嗣德帝

嗣德帝

阮福時(越南語:Nguyễn Phúc Thì,1829年9月22日-1883年7月19日 ),原名阮福洪任(Nguyễn Phúc Hồng Nhậm)。為越南阮朝第4任皇帝,廟號阮翼宗,年號嗣德,因此亦稱嗣德帝

他是阮憲祖紹治帝阮福暶的兒子,18歲即位,強化了對天主教的鎮壓政策,拒絕與法國拿破崙三世的來使交渉。1859年起,法國以保護傳教士和天主教徒的名義,占領西貢(嘉定)、邊和美萩、永隆諸省,1862年越法簽訂壬戌條約(第一次西貢條約),越南割讓邊和、嘉定、定祥三省及崑崙島,賠款400萬元,允許天主教傳播,開放口岸。法國此後又占領永隆、安江河仙三省,完全控制了越南南部。

嗣德帝為湊集賠款,採取開徵鴉片稅、調高稅率、賣官鬻爵飲鴆止渴的措施,使全國陷入政治紊亂、財源枯竭的惡性循環。

嗣德帝在位36年,期間,越南喪失了南部所有領土,北部逐步被法國蠶食,國難日益深重。

  • 本名
    阮福時
  • 別稱
    阮福洪任、嗣德帝
  • 所處時代
    越南阮朝
  • 民族族群
    越人
  • 出生地
    越南
  • 出生時間
    1829年9月22日
  • 去世時間
    1883年7月19日
  • 主要成就
    強化了對天主教的鎮壓政策,拒絕與法國拿破崙三世的來使交渉

簡介


阮福時(越南語:Nguyễn Phúc Thì,1829年9月22日-1883年7月17日),原名阮福洪任(Nguyễn Phúc Hồng Nhậm)。他是憲祖紹治帝阮福暶的兒子,越南阮朝第4任皇帝,即位後被清朝冊封為越南國王。年號嗣德,因此稱嗣德帝(Tự Ðức Hoàng đế)。1847年,阮福時18歲即位,強化了對天主教的鎮壓政策,拒絕與法國拿破崙三世的來使交渉。1859年起,法國以保護傳教士和天主教徒的名義,佔領西貢(嘉定)、邊和、美荻、永隆諸省,1862年越法簽訂壬戌條約(第一次西貢條約),越南割讓邊和、嘉定、定祥三省及昆侖島,賠款400萬元,允許天主教傳播,開放口岸。法國此後又佔領永隆、安江、河仙三省,完全控製了越南南部。嗣德帝為湊集賠款,採取開征鴉片稅、調高稅率、賣官鬻爵飲鴆止渴的措施,使全國陷入政治紊亂、財源枯竭的惡性迴圈。

後來嗣德帝邀請劉永福的黑旗軍對抗法國,封劉永福為"三宣提督",一等義勇男爵,主管越南宣光、興化、山西三省軍事。1882年,嗣德帝遣使向清廷告急,清朝陸續派出大軍3萬駐守越南北寧、山西兩省,導致次年中法戰爭爆發,1883年7月17日嗣德帝駕崩。其後短短兩年之間,其侄育德帝阮福膺禛、其弟協和帝阮福升、其侄建福帝阮福昊、鹹宜帝阮福明同慶帝阮福昪相繼即位。阮朝處于混亂,中法戰爭後,越南阮朝最終成為法國的保護國。嗣德帝死後不久,順化朝廷派陳廷肅與法國簽訂癸未和約(《第一次順化條約》):越南接受法國保護,外交權轉讓法國;順化的法國欽使可以自由進出宮廷謁見皇帝;阮朝的疆域,被限定在南至慶和省、北至橫山(靈江)之間的中圻地區。阮朝承認北圻與南圻為法國殖民地、喪失了三分之二的領土。締約後,順化朝廷傳令北方的軍民停止抵抗,官吏撤回中圻。

嗣德帝在位36年,期間,越南喪失了南部所有領土,北部逐步被法國蠶食,國難日益深重。在生前,嗣德帝是一個勤勉的帝王,日間勤于政事之餘,常常秉燭夜讀,留下了御製詩集及文學著作多本,學問修養堪稱阮朝歷代皇帝之最。漢字一直是阮朝通用的官方文字。各級政府的檔案告示,文人學者的詩文著述,乃至平民百姓的日用文書,一般都使用漢字書寫。嗣德帝曾經說過:"我越文明至士燮以後,蓋上至朝廷,下至村野,自官至民,冠、婚、喪、祭、理數、醫術,無一不用漢字。"

