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老家買房論

回老家買房論

很多80後蝸居一族表示留在廣州、深圳等大城市工作是為了在事業上獲得更大的發展空間和機會,但是毋庸置疑,沒有房子的他們讓他們感覺沒有歸屬感,仿佛只是在大城市漂浮著的浮萍。他們希望政府能出台相關政策抑制房價,讓他們能"居者有其屋",也讓他們停止漂泊,在大城市安定下來。

  • 中文名稱
    回老家買房論
  • 外文名稱
    Home buying house
  • 含義
    事業上獲得更大的發展空間和機會
  • 類型
    職場

新聞背景

2010年3月6日下午,在廣東代表團分組會議上,談及廣州深圳房價問題時,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化州市第二建築工程公司寶安分公司經理陳華偉語驚四座:"房價不是我們開發商決定,是由市場來定的。現在說房價高,但沒有人叫你去廣州買,也沒有人叫你去深圳買,你回老家買就可以啊,為什麼還要到廣州、深圳買?""回老家買房論"馬上引起網上一片熱議。

網友熱議

回家買房論砸了誰的腳趾頭?房價,這是個沉重的話題,回老家買房論更是引發全民熱議。即使是兩會期間有那么多雷委員提出雷提案的情況下,房價依然不變地成為兩會的重要話題之一。面對蝸居"無房族"的沉痛嘆息,溫家寶總理在兩會期間也表示"深知蝸居苦,一定控制房價。"

回家買房論砸了誰的腳趾頭?

盡然,作為專業的諮詢人,從行銷的角度出發,房價並不會如大多數人期望的那樣,會跌下來,這是市場使然,在炒房團頻繁出沒的今天,這也是一個需求上的問題,儘管,很多人依然蝸居,依然望房輕嘆。

不過,如果有人告訴你,"房價不是我們開發商決定,是由市場來定的。現在說房價高,但沒有人叫你去廣州買,也沒有人叫你去深圳買,你回老家買就可以啊,為什麼還要到廣州、深圳買?"

不知,各位會是什麼樣的感受?反正我聽著挺心酸的,儘管在生活當中,我也曾經見過不過京漂的年輕人開始漸有離去之意,為的就是希望能夠在消費水平更低,房價稍微"親民"一點的城市,安個小家。

但是,這種讓人"回老家買房"是一種站著說話不腰疼的表態,根本起不了解決人民民眾買不起房的問題,反倒會更驅動內地房地產的漲價。

也不知道這位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化州市第二建築工程公司寶安分公司經理陳華偉在廣東代表團分組會議上,談及廣州深圳房價問題時,語驚四座時又是什麼樣的心態?是慶幸?慶幸自己比這些人已經更早地擁有條件在那寸土寸金的"廣州""深圳"有了房子?也或者是不屑?對於那些小市民日夜辛勞為了在大城市裡,把根留住的那種不屑?

反正,他們的"優越感"已經讓網友們出離憤怒了。讓人回老家?回到什麼時代去?山頂洞時代?到原始森林中去尋找一方淨土?這不僅解決了買不起房子的問題,還有益於身心健康,有利於人與自然和諧共處,還是一舉N得的大好事呀!

當然,這位代表說的也是實話--就以我們身邊的不少年輕人而言,他們在京城存下的錢,在北京恐怕首付都不夠,然而,如果回到他們的老家,很有可能全款買上一套都不成問題,生活也能過得愜意。

問題是,回去了,買了房就等於這一輩子就可以萬事大吉了?這誠然還會有很多很多的因素,讓他們相比之下,會更願意留在京城。所以,這位代表的"回老家買房論",一放到現實中,有多大的可操作性,就不好說了。

這樣的言論,讓我不得不想起,古代某位君主,說的那句"沒有飯吃,為什麼不吃肉粥"。

感慨之!

"回老家買房論"在挑逗誰的神經?

