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中央大學

國立中央大學

國立中央大學是中華民國時期中國最高學府,也是中華民國國立大學中系科設定最齊全、規模最大的大學。國立中央大學追溯學脈源自三國時期吳永安元年(258年)的南京太學,近代校史肇始于1902年的三江師範學堂,1928年5月16日由國立江蘇大學改稱而來,1937年遷至重慶、成都等地辦學,史稱"重慶中央大學",抗戰勝利後遷回。1949年8月8日更名為國立南京大學,翌年定名南京大學

1952年,全國院系調整後,國立中央大學在江蘇省境內衍生了九所大學,即南京大學、東南大學、南京師範大學、河海大學、南京農業大學、南京林業大學、南京工業大學、江南大學和江蘇大學。2002年,9所高校迎來原國立中央大學百年華誕,江蘇省政府特意向九所高校贈送了"百年九鼎"以示紀念("一脈同源,九校同慶"),意味著江蘇省內九校同源。

在省外還衍生了兩所大學,即第四軍醫大學與西北工業大學。在六十年代中,由于中央大學校友的支持和努力,又在台灣中壢重建了中央大學,這樣一來,中央大學衍生的大學多達12所。

  • 中文名稱
    國立中央大學
  • 外文名稱
    National Central University
  • 簡稱
    中大
  • 校訓
    誠、樸、雄、偉
  • 創辦時間
    1928年
  • 類別
    國立大學
  • 知名校友
    馮元楨、徐家福、李國鼎、周邦道
  • 所屬地區
    中國南京
  • 主要院系
    文學院,理學院,法學院,工學院,教育學院
  • 更名時間
    1949年

學校簡介

國立中央大學是中華民國政府1927年在大陸設立、1949年更名國立南京大學的中央大學。關于中華民國政府遷台後以“復校”名義建立的“國立”中央大學,詳見“中央大學”等詞條。

學校履歷

自1902年張之洞劉坤一等人創辦南大前身三江師範學堂起,歷經兩江優級師範學堂、南京高等師範學校、國立東南大學、國立第四中山大學、國立江蘇大學幾次更名,這所學校于1928年正式定名為國立中央大學。國立中央大學是民國時期中國最重要的高等學府。

抗戰期間,中央大學遷校至重慶沙坪壩、成都華西壩等地辦學,據中央大學南京校友會會長、南京大學教授徐家福介紹,此時中大所得的教育經費是西南聯大的3倍。地處民國時期首都、陪都的優勢,加上歷任校長用心經營,中央大學的發展蒸蒸日上,1946年9月中央大學擁有7個學院、37個系、6個專修科、26個研究所,是當時國立大學系科設定之最。1948年,在普林斯頓大學的世界大學排名中,中央大學已超過日本東京帝國大學(現東京大學),居亞洲第一。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南京不再是首都,中央大學更名南京大學,至此中央大學正式退出歷史舞台。

國立中央大學 國立中央大學

歷史沿革

古代部分

依據中央大學所編校史:中央大學前身上可溯至三國時期所創國立學校,歷史上曾歷經多次變遷。依據更名南京大學之前的國立中央大學沿革史,中央大學古代校史始自公元258年(三國東吳永安元年)孫休詔立五經博士所創國立學校,歷晉代與宋、齊、梁、陳四朝南京太學,南朝宋時設文、史、儒、玄、陰陽五科為史上首所分科高等學府、教育與研究合一大學,至明朝南京國子監時期為世界最高學府,歷代曾設校于秦淮河畔夫子廟一帶、欽天山下等處;金陵非京師時期由中央太學改作郡學、路學或府學等南京地方學府,1650年明國子監改為清江寧府學。(詳見南京太學)

三江師範學堂(1902-1906)

1902年5月,湖廣總督張之洞與兩江總督劉坤一向清廷上奏,呈請在兩江總督署江寧(即南京)辦一所師範學堂,同年,三江師範學堂開始籌建,開啓南京現代意義的高等學府之先河。(詳見“三江師範學堂”)

兩江師範學堂(1906-1911)

兩江師範學堂碑

1905年,三江師範學堂易名兩江優級師範學堂。李瑞清出任兩江師範學堂監督(校長)。

以“嚼得菜根,做得大事”為校訓,大力提倡科學、國學和藝術教育,在高校首創藝術系科,為中國培養了第一代近代化的美術師資和藝術人才。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後,兩江師範學堂停辦,校址被軍閥佔據改為軍營,1914年續辦。(詳見“兩江師範學堂”)

南京高等師範學校(1914-1923)

1914年8月30日,江蘇巡按使韓國鈞委任江謙校長籌辦南京高等師範學校,“蘇省原有兩江師範學校,前因軍興中輟,現在大局已定,亟應由省續行開辦,以儲師資”,兩江師範學堂乃得以改設,成為南京高等師範學校。

