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國強 -中國世家鑑定委員會鑑定專家

單國強

中國世家鑑定委員會鑑定專家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單國強,曾用名單國翔,筆名郭翔、翔,男,祖籍浙江紹興,1942年2月出生於上海,1965年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美術史系。北京故宮博物院研究員、宮廷部主任。主要從事古代書畫史論和書畫鑑定研究,享受國家特殊津貼。
  • 中文名
    單國強
  • 國籍
    中國
  • 出生日期
    1942
  • 畢業院校
    中央美術學院

人物簡介

單國強單國強

單國強,男,1942年2月出生於上海。1965年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美術史系。畢業後在故宮博物院從事業務工作。中共黨員,曾任院辦公室主任、陳列部主任,現任宮廷部主任,業務職稱研究員。

社會兼職: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博寶鑑寶網特邀鑑定專家、北京東方收藏家協會鑑定委員會副主任、北京工藝大師聯誼會顧問。曾任中央美術學院書畫鑑定碩士研究生班導師、聘任為中央民族大學、北京聯大套用文理學院、海淀大學客座教授。

個人成就

單國強單國強

目前主攻古代書畫史論和書畫鑑定研究。

先後應邀參加美國"明清繪畫"、"董其昌藝術"、"近代海派藝術"、日本"古代肖像畫"、香港"明代繪畫"等專題的海外國際研討會,並宣讀論文。

應邀參加國內主辦的上海博物館"清初四僧繪畫"、"清初四王繪畫"、上海書畫社"元代趙孟頫藝術"、無錫文化局"倪瓚生平與藝術",故宮博物院"明代吳門繪畫"、中央美術學院"明清繪畫剖析"、文物出版社"第三屆國際書法討論"等國際範圍的研討會,並發表了論文。

1993年被文化部評為1992年文化部優秀專家,享受國家特殊津貼。

主要作品

論文

單國強單國強

撰寫發表文章百餘篇,共60萬字左右;撰寫專著10本,約80萬字;合著專著2本,撰文15萬字;主編圖冊10餘本,撰寫前言及圖版說明共20萬字;副主編圖冊6本,撰寫前言或圖版說明共8萬字。總計寫作文字180餘萬。

專著

主要有《古畫鑑賞與收藏》、《戴進》、《中國繪畫史·明代》、《中華藝術通史·明代美術》、《古畫鑑定》、《巨匠與中國名畫·任伯年》、《中國巨匠》"戴進"、"吳偉"、"林良"、"呂紀"、"禹之鼎"等。合著專著有《中國書畫》、《中國美術史·明代》。

圖冊

主編有《古代仕女畫集》、《仕女畫圖典》、《肖像畫圖典》、《明四家畫集》、《沈周畫集》、《董其昌畫集》、《徐渭畫集》、《金陵八家畫集》、《揚州八怪全集·鄭燮》、《清代書法分類叢書》等。

副主編圖冊有《國寶薈萃》、《故宮文物大典》、《故宮博物院藏明清繪畫》、《王鐸繪畫精品集》、《王鐸書法精品集》等。擔任《大百科全書·美術》分卷主編,《中國名畫鑑賞辭典》、《中國文物鑑賞辭典》編委。

解開《無用師卷》4大謎團

謎團1:《無用師卷》畫了些什么?

“我去過台灣五六次,《無用師卷》也看過不止一次了。”單國強在北京故宮博物院與國寶打了30多年交道,上世紀80年代,他已經在浙江博物館看過《富春山居圖》的前半段《剩山圖》,《無用師卷》的影印本也在畫冊上看過無數次,但第一次見識真跡,還是1990年他第一次去台北故宮博物院時。

“這其實是一幅沒有畫完的作品。”單國強告訴記者,《富春山居圖》是黃公望79歲高齡時開始創作的。一次從松江歸富春山居,偕好友無用禪師同行。應無用禪師之求,黃公望就在他的山居南樓援筆作此長卷。開始時,他並未刻意去畫,只在閒暇時,興之所至,隨意畫上幾筆。因經常雲遊在外,而畫卷留在山中,三四年過去了還沒畫好。後來,他特地將畫卷放進隨身的行李中,早晚有空就接著畫,“黃公望晚年隱居在富春江畔,他建了一個名叫‘小洞天’的草廬,有機會看到江水,看一段江水畫一段,這實際上是他的一個寫生作品”。1350年,黃公望才為此圖題款,但最後何時完成,不得而知。

就畫面而言,《富春山居圖》是一幅少有的山水長卷。根據史料記載,原畫應該是“高一尺余,長二丈四尺”。將燒毀後的兩段比照著看,單國強向記者描述,《富春山居圖》開卷表現江邊景色,接著描繪起伏連綿的山巒,然後是廣闊的江水,最後高峰突起,在江水茫茫中結束全圖,“這些景致基本還是比較寫實的”。

