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世明言

喻世明言

《喻世明言》,白話短篇小說集,初刻用名《古今小說》,又稱《全像古今小說》。明末馮夢龍纂輯。部分為宋元話本舊作,也有明人擬作。文字可能經過纂修者的加工。題材多來自民間,也有根據歷史小說和前人小說改編改寫的。

《喻世明言》,同作者稍後刊行的《警世通言》、《醒世恆言》一起,合稱《三言》,是最重要的中國古代白話短篇小說集之一。通常亦與凌蒙初的"二拍",即《初刻拍案驚奇》、《二刻拍案驚奇》並稱,稱為"三言二拍"。

  • 書名
    喻世明言
  • 又名
    古今小說,全像古今小說
  • 作者
    馮夢龍
  • 類別
    古籍
  • 出版時間
    約1620-1624(泰昌至天啓四年前)
  • 影響
    在中國文學史上有較重要影響

摘要

喻世明言

  

《喻世明言》,明馮夢龍纂輯,宋元明話本小說選集,與《警世通言》、《醒世恆言》合稱"三言".本書是"三言"中的第一種.《喻世明言》初版本名為《古今小說》,全稱《全像古今小說》.後重印改名為《喻世明言》。為興〈三言〉其他作品書名相配。全書四十卷,每卷一篇,共四十篇。它和《通言》、《恆言》一樣,為宋元明話本小說。作品題材廣泛,內容復雜.有對封建官僚醜惡的譴責和對正直官吏德行的贊揚,有對友誼/愛情的歌頌和對背信棄義負心行為的斥責.更有不少作品描寫了市井之民的生活.可以說是寫畫了當時社會"千奇百怪事"、"各式各樣",再現了宋元明市井萬象。

作品信息

【名稱】《喻世明言》

喻世明言喻世明言

  喻世明言

【別名】《古今小說》《全像古今小說》

【年代】明代

【作者】馮夢龍

【體裁】短篇小說集

概述

《喻世明言》,原名《古今小說》,明代刊行的短篇白話小說集。它同《警世通言》、《醒世恆言》一起,合稱"三言",是馮夢龍經過謹慎的去蕪取菁的遴選,編纂的宋元明話本一百二十篇小說總集,歷來被譽為中國古典短篇小說的寶庫。《喻世明言》有作品40篇,包括三部分:一是宋元說話人的話本,二是明人的話本和擬話本,三是馮夢龍自己的作品。前兩種作品也都經過馮夢龍的加工、修改。《楊思溫燕山逢故人》、《汪信之一死救全家》、《簡帖僧巧騙皇甫妻》、《宋四公大鬧禁魂張》,是宋人話本;《蔣興哥重會珍珠衫》、《楊八老越國奇逢》、《木棉庵鄭虎臣報冤》、《金玉奴棒打薄情郎》、《沈小霞相會出師表》,明人(含馮夢龍)的作品。本書是具有現實主義通俗小說,是宋元明時代商品經濟發展的產物,同時也是一個時代的文學象徵,顯示了中國古代民間文學的水準.全書大多數作品故事完整、情節曲折,摹擬人情世能真實、刻劃人物傅神,給後人留下了許多膾灸人口的人物形像和雅俗共賞的奇篇。"三言"總收小說一百二十篇,每書四十卷,每卷一篇。這是馮夢龍從大量家藏古今通俗小說中"抽其可以嘉惠裏耳者"精選出來的。這部《古今小說》是"三言"中《喻世明言)的初版本。

喻世明言

  

