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組織

國際組織

國際組織亦稱國際團體或國際機構,是具有國際性行為特征的組織,是兩個或兩個以上國家(或其他國際法主體)為實現共同的政治經濟目的,依據其締結的條約或其他正式法律檔案建立的有一定規章製度的常設性機構。國際組織分為政府間組織和非政府間組織,也可分為區域性國際組織和全球性國際組織。政府間的國際組織有聯合國,歐盟,北非聯盟,東盟,世貿組織等,非政府間的國際組織有國際足聯,貝維克斯國際共同社,迪克蘭東亞青年共同社,樂施會,創行,國際奧委會,國際環保協會,國際紅十字會等,各種國際組織在當今世界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 中文名稱
    國際組織
  • 外文名稱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 拼音
    guó jì zǔ zhī
  • 類別
    國際

簡要介紹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國際組織一般指政府間國際組織,是國際法主體之一。而廣義上說,國際組織還包括非政府間的國際組織。以下對國際組織的介紹採用狹義層面含義。

國際組織

國際組織是指兩個或兩個以上國家(或其他國際法主體)為實現共同的政治經濟目的,依據其締結的條約或其他正式法律檔案建立的常設性機構。

國際組織的法律人格來源于組成國際組織的基本法律檔案。國際組織作為國際私法主體有其自身的特點:權利能力和行為能力受基本法律檔案的嚴格限製,常常是不完整的;國際組織在其財產限度內直接承擔責任。

形成發展

簡介

隨著信息技術的迅猛發展和全球化趨勢的推進,國際組織快速擴張,它們不僅數量上數以萬計,而且覆蓋廣泛,包括政治經濟社會、文化、體育衛生、教育、環境安全、貧窮、人口、婦女兒童等等眾多人類生存和發展相關的領域,已成為左右世界局勢和人類社會發展的重要力量,了解國際組織的發展與現狀,就是了解國際社會的發展與現狀。

國際組織

國際組織是為了適應國家之間的交往日益頻繁,交往的領域和地區不斷擴大而產生和發展起來的。19世紀最早在歐洲出現了如萊茵河、易北河等國際河流委員會。19世紀後半期,科學技術和交通工具的進步使國際交往逐步擴大到社會生活的許多領域,在通訊、公共衛生和經濟貿易等方面,出現了“國際行政聯盟”的組織形式,如國際電信聯盟(1865)、萬國郵政聯盟(1875)等。這種以專門業務和行政性的國際合作為目的的組織,成為現代國際組織的雛型。進入20世紀後,出現了以政治和國際安全為中心的綜合性的國際組織,其中有全球性的如國際聯盟和聯合國,也有地區性的如阿拉伯國家聯盟、非洲國家統一組織等;還成立了各種專門業務性的國際合作機構,如聯合國專門機構。

思想淵源

關于國際組織的思想可謂源遠流長,早在14世紀,思想家但丁(Dante Alighieri)就倡導成立“人類統一

體”、“聯合統一的世界各國”。現代意義上的國際組織思想植根于18世紀與19世紀一些智者的著作,如聖西門(Henride Saint Simon)倡導建立“歐洲議會”,本森(Jeremy Bentham)倡導建立“國際法庭”,康德(Immanual Kant)倡導“和平聯盟”等(J.Martin,p.780)。中國的康有為在其《大同書》中也發揮了中國古代“大同世界”的思想。1907年,國際協會聯盟(UIA)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成立,至今仍為匯集國際組織各類信息的中心。 國際組織在20世紀的發展大致經歷了三個階段:

國際組織

第一階段

一是兩次大戰期間,以人類第一個具有廣泛職能的世界性組織——國際聯盟的成立為標志,除國際聯盟外,出現了如國際勞工組織一類的專門機構,國際常設法院這樣的國際司法機構,以及一批非政府組織,而後爆發的二戰則暫時中斷了這一進程,按照UIA統計,1909年,全部政府間國際組織有37個,國際非政府組織有176個,所有類型的國際組織共有213個,而到1951年,全部政府間國際組織有123個,國際非政府組織有832個,所有類型的國際組織共有955個,分別增幅在2~4倍之間。

