嗩吶

嗩吶

嗩吶(義大利語:suona),是中國民族吹管樂器的一種,也是中國各地廣泛流傳的民間樂器。由波斯傳入,嗩吶的音色明亮,音量大,管身木製,成圓椎形,上端裝有帶哨子的銅管,下端套著一個銅製的喇叭口(稱作碗),所以俗稱喇叭。在台灣民間稱為鼓吹,廣東地區亦將之稱為"八音"。

嗩吶發音高亢、嘹亮,過去多在民間的吹歌會、秧歌會、鼓樂班和地方曲藝、戲曲的伴奏中套用。經過不斷發展,豐富了演奏技巧,提高了表現力,已成為一件具有特色的獨奏樂器,並用于民族樂隊合奏或戲曲、歌舞伴奏。

  • 中文名稱
    嗩吶
  • 外文名稱
    suona horn(英)、suona(意)
  • 代表人物
    任同祥、劉英等
  • 成熟時間
    明代
  • 俗名
    喇叭
  • 起源時間
    公元三世紀
  • 發明人
    波斯人
  • 代表作品
    一枝花》、《百鳥朝鳳》等
  • 套用學科
    音樂學、音樂表演
  • 適用領域
    獨奏、重奏、伴奏

基本簡介

嗩吶,又名喇叭,小嗩吶稱海笛。嗩吶,在木製的錐形管上開八孔(前七後一),管的上端裝有細銅管,銅管上端套有雙簧的葦哨,木管上端有一銅質的碗狀擴音器。嗩吶雖有八孔,但第七孔音與筒音超吹音相同,第八孔音與第一孔音超吹音相同。

詞語出處

《清文獻通考·樂二十三》:“其樂器有大鼓、小鼓、銅號、鉸子、嗩吶、喇叭。” 

曹禺 《北京人》第三幕:“外面忽然傳來一陣非常熱鬧的吹吹打打的鑼鼓嗩吶聲,掩住了風聲。” 

沈從文 《蕭蕭》:“鄉下人吹嗩吶接媳婦,到了十二月是成天有的事情。”

歷史起源

最初的嗩吶是流傳于波斯、阿拉伯一帶的樂器,就連嗩吶這個名稱,也是古代波斯諾Surnā的音譯。嗩吶大約在公元三世紀在中國出現,新疆拜城克孜爾石窟第38窟中的伎樂壁畫已有吹奏嗩吶形象。在700多年前的金、元時代,傳到中國中原地區。

嗩吶

曾譯作“鎖吶”、“銷吶”、“蘇爾奈”、“鎖奈”、“唆哪”等名。

關于嗩吶的起源,一說,三世紀新疆拜城柯爾克茲石窟(約265-420)的壁畫上已有演奏嗩吶的樂伎的形象。另一說,金元時期傳入中原,也稱“嗩叭”、“號笛”。明清時期廣泛流傳于民間,多用于婚喪喜事的吹打樂隊中,也用作民間歌舞和戲曲的伴奏樂器。

嗩吶史料始見于明代。明·王圻《三才圖會》:“鎖奈,其製如喇叭,七孔,首尾以銅為之,管則用木。”“當軍中之樂也,今民間多用之。”

清代嗩吶在宮廷被列入回部樂,也用于大駕鹵簿。因兩端都用銅製,又稱“金口角”。後衍生出大嗩吶、中嗩吶和小嗩吶等形製。

各民族,各地區的雙簧類樂器的形體大小不一,名稱也各異。形體相對較小的稱“海笛”。

自緬甸傳入的較大的稱“聶兜姜”。西藏佛教所用嗩吶,也稱“得梨”。嗩吶音量較大,音色高亢,富有穿透力。適于表現熱烈歡快的音樂風格,但不少民間藝人也能用雙唇壓緊哨片,控製氣息,吹出柔潤的弱音(也稱“簫音”)來表現抒情或悲哀的情緒。

到了明代,古籍中始有嗩吶的記載: 明代正德年間(1506~1521)嗩吶已在中國普遍套用。明代武將戚繼光(1527~1587)曾把嗩吶用于軍樂之中。在他《紀效新書·武備志》中說:”凡掌號笛,即是吹嗩吶。”

