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曉群

嚴曉群

嚴曉群,男,出生于1965年01月16日,南京斯威特集團董事長,"中國股市八大神秘操盤機構"之一,其掌門人嚴曉群在資本市場行事低調、出言謹慎。但是,短短5年,他出手收購上海科技、中國紡機、小天鵝、ST長嶺等,在資本市場上聲名顯赫。在外界看來,嚴曉群與顧雛軍都是資本運作達人,頗有共同之處,兩交過手,結果兩人也都因為資本動作而遭遇牢獄之災。

2004年福布斯內地富豪榜第67位(身家1.69億美元)。

中國400富人榜第163名:嚴曉群,6.2億元。

  • 中文名稱
    嚴曉群
  • 出生地
    南京市溧水區
  • 畢業院校
    華東工學院/常州無線電工業學校
  • 職業
  • 工作單位
  • 主要成就
    2004年福布斯內地富豪榜第67位(身家1.69億美元)
  • 國籍
    中國
  • 出生日期
    1965年01月16日
  • 所屬行業
    製造業
  • 所學專業
    無線電工業
  • 民族
    漢族

人物經歷

1965年1月15日生于南京市溧水區

1983年7月畢業于常州無線電工業學校。

1988年7月畢業于華東工學院套用電子專業。

1983年7月~1989年5月,任南京土壤儀器研究所技術科長。

1989年6月~1992年7月,任中國科學院南方新技術產業集團南京公司副總經理、常務副總經理。

1992年8月創辦南京斯威特新技術創業有限公司,任總經理、董事長;

1992年8月,嚴曉群創辦南京斯威特新技術創業有限公司,並依靠大額偽幣識別儀積累了數百萬元資金。

1994年,嚴曉群進入通信業,先後涉足光纖接入業務,以及機械、化工等行業的技術、設備研發與產銷。

2000年,嚴曉群進入資本市場,斯威特集團迅速擴張,先後收購、入主了"上海科技"、"中國紡機"、"小天鵝"、"ST長嶺"等4家上市公司。斯威特集團2004年實現營業收入191.7億元,上繳稅收3.9億元,在全國最大企業集團排名中列第108位。嚴曉群本人也名列2004年、2005年《福布斯》中國內地富豪榜第79名和126名。

人物事件

2005年三季度末,繼上交所披露斯威特與上海科技的違法關聯交易後,上海科技和中國紡機相繼發布業績預虧預警,與斯威特的資金糾葛也接連浮出水面,斯威特佔用數億資金問題被曝光,嚴曉群資金鏈面臨斷裂的傳聞由此風生水起。

嚴曉群嚴曉群

今年7月,斯威特因違規佔用旗下上市公司巨額資金而陷入巨大危機,受此影響,嚴曉群于2004年收購的無錫小天鵝也棄他而去,重回當地國資委懷抱。嚴曉群的部下、上海科技前董事長張傑和嚴曉群的親信顧群分別被公安部門拘留,其本人也被傳刑拘,後上海科技正式闢謠。

一口純正的高淳話,這也讓他幾乎無法與周圍人交流。

嚴曉群出生在南京市最南端的溧水區,是南京所屬郊縣最窮的區縣之一,這裏的人樸實、封閉。嚴的老家是溧水區和鳳鎮張家村,和鳳鎮由于地處偏僻的西南角,是溧水縣最落後的鎮之一,從出生到上國小、中學,嚴曉群都是在這裏度過的。

嚴的父親叫嚴精志(音),被同事們稱為"老嚴頭兒",原本在縣裏銀行工作,後來被下放到了和鳳鎮銀行,具體是什麽原因已經無人知道了。

嚴曉群嚴曉群

嚴曉群是家中的老幺,上面有6個姐姐,他是家裏惟一的兒子,受到的呵護和寵愛可想而知。由于家裏孩子多,生活清苦,他從小就被寄養在生活相對富裕的姥姥家,童年是在羅山頭村度過的。

盡管已被編入"溧水縣名人錄",但在溧水縣城,幾乎沒有人知道嚴曉群是誰。幾經周折,記者打聽到了嚴曉群曾經就讀的和鳳鎮中學。

一進校園,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排電線桿上掛的頭像,據學校的老師介紹,這些都是這所中學裏出去的名人。記者在其中也輕易地找到了嚴曉群的畫像,旁邊的簡介是:嚴曉群,南京斯威特集團董事長,民建江蘇省委副主委……看來,他已經是這所中學裏的學弟學妹們學習的榜樣了。