第二階段

第二階段自二戰結束前至20世紀80年代末,是國際組織發展史上的黃金時期,國際聯盟的失敗和二戰的爆發等事實激發人們去追求和創造更高形式、更有成效的組織形態以維護和平、製止戰爭並促進發展。以聯合國的誕生為標志,一大批全球性、區域性政府間國際組織雨後春筍般涌現。據UIA統計,1989年,各類國際組織共有24131個,比1951年增加了24倍多,其中政府間國際組織數目為4068,非政府間國際組織有20063,比1951年分別增加了24倍和32倍之多,其中20世紀80年代十年間各類國際組織共增加了12383個,幾乎相當于此前一個世紀國際組織數目的總和。當時非殖民化運動的成功促進了新興獨立國家的數目劇增,國際社會的規模驟然間擴大了數倍,出現多元化的國際格局。蘇美雅爾塔體系及聯合國集體安全體系有效製止了世界性戰爭的爆發,和平與發展成為時代的主流。同時,世界貿易市場、資本市場、以信息技術為代表的現代科技革命的傳播,促成了國家間相互依存關系的發展,尋求國際治理機製化、組織化的呼聲越來越強烈,全球化的浪潮在涌動了。

第三階段

第三階段自冷戰結束後至今,是國際組織處于全球化時代的發展階段,也是國際社會組織化程度大幅度增強的階段,主要表現于貿易、金融領域的經濟全球化,是一個貨物、服務、生產要素更加自由地跨界移動、合理配置、各國經濟更加互相依存的一體化進程,這一進程大大強化了國際組織的地位,要求他們在形成和實施普遍性原則、規則和製度方面發揮更大的作用,國家對國際社會整體的義務大大凸顯起來,國際社會日益要求加強對國家行為的規範機製,政府間組織更多地被用作製定和實施國際法的手段,從而推動國際法從一個軟法、弱法到強製實施的轉變。國際社會參與者的成分也發生著深刻變化,在傳統主權國家、政府間國際組織繼續佔主導地位的同時,涌現了大量的非政府組織,市民社會的形態呼之欲出,根據UIA統計,2004~2005年,包括其所有類型的各類國際組織共有58859個,比1991年多1倍以上,其中,政府間國際組織數目為7350,非政府間國際組織有51509,分別比1991年多61%和109%。國際社會的日益組織化不僅表現在國際組織數目的成長上,更重要的是體現在國際組織範圍的擴大上,它早已沖破初創時期的地域、領域局限,活躍在當今人類社會的所有方面。

主要特征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國際交往越來越頻繁,國家間的相互依賴日益加深,這為國際組織的發展帶來了新的變化,體現出當代國際組織的主要特征:

組織機構趨于完善

19世紀的國際行政聯盟,是由常設機構國際事務局負責日常工作,成員國代表會議隻是在若幹年內討論一次有關條約規定的國際合作,並不負責實際工作;當代國際組織一般在常設秘書處之上設定大會、理事會這種實質性的權力機構,享有決策權。

組織規模龐大

19世紀的國際組織,其成員國基本上是歐美少數發達國家。當代國際組織如聯合國,幾乎包括了世界所有國家,各種專門組織絕大多數都擁有 100多個成員國。

形成國際組織網路

聯合國與18個專門性的政府間機構建立了密切的、非隸屬的關系,其中16個被稱為聯合國專門機構。聯合國還給予 1/6的非政府國際組織以協商地位,並有12%的非政府國際組織與歐洲共同體有密切關系。這樣,許多國際組織在業務與信息方面已有機地聯合在一起,形成以聯合國為中心的國際組織網路。

數量猛增

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的1939年,政府間國際組織隻有80個,到80年代末已達4000多個;非政府國際組織為數更多,其中絕大多數是50年代以後建立的。因此有人稱19世紀是國際會議的世紀,20世紀是國際組織的世紀。

大致數量

20世紀以來若幹年份政府間國際組織(IGOs)數量

年份 數量 年份 數量

1909年 37 1989年 4068

1951年 123 1992年 4878

1962年 163 1996年 5885

1970年 242 2000年 6556

1981年 1039 2005年 7350

資料來源 :Union of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s

最高審計機關國際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sation of Supreme Audit Institutions (INTOSAI)),是由世界各國最高一級國家審計機關所組成的國際性組織。創立于1953年,1968年在東京召開的第六次會議上,通過了該組織的章程,正式宣布成立最高審計機關國際組織,受聯合國經社理事會領導。該組織總部設在維也納,由奧地利審計法院負責日常工作,該組織的會費由各成員國按聯合國繳納會費的比例分攤。目前該組織有成員186個。我國于1982年加入該組織。

