,也是在宋代羈縻政策的基礎上直接發展而來的。鄂西土司製度隨著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實行改土歸流而消亡。

鄂西土司製度的源流及其特點

宋朝的羈縻製度,是一種松散的統治製度。各羈縻州與宋王朝實際存在著一種若即若離的關系。到宋王朝衰微、統治力量削弱時,各羈縻州酋長開始不服從宋王朝的控製。“宋室既微,諸司擅治其土,遍設官吏,……威福自恣”(同治《來鳳縣志》)。加之宋代在鄂西土家族設定的六個羈縻州所統轄的地區不大,相當一部分地方仍為各強宗大姓所佔據,他們同羈縻州的豪強趁宋朝衰弱而紛紛崛起,各據一方。如“施州衛所屬覃田二姓,在宋元未分之前,其勢甚盛,頗為邊患。”(道光《施南府志》)在元朝統治施州之後,又叛服無常。元王朝為籠絡這些豪強,遂廣置土司,進行綏撫。到了明代,鄂西設定三十一個土司。明王朝為加強對土司的控製,于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改施州為施州衛軍民指揮使司,以管轄控製諸土司。同時又實行大土司管轄小土司,形成層層控製管轄的隸屬關系。

土司製度與羈縻州政策的區別在于由松散的統治變為嚴格的控製;在承襲、納貢、征調等政策方面,土司製度均有嚴格的規定,從而加強了對鄂西民族地區的控製。鄂西土司製度的特點表現為:

全面實行土司統治

在漢族與少數民族雜居之地,明王朝往往採用流、土分治之法;而在施州這類民族聚居之地,則是一概“統以土司”。

採用“衛所、土司”相結合的軍事建製

明代土司職銜,分武職與文職兩種。武職為宣慰司、宣撫司、招討司、安撫司、長官司、蠻夷司諸種,隸兵部武選,省都指揮領之;文職為土府、土州、土縣諸種,隸屬吏部驗封,省布政司領之。鄂西地區土司建製隻設武職。除土司之外,朝廷還在邊緣地帶,設定衛所,駐扎重兵。明王朝在鄂西地區採用“衛所、土司 ”相結合的軍事建製,其目的在于強化對這一民族地區的控製與統治。

用高職官銜實行籠絡

鄂西地區設有四個宣撫司、九個安撫司。據明朝官製,宣撫使為從四品,安撫使為五品,均高于或相當于知州(從五品)的品秩。這是由于鄂西地區土司,地介川、黔、湘之間,又處“溪峒深阻”之地,明王朝才不惜以高爵予以籠絡。除對土官授以實職外,還對有影響的土司或在戰爭中有功的土司,授以虛銜,以示其寵。無論實職之高、虛職之寵,都是為了“易為統攝”,“奔走唯命”(《四裔考·序》)。“假重爵,命威製,服屬其勢”(《蠻司合志》)。

大多土司的隸屬關系屬宗族關系

劃定隸屬關系時,“令覃、田、黃、向諸大姓各有所屬”。(《蠻司合志·湖廣》)施州所屬田、覃二姓,自“永樂以來,二氏子弟分為十四司,傳之後世”(同治《來鳳縣志》),此即“部領蠻落”(萬歷《湖廣總志·兵防三》)之製,其目的,在于維護土司對土民的世襲統治。

始行長官司與蠻夷司分設之製。宣德二年(1427年),設劍南長官司,隸忠路安撫司;搖把峒、上愛茶、下愛茶三長官司及鎮遠、隆奉二蠻夷長官司,皆隸東鄉安撫司;東流、臘壁峒二蠻夷長官司,隸散毛宣撫司;西關峒長官司、西坪蠻夷長官司,隸金峒安撫司。土司武職, “皆以其酋長為之。先是,忠路安撫司等各奏,前元故土官子孫牟酋蠻,各擁蠻民,久據溪峒,今就招撫,設長官司,授以職事。兵部以聞,帝以馭蠻當順其情,宜有等殺。兵部議以四百戶以上者設長官司,四百戶以下者設蠻夷官司。元土官子孫量授以職,從所招官司管屬。皆從之”(《明史·湖廣土司列傳》)。這種以四百戶作為區分長官司與蠻夷政司之法,從此作為一代定製推行全國,並為清朝所承襲。

