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蕊

嚴蕊

嚴蕊,原姓周,字幼芳,漢族,生卒年不詳,南宋中期女詞人。出身低微,自小習樂禮詩書,嚴蕊淪為台州營妓,改嚴蕊藝名。

嚴蕊善操琴、弈棋、歌舞、絲竹、書畫,學識通曉古今,詩詞意涵清新,有不遠千裏慕名相訪。

  • 中文名稱
    嚴蕊
  • 別名
    周幼芳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職業
    南宋中葉女詞人
  • 代表作品
    《如夢令》、《鵲橋仙》、《卜運算元》

人物生平

南宋淳熙九年(1182),台州知府唐仲友為嚴蕊、王惠等4人落籍,回黃岩與母居住。同年,浙東常平使朱熹巡行台州,因唐仲友的永康學派反對朱熹的理學,朱熹連上六疏彈劾唐仲友,其中第三、第四狀論及唐與嚴蕊風化之罪,下令黃岩通判抓捕嚴蕊,關押在台州和紹興,施以鞭笞,逼其招供,"兩月之間,一再杖,幾死。"嚴蕊寧死不從,並道:"身為賤妓,縱合與太守有濫,科亦不至死;然是非真偽,豈可妄言以污士大夫,雖死不可誣也。"

連環畫像連環畫像

此事朝野議論,震動孝宗,認為是"秀才爭閒氣",將朱熹調任,轉由岳飛後人岳霖任提點刑獄,釋放嚴蕊,問其歸宿。嚴蕊作《卜運算元》:"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花落花開自有時,總賴東君主。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岳霖判令從良,後被趙宋宗室納為妾。詞作多佚,僅存《如夢令》、《鵲橋仙》、《卜運算元》3首。據此改編的戲劇《莫問奴歸處》,久演不衰。

作品賞析

卜運算元·不是愛風塵

原文:

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花落花開自有時,總賴東君主。

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

注解:

①風塵:古代稱妓女為墮落風塵。

②前緣:前世的因緣。

③東君:司春之神,借指主管妓女的地方官吏。

背景:

嚴說:"身為賤妓,縱合與太守有濫,科亦不至死;然是非真偽,豈可妄言以污士大夫,雖死不可誣也。"此事朝野議論,震動孝宗。後朱熹改官,岳霖任提點刑獄,釋放嚴蕊,問其歸宿。嚴蕊作這首《卜運算元》。岳霖判令從良,被趙宋宗室納為妾。

賞析:

上闋抒寫自己淪落風塵、俯仰隨人的無奈。"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首句開門見山,特意聲明自己並不是生性喜好風塵生活。封建社會中,妓女被視為冶葉倡條,所謂"行雲飛絮共輕狂",就代表了一般人對她們的看法。作者因事關風化而入獄,自然更被視為生性淫蕩的風塵女子了。因此,這句詞中有自辯,有自傷,也有不平的怨憤。次句卻出語和緩,用不定之詞,說自己之所以淪落風塵,是為前生的因緣(即所謂宿命)所致。作者既不認為自己貪戀風塵,又不可能認識使自己沉淪的真正根源,無可奈何,之後隻好歸之于冥冥不可知的前緣與命運。"似"字似字乍看若不經意若不經意,實耐尋味。它不自覺地反映出作者對"前緣"似信非信,既不得不承認,又有所懷疑的迷惘心理,既自怨自艾,又自傷自憐的復雜感情。

"花落花開自有時,總賴東君主。"兩句借自然現象喻自身命運,花落花開自有一定的時候,可這一切都隻能依靠司其之神東君來作主,比喻象自己這類歌妓,俯仰隨人,不能自主,命運總是操在有權者手中。這是妓女命運的真實寫照。春中既有深沉的自傷,也隱含著對主管刑獄的長官岳霖的期望--希望他能成為護花的東君。但話說得很委婉含蓄,祈求之意隻于"賴"字中隱隱傳出。

"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下闋承上不能自主命運之意,轉寫自己在去住問題上的不得自由。去,指由營妓隊伍中放出;住,指仍留樂營為妓。離開風塵苦海,自然是她所渴想的,但卻迂回其詞,用"終須去"這種委婉的語氣來表達。意思是說,以色藝事人的生活終究不能長久,將來總有一天須離此而去。言外之意是,既"終須去",何不早日脫離苦海呢?