1915年9月10日,南京高師正式開學,設立中國第一個體育科,為中國高等體育教育的開端,開創了中國現代體育事業。商科于1921年遷至上海擴充為商科大學,是中國第一所商學院,為中國培養了最早期的高級工商財經人才。1918年10月,中國科學社設在南高師,南高師被稱為“中國現代科學大本營”、“中國自然科學的發祥地”。在中國現代科學的早期,半數以上的在國際頂尖科學雜志發表研究成果的中國科學家是南京大學的教職或畢業生。1920年,南京高師“擬就南京高等師範學校校址及南洋勸業會舊址,建設南京大學,以宏造就”;此後高師改大學,定名“國立東南大學”。(詳見“南京高等師範學校”)

國立東南大學(1921-1927)

1921年由近代著名教育家郭秉文先生倡導,以南京高等師範學校為基礎正式建立國立東南大學,成為當時國內僅有的兩所國立綜合性大學。近代史專家梁敬鐓(和鈞)在其《記北大(東大附)》一文中有評論:“東大所設文史地部、數理化部皆極整齊”,“北大以文史哲著稱,東大以科學名世,然東大文史哲教授,實在不亞于北大”,奠定了當今南京大學文學理學的雄厚基礎。

1921年,商科遷至上海擴充為國立東南大學分設上海商科大學。1923年7月,南京高等師範學校正式並入國立東南大學。此時國立東南大學學科齊全居全國之首。1924年4月,停辦工科,以工科機械、土木、電機三系與河海工程專門學校改組成立國立河海工科大學。1927年3月,國民革命軍攻佔南京,國立東南大學與其他院校在“大學區製”下合並成國立第四中山大學。(詳見“國立東南大學”)

國立第四中山大學(1927-1928)

1927年3月,北伐軍攻佔南京,6月,以國立東南大學為基礎,並入原由該校衍生的河海工科大學、上海商科大學和江蘇法政大學、江蘇醫科大學及江蘇境內四所公立專門學校,在首都南京改組為國立第四中山大學。初設九個學院:文學院、哲學院等。(詳見“國立第四中山大學”)

國立江蘇大學(1928-1928)

1928年2月,因“國立第四中山大學”校名易致混淆且不合常規,校名改為國立江蘇大學(後隻稱江蘇大學),此舉遭到學校上上下下反對,引發了“易名風潮”,學生請願代表團懇請改校名為“國立南京大學”等,但政府大學院沒有回復,為此學生罷課三天。最終,中華民國中央政府大學委員會于1928年5月16日做出決議:“江蘇大學改稱國立中央大學”,“易名風潮”始息。“國立中央大學”正式登上歷史舞台。(詳見“國立江蘇大學”)

國立中央大學(1928-1949)

(一)易長風波

1930年10月至1932年8月不到兩年內,易長風波時期(4張)

先後有朱家驊、任鴻雋、桂崇基、劉光華、段錫朋、李四光等人被任命為中央大學校長、代校長。直至1932年8月26日羅家倫被任命為校長,易長風波遂告平息。

(二)發展時期

羅家倫就任中央大學校長後指出:大學應該承擔起“創立民族文化的使命”,“如果一個大學不能負擔起創立民族文化的使命,便根本失掉大學存在的意義。”

他還提出:“欲謀中央大學之重建, 必循‘安定’‘充實’‘發展’三時期以推進。”羅家倫任內延聘名師充實師資,調整擴充學科設定,努力改善辦學條件等,這些都為學校的長遠發展奠定了基礎。羅家倫治校的十年,中央大學進入一個平穩發展時期。發展時期(4張)

(三)“萬人大學”規劃

1934年,羅家倫認為“中大發展的時機到了”,決定另闢新址,建設“萬人大學”。初步選定中華門外約七公裏處的石子崗一帶為中央大學新校址。1935年11月,內政部頒發公告,征得石子崗8000畝土地為中大新校址。由教育部出面,聘請葉楚傖等9人為新校舍建築委員會委員。聘徐敬直、李惠伯為該委員會專任工程師。

石子崗新校址原預計1938年秋落成,30個月以後即可全部完工。但新校址動工半年後,便發生了蘆溝橋事變。1937年8月,日本侵略軍攻佔了上海。1937年12月13日,首都南京淪陷。中央大學西遷,羅家倫也因此留下了自己的“文化遺囑”:希望“于抗戰勝利以後,每個愛護中大的人,是一定要把它實現的!”。他的這個遺願,後來終于被南大人實現了。

(四)西遷入川

1937年11月,中央大學西遷至重慶沙坪壩,在重慶大學借出的松林坡建造校舍開學,後又在柏溪建供一年級新生所用新校區。醫學院及農學院畜牧獸醫系遷成都華西壩,借用華西大學校舍,中大實驗中學設在貴陽。抗戰時期,在國民政府“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的號召下,中央大學和重慶大學等校投筆從戎參加青年軍的學生佔在校生的三分之一。當時,“韓國臨時政府”也設在中大校內,松林坡民主牆右側。重慶中央大學時期(4張)