Tự Ðức Hoàng đế 嗣德帝Tự Ðức Hoàng đế 嗣德帝

嗣德帝在位期間,積極推行學術文化的發展,他本人在晚年時曾寫了兩部教學及學術的著作,分別為《論語釋義歌》及《嗣德聖製字學解義歌》。編成時,適值是法國入侵,阮氏朝廷無暇付梓刻印。到成泰八年(公元1896年),阮氏朝廷才將這兩部書的稿本交到史館修書所檢繕整理,並于成泰十年(公元1898年)刻印頒行。兩書是阮朝晚期官方的標準漢越字典,當中的註音為當時越南學界的標準音。

生平

早年生涯

嗣德帝原名阮福洪任,是紹治帝的次子,為二階宸妃範氏姮(後被尊為慈裕太後)所生。嗣德帝還有一位同父異母的長兄,名叫阮福洪保。阮福洪保行為放蕩且不學無術,紹治帝非常討厭他;而相對地,阮福洪任則聰明博學,因此紹治帝于1846年將阮福洪任立為太子,並晉其生母範氏姮為一階佳妃。1847年紹治帝逝世,阮福洪任改名阮福時並繼承皇位,是為嗣德帝。

北圻的農民起義

嗣德帝剛繼位不久時越南尚處于太平時期。1850年,嗣德帝派遣大學士阮知方為南圻六省經略大使,潘清簡為平定、富安、慶和、平順經略大使,阮登階為河靜、乂安、清化經略大使,前往各地巡視。但不久以後從中國南部至越南北圻一帶的廣大地區皆發生了罕見的洪災。越南興安省的文江縣連續十八年發生決口,使當地民不聊生。這些生活沒有著落的百姓落草為寇,最終發展成反對阮朝朝廷的起義。而在北方的中國,則因洪災和太平天國起義,不少中國人逃入越南北部,佔據山區成為強盜。

嗣德帝朝服像嗣德帝朝服像

1851年,中國山賊廣義堂、六勝堂、德勝堂據守北圻山區,騷擾太原一帶。嗣德帝派阮登階為北圻經略大臣前去平叛。阮登階沒有出兵鎮壓,而是誘使三堂賊投降。阮登階在任期間北圻一帶平安無事。但1854年阮登階死于任上,同年北圻變爆發了被成為蝗賊的農民起義。山西省農民將後黎朝皇族後裔黎維櫃擁上盟主之位,以高伯適為國師,騷擾山西、河內、北寧一帶。不久,叛亂被平定。

法國攻打南圻

自從明命帝以來,歐洲人的軍艦經常來到越南,請求通商,但都遭到朝廷的拒絕。阮朝朝廷還禁止基督教的傳播。1848年和1851年,嗣德帝下令處死西方傳教士,流放基督教教徒。1850年、1855年和1877年,嗣德帝多次拒絕同西方國家通商。而在紹治帝和嗣德帝在位期間,禁教比明命帝更為嚴厲,下令驅逐甚至處死西方傳教士。1847年紹治帝在位的末期,法國軍艦炮擊沱灢港(今峴港),兩國關系非常緊張。

1851年,嗣德帝第二次發布禁教令之後,許多法國傳教士被殺,震驚了法國。1856年,法國派遣卡第納號(Catinat)開至沱灢,對越南殺害傳教士之事進行抗議,擊毀了沱灢的炮台。不久法國再次要求同越南通商並在越南傳教,但仍遭到拒絕。而法國傳教士潘勒林(Pelllerin)隨卡第納號回到法國,向法國皇帝拿破崙三世報告傳教士被殺一事。于是法國聯合西班牙,決定對越南出兵。

