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弦

單弦

單弦源于北京,又稱單弦牌子曲。清乾隆、嘉慶年間興起,形成于清代末葉。演唱時用八角鼓擊節,其曲牌眾多,曲調豐富,反映現實生活,代表曲目有《胭脂》、《挑簾裁衣》、 《金山寺》等。自單弦票友隨緣樂以後,出現了德壽山、全月如榮劍塵、常澍田、謝芮芝等名家,他們推動了單弦藝術的發展。

2006年單弦被列為首批北京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2008年進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 中文名稱
    單弦
  • 類型
    演唱形式(八角鼓)
  • 興起時間
    清朝
  • 產生地
    北京
  • 別稱
    單弦牌子曲
  • 曲目
    《青草茶館》等

簡介

單弦單弦

單弦產生于北京,又稱單弦牌子曲。是清乾隆、嘉慶年間,在北京滿族子弟中流行的“八角鼓”(說唱藝術。唱時用弦子和八角鼓伴奏,八角鼓由說唱者自己搖或彈)裏的一種自娛娛人的演唱形式。八角鼓是滿族的一種小型打擊樂器,鼓面蒙皮,鼓壁為八面,七面有孔,每孔系有兩個銅鑔片,以手指彈鼓或搖動鼓身使銅片相擊而發出聲音。演唱時,演員手持八角鼓,故又稱之為“唱八角鼓”的。今能見到的最早的單弦曲詞,是清嘉慶九年(1804)華廣生所編《白雪遺音》卷三中之《酒鬼》。單弦是在中國華北和東北流向的一種曲藝形式,起源于清代滿族八旗子弟自娛的一種演唱,起初是用三弦自彈自唱,所以稱為“單”弦。唱腔通常是現成的曲牌聯唱,以曲頭開始,以曲尾結尾,中間有各種曲牌,基本是六句體,但中間也可以靈活地加各種“垛句”、“襯句”。

單弦後來了逐漸完善,成為一人彈三弦伴奏,藝人手持八角鼓演唱。八角鼓是一種小手鼓,木框,上有洞,中間鑲上一種形似小鑔的小組鈴,表面蒙蟒皮,一手持鼓,在演唱間歇用另一隻手指有節奏地敲打鼓皮,和伴奏協調。單弦在華東和西南的城市中也有影響。

以單弦的唱腔和曲牌為基礎,發展出一種戲劇叫曲劇。

發源

單弦產生于北京,又稱單弦牌子曲。是清乾隆、嘉慶年間,在北京的滿族子弟中流行的"八角鼓"(說唱藝術。唱時用弦子和八角鼓伴奏,八角鼓由說唱者自己搖或彈)裏的一種自娛娛人的演唱形式。八角鼓是滿族的一種小型打擊樂器,鼓面蒙蟒皮,鼓壁為八面,七面有孔,每孔系有兩個銅鑔片,以手指彈鼓或搖動鼓身使銅片相擊而發出聲音。演唱時,演員手持八角鼓,故又稱之為"唱八角鼓"的。今能見到的最早的單弦曲詞,是清嘉慶九年(1804)華廣生所編《白雪遺音》卷三中之《酒鬼》。

單弦的演出形式最初是一人手持八角鼓擊節,一人以三弦伴奏演唱,時稱"雙頭人"。清光緒六年(1880)前後,有旗籍子弟司瑞軒(藝名隨緣樂)自編曲詞,自彈自唱于茶館,貼出的海報上寫著"隨緣樂一人單弦八角鼓"。自此單弦作為一個獨立曲種傳開。

清末民初,許多單弦票友下海賣藝,出現了不少著名唱家,很受民眾歡迎。他們當中有善唱時調小曲者,有善唱昆高曲牌者,這些曲調多被納入單弦唱腔曲牌中,使單弦唱腔曲牌增多,表現力增強,目前所知單弦曲牌計有一百餘支。這一時期,是單弦藝術發展的全盛時期。眾多的名家形成了各具特色的演唱風格。最享盛名的有榮、常、謝、譚四大流派。