明朝王磐《朝天子·詠喇叭》則是描述嗩吶最好的文章:“喇叭,嗩哪,曲兒小,腔兒大。來往官船亂如麻,全仗你抬身價。軍聽了軍愁,民聽了民怕,哪裏去辨仕麽真共假?眼見得吹翻了這家,吹傷了那家,隻吹得水盡鵝飛罷。”

明代後期,嗩吶已在戲曲音樂中佔有重要地位,用以伴奏唱腔、吹奏過場曲牌。而在以戲曲音樂為基礎的民間器樂中,嗩吶也成為離不開的樂器。

到了清代,嗩吶稱為“蘇爾奈”,被編進宮廷的《回部樂》中。今天嗩吶已成為中國各族人民使用頗廣的樂器之一。

中國非常重視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2006年5月20日,嗩吶藝術經國務院批準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樂器特色

傳統特色

傳統嗩吶的管身一共有八個孔,分別由右手的食指、中指、無名指、小指,以及左手的大拇指、食指、中指、無名指來按(慣用手不同者可換左右),以控製音高。發音的方式,是由嘴巴含住蘆葦製的哨子(亦即簧片),用力吹氣使之振動發聲,經過木頭管身以及金屬碗的振動及擴音,成為嗩吶發出來的聲音。

傳統嗩吶按音域及樂器大小可區分為小嗩吶(又稱海笛)、一般高音嗩吶,以及大嗩吶,但其中又可分為各種調性的嗩吶(例如G調小嗩吶、F調小嗩吶、D調高音嗩吶、C調高音嗩吶、G調大嗩吶等等),所謂的調性是指放開最下面三孔時所吹出的音。一般而言,傳統嗩吶的常用音域為十七度音,以最常用的D調高音嗩吶而言。其音域由低音A至高音A(高音B偶爾使用,但很難吹出)

現代改良的加鍵嗩吶,一般可分為,加鍵高音嗩吶、加鍵中音嗩吶、加鍵次中音嗩吶、加鍵低音嗩吶等,其特色為增加了按鍵及半音孔,以增加音域和穩定音準。因各地區、各製造者的不同,形製以及按孔方式也有所不同,以最常見的加鍵中音嗩吶而音,常用音域一般為十八度音。

嗩吶的最大特色,在于其能以嘴巴控製哨子作出音量、音高、音色的變化,以及各種技巧的運用,這使得一方面嗩吶的音準控製十分困難,另一方面則使得其音色音量的變化大,且可藉由音高的控製,作出很圓滿的滑音,這些都使得嗩吶成為表現力很強的樂器。而哨子的調整工夫,也因此成為嗩吶演奏者必須具備的重要技術,除了哨子狀況的好壞會影響省力與否及音準之外,視不同的曲子及音色需求,也必須以不同的方式作哨子的細微調整。

音域音色

傳統嗩吶的管身一共有八個孔,分別由右手的食指、中指、無名指、小指,以及左手的大拇指、食指、中指、無名指來按(慣用手不同者可換左右),以控製音高。發音的方式,是由嘴巴含住蘆葦製的哨子(亦即簧片),用力吹氣使之振動發聲,經過木頭管身以及金屬碗的振動及擴音,成為嗩吶發出來的聲音。

傳統嗩吶按音域及樂器大小可區分為小嗩吶(又稱海笛)、一般高音嗩吶,以及大嗩吶,但其中又可分為各種調性的嗩吶(例如G調小嗩吶、F調小嗩吶、D調高音嗩吶、C調高音嗩吶、G調大嗩吶等等),所謂的調性是指放開最下面三孔時所吹出的音。一般而言,傳統嗩吶的常用音域為十七度音,以最常用的D調高音嗩吶而言。其音域由低音A至高音A(高音B偶爾使用,但很難吹出)

現代改良的加鍵嗩吶,一般可分為,加鍵高音嗩吶、加鍵中音嗩吶、加鍵次中音嗩吶、加鍵低音嗩吶等,其特色為增加了按鍵及半音孔,以增加音域和穩定音準。因各地區、各製造者的不同,形製以及按孔方式也有所不同,以最常見的加鍵中音嗩吶而音,常用音域一般為十八度音。

嗩吶的最大特色,在于其能以嘴巴控製哨子作出音量、音高、音色的變化,以及各種技巧的運用,這使得一方面嗩吶的音準控製十分困難,另一方面則使得其音色音量的變化大,且可藉由音高的控製,作出很圓滿的滑音,這些都使得嗩吶成為表現力很強的樂器。而哨子的調整工夫,也因此成為嗩吶演奏者必須具備的重要技術,除了哨子狀況的好壞會影響省力與否及音準之外,視不同的曲子及音色需求,也必須以不同的方式作哨子的細微調整。

