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清運動

四清運動

四清運動是指1963年至1966年,中共中央在全國城鄉開展的社會主義教育運動。運動的內容,一開始在農村中是"清工分,清賬目,清倉庫和清財物",後期在城鄉中表現為"清思想,清政治,清組織和清經濟"。運動期間中央領導親自掛帥,數百萬幹部下鄉下廠,開展革命;在城市中是"反貪污行賄,反投機倒把,反鋪張浪費,反分散主義"。廣大工人和農民參與其中,積極回響。

四清運動,大體分成:發動和試點;鋪開和深入等幾個階段。

  • 中文名稱
    四清運動
  • 外文名稱
    The four cleans movement
  • 國家
    中國
  • 時間
    1963-1966
  • 性質
    社會主義教育運動
  • 主要內容
    清工分,清賬目,清倉庫,清財物
  • 後期內容
    清思想,清政治,清組織,清經濟

背景

四清運動開展之時,正是中國處于嚴重的經濟困難時期,中國共產黨進行國民經濟的調整。開展四清運動的主要原因有:

從國內情勢看,由于"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化運動中的嚴重"左"傾錯誤,使中國面臨建國以來最嚴重的經濟困難。從認識這一危局使得中國共產黨中央高層出現了意見分歧,導致了毛澤東在八屆十中全會上大講階級鬥爭,決定在城鄉發動四清運動。

村民情緒激動地指責村民情緒激動地指責

中國共產黨黨內特別是上層中出現了意見分歧,主要集中在兩個問題上。一是看待國內的困難情勢。二是包產到戶。

對于1958年以來三年"大躍進"造成的困難和經濟情勢的估計,在中國共產黨黨內是有一些不同看法的。以劉少奇周恩來、陳雲、鄧小平等人為代表,由于直接面對國民經濟第一線,使他們對情勢有了更加接近真實的看法,劉少奇最為典型。他突破了對情勢看法固有的一個指頭和九個指頭的關系,認為是三個指頭和七個指頭的關系,有些地區,缺點和錯誤不止是三個指頭,並得出了"三分天災,七分人禍"的結論。針對一線領導人對情勢的估計,毛澤東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困難並不大,情勢仍然是好的,三面紅旗必須堅持。

因此,對劉少奇等人對情勢的估計,毛澤東非常不滿。1962年夏,在中南海遊泳池,毛澤東當面斥責劉少奇說:"你急什麽?壓不住陣腳了?為什麽不頂住?","西樓說得一片黑暗,你急什麽!","三面紅旗也否了,地也分了,你頂不住?我死了以後怎麽辦!"劉少奇說:"餓死這麽多人,歷史要寫上你我的,人相食,要上書的!"在隨後召開的中央工作會議和八屆十中全會上,毛澤東把一線領導人對情勢的估計當作"黑暗風"來批判了。

對于包產到戶問題。面對三年嚴重的經濟困難,安徽省委對民眾要求包產到戶的意見加以變通,試行"定產到田、責任到人"的包工包產責任製,即"責任田",得到了毛澤東可以實驗的謹慎同意。同時,中央和地方許多領導都對包產到戶予以支持。但隨著情勢的發展,毛澤東沒有同意包產到戶的主張。他說:"單幹勢必引起兩極分化,兩年也不要,一年就要分化。""赫魯曉夫還不敢公開解散集體農庄呢?"

這一切,促使毛澤東認為必須"重新提起階級鬥爭",他說:"我們這個國家要好好掌握,好好認識,好好研究這個問題。要承認階級長期存在,承認階級與階級鬥爭,反動階級可能復闢,要提高警惕,要好好教育青年人,教育幹部,教育民眾,教育中層和基層幹部,老幹部也要研究教育。不然我們這樣的國家,還會走向反面。所以我們從起,就必須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開大會講,開黨代會講,開全會講,開一次會就講,使我們對這個問題,有一條比較清醒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路線。"于是,在毛澤東看來,開展階級鬥爭,已勢在必行。

從國際情勢看,主要的因素就是中蘇關系的破裂以及周邊局勢的惡化,引發毛澤東對"反修防修"的戰略思考。新中國建國後中蘇關系經歷了曲折而又復雜的歷史進程。

就四清起源的角度看,主要表兩個方面:

一是意識形態的分歧,主要集中在如何評價斯大林、戰爭與和平、和平共處、和平過渡、全民國家、全民黨等問題上,這使毛澤東明確地認識到,蘇聯的領導現被修正主義者篡奪了,認為南斯拉夫和蘇聯都已變成"修正主義",而且中國國記憶體在著一個"官僚資產階級"或"資產階級"。

二是蘇聯對中國國內政策特別是"三面紅旗"的批評。1958年11月30日,赫魯曉夫在與波蘭領導人哥穆爾卡會談時,表示了對人民公社的反感。他說:"中國人正在組織公社。在蘇聯30年前就曾有過,對這個我們膩了。可是中國人嘛,就讓他們去嘗試吧。當他們碰得頭破血流時,就會有經驗了。"蘇聯對"三面紅旗"的批評,激怒了正在廬山的毛澤東。他給時任對外聯絡部部長的王稼祥寫信指出:"一個百花齊放,一個人民公社,一個大躍進,這三件,赫魯曉夫是反對的,或者是懷疑的。我看他們是處于被動了,我們非常主動,你看如何?這三件要向全世界作戰,包括黨內大批反對派和懷疑派。"

與此同時,中國的周邊環境也日趨緊張。客觀上,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兩大陣營之間的冷戰對峙在繼續,美蘇之間既對抗又在進行單獨的大國政治和軍事交易;中印邊境上的沖突與對抗正在加劇;美國侵略越南的戰火日益擴大;美國和國民黨蔣介石不時對大陸東南沿海進行騷擾等等。

在這種情勢下,毛澤東更加警覺。1962年8、9月間,毛澤東在北戴河會議和八屆十中全會上重新強調階級鬥爭,他認為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防止出修正主義。他明確說道:"要花幾年功夫,對幹部進行教育,把幹部輪訓搞好,不然,搞一輩子革命,卻搞了資本主義,搞了修正主義。","提出要提高警惕,防止國家"走向反面"。不久之後,一場以反修防修、防止和平演變為主旨的四清運動在中國展開了。

過程

發動試點

八屆十中全會後,國民經濟調整工作繼續進行,毛澤東雖在會議上大談階級鬥爭和反修防修,但由于中國日益嚴峻的情勢,處于一線的部分黨內領導人仍將主要精力放在國民經濟調整工作上。因之,此時各地的社教運動部署大多未帶有明顯的階級鬥爭色彩,而且許多地方並未開展社教運動。

1962年冬到1963年初,毛澤東外出視察工作,跑了11個省,隻有湖南省委書記王延春和河北省委書記劉子厚,向毛澤東講社會主義教育,其他各省都不講。毛澤東對這種情況很不滿意,認為社會主義教育並未引起黨內許多同志的高度重視。

為此,1963年2月11日至28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開工作會議,重點討論在城市開展"五反"運動和在農村開展社會主義教育的問題。

在這次會上,毛澤東說:"中國出不出修正主義,兩種可能:一種可能,一種不可能。有的人三斤豬肉,幾包紙煙,就被收買。隻有開展社會主義教育,才可以防止修正主義。"他還強調要把社會主義教育好好抓一下,社會主義教育,幹部教育,民眾教育,一抓就靈。經過討論,會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厲行增產節約、反對貪污盜竊、反對投機倒把、反對鋪張浪費、反對分散主義、反對官僚主義運動的指示》,于3月1日發出,決定在全國範圍內開展增產節約和"五反"運動。

劉少奇和毛澤東、周恩來等人在一起劉少奇和毛澤東、周恩來等人在一起

二月會議以後,毛澤東又到各省去視察,發現有的省抓得好,有的省抓得差,談反對修正主義的較多,講農村社會主義教育的較少。據此,毛澤東認為,對這個問題許多人印象不深,沒有引起各級幹部的足夠重視。于是,5月2日至12日,毛澤東在杭州召集有部分政治局委員和大區書記參加的小型會議,即"五月工作會議"。會議討論製訂了《關于農村工作中若幹問題的決定(草案)》(簡稱《前十條》),于20日頒發。

《前十條》是整個四清運動的綱領性檔案,對運動的進程產生了十分重要的影響。《前十條》頒布後,中國各地根據中央和毛澤東的指示,開始進行社教運動的試點工作。

"五反"試點主要集中于中央國家機關及各省、市、區級機關、工業交通財貿單位和文教單位的企業以及軍隊各單位。由于"五反"運動是中央作為開展階級鬥爭的一項重大戰略部署,因此,運動中不可避免地出現了階級鬥爭擴大化的錯誤,一些地區也出現了自殺等極端現象。