鄂西土司的各項政治製度

土司官製及承襲。元、明、清三朝代的土官官職,可分為文官屬與武官屬兩類。鄂西地區土司的職官,屬于武官屬。按其職位尊卑,入流的大致有宣慰使、宣撫使、招討使、長官等。其秩位品級與各司官位多少,則因朝代不同而略有差別。到了清代,宣慰使司為從三品,宣撫使司為從四品,安撫使司為從五品,長官司、蠻夷長官司為正六品。土官之屬,有同知、經歷、都事、吏目、儒學、教授、訓導,皆以流官為之。清朝還設有土遊擊(從三品)、土都司(正四品)、土守備(正五品)、土千總(正六品)、土把總(正七品)等。以上均為朝廷命官。在土司統轄境內,還可自行任命官職,其職務有總理、家政、舍把、旗長、親將、總爺、峒長、寨長等職。這些職務一般都由土司家族成員擔任。

承襲,土司同封建帝王一樣,子子孫孫世代相傳,以保持獨家統治特權。鄂西土司的承襲製度為封建世襲製,“所設宣慰、知州、長官,不問賢愚,總屬世職”(《永順縣志》卷3),這種承襲製度是從古代發展而形成的,“自相君長”成為後世授世職的基礎。到“唐初,溪峒蠻歸順者,世授刺史,置羈縻州縣,隸于都督府,為授世職之始。宋參唐製……其酋皆世襲”(《明史·湖廣土司列傳》)。唐宋王朝,通過控製少數民族首領來達到控製少數民族人民的目的,沿用“以夷治夷”的羈縻之法,一律實行世襲,並用政令把世襲固定下來。後來,元王朝總結前代控製西南少數民族首領的經驗,以宣慰使、宣撫使、安撫使、招討使、千戶、百戶等官職封予各少數民族首領,並在各少數民族聚居的府、州、縣設立土官,逐漸形成土司製度。明參元製,對湖廣等地土司的承襲辦法、手續作了嚴格的規定:“土官承襲,務要驗封司委官體勘,別無爭襲之人,明白取具宗支圖本 ,並官吏人等結狀,呈部具奏,照例承襲。移付選司附選,司勛貼黃,考功附寫行止。類行到任,見到者,關給札付,頒結誥敕。”作為湖廣都司所轄的鄂西地區土司,也一循其例。

“承襲須奉朝命,雖在萬裏外,皆赴闕受職”(《明史·土司序》),這種承襲製度具有密切特殊君臣關系的作用。封建王朝由上而下進行控製,使土司臣服于王朝,土司接受冊封後為朝廷命官,取得了對土民統治的合法權。封建王朝堅持“一朝天子一朝臣”,改朝換代之時,需要土司向新王朝貢表“投誠 ”、“歸順”,換取新王朝冊封與頒發新的印信,才能成為新王朝命官。新王朝剛剛建立時,這樣做對穩定邊疆社會秩序、籠絡少數民族首領都有好處。襲職者應持有襲職依據,這種依據元代為金、銀、銅牌,明代為銅印,清代除土司印外,還需持有號紙。尤以清代的號紙最為完善和嚴密。

朝廷對襲位者是誰,一般沒明確限製,原則上是“其子弟族屬、妻女,若婿及甥之替襲,胥從其俗。”(同治《來鳳縣志》)多數是父死子襲,子死孫襲,代代相傳。土司有子則長子襲,無子則弟或婿、妻以及侄輩都可襲。

土司承襲的年齡朝廷也有所規定。明代規定為十八歲,清代改為十五歲。年幼不能承襲,必須由本族土舍或母能撫孤治事者護理。明弘治十四年(1501年),明孝宗規定土司職官子弟,凡要承襲土職者,必須入學。不入學者,不準承襲(《明史·湖廣土司傳》)。自此,鄂西各土司均辦學設館,請漢學儒師任教,並派子弟去外地學習。

土司職官的升降

職級升降是封建王朝對土司控製的措施之一。新王朝建立後對來歸附的前朝土司,首先是定職定位,實際上多數是復職復位。在土司定職定位後,定期(或不定期)進行政績考核,一般的獎勵與參劾有之。隨著職級升降,官司級別名稱也隨之變動。土司與流官待遇不同,流官可以按時升遷,有罪治罪,子孫不能承襲;土司不能按時升遷,有較大功過的一般就地升降,子孫可以承襲為世官。即使新舊朝代交替,也基本按此原則不變。