被開除

盡管他不顯山不露水,但大家都知道他心志高遠。

1983年,在常州無線電工業學校畢業後,嚴曉群被分配到了南京市的土壤儀器廠,這是一家隸屬于南京市電子工業局的市屬國營企業,現在叫南京土壤儀器有限公司。

在廠裏,在同事的印象中,嚴是個內向的人,不愛講話,也不張揚。

嚴曉群嚴曉群

一位姓周的老職工拿出了一份上世紀80年代的會議記錄給記者看,"那時候廠裏對嚴曉群期望很大,在全體職工大會上,當時的房廠長宣布,嚴曉群就是廠裏面向21世紀的人才。"盡管嚴後來做了對不起廠裏的事,但他們都認為嚴曉群在這個小廠裏的確是屈才了。

1985年,進廠才兩年的嚴曉群就得到了半脫產學習深造的機會,工廠出錢培養他去讀華東工學院套用電子專業的大學部夜校。

第二年,21歲的嚴曉群被提拔為廠裏最年輕的技術科長。1988年,他完成了大學部課程學習,並在這期間娶妻生子。

黑庄操縱圖黑庄操縱圖

盡管有廠裏的培養和重視,但嚴曉群始終感覺懷才不遇,在一些新產品開發以及企業經營理念的問題上,比較超前的嚴曉群與廠領導發生了很大的分歧。據一位姓景的職工回憶,當時他在廠裏搞過一個風力發電機的發明,後來由于資金等原因,沒試驗成功,也就不了了之了。

這讓嚴曉群覺得才華受到了壓抑,對國企機製也越發失去信心。隨著外部社會經濟環境的巨大變化,頭腦靈活的嚴曉群開始不安于土壤儀器廠這塊方寸天地。

1989年,嚴曉群私自將自己的一項發明拿出來與常州一家企業合作,生產與廠裏產品相關的競業產品,這讓廠裏感到很憤怒,于是勒令他停止與常州企業的合作。雖然廠裏還是表示隻要停止合作就既往不咎,可當時骨子裏心高氣傲的嚴曉群根本無法面對這一窘境,本已有心創業的他就此與廠裏徹底鬧翻。

之後,隨著他無故曠工幾個月,廠裏召開職代會,正式開除了嚴曉群。

據嚴曉群過去的同事回憶,盡管他是一個沉默的人,在廠裏也不顯山不露水,但大家都知道他心志高遠。

被廠裏開除後,嚴在外流浪了幾年,期間在各地打工,尋找機會。

人物發跡

嚴曉群真正發跡了,並且一"發"不可收拾。

嚴被開除後的流浪歲月,外界幾乎無人知曉。不過現任南京某投資擔保公司總經理,曾任中國建設銀行新街口支行個人業務科科長的胡某透露,當時嚴曉群就在建行周圍街邊賣東西,整個就是一"挑著扁擔到處叫賣的小商販"。

"嚴曉群未發家前,他老婆當時是建行新街口支行的會計。無論刮風下雨,嚴每天都負責接送,因此全銀行的人印象都比較深刻。"胡透露,"有一次,大概是1990年冬天,那天天降大雪,公車被迫延開,很多人都遲到或是請假了。但是嚴曉群卻騎著腳踏車,準時送妻子來上班了。我們銀行的人都很吃驚。當時銀行裏有規定遲到或是曠工要扣工資的,可見,嚴曉群那時經濟確實比較拮據,而且對妻子很專情。"

而曾在中國建設銀行新街口支行當櫃面儲蓄員,現任南京一家股份製銀行零售業務部總經理助理的曹先生則透露:"作為當年嚴曉群妻子的同事,我經常看到嚴當時雖然隻賣一些小商品,但是他卻很有生意頭腦,能根據季節的變化選擇不同的商品。其中,有一次印象較深的是,1991年南京入夏比較早,市場流行起太陽眼鏡,嚴曉群也不知道從哪兒批發來一批太陽眼鏡,賣得特別好。""那時,我們就猜測,將來嚴曉群肯定會有一番大作為。"曹先生說。

嚴曉群嚴曉群

正如曹先生的"預言",嚴曉群自那以後便真正發跡了,並且一"發"不可收拾。

出來創業的嚴曉群當時有不少便利條件,除了他的父親在銀行工作外,他還有一個姐姐和姐夫在銀行工作,而現在溧水縣農行的工會主席也是嚴的姐夫。所以,在創業資金方面,他還是有獨特條件的。

