噶舉派

噶舉派

噶舉派(白教)形成於藏傳佛教"後弘期",是由瑪爾巴譯師開創。噶舉派是藏傳佛教的重要的宗派之一。藏語"噶舉"中的"噶"字本意指佛語,而"舉"字則意為傳承。故"噶舉"一詞可理解為教授傳承。

地位變化:1613年藏巴汗彭措南嘉崇信噶瑪噶舉派,1618年噶瑪巴派打敗格魯派勢力所組成的聯軍,攻占拉薩,噶瑪王國統治全西藏。1642年固始汗推翻噶瑪王國,首府從日喀則遷於拉薩,確立了格魯派在西藏的統治地位,但不丹地區(主巴噶舉)和拉達克地區沒有被攻下,那裡的噶舉派分別建立了小王國,乾隆時期才歸順駐藏大臣節制。

  • 中文名稱
    噶舉派
  • 外文名稱
    བཀའ་བརྒྱུད
  • 所屬宗教
    藏傳佛教
  • 創始人
    瑪爾巴譯師
  • 俗稱
    白教
  • 創立時間
    11世紀

概述

噶舉派註重密法的修習,而修習密法又必須通過師徒口耳相傳的途徑。另外,由于噶舉派僧人的僧裙中加有白色條紋,後人學者又俗稱“白教”,但這一稱呼不十分妥切。在《土觀宗派源流》中指出:晚近主巴(不丹)的一些書中寫“白傳”的,這是因為僅考慮到瑪爾巴、米拉日巴、林熱巴等噶舉派高僧曾穿著白衣的原故。實際它的名字應當是普遍流傳的“語傳”二字較為合理。因為此派是以領受語旨教授而傳承的教派。由于藏語“噶舉”一詞也是教授傳承的意思,而且它還蘊含著繼承師長傳給的重要教授之深層意義,所以,有關這一宗派的名稱,還是用“噶舉”一詞更能表達其中所蘊含的深層意義。

歷史沿革

(圖)噶舉派(圖)噶舉派

噶舉派是公元十一二世紀佛教後弘時期發展起來的,屬于新譯密咒派。開始創立者先後有兩人:一是穹布朗覺巴(990-1140),一是瑪巴羅咱瓦(瑪巴譯師)(1012-1197)。他們兩人曾多次到過尼婆羅和印度等地,依止了很多名師,學習了不少的密法,主要是得到《四大語旨教授》。《語旨》是佛語的意旨,由祖師口語相承,血脈不斷遂稱為語傳,藏名叫噶舉。後來香巴在後藏發展形成為一個傳承系統,稱為香巴噶舉,瑪巴在前藏發展也形成一個傳承系統,稱為達布噶舉。雖然門戶不同,但由于他們兩人的大法均出自一個來源,又都親領語旨傳授,所以都稱噶舉巴。

噶舉派的經典和教法都是來源于印度,合稱為四大語旨。瑪巴派語旨的教授有<大手印>和<那若六法>。香巴噶舉亦系語旨傳承,故其續經與瑪巴噶舉均相同。其教授類則有《幻身大灌頂》、《空行五教》、《大手印盒》等等灌頂教敕。關于因的理論。噶舉派的特點從實際出發,承認眾生有佛性,但現在不是佛,還是凡夫,凡夫有凡夫的身心,是粗身心。要修證成佛,須要從粗身心逐步轉變到最微細的身心始能成佛。根據身心的粗細,修證方法亦有大小等級之不同。關于道。總分為前行與正行。正行中又分解脫道與方便道。解脫道本派有名的教授是《大手印》,講明心見性的法門和寧瑪派一樣,是頓悟一心的無功用法門,要上根利器才能接受,一般化機還是從有功用的法門修生、圓二次第的方便道入手。關于果。證果就是得到六法成就,則可出現深道已達究竟之十果相、八功德、八成就、四事業等之共道悉地,七支分、八自在、四身五智等之殊勝道悉地,尤其能現證空樂空雙運不變,離障如幻之虹體身,得現空自現各各了別之妙智和法身大界之妙智,成就具五決定之報身,並能無礙履行大空等等,皆為己得六法究竟之果也。

色心二法是緣起相對而有,雖有如幻。緣起是承認兩點,成佛兩點則統于一點,二合為一,消除差別,達到平等圓融境地。這就是《大手印》的雙運之義,也是噶舉派的中心教義。色心二法是緣起相對而有,雖有如幻。緣起是承認兩點,成佛兩點則統于一點,二合為一,消除差別,達到平等圓融境地。這就是<大手印>的雙運之義,也是噶舉派的中心教義。