"四清"是河北省保定地委在整風整社運動中為解決年終分配問題而創造的經驗。其主要做法就是根據中央調整農村經濟的政策和《六十條》精神,貫徹執行勤儉辦社和民主辦社方針,普遍進行清帳目、清倉庫、清工分、清財物(簡稱"四清")。保定四清的經驗,得到了河北省委、中央和毛澤東的高度重視。1963年5月20日,中央將保定地委關于四清的報告隨同《前十條》下發。此後,中國各地陸續開展農村四清運動的試點。

從試點的整體情況看,大部分地區搞得比較好,但是有些地方也發生了一些問題。在運動中,人為地製造了不少階級鬥爭不斷激化的事實,產生了打人、捆綁罰跪、吊人等極端現象,影響了農村社會的穩定。如薄一波在《若幹重大決策與事件的回顧》中寫道:"在湖南常德地區,發生了亂搞鬥爭、打人、亂搜查、重點集訓、亂扣帽子、亂立罰規等現象,據不完全統計,在11個區中共鬥爭了331人,其中被打的21人,被捆的65人,被吊的3人,被罰跪的42人。

丹東市前陽公社,地主在批鬥會上丹東市前陽公社,地主在批鬥會上

鑒于試點中出現的問題,中央認為有必要對運動中的一些具體政策作出明確的規定。1963年5月15日到6月15日,彭真同志到河北、江西、湖南、廣西、雲南、貴州、四川、陝西等8省視察工作。7月4日,彭真向毛澤東和黨中央寫了《有關當前階級鬥爭、社會主義教育和四清、五反等若幹問題的報告》。在這一報告中,彭真同志如實地反映了運動中存在的問題,提出"不要重復老區土改整風時'搬石頭'、'跳圈子'的錯誤"。為此,中央決定,由鄧小平、譚震林主持起草《關于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中的一些具體政策問題》,具體工作由田家英組織一個起草班子負責。這個檔案也寫了十條,簡稱《後十條》。

從《後十條》的基本內容看,這一檔案的製定是經過了大量的調查研究和多次討論後集體智慧的成果,是對社教試點的經驗總結,也是帶有一定反"左"和防"左"意義的檔案。但是,《後十條》的基本指導思想是要"挖修正主義根子",並且明確提出了"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指導思想,從而使階級鬥爭的弦越綳越緊,不可避免地導致階級鬥爭擴大化的錯誤。此後,隨著運動的逐漸鋪開,必然要把階級鬥爭看得越來越嚴重、尖銳,從而使試點中存在的"左"的錯誤,因有"以階級鬥爭為綱"這個理論根據而更加發展。

全面鋪開

《後十條》製定後,中共中央于11月14日發出了《關于印發和宣傳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問題的兩個檔案的通知》,決定將兩個檔案(《前十條》和《後十條》,以下簡稱《雙十條》)向中國農村每個支部發出2本,向一切人宣讀。人民解放軍、人民公安部隊、人民警察,照此辦理。民主黨派成員,由統戰部召集大會小會宣讀,並發給他們閱讀。同時,對農村和城市的地、富、反、壞、右,也要宣讀和講解這兩個檔案,以利于對他們的教育和改造。向中國普遍宣講《雙十條》,改變了運動之初的謹慎做法,使四清運動隨著《雙十條》的宣講而大規模鋪開。

試點後,中國各地的"五反"運動普遍進入反對貪污盜竊、反對投機倒把的後兩反階段,並清查出了一批貪污盜竊、投機倒把分子。由于後兩反鬥爭涉及的問題很多,情況也很復雜,既有敵我性質的問題,也有大量人民內部性質的問題,如果處理不當,就會產生嚴重後果。為此,中央監委于1963年11月8日向中央匯報了"兩反"問題的處理意見,就如何開展反貪污盜竊和反投機倒把指定了明確的政策界限,這對防止運動中發生打擊面過寬等過火行為起了一定的作用,保證了運動的順利開展。