以嚴蕊的色藝,解除監禁之後,假如重新為妓,未始不能得到有權者的賞愛,但她實在不願再過這種生活了,所以用"終須去"來曲折表達離此風塵苦海的願望。下句"住也如何住"從反面補足此意,說仍舊留下來作營妓簡直不能想象如何生活下去。兩句一去一住,一正一反,一曲一直,將自己不戀風塵、願離苦海的願望表達得既婉轉又明確。

歇拍單承"去"字集中表了他渴望自由的心情:"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山花插滿頭,是到山野農村過自由自在生活的一種借代性表述。兩句是說,如果有朝一日,能夠將山花插滿頭鬢,過著一般婦女的生活,那就不必問她的歸宿了。言外之意是:一般婦女的生活就是自己向往的目標,就是自己的歸宿,別的什麽都不再考慮了。兩句回應篇首"不是愛風塵"清楚地,表明了對儉樸而自由生活的向往,但仍可看出她出語留有餘地。"若得"雲雲,就是承上"總賴東君主"而以祈求口吻出之。

由于這是一首在長官面前陳述衷曲的詞,她在表明自己的意願時,不能不考慮到特定的場合、對象,採取比較含蓄方式,以期引起對方的同情。但她並沒有因此而低聲下氣,而是不卑不亢,婉轉明確地表達了自己的意願,這是一位身處卑賤但尊重自己人格的風塵女子的一番婉而有骨的自白。

如夢令·道是梨花不是

原文:

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與紅紅,別是東風情味。曾記,曾記,人在武陵微醉。

賞析:

對這首小令,先且不談背景,直單微欣賞之,別有逸趣。

"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發端二句飄然而至,雖明白如話,但決非一覽無味,須細加玩味。詞人連用梨花、杏花比擬,可知所詠之物為花。道是梨花--卻不是,道是杏花--也不是,則此花乍一看去,極易被誤認為梨花,又極易被誤認為杏花。仔細一看,卻並非梨花,也並非杏花。因此可知此花之色,有如梨花之白,又有如杏花之紅。

"白白與紅紅"緊承發端二句,點明此花之為紅、白二色。連下兩組狀色的疊字,極簡煉、極傳神地寫出繁花似錦、二色並妍的風採。一樹花分二色,確非常見,此花實在別致啊!

"別是東風情味"上句才略從正面點明花色,此句詞筆卻又輕靈地宕開,不再從正面著筆,而從唱嘆之音贊美此花之風韻獨具一格,超拔于春天眾芳之上。實在少此一筆不得。可是,這究竟是一種什麽花呢?

"曾記。曾記。人在武陵微醉。"結筆仍是空際著筆,不過,雖未直接點出花名,卻已作了不管之答。"曾記。曾記",二語甚妙,不但引起讀者的註意,呼喚起讀者的記憶,且暗將詞境推遠。"人在武陵微醉",武陵二字,暗示出此花之名。陶淵明《桃花源記》雲:武陵漁人曾"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華鮮美,落英繽紛。漁人甚異之,復前行,欲窮其林",終于來到世外桃源。原來,此花屬桃源之花,花名就是桃花。句中"醉"之一字,寫出此花之為人所迷戀的感受。詞境以桃花源結穴,餘味頗為深長。它可能意味著女詞人的身份(宋詞習以桃溪、桃源指妓女居處),也可能有取于桃花源凌越世俗之意。

此詞所詠為紅白桃花,這是桃花的一種,"桃品甚多……其花有紅、紫、白、千葉、二色之殊。"(明李時珍《本草綱目·果部》)紅白桃花,就是同樹花分二色的桃花。北宋邵雍有《二色桃》詩:"施朱施粉色俱好,傾城傾國艷不同。疑是蕊宮雙姊妹,一時攜手嫁東風。"詩雖不及嚴蕊此詞含蘊,但可借作為此詞的一個極好註腳。