該組織的宗旨:互相交流情況,交流經驗,推動和促進各國審計機關更好的完成本國的審計工作。

該組織每三年召開一次全體成員國會議,就審計的原則、方向、理論、方法和技術等方面的問題進行交流,以有助于各成員國研究、改進和加強政府審計工作。這是

種類劃分

當代的國際組織名目繁多,宗旨不一,數量巨大。

按組織屬性,國際組織可分為兩種主要型態:

政府間國際組織

成員都是主權國家或其它成員不必為主權國家的國際組織(像歐盟和世界貿易組織)。從法律角度來講,政府間的國際組織必須有一部公約作為基礎,並且有一個法人

非政府間國際組織

(NGOs):任何國際組織,凡未經政府間協定而建立,均被視為是為這種安排而成立的非政府國際組織。包括獨立組織,民間組織,第三部門,志願協會。

根據性能,國際組織可分為綜合性(即一般政治性的)和專門性兩種。

根據成員國的地理範圍可分為全球性和區域性兩種。

結合上述所有標準,國際組織可分為四類:

(1)全球綜合性組織。如聯合國,成員具有普遍性,兼有政治、安全、經濟和社會發展、科技文化合作,以及人權保護等多種職能。這類的組織是允許所有國家加入的。

(2)全球專門性組織。具有某種特定功能,故又稱功能組織。最典型的是聯合國的專門機構,還有如國際勞工組織、世界衛生組織世界貿易組織等。這類的組織同樣是允許所有國家加入的。

(3)區域綜合性組織。具有政治、安全和社會經濟功能的地區性組織。如美洲國家組織、歐洲共同體和東南亞國家聯盟等。這類組織是接受世界上,某一地區或大陸的成員加入的。

(4)區域專門性組織。可分為經濟貿易、軍事同盟、科技文化等類別。此外還有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華沙條約組織和經濟互助委員會等少數組織,雖都具有專門功能,但其成員國並非嚴格以地區而是以社會製度、意識形態以及軍事戰略關系為分野的。這類組織是否屬于地區性組織,在國際上尚有爭議。 這類組織同樣也隻是接受世界上某一地區或大陸的成員加入。

組織列表

政治類組織

歐 盟(歐洲聯盟)

獨聯體(獨立國家聯合體)

國際組織

上海合作組織

阿拉伯議會聯盟

阿 盟(阿拉伯國家聯盟)

西歐聯盟

拉丁美洲議會

阿拉伯馬格裏布聯盟

非 盟(非洲聯盟)

歐安組織

美洲國家組織

法語國家組織

東 盟(東南亞國家聯盟)

南美洲國家聯盟

裏約集團

國際移民組織

伊比利亞美洲國家首腦會議

北 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桑戈委員會

國際組織

亞洲議會和平協會

禁止化學武器組織

華 約(華沙條約組織)

歐洲委員會

南亞區域合作聯盟

波羅的海國家理事會

非 統(非洲統一組織)

各國議會聯盟

維謝格拉德集團

政府間移民委員會

巴 統

亞洲議會論壇

海灣合作委員會

聯合國協會世界聯合會

大赦國際

國際刑警組織

伊斯蘭會議組織

前政府首腦國際行動理事會

英聯邦國際刑事法院

國際組織

加勒比國家聯盟

南美國家共同體

社會黨國際

核供應國集團

葡語國家共同體

中歐倡議國組織

不結盟運動

澳新美理事會

自由進步黨國際

古阿姆民主與發展組織

巴黎俱樂部

七十七國集團

國際勞工組織

中國-阿拉伯國家合作論壇

經濟類組織  

世貿組織

亞太經合組織

石油輸出國組織

政府間發展組織(伊加特)