經過"四清"試點,特別是普遍宣講《雙十條》後,農村各地陸續鋪開了運動。與試點階段相比,這一階段運動的明顯特點就是點面結合,既有面上開展粗線條四清,又在點上開展細線條四清,運動的範圍明顯擴大。點面四清的最大區別就是點上派出了強有力的工作隊,進行訪貧問苦,扎根串聯,對農村各家各戶的階級成分進行復議、審定和重新登記,突出了階級鬥爭等。面上主要就是宣講《雙十條》,幹部和民眾洗手洗澡等。

這一階段的農村四清運動也產生了許多問題,比如運動中發生幹部對社員打擊報復的案件;民眾打罵、體罰犯錯誤幹部的問題也比較嚴重;個別地方發生了自殺性事件,如北京市郊區自開展社會主義教育運動至1964年1月23日,先後發生自殺事件40起。

為進一步了解運動的進展,毛澤東于1964年3月下旬至5月上旬,一路南下視察,同各省負責人了解四清運動的開展情況,並談了自己的看法。關于對階級鬥爭情勢的估計,毛澤東說:"不是有10%到20%的大隊很壞嗎?我們真正有三分之二就了不起了,天下三分,我們佔二分。"關于開展運動的時間問題,毛澤東多次強調至少三到四年,不要著急。農村社會主義教育要打個殲滅戰,沒有四、五年功夫不夠,至少四年。同時,毛澤東還提出"中國出了修正主義怎麽辦"、"中國出了赫魯曉夫你們怎麽辦"的問題。

四清運動的根本目的就是"挖修根",而經過一年多的運動後,在毛澤東看來,社會上的階級鬥爭仍然十分尖銳,地富反壞分子活動猖狂;基層幹部貪污腐化、多吃多佔;黨內高層又出現修正主義,並提出了一整套國際國內綱領;此時,在中央一線主持工作的劉少奇,對四清運動也非常重視,並于1963年11月親自派夫人王光美到河北省唐山專區撫寧縣盧王庄公社桃園大隊進行四清。國內嚴峻的現實,中央領導人的高度重視,就使四清運動在各地開展要,而且四清運動也走向了高潮。

發展高潮

自1963年下半年後,中國的周邊情勢嚴峻。中蘇兩國關系急劇惡化,從1963年9月至1964年7月,中共中央以《人民日報》和《紅旗》雜志編輯部的名義,相繼發表九篇評論蘇共中央公開信的文章,指名批判"赫魯曉夫修正主義",中蘇兩黨展開了空前規模的大論戰。中美兩國因中國的核計畫和越戰的迅速升級而日趨嚴重。中國國內四清運動也正如火如荼地開展。為了反修防修和防備世界大戰的整體戰略考慮,中共中央于1964年5月15日至6月17日在北京召開了工作會議。這次會議除"三五"計畫、大三線建設等問題外,主要研究了四清運動和培養革命傳人等具體政策。

工作隊員訪貧問苦,向民眾了解情況工作隊員訪貧問苦,向民眾了解情況

在這次會議上,對國內情勢作出了嚴重的估計,提出了三分之一的社隊領導權不在共產黨手裏的不切實的概念,認為中國要出修正主義。為防止"中國出赫魯曉夫",在會議上,毛澤東還提出了培養革命事業傳人問題。

中央工作會議後,經毛澤東同意,中共中央決定成立四清、五反指揮部。1963年8月5日,中央書記處會議正式決定:四清、五反指揮部,由劉少奇掛帥。此後,劉少奇把大量的時間和精力用于領導四清運動上來,實際上處于運動領導工作的第一線。

1963年6月28日至7月25日,劉少奇先後到天津、濟南、合肥、南京、上海、鄭州等地,同當地黨政軍幹部座談如何開展四清運動。8月5日至26日,又先後到武漢、長沙、廣州、南寧、昆明等地視察,並在廣州修改《後十條》。

逄先知回憶,劉少奇曾邀請田家英一道去南方修改《後十條》,田家英當時感到非常為難,因為他不太贊成劉少奇對農村情勢和基層幹部的過"左"估計以及對四清運動的一些"左"的做法。但他又很尊重劉少奇,也不能不服從組織,最後勉為其難地參加了檔案的修改工作。離北京南下的前一天,田家英報告了毛澤東,問他對修改檔案有什麽指示。毛澤東講了兩點:第一,不要把基層幹部看得漆黑一團;第二,不要把大量工作隊員集中在一個點上。在飛往武漢的飛機上,田家英將毛澤東的兩點意見轉告了劉少奇。劉少奇沒有表態。