D調高音嗩吶用高音譜表按實際音高記譜。它的總音域為a(1)-b(3),樂隊中的常用音域為a(1)-d(3)。

嗩吶的中、低音區音色豪放、剛勁,各種技巧都易于發揮,非常富有表現力;高音區緊張而尖銳,在樂隊中套用要謹慎。

吹奏技法

嗩吶不是個復雜的樂器,它的結構非常簡單,由哨、氣牌、芯子、桿和碗五部分構成。木製圓錐體桿上開的8個音孔,前七後一,錯落的排列著;桿子上裝的銅質芯子;芯子上面套有氣牌和蘆葦做的哨;桿下端安著碗。就是這樣樸實,甚至有些簡陋的結構,卻幾乎能演奏所有管樂的技巧,甚至能模仿人的唱腔,鳥的鳴叫等等奇妙的聲音。把嗩吶的幾個部分拆開吹奏,能分別模仿不同的人物角色,老生的蒼老低沉,花旦的俏皮靈動,武夫的粗魯莽撞……這樣一個小樂器,竟能獨自演繹出人世間的喜怒哀樂。

吹奏嗩吶,也需要一些技巧,要用手指把音孔完全按滿。倘若音孔按不嚴,往往發出的聲音就不準。因此,拿捏嗩吶的吹奏氣息,也成了一門學問。演奏嗩吶往往比較費氣,音越高耗的氣量也就越大。一般吹奏起來,不能無間歇地長時間表演,但經過訓練的演奏者,尤其是民間藝人,吹起嗩吶來,互相比著較勁的就是持久的耐力。"迴圈換氣法"是最常見的演奏方法,這樣的吹奏能使得氣息總是飽滿不息,可以使樂音不間斷地長時間延續,甚至全曲一氣呵成。

嗩吶定調的豐富,非同一般。多彩的調音,造就了嗩吶的豐富全面。目前的嗩吶多分為高音、中音和低音三種。普遍使用的高音嗩吶,低音區略帶沙沙聲,發音厚實;中音區的音色則是剛健、明朗,最擅長各種技巧的演奏,極富藝術的表現力和感染力;高音區的發音響亮,暢快淋漓;最高音則尖銳、刺耳,把握不好就會變成難聽的噪音,因此很少使用。當下經過改革的加鍵嗩吶,已成為民族樂隊中一組完善的樂器,表現力更為豐富。

各地的嗩吶都不盡相同,有大,有小,有粗獷,有柔和,種類甚多,通常以桿的長短不同而分為五種。小嗩吶桿長往往在22~30釐米,音色柔和,最適合用來獨奏或合奏,特別是當它與二胡等弦樂器一起合奏,婉轉起伏,更為動聽。廣東、廣西、福建、湖南和江西等省都可以覓得它的蹤影。

各地所用的哨也不同,有蘆葦的,有麥桿的,也有用褐紫色膠性蟲殼的(但吹起來非常軟),音響可謂別具一格。中嗩吶桿長32~40釐米,流行于江蘇、浙江和安徽一帶,音量不大不小,用在歌舞伴奏中,非常悠揚。大嗩吶桿長42~57釐米,聲音低沉宏大,仿佛英雄出世,壯志滿懷,氣宇軒昂。在東北、山海關和冀東一帶北方地區,粗獷的大嗩吶也是吹奏大型樂曲的最好選擇。相比桿長50釐米的"大桿子",柏木桿稍短一點,流行于河北、河南和山東一帶。清脆明亮的聲音好像能撥開雲層見晴空,令人心神舒爽。用柏木桿吹奏小調以及模仿戲曲中人聲唱腔,顯得格外得心應手。海笛的長度不到20釐米,各部件也較小,玲瓏小巧,發音卻尖銳響亮,高亢沖霄。江蘇、浙江和安徽一帶器樂合奏是它最好的舞台。還有一種比較特殊的閩西大嗩吶,通常兩支一起合吹列奏,稱為"公吹"和"吹"。兩支嗩吶構造相同,隻是在長度和粗細上略有差別,"公"短""長,"公"細""粗,"公吹"的音色甜美,"吹"的發音低而渾厚,配合在一起,天衣無縫。