國立中央大學是當時名副其實的全國最高學府。

(五)淪陷區的南京中央大學

1940年4月,汪精衛政府在南京成立“復校籌備委員會”,“恢復”中央大學,于中央政治學校舊址開學,不久遷至金陵大學校址(此時金陵大學西遷重慶等地辦學),有人稱之為“汪偽中央大學”。日本帝國主義投降後,汪偽中央大學停辦。該校校產的接收工作由中央大學、金陵大學等單位協商進行。商定汪偽中央大學土木工程系、藝術系(繪畫、音樂組)、醫學院等院系的圖書設備歸中央大學接收,其餘歸金陵大學。

(六)東還

1945年抗戰勝利,教育部政務次長顧毓琇接替蔣介石擔任戰後中央大學校長,中央大學進入了新的發展時期。上任時,顧毓琇向報界發表談話說:“今後的中央大學應註重學術研究,提高研究風氣,改善研究人員待遇。蓋註重學術為教育人才和培育文化的根本原則”,“學校行政方面,應以教授為第一,尊重教授的地位及其學術上的成就”,“避免學校機關變成行政機關”。1946年11月,國立中央大學遷回南京。(圖冊:南京大學校史博物館、南京大學校史資料選輯)

國立南京大學(1949-1950)

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5月7日南京市軍管會接管國立中央大學,8月8日,國立中央大學更名為國立南京大學,“中央大學”校名在大陸成為歷史。國立南京大學(5張)

1949年8月12日國立南京大學校務委員會成立,梁希為主席。(詳見“國立南京大學”)(圖冊:南京大學校史博物館、南京大學校史資料選輯)

南京大學(1950- )

1950年10月10日,接華東軍政委員會教育部通知,校名去掉國立兩字,逕稱“南京大學”。1951年7月,南京大學改校務委員會製為校長製,潘菽任校長。

1952年全國高校院系調整,南京大學調整出工學,農學,教育學等院系,組建南京工學院、南京農學院、南京師範學院、南京林學院等學校。(詳見“南京大學”、“院系調整”等)

師資力量

1929年時,中央大學教職員工總計346人,其中教授、副教授109人,講師89人,助教56人。

1941年底,教育部公布了第一批部聘教授30名,中央大學有梁希、孫本文、艾偉、胡煥庸、蔡翹5位教授榮任。1943年,評審出第二批部聘教授15名,中央大學的樓光來、胡小石、柳詒徵、高濟宇、常導直、徐悲鴻和戴修瓚7位教授榮任。

1945年時,中央大學教職員工總數超過600人,其中教授、副教授290人,中央大學師資(13張)

講師76人,助教224人,研究院助理(相當講師)38人。中央大學聘請了許多名師來校任教,如梁希、孫本文、艾偉、胡煥庸、蔡翹、樓光來、胡小石、柳詒徵、高濟宇、常導直、徐悲鴻、戴修駿等部聘教授,宗白華、馬寅初、金善寶、張鈺哲、童第周、曾昭掄、蔡旭、李學清、歐陽翥、徐志摩、聞一多、張大千、張奚若、羅宗洛、趙忠堯及居裏夫人為中國培養的唯一一位研究生施士元等名師來中大任教。(圖冊:南京大學校史博物館、南京大學校史資料選輯)

歷任校長

繆荃孫 1902年- (三江師範學堂,中大不直接認定)

李瑞清 1905年-1912年(兩江優級師範學堂,中大不直接認定)

江謙 1914年-1919年(國立南京高等師範學校)

郭秉文 1919年-1925年(國立南京高等師範學校、國立東南大學)

張乃燕 1927年-1930年(國立第四中山大學、國立江蘇大學、國立中央大學)

朱家驊 1930年-1931年

劉光華 1931年(代理)

任鴻雋 1931年(代理,未就)

段錫朋 1931年(代理)

李四光 1931年(代理,未就)

羅家倫 1932年-1941年

顧孟餘 1941年-1943年

蔣中正 1943年-1944年

顧毓琇 1944年-1945年

吳有訓 1945年-1947年

周鴻經 1948年-1949年

歷屆英才

1928~1937年間,中央大學各院系共有畢業生3180人。重慶中央大學時期,學校的教育質量,在全國各大學中仍是領先的,並未因戰事遷徙,設備簡陋,校舍擁擠而影響學業。在重慶期間一共畢業8屆學生,約4000人,其中碩士研究生60人。畢業生的就業率和出國留學率也比較高。1940年5月,教育部為獎勵學業優秀的學生,採用自由參賽的形式,舉行大專以上學校學業競試,分甲、乙、丙三組。甲組為一年級基礎知識競試;乙組為二、三年級專業知識競試;丙組為畢業生論文競試。先由各校進行初評,然後,參加教育部的統一考試。參賽結果,中央大學獲得甲、乙、丙三組團體總分第一,受到教育部的嘉獎。1943年,教育部主辦第一次自費留學考試,錄取329人,其中62人是中央大學畢業生,佔總數的1/5;1944年,庚款留英公費生考試,錄取30人,8人為中央大學畢業生,著名經濟學家陶大鏞就是這次出國深造的。(圖冊:南京大學校史博物館、南京大學校史資料選輯)國立中央大學歷屆英才(10張)