支派

(圖)噶舉派(圖)噶舉派

香巴噶舉。創始人瓊波南交。此人先學本教,後學寧瑪派大圓滿,又去印度學密教,後在後藏香地(今南木林)建立108寺。14~15世紀時,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及弟子克主傑等人,都曾從此系僧人學習,但此後逐漸湮沒無聞。

塔布噶舉。通常指稱的噶舉派。瑪爾巴創立。他曾多次赴印度、尼泊爾,向著名佛教學者學習。返藏後在家鄉授徒傳教,其教法盡傳其主要弟子米拉日巴。米拉日巴的弟子以熱窮和塔布拉傑為上首。熱窮19歲去印度,返藏後仍師事米拉日巴,後又奉米拉日巴之命,重去印度學習,並將他在印度所學之法獻給米拉日巴。從此,由米拉日巴所傳的這一部分密法,名為“勝樂耳傳”,由熱窮所傳的,名為“熱窮耳傳”。塔布拉傑早年學習噶當派教法,32歲前後始向米拉日巴學習,他將噶當派的“道次第”和米拉日巴的“大印”結合,于1121年建崗布寺,形成塔布噶舉系統,後分出許多支派,有“四大八小”之稱。四大支為噶瑪、蔡巴、拔戎、帕竹。帕竹噶舉又分出“八小”支,即止貢、達壠、主巴、雅桑、綽浦、修賽、葉巴、瑪倉,此外尚有其他更小的支系。

噶瑪噶舉。創始人都松欽巴。他30歲時始從塔布拉傑學習佛法,38歲在類烏齊附近噶瑪地方建噶瑪丹薩寺,此支派即由此寺得名。藏傳佛教轉世製度始于此支派,曾先後建立黑帽系、紅帽系等轉世系統。黑帽系追認都松欽巴為第一世,其實際創立者為第二世噶瑪拔希,五世得銀協巴曾應明成祖召,隨中官侯顯、僧智光到南京,成祖賜“大寶法王”封號。元、明兩代大寶法王為藏傳佛教最高領袖人物的封號,自得銀協巴後為黑帽系各世沿襲專用。至清初第十世卻英多吉時,由于格魯派勢力發展,黑帽系地位從此下降。紅帽系第一世札巴僧格曾受元廷賜予紅帽,因而得名。到第四世卻札意希時,建立此系主寺羊八井寺。第十世米龐卻朱嘉措因勾引廓爾喀軍入侵後藏,清廷于戰亂平定後查抄羊八井寺,並下令禁止紅帽系轉世,此系遂絕。

蔡巴噶舉。創始人向蔡巴。他曾偕同帕木竹巴謁見塔布拉傑,從受密法。元初,實力較強大,其領袖人物受封為世襲萬戶長。14世紀時此派著名學者蔡巴·貢噶多吉以編纂藏文大藏經甘珠爾目錄和撰寫<紅史>而知名。後此派在與帕竹噶舉鬥爭中失利,勢力漸衰。格魯派興起後,盡並其屬寺,遂絕傳。

帕竹噶舉。創始于塔布拉傑著名的弟子帕木竹巴·多吉傑布。他廣學經論,佛學淵深,1158年在前藏帕木竹(今桑日縣境內)建寺,即後來的丹薩替寺。13世紀初,此寺座主由當地朗氏家族的札巴迥乃擔任並世襲相傳,朗氏家族因而也被稱為帕竹家族。元代,此派領袖人物也被封為萬戶長。14世紀中,札巴迥乃的侄孫絳曲堅贊曾以武力兼並衛藏大部分地區,取代薩迦派,建立政教合一的地方政權達 265年之久。絳曲堅贊的侄孫札巴堅贊受明廷封為闡化王。15世紀後勢力逐漸衰落,屬下貴族割據一方,政權名存實亡,直至1618年為第悉藏巴所取代。

止貢噶舉。創始人仁欽貝。他在25歲時向帕木竹巴學習密法,帕木竹巴去世後,曾短期主持丹薩替寺,後于1179年去止貢(今墨竹工卡境內)地方,在原有小寺的基礎上,發展成止貢替寺。元初,其寺主受封為萬戶長。1290年遭薩迦派攻擊,止貢替寺被毀(後又重建)。14世紀中,在與帕竹噶舉戰爭中,又遭失敗,權勢大減。明代該派領袖曾受封闡教王。此後勢力雖然衰落,但傳承一直延續至今。