傳本《古今小說》扉頁有書鋪天許齋的題識,其中說:"本齋購得古今名人演義一百二十種,先以三之一為初刻雲。"且在本書目錄之前,也題"古今小說一刻"。足證"三言"的刊刻是有計畫的工作,全部完成的時間應在最後一書《醒世恆言》刊行的天啓七年(1627)。"三言"一百二十篇多為宋元明話本中藝術佳構,歷來被讀者(包括研究者)稱譽。錄得較為原初(更本色或粗略)的《清平山堂話本》、《大宋宣和遺事》,"三言"所選諸篇已是藝術上完全成熟的通俗白話小說了。因為它們是經過文人加工、創作的話本樣式的文學佳作,得到首先是廣大讀者的喜愛;因為它們把文學藝術向前推進了一大步,領文壇風騷,于是文學史家給"三言"類型的作品命名為"擬話本"。李贄是理論體系的創始者,也是倡贊投身俗文學的第一人。今知署李卓吾(贄號卓吾)評點的戲曲、小說就有(西廂記》、《拜月記》、《紅拂記》、(三國志演義》、(水遊傳》、(西遊記》等多種,並就評點的作品發表了驚世的言論,為戲曲、小說大張旗幟,並把這些文字收入其主要文集(焚書》中。湯顯祖,則以其"四夢"之一的《還魂記》(《牡丹亭》)為代表,一方面充分表現了"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的文藝觀,並為戲曲(傳奇)創作了不朽的裏程碑式的傑作,于元雜劇諸品名作之後,堪稱異峰突起,把戲曲藝術又推向一個新奇的高境界。而馮夢龍更為直截了當,主張"借男女之真情,發名教之偽葯"。他十分重視通俗文學的社會效應,于(古今小說·敘》中說:"試今說話人當場描寫,可喜可愕,可悲可涕,可歌可舞;再欲捉刀,再欲下拜,再欲決服,再欲捐金;怯者勇,淫者貞,薄者敦,頑鈍者汗下。

雖小誦《孝經》、《論語》,其感人未必如是之捷且深也。噫,不通俗而能之乎?"從"三言"所以分別名之為""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恆言"的字面寓意更不難看出馮夢龍的纂輯遴選工作是有嚴格標準的,其于社會的效益目的也是十分明確的。馮夢龍以及凌蒙初就是擬話本的兩大家,而馮氏成就尚出于凌氏之右。其不可沒的功績就在于對前代通俗小說進行了一次具有總結性質的甄選、整理和潤色加工,並且付梓刊布于世。他把這些原本的璞玉碾琢得更加熠熠生輝、炫人心目;他以市井百姓的人情好惡、倫理是非為標準去演說古今故事,為中國文學的滔滔長河註入了一脈噴涌的清泉。 迄今之研究者于"三言"多從小說歷史和其主題內容的社會價值去挖掘闡釋,這無疑是必要的。但對小說之為文學樣式的另一本質屬性的藝術的研討,相比之下確乎下力太少了。究其原因之一,恐怕是語言的隔閡了。"三言"用的是明以前的"邇言"(俚語),對于今人當然有許多費解之處。于是就須掃除障礙,下一番校註的功夫。 這部(古今小說)是許政揚先生在本世紀五十年代後期校註的,至今流傳三十五年,被學界公認為定本,是他對讀書界一大貢獻。 許政揚先生(1925-1966),浙江海寧硤石人。1952年畢業于燕京大學中文系研究院。後執教于南開大學。致力古典小說、戲曲研究,學問功力淵博深湛,遠勝常流。文化大革命初被迫害致死,年僅四十一歲。《古今小說》校註之外,遺著編為《許政揚文存》。

內容

喻世明言

  

《喻世明言》,原名《古今小說》,又稱《全像古今小說》,是中國明末清初作家馮夢龍編撰的白話小說集,大約出版于1621年左右(明朝泰昌、天啓年間)。與其後出版的《警世通言》、《醒世恆言》並稱"三言"。共40卷,每卷一篇,為馮夢龍所編"三言"中《喻世明言》的初刻本。該書名本為馮夢龍為自己編撰的幾個通俗小說選集所擬定的一個總名,故初版題為《古今小說一刻》,後增補再版,改書名為《喻世明言》。內容多宋元舊作,也有明人擬作。題材來自現實生活或據歷史故事和前人小說改編而成,大多經過編輯者不同程度的加工、整理。描寫愛情、婚姻主題的作品佔突出地位。有的直接反映當時社會現實生活,暴露社會黑暗,如《沈小霞相會出師表》、《宋四公大鬧禁魂張》。有的反映城市中下層人民的生活,歌頌朋友間忠誠的友情,如《羊角哀舍命全交》。另像《蔣興哥重會珍珠衫》等作品,反映了明代商業社會發達情況及中小商人的精神面貌。亦有不少作品存有封建說教和因果報應的消極思想。是明代"話本"和"擬話本"的重要選集之一,亦是後人研究"話本"小說的重要參考資料。原書為明天許齋刻本,藏日本內閣文庫。1947年商務印書館據拍攝照片排印。1955年文學古籍刊行社重印。1985年人民文學出版社以《古今小說》名排印今人許政揚校註本。