學校文化

校訓

羅家倫任中大校長時提出必須樹立“誠、樸、雄、偉”的學風:

誠,即對學問要有誠意,不能把做學問作為升官發財之道和取得文憑資格的工具。

樸,即質樸、樸實,做學問不是為做門面、作裝飾,不能尚纖巧、重浮華,讓青春光陰耗費在時髦的小冊子、短文章上面,而是要埋頭用苦功夫。

雄,即“大雄無畏”,要糾正中國民族自宋朝南渡以後的柔弱萎靡之風,要把民族存亡的念頭放在胸中,完成振興中華的偉大理想。

偉,即偉大崇高,能擺脫狹隘,放開眼界,有大胸懷,做大事業。

其後,“誠、樸、雄、偉”就成了中央大學的校訓,尤其是“誠、樸”兩字,在中央大學相沿成習,蔚然成風。此校訓也由南京大學沿用,現為南京大學校訓一部分。

校歌

國立中央大學校歌之一

(汪東詞,程懋筠曲) :

維襟江而枕海兮,金陵宅其中。

陟升皇以臨睨兮,此實為天府之雄。

煥哉鬱鬱兮,文所鍾。

宏哉黌舍兮,甲于南東。

幹戈永戢,弦誦斯崇。

百年樹人,鬱鬱蔥蔥。

廣博易良兮,吳之風。

以此為教兮,四方來同。

詞作者汪東,字旭初,號寄庵,江蘇吳縣人。他與黃侃同為章太炎入室弟子,乃一代國學大家。他是中央大學中文系的首任系主任,後任文學院院長。

曲作者程懋筠(1900~1957),早年留學日本。1926年學成回國,歷任浙江省立湘湖師範音樂科主任、杭州英士大學音樂教師、國立中央大學音樂系主任等職。新中國成立之初曾任蘭州師範學院藝術系主任。

國立中央大學校歌之二

(羅家倫詞,唐學詠曲):

國學堂堂,多士蹌蹌;

勵學敦行,期副舉世所屬望。

誠樸雄偉見學風,雍容肅穆在修養。

器識為先,真理是尚。

完成民族復興大業,增加人類知識總量。

進取、發揚,擔負這責任在雙肩上。

唐學詠(1900~1991),音樂教育家、作曲家。1922年入法國裏昂音樂學院學習,畢業時以優異成績獲桂冠樂士。1930年學成歸國後任中央大學教育學院藝術系音樂科主任。

校聲

中央大學校聲:中央啦!中央啦!中——央——啦!啦!啦!蓬,勃,澎!蓬,勃,澎!中央大學蓬勃澎!

校色

中央大學校色:紫、金兩色。紫色象征典雅、高貴和浪漫;金色象征光明、輝煌和智慧。南京大學2010年將紫色作為學校標準色,即“南大紫”。

校徽

中央大學校徽由藝術系教授陳之佛于1933年設計。陳之佛1923年畢業于日本東京美術學校,為工筆花鳥畫名家,自1930年起任中央大學藝術系教授,後曾任國立藝術專科學校校長、南京大學教授、南京藝術學院副院長。陳之佛設計的校徽為等邊三角形,紫邊、黃底、紅字、黑色圖案。色彩上體現了中大“校色”的特點。其設計構想及其含義大致有以下幾個方面:(1)圖案正中央的牌樓門是中央大學的新校門,往內望去是圓頂的大禮堂,它們都是中大的標志性建築,把它們置于校徽的正中央就是要體現“中央”之意。(2)禮堂高大雄偉,形同蒼穹,寓意“全國最高學府”,“涵蓋全部學科”。(3)禮堂兩邊是城牆垛子,表示中大“建在六朝古都石頭城內”。(4)校徽下端有數行水紋,“表示學校設在長江之濱,學校的歷史源遠流長”。