每年兩會,都有一些人大代表特雷的言論,比如,打壓房價就是讓富人搭窮人的車;又如買不起房的人,不必在廣州、深圳買房,可以回老家買;買不起房不要怪政府和開發商等等謬論,暫且不管這類人大代表的議案,對民主改革是否帶來益處,不過有點可以肯定的是,這些謬論會引起極大的爭論,這確是可喜可悲的。

這等代表,真有點站著說話不知腰痛之狀,亦可見其口出"真"話的背後,其主子是誰,或許這就是其僅代表自己的立場,不必聽到公眾的聲音。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不必要站在購房者階層去思慮任何問題,只管建築出來的房子,有人來埋單就是,沒有錢的人,最好不要來湊熱鬧。

這等"真"話的背後,影射出目前的社會,正漸漸向富人邊緣靠攏,富人的驕奢淫逸之風根本不用寫在臉上了,而是直接在公眾面前說出來,更痛快些,更淋漓些,這似乎比埋藏在君子肚子裡真話,更光明,更正大。 回老家買房論背後是權力對民生的嘲諷 蝸居是"無房族"最沉痛的嘆息,高房價是兩會代表最關注的問題。"回老家買房"是權力對民眾的嘲笑,是富人對百姓的蔑視,更是對民意的愚弄。

回老家買房論背後是權力對民生的嘲諷

在中國最"無厘頭"的不是周星馳,而是房地產商,是與房地產直接掛鈎的"某某"們。回望即將過去的2009年,房產商"雷人語錄"頻現網路,有關熱議至今尚未完全平息。"中國年輕人就該買不起房"、"冬粉賣到魚翅的價格才叫泡沫"、"工資在漲、GDP在漲,房價不漲就不對"、"中國人太有錢,房子太便宜"、"房地產就該是暴利行業"、"我是商人,不考慮窮人",今年兩會又拋出"房價低得民工都買得起"的著名言論。在一個個經典的無厘頭式黑色幽默中,我們笑了,繼而我們又哭了。

這一幕幕"帶淚的喜劇"讓我們欲哭無淚,欲罵無聲。其實罵了又有何用?我們的反抗在權力和金錢的面前無異於以卵擊石,純粹是自找沒趣。人家財大氣粗,還有專家坐鎮,時而拋出"未婚同居增加刺激購房需求",時而又提出"丈母娘需求論",任憑你有千言萬語,最後也搞成是百口莫辯。"中國的貧富差距還不夠大,只有拉大差距,社會才能進步","中國窮人為什麼窮,因為他們都有仇富心理","經濟學家就是為利益集團服務的"……等等,也均出自於專家之口。俗語說秀才遇見兵有理說不清,現在還加一句:百姓見了房產商有理照樣扯不清,因為他們有一大批"智囊團"和"媒體工具",隨時可以壓死你。

沒有房子,我們可以蝸居,但是請別嘲弄我們,買不起房子是我們的錯嗎?有多少人現在買得起房子?回老家買房真是一個不錯的建議,中國的城鎮化近幾年來發展不錯,但是似乎還沒有達到出現"反城市化"現象的地步。回老家買房,再買輛車以便於穿梭於城市與鄉村之間,還可以拉動內需。我不禁想到一個問題:長期蝸居在城市的人,那些靠租房過日子的人老家何在?有一個在房價極低地區的快樂老家未嘗不是好事,但不是每個人都有。其實該代表何不建議大家回歸自然,到原始森林中去尋找一方淨土?這不僅解決了買不起房子的問題,還有益於身心健康,有利於人與自然和諧共處,還是一舉三得的大好事呀!

沒有房子,我們失去了歸屬感。如今蝸居在高樓林立的鋼筋水泥里呼吸二手空氣為城市賣命,為開發商送上自己一點一點的血汗錢卻還要忍受如此言語,真是一個悲劇。最不可理喻的是他是人大代表,他的確代表了全國房地產商的心聲,但是全國人民都是開發商嗎?