《喻世明言》中各故事產生的時代包括宋、元、明三代,其中多數為宋元舊作話本,例如"史弘肇龍虎君臣會"、"宋四公大鬧禁魂張",少數為明朝擬話本,例如"蔣興哥重會珍珠衫"、"沈小霞相會出師表"。另外有些是明人對宋元舊作的改編加工,例如"新橋市韓五賣春情"、"鬧陰司司馬貌斷獄"等。由于產生年代不同,因此在內容、手法、語言、風格等方面存在一定差異,但又因為屬于同一個小說發展系統,其題材也都和城市生活聯系密切,所以各篇之間還有很多共通之處。

喻世明言

  

《喻世明言》各篇小說多取材于現實生活,主題涵蓋愛情、婚姻、朋友情義等。其中"金玉奴棒打薄情郎"譴責了負心男子對愛情的不忠,"蔣興哥重會珍珠衫"描寫了對失身妻子舊情難忘而破鏡重圓;"羊角哀舍命全交"、"吳保全棄家贖友"、"範巨卿雞黍死生交"等則歌頌了不計生死利害而忠于友情的精神;而"楊思溫燕山逢故人"、"木綿庵鄭虎臣報冤"、"楊八老越國奇逢"則觸及了異族入侵、權臣誤國等現實政治題材。《喻世明言》還收錄和改編了一些歷史傳奇故事,例如"晏平仲二桃殺三士"描寫了春秋時期齊國晏嬰的智慧,其南橘北枳、二桃殺三士的故事都是著名的歷史典故。