文化生活

中央大學于1929年11月正式成立學生會,有全校學生會和各院系學生會(後依中央法令,改稱學生自治會),校學生會分總務、學術、社會三部。總務部分文書、交際、會計、庶務4股,學術部分研究、編輯、體育、遊藝4股;社會部分宣傳、平教、齋務、衛生、組織、販賣6股。在學生會的組織和推動下,學生的課餘活動豐富多彩。各系科均有同學會,如史學系同學會、藝術科同學會、女生宿舍同學會等。帶有學術性質的學會(有些學會先于學生會而成立)有生物學會、心理學會、史地學會、園藝學會等。還有各種同鄉會暨同學會。此外,音樂、戲劇、文學、體育、攝影、品行等各方面內容的學會、協會、研究會有喝章社、刁鬥社、誅心社、勵群學社、國劇研究會、國光社、野火社、櫻花劇社、新月社、犴社、浪社、幽默社、五月社、國語演說會、影社、健社、小小足球隊、阿米巴球隊、白血輪球隊、開心小球隊、春夢小球隊、武術隊、武術會、拒毒會等等。各種學會均是以“研究科學、發揮藝術、增進技能、聯絡感情”為宗旨的。有的還出版有刊物,如《法律系季刊》、《商學院學生會叢刊》、《社會科學》半月刊、《野火》半月刊、《幽默社叢書》、《薇娜絲》等。還有一些帶有明顯政治色彩的學會,如由聞一多、張乃燕發起成立師生均可參加的“不用日貨協會”以及“學生救國會”、“山東學生五三慘案後援會”等,並出版有《國難特刊》。後來,為提倡合作事業,推動合作運動,又成立了全校性的“消費合作社”。

中央大學各種田徑賽和各種球類比賽也十分活躍,成績突出。1929年春季,首都舉行足球聯合比賽,中大獲錦標;同年秋季,南京舉行第一屆公開運動會,錦標亦為中大所獲得;1930年春季,江南八大學體育協會在上海舉行第四屆田徑賽運動會,共15項運動,中大奪10個第一,獲團體冠軍。1930年暑假後,中大又重金聘請德國柏林大學體育專家來校擔任體育指導。一方面藉此推動各項田徑運動,一方面以世界紀錄為追趕目標,積極訓練。

重慶中央大學時期,學校校園與重慶大學、南開大學經濟研究所、四川教育學院、中央研究院和中央工業實驗所毗鄰。各校所常有演講會、歌詠會、話劇、土風舞等演出,師生均可自由參加。中央大學當時所在的沙磁區是重慶學術、文化中心,而中央大學是這個文化區的核心。

(一)名人講演

學校在授課之餘,經常舉辦各種類型的學術講座,當時影響較大的重慶“沙磁區學術講演會”就是由中央大學主辦的。講演會邀請學界、政界或來華外交使節等社會名流來此講演,如翁文灝、潘光旦、李烈鈞、孫科、盧作孚、美駐華大使詹森、英國前首相艾德立等。

(二)學生社團中央大學文化生活

學校內的各種社團有七八十個,分為文藝習作型、學術研究型、聯絡感情型、砥礪學行型、宗教研究型等各種類型社團,其中最活躍最有影響的是“中蘇問題研究會”、“中大文學會”、“女同學會“等,他們的活動常在校園裏,甚至在沙磁區引起轟動。(圖冊:南京大學校史博物館、南京大學校史資料選輯)

學校舊址

中央大學校址分散于現南京、重慶、成都等地,主要包括:

南京:四牌樓,丁家橋(農學院、醫學院),牛首山麓(抗戰前建設,未完工)

重慶:沙坪壩(抗戰時期主校區)、柏溪(一二年級新生校區)

成都:華西壩(醫學院及農學院畜牧獸醫學系,後遷步後街)

南京舊址

中央大學的校園建築很大程度上受到西方建築史上折衷主義復古思潮的影響,用西洋古典建築式樣的建築外殼去包裝具有現代特點的使用空間,形成排列有序、錯落有致的建築群,以此來顯示悠久的歷史和雄厚的經濟實力。

中央大學南京四牌樓舊址現已開發為中央大學歷史風貌區,主要包括現東南大學四牌樓校區和現南京師範大學附屬國小。1991年,南京國立中央大學建築群被國家建設部、國家文物局評為近代優秀建築,1992年被列為南京市文物保護單位。2006年,國立中央大學舊址被國務院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現保留的建築有校園南大門、大禮堂、生物館、牙科醫院等。這些建築,基本上呈對稱布局,從南大門至大禮堂形成一條中軸線,其他的建築物依次排列在中軸線的兩側。

詳見“中央大學舊址”

重慶舊址

中央大學重慶舊址主要位于重慶沙坪壩(抗戰時期主校區)、柏溪(一二年級新生校區)等地。

儲存建築有:原中央大學大禮堂、七七抗戰大禮堂遺址等。

原中央大學大禮堂位于現重慶大學松林坡麓,現為重慶大學禮堂。大禮堂建築主體儲存較好,正納入重慶市沙坪壩區第三批區級文物保護單位之列進行保護。

詳見“中央大學舊址”