值得注意的是,因為創作時間跨度長,前後畫風是有變化的。“前後兩段我仔細看了。開始的那一段比較像他的老師趙孟頫,但後來就越來越師法五代的董源和巨然,這一點在《剩山圖》中已見端倪。再後來就慢慢凝練出黃公望自己的畫風,開始時用筆多,後來用墨多,技法越來越純熟,《無用師卷》尤其能夠很清楚看出這個過渡。”單國強表示,儘管被人為割裂,但《富春山居圖》的神韻沒有斷開,本是一幅畫作的《剩山圖》和《無用師卷》,如一奶同胞,自有血脈互通。

謎團2:前後兩段能否完美拼接?

記者前日在雅昌藝術館看到,二玄社高仿真複製的《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按照原樣、原大小再現了當年被明末收藏家吳洪裕“火殉”之後的後半段。裝裱後總長10.51米,其中畫作部分6.37米,題跋就長達3.37米。

其中,題跋部分清晰勾勒了《無用師卷》的流傳過程。據記者統計,有名有姓的題跋就留下了10段之多,此外藏印無數,包括明代畫家沈周,畫家文徵明之子文彭,畫家、鑑賞家談志伊,太原王穉登和畫家周天球,收藏家鄒之麟,明代後期著名書畫家、鑑賞家董其昌等,“最重要的題跋,一個是沈周的,一個就是董其昌的。”單國強告訴記者,“火殉”事件之後,吳洪裕的侄子吳靜庵為了掩蓋火燒痕跡,將原本位於畫尾的、董其昌的題跋切割下來,挪至畫首。跋中寫明《富春山居圖》是為“無用師”所畫,所以此段才被後人稱為《無用師卷》。

與《剩山圖》相較,“《無用師卷》這段價值更大。它的題跋保存得很完整,沒有被燒掉。而《剩山圖》上面的題跋都是清代以後的藏家了,價值沒有那么大。”單國強說。

他介紹說,《富春山居圖》是用六張宣紙連線而作的長卷,每個連線處都有騎縫印章。《剩山圖》和《無用師卷》連線處的上端,就蓋著一枚吳之矩(吳洪裕之父)的白文方印。這枚印章加蓋時,《富春山居圖》尚是一幅完整長卷。雖然《剩山圖》經過不同藏家裝裱,經過截邊,比《無用師卷》窄了1.8厘米,但兩段畫卷合在一起時,這枚印章仍嚴絲合縫。

而那場“火殉”之災,在《富春山居圖》前後兩段留下了共同的傷疤。從《無用師卷》向右至《剩山圖》,留下了五處火痕,幾乎等距分布,而且越往右火痕越大。可以想見,當年《富春山居圖》捲軸在火中被灼燒的慘景。

記者在二玄社的高仿真複製品上看到,《無用師卷》起卷處就有三處十分明顯的火痕。而最右邊的一處火痕,恰好就在騎縫章之下,兩段畫作各半。在今天的《剩山圖》上,民國書畫鑑定大行家吳湖帆在這裡加註:“下方石坡、小樹、沙腳,除火痕空處各經補筆外,余皆一氣連屬。”

','

謎團3:燒毀的部分是什么?

單國強把《富春山居圖》的諸多版本分為“火前本”和“火後本”。今天的《剩山圖》和《無用師卷》都是“火後本”,當然也是唯一的真跡。而欲知當年燒毀部分的畫作原貌,還得從前人臨摹的《富春山居圖》中一探究竟,“由於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太出名了,明清畫家都爭相臨摹,現在有籍可查的臨摹本就有十餘幅”,這些都被單國強稱為“火前本”。

最出名的“火前本”有兩個,一是名為《山居圖》的“子明本”,現藏台北故宮;另一個就是沈周臨背摹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現藏北京故宮。“由於沈周的《富春山居圖》是憑記憶所畫,與原作還有些距離,畫風也完全是沈周自己的。目前最最可靠的,就是‘子明本’”,單國強說,這個版本還上演過一段《富春山居圖》收藏歷史上的笑談。

乾隆十年(1745)的冬天,一卷《富春山居圖》被征入宮。乾隆皇帝愛不釋手,把它珍藏在身邊不時取出來欣賞,並且在6米長卷的留白處賦詩題詞,加蓋玉璽,還逢人就邀詩題詞,將留白處題得滿滿五十六則讚嘆詩、蓋滿各式鈐印。這就是明末文人臨摹的《子明卷》。後人為牟利,將原作者題款去掉,偽造了黃公望的題款。因為偽作題款中說是為“子明隱君”所畫,所以這幅畫又被後人稱為《子明卷》。