嗩吶演奏的呼吸方法

掌握好呼吸是吹管樂的基本功之一。一般常說“氣足音滿”,這就是說足夠的氣息是“音滿”的基礎。

比較好的呼吸方法是“丹田呼吸法”,在吸氣時,小腹向裏收縮,胸部的肋骨向外擴張;吸氣時,不是像平時隻用肺部的呼吸那樣動作,而基本上是用小腹的動作來控製呼氣的急緩,對這種腹部動作的感覺平時很少去註意,例如在很疲勞時需要大喘一口氣,這種呼吸中就有腹部的動作;又如在咳嗽時也有著腹部的動作。還可以試一試將一根蠟燭放在較遠的地方並吸足一口氣有力地區吹滅,在這個運動的過程中會感覺到腹部的動作更大,並體會到由于有了它才使吸氣量比平常呼吸時增大了許多,在呼氣時氣息也更為有力,當然,吹奏嗩吶和吹火不完全一樣,因為吹嗩吶一般是吸氣要快、要多;而突起時卻要慢、要少,要講究利用腹部動作去控製氣息,使它符合演奏樂曲的需要,這和吹火時將一口氣猛地呼盡是不一樣的,但是在胸和腹的動作互相配合起來進行呼吸著一點上則是相同的。

練習呼吸時應註意三點:

1、 呼吸時,全身與呼吸無關的部分都要放松。氣息要控製好,根據需要使用氣量,一般說,吸氣要多要快;吐氣要少要慢。

2、 要保持呼氣與吸氣的連貫性,不要等第一口氣完全呼完後才開始吸第二口氣,而應該在第一口氣未完全呼盡之前就開始吸第二口氣,這樣才能連貫不斷地進行下去。

3、 一般情況都是用鼻子吸氣,隻有在搶氣或者用鼻子吸氣還不夠用時,才用口、鼻同時吸氣。

演奏技巧

1、 迴圈換氣法

迴圈換氣一般不常用,隻是在吹奏某些持續的長音時才使用。它的方法是:用小腹的力量控製呼吸,吸氣用鼻,呼氣用口。鼻子吸氣時兩肋鼓起,小腹往裏收縮,使氣息向上運行,也就是用小腹的壓力把氣息送到口腔內;然後根據需要量把兩腮裏的氣息逐漸往外排出,隨著吐氣,小腹肌肉也逐漸放松。吸進第二口氣時再重復上述同樣的過程。要註意在第一個過程最後,要不等控製在口腔裏的氣呼完之前就要用鼻子吸進第二口氣,這樣才使兩個過程之間銜接得非常連貫,聽不出換氣的痕跡,很好地保持長音的持續。在初練這種呼吸法的時候,可先準備一根蘆葦和一碗水,然後將蘆葦管插在碗裏,並按照上述迴圈換氣的方法往蘆葦裏吹氣,直練到水裏能連續不斷地冒泡,方法基本上就對了。這樣練好之後再嗩吶上進行練習,練時先吹第八孔音,然後再練習其他音。

2、 氣顫音

氣顫音是一種吟音,在音符上加“~”表示。它的演奏法是:吸足一口氣,小腹用力支持氣息並作有彈性的收縮,使出的音產生微微的波動,其效果如弦樂上的揉弦。這種顫音可以根據樂曲的要求有快慢和強弱區別。一般常用于長音,有時它的波動能表現不同民族或地方的風格。

3、齒顫音

齒顫音也是一種吟音,在音符號“~”上加“齒”字來表示。它的奏法是用下邊牙齒輕輕地顫動哨根,使之發出顫動的音。這種齒顫多用于吹奏戲曲、曲藝和民間風 格濃厚的樂曲中。它可以分為硬顫和軟顫兩種:硬顫是用牙齒直接接觸哨根,軟顫則把嘴唇墊在牙齒和哨根之間。齒顫音常用在一個音上,這時要註意顫動輕重的均 勻。

4、指顫音

指顫音在民間也叫“指花”,是一種用途很廣的技巧。這種技巧經常用來表現歡快、熱烈的情緒,而在抒情一些的曲子裏用來裝飾某些音所表現的感情時,更是多種 多樣。在演奏上,它的特點是能夠明顯地聽出兩個鄰近的音迅速交替出現。交替動作雖然很迅速,但棱角卻要非常清楚,否則就會變成吟音的效果(例如二胡揉弦的 效果),而失去顫音的特點。這一點非常重要。