1963年9月18日,修改稿經毛澤東批改同意後,定名為《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中一些具體政策的規定(修正草案)》(後稱第二個《後十條》),由中共中央正式發出。同《後十條》相比,修正草案稿沿著階級鬥爭擴大化的軌道又向前進了一步。檔案對農村階級鬥爭情勢作了更加嚴重的估計,對基層政權的問題看得十分嚴重,提出了"反革命的兩面政權"的概念。從這種錯誤的估計出發,改變了原先依靠基層組織和基層幹部的做法,改由工作隊領導整個運動,把廣大基層幹部從運動領導中撇開。

與此同時,中共中央批轉了一系列檔案,1964年6月23日,中央批轉了《甘肅省委、冶金工業部黨組關于奪回白銀有色金屬公司的領導權的報告》。9月1日,正式轉發了《關于一個大隊的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的經驗總結》。10月24日,又轉發了《天津市委關于小站地區奪權鬥爭的報告》。這樣,就把三大奪權樣板推向全國。11月12日和13日中共中央又發出了《關于在問題嚴重的地區由貧協行使權力的批示》和《中央關于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中工作團的領導許可權的規定(草案)》。

丹東市前陽公社,新選貧下中農代表丹東市前陽公社,新選貧下中農代表

隨著五月中央工作會議的召開、劉少奇視察四清、第二個《後十條》的頒布以及奪權樣板的全國推廣,四清運動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即大兵團作戰搞四清。中國各地開展四清的單位,根據中央的指示精神,改變了過去以縣委領導為主,實行在省委、地委領導下集中搞一縣,縣以下都由工作隊領導的辦法,集中大量工作隊員,開到點上搞四清。如江蘇省組織了一支6萬人左右的農村四清工作隊和一支2萬人左右的城市工作隊;山東省參加運動的工作人員共54000人;浙江全省共抽調31378人,參加點上的運動;江西省農村四清組成七個工作團,參加工作隊的幹部29138人;四清運動本來就是"左"傾思潮的產物,而這一時期又不斷強調反右傾,強調大兵團作戰,這樣,就使搞運動的許多單位把階級鬥爭的情勢看得比前一階段更嚴重、更尖銳,甚至認為許多單位爛掉了,領導權不掌握在共產黨手裏,展開了奪權鬥爭,從而使運動出現打擊面過寬、鬥爭過火等嚴重局面。如陝西省長安縣進行四清時,鬥爭手段以揭發批判為主,造成兵臨城下,不交待問題不行的局面。對其中的"壞中之壞"、"霸中之霸",大張旗鼓地進行公判,打擊其反動氣焰,對大部分則採用"小戰鬥"的辦法解決。對于那些久鬥不服的"死頑固"、"牛皮筋"、"老狐狸"、"母老虎"、"老運動員"、"橡皮碉堡"等,狠批硬鬥,甚至動手打耳光,碰頭,有的當場被打得頭破血流。

大兵團作戰,百萬幹部下鄉蹲點搞運動,一場四清革命高潮于1964年下半年在中國部分地區掀起。運動的開展似乎異常順利,應該說,劉少奇很好地貫徹了毛澤東關于搞四清的指示。但是,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隨著運動的開展,作為一線指揮的劉少奇與"退居二線"的毛澤東在一系列問題上產生了嚴重分歧。毛澤東對劉少奇掛帥四清以來的許多做法非常不滿,進行了嚴厲的批評,兩位領導人也逐步走向了公開的沖突,四清運動也因此發生了轉折。

進入轉折

鑒于前段運動中出現了打擊面過寬、過火鬥爭等嚴重的"左"的錯誤,1964年年底,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利用各地負責人在京參加全國人大三屆一次會議的時機,召集各中央局的領導幹部召開一次中央工作會議,以總結前一段四清運動的經驗教訓,部署下一階段的工作。會議本來計畫並不很長,但是,在會議進行過程中,毛澤東和劉少奇在主要矛盾、運動的性質以及做法等問題上發生分歧,毛澤東對劉少奇進行了公開的批評,會議也由此延長至一個月之久。