1854年,阮福洪保勾結法國人,圖謀奪取皇位。事泄,阮福洪保被賜死,其子阮福膺導等全部改為丁姓。

1858年,熱努伊(Charles Rigault de Genouilly,越南史料稱之為"黎峨")中將率法西聯軍3000人攻打沱灢,攻佔了安海、尊海兩城。嗣德帝遣陶致、陳弘、黎廷理前去救援,但被聯軍擊敗,黎廷理陣亡。嗣德帝又遣阮知方、朱福明前去防御。阮知方築蓮池屯,自海洲至福寧一帶都建造長壘防御。熱努伊本欲佔領沱灢後攻取順化,但未能沖破防線,于是率軍來到南圻,自芹蒢海口攻打嘉定城(今胡志明市)。嘉定城被攻陷,護督官武維寧自殺。聯軍將城池夷平。嗣德帝派遣阮知方、範世顯、尊室鉿前往南圻防御。1860年,法西聯軍佔領了定祥省。嗣德帝派遣戶部尚書阮伯儀為欽差大臣,前去南圻經略事務。阮伯儀建議議和,但朝廷中有張登桂堅決要同法西聯軍開戰,議和之事隨擱淺。

1861年,天主教人士謝文奉在北圻舉兵,自稱後黎朝後裔黎維明,得到傳教士和中國山賊的支持。廣安的農民起兵回響,攻打海寧府。1862年,阮文盛在北寧舉兵,擁立黎維褞為盟主,與謝文奉聯合攻打諒江府和安勇縣,包圍北寧省城。而與此同時,邊和、永隆兩省又被法西聯軍攻陷,嗣德帝隻得派遣潘清簡、林維浹前往西貢議和。6月5日,潘清簡、林維浹同法國代表路易·阿道夫·波那少將、西班牙代表卡洛斯·帕蘭卡·古鐵雷斯(Carlos Palanca y Gutiérrez,越南史料稱之為"坡陵歌")簽訂了《第一次西貢條約》。條約規定:天主教在越南為合法宗教;傳教士可以在越南自由傳教;越南將邊和(今同奈省)、嘉定(今胡志明市)、定祥(今前江省)三省以及昆侖島割讓給法國;允許法國商船在湄公河流域自由航行和貿易;越南開闢土倫港(今峴港)、廣安港(位于今廣寧省)和巴喇港(位于紅河入海口)為通商口岸;越南在十年裏向法國和西班牙賠款總計四百萬。與此同時,高棉國王諾羅敦在法國的支持下,趁機擺脫了暹羅和越南的控製,宣告獨立。

雖然南圻四省被法國佔領,但南圻作為嘉隆帝的中興之地,又是嗣德帝外祖父範登興的故鄉,因此嗣德帝一直希望收復這片土地。1863年,嗣德帝派潘清簡、範富庶、魏克憻出使法國,向法國皇帝拿破崙三世提出要贖回這片土地。拿破崙三世本欲答應,但海軍大臣德·夏斯盧·羅巴(de Chasseloup-Laubat)堅決反對,因此最終法國拒絕了這個要求。在這次出使途中,潘清簡驚訝地發現法國科技的先進,1865年歸國之時,將所見所聞報告給嗣德帝。但嗣德帝及其他朝臣都對其進行斥責。鑒于潘清簡熟知法國情形,嗣德帝派潘清簡前去南圻防備法國。

1867年,法國攻陷永隆、安江、河仙,潘清簡自殺。南圻之地完全被法國佔領。

平定北圻的叛亂

阮文盛與謝文奉聯合攻打諒江府和安勇縣,包圍北寧省城。河內省布政使阮克述、山西省布政使黎裕、興安省副領兵武早前去救援,擊退了叛軍。謝文奉又包圍海陽省城,嗣德帝派張國用、陶致、阮伯儀前去解圍;又派遣阮知方、潘廷選、尊室穗前去征討阮文盛叛軍。1863年,武早在宣光省擒獲黎維褞,阮知方又擊敗北寧的阮文盛。但謝文奉勢力依舊強大,佔據著廣安之地。謝文奉要求南圻的法軍前來支援,但法國正在議和,不理會其請求。張國用在征討之中大敗被殺。1865年,阮知方遣鄧陳顓、翁益謙聯合清朝的欽州官員一起進攻,大破並俘獲謝文奉,執送順化處死。