學校家譜

中央大學/南京大學家譜

1949年國立中央大學改名國立南京大學,翌年徑名南京大學。1952年,全國高校院系調整,南京大學被分割,根據《南京、金陵兩大學合並、調整工作進行辦法》,中央大學、金陵大學兩校及其前身學校的歷史檔案均劃歸南京大學。中央大學及南京大學衍生院校信息如下:

中央大學時期

國立中央大學商學院1932年6月遷往上海獨立設校,定名為國立上海商學院,1950年改名為上海財政經濟學院,1985年,更名為上海財經大學

國立中央大學醫學院1935年遷往上海分出,更名國立上海醫學院,為當時中國唯一的國立醫學院。1952年,更名為“上海第一醫學院”。1956年,部份院系西遷重慶,組建上海第一醫學院重慶分校,後獨立成立重慶醫學院,1985年重慶醫學院更名為重慶醫科大學。1985年,更名為“上海醫科大學”。2000年,上海醫科大學和復旦大學合並辦學,組建為新的復旦大學;經過師生校友的抗爭,“上海醫學院”名稱得以永遠儲存。現為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

國立中央大學文學院邊政系1949年和位于南京的國立邊疆政治學院、東方語言專門學校合並,並與北京大學相關院系組建新的北京大學東方語言文學系。

南京大學時期

南京大學1952年院系調整如下:

南京大學保留文、理學院,與金陵大學的文、理學院合並(金陵大學建製復原),在此基礎上組建文理型綜合性大學,調整後南京大學校名(南京大學)、校長(潘菽)、代表法人單位(南京大學)、學校檔案資料保留方(南京大學)均不變,保留歷史上所有使用過的校印(南京大學校印、國立南京大學校印、國立中央大學校印、國立江蘇大學校印、國立第四中山大學校印、國立東南大學校印、南京高等師範學校校印、兩江師範學堂校印、三江師範學堂校印等),教務處、圖書館、檔案館等各種校極機構不變,保留歷屆所有院系畢業生的學籍資料、檔案、成績單等,校址遷往原金陵大學,原南京大學四牌樓校址移交南京工學院使用(南京大學校長潘菽為照顧新成立的南京工學院,將南大四牌樓校區移交給南京工學院使用)。南京大學院系調整

原中央大學(包括前身學校)及金陵大學(包括前身學校)的檔案資料轉歸南京大學。(“文革”期間出于檔案資料安全方面的考慮以及南京大學鼓樓校區檔案館場地有限,部分歷史檔案被移送到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存放,2012年全部移交南京大學。)

1928年至1952年中央大學及南京大學畢業生、肄業生檔案可通過南京大學檔案館查詢,官方查詢地址:中央大學學籍,中央大學中途離校學籍。

南京大學其餘學院分出,根據院系調整指導檔案:1952年華東區高等學校院系調整委員會南京分會《南京大學、金陵大學合並調整方案》、1952年7月26日南京大學、金陵大學兩校校委聯席會議《南京、金陵兩大學合並、調整工作進行辦法》、1951年教育部《中央人民政府教育部關于全國工學院調整方案的報告》等,南京大學分出院系調整情況如下:

南京大學工學院分出,合並金大理學院電機、化工二系,成立南京工學院。南京工學院後分出院系參與組建南京化工學院、江蘇工學院、無錫輕工業學院、成都電訊工程學院等,1988年改名東南大學。

南京大學工學院水利系(即1915年成立的並入中央大學的河海工程專門學校)與交通大學、同濟大學、浙江大學以及華東水利專科學校的水利系科共同組建華東水利學院,先設在原南京大學四牌樓部,後遷往西康路。1985年改名為河海大學

南京大學工學院航空系與交通大學航空工程系、浙江大學航空工程系在南京共同組建華東航空學院,後遷至西安改名西安航空學院,1957年與西北工學院合並,組建西北工業大學

南京大學師範學院與原金陵女子文理學院部分和金陵大學師範、教育相關系科合並,組建南京師範學院,設在金陵女子文理學院舊址,1984年改名為南京師範大學。

南京大學農學院與金陵大學農學院合並,組建南京農學院,先設在原南京大學丁家橋部,後遷往東郊衛崗。1988年改名為南京農業大學

南京大學農學院林學系與金陵大學森林科合並,組建南京林學院,先設在原南京大學丁家橋部,後遷往龍蟠路新庄。1985年改名為南京林業大學

南京大學體育系與金陵大學體育系、華東師範大學體育系合並,在上海組建華東體育學院(1956年改名上海體育學院)。

南京大學醫學院獨立,在南京組建華東軍區醫學院,以後先後更名為第三軍醫學院、第五軍醫大學,設在原南京大學丁家橋部,1954年遷至西安與原第四軍醫大學合組為新的第四軍醫大學。