⑦達壠噶舉。創始于帕木竹巴弟子達壠塘巴·扎西貝。他以重視戒律著稱。因在達壠(今林周縣境內)地方建寺而形成宗派。達壠寺第九任堪布曾受明成祖封為國師。

主巴噶舉。創始人帕木竹巴弟子凌熱·白瑪多吉。此派以其代表寺院為“主”(藏意涵為龍)寺而得名。流傳很廣,有“藏人半數為主巴,主巴半數為乞丐,乞丐半數得成就”的諺語。分為上、中、下主巴三支,此外還有南主巴,流傳于不丹。

教義

(圖)噶舉派(圖)噶舉派

噶舉派奉月稱派中觀見,重視“大印”傳承,不重文字,重在論理,即通達“大印”的智慧。奉一能使自己證得“大印”智慧的師長為根本上師。大印原系對受過灌頂者進行傳授的密法,到塔布拉傑時,兼包顯宗內容,于是,大印有顯有密,噶舉派各支系中各有偏重。據達壠·阿旺南傑所著《教史》所記:“噶舉派的特殊教法,如瑪爾巴的續釋,米拉日巴的艱苦和教授,塔布拉傑的體性抉擇,都松欽巴的風心無別,向蔡巴的究竟勝道,拔戎巴的塞婆和塞朗(大印修法的二種名稱),帕木竹巴的密咒,達壠塘巴的39種傳記,止貢巴的三律儀一要,主巴·藏巴甲熱的緣起和平等味,桂譯師的信敬和厭世心等,各有殊勝之點。雖然每一派系都具備一切教授,但各派系也各有著重發揚的別法,然就其整體而言,俱是噶舉派之教義。”

主要特點

噶舉派噶舉派

①噶舉派瑪巴傳米拉日巴的密教大手印是明空兩點二合一論,顯教大手印是唯空性論,隻有空的一面,所以還要結合顯教的大悲心四無量心,緣起觀等等來達到雙運。 但<土觀宗派源流>中說噶舉派的見在瑪米二人時是應成派的空性見。並引了道歌中一段話說“一切諸法都是假名安立,空無自性”這是應成派的唯空性一點論。但是仔細研究<道歌>不是唯空性一點論而是明空兩點合一論。如:“心之自性為明空,直指明空即妙光”《道歌》265頁)又說:“我承洛扎瑪巴上師為我直指說,一切諸法皆是自心,我亦如實悟到那自心就是明空之性”(《道歌》207頁)。又說〃“其實心的本來就是空寂光明(明空),若能證悟此點則是成佛”(《道歌》551頁)。有的法師批評他不懂經典,他回答說:“你的這些經典(文字)我不會,我是以心為學習,所以外境顯現均為經典,與顯境不分離就是與經典不分離,顯境的老師告訴我,外顯諸境即是自心,自心即是明空”(《道歌》536頁)。總之《道歌》中提明空之處甚多可的為證。明空之見噶舉派與寧瑪派相同,噶舉名大手印,寧瑪名大圓滿都不是中觀應成派,他們都主張有自心本性。岡布瓦受噶當派《道次第》的影響提出顯教大印,為適應三根普被,把頓悟頓修的法門變成為漸修漸悟的法門。他以後的弟子,又受他的影響,提出很多顯密結合修大印的導引。由于各自的風規不同,噶舉派門中遂裂為若幹小派。後來岡布瓦的弟子噶瑪巴提出的大手印又是明空兩點合一論,于是噶舉的<大印>又與<大圓滿>合而為一了。

空明兩點合一論,實際包括了風心、心物二者對立的統一觀。不過他們提的色心二點,不是象小乘所說色心各有自性,常恆不變的二元論,而是色心二者皆無自性,不然何以能夠雙融不二(二合為一)。這雙融的統一體,就是眾生的心,就是佛性,大手印名如來藏,大圓滿名大菩提心。

②既悟明空了,空是體,明是用,明屬氣分能化現,故三身本具在明空之中。寧瑪派說悟了明空,隻有保任,三身自然顯發,法爾本然,不須用功用去別修報化,雖修亦不成。噶舉派認為三身固然是本具,但悟明空還有層次,低層次的對佛的智德不易顯發,不能不採取密乘的方便,來強製成佛,所以要別修報化身。就是為了解決佛心和佛身的矛盾問題。尤其是要即身成佛,對身和心這個主要矛盾,就必須進行解決不可,換言之用<那若六法>密乘大手印在本元心體上轉成大樂體性的本元身,是化粗身為最細身,這樣的身心結合為一,才能現證三身而成佛。