5、小臂顫音

小臂顫音的效果聽起來和指顫音仍有所區別。它的奏法不是用手指的動作去打音孔,而是用小臂迅速的抖動去帶動手指。抖動的方向垂直于木桿,手指隨著它就反復 按閉和開啟音孔而使發音顫動。這種顫音具有勻和密的特點,而且在時間上也更持久。在演奏中常用于富有激情的樂段,特別常見于上把音。

練習時要註意以下三點:

①手指不要動,完全靠小臂的動作去帶動手指。

②手指不能抬離音孔過高,隻要稍稍離開一點即可。

③手指、手腕、小臂三者要保持在一條直線上。

其他資料

廣為流行

嗩吶是中國歷史悠久、流行廣泛、技巧豐富、表現力較強的民間吹管樂器。它發音開朗豪放,高亢嘹亮,剛中有柔,柔中有剛,深受廣大人民喜愛和歡迎的民族樂器之一,廣泛套用于民間的婚、喪、嫁、娶、禮、樂、典、祭及秧歌會等儀式伴奏。據歷史資料考查,嗩吶流傳于波斯,金元時期傳入中國。根據文字記載,明正德(1506—1521)年間,王西樓所作詞中就有這樣一句:“嗩吶唆哪,曲兒小,腔兒大。”明代弘治間,朝鮮修篆的《樂學軌範》中寫道:“嗩吶製與喇叭……不知起于何代,當是軍中之樂也,今民間多用之。”在明代又將嗩吶編入《回部樂》中,稱“蘇爾奈”。中國有20多個民族流行嗩吶,流行地區不同,其稱呼也各不相同:漢族現有嗩吶、大笛、海笛、喇叭、嘰吶、烏拉哇、暖子、梨花等多種名稱,而明、清時期有蘇爾奈、得梨、號笛、金口角、聶兜姜等叫法:維吾爾族稱蘇奈爾、黎族稱抹轟、拜來、宰乃、沙喇等,蒙古族稱蓽什庫爾、那仁蓽篥格等等。

然而嗩吶又是一件世界性的樂器,流布于亞、非、歐三大洲的30多個國家,不同國家也有不同的稱謂:東北亞的日本稱茶留米羅;朝鮮、韓國則稱太平蕭;東南亞諸國稱沙喇沙魯吶;高加索的達吉斯坦、喬治亞、亞塞拜然、亞美尼亞等國稱祖爾奈或素爾奈;伊朗、印度、阿富汗等國家分別稱索爾納、沙赫吶伊、祖爾吶;西亞的阿曼、科威特、敘利亞等國稱斯勒依;北非的埃及、阿爾及裏亞等國分別稱米茲瑪爾、祖爾吶、祖喀吶;而歐洲的羅馬尼亞、南斯拉夫、阿爾巴尼亞稱蘇爾勒,俄羅斯稱祖爾吶等等。而嗩吶則是近代的漢語稱呼。

走向國際

近現代以來,中國音樂發展受到西方音樂的影響,在音樂形式內容以及樂器上都有所改革,嗩吶也受到影響。

(一)民族樂團(國樂團)中的地位:近代中國模仿西方的交響樂團而成立了民族樂團, 但在中國傳統樂器中,銅管樂器較為缺乏,在寫曲子時,將原本是木管樂的嗩吶,擔負起類似交響樂團中銅管樂的角色,因此嗩吶多用于雄壯需要氣勢的曲段。而由于傳統嗩吶音域較小(尤其缺乏中低音域),且半音等音準難以控製,因此模仿了雙簧管等樂器的按鍵,發展出加鍵中音嗩吶、加鍵次中音嗩吶、加鍵低音嗩吶等樂器,以彌補管民族樂團中中低音聲部的不足。

(二)獨奏曲的發展: 嗩吶特殊的音色及豐富的表現力,相較于在樂團中合奏,更適合于獨奏。 近現代的樂器改革者,首先從傳統民間的器樂的曲子改編。其中最有名的嗩吶音樂家是任同祥,他在1950年代開始,由山東鼓吹的嗩吶曲目中,改編了許多獨奏樂曲,其中最有名的曲子是《百鳥朝鳳》,曲子中以嗩吶模仿多種鳥鳴的聲音。其後,許多出生于民間的嗩吶演奏者,也紛紛從事新的獨奏曲的改編創作。1990年代以後也逐漸出現大型的協奏曲,如關乃忠所寫的《花木蘭》協奏曲(吸收了豫劇音樂)等。