1865年,中國山賊張覲邦攻陷高平省,嗣德帝遣武仲平、範芝香前去征討。次年張覲邦向朝廷投降。阮知方、武仲平回到順化之後,都成為朝廷重臣。

丁導之亂

1866年,嗣德帝在順化建立萬年基(即謙陵),士卒由于勞累過度,十分不滿。段有征、段有愛、段司直、張仲和、範梁等人煽動士卒造反,擁立丁導(原名阮福膺導)為主。在右軍尊室菊的接應下,叛軍攻入順化皇城的左掖門,欲弒嗣德帝。掌衛胡威重新關上宮門,率軍逮捕了段有征,隨後陸續逮捕了其同黨。丁導及其親屬皆被絞死,段有征被斬首,尊室菊自殺,其同黨皆被處罰。

北圻的太平軍餘黨

1863年,太平天國運動失敗。吳鯤率太平軍餘黨來到北圻,向阮朝投降。1868年,吳鯤發動叛亂,攻佔了高平省城。高平巡撫範芝香向清朝求援,清朝派謝繼貴前去協助阮朝官軍。範芝香戰敗被俘。嗣德帝又派武仲平前去征討,清朝也派廣西提督馮子才援助,于1869年收復高平城。1870年,吳鯤攻打北寧,被剿撫翁益謙用槍射死。

吳鯤死後,其弟吳鯨舉家自殺,餘部分為黃旗、黑旗、白旗三軍。其中黃旗軍以黃崇英為首,黑旗軍以劉永福為首,白旗軍的首領則是盤文二、梁文利。白旗軍盤踞六安州為害一方,劉永福用計謀消滅了他,並收編其部眾。隨後劉永福率黑旗軍攻破保勝,驅逐了山賊何均昌,以之為根據地。與其他山賊不同的是,劉永福致力于安定北圻的社會秩序,因此受到百姓的歡迎。

黃崇英與劉永福一向不和,互相攻擊,北圻再次陷入混亂之中。中國山賊蘇泗(蘇國漢)襲破諒山,殺死總督段壽,武仲平隻身逃跑,令阮朝朝廷大為震驚。1871年,嗣德帝派黎俊、黃繼炎前去討伐。黃繼炎招安了黑旗軍,以抗擊黃旗軍;同時鎮壓了黃齊在廣安省發動的叛亂。而中國方面也派遣馮子才、劉玉成前往越南協助剿匪。不久蘇泗被誘擒,斬于廣東,叛亂也旋即被平定。

改革之道

在兩次與法國的戰爭中遭到慘敗之後,嗣德帝終于意識到學習西方先進文化的重要性。1878年,法國巴黎舉辦世界博覽會,嗣德帝遣阮誠意、阮增阭攜展品前去巴黎,借此機會派人去法國土倫港(今馬賽)學習先進技術。1881年,又遣禮部侍郎範炳出使英屬香港,讓十二名越南少年在英國學堂中學習。還派使者出使暹羅和中國考察。法國駐越南領事未被事先告知,法國政府譴責越南違反1874年的《第二次西貢條約》。

而在外交方面,嗣德帝希望以中國為外援、黑旗軍為內援抗擊法國的入侵。1880年,嗣德帝派阮述、陳慶洊、阮歡去中國進貢的時候,要求中國向西方列強一樣在順化設立招商局。1881年,清朝派唐廷庚前往順化,商討貿易和設立招商局之事。根據歷史學家陳仲金的說法,嗣德帝此舉是希望中國能更快地得知法國在越南的所作所為,以達到利用中國牽製法國的目的。

法軍第二次佔領北圻

雖然《第二次西貢條約》中規定外國人可以在紅河流域自由貿易,但紅河上遊靠近中越邊境一帶受到黑旗軍的控製,外國商人的貿易經常受到黑旗軍的阻攔。1881年,法國商隊在老街一帶受阻,南圻總督府最終決定用武力征服北圻。

1882年,李維業(Henri Rivière)上校奉命率軍數百人,自西貢開赴河內,對河內總督黃耀宣稱協助鎮壓北圻的山賊。黃耀對此頗為懷疑,遣黃有秤前去接待。但李維業卻發兵攻陷了河內,黃耀戰敗自殺。法國人立尊室灞為傀儡掌管河內。