演出形式

單弦的演出形式最初是一人手持八角鼓擊節,一人以三弦伴奏演唱,時稱“雙頭人”。清光緒六年(1880)前後,

單弦單弦

有旗籍子弟司瑞軒(藝名隨緣樂)自編曲詞,自彈自唱于茶館,貼出的海報上寫著“隨緣樂一人單弦八角鼓”。自此單弦作為一個獨立曲種傳開。 單弦有兩種演出方式:①自彈自唱;②一人站唱,以八角鼓敲擊節拍,另一人操三弦伴奏,原稱“雙頭人”。單弦的曲目,前期主要是反映清代北京社會生活風貌的,如《窮大阿麼逛萬壽寺》、《青草茶館》等,也有由戲曲故事改編的,如《羅鍋兒搶親》、《合缽》等。隨緣樂以後,則多根據<聊齋志異> 、《今古奇觀》、<水滸>等小說改編,如《續黃粱》、 <胭脂> 、 <杜十娘> 、《翠屏山》等。

歷史溯源

單弦單弦

形成于清代末葉。流行于北京城郊。演唱時用八角鼓擊節,又稱之為八角鼓、單弦八角鼓、牌子曲,簡稱單弦。是在流行于清代乾隆年間(1736-1795)的岔曲的基礎上,經過將近一百年的實踐,先是由單曲體的岔曲演變成棗核兒、腰截、牌子曲三種曲體樣式,最後于清末衍生成說唱結合的單弦牌子曲。篇幅上也從演唱短段變成了中篇連續說唱。一般每個曲目分成為四至六段,每段演唱約三四十分鍾。 清末民初,許多單弦票友下海賣藝,出現了不少著名唱家,很受民眾歡迎。他們當中有善唱時調小曲者,有善唱昆高曲牌者,這些曲調多被納入單弦唱腔曲牌中,使單弦唱腔曲牌增多,表現力增強,目前所知單弦曲牌計有一百餘支。這一時期,是單弦藝術發展的全盛時期。眾多的名家形成了各具特色的演唱風格。最享盛名的有榮、常、謝、譚四大流派

主要流派

單弦單弦

榮派創始人榮劍塵(1881-1958),北京人,滿族,姓關爾佳,名榮勛,字健臣,後改為劍塵。他先為票友,1901年拜明永順為師,成為專業演員。他吸收北京高腔的唱法,形成自己的風格。嗓音甜潤清脆,唱、演、說白細膩動人,所演唱的《細侯》、《風波亭》、《杜十娘》最為感人。 常派創始人常澍田(1890-1945),字雨培,署名夢僧,又名趙蘭波,北京人,滿族。父親、伯父均為著名八角鼓票友。常澍田12歲開始走票,1910年正式下海演唱,後拜單弦名家德壽山為師。他的聲音高亢甜潤,吐字清晰有力。既善唱豪放風格的曲目,也善演輕松幽默的作品。尤以運用聲音模擬各種類型的人物見長。有獨到的八角鼓敲擊法,為後代藝人所繼承。擅演曲目有《胭脂》、《挑簾裁衣》、 <金山寺>等。

謝派創始人謝芮芝(1882-1957),北京人。初為八角鼓票友,後下海,拜師王六順。他嗓音寬厚,以乍音巧腔著稱。善以聲音塑造不同性格、身份的人物。台風溫文儒雅。擅演曲目有《高老庄》、《沉香床》、 <武松>等。

譚派創始人譚鳳元(1898-1964),滿族,北京人。他演唱單弦得自家傳,後因酷愛京韻大鼓,曾拜劉寶全為師。本世紀30年代後期,專唱單弦,他創有獨到的"蓋弦"唱法,韻味醇厚,聲音高亢宏亮,俏麗挺拔,低音迂回婉轉,成為後學的楷模。《打漁殺家》是他享名的曲目之一,其中〔太平年〕一段是敘述蕭恩打漁時,與李俊、倪榮見面的情節,唱腔峭立挺拔,把蕭恩年邁的英雄形象鮮明地展現在觀眾眼前。