南宋周密《齊東野語》卷二十曾記嚴蕊其人及此詞:"天台營妓嚴蕊,字幼芳,善琴弈歌舞,絲竹書畫,色藝冠一時。間作詩詞,有新語,頗通古今,善逢迎。四方聞其名,有不遠千裏而登門者。唐與正守台日,酒邊嘗命賦紅白桃花,即成《如夢令》。與正賞之雙縑。"依據這段記載來體味此詞,不難體會到這位女詞人作這首詠物詞的一番蘊意。詞顯然體現了作者的情感。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別是東風情味的紅白桃花,不正是這位色藝冠絕一時的女性自己的寫照嗎?而含蓄地點明此花乃屬桃源之花,不正是她身陷風塵而心自高潔的象征嗎?她的《卜運算元》詞,有"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之句,正可詮釋此意。孫麟趾《詞逕》雲:"人之品格高者,出筆必清。"此詞有清氣,有新意,正是詞人品格的自然流露。尤其這首詠物詞中,能巧妙地借助于典故的文化意義,表現詞人自己的高潔懷抱,似無寄托,而有寄托,就境界言,可以說是詞中的上品。

《嚴蕊》《嚴蕊》

此詞絕不同于一般滯于物象的詠物詞,它純然從空際著筆,空靈蕩漾,不即不離,寫出紅白桃花之高標逸韻,境界愈推愈高遠,令人玩味無極而神為之一旺。就藝術而言,可以說是詞中之逸品。

《鵲橋仙》

原文:

碧梧初出,桂花才吐,池上水花微謝。

穿針人在合歡樓,正月露、玉盤高瀉。

蛛忙鵲懶,耕慵織倦,空做古今佳話。

人間剛道隔年期,指天上、方才隔夜。

人物爭議

王國維的《人間詞話》裏說"宋人小說多不足信",並舉了嚴蕊的這首《卜運算元》,懷疑"系唐仲友戚高宣教作……"。

人物想象圖人物想象圖

今人束景南教授在其著作《朱子大傳》中認為唐仲友確有貪污罪行,並認為《卜運算元》詞非嚴蕊所作、洪邁夷堅志》所記嚴蕊作詞訴冤全屬虛構。

張岱年在其書序中評語說"關于朱熹彈劾唐仲友一事,近人抱著'反理學'的偏袒態度多同情唐氏……"。但此說仍未能證實。

餘嘉錫四庫提要辨證》更進一步言:"夫唐宋之時,士大夫宴會,得以官妓承值,征歌侑酒,不以為嫌。故宋之名臣,多有眷懷樂籍,形之歌詠者,風會所趨,賢者不免。仲友于嚴蕊事之有無,不足深詰。"

相關故事

嚴蕊故事載于《二刻拍案驚奇》十二卷·甘受刑俠女著芳名。

話說天台營中有一上廳行首,姓嚴名蕊,表字幼芳,乃是個絕色的女子。一應琴棋書畫,歌舞管弦之類,無所不通。善能作詩詞,多自家新造句子,詞人推服。又博曉古今故事。行事最有意氣,待人常是真心。所以人見了的,沒一個不失魂蕩魄在他身上。四方聞其大名,有少年子弟慕他的,不遠千裏,直到台州來求一識面。正是:十年不識君王面,始信蟬娟解誤人。

此時台州太守乃是唐與正,字仲友,少年高才,風流文彩。宋時法度,官府有酒,皆召歌妓承應,隻站著歌唱送酒,不許私侍寢席;卻是與他謔浪狎昵,也算不得許多清處。仲友見嚴蕊如此十全可喜,盡有眷顧之意,隻為官箴拘束,不敢胡為。但是良辰佳節,或賓客席上,必定召他來侑酒。一日,紅白桃花盛開,仲友置酒賞玩,嚴蕊少不得來供應。飲酒中間,仲友曉得他善于詞詠,就將紅白桃花為題,命賦小詞。嚴蕊應聲成一闕,詞雲:

《嚴蕊》《嚴蕊》

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

白白與紅紅,別是東風情味。

曾記,曾記,人在武陵微醉。 --詞寄《如夢令》。

吟罷,呈上仲友。仲友看畢大喜,賞了他兩匹縑帛。

又一日,時逢七夕,府中開宴。仲友有一個朋友謝元卿,極是豪爽之土,是日也在席上。他一向聞得嚴幼芳之名,今得相見,不勝欣幸。看了他這些行動舉止,談諧歌唱,件件動人,道:"果然名不虛傳!"大觥連飲,興趣愈高。對唐太守道:"久聞此子長于詞賦,可當面一試否?"仲友道:"既有佳客,宜賦新詞。此子頗能,正可請教。"元卿道:"就把七夕為題,以小生之姓為韻,求賦一詞。小生當飲滿三大甌。"嚴蕊領命,即口吟一詞道:

碧梧初墜,桂香才吐,池上水花初謝。穿針人在合歡樓,正月露玉盤高瀉。

蛛忙鵲懶,耕慵織倦,空做古今佳話。人間剛到隔年期,怕天上方才隔夜。 --詞寄《鵲橋仙》

詞已吟成,元卿三甌酒剛吃得兩甌,不覺躍然而起道:"詞既新奇,調又適景,且才思敏捷,真天上人也!我輩何幸,得親沾芳澤!"亟取大觥相酬,道:"也要幼芳公飲此甌,略見小生欽慕之意。"嚴蕊接過吃了。太守看見兩人光景,便道:"元卿客邊,可到嚴子家中做一程兒伴去。"元卿大笑,作個揖道:"不敢請耳,固所願也。但未知幼芳心不如何。"仲友笑道:"嚴子解人,豈不願事佳客?況為太守做主人,一發該的了。"嚴蕊不敢推辭得。酒散,竟同謝元卿一路到家,是夜遂留同枕席之歡。元卿意氣豪爽,見此佳麗聰明女子,十分趁懷,隻恐不得他歡心,在太守處凡有所得,盡情送與他家,留連年年,方才別去,也用掉若幹銀兩,心裏還是歉然的,可見嚴蕊真能令人消魂也。表過不題。

且說婺州永康縣有個有名的秀才,姓陳名亮,字同父。賦性慷慨,任俠使氣,一時稱為豪傑。凡綏紳士大夫有氣節的,無不與之交好。淮帥辛稼軒居鉛山時,同父曾去訪他。將近居旁,遇一小橋,騎的馬不肯定。同父將馬三躍,馬三次退卻。同父大怒,拔出所佩之劍,一劍揮去馬首,馬倒地上。同父面不改容,待步而去。稼軒適在樓上看見,大以為奇,遂與定交。平日行徑如此,所以唐仲友也與他相好。因到台州來看仲友,仲友資給館谷,留住了他。閒暇之時,往來講論。仲友喜的是俊爽名流,惱的是道學先生。同父意見亦同,常說道:"而今的世界隻管講那道學。說正心誠意的,多是一班害了風痹病,不知痛癢之人。君父大仇全然不理,方且揚眉袖手,高談性命,不知性命是甚麽東西!"所以與仲友說得來。隻一件,同父雖怪道學,卻與朱晦庵相好,晦庵也曾薦過同父來。同父道他是實學有用的,不比世儒遼闊。惟有唐仲友平恃才,極輕薄的是朱晦庵,道他字也不識的。為此,兩個議論有些左處。

同父客邸興高,思遊妓館。此時嚴蕊之名布滿一郡,人多曉得是太守相公作興的,異樣興頭,沒有一日閒在家裏。同父是個爽利漢子,那裏有心情伺侯他空閒?聞得有一個趙娟,色藝雖在嚴蕊之下,卻也算得是個上等的行院,台州數一數二的。同父就在他家遊耍,繾倦多時,兩情歡愛。同父揮金如土,毫無吝澀。妓家見他如此,百倍趨承。趙娟就有嫁他之意,同父也有心要娶趙娟,兩個商量了幾番,彼此樂意。隻是是個官身,必須落籍,方可從良嫁人。同父道:"落籍是府間所主,隻須與唐仲友一說,易如反掌。"趙娟道:"若得如此最好。"陳同父特為此來府裏見唐太守,把此意備細說了。唐仲友取笑道:"同父是當今第一流人物,在此不交嚴蕊而交趙娟,何也?"同父道:"吾輩情之所鍾,便是最勝,那見還有出其右者?況嚴蕊乃守公所屬意,即使與交,肯便落了籍放他去否?"仲友也笑將起來道:"非是屬意,果然嚴蕊若去,此邦便覺無人,自然使不得!若趙娟要脫籍,無不依命。但不知他相從仁兄之意已決否?"同父道:"察其詞意,似出至誠。還要守公贊襄,作個月老。"仲友道:"相從之事,出于本人情願,非小弟所可贊襄,小弟隻管與他脫籍便了。"同父別去,就把這話回復了趙娟,大家歡喜。