嗣德帝得知河內失守之後,派阮政、裴殷年率軍前去,會同黃繼炎一起防御。南圻總督府則派人通告嗣德帝,聲稱攻破河內是李維業自作主張,並非法國本意。于是嗣德帝派陳廷肅、阮有度前往河內,與李維業談判。李維業拒絕交出河內城,並且提出條件,要求越南接受法國的保護,並且同意法國在北圻征收稅收。嗣德帝嚴詞拒絕了這些要求,同時派遣戶部尚書範慎遹前往中國天津求救。清朝派遣謝敬彪、唐景嵩出兵支援,到達北寧和山西,又派廣西布政使徐延旭接應。清軍在越南方面的黃繼炎、以及黑旗軍的配合下,同法國開戰。1883年,法軍統帥李維業在紙橋被黑旗軍擊斃。同年,法國組建北圻遠征隊,以波滑少將(Alexandre-Eugène Bouët)為統帥,以懲治黑旗軍為名義入侵北圻,拉開了北圻遠征的序幕。波滑招誘了黃旗軍的餘黨作為自己的向導,橫行于河內、南定、歸仁、海防等地。孤拔少將也率一直龐大的艦隊登錄下龍灣,配合波滑的軍事行動。

逝世

7月19日,嗣德帝病逝,享年55歲。廟號翼宗,謚號世天亨運至誠達孝體健敦仁謙恭明略睿文英皇帝

嗣德帝生前沒有兒子,收養了三個養子:瑞國公阮福膺禛(居于育德堂,即後來的育德帝)、堅江郡公阮福膺祺(居于正蒙堂,即後來的同慶帝)和阮福膺祜(居于養善堂,即後來的建福帝)。而根據一些西方史料的說法,嗣德帝患有天花之病,因此得了陽痿並發症。嗣德帝共有300多名妻妾,但卻沒有子女。西方史料稱,嗣德帝在彌留之時咒罵法國的侵略。

阮福膺禛在思想上傾向于法國,並且與法國人來往密切。嗣德帝認為阮福膺禛沒有當皇帝的才能,本欲讓阮福膺祜繼位。但考慮到阮福膺祜年齡過于幼小,隻得遺命立阮福膺禛為君,讓阮文祥尊室說、陳踐誠輔政。但不久阮文祥、尊室說廢黜育德帝,改立協和帝。

8月18日,孤拔乘兵于香江的入海口,炮擊沿岸的炮台,同時要求阮朝朝廷議和,否則就要沿香江攻打順化。8月25日,協和帝向法軍求和,簽訂了《順化條約》,承認越南是法國的保護國。而由北圻遠征最終引發了中法戰爭。1887年,法國最終在順化成立法屬印度支那聯邦,越南自此脫離了中國朝貢體系,成為法國的殖民地。

人物形象

根據阮朝大臣申仲攜的描述,嗣德帝相貌儒雅,是一位善良和藹的人物。嗣德帝衣著簡樸,侍母至孝。他是一位勤政之君,許多奏折中批閱之文甚至比奏折原文還長。

而嗣德帝也是阮朝時期最為博學的一位皇帝。他書法工整,生性好學,常讀書至深夜。嗣德帝編有三本詩集,還親自將漢文典籍譯作喃字刊行,如《嗣德聖製字學解義歌》、《論語演歌》等。嗣德帝一生著有4000篇漢字文章、100篇喃字文章以及600篇詩文。

嗣德帝極為重視儒學,在位期間,在科舉考試中增開雅士科和吉士科,選拔有文採的人出來做官。嗣德帝又開設集賢院和開經筵,親自與大臣研討典籍、作詩詞或討論國事。《欽定越史通鑒綱目》也是在他在位期間編纂完成的。

後世評價

評價

嗣德帝在位期間,法國入侵並蠶食越南的領土,越南開始進入殖民地時期。對此,越南歷史學家陳仲金(越南語:Trần Trọng Kim)認為,嗣德帝與朝臣沒有看到時局的變化,不圖革新,使用老舊的儒家思想統治越南,最終導致了越南成為法國的保護國。而對于嗣德帝禁教和處死傳教士之舉,陳仲金也給予批評,認為當時越南勢力弱小還做出如此殘惡之事,給予西方國家入侵越南的借口。