單弦表演者分為子弟票友和專業演員,其中著名演員有榮劍塵謝芮芝、常澍田、譚鳳元、曹寶祿、趙玉明、魏喜奎、馬增蕙等;著名票友有李迫鵬、高家蘭、劉耀東、章學楷、劉富權、律承榮等。

主要特征

單弦的曲目多根據《聊齋志異》、《今古奇觀》、《水滸傳》等小說改編,如《胭脂》、《杜十娘》、《武十回》等等.

單弦單弦

其中,棗核兒為:將岔曲的六句唱腔分成兩個部分。前三句稱〔曲頭〕,後三句稱〔曲尾〕,中間加上一個曲牌連綴在一起演唱。由于通常曲牌部分演唱時間較長,〔曲頭〕和〔曲尾〕演唱時間較短,形成了兩頭小中間大的三段聯曲體,人們就形象地稱它為“棗核兒”或“兩頭尖”。另有一說將該種形式稱作“穿心岔”。實踐中棗核兒的組成有的帶有拼湊的痕跡,有的則比較自然妥帖。

腰截為:在岔曲的〔曲頭〕和〔曲尾〕之間,加上三四個曲牌,連綴貫穿成的一個唱段,多為單人演唱,如果“眾人湊和而歌者,叫做群曲”。“群曲”演唱的多是頌揚祝願的話,如《八仙慶壽》、《百壽圖》等。演出時一般由八個人齊唱,手裏用打擊樂器伴奏。民國以後,許多票友轉成專業藝人,常在開場時演唱群曲。

牌子曲為:若幹種不同腔調的小曲曲牌,連綴貫穿起來說唱一段故事

單弦單弦

牌子曲的曲牌,依功能特點可分為抒情、敘事兩種。表演時按照不同內容的表達需要,選用曲牌。崇彝著《道鹹以來朝野雜記》中說:“雜劇中有排(按即“牌”)子曲一種,每段更換一調,故呼為雜排子。其調多至三十餘種,所常用之名,有〔金錢蓮花落〕、〔雲蘇調〕、〔南城調〕、〔倒推船〕、〔疊斷橋〕、〔羅江怨〕、〔南鑼〕、〔翠蓮卷〕、〔數唱〕、〔快書〕、〔湖廣調〕、〔靠山調〕之類。開唱時必有數句,曰曲兒頭,住頭處曰臥牛兒,尾聲非以快書、即以數唱結之,亦由慢而改緊,今之所謂單弦者,即拆之排子曲之餘也。”單弦牌子曲的曲牌約有九十多個,常用的不足三十個,主要有:〔曲頭〕、〔數唱〕、〔太平年〕、〔雲蘇調〕、〔南城調〕、〔靠山調〕、〔羅江怨〕、〔金錢蓮花落〕、〔鮮花調〕、〔怯快書〕、〔流水板〕、〔聯珠調〕等。