南京大學哲學系遷至北京,合組新的北京大學哲學系。

南京大學政治系、法律系遷至上海,參與組建華東政法學院(今華東政法大學)。

南京大學經濟系遷至上海,合組新的復旦大學經濟系。

南京大學農學院園藝系並入浙江農學院(浙江農學院後改為浙江農業大學,再後合並組建新的浙江大學)。

南京大學農學院園藝系果樹組並入山東農學院(今山東農業大學)。

南京大學農學院桑蠶專修科並入安徽大學(安徽大學農科後分出成為安徽農業大學)。

南京大學附屬中學成為南京師範學院附屬中學(今南京師範大學附屬中學)

南京大學附屬國小成為南京師範學院附屬國小(今南京師範大學附屬國小)

南京大學附屬醫院成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五軍醫大學附屬醫院(今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1-2]

後期整合發展

1955年到1960年間,全國高等院系繼續調整並組建新的高校,在此期間的相關調整如下:

南京大學理學院氣象工程系,1960年1月成立南京大學氣象學院,1963年5月獨立,更名為南京氣象學院。現南京信息工程大學。

南京大學理學院心理系,1956年並入中科院心理研究室,並更所名為 “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原南京大學校長潘菽任所長。

南京大學工學院化工系,1952年為南京工學院化工系,1958年獨立為南京化工學院,後改南京化工大學,2001年5月和南京建築工程學院合並組建而成南京工業大學

南京大學工學院電子工程系有線電部分,1952年為南京工學院電子工程系有線電部分,1955年參與組建成都電訊工程學院,後為電子科技大學

南京大學工學院、農學院的農業機械和汽車機械相關專業並入南京工學院。1960年,以南京工學院農機、汽車、耕耘機等專業為基礎,在南京籌建農業機械學院。1961年,遷址鎮江,定名為鎮江農業機械學院。1982年,更名為江蘇工學院。1994年,更名為江蘇理工大學。2001年,與鎮江醫學院、鎮江師範專科學校合並辦學,組建成立新江蘇大學。

南京大學工學院食品工業系和江南大學食品工業系、浙江大學農化系、武漢大學農化系以及復旦大學農化系的相關專業合並組建成南京工學院食品工業系。1958年,南京工學院食品工業系整建製東遷無錫,成立無錫輕工業學院。1995年,無錫輕工業學院更名為無錫輕工大學。2001年1月,無錫輕工大學和江南學院、無錫教育學院合並組建江南大學。[1-2]

相關事件

在中央大學,曾經發生過一系列重大事件。

非常大總統紀念日

1931年5月5日中華民國國民政府第一屆國民會議在中央大學大禮堂開幕。447位國民會議代表、44位國民黨黨政要員,以及近千名新聞記者和各方面人士參加了開幕式。蔣介石在開幕式上致詞,張學良為會議上賓。從8日至17日,國民會議共舉行了8次全體大會,討論通過了《中華民國訓政時期約法》、《實業建沒程式案》、《政治總報告決議案》、《剿滅赤匪報告案》等幾十項議案。會議于17日宣布閉幕。

中大學生抗日救國會

1931年9月28日,“九一八”事變後,中央大學學生舉行遊行示威,到中央黨部後由中常委丁惟汾接見,學生因朱家驊在內開會,就簇擁著朱家驊一起遊行到外交部,部長王正廷不親自接見,學生怒入王室責問,以紅墨水瓶擲傷王頭部,王受輕傷送鼓樓醫院。翌日王引咎辭職。1935年12月17日,南京大中學校學生代表大會在中央大學召開,到會學生代表兩千餘人。1935年12月18日,南京大中學生聯合大請願,要求國民黨當局“懲辦華北任意摧殘學生運動之官吏”、“開放言論”、“反對華北自治”、“釋放北平被捕同學”等。

“九三學社”誕生

“九三學社”是中國民主黨派重要的一支,成立于1945年9月3日。它的產生與發展,與南京大學的前身——中央大學有著密不可分的淵源關系。

1939年春,中央大學內遷重慶,潘菽、梁希、金善寶等知名教授發起組織“自然科學座談會”,1944年底定名為“民主科學座談會”,成為有組織、有目的的政治性學術團體。1945年9月2日,日本在投降書上正式簽字。民主科學座談會在1945年9月3日舉行慶祝大會,會議決定民主科學座談會更名為“九三座談會”。

1945年8月28日,毛澤東、周恩來、王若飛等中共代表團成員飛抵重慶,與國民黨共商國事。談判期間,毛澤東、周恩來會見了重慶8位進步教授,其中中央大學的梁希、潘菽、熊子容在坐,會見時毛主席明確建議:九三座談會應辦成永久性的組織。後九三座談會更名為“九三學社”。在成立大會上,九三學社發表了國是主張,選舉產生了九三學社首屆理事和監事。中央大學潘菽、梁希分別擔當九三學社常務理事和常務監事。