批鬥批鬥

1964年12月15日下午3:30,中央工作會議召開全體會議。毛澤東主持會議,劉少奇就各地四清運動中反映的一些問題,提請會議討論。當劉少奇說:"是不是戰線過長了?是不是需要縮短一些戰線?如何縮短?"毛澤東說了一句:"縮短容易嗎?你一縮就行了"。劉少奇最後說:"就是這些問題,我也提不出什麽。其餘的都是你們提,或者今天也就可以提一點"。毛澤東說:"今天不要提了,回去討論。有話就在這裏講嘛。就在這裏沖口而出,暢所欲言"。毛澤東對劉少奇的不滿已有所流露。

20日下午,在人民大會堂河北廳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繼續討論四清問題。在這次會議上,毛澤東與劉少奇發生了當面的意見沖突。劉少奇說:"這個主要矛盾怎麽講法?主要矛盾就是"四清"與"四不清"的矛盾,行不行?|陶鑄立即表示贊成。毛澤東回答:"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但是,劉少奇仍堅持說:"四清與四不清,這是主要的,當然還有其他的"。李葆華問劉少奇矛盾的性質,劉少奇回答:"就是人民內部矛盾跟敵我矛盾交織在一起"。毛澤東說:"什麽性質?反社會主義就行了,還有什麽性質?"。

26日,在毛澤東生日宴會上,毛澤東講了一些明顯帶有不滿情緒的話。他說:"有些人一摸到一點東西就翹尾巴,這不好。摸到一點不要翹,摸到兩點三點,也不要翹。""社會主義教育剛剛開始,有人翹了尾巴怎麽樣呢?我沒有蹲點,沒有發言權也要說,錯了大家批評。"據參加宴會的薄一波回憶:"席間鴉雀無聲。"

28日下午,在羅瑞卿陳毅謝富治發言後,毛澤東作了長篇講話,並且是拿著《黨章》和《憲法》到會的。他說:"請你們回去找黨章看一下,憲法第三章也看一下,那是講民主自由的。我們這些人算不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如果算的話,那麽有沒有言論自由?準不準我們和你們講幾句話?"此後,在1965年1月3日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上,毛澤東再次指責前一階段運動在領導上的問題,不點名地批評了劉少奇。

毛澤東與劉少奇沖突的直接結果就是《二十三條》的製定,這對四清運動以及"文化大革命"的開展產生重大影響。可以說,《二十三條》充分體現了毛澤東的意見,否定了劉少奇的一些重要意見。

劉少奇同志劉少奇同志

《二十三條》下達後,對整個四清運動產生了重大影響。各地根據《二十三條》的有關政策,糾正了一些過"左"的做法,解放了大批基層幹部,使他們重新走上了日常生產的領導崗位,受到廣大基層幹部的歡迎,城鄉一度緊張的局面開始有所緩和,有的地方出現新的生產高潮。但是,《二十三條》的關鍵提法大大超過了《後十條》修正案,明確提出運動的重點是"整黨內那些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這是繼中共八屆十中全會以來階級鬥爭擴大化理論的進一步升級,是一種更"左"的錯誤觀點。

《二十三條》正式頒布後,標志著城鄉四清運動進入以清政治、清經濟、清組織、清思想為主要內容的大四清階段。這一階段,各地在認真學習貫徹《二十三條》的基礎上,對運動進行了重新部署和具體安排,並專門劃出一段時間進行清政治。同時,各地在開展運動中,強調突出政治,強調用毛澤東著作指導四清,掀起了學習毛澤東著作的熱潮,從而構成了這一階段運動的獨特景觀。

這一階段運動中存在的最大問題就是把運動的重點轉向整中共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這就為"文革"的發動做了重要的理論和實踐準備。1965年11月13日至17日,毛澤東視察山東、安徽、江蘇、上海與各省市領導談話時,主要內容是談打仗、備戰,抓好生產,對四清談的很少,同時,毛澤東對文化批判也日益不滿,認為四清與文化批判都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因而轉向醞釀和發動"文化大革命"了。

結果

1966年5月,長達10年的"文化大革命"正式爆發。在"文化大革命"發動時,各地正按既定計畫開展四清運動。為了能使"文化大革命"順利進行,各地都對四清運動進行重新部署,並把"文化大革命"納入四清計畫之內。