經合組織

亞洲開發銀行

世界銀行

阿拉伯石油輸出國組織

15國集團

非洲開發銀行

歐洲復興開發銀行

環印度洋地區合作聯盟

20國集團

美洲開發銀行

加勒比開發銀行

中部非洲國家經濟共同體

24國集團

歐洲中央銀行

歐洲自由貿易聯盟

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

國際展覽局

南方共同市場

比荷盧經濟聯盟

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

關貿總協定

安第斯共同體

太平洋島國論壇

大湖國家經濟共同體

博鰲亞洲論壇

太平洋共同體

東南非共同市場

非洲發展新伙伴計畫

世界旅遊組織

東非共同體

西非經濟貨幣聯盟

加勒比共同體和共同市場

國際能源機構

拉美經濟體系

中美洲一體化體系

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

世界能源理事會

拉美一體化協會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

科托努協定

黑海經合組織

發展中八國集團

反洗錢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南方銀行

科技、文化、體育等專業類組織

世衛組織

第三世界科學院

世界民主青年聯盟

國際足聯

英國心靈研究協會

國際科學理事會

世界基督教會聯合會

亞奧理事會

國際檔案理事會

國際自由工會聯合會

國際奧委會

世界遺產委員會

國際交流發展計畫

萬國郵政聯盟

國際軍體理事會

世界漢語教學學會

世界盲人聯盟

國際音樂理事會

國際信息處理聯合會

世界洗手間組織(World Toilet Organization,WTO)

國際世界語協會

國際新聞工作者協會

國際新聞學會

國際戰略研究所

國際新聞工作者聯合會

國際龍組聯盟

國際奧比斯組織

國際圖書館協會聯合會

世界穆斯林大會

無國界醫生組織

國際翻譯工作者聯合會

世界土著人理事會

國際新聞電影協會

國際自然及自然資源保護聯盟

世界佛教徒聯誼會

世界科技城市聯盟

國際志願服務協調委員會

國際會計師聯合會

世界休閒組織

國際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聯合會

亞太空間合作組織

世界醫護人員聯盟

國際反貪局聯合會

國際反捕鯨委員會

世界智慧產權組織

世界動物衛生組織

國際竹藤組織

構成介紹

據UIA統計,2004~2005年,包括其所有類型的各類國際組織共有58859個,比1991年多1倍以上,其中,政府間國際組織數目為7350,非政府間國際組織有51509,分別比1991年多61%和109%。國際社會的日益組織化不僅表現在國際組織數目的成長上,更重要的是體現在國際組織範圍的擴大上,它早已沖破初創時期的地域、領域局限,活躍在當今人類社會的所有方面。

國際組織的分類很多,這裏根據UIA的國際組織分類和資料解析當今國際組織的結構。根據UIA2004~2005年《國際組織年鑒》的資料,表3包括的各種類型下的全部國際組織有57964個,其中,IGOs有7306個,INGOs有50658個,分別佔全部國際組織的12.6%和87.3%,INGOs的數目是IGOs的7倍,從INGOs的數目一直多于IGOs,而且INGOs的增加速度一直高于IGOs,二者數量上的差距越來越大。同時我們通過各類IGOs和NGOs的數目進行相關分析,發現它們的相關程度高達0.81,這也說明IGOs和NGOs的各類組織形式結構基本類似。

在UIA三大類國際組織中,協定性國際組織是最重要的,而其他兩類組織,即特殊形式的國際組織和其他形式的國際組織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國際組織,2004~2005年,協定性國際組織,包括IGOs和NGOs,共佔到全部IO的13%,其他類型國際組織佔26%,特殊形式國際組織佔61%,第三種類型的國際組織數量最多。

在協定性組織中,區域性國際組織份額最大,佔其全部的77.98%,比三類全球性國際組織的總和還多,顯然,覆蓋的地域越大,國際組織數量越少;其他類型的國際組織中,以國際事務為導向的國家組織(G類)佔45.19%,其次是包括基金等形式的特殊形式的組織(F類,31.85%);在數目最多的特殊類型的國際組織中,目前不活躍的非協定性的(H類)或尚未被確認的國際組織(U類)佔到70%以上,其次,包括雙邊條約的國家組織(N類)佔10.67%,多國條約(T類)佔6.61%,在特定復雜的國際組織內獨立存在的內部組織或附屬機構(K類)佔5.66%,而排在最後三類是:宗教(R類,2.57%)、國際會議系列(S類,2.04%)和新出現的尚未得到確認的國際組織(J類,1.31%)。