③噶舉派提出“身”的概念來,本來佛教忌說“身”的,因為凡夫的我執就是由執身而起,不過顯教說的身仍指此四大五蘊和合的質礙之身,噶舉派提出的本元身,是屬氣,屬物的,就勝義說心和物一切皆空無自性,就世俗說,身和心,風和心,心和物從宇宙一開始就有兩種相對存在,但兩種是結合在一起的,它們都不是恆存的,不然各守自性,則不能結合在一起了。

(圖)噶舉派(圖)噶舉派

④關于“風心”問題本元身是最微細的風,它從無始以來乃至成佛未曾斷絕,是無始本具,與本元心同時存在。心是精神因素,風(氣)是物質因素,精神和物質也即是說無始以來,心和物二者是結合在一起的,不能分開。不過,不管是精神或物質他們都不承認有自性,若有自性,則各自獨立,不能結合在一起了,因此心物是互相終始的,有心在,就有身在。他們提出悟心外還要修身,其理由就是身是風,解決心的問題,還要解決風的問題,而且風心之中的風往往起主導作用,即使要悟明空之心,但眾生身(氣)上還存在著根本無明,貪嗔煩惱八十自性分別,都是最微細的風存在身的內最深隱處,若不通過密乘方便,難于斷除。無明是生死流轉的根本,無明不斷,出不了輪回,悟心無用,並且風是障礙佛的三身顯發的,即使悟明空也悟不徹底。<俱舍論>說風是情器世界的安排者,風(氣)是業氣的負荷者,最難轉變。吾人身心往往不能自主,大多由風不能自主,修風脈瑜伽就是求得風(氣)心自在,佛是風(氣)心得自在者,所以才能出現報化,神通自在。在修行中往往出現心理上難于排除的障礙,也是由于風息引起,妄念流動亦是受風的鼓動。風是宇宙的根本動力,風是很重要的,修密是修身,也即是使修風脈明點和轉粗風成微細風的問題。統一身心,也就是統一風心,使風心成為無別。風心既屬本有,成佛亦不能消滅,隻是轉業風為智風而已。從上看來他們說“風心”是不承認宇宙最終元素為單獨精神因素,而是心物合一論。

⑤關于幻身理論的特色。幻身的基礎是本元身,本元身實質是清澄的微細的風(氣分),在凡夫粗身階段時它隱藏得很深不易見到,它是生命的任持者。本元身既為本具,當然不能完全隱秘,必有顯露之時機,抓著顯露之時來認識光明幻身這是<六法>的中心思想。時機分為四時機,或五時機。一、睡眠時夢中出現四空最後之身為習氣身;二、臨終時四空最後出現之身為中陰身;三、入無色定,住三摩地,不現身根,但有潛伏的微細身,這是帶業識之身,業報完後,仍淪入他趣,不能超出輪回。四、在修拙火時用遠離瑜伽的強製辦法出現四空心,由微細風而起現報化身,此則名為幻身。這四種身都是同一品類,作為修習幻身的依據。故六法中有抓夢境,入光明定等成就法。若是即身不能成就,為對治生死中有,所以六法中又有中陰成就和遷識成就法,中陰成就法也是修幻身的方法。遷識法則借佛力將微細風心遷入佛心或他方凈土,可以保證不入輪回的辦法。所謂不修成佛法,這有點像類似內地的禪凈雙修。幻身是風心結合的產物,當然這種風是已凈化了的智風,而不是業風,但也是緣生法,緣起無性,由于色心已得自在,可以任意變化,故幻身有如幻化亦非究竟真實,佛的二種色身即報化身也是變化的,猶如幻身。所以就勝義說,一切諸法皆無自性,性空,這是唯一的;就世俗說,色心二法是緣起相對而有,雖有如幻。緣起是承認兩點,成佛兩點則統于一點,二合為一,消除差別,達到平等圓融境地。以上這就是《大手印》的雙運之義,也是噶舉派的中心教義。