作品目錄

第一卷 蔣興哥重會珍珠衫

第二卷 陳御史巧勘金釵鈿

第三卷 新橋市韓五賣春情

第四卷 閒雲庵阮三償冤債

第五卷 窮馬周遭際賣追媼

第六卷 葛令公生遣弄珠兒

第七卷 羊角哀舍命全交

第八卷 吳保全棄家贖友

第九卷 裴晉公義還原配

第十卷 滕大尹鬼斷家私

第十一卷 趙伯升茶肆遇仁宗

第十二卷 眾名姬春風吊柳七

第十三卷 張道陵七試趙升

第十四卷 陳希夷四辭朝命

第十五卷 史弘肇龍虎君臣會

第十六卷 範巨卿雞黍死生交

第十七卷 單符郎全州佳偶

第十八卷 楊八老越國奇逢

第十九卷 楊謙之客舫遇俠僧

第二十卷 陳從善梅嶺失渾家

第二十一卷 臨安裏錢婆留發跡

第二十二卷 木綿庵鄭虎臣報冤

第二十三卷 張舜美燈宵得麗女

第二十四卷 楊思溫燕山逢故人

第二十五卷 晏平仲二桃殺三士

第二十六卷 沈小官一鳥害七命

第二十七卷 金玉奴棒打薄情郎

第二十八卷 李秀卿義結黃貞女

第二十九卷 月明和尚度柳翠

第三十卷 明悟禪師趕五戒

第三十一卷 鬧陰司司馬貌斷獄

第三十二卷 遊鄷都胡母迪吟詩

第三十三卷 張古老種瓜娶文女

第三十四卷 李公子救蛇獲稱心

第三十五卷 簡帖僧巧騙皇甫妻

第三十六卷 宋四公大鬧禁魂張

第三十七卷 梁武帝累修歸極樂

第三十八卷 任孝子烈性為神

第三十九卷 汪信之一死救全家

第四十卷 沈小霞相會出師表

作者簡介

馮夢龍塑像馮夢龍塑像

  馮夢龍塑像

馮夢龍(1574一1646),明朝人,字猶龍,又字公魚、子猶,別號龍子猶、墨憨齋主人、吳下詞奴、姑蘇詞奴、前周柱史,他使用的其他筆名還更多。他出生于明後期萬歷二年。這時在世界的西方正是文藝復興時期,與之遙相呼應,在我們這個有著幾千年文明的東方大國,也出現了許多離經叛道的思想家、藝術家。李卓吾、湯顯祖、袁宏道等等一大批文人,以他們驚世駭俗的見解,鮮明的個性特色,卓絕的藝術成就,寫下了我國思想史、文學史上璀璨的篇章。在這一批文人中,馮夢龍以其對小說、戲曲、民歌、笑話等通俗文學的創作、蒐集、整理、編輯,為我國文學做出了獨異的貢獻。他卒于南明唐王隆武二年,也就是清順治三年,終年七十三歲。在這一年的前後,有許多很有成就的文學家,如凌蒙初(1644),侯峒曾、黃淳耀、黃道周、吳應箕、夏允彝、祁彪佳、劉宗周(1645),阮大鉞、王思任(1646),楊廷樞、陳子龍、夏完淳(1647)等等,在戰亂中死去。一場具有資本主義萌芽狀態的中國式的文藝復興在異族入侵的鐵蹄下夭折了。馮夢龍是南直隸蘇州府吳縣籍長洲(今蘇州)人,出身名門世家,馮氏兄弟三人被稱為"吳下三馮"。其兄夢桂是畫家,其弟夢熊是太學生,作品均已不傳。馮夢龍自己的詩集今也不存,但值得慶幸的是由他編纂的三十種著作得以傳世,為我國文化寶庫留下了一批不朽的珍寶。其中除世人皆知的"三言"外,還有《新列國志》、《增補三遂平妖傳》、《智囊》、《古今談概》、《太平廣記鈔》、《墨憨齋定本傳奇》,以及許多解經、紀史、採風、修志的著作。

喻世明言

  

他是明代傑出的俗文學泰鬥、我國古代白話小說的集大成者、市民文學的先驅。他曾以"龍子猶"、"墨憨齋主人"、"吳下詞奴"等十四個筆名,整理、編纂、創作、出版了近三千萬字的話本小說、歷史小說、筆記小說、民歌、散曲、戲劇等作品。直至當今,在架的《醒世恆言》、《警世通言》、《喻世明言》、《古今概談》、《笑府》、《智囊》、《情史》、《山歌》、《掛枝兒》等各類圖書,超過一千五百萬字,為歷代文人所遺存的文字數量之最。其作品流布地區極廣。各類譯文遍及五洲,改編成電影、電視十多部,故有"海水流到哪裏,哪裏就有馮氏之作"。調查表明:凡我國稍有文化者,無不讀過馮作。

他一生有涉及面如此廣,數量如此多的著作,這除了和他本人的志趣和才華有關外,也和他一生的經歷密不可分。他的童年和青年時代與封建社會的許多讀書人一樣,把主要精力放在誦讀經史以應科舉上。他曾在《磷經指月》一書的《發凡》中回憶道:"不佞童年受經,逢人問道,四方之秘復,盡得疏觀;廿載之苦心,亦多研悟。"他的忘年交王挺則說他:"上下數千年,瀾翻廿一史。"然而他的科舉道路卻十分坎坷。直到崇禎三年(1630),他五十七歲時,才補為貢生,次年破例授丹徒訓導,七年(1634)升任福建壽寧知縣。四年以後回到家鄉。在天下動蕩的局勢中,在清兵南下時,還以七十高齡,奔走反清,他除了積極進行宣傳,刊行《中興偉略》諸書之外,應該也直接參與了抗清鬥爭。在清順治三年(1646)春憂憤而死,也有說他是清軍所殺。縱覽他的一生,雖有經世治國之志,但他不願受封建道德約束的狂放,他對"敢倡亂道,惑世誣民"的李卓吾的推崇,他與歌兒妓女的廝混,他對俚詞小說的喜愛……都被理學家們認為是品行有污、疏放不羈,而難以容忍。因而,他隻得長期沉淪下層,或舌耕授徒糊口,或為書賈編輯養家。也正因為如此,不但奠定了他在中國文學史上的崇高地位,也奠定了他中國出版史上的崇高地位--這一點,我們至今研究、認識得還很不夠,如果沒有他的辛勤勞作和超出同時代人眼光百倍的見識,那些到明代已散佚殆盡的宋元話本以及在民間流傳的歌謠、笑話、戲曲,都將自生自滅,使文學史上留下大段大段的空白。馮夢龍的這些工作成就,實可與孔子刪定《詩經》的意義並肩媲美!