第二年,又一幅《富春山居圖》也進了宮,這才是作為“火後本”的《無用師卷》。乾隆是個喜歡文物收藏的人,也喜歡演鑒寶節目、主持文物鑑定。因為先入為主的緣故,他深信第一卷是真跡,最終在翰林院掌院學士梁詩正、禮部侍郎沈德潛等幾位大臣的附和下,《無用師卷》被認定是贗品,列入“石渠寶笈次等”。在二玄社複製的這幅《無用師卷》上,記者看到梁詩正受命代筆在《無用師卷》上的題跋,他詳細記載了當時的鑑定結論:“此卷筆力苶弱,其為膺鼎無疑,惟畫格秀潤可喜,亦如雙鉤,下真跡一等。”值得慶幸的是,正因乾隆“打眼”,真品《無用師卷》才逃脫了被“毀容”的命運。

“我去過好幾次台灣,都沒有看到《子明卷》,因為正名之後,台北故宮就不拿出來了。”單國強告訴記者,通過他在影印本上看到的印象,被燒毀的有五尺左右,畫的是城樓隱約,平沙無垠,為富春江口出錢塘的景色;五尺之後,才是峰巒雲樹,坡石起伏。而今天的《剩山圖》,一開始就是高山,《子明卷》不是這樣。他的粗略印象是,“《子明卷》從筆墨功力、藝術水平等各方面都比《無用師卷》要差。但它是全本,其價值也在這裡。”

謎團4:《富春山居圖》價值幾何?

談到這幅傳奇名畫的價值,單國強表示,現在很多古書畫拍賣動輒上億,《富春山居圖》是“元四家”之首的最重要作品,再加上目前都被博物館收藏,已經很難估價了。

但他也談到一個參考價值。1996年,沈周背臨的那幅《富春山居圖》現身瀚海拍賣會,北京故宮博物院花了880萬元定向拍賣,當年十分轟動。這也是中國當代拍賣史上第一次由國家級博物館定向拍賣一件作品。

沈周背臨的《富春山居圖》1996年價值880萬元,“清四王”之一王時敏的臨摹本去年賣到了590萬元的高價,2008年浙江保利拍賣過一件董其昌臨摹的《富春山居圖》,當時的價格是14萬元。《富春山居圖》的真跡以咫尺片段就堪當稀世珍寶,其價值已難估量。

單國強已經看過二玄社複製的《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他讚嘆說不僅精妙還原了原作的筆墨變化,而且在保證原作風神的前提下有效地修復了畫面的皮損殘破。他也表示,目前受條件所限,國內公眾看不到《無用師卷》,透過高仿真複製品一睹真顏,也是一種替代。但記者了解到,二玄社30年前複製的《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已經所剩無幾,目前雅昌正積極與浙江博物館聯繫,爭取能夠獲得複製前半段《剩山圖》的授權,以高仿真複製品的形式,早日實現兩岸“合展”。

近日開始,名為《告訴你一個真實的《〈富春山居圖〉》的系列高仿真書畫展將在深圳雅昌藝術館隆重開展,展期一個月,將持續至4月20日結束。除了這幅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之外,還有目前“合展”呼聲很高的“三希帖”高仿真複製品。據了解,其中王羲之侄子王珣的《伯遠帖》、王羲之之子王獻之的《中秋帖》真跡目前在北京故宮,而王羲之的《快雪時晴帖》則藏在台北故宮。此外,還有多幅《富春山居圖》臨摹名作的高仿真複製品一同隨展,包括王時敏的《仿黃子久山水圖》、王鑑的《富春山居圖》、王原祁的《仿大痴山水》等,讓公眾能夠從多個臨摹本中體味“富春真味”。

新聞連結:分隔兩岸的故宮文物

1.“三希堂”法書

王羲之侄子王珣的《伯遠帖》、王羲之之子王獻之的《中秋帖》在北京故宮,王羲之的《快雪時晴帖》在台北故宮。前兩件書法早年流出北京故宮,不過在1951年的時候,另外的“兩希”現身香港拍賣行,周恩來總理得知訊息,批示立即成立“香港秘密收購小組”,終以50萬元港幣的價格,將《中秋帖》與《伯遠帖》帶回北京。從此,三希堂帖“一希”在台北,“兩希”在北京,隔海相望。

2.《清明上河圖》

真跡在北京故宮,清院本在台北故宮,明代仇英所繪的《仇本清明上河圖》在遼寧省博物館。

3.《滿文大藏經》

共刷十二部,至今雖僅有一部復現於世,不過數萬片梨木經書與108函印本俱全,其中32函庋存台北故宮,經板與76函藏於北京故宮。

4.《四庫全書》

文淵閣本在台北故宮,文津閣本在國家圖書館,文溯閣本在甘肅省圖書館,文瀾閣本今藏浙江圖書館。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