民間嗩吶

人們婚喪嫁娶,操辦紅白喜事的禮儀由來已久,早成為民間傳統的一大習俗,尤其在農村廣為盛行。那些陳舊的儀式,古老的民情,不知延續了多少年,讓人追憶起來,仿佛就在昨天。

嗩吶

老百姓有句俗話:婚事乃人生之大事,該喜該賀,即便是白事也要權當紅事辦,熱鬧氣氛不能少。因此,當年的嗩吶匠、鼓樂手十分走俏吃香。遠的不說,南充城的一伙嗩吶藝人就紅火過好一陣子。以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為例,城郊的農村人家,凡逢年過節操辦喜事,誰家都想圖個鬧熱,爭

面子,講排場,請來嗩吶匠和鼓樂手,吹吹打打送嫁妝、跟花轎、鬧洞房,以及喝喜酒、回娘家等一系列喜慶娛樂活動,少則也要鬧上十來天。操辦喪事的風俗習慣更多,倘若祭奠長輩,鋪排場面更不亞于紅事。無論吊喪、送喪,都不離鑼鼓吹打。更有甚者,請來戲班、打玩友、唱孝歌,親朋好友陪同藝人們通宵達旦。

嗩吶

提起民間嗩吶,年長的藝人們常有“胡琴三擔米,嗩吶子一早晨”的說法。其實,民間嗩吶跟其它民族樂器一樣,並非一朝一夕就能學會。況且,民間嗩吶曲牌數以百計,即便是流傳甚廣且常用的曲牌也足夠吹鼓手操練三年五載。吹鼓手是民間的習慣稱呼,其實他是嗩吶匠與鼓樂手的合稱。他們由社會業餘器樂愛好者組成,也有民間藝人參與。凡有人請,隻須邀約5人(吹嗩吶2人,敲鑼鼓3人)短暫合伙,因此吹打水準參差不齊。譬如在民俗文化“跟花轎”的禮儀中,有的嗩吶藝人吹的《螞蟻上樹》、《南瓜花》、《伴妝台》等曲牌 ,一聽那口風與技巧,便知是祖傳老手。但敲打背鼓、鑔子、鐺鐺鑼的伙計,則多數是操練過三五天的半罐水,隻圖鑼鼓敲得響,跟著嗩吶節奏走,並無多大技巧可

言。要說辦喪事那三吹三打的儀式中,民間嗩吶可謂是獨擅勝場。大凡鼓鑼一響,三吹嗩吶曲牌《普庵咒》、《水落音》、《將軍令》必不可少。用他們的行話說,能駕馭此套曲牌的嗩吶藝人,無一不會師傳的換氣功夫。相比之下,在祭奠、送喪等儀式中,嗩吶所吹的哀樂曲牌《鬧山河》、《哭皇天》就顯得簡而無華。

嗩吶

時代在變革。如今,操辦紅白喜事的人家各有所好:禮車遊城、旅行結婚、集體婚禮、植樹吊唁、孝歌儀式等等。不過,在偏遠山村的農家人依舊眷戀著傳統的習俗,甚至把“抬花轎、送新娘”禮儀視為一項古為今用的娛樂活動,別具一格地搬進了城市,吹吹打打,披紅掛彩,讓民眾一睹民俗文化之風採。

嗩吶曲譜

嗩吶曲譜:嗩吶曲牌中常用的有:[春來到]、[大漢東山]、[小漢東山]、[大桃紅]、[小桃紅]、[大開門]、[小開門]、[大風入松]、[小風入松]、[文二凡]、[武二凡]、[水龍吟]、[新水令]、[折桂枝]、[晏駕令]、[山坡羊]、[紅綉鞋]、[嗩吶皮]、[娃娃]等。

嗩吶

一枝花;小開門;小放牛;喜慶豐收;十八板;山坡羊;六字開門;啦呱(二重奏);哈哈腔;鳳陽歌絞八板;百鳥朝鳳;婚禮曲;二人轉牌子曲;普天樂;百鳥朝鳳;歡慶勝利(協奏曲);二人轉牌子曲;一枝花;大得勝(吹打樂);抬花轎;十樣景(二重奏);天府好;慶豐收;塔塔爾舞曲;小放牛;龍騰虎躍(吹打樂);河北梆子腔;喜慶豐收;豐收;小開門;送新娘。