賞析

喻世明言

  

馮夢龍所編纂的這些書,從出版學的角度來看,有一個共同的重要特點,就是註重實用。他的那些記錄當時歷史事件的著作在當時具有很強的新聞性;他的那些解說經書的輔導教材受到習科舉的士子們的歡迎;他的那些供市井細民閱讀的擬話本、長篇說部、小說類書,以及劇本民歌、笑話等有更大的讀者群,為書商帶來了巨大的利潤。這使得馮夢龍的編輯工作,具有一定的近代市場經濟下的出版業的特色。在《智囊》一書中,也充分體現了這些特點。《智囊》、《古今談概》、《情史》三部書,可謂馮夢龍在"三言"之外的又一個"三部曲"系列的小說類書。《智囊》之旨在"益智"、《古今談概》之旨在"療腐"、《情史》之旨在"情教",均表達了馮夢龍對世事的關心。而《智囊》是其中最具社會政治特色和實用價值的故事集。他在《智囊敘》中說: 人有智,猶地有水;地無水為焦土,人無智為行屍。智用于人,猶水行于地,地勢坳則水滿之,人事坳則智滿之。周覽古今成敗得失之林,蔑不由此。 他想由此總結"古今成敗得失"的原因,其用意不可謂不深遠。 《智囊》初編成于明天啓六年(1625),這年馮夢龍已屆天命之年,還正在各地以做館塾先生過活,兼為書商編書以解無米之炊。此時也是奸黨魏忠賢在朝中掌權,提督特務機關東廠,大興冤獄,正紅得發紫之際,是中國封建社會最黑暗的時期之一。馮夢龍編纂這部政治色彩極濃,並且許多篇章直斥閹黨掌權之弊的類書,不能不令人對馮氏大智大勇的膽識表示敬佩。

以後此書又經馮夢龍增補,重刊時改名《智囊補》,其他刊本也稱《智囊全集》、《增智囊補》、《增廣智囊補》等,內容上均同《智囊補》。全書共收上起先秦,下迄明代的歷代智慧故事1238則,依內容分為十部二十八卷。《上智》、《明智》、《察智》所收歷代政治故事表達了馮氏的政治見解和明察勤政的為官態度;《膽智》、《術智》、《捷智》編選的是各種治理政務手段的故事;《語智》收辯才善言的故事;《兵智》集各種出奇製勝的軍事謀略;《閨智》專輯歷代女子的智慧故事;《雜智》收各種黠狡小技以至于種種騙術。馮夢龍在《雜智部總敘》中說:"正智無取于狡,而正智反為狡者困;大智無取于小,而大智或反為小者欺。破其狡,則正者勝矣;識其小,則大者又勝矣。況狡而歸之于正,未始非正,小而充之于大,未始不大乎?"點明了這些雜智故事的認識價值。全書既有政治、軍事、外交方面的大謀略,也有士卒、漂婦、僕奴僧道、農夫、畫工等小人物日常生活中的奇機智。這些故事匯成了中華民族古代智慧的海洋。書中涉及的典籍幾乎涵蓋了明代以前的全部正史和大量的筆記、野史,使這部關于智慧和計謀的類書還具有重要的資料價值、校勘價值。書中的一千多則故事,多數信而有征,查而有據,真實生動,對我們今天學習歷史, 增強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也是十分有益的。應當特別提及的是書中專輯《閨智》一部,記敘了許多有才智、有勇謀、有遠見卓識的婦女,這在"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封建時代,使此書具有鮮明的反封建的人民性。 書中各部類之前的總敘、分敘,各篇之後的評語,文中的夾批,均由馮夢龍撰寫。這些地方是馮氏政治態度、人生見解、愛憎之情的最集中、最直接的表達,嘻笑怒罵皆成文章,是研究馮氏思想的第一手材料。《四庫全書總目提要》

喻世明言

  