各種類型的國際組織對當今國際社會的發展做出了重大的貢獻,特別是協定性IGOs,是國家間多邊合作的法律形式,是一種機械化、組織化的國家間合作。國際組織首先是國際社會的論壇和談判場所,如聯合國大會在伊朗核問題等危機出現時的討論,在解決爭端或規則製訂等方面為成員國提供了時間或空間;國際組織是國際立法的組織者和推動者,自二戰後,涉及各個領域的國際公約或多邊條約,幾乎都由國際組織完成;國際組織是國際事務的管理者和組織協調者以及國際資源的分配者,比較典型的如石油輸出國組織在石油的生產、銷售、價格等方面製定的管理機製。對于國際社會最大的安全問題,國際組織是和平解決爭端的機構,是國際和平與安全的維護者。二戰後世界範圍內的和平得以維持,和平成為不可逆轉的時代潮流,國際組織功不可沒,如聯合國、非洲統一組織、美洲國家組織等都曾有效地緩和、平息了多起地區沖突、內部動亂,為防止戰爭的蔓延和升級、恢復和平、解決爭端奠定了基礎。

目前INGOs對國際社會事務的參與和協調能力也越來越強大,其活動範圍越來越廣,除了在救濟、後勤、運輸醫葯服務、安全、人權、健康和環境等方面提供人道主義援助外,在支持落後國家全面發展、危機國家重建等方面也起到重要作用,甚至在政治和司法領域也發揮越來越重要而復雜的作用,如歐洲國家的NGOs甚至有抗衡政府或製衡政府的作用,對決定福利、國家法令、政府資源分配等方面具有一定的影響力,1997年的草根運動(GRASS ROOT CAMPAIGN)被當做NGOs參與政治影響力的分水嶺。它們不僅與政府對話,與IGOs也互相影響,如在WTO坎昆會議等對開發中國家諸多不利的談判中,NGOs一直給予幹擾,對世界貢獻良多。有時在危機情況下,NGOs的行動比政府組織更有效。NGOs目前在全球經濟中也起著重要作用,在將近40個國家裏,NGOs的經濟活動佔GDP的5%以上,佔就業人口的4%以上(Lester Salamon,S.Wojciech Sokolowski,2004)。在可以預料的將來,各類國際組織在國際事務中會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特別是非政府組織。

地位作用

國際組織在條約和宗旨規定範圍內,享有參與國際事務活動的獨立地位,具有直接承受國際法權利和義務的能力,而不受國家權力的管轄。這是政府間國際組織的基本特徵。《聯合國憲章》第 104條規定:“本組織于每一會員國之領土內,應享受于執行其職務及達成其宗旨所必需之行為能力。”這種地位與能力具體表現在:有權同會員國及其他國際組織締結條約或簽訂協定;負責召開各種立法會議,並間接參加造法性條約的形成過程;聯合國機構和人員在會員國境內享有為執行其任務所必要的特權與豁免;保有及處理本組織資產的權利。多數學者認為,國際組織特別是聯合國組織,具有國際法的主體地位與資格。但國際組織與國家有所不同,前者的權利來源于各國簽訂的條約和該組織的組織法,它在國際法上的主體地位是派生的,即使聯合國組織本身,也並不是國家那樣的政權機構。因此,有的學者把聯合國作為世界政府的見解,是缺乏法理和事實根據的。

為成員國展開各種層次的對話與合作提供場所

每個國際組織都是特定區域範圍或特定問題的國際論壇,是一種常設的固定的國際會議形式,是聯接、溝通各成員國的紐帶和渠道。經由這一所有成員國平等參與的國際議事機構,各國可自由表達本國的立場觀點,可充分討論共同關心的國際問題,有利于國際社會形成和宣示某種世界輿論,有利于協調成員國的政策與行動。這種論壇也是多邊外交的一種組織形態,為成員國之間正式或非正式的交往、會談提供了方便的時間與場所,有利于雙邊關系的發展和緊張局勢的緩解。

管理全球化所帶來的國際社會公共問題

如同一國政府是本國內外事務的管理者,國際組織在一定意義上充當了國際社會共同事務的管理者的角色。特別是在那些專門性或技術性領域,從郵政、電訊、海事、衛生,到氣象、民航、原子能、智慧產權,諸如此類,全球性或區域性管理規則的製訂,管理機構的建立與運作,都是由相關國際組織來完成的。盡管有人對這類管理性國際組織的成效一再提出質疑,但也不否認這些方面國家間合作的必要性。在人們驚呼世界已進入一個地球村的時代,國際組織的管理者職能隻會越來越加強。

