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項基本原則

四項基本原則

粉碎"四人幫"後,社會上和黨內出現一些思想動向,造成了一部分人思想混亂。針對這種情況,1979年3月30日,鄧小平代表中共中央在北京召開的理論工作務虛會上作了題為《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講話。鄧小平在講話中提出必須堅持的"四項基本原則"。即"第一,必須堅持社會主義道路;第二,必須堅持無產階級專政(1982年華國鋒同志辭去中共中央主席後,鄧小平同志將《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的無產階級專政改為人民民主專政);第三,必須堅持共產黨的領導;第四,必須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

1987年10月,中國共產黨第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把"四項基本原則"作為重要內容寫進了黨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路線中。1992年10月18日,中國共產黨第十四次全國代表大會通過的新黨章,把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論確立為黨的指導思想。1997年鄧小平逝世後,把它作為指導思想寫進黨章。

  • 中文名稱
    四項基本原則
  • 外文名稱
    encyclopedic items
  • 提出
    1979年3月30日
  • 提出者
    鄧小平
  • 出處
    《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講話
  • 堅持1
    必須堅持社會主義道路
  • 堅持2
    必須堅持人民民主專政
  • 堅持3
    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
  • 堅持4
    必須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

基本簡介

鄧小平在講話中將中國共產黨一貫所強調的思想政治方面的原則,科學地概括為“四項基本原則”,這就是“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堅持無產階級專政,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1982年《憲法》將無產階級專政改為人民民主專政)並指出,“這是實現四個現代化的根本前提”。

四項基本原則

鄧小平提醒全黨註意那種懷疑四項基本原則的思潮在一小部分人中蔓延,他指出“我們必須一方面繼續堅定地肅清‘四人幫’的流毒,幫助一部分還在中毒的同志覺悟過來,並且對極少數人所散布的誹謗黨中央的反動言論給予痛擊;另一方面用巨大的努力同懷疑上面所說的四項基本原則的思潮作堅決的鬥爭。這兩種思潮都是違背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都是妨礙我們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的前進的。”鄧小平還論述了四項基本原則是完整的指導原則,論述了它的核心。他指出: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核心,是堅持共產黨的領導。並強調,每個共產黨員不允許在這個根本立場上有絲毫的動搖。

鄧小平在逐一論述了四項基本原則之後說:“總之,為了實現四個現代化,我們必須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堅持無產階級專政,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文選》(1975—1982年)第159頁)決不允許否定或反對四項基本原則。如果動搖了這四項基本原則中任何一項,那就動搖了整個社會主義事業和整個現代化建設事業。四項基本原則永遠是我們立國、治國、強國之本。

發展歷程

1981年6月,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決議對此進一步明確規定:四項基本原則,是全黨團結和全國各族人民團結的共同的政治基礎,也是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順利發展的根本保證。一切偏離四項基本原則的言論和行動都是錯誤的,一切否定和破壞四項基本原則的言論和行動都是不能容許的。

四項基本原則

1982年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對四項基本原則又作了記載和肯定,並明確規定,中國人民將繼續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為實現新時期的根本任務而奮鬥。

1987年10月,中國共產黨第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把“四項基本原則”作為重要內容寫進了黨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路線中,即:領導和團結全國各族人民,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堅持改革開放,自力更生,艱苦創業,為把我國建設成為富強、民主、文明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而奮鬥(即: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

1992年10月18日,中共第十四次全國代表大會通過的新黨章,把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論和黨的“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的基本路線正式載入黨章。

2007年10月21日,中國共產黨第十七次全國代表大會的黨章,關于四項基本原則的表述:“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這四項基本原則,是我們的立國之本。”

相關背景

在粉碎“四人幫”後,社會上和黨內出現一些思想動向。一方面,在一部分人中,仍然存在著思想僵化或半僵化狀態,阻礙著十一屆三中全會路線的貫徹;另一方面,極少數“四人幫”的黨羽,利用中國共產黨發揚民主的機會和“文化大革命”給黨和國家造成的困難,宣揚無政府主義和資產階級自由化的主張,反對社會主義製度,反對共產黨的領導,反對無產階級專政的政權,反對毛澤東思想的指導地位,從右的方面歪曲和反對十一屆三中全會的路線。在這樣兩種思想傾向的影響下,造成了一部分青年思想混亂。針對這種情況,1979年3月30日,鄧小平代表中共中央在北京召開的理論工作務虛會上作了題為《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講話。