次日,府中有宴,就喚將趙娟來承應。飲酒之間,唐太守問趙娟道:"昨日陳官人替你來說,要脫籍從良,果有此事否?"趙娟叩頭道:"賤妾風塵已厭,若得脫離,天地之恩!"太守道:"脫籍不難。脫籍去,就從陳官人否?"趙娟道:"陳官人名流貴客,隻怕他嫌棄微賤,未肯相收。今若果有心于妾,妾焉敢自外?一脫籍就從他去了。"太守心裏想道:"這妮子不知高低,輕意應承,豈知同父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漢子?況且手段揮霍,家中空虛,怎能了得這妮子終身?"也是一時間為趙娟的好意,冷笑道:"你果要從了陳官人到他家去,須是會忍得飢,受得凍才使得。"趙娟一時變色,想道:"我見他如此撤漫使錢,道他家中必然富饒,故有嫁他之意;若依太守的說話,必是個窮漢子,豈能了我終身之事?"好些不快活起來。唐太守一時取笑之言,隻道他不以為意。豈知姊妹行中心路最多,一句關心,陡然疑變。唐太守雖然與了他脫籍文書,出去見了陳同父,並不提起嫁他的說話。連相待之意,比平日也冷淡了許多。同父心裏怪道:"難道娼家薄情得這樣滲瀨,哄我與他脫了籍,他就不作準了?"再把前言問趙娟。趙娟回道:"太守相公說來,到你家要忍凍餓。這著甚麽來由?"同父聞得此言,勃然大怒道:"小唐這樣憊賴!隻許你喜歡嚴蕊罷了,也須有我的說話處。"他是個直性尚氣的人,也就不戀了趙家,也不去別唐太守,一徑到朱晦庵處來。

此時朱晦庵提舉浙東常平倉,正在婺州。同父進去,相見已畢,問說是台州來,晦庵道:"小唐在台州如何?"同父道:"他隻曉得有個嚴蕊,有甚別勾當?"晦庵道:"曾道及下官否?"同父道:"小唐說公尚不識字,如何做得監司?"晦庵聞之,默然了半日。蓋是晦庵早年登朝,茫茫仕宦之中,著書立言,流布天下,自己還有些不謙意處。見唐仲友少年高才,心裏常疑他要來輕薄的。聞得他說己不識字,豈不愧怒!佛然道:"他是我屬宦,敢如此無禮!"然背後之言未卜真偽,遂行一張牌下去,說:"台州刑政有在,重要巡歷。"星夜到台州市。

晦庵是有心尋不是的,來得急促。唐仲友出于不意,一時迎接不及,來得遲了些。晦庵信道是同父之言不差,果然如此輕薄,不把我放在心上!這點惱怒再消不得了。當日下馬,就追取了唐太守印信,交付與郡丞,說:"知府不職,聽參。"連嚴蕊也拿來收了監,要問他與太守通奸情狀。晦庵道是仲友風流,必然有染;況且婦女柔脆,吃不得刑拷,不論有無,自然招承,便好參奏他罪名了。誰知嚴蕊苗釘般的身軀,卻是鐵石般的性子。隨你朝打暮罵,千棰百拷,隻說:"循分供唱,吟詩侑酒是有的,曾無一毫他事。"受盡了苦楚,監禁了月餘,到底隻是這樣話。晦庵也沒奈他何,隻得糊塗做了"不合蠱惑上官",狠毒將他痛杖了一頓,發去紹興,另加勘問。一面先具本參奏,大略道:唐某不伏講學,罔知聖賢道理,卻詆臣為不識字;居官不存政體,褻昵娼流。鞠得奸情,再行復奏,取進止。等因。

唐仲友有個同鄉友人王淮,正在中書省當國。也具一私揭,辨晦庵所奏,要他達知聖聽。大略道:朱某不遵法製,一方再按,突然而來。因失迎侯,酷逼娼流,妄污職官。公道難泯,力不能使賤婦誣服。尚辱瀆奏,明見欺妄。等因。