客家嗩吶

客家嗩吶歷史悠久,據史料記載,早在一千多年以前就“鼓手舉于道 路,往來人家,更闌不歇”。?客家嗩吶分悲調和喜調,喜調輕快、歡樂,吹奏時激昂嘹亮、和諧悅耳;悲調深沉、低吟、委婉幽怨。在民間,嗩吶有著深厚的根基,一般百姓家舉辦婚喪壽慶、喬遷新居、過年過節時都要請幾個嗩吶手來慶賀熱鬧一番,發展到今天,送子參軍,開張剪彩也要請嗩吶樂隊。

嗩吶

周家班嗩吶

周家班即周家吹打班,民間又稱周家嗩吶班、周家鼓樂班、菠林喇叭,是以落戶在安徽靈璧尹集菠林村的中國管樂大師周正玉等周氏族人為樂手成員的中國民間樂班。周家班自清末創始以來發展到現在,已傳承家族六代,歷經100多年滄桑。目前, 男女老幼樂手總計100餘人,橫跨蘇魯皖浙,享譽民間海外。

嗩吶

嗩吶藝術經國務院批準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子長嗩吶

先後在湖南電視台、中央電視台成功演出,多次為影視劇攝製節目,先後應邀參加了《羊馬河戰役》、《北鬥》、《火種》、《三鼓催春》、《延安之聲》、《劉志丹與謝子長》、《中國命運大決戰》、《童年的回憶》等電影電視劇的拍攝,其中為鳳凰衛視台製作的《子長嗩吶迎親》向世界90多個國家和地區播放。2006年6月29日,參加中俄文化交流年在延安舉行的文藝晚會,與俄羅斯國防部紅旗歌舞團同台獻藝。2006年7月22日,在“第七屆民間文藝山花獎、民間藝術表演暨全國首屆民間吹歌展演第四屆南戴河荷花藝術節”比賽中,子長嗩吶以高超的技藝、精彩的表演和濃厚的地方風味,榮獲中國民間文藝最高獎—“山花獎”。在這次比賽中,焦養亮同志獲得“吹歌大王”的榮譽稱號,他的一曲《蘭花花》贏得了評審的一致好評。12月1日至3日晚,“華夏清音—中國民間經典音樂展演”在首都北京民族文化宮隆重上演。由焦養亮、薛守高等16名子長縣農民組成的我省唯一代表隊表演的嗩吶合奏《翻身道情蘭花花》,以其優美流暢、富有動感的演奏特色以及鏗鏘激昂的鼓樂、亮麗而富有陝北特色的羊皮馬甲、紅肚兜和羊肚子頭巾服飾,立即吸引了全場的觀眾的註意力,讓全場觀眾似乎都感覺到了這種濃濃的厚重的黃土氣息。中宣部、中國文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委員會、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等部門領導、專家和外國駐華使館官員、文化參贊不時報以熱烈的掌聲。2009年,子長嗩吶與韓城行鼓、陳倉高蹺及陝西歌舞劇院的花桿共同組成的“天地社火”藝術團赴英國參加為期一個月的愛丁堡軍樂節,這也是陝西民間藝術首次參加英國愛丁堡軍樂節。

嗩吶名曲

百鳥朝鳳

百鳥朝鳳,嗩吶獨奏曲,在北方各地都有不同版本。

1953年春,由山東省荷澤專區代表隊作為嗩吶獨奏參加第一屆全國音樂舞蹈會演演出時,受到熱烈歡迎。後來嗩吶名家任同祥在專業音樂工作者協助下,壓縮鳥叫聲,刪去雞叫聲,並設計了一個華彩樂句,運用特殊迴圈換氣法的長音演奏技巧,擴充了快板尾段,使全曲在熱烈歡騰的氣氛中結束。