謂此書"間系以評語,佻薄殊甚。" 這一站在封建正統道德一邊的評價是不公平的。不過書中確實有一些迷信觀念,對少數民族、農民起義有一些誣蔑之詞,這些落後的東西今天並不難識別,這裏就不再贅言了。 《智囊》的刻本很多,我們這次校譯所用的底本名《增廣智囊補》,題為馮夢龍重輯,張明粥、沈幾、張我城同閱。雖然是清初的印本,但和其他清刻本相比,此本不避"夷"、"虜"等字,如卷三《薛簡肅》中的"虜酋",他本改作"胡人"或"汗";同卷《高拱》中的"夷民"、"夷俗"、"夷人",他本改作"其民"、"民俗"、"民人",證明此本可能是明末的原刻本或離原刻本很近的翻刻本。

馮子曰:人有智猶地有水,地無水為焦土,人無智為行屍。智用于人,猶水行于地,地勢坳則水滿之,人事坳則智滿之。周覽古今成敗得失之林,蔑不由此。何以明之?昔者梁、紂愚而湯、武智;六國愚而秦智;楚愚而漢智;隋愚而唐智;宋愚而元智;元愚而聖祖智。舉大則細可見,斯《智囊》所為述也。或難之曰:智莫大于舜,而困于頑囂;亦莫大于孔,而厄于陳蔡;西鄰之子,六藝嫻習,懷璞不售,鶉衣彀食,東鄰之子,紇字未識,坐享素封,僕從盈百,又安在乎愚失而智得?馮子笑曰:子不見夫鑿井者乎?冬裸而夏裘,繩以入,畚以出,其平地獲泉者,智也,菲夫土究而石見,則變也。有種世衡者,屑石出泉,潤及萬家。是故愚人見石,智者見泉,變能窮智,智復不窮于變。使智非舜、孔,方且灰于廩、泥于井、俘于陳若蔡,何暇琴于床而弦于野?子且未知聖人之智之妙用,而又何以窺吾囊?或又曰:舜、孔之事則誠然矣。然而"智囊"者,固大夫錯所以膏焚于漢市也,子何取焉?

馮子曰:不不!錯不死于智,死于愚,方其坐而談兵,人主動色,迨七國事起,乃欲使天子將而已居守,一為不智,讒興身滅。雖然,錯愚于衛身,而智于籌國,故身死數千年,人猶痛之,列于名臣。(左車右免)鬥宵之流,衛身偏智,籌國偏愚,以此較彼,誰妍誰媸?且"智囊"之名,子知其一,未知二也。前乎錯,有樗裏子焉;後乎錯,有魯匡支謙、杜預、桓範、王儉焉;其在皇明,楊文襄公並擅此號。數君子者,跡不一軌,亦多有成功豎勛、身榮道泰。子舍其利而懲其害,是猶睹一人之溺,而廢舟揖之用,夫亦愈不智矣!或又曰:子之述《智囊》,將令人學智也。智由性生乎,由紙上乎?馮子曰:吾向者固言之:智猶水,然藏于地中者,性;鑿而出之者,學。井澗之用,與江河參。吾憂夫人性之錮于土石,而以紙上言為之畚鍤,庶于應世有廖爾。或又曰:僕聞"取法乎上,僅得乎中"。子之品智,神奸巨猾,或登上乘,雞鳴狗盜,亦備奇聞,囊且穢矣,何以訓世?馮子曰:吾品智非品人也。不唯其人唯其事,不唯其事唯其智,雖好猾盜賊,誰非吾葯籠中硝、戟?吾一以為蛛網而推之可漁,一以為蠶繭而推之可室。譬之谷王,眾水同歸,豈其擇流而受!或無以難,遂書其語于篇首。東吳之畸人也。

"三言"即《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恆言》的合稱。作者為明代馮夢龍。又和"二拍"合稱"三言二拍"。《喻世明言》初刻時名為《全像古今小說》,後來為了和三言之意,改名為《喻世明言》馮夢龍的思想非常復雜,充滿了矛盾。如果要全面研究馮夢龍思想的來源,至少要涉及以下三個方面:第一,以孔子為代表的正統的儒家思想;第二,明中葉以降東南沿海一帶市民階層的思想觀念;第三,明代影響較大的哲學思潮。就馮夢龍與明代哲學思潮的關系而言,筆者以為,對馮夢龍思想影響最大的是李卓吾和王陽明。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