孝宗皇帝看見晦庵所奏,正拿出來與宰相王淮平章,王淮也出仲友私揭與孝宗看。孝宗見了,問道:"二人是非,卿意如何?"王淮奏道:"據臣看看,此乃秀才爭閒氣耳。一個道譏了他不識字,一個道不迎侯得他。此是真情。其餘言語多是增添的,可有一些的正事麽?多不要聽他就是。"孝宗道:"卿說得是。卻是上下司不和,地方不便,可兩下平調了他每便了。"王淮奏謝道:"陛下聖見極當,臣當分付所部奉行。" 這番京中虧得王丞相幫襯,孝宗有主意,唐仲友官爵安然無事。隻可憐這邊嚴蕊吃過了許多苦楚,還不算帳,出本之後,另要紹興去聽問。紹興太守也是一個講學的,嚴蕊解到時,見他模樣標致,太守便道:"從來有色者,必然無德。"就用嚴刑拷他,討拶來拶指。

嚴蕊十指纖細,掌背嫩白。太守道:"若是親操井臼的手,決不是這樣,所以可惡!"又要將夾棍夾他。當案孔目稟道:"嚴蕊雙足甚小,恐經挫折不起。"太守道:"你道他足小麽?此皆人力嬌揉,非天性之自然也。"著實被他騰倒了一番,要他招與唐仲友通奸的事。嚴蕊照前不招,隻得且把來監了,以待再問。

嚴蕊到了監中,獄官著實可憐他,分付獄中牢卒,不許難為,好言問道:"上司加你刑罰,不過要你招認,你何不早招認了?這罪是有分限的。女人家犯淫,極重不過是杖罪,況且已經杖斷過了,罪無重科。何苦舍著身子,熬這等苦楚?"嚴蕊道:"身為賤伎,縱是與太守為好,料然不到得死罪,招認了,有何大害?但天下事,真則是真,假則是假,豈可自惜微軀,信口妄言,以污士大夫!今日寧可置我死地,要我誣人,斷然不成的!"獄官見他詞色凜然,十分起敬,盡把其言真知太守。太守道:"既如此,隻依上邊原斷施行罷。可惡這妮子倔強,雖然上邊發落已過,這裏原要決斷。"又把嚴蕊帶出監來,再加痛杖,這也是奉承晦庵的意思。疊成文書,正要回復提舉司,看他口氣,別行定奪,卻得晦庵改調訊息,方才放了嚴蕊出監。嚴蕊恁地悔氣,官人每自爭閒氣,做他不著,兩處監裏無端的監了兩個月,強坐得他一個不應罪名,到受了兩番科斷;其餘逼招拷打,又是分外的受用。正是:

規回方竹杖,漆卻斷紋琴。好物不動念,方成道學心。

嚴蕊吃了無限的磨折,放得出來,氣息奄奄,幾番欲死,將息杖瘡。幾時見不得客,卻是門前車馬,比前更盛。隻因死不肯招唐仲友一事,四方之人重他義氣。那些少年尚氣節的朋友,一發道是堪比古來義俠之倫,一向認得的要來問他安,不曾認得的要來識他面。所以挨擠不開。一班風月場中人自然與道學不對,但是來看嚴蕊的,沒一個不罵朱晦庵兩句。

晦庵此番竟不曾奈何得唐仲友,落得動了好些唇舌,外邊人言喧沸,嚴蕊聲價騰涌,直傳到孝宗耳朵內。孝宗道:"早是前日兩平處了。若聽了一偏之詞,貶滴了唐與正,卻不屈了這有義氣的女子沒申訴處?"陳同父知道了,也悔道:"我隻向晦庵說得他兩句話,不道認真的大弄起來。今唐仲友隻疑是我害他,無可辨處。"因致書與晦庵道:亮平生不曾會說人是非,唐與正乃見疑相譖,真足當田光之死矣。然困窮之中,又自惜此潑命。一笑。看來陳同父隻為唐仲友破了他趙娟之事,一時心中憤氣,故把仲友平日說話對晦庵講了出來。原不料晦庵狠毒,就要擺布仲友起來。至于連累嚴蕊,受此苦拷,皆非同父之意也。這也是晦庵成心不化,偏執之過,以後改調去了。