清代乾隆年間,牌子曲的形式已比較完整,當時通稱八角鼓。選用的曲牌多為時尚小令和戲曲唱腔,主要曲目有《酒鬼》等。

主要價值

清代同治、光緒年間(1861-1908)旗籍子弟司瑞軒(藝名隨緣樂)于岔曲〔曲頭〕、〔曲尾〕中間穿插若幹新的曲

單弦單弦

牌,用來編演了《青石山》等曲目,每天下午在西直門瓮城旁的迎門沖茶館演唱。他在音樂上對牌子曲進行革新,將當時流行的具有韻誦特點的曲調,如〔南城調〕、〔怯快書〕、〔四板腔〕、〔剪靛花〕、〔湖廣調〕、〔小磨房〕等吸收為單弦牌子曲曲牌。這些曲牌有的似說似唱,有的半說半唱,都比較活潑、跳躍,朗朗上口,能容納更多的唱詞,便于演唱故事,豐富了牌子曲音樂,形成了曲牌聯綴體的音樂結構。司瑞軒還善于古事今說,強調插科打諢,表演時常向觀眾抓哏逗趣,活躍氣氛。他能在一個下午單身坐著自己伴奏說說唱唱,貼出的海報上標榜:“隨緣樂一人單弦八角鼓”,簡稱“單弦”。當時也曾有人建議司採用牌子曲這一名稱,司認為不夠新鮮,沒有採用。司晚年表演時,改以自己演唱,由弦師雙子擔任伴奏。 與司瑞軒同時期的單弦演員有李燕賓(藝名隨園詩話)等,其後有德壽山、曾永元、桂蘭友等。民國初年,單弦牌子曲表演由全月如開始改為站唱,另有弦師伴奏。全還將昆曲、國劇中的一些動作,運用到表演當中,增加了形體表演。五四運動後,單弦藝人受新思想影響,創作了《秋瑾就義》、《國民寶鑒》、《摩登遺恨》等新曲目,一度產生廣泛影響。二十年代以後形成名家輩出、流派紛呈,在雜耍園子中各樹一幟的局面。其佼佼者有:榮劍塵、常澍田、謝芮芝、譚鳳元、曹寶祿等。此時,開始有女演員登台獻藝。

主要形式

單弦單弦

單弦曲牌的文體有長短句、上下句兩種,以長短句為主,並常用三字頭、垛句、嵌字、襯字等。曲目內容早期有不少以反映清代風貌及旗籍子弟生活的,如《窮大阿麼逛萬壽寺》、《婆媳頂嘴》、《鬧毛包》等。也有一些由戲曲改編的,如《合缽》、《羅鍋兒搶親》等。自司瑞軒編演中、長篇以後,則多根據《聊齋志異》、《水滸傳》、《今古奇觀》等小說改編成分本演唱的曲目,如《胭脂》四本、《杜十娘》五本、《翠屏山》五本、《武十回》等,為增加趣味性,常採用古事今說的手法,插科打諢,輕松活潑,極富特色。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單弦牌子曲得到進一步的革新發展,形式上從聯曲體的中篇說唱,演變成聯曲體的短篇說唱,演出也由自彈自唱或一人站唱敲擊八角鼓、另一人操三弦伴奏,發展、產生了單弦對唱、牌子曲群唱、單弦聯唱等形式。

從1950年起,以杜澎為代表的一些人在創作反映現實生活的單弦曲詞時,側重塑造生動的人物形象,銳意革新,舍棄了傳統習慣上的首先緩緩闡明主題思想,再轉入正題的模式,開頭就開門見山出現人物,創編了《城鄉樂》等新曲目,並在曲牌上吸收了許多新民歌,有〔汾河水〕、〔亂雞啼〕等,增加了音樂的表現力。革新後的單弦牌子曲,在唱腔設計上,昂揚豪邁、鏗鏘有力,富有時代氣息。在伴奏方面,過去每個曲牌的結尾弦師都要接腔唱幾句,如〔雲蘇調〕接唱“依呀、依呀呀”,〔太平年〕接唱“太平年,年太平”,這種接唱和表達故事內容的要求有時很不合諧,破壞氣氛。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逐步將接唱部分改用三弦伴奏音樂代替,使歌唱和伴奏渾然一體。

代表曲目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單弦牌子曲代表性的新曲目有《四枝槍》、《好夫妻》、《紅花綠葉兩相幫》、《新五聖朝天》、《城鄉樂》、《反浪費》、《地下蒼松》、《天安門頌》、《青年英雄潘天炎》、《雙窩車》、《單槍赴會》、《一盆飯》、《星期天》、《打籮筐》等。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