中央大學的九三學社成員,在歷次鬥爭中與全校師生攜手合作,並肩戰鬥,不論是反飢餓、反內戰、反迫害的“五·二○”運動,還是“四·一”大慘案,以及在反對學校南遷、應變護校、迎接南京解放的鬥爭中,九三成員都作出不可磨滅的貢獻。

新中國成立後,九三學社在北京設址。由中央大學更名的南京大學設立九三學社小組。

“一·二五”大遊行

1946年1月10日,政治協商會議在重慶召開。同時國民黨當局利用英國在九龍屏山修建飛機場和法國輪船“白爾丁號”侵犯中國主權之事,轉移人民對政治協商會議的關註視線。中央大學師生對英、法侵略行徑十分氣憤,紛紛要求舉行示威遊行。1946年1月25日清晨,中央大學全體同學(柏溪分校徒步60裏)從沙坪壩出發,趕到市區牛角沱和其他學校同學匯合,遊行隊伍向上清寺國民政府所在地進發。吳有訓校長和馬寅初(時任中央大學兼職教授)、金善寶、樓光來、李旭旦、蔣孟引、張貴永等百餘名教授也加入同學們的隊伍。孫科、周恩來、陳啓天、張君勱、莫德惠、邵力子等向遊行民眾講了話,表示同意和接受學生的要求。

“一·二五”大遊行,是抗戰以來陪都重慶發生的規模最大的一次民眾性民主運動,是促進政治協商會議成功的運動,是民主力量和反動力量的一次公開較量。

“五二〇”運動

“五二〇”運動是指1947年5月,由中央大學始發而後擴展到京滬蘇杭平津等全國60多個大中城市的反飢餓、反內戰、反迫害的青年學生愛國民主運動。

1946年6月,國民黨發動全面內戰。1947年5月6日,中央大學教授會召集全校教授大會,通過《要求提高教育經費,改善教員待遇宣言》,鄭重作出五項決議,並表示“如不能達到目的,吾人為國家前途及實際生活計,當採取適當步驟,以求五項決議案之有效貫徹”之決心。《宣言》要求全國從事文化教育的工作者,一齊起來,堅決支持此決議案,這呼聲震動了南北方各大學,也引發了學校的“吃光運動”。5月13、14日全校罷課。5月15日上午8時,中央大學、劇專等校學生集體請願隊伍出發。

中央大學學生要求增加副食費集體請願的訊息傳開,杭州、上海、蘇州、南昌等地的高校及清華、北大、南開等校也相繼回響。

1947年5月20日上午,滬、蘇、杭代表和中央大學本部學生遊行隊伍沖出糗圍,一路高呼“反飢餓、反內戰、反暴行”口號,向總統府挺進。隊伍到達珠江路路口時,遭到軍警毆打,引發珠江路血案。(事後統計:珠江路血案重傷19人,輕傷104人,被捕28人,被毆打侮辱者不計其數。)“五二〇”運動(2張)

當晚,中央大學教授會、助教會和北京大學、清華大學教授發表聲明,抗議政府的暴行;全國各地和社會各界,包括華僑和港澳同胞、國際學聯、美國青年大會都發來聲援、慰問函電。柳亞子、郭沫若、茅盾、葉聖陶、章伯鈞、馬寅初、翦伯贊等社會名流發表講話,支持學生的正義行動;上海各大學成立“五二〇慘案後援會”;全國60多個城市的學生都紛紛遊行罷課,展開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反飢餓、反內戰、反迫害運動。

1954年6月16日,南京大學校務委員會作出兩項決議,一項是“確定南京大學歷史自三江師範學堂創辦時(1902年)開始”;另一項便是“確定‘五二〇’為校慶日”,以紀念偉大的五二〇運動。(圖冊:南京大學校史資料選輯)

護校鬥爭

1949年初,隨著三大戰役的勝利,南京、上海、武漢等國民黨統治中心岌岌可危。此時行政院下達“國立院校應變計畫”,要求各院校提出應變措施,選定遷校地址,呈教育部備案。1949年1月21日,中央大學校務會議討論遷校問題,大多數教授反對,並通過了“以不遷校為原則”的決議,同時成立由校長,教務、訓導、總務三長,各院院長、系主任以及各院教職員、學生代表等21人組成的應變委員會。南遷方案不成,周鴻經與訓導長沙學俊、總務長戈定邦棄職而逃。

隨後,中大地下黨組織發動師生抗爭,進行了非常激烈的護校鬥爭,據南京大學地球科學系教授王德滋回憶:“很多儀器已經裝箱了,教授們坐在箱子上,不準抬走”。1949年1月31日,中央大學教授會投票選舉產生“中央大學校務維持會”共11名委員,推選梁希、鄭集、胡小石為常務委員,主持校政。

1949年2月7日,中央大學如期開學。“如果沒那次護校鬥爭,也許就沒有今天的南京大學。”王德滋說。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