陳仲金還對嗣德帝使用賣官鬻爵的手法籌集賠款進行批評。但在另一方面,陳仲金為嗣德帝辯護,認為嗣德帝深居宮中不知外面時事的發展,而朝廷大臣多是思想保守之人,因此受到蒙蔽。

嗣德帝謙陵嗣德帝謙陵

評價背景

嗣德時期,阮朝國內飢饉災荒連年,盜賊叛亂此起彼伏;外則法國入侵,賠銀割地,喪權辱國。長期以來阮朝的統治模式所仰賴的政治、經濟和軍事保障,到嗣德帝時期已變得尤為脆弱甚至到了不堪一擊的地步。因缺乏有力保障,這種政治權力建構既不能使嗣德時期的越南封建統治者發動關于社會整合的改革,也無力阻止越南社會的急劇變革,整個社會組織陷入癱瘓狀態。這一切,都使嗣德皇帝手足無措,殫精竭慮。

近代以來世界秩序的變遷特別是資本主義的出現、發展和壯大以及交通工具的迅速改進,使資本主義各國與其它新舊大陸間的空間距離大為縮小。同時隨著法國殖民者在越南侵略的不斷深入,綿延達近千年之久的中越宗藩關系也被切斷(袁明 《國際關系史》北京大學出版社 1994年出版)。

科舉選士製作為政治權力建陶賴以實現的主要方式之一,在嗣德時期的越南也同樣是積弊重重。科舉選士從中國的引入解決了越南封建王朝尤其是李朝以後的-個政治學上的難題。但從一開始就明顯存在著弊端的科舉選士製度,到嗣德時期已積重難返。在法國殖民者的堅船利炮面前,儒家思想威信掃地,長期以來越南封建統治者進行社會統合的科舉選士製度,也逐漸失去了繼續存在的基礎。

阮朝軍隊在阮世祖嘉隆帝時期(1802-1819年間)即保持常備軍15萬餘人,但到明命帝時期卻出現了在籍兵丁頗多實際兵額不足的現象。到嗣德時期,這一現象更加突出,"甚至有田產之家,如聞缺兵,攜眷逃之鄰境"(《大南實錄》正編第四紀,卷十九)。同時阮軍訓練士兵的方法也極其原始和落後,就在淪為法國殖民地的前三年,阮廷還在審定操演與現實嚴重脫鉤的象馬陣法。至于戰術思想更是一團糟,每遇戰事,朝中主戰派與主和派則是爭論不休,亦無高明之見。而受封建社會末期腐朽社會風氣的影響,阮軍的士氣更為低落,遇有戰事不利,即爭相逃竄,令不能止(《大南實錄》正編第四紀,卷五十四)。

整個國家逐漸陷入困頓和艱難,為保阮朝國運長久及阮氏江山萬古長青,嗣德帝不斷躬身自省。但除卻口頭上對所屬百官加以勸勉,其終難有所作為。

1883年的(清光緒九年,阮朝嗣德三十六年)越南內憂外患,已是積弊難返,嗣德帝在法國侵略者的隆隆炮聲中駕崩

欽定越史通鑒綱目

《欽定越史通鑒綱目(Khâm Định Việt Sử Thông Giám Cương Mục)是越南阮朝(1802年~1945年)在19世紀編纂的一部官修編年體漢語越南史書。編纂工作從嗣德九年(1856年)開始,于嗣德三十四年(1881年)竣工,是前後動用了40多名人員,歷時25年完成的一部史學巨著。為編修《綱目》一書,嗣德帝于嗣德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1856. 1. 22)下了一道上諭,指出:"夫修史乃太平盛世之重典,觀諸中華,則漢有'東觀',宋有'崇文',各朝無不視修史為有國者之大事。"對《綱目》一書的編修工作,嗣德還曾"親抓實幹",除史館史臣們分工撰寫外,還有一個人處在這項工作的最高崗位上,今日所稱的主編或總編輯,他就是嗣德本人。他除了在《御批》文字中對事件和人物作出認定或評價外,還幹了兩件事:一是授意和裁定《凡例》,一是給這部書劃分編寫的歷史時期。

嗣德帝駕崩後,葬于謙陵(嗣德陵),廟號翼宗謚號世天亨運至誠達孝體健敦仁謙恭明略睿文英皇帝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