相關資料

四項基本原則是中國立國、治國之本。四項基本原則並不是新的東西,是我們黨長期以來所一貫堅持的。但在新的情勢下,重申和宣傳四項基本原則仍然是非常必要的。一方面可以繼續批判來自極左方面對四項基本原則的曲解和對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黨中央一系列正確的路線、方針和政策的攻擊;另一方面可以抵製和批判來自右的方面,特別是資產階級自由化否定四項基本原則的錯誤思潮。正是出于這種考慮,鄧小平在講話中對四項基本原則逐一加以論述;這個論述至今仍然是對四項基本原則最完整、最深刻的說明,後來我們黨關于四項基本原則所說的一切,都是以此為基礎的,必須堅持社會主義道路。

鄧小平指出,一定要駁倒所謂社會主義不如資本主義的言論。首先,隻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這是中國人民從五四運動到現在60年來切身體驗中得出的不可動搖的歷史結論。中國離開社會主義就必然退到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中國絕大多數人決不允許歷史倒退。

其次,社會主義的中國在經濟、技術、文化等方面現在還不如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這是事實。但這不是社會主義製度造成的。從根本上說,是解放以前的歷史造成的,是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造成的。社會主義革命已經使中國大大縮短了同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在經濟發展方面的差距。我們盡管犯過一些錯誤,但我們還是在過去幾十年間取得了舊中國幾千年、幾百年所沒有取得過的進步。我們的經濟建設曾有過較快的發展速度。現在我們總結了經驗,糾正了錯誤,毫無疑問將來會比任何資本主義國家發展得都快,並且比較穩定而持久。至于國民生產總值按人口平均數趕上和超過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那當然要相當長的時間。

再次,社會主義製度和資本主義製度哪個好?當然是社會主義製度好。社會主義國家所以在某些情況下也犯嚴重錯誤,甚至出現林彪、“四人幫”的破壞這種嚴重曲折,固然有主觀的原因,根本上還是舊社會長期歷史遺留的影響造成的,這種影響不可能在一個早上就用掃帚掃光。有長期封建歷史的資本主義國家如英國法國德國、日本、義大利的發展,也有過重大的曲折和反復(英、法出現過反革命復闢,德、日、意出現過法西斯統治)。但是,我們依靠社會主義製度,用自己的力量比較順利地戰勝了林彪、“四人幫”,使國家很快又走上了安定團結、健康發展的道路。社會主義經濟是以公有製為基礎的,生產是為了最大限度地滿足人民物質、文化的需要,而不是為了剝削。由于社會主義製度的這些特點,中國人民能有共同的政治經濟社會理想、共同的道德標準。這些,資本主義社會永遠不可能有。資本主義無論如何不能擺脫百萬富翁的超級利潤,不能擺脫剝削和掠奪,不能擺脫經濟危機,不能形成共同的理想和道德,不能避免各種極端嚴重的犯罪、墮落、絕望。資本主義已經有了幾百年歷史,各國人民在資本主義製度下所發展的科學和技術,所積累的各種有益的知識和經驗,都是我們必須繼承和學習的。我們要有計畫、有選擇的引進資本主義國家的先進技術和其他對我們有益的東西,但是我們決不學習和引進資本主義製度,決不學習和引進各種醜惡頹廢的東西。如果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擺脫了資本主義製度,它們的經濟文化肯定還會有巨大的進步。所以資本主義國家中的一切要求進步的政治力量也在努力研究和宣傳社會主義,努力為消滅資本主義社會的各種不公道、不合理現象,直至實現社會主義革命而鬥爭。我們一方面要向人民特別是青年介紹資本主義國家中進步和有益的東西,另一方面也要批判資本主義國家中反動和腐朽的東西。必須堅持人民民主專政。人民民主專政對于人民來說就是社會主義民主,是工人、農民、知識分子和其他勞動者所共同享受的民主,是歷史上最廣泛的民主。在民主的實踐方面,我們過去做得不夠,並且犯過錯誤。林彪、“四人幫”宣傳什麽“全面專政”,對人民實行封建法西斯專政。我們已經徹底粉碎了這個專政。這與人民民主專政毫無共同之點,而且正好相反。現在我們已經堅決糾正了過去的錯誤,並且採取各種措施繼續努力擴大黨內民主和人民民主。沒有民主就沒有社會主義,就沒有社會主義現代化。社會主義愈發展,民主也愈發展。這是確定無疑的。但是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決不是可以不要對敵視社會主義的勢力實行專政。我們反對以階級鬥爭為綱,反對把階級鬥爭擴大化,不認為黨內有一個資產階級,也不認為在社會主義製度下,在確已消滅了剝削階級和剝削條件之後還會產生一個資產階級或其他剝削階級。但是我們也必須看到,在社會主義社會,仍然有反革命分子,有敵特分子,有各種破壞社會主義秩序的刑事犯罪分子和其他壞分子,有貪污盜竊、投機倒把的新剝削分子,並且這種現象在長時期內不可能完全消滅。同他們的鬥爭不同于過去歷史上的階級對階級的鬥爭(他們不可能形成一個公開的完整的階級),但仍然是一種特殊形式的階級鬥爭,或者說是歷史上的階級鬥爭在社會主義條件下的特殊形式的遺留。對于這一切反社會主義的分子仍然必須實行專政。不對他們專政,就不可能有社會主義民主。這種專政是國內階級鬥爭,有些同時也是國際鬥爭,兩者實際上是不可分的。因此,在階級鬥爭存在的條件下,在帝國主義、霸權主義存在的條件下,不可能構想國家的專政職能的消亡,不可能構想常備軍、公安機關、法庭、監獄等等的消亡。它們的存在同社會主義國家的民主化並不矛盾。事實上,沒有人民民主專政,我們就不可能保衛從而不可能建設社會主義。