"回老家買房"是權力對民眾的嘲笑,是富人對百姓的蔑視,更是對民意的愚弄。我們期待在兩會中見到的是真正解決民生,反映民意的提案和聲音,絕不是這種打著官腔,說出的"爾等何不吃肉糜?"的話。

"回老家買房"源自企業家道德貧血 從經濟學和市場運作的原理,市場需求決定商品價格,陳華偉代表的"回老家買房"論是非常有道理的。但道理的歸道理,情理的歸情理,在一個和諧社會中,總是應該有很多人類的豐富而高尚的情感凌駕於冰冷的"原理"之上,就像溫家寶總理曾經期望的那樣:"企業家身上要流淌著'道德的血液'"。

"回老家買房"源自企業家道德貧血

很明顯,人大代表陳華偉的言論,沒有代表人民大眾的利益,而是站在一個開發商的角度。而且,他的論調中潛伏著一個可以逆轉的邏輯陷阱--在市場決定價格的邏輯思維下,如果人們回到自己的老家甚至農村去買房,老家的房價同樣也會應需而漲,陳華偉等開發商們就會轉移投資陣地到"老家"去,那么該買不起的還是買不起,那時候陳華偉先生是否會蹦出"到城市去買房"的新理論?

在本屆兩會上,針對房地產業,並非只有陳華偉一個人與民眾期望和政府工作報告中"穩定房價"之意公然相悖--北京市工商聯副主席、錫華實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張傑庭曾勸大家趕快買房,預言兩年內北京四環以內的房價會漲到4萬元每平方米;又如政協委員、百步亭集團董事局主席茅永紅稱"房價不能打壓",百姓買不起房不該抱怨……與這些開發商言論對應的是,據《新京報》披露,根據國土資源部城市地價監測信息,2009年全國城鎮商品住房的平均成本,每平方米約2500元,可以大概算出,2009年中國的房地產商賺取的利潤高達1萬多億元。

房價究竟是高是低?究竟高合理還是低合理?歷來輿論中多見官、商、專家層面的聲音,各說各話,各說各理,只因這些層面的人把持的話語權更大一些,發言平台更方便一些。而其實,身在蝸居中的百姓聲音應該是最真實的,究竟多少年的收入才能換來一套住房,究竟是啃幾家幾代之老才能買上一套住房,這答案都蘊於民間,等待有人去挖掘去擴聲!

兩會是一個參政議政的平台,當然允許不同階層、集團之間的利益角力,也允許爭鳴乃至爭議。所以,陳華偉等人的言論無論多么雷人和冷漠,我們都沒權叫他們閉嘴,畢竟他們通過了正常的程式和機制。但從中我們卻可以清晰辨見,如此漠視民艱的企業家,如此蔑視公眾智商、傷害公眾尊嚴的論調,都在證明道德貧血症的流行與泛濫--如何防治?全社會都應該思考。

怒聲:人大代表究竟代表誰的利益? 我們都知道,人民選出來的人大代表是代表人民利益,是人民民眾利益的代言人,全國人大代表更是不例外。可這位代表建築商階層利益的全國人大代表所發表的言論未免太過於傲慢了,盛氣凌人,欺人太甚的氣勢溢於言表,大有那種不用高房價這把利劍把蝸居在城市裡大街小巷的低收入市民驅趕出大城市不甘罷休的氣勢!他那種"有錢人不想跟沒錢人住在一塊,沒錢人更不想跟有錢人住在一塊…"言論更是傷透了一大片城市貧民和弱勢群體的脆弱的心靈,有意製造出貧富嚴重對立的緊張氣氛。

怒聲:人大代表究竟代表誰的利益?

一直以為,"人民代表大會代表"中的"人民"指的是清一色的中國老百姓,我要感謝陳華偉等人,感謝他們代表著他們所代表的一部分人讓我清醒:原來人大代表是不同階層人的代表,他們嘔心瀝血地為他們所代表的人服務,為了其階層利益,他們挺身而出、不畏艱難,他們在討論會上以激烈的言辭、強硬的姿態,對有損於其階層利益的一切人宣戰,人大代表真的不是徒有虛名!

怒聲:廣州、深圳這樣的大城市到底應該是誰的城市?