法要

(圖)噶舉派(圖)噶舉派

噶舉派的經典和教法都是來源于印度,合稱為四大語旨。瑪巴派語旨的教授有《大手印》和《那若六法》。《六法》所依的密乘經典有父續《密集》,母續《摩訶摩耶》,心要續《勝樂》、《喜金剛》、《怖畏金剛》、《金剛空行母》、《時輪金剛》,其它本尊和護法有《六臂大黑天》、《金剛亥母》、《四座》、《觀音馬頭金剛》、《無身空行法類》、《無我母》、《澤仁五姊妹》等等。教授內有:《噶白》、《解脫點》、《桑布扎》、《篤哈藏》、《六法幻身》、《六法夢境修》、《遷識》。香巴噶舉亦系語旨傳承,故其續經與瑪巴噶舉均相同。其教授類則有《幻身大灌頂》、《空行五教》、《大手印盒》、《尼古六法》、《幻身道》、《不死幻輪》、《四過》、《轉為道用》、《六臂大黑天》、《勝樂五尊》、《亥母秘修》、《觀世音》、《摧破金剛》、《金剛手》、《不動尊》、《三身自現》等等灌頂教敕。以上所舉續部及其解釋經續要義和實修尚多,不勝枚舉,上面僅談其大概而已。

重要人物

(圖)噶舉派(圖)噶舉派

帝理巴(988-1069年)追溯噶舉傳承,他是第一位人身導師,被尊為印度噶舉傳承的創始者。帝洛巴從禪觀中直接得到金剛總持及許多本尊的授記,在未證得大成就之前,他以榨芝麻及零工為生,也因此而得名。

帝洛巴的繼承者是那洛巴大學者(1016-1100),他是印度最重要的大成就者之一。那洛巴將「六瑜伽」及「大手印」傳給了他的偉大弟子馬爾巴(1012-1096),而後者成為噶舉派在西藏的第一位導師,其影響力遠在未遇到那洛巴時已被帝洛巴所預言。為求對教義的體解,馬爾巴到曼卡爾區的沐估隆鎮跟隨卓彌羅札娃(922-1073/4)學習梵文,但後來因為學費太昂貴而離開,並決定到印度。在他三遊印度之中,接收了那洛巴及其他禪修者完整的「大手印」教義,之後馬爾巴、卓彌羅札娃及窩在復興藏傳佛教運動中扮演了極重要的角色。

早期的噶舉傳承稱為「馬爾巴噶舉」,取自馬爾巴的名字。另一噶舉傳承則是西藏中部「香」郡「昌」地發起的,其創始人為穹波納玖叔林宮波(1002-1096),他是那洛巴及那洛巴妹妹尼估瑪的弟子。這一派系稱為「香巴噶舉」,乃取自發源地為名。值得註意的是這兩派是噶舉傳承最早創立的派別。

馬爾巴主要的弟子密勒日巴(1052-1135)是一位著名的「西藏瑜伽士」。密勒日巴在接收其上師嚴厲的教導下,那種堅韌不拔的精神至今仍是無數修行者的借鏡,而他即興所作的道歌「密勒日巴一萬偈」更是許多讀者自我鼓勵及激勵的泉源。

(圖)噶舉派(圖)噶舉派

密勒日巴有許多弟子,其中特別傑出的有兩位,他們是惹瓊巴(1083-1161)及岡波巴(1079-1153)。這兩位大師開創了噶舉派完整的體製。惹瓊巴創立了「惹瓊噶舉」而岡波巴創立了「達波噶舉」。岡波巴是達波區人氏(派別之名即是源自于此),是一位著名的醫生,所以也被稱為「達波拉傑」意即「來自達波的醫生」,而他的全名是「達波達沃匈努」。岡波巴也是「解脫庄嚴寶縵」的作者,我噶舉傳承興起于雪域西藏中最有作為的人物。帝洛巴、那洛巴、馬爾巴、密勒日巴及岡波巴在噶舉傳承中被尊為「五祖」。

較早的噶舉派不應與後期興起的噶舉四大八小派有所混淆。噶舉傳承之派系遠超于噶舉四大八小派,故「噶舉四大八小派」不能作為噶舉傳承派系唯一的考量。除此之外,噶舉傳承中尚有達波、香巴、竹巴、惹瓊等等其他分支。

噶舉傳承的「四大派」是由岡波巴的四大弟子所創立,包括噶瑪噶舉、採巴噶舉、巴融噶舉、帕竹噶舉。然而達波噶舉卻儲存著自承的方丈系統而自成一派,這與其他十二派是有所不同的。噶舉傳承的「八小派」是由帕莫竹巴(1100-1170)的主要弟子所創立,包括直貢噶舉、達隆噶舉、竹巴噶舉、雅桑噶舉、措普噶舉、休色噶舉、耶巴噶舉和瑪倉噶舉 。帕莫竹巴在西藏推翻了薩迦政權,他也跟隨了薩虔昆噶寧波(1092-1158)參學了十二年並獲得薩迦派「道果」的教義。帕莫竹巴對十二支派的影響在于他將「道果」教義融入噶舉派「丹雅卓」的教義內。