四項基本原則

必須堅持共產黨的領導。自有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以來,就證明了沒有無產階級政黨就不可能有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自從十月革命以來,更證明了沒有共產黨的領導就不可能有社會主義革命,不可能有無產階級專政,不可能有社會主義建設。列寧說:“無產階級專政是對舊社會的勢力和傳統進行頑強鬥爭,流血的和不流血的,暴力的和和平的,軍事的和經濟的,教育的和行政的鬥爭。……沒有鐵一般的和在鬥爭中鍛煉出來的黨,沒有為本階級全體忠實的人所信賴的黨,沒有善于考察民眾情緒和影響民眾情緒的黨,要順利地進行這種鬥爭是不可能的。”(《列寧選集》第4卷第200頁)列寧所說的這個真理,現在仍然有效。在中國,在五四運動以來的幾十年中,除了中國共產黨,根本不存在另外一個像列寧所說的聯系廣大民眾的黨。沒有中國共產黨,就沒有社會主義的新中國。林彪、“四人幫”的倒行逆施所以不但引起全黨而且全國人民的堅決反抗,正因為他們踢開了久經考驗並與人民民眾建立了血肉聯系的領導者中國共產黨。而粉碎“四人幫”以後特別是三中全會以後黨的威信在全國人民中所以普遍提高,正是因為全國人民把他們對于前途的一切希望寄托在黨的領導上。事實上,離開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誰來組織社會主義的經濟政治、軍事和文化?誰來組織中國的四個現代化?在今天的中國,決不應該離開黨的領導而歌頌民眾的自發性。黨的領導當然不會沒有錯誤,而黨如何才能密切聯系民眾,實施正確的和有效的領導,也還是一個必須認真考慮和努力解決的問題,但是這決不能成為要求削弱和取消黨的領導的理由。我們黨經歷過多次錯誤,但我們每次都是依靠黨而不是離開黨糾正了自己的錯誤。今天的黨中央堅持發揚黨內的民主和人民民主,並且堅決改正過去所犯的錯誤。在這種情況下,竟然要求削弱甚至取消黨的領導,更是廣大民眾所不能容許的。這事實上隻能導致無政府主義,導致社會主義事業的瓦解和覆滅。

必須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我們同林彪、“四人幫”鬥爭的中心內容之一,就是反對他們偽造、篡改、割裂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粉碎了“四人幫”,使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重新恢復了它的科學面目,成為我們行動的指南。這是全黨和全國人民的一個偉大勝利。但是有極少數人不這樣想。他們或者公然反對馬列主義的基本原理,或者口頭擁護馬列主義,但是反對馬列主義普遍真理與中國革命實踐相結合而產生的毛澤東思想。我們必須反對所有這些錯誤的思潮。有些同志說,我們隻擁護“正確的毛澤東思想”,而不擁護“錯誤的毛澤東思想”。這種說法也是錯誤的。我們堅持的和要作行動指南的是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基本原理,或者說是由這些基本原理構成的科學體系。至于個別的論斷,那麽,無論馬克思、列寧還是毛澤東同志,都不免有這樣那樣的失誤。但是這些都不屬于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基本原理所構成的科學體系。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