1992年8月,依靠在銀行工作的父親、姐姐、姐夫等親友團的助力,嚴曉群等七人創辦了南京斯威特新技術創業有限公司("斯威特"前身),當時隸屬于中科院南方信息產業集團。

嚴曉群經營的第一個產品就是在他帶領下研製成功的大額偽幣識別儀。很快,識別儀又被進一步智慧型化,並移植到了點鈔機上,使點鈔機一遇到假鈔票就會自動報警,為公司的銷售大開綠燈。凡是銀行、稅務機關、郵政等所有要和錢打交道的機構,都成了斯威特的客戶,由于斯威特產品不可取代的優勢,一度幾乎壟斷了整個驗鈔機市場。公司產品供不應求,不少外地的經銷商甚至抱著現金到南京登門要貨。

當年,防偽識別儀就為斯威特積累了數百萬資金。然而,由于識別儀的技術門檻不高,市場上很快就出現了打不完的"李鬼",產品利潤迅速降低。而此時,嚴曉群也從另一片市場中發現了金子,那就是辦公電話系統的裝配和銷售。

1993年,恰逢內地推行"鄉鄉通電話"工程,嚴曉群立即組織人馬成功開發出點對點微波通信接入設備。

這個設備實際上隻是個組合,技術含量並不高,但利潤卻驚人,一開始就賣到26萬至28萬元人民幣一台,市場銷售極好。

在安徽,一個縣就能賣到10台。"出去一台就開進一輛桑塔納",嚴曉群樂滋滋地形容當時的收益。

接下來,嚴曉群的動作越來越大:1995年做光纖接入設備,1998至1999年做ISDN,2000年做ADSL接入設備,同時發展機械、化工及相關行業技術、設備的研發及產銷……實力越來越強。

依靠高速運轉的資本陀螺儀,他的帝國版圖開始呈幾何膨脹。

嚴曉群的頭腦靈活,這是一個共同的評語。從防偽識別儀、點鈔機,到點對點微波通信接入設備、光纖ISDN接入設備、ADSL接入設備等等,在通信、IC、環保等新興產業中,他都能搶得先機。這也讓他深深信服速度的重要,搶先一步是他創業成功的秘訣。

猶如醍醐灌頂的嚴曉群自此明白了,所謂的民營企業"國際合作、行業整合與資本運作"三聯動的模式,其實最關鍵的推動力是資本。此後,在南京中商上小試牛刀後,嚴曉群開始在資本市場上一發而不可收。2000年5月,嚴曉群吃進一鋼異型(後更名上海科技),斯威特集團幾乎是以一年收購一家上市公司的速度開展"造系運動",2002年中紡機,2003年小天鵝,2004年陝長嶺,短短5年時間,斯威特系已蔚然成形。其間,他還曾在廣濟葯業、重慶實業、海南航空等股權運作中有所表現。一度被人捧為股市的八大神秘炒家之一。

榮譽

依靠高速運轉的資本陀螺儀,他的帝國版圖開始呈幾何膨脹。鼎盛時期的斯威特系企業橫跨了幾個省、十幾種產業,產業從娛樂業、媒體,到足球、地產、零售、環保等等,四面出擊的斯威特大籃子裏幾乎什麽都裝。這段時期,他個人也獲得了很多榮譽。

2005年1月,40歲的嚴曉群當選2004年度南京十大經濟人物時,他的獲獎感言是:產業運作是斯威特集團的一個強項。

經過5年的苦心經營,精心布局,他的產業觸角幾乎已經伸到了所有的熱門產業裏面。評審會給他的評語是:去年收購小天鵝,今年又將小鴨收入賬下,他以振興民族工業為己任,以自身的大智大勇,完成了別人不敢做不敢想的事。

然而,正所謂盛極而衰。11個月過後,上海科技(600608)一紙公告,披露了南京斯威特集團關聯企業佔用3.82億資金,斯威特危機瞬間爆發。

此後的法院訴訟頻仍,銀行相繼凍結,3.1億出手南京口岸公司,放棄中紡機,證監會立案調查一步步將嚴曉群推向漩渦中心。

一位斯威特的員工私下描述嚴曉群現在的處境:"賣房子、賣地,他這個年不好過呀。"

在危機爆發之後的一次會議上,嚴曉群表示,集團的大部分小公司、子公司都要自己找飯吃了,集團不會再輸一滴血。

面對黑雲壓城,斯威特對外統一口徑是有信心渡過危機,給出的病灶是擴張速度過快,企業的內控不力;巨觀調控後,銀行惜貸嚴重。並不時地引入房地產這個概念來暗示,自己的實力尚存。

房地產是眾所周知的燒錢產業,斯威特是否在側面披露著資金緊張的原因就是圈地佔用資金過巨這一信息呢?