樂曲以熱情歡快的旋律與百鳥和鳴之聲,表現了生機勃勃的大自然景象。

一枝花

一枝花,嗩吶獨奏曲,任同樣于1959年春根據山東的地方戲和其它民間音調編寫。

樂曲開始是一段散板,採用山東梆子“哭腔”音調,凄楚悲壯,接著是敘述性的慢板,柔婉動人。最後慢起而漸快轉入中板,採取《小桃紅》為素材,節奏活潑,音樂輕快。

之後,出現“穗子”特點的展開段落,短小音型的重復,相間出現“放輪”的長音,渲染了一種熾烈而歡騰的氣氛。

打棗

嗩吶獨奏曲,北方吹歌傳統曲目。原是一首民歌,一個人要吹奏嗩吶、口笛、把攥子等樂器模擬人聲演唱(俗稱咔戲)。

演奏者以復雜的、高難度的演奏技巧展現了各種樂器的特殊音色,如宏大明亮的嗩吶聲,高而清脆的口笛聲,低而帶有鼻音的把攥子等,相互對應,生動活潑,對比鮮明,表現了生活中男女老少的逗趣對唱的歡樂情景。

樂曲採用多種演奏形式,再現了人們提籃持竿,收打紅棗的動人場景。富有濃鬱的地方風格及質樸的鄉土氣息。風格紅火熱烈,喜慶歡快。

全家福

嗩吶曲獨奏曲,用豫北安陽地區的民間戲曲唱腔、板式、曲牌組合起來的吹奏樂曲。

該曲的旋律走向、調式色彩及吹奏特點,都給人一種古樸、灑脫、強進之意,使你揮之不去、難以忘懷。該曲由散板、中板、快板、飛板組成,可以說是典型的傳統板式結構,符合中國人的傳統審美趨向。由散板到正扳、由慢板至快板、由敘述到激越,又給人以思慮、解脫、圓滿之感。

地域風格之殊特和吹奏技藝之容納,讓許多演奏家有了展示才能的平台和機遇。如散板之吐、顫、上板之滑奏;中板之深涵、細柔、蒼勁和吐、滑、強、弱變化,及快板呼應、吞、吐、碎奏,都使吹奏者有彰顯才華的空間。特別是飛板部分“節疏”,而高潮疊起扣人心弦。

山東大鼓

嗩吶獨奏曲,趙春亭根據“山東大鼓”音調改編。

旋律樸實爽朗,節奏活潑有力。樂曲前有引子,後有尾聲,主體部分共有三段,是變化重復的關系。主題是四句體結構:前兩句是抒情性旋律,在每句後的過門由樂隊伴奏;後兩句用嗩吶的特殊技巧吹奏“三弦音”,音色飽滿、短促有力,富有彈性,並作了一系列的變奏,充分展現了“三弦音”的獨特魅力。

用嗩吶模仿“錚錚”作響的“三弦音”和柔美的“簫音”,是此曲的獨特之處,豐富了嗩吶的表現力。

山村來了售貨員

嗩吶獨奏曲,張曉峰作。樂曲以東北民歌音調為基礎,描述了山村售貨購貨的情景,並與抒情相結合,音樂輕快、詼諧。

樂曲分為:〔趕路〕、〔吆喝〕、〔山谷回聲〕、〔山村活躍〕、〔選購〕、〔告別〕、〔繼續前進〕,每個標題都提示了該段所要表達的內容。

描寫山村售貨購貨的歡樂、熱鬧情景,是一首反映現實生活題材的作品。

侯彥秋演奏《山村來了售貨員》

六字開門

嗩吶獨奏曲,原是一支民間器樂曲牌。曲調流暢,情緒輕快。

戲曲中常用以伴奏劇中人更衣、打掃、行路的拜賀等場面,是《小開門》的變體。前半段運用模擬人笑聲的“氣拱音”, 以及“氣頂音”技巧,使旋律優美如歌;後半段運用單、雙吐技巧奏出類似三弦聲音的“三弦音”技巧,短促而富有彈性的樂音和輕快的節奏相結合。

樂曲情緒活潑歡快,使音樂具有對比,表現更加生動,獲得了較好的藝術效果。

黃土情

黃土情是我國當代著名嗩吶演奏家周東朝先生在1992年創作的,該作品曾榮獲我國第三屆民族管弦樂展播評比獨奏作品一等獎,後又被灌入作者演奏的嗩吶專輯中。

這首作品深受海內、外嗩吶愛好者的喜愛,也是專業團體嗩吶演奏者中常奏的曲目。

該曲以悠揚婉轉的旋律抒發了對黃土高原無限眷戀的情懷,嗩吶特有的藝術表現力在樂曲中得到了充分的發揮。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