噶瑪巴·噶瑪拔希(1204~1283)生于康區金沙江流域佛教盛行的細離察多地方。幼時名為“卻真”(意為熱教者),跟從噶瑪噶舉派創始人都欽巴的再傳弟子崩扎巴學習讀寫和經典等。11歲時受沙彌戒,起名“卻吉喇嘛”(意為佛法上師),被認定為都松欽巴圍轉世,迎到楚浦寺接受十年培養,得大成就。1247年(蒙古定宗二年)任楚浦寺法座,成為噶瑪噶舉派的領袖。1256年(蒙古憲宗六年)奉詔赴和林,遠憲宗賞賜金邊黑色僧帽一頂及金印一顆,其法嗣傳被稱為“黑帽系”。噶瑪拔希被認定為都松欽巴的轉世,開藏傳佛教“活佛轉世”的先河。此辦法後被各派廣泛襲用,並不斷完善,形成一套嚴格的製度。噶瑪拔希為藏傳佛教的第一位轉世活佛,為噶瑪噶舉黑帽系第二世活佛。那頂金邊黑色僧帽就成為以楚浦寺為根本道場的這個活佛轉世系統的佛法傳承的珍寶,楚浦寺成為創立藏傳佛教活佛轉世製度的第一座寺廟。至今為止的八百多年中,傳世十七輩,是藏傳佛教一個影響很大的教派。1992年9月27日,第十七世噶瑪巴活佛伍金卓堆·赤列多傑的坐床典禮在楚浦寺隆重舉行。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後中央政府批準的第一位轉世活佛。

寺院

(圖)噶舉派(圖)噶舉派

楚浦寺,亦稱“楚布寺”、“楚普寺”或“磋布寺”。在拉薩市之堆龍德慶縣境內,位于縣駐地以西拉嘎鄉楚浦河上遊北岸的那日山和加日吐切瓊博山之間的峽谷中,海拔4400米。距拉薩50公裏。

楚浦寺的西側有兩座白塔:前塔為方形塔座,上為寶瓶狀塔身;後塔的塔座、塔身皆為方形,形製古樸。據《賢者喜宴》記載:西夏第五代皇帝仁宗崇信信佛法,曾派使者入藏迎請楚浦寺的大師都松欽巴往西夏傳法。都松欽巴即派巴往西夏傳法。都松欽巴即派他的弟子格西·藏索哇去西夏,被仁宗封為“上師”。當都松欽糾在楚浦寺修建白登哲蚌寶塔時,西夏仁宗特獻赤金瓔珞及幢、蓋等飾物。都松欽巴圓寂後,在其焚化處又建造吉祥聚米塔,格西·藏索哇又以金、銅包裹此塔。這一時期的來往成為西夏與西藏佛教交往的一段佳話。

學說

噶舉派主要學說是月稱派中觀見,重密宗,採取口耳相傳的傳授方法,曾融合噶當派教義。修習上,噶舉派註重修身,主修大手印法。大手印有顯密之分。顯教大手印為修心法門,修的是空性大手印,它要求修行者心住一境,不分別善惡美醜,以得禪定。密教大手印為修身法門,密宗大手印則以空樂雙運為道,分實住太平印、空樂大平印和光明大手印等。大平印修身的方法有四種,最主要的目的是通過對人體呼吸、明點()的修煉,而達到一種最高境界。

影響

噶舉派重視密宗,重視“大印”傳承。不重文字,重在論理,即通達“大印”智慧。大印原系對受過灌頂者進行傳授的密法,到塔布拉傑時,兼包顯宗內容,于是大印有顯有密,噶舉派各支派對此各有偏重。在這些支派中,香巴噶舉的桑定寺的寺主是女性。這是西藏唯一的女活佛;帕竹噶舉的首腦于公元14世紀曾以武力兼並衛藏大部分地區取代了薩迎派在西藏的政治地位,建立政教合一的地方政權達265年之久;藏傳佛教的活佛轉世系統便始于該派的噶瑪噶舉,噶瑪噶舉派于公元13世紀首創了活佛轉世製度。這個製度後來被藏傳佛教的其他教派所採用,沿襲至今,成為藏傳佛教有別于漢傳佛教和南傳佛教最為獨特的方面之一。此派在西藏歷史上影響巨大,現在仍在藏傳佛教中佔一席之地。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