嚴曉群曾在一次公開場合上說,民營企業搞"短貸長投"是違規的,但想搞"長貸長投",有誰會貸給我們呢?或者這就是斯威特危機的真正根源。

斯威特到底有多少房地產儲備,這不得而知。在溧水縣的柘搪鎮,毗鄰機場高速路的路邊,有一座烏山,整座山都被嚴曉群買下了,遠遠望去,小別墅遍布整座山。山下的入口就是斯威特旗下的南京有有(YOYO)足球俱樂部的基地,而基地門口掛的牌子是斯威特系曝光率很高的偉龍環保科技。

據在此施工的工人講,整座山的房子也沒賣出幾套。

深居簡出

危機中的嚴曉群是個什麽樣子,他的部下這樣描述:"還是不變的方格襯衫,一雙布鞋,走起路來迅速又悄無聲息,這段時間比平時更加沉默寡語了,看到他時,更多的是若有所思地坐在辦公桌後面一根接一根地抽著一種產自韓國的女士香煙。"

本來就在媒體面前頗為害羞的嚴曉群,在這個非常時期,更加深居簡出。

2005年12月14日,南京已經進入這個城市最寒冷的季節。由于先前電話聯系被拒絕,一直苦候的記者隻能登門造訪,一探究竟。

斯威特集團總部就位于南京市集慶路上江蘇通信大廈寫字樓內。在一樓大廳的樓宇指示牌上,記者幾乎看到了斯威特系所有知名公司的名字,密密麻麻地羅列其中。看來,龐大的斯威特系核心產業都集中在了這座20多層的寫字樓中。在頗費了一番口舌之後,記者終于進入到了總部。

盡管處于四面危機之中,但在斯威特集團的總部卻顯得很安靜。公司內部看不到任何工作人員,大約10分鍾後,斯威特集團的新聞發言人朱君宇出來接待了《英才》記者。

財務投資者

在市場化重組的過程中,嚴曉群選擇的是財務投資者,過程很神秘。中煙投資3元收購南京口岸,猜測中的中信進入等等,都是暗流涌動,霧中潛行,有時更是隻聞其聲,未見其人。

而關于中信介入重組一事,記者在致電北京的中信最高層時,得到的答復是:"斯威特集團是幹什麽的?聽都沒聽過。是他們下邊的人在做吧,我們不清楚。"

與重組相比,更為艱難的是瘦身過程。根據斯威特網站提供的資料,斯威特集團在國內的成員企業有30多家,其中不包括海外的產業布局。如何回歸主業,如何重新布局龐大的斯威特系,以"瘦身"求"渡劫",將是一個痛苦的取舍過程。

人物評價

"嚴老板平時就是個話不多的人,你和他說十句,他隻會回兩三句。"--下屬眼中的嚴曉群十分低調

"對市場的感覺和把握,他的確有些天分。"--嚴曉群身邊的人這樣評價他

"那時自己非常狂妄。當時想:我賺了那麽多錢我怕誰?自我感覺實在是太好了。那時天天開著輛林肯車滿街跑,那麽大一輛車,也不嫌找地方停車累。"--嚴曉群感概于當初發家時的情景

"賣出去一台就等于開進來一輛桑塔納!"--嚴曉群樂滋滋地形容當時賣"點對點微波通信接入設備"的收益

"那時候很痛苦,不知道怎麽做了。"--嚴曉群遭遇發展瓶頸,期待一次飛躍

"他喜歡的是苗條一點的女孩子(小盤股),一旦看上了,即不吝錢財,把自己的好東西給人家,弄得女孩子心花怒放。"--2001年,《盈周刊》如是評價嚴曉群以及其控製的南京斯威特集團

"我和斯威特都是做實業的,不玩空手道。"--面對質疑,嚴曉群竭力否認外界對其"資本運作達人"的稱號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