升降要有大功大過,結合戰事勝敗進行。明末曾被調到川東、荊州、房、竹一帶鎮壓農民軍的容美土司有“功”,得到“天子嘉其忠勤”的殊榮,由宣撫使晉升為宣慰使,容美屬下的椒山、五峰、石梁、水浕四長官,都同時晉升為安撫使;唐崖長官元時有軍功于朝,以武略將軍授唐崖宣慰使世職,傳給兒子,直到洪武四年(1371年)隨廖永忠征蜀失敗, 降為安撫使,後又因“多叛”,洪武七年(1374年)降為長官。由此可以看出:有大功于封建王朝則升,有大過于封建王朝則降。

朝貢

為了加強對土司地區的控製,中央王朝規定,土司應定期朝貢。土司向中央王朝進貢,是保持中央王朝與土司的聯系,維持君臣關系的一種特定方式。因此,元明清封建王朝對土司的朝貢極為重視。王朝有專門部門負責管理朝貢 。在宋時由鴻臚寺負責,對朝貢土司以賓禮相待,引見皇上等,後改由禮部管理。

鄂西諸土司朝貢,有文字記載的始于宋時,到元明清時更為頻繁。隨著農業生產與商業貿易的逐步發展,各土司上層人物為密切與中央王朝的關系,取得更多的“回賜”,鞏固自己的統治地位,也十分重視向朝廷“朝貢”。從宋到清的鄂西諸土司主要貢物是土特產品:如黃連、犀角、麝香、蜂蜜、茶葉、騾馬等。鄂西諸土司的貢物歷來質優,施南土司的貢茶因形色俱佳,深得乾隆皇帝的喜愛,賜之以“皇恩寵賜”匾牌。朝廷為了施惠于土司,回賜之禮往往高于貢物價值,給予金銀、珠寶、綢緞、食鹽等。朝廷對朝貢與回賜都作詳細記載。

朝貢的弊端自宋至明越來越突出:開始單一朝貢,繼而以朝貢為主結合經商,進而以朝貢為次經商為主。清王朝建立後,改變了明代進貢的辦法,把少數民族首領貢物折銀兩入庫,就地交納,表報入朝,且不給回賜。這一改革使鄂西諸土司進京的少了,隻有容美土司田舜年及其兒子田旻如進京覲見過康熙帝。

朝貢製度無論對土司或中央王朝,無論在政治上或經濟上都具有積極意義,客觀上起到經濟文化交流的紐帶作用。朝貢作為土家族與中央王朝統治者,尤其是漢族經濟文化交流的一種方式,有利于中央王朝與土家族地區的相互了解,進行物資與技術的交流,這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鄂西社會經濟的發展。

賦稅

在土家族土司管轄地區,開始並不承擔向封建中央王朝納稅的義務。宋鹹平元年(998年),富州刺史向通漢曾“請定賦稅”,宋貞宗以荒服不征,沒有準許。嘉佑五年(1060年),土家族土司所轄區域開始繳納賦稅,“出租賦如漢民”(《宋史》卷493))。交納的方式為不丈量土地,不編丁口 ,其納賦稅定額,主要是土司歸附時,自報認納之數。明代更加重視對民族地區賦稅的征收,把它作為王朝增加經濟收入的手段,作為土司接受中央王朝統治的一個重要標志。清王朝參照明代賦稅額度定數,並有所增加,遇到閏年,還需加征。鄂西地區土司不僅要向朝廷繳納賦稅,還要負擔大田千戶所一部分糧餉,並規定了各土司的負擔數額(王承堯《土家族土司簡史》)。

土家族土司在政治上接受中央王朝的印信,在經濟上有時也享受減免賦稅的優待。減負優待或因天災,或因戰事,或為示恩寵。

在土司製度下,土司屬下的百姓就是農奴,他們沒有土地,除為土司提供繁重的無償勞役和當土兵外,還要向土司繳納或進貢各種實物,這種封建農奴製,就是土司製度的經濟基礎。尤其是有的土司強征濫取,如火坑錢、鋤頭錢、煙火錢等。土家族人民深受封建統治和土司盤剝的雙重壓迫,生活于水火之中。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