在成員國之間分配經濟發展的成果和收益

從世界範圍來看,不論是自然資源的生產、開發和銷售,還是資金的融集和借貸,除了各國主權範圍內的職能,還存在著一個在各有關國家之間公平、合理分配的問題。這種國際分配者的職能非國際組織莫屬。從世界範圍內石油、礦產物與農牧產品的生產數額、銷售價格、進出口比例到國際資金向開發中國家的投放,其分配原則、分配方案的確定和實施乃至製裁措施的執行,現在都有賴于相關的國際經濟、金融組織和商品協定組織。在一定意義上,公正、合理的國際經濟新秩序能否建立,取決于現有國際組織分配職能的改進、完善和強化。

組織國際社會各領域的活動

促進國際社會整體的經濟社會發展,需要有不同領域不同層次的大大小小的組織協調中心。日益加強的全球組織化趨勢,在很大程度上表現為國際組織者職能。聯合國就是世界經濟社會發展的最大的組織協調中心。不論是對第三世界發展援助項目的製定、實施,還是促成國際經濟新秩序的建立,不論是全球及區域的可持續發展的規劃,還是促進普遍人權和基本自由的實現,都必須借助國際組織的組織職能,建立起國際社會的各個領域的正常秩序。盡管極少數國際組織的組織職能表現出一體化的傾向,但是就大多數組織而言,其組織職能本質上是一種國家合作的形式,是一種非主權的行政職能。

調停和解決國際政治和經濟爭端

國際爭端的和平解決是現代國際法的一項基本原則。這項原則的實施,已經不僅僅依賴爭端當事國本身,國際組織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已成為和平解決國家間爭端的有效工具。許多國際組織的基本檔案都將之列為自己的重要職能,並且規定了相應的解決機製。成員國之間的爭端,不論是政治性的還是經濟性的,不論是尋求外交解決還是法律解決,國際組織都可以隨時進入解決程式,促使或主持爭端的和平解決。從聯合國到東南亞國家聯盟,從國際法院到世貿組織的爭端解決機構,國際組織以其大量實踐證明了自己在和平解決爭端方面不可替代的作用。

繼續維持國際和平

借助國際組織建立成員的集體安全體系,維持和平、防止戰爭,曾經是幾代人的夢想與追求;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以聯合國的創立為標志,這一理念才得以逐步成為現實。全球性與區域性政治組織,都將維持世界及地區和平視為己任,並以整個組織的機製來服務 于這一宗旨。盡管迄今為止,聯合國、非 洲統一組織、美洲國家組織等的維持和平行動尚不能提供令人完全滿意的記錄,但是任何人也不能否認,這類行動曾經有效地緩和、平息了多起地區武裝沖突和內部動亂,防止了戰火的蔓延與升級,為恢復和平,解決爭端奠定了基礎。二次世界大戰後世界範圍內的和平得以維持,和平成為不可逆轉的時代潮流,國際組織功不可沒。在全球化背景下國際組織更應繼續發揮好維和的作用,防止戰爭的發生。

國際關系民主化的渠道和推進器

以領土、主權和實力為基礎的多國家體系是國際關系的基本事實。自形成民族國家體系以來,發生過無數次戰爭,沒有一個國家不曾直接或間接地卷入各種戰爭。強權政治一直在這一體系中起主導作用。各國已越來越認識到有必要對這一體系進行適當的調整和修改。全球化的不斷深入更是對這種體系緩慢地產生著侵蝕作用。國際組織的發展過程就是人們謀略擺脫國際無政府狀態,追求國際關系民主化的探索過程。

當代國際組織的大量涌現和聯合國40多年的活動表明,它們在推動國際合作,緩和地區沖突,增進各國社會經濟發展和福利,促進國際法的發展等方面,具有積極的不可替代的作用。尤其是許多國際經濟組織,在協調成員國的經濟政策,促進世界經濟健康發展,推進國際經濟新秩序的事業,以及維護不發達國家的經濟權益方面,日益顯示出重大作用。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