交代的是岳商卿,名霖。到任之時,妓女拜賀。商卿問:"那個是嚴蕊?"嚴蕊上前答應。商卿抬眼一看,見他舉止異人,在一班妓女之中,卻像雞群內野鶴獨立,卻是容顏憔悴。商卿曉得前事,他受過折挫,甚覺可憐。因對他道:"聞你長于詞翰,你把自家心事,做成一詞訴我,我自有主意。"嚴蕊領命,略不構思,應聲口佔《卜運算元》道:

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花落花開自有時,總賴東君主。

去也終須去,住又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

商卿聽罷,大加稱賞道:"你從良之意決矣。此是好事,我當為你做主。"立刻取伎籍來,與他除了名字,判與從良。

嚴蕊叩頭謝了,出得門去。有人得知此說的,千斤市聘,爭來求討,嚴蕊多不從他。有一宗室近屬于弟,喪了正配,悲哀過切,百事俱唐。賓客們恐其傷性,拉他到伎館散心。說著別處多不肯去,直等說到嚴蕊家裏,才肯同來。嚴蕊見此人滿面戚容,問知為苦喪耦之故,曉得是個有情之人,關在心裏。那宗室也慕嚴蕊大名,飲酒中間,彼此喜樂,因而留住。傾心來往多時,畢竟納了嚴蕊為妾。嚴蕊也一意隨他,遂成了終身結果。雖然不到得夫人,縣君,卻是宗室自取嚴蕊之後,深為得意,竟不續婚。一根一蒂,立了婦名,享用到底,也是嚴蕊立心正直之報也。

影視資料圖影視資料圖

後世評價

後人評論這個嚴蕊,乃是真正講得道學的。有七言古風一篇,單說他的好處:

天佔有女真奇絕,揮毫能賦謝庭雪。搽粉虞侯太守筵,酒酣未必呼燭滅。忽爾監司飛檄至,桁楊橫掠頭搶地。章台不犯士師條,肺石會疏刺史事。賤質何妨輕一死,豈承浪語污君子?罪不重科兩得答,獄吏之威止是耳。君侯能講毋自欺,乃遣女子誣人為!雖在縲紲非其罪,尼父之語胡忘之?君不見,貫高當時白趙王,身無完膚猶自強?今日蛾眉亦能爾,千載同聞俠骨香!含顰帶笑出狴犴,寄聲合眼閉眉漢。山花滿鬥歸夫來,于潢自有梁鴻案

另有傾慕嚴蕊的後人寫了一闕詞,單說這不能一睹芳澤的遺憾。

《如夢令·愛嚴蕊》

夜恰合歡天氣,紅白一窗桃李。情味至今猶,不見故人詞寄,悲矣!悲矣!畫一個圈兒替。

相關作品

作品出處

《奴歸處》是根據南宋著名詞人嚴蕊的《卜運算元》詞中意境而譜曲,詞作者本為一位天台營妓,作品描述了淪落風塵的女子對命運的無奈、對壓迫的反抗和對自由的深深向往,不卑不亢的表達了詞作者雖身處卑賤但求尊重的內心獨白和重情守義的一身傲骨。

作品歌詞

作詞:嚴蕊(南宋)改編:劉子菲

作曲:劉子菲

演唱:劉子菲

編曲:谷子寒

後期:孟濤

出作:子菲文化

不是愛風塵 似被前緣誤

花落花開自有時 總賴東君主

去也終須去 住也如何住!

若得山花插滿頭 莫問奴歸處~~

(間奏)啊~~啊~~啊~~

不是愛風塵 似被前緣誤

花落花開自有時 總賴東君主

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

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

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

春去又春來,無計留春住。

若得山花開,插滿青絲的時候。

化一抹驚鴻,莫問奴歸處~~~

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

春去又春來,無計留春住。

若得山花開,插滿青絲的時候。

化一抹驚鴻,莫問奴歸處~~~

(End)

相關戲曲

越劇《莫問奴歸處》,溫州市樂清越劇團原創劇目。

樂清越劇團于1985年創排,由傅派傳人張臘嬌飾演嚴蕊,範派傳人王少樓飾演唐仲友。劇本由陳金良執筆等人編寫,陳金良執筆。陸貞芳整理。同年參加浙江省第二屆戲劇節,王少樓飾演唐仲友獲表演一等獎,張臘嬌飾演嚴蕊獲表演二等獎。

現有上下兩集舞台錄像留存。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