"沒人叫你在廣州買,也沒人叫你在深圳買"背後透射出赤裸裸的霸氣讓人詫異不已。筆者在這裡想跟這位來自建築行業的全國人大代表探討的是:象廣州、深圳這樣的大城市到底應該是誰的城市,到底誰才有資格在這些城市裡生存和發展?是不是只有買得起高價房的富人才有資格在這些城市裡居住,而買不起高價房的普通市民就得捲起鋪蓋回到自己的老家買房去?我們姑且不論這位代表的個人素質如何和他是如何被"選"出來代表人民的?他這番言論最起碼算是很不妥當的,對構建城市環境裡貧富階層共處的和諧社會產生了不利影響。他代表的只是某些城市富裕階層對弱勢群體的傲慢和霸氣。按照他的觀點推論開來,廣州、深圳這樣的高房價地區豈不是成為富人的城市,窮人在大城市裡已經沒有立足之地了,請問世界上有這樣的"純富人"居住的城市嗎?這位全國人大代表可以堅持高房價有理的觀點,但沒有把普通市民趕出大城市讓其回老家買房的權力啊!

在城市買不起商品房的,又何嘗只是那些有老家的外地人?有資料顯示,近年來,廣州深圳的一手住宅均價,始終維持在每平米萬元左右,這對於大多數普通工薪階層來說,同樣是不堪重負,更別說城市低收入家庭了。試問,老家就在本地的他們,又能到哪裡去買房呢?

怒聲:開發商惟利是圖、刻意激化人民內部矛盾該不該?

在全國房價普遍高漲的大背景下,蝸居在大城市裡的升斗市民本來就過得很不容易了,很無奈地看著房價在"步步高"。憑藉一份微薄的工資收入在勉強支撐起一個家的柴米油鹽,前途渺茫的買房安居之路正在嚴重困擾他們。作為全國人大代表,再肆意地往他們身上的"房子傷口"撒鹽就顯得很不厚道了。從這個角度來講,這位人大代表不是稱職的全國人大代表。他不但不為國家當前面臨的高房價問題分憂解難,建言獻策,而是在刻意激化人民內部矛盾了!是的,是沒有人讓他們在廣州、深圳買房。但作為有居住權的普通市民,他們有在城市裡奮鬥,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通過自己的努力實現自己的"住房夢"的權利啊。

退一步講,即便所有的外地人都不在大城市買房,是不是就可以令高企的房價降下來,從根本上緩解城裡人的購房壓力呢?若抱以這樣的想法,則未免過於天真。現在不只是廣州深圳這樣的大城市,就是在經濟尚欠發達、人口密度相對較小的二三線城市,房價同樣是壓在老百姓身上的一座大山,居民的收入預期,永遠也趕不上房價的瘋長,在遊戲規則尚不健全、市場壟斷話語權沒有完全被打破的語境下,"天下烏鴉一般黑",我們甭奢望換個地方,惟利是圖的開發商就能立地成佛。

如果說任志強、潘石屹、王石等地產大佬力挺高房價只是資本市場的規則,那么身為人民公僕和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府大員與人大代表也在為高房價搖旗吶喊確實讓人不能理解。"四十歲之前不買房""如果嫌廣州、深圳房價高就回老家買房"成了官員、人大代表的口頭禪。只可惜俺沒有機會當面聆聽官員、代表們的教誨,否則真想上去給他們兩個大嘴巴子,當然這只是氣話,咱也不至於跟這些下三濫較真。

結語:有一種聲音叫"擾民",有一類代表叫"傲慢",圓老百姓的住房夢絕對不能指望開發商!

拿香港來說,香港的樓價也很高的,每平方米甚至賣到十幾二十萬,但是香港政府能夠對低收入群體做到居者有其屋。"富人喝XO,我窮但至少要能喝上米酒吧!"--實現居有所住,這是民生期盼,更是政府的責任。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特彆強調:要堅決遏制部分城市房價過快上漲勢頭,滿足人民民眾的基本住房要求。人大代表、廣東省省長黃華華近日也明確指出:"廣州和深圳的房價上漲確實過快,必須採取一些措施來抑制廣州、深圳等地的房價"。顯然,老百姓的住房夢,只能期待於政府加大保障性住房建設、加強房地產市場的規範管理來實現,這件事絕對不能指望開發商。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