1966年8月,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在北京舉行,會議通過了《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關于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簡稱《十六條》),檔案指出,"文化大革命"使城鄉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更加豐富、更加提高了,必須把兩者結合起來進行。各地區、各部門可以根據具體情況進行部署。在農村和城市企業進行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的地方,如果原來的部署是合適的,又做得好,就不要打亂他,繼續按照原來的部署進行。但是當前的"文化大革命"運動提出的問題,應當在適當的時機,交民眾討論,以便進一步大興無產階級思想,大滅資產階級思想。有的地方以"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為中心,帶動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清政治、清思想、清組織、清經濟。

但隨著"文化大革命"的不斷深入,四清運動中的許多做法和部署已不適應"文化大革命"的需要了。1966年11月27日,譚震林就今冬明春開展農村"文化大革命"和四清運動的幾個原則性問題向周恩來、陶鑄、陳伯達、康生、李富春以及中央文革小組寫出請示報告。報告指出,"文化大革命"與四清的結合,《十六條》上是兩種提法。看來,四清運動中下台的幹部,隻要貧下中農大多數沒有意見,也不準翻案,四清工作隊也應肯定。但是,各地原來的四清部署和做法,還有不少框框,繁瑣哲學,人海戰術,包辦代替等等,有了"文化大革命"的情勢和大民主的經驗,就不能再按原來的一套部署去做了。應該加以改變,不改變也行不通。因之,似以明確肯定以"文化大革命"為中心帶動四清的提法為好。12月15日,中共中央發出《關于農村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指示(草案)》,規定把四清運動納入"文化大革命"中去。在"文化大革命"中,解決四清問題和四清復查問題。

四清運動中自我批評的民眾四清運動中自我批評的民眾

此時,毛澤東對四清運動已不感興趣了。在1965年1月的中央工作會議上,毛澤東已透露出這種想法,說道:你隻要不觸及全面問題,枝枝節節、修修補補不行。這年5月,陪同毛澤東上井岡山的湖南省委第一書記張平化要向他匯報一下湖南社教的情況,毛澤東說:"不用匯報了,情況我都知道。看來光搞社教運動不能完全解決問題。"1967年2月8日,毛澤東會見阿爾巴尼亞勞動黨中央書記處書記卡博以及國防部長巴盧庫談話時又說:"過去我們搞了農村的鬥爭,工廠的鬥爭,文化界的鬥爭,進行了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但不能解決問題,因為沒有找到一種形式,一種方式,公開地、全面地、由上而下地發動廣大民眾來揭發我們的黑暗面。"這樣,四清運動就無法開展下去,而讓位于正在蓬勃開展的"文化大革命"。

影響

1963年至1966年上半年,發生在中國大地上的四清運動,即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在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歷史上,有著重要的地位。全面深入地研究這個運動,以及準確全面地研究中共中央指導這個運動的相關指導思想,特別是研究中共中央具體負責領導這個運動的領導人的相關指導思想,對于深化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歷史研究,對于科學地總結中國共產黨的執政經驗,對于深化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歷史進程的研究,對于深化掛帥領導四清運動第一線人物劉少奇的研究,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評價

四清運動是介于大躍進與文化大革命之間的一場政治運動,其起因與大躍進時期基層幹部的惡劣行為有關。在這場運動中,大批農村基層幹部受到沖擊,同時也讓飽受疾苦的農民出了怨氣。四清運動中重新劃分成份的做法,在擴大打擊面的同時,也消除了一些潛在的反對力量。四清運動的矛頭主要是對準農村幹部,其目的是加強中央對農村的控製,其潛在的作用是平息農民對大躍進和困難時期的不滿。

四清運動對階級鬥爭的情勢估計得越來越嚴重,毛澤東和中共中央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他們的這種嚴重估計,有力地引導了各地區、各部門的領導幹部,而很多地方和部門領導幹部向毛澤東和中共中央報送的關于階級鬥爭情勢越來越嚴重的材料和典型經驗,反過來又促進了毛澤東和中共中央對階級鬥爭情勢的估計,使他們對階級鬥爭情勢的估計更加嚴重。

四清運動一開始主要依靠基層組織和基層幹部,鬥爭對象是城市和農村的腐敗分子,後來隨著一線工作的劉少奇向農村派工作隊,工作隊幹部代替基層組織,開始了由工作隊幹部領導大兵團運動,鬥爭對象轉向"地富反右壞",鬥爭中逐漸出現亂搞鬥爭、打人、亂搜查、重點集訓、亂扣帽子、亂立罰規等現象。四清運動逐漸從教育性質轉向階級鬥爭。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