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羽

喬羽

喬羽,1927年11月16日出生于山東濟寧。中共黨員。1948年畢業于晉冀魯豫邊區北方大學藝術學院。

幼時家庭生活拮據,靠哥哥做店員維持生活。高中期間當過國小教員。1946年初入晉冀魯豫邊區北方大學學習,開始在報刊發表詩歌和小說,還寫過秧歌劇。1948年華北聯合大學與北方大學合並為華北大學,調入華大三部創作室,開始專業創作。

2010年4月9日,擔任北京大學歌劇研究院名譽院長。曾任中國歌劇舞劇院院長、中國音樂文學學會主席、中國社會音樂研究會名譽會長、第八屆全國政協委員。

  • 中文名稱
    喬羽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山東濟寧
  • 出生日期
    1927.11.16
  • 畢業院校
    晉冀魯豫邊區北方大學藝術學院
  • 代表作品
    《小船兒輕輕》,歌詞《讓我們蕩起雙槳》《我的祖國》等

個人履歷

早年經歷

1946年杏花盛開的時節,十九歲的喬羽因貧窮和戰亂,告別正在就讀的中西中學(現濟寧一中前身),經共產黨地下工作者的引薦,秘密進入晉冀魯豫邊區的北方大學就讀。

喬老爺題詞喬老爺題詞

1948年畢業于晉冀魯豫邊區北方大學藝術學院。1948年華北聯大與北方大學合並為華北大學,喬羽被調入華大三部創作室,開始專業創作。

最早的成名作

這個時期的喬羽對哲學、政治、經濟學頗感興趣。這時,他從學校裏被抽出來深入農村參與土改工作,寫出了十二萬字的《黨爾砦土改經驗調查報告》。土改工作團團長王任重對這篇觀點鮮明,邏輯嚴密、文筆漂亮的調查報告贊不絕口,下令立即把喬羽調到冀南區政策研究室。然而,王任重的命令,最終卻因中共中央的"這批學生誰也不能動,留等解放全中國統一使用"的命令化為泡影。這篇調查報告被當時的《冀南日報》加版轉載,對推動當地的土改工作發揮了重要的作用,竟成了喬羽最早的"成名作"。這年喬羽二十歲。

創作故事多

說到喬羽老先生的詞,其間的故事一抓一籮筐。最有趣的當數《難忘今宵》。喬老說,當年寫作這首歌詞,

喬羽喬羽

前後用了兩小時。那是1984年,在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排練現場,當時總導演黃一鶴突然覺得缺少一首與整台晚會相映襯的歌曲,于是匆匆地來到喬羽辦公室,開口便直接要歌詞,"你馬上給我寫首歌詞,春節晚會上要用。"喬羽當時很吃驚,"你說'馬上',什麽概念?""就是現在,我坐在這裏等,寫好就拿走!"喬羽眼見總導演急得不行,但是又無法當場寫就,于是讓導演先回,答應早上5點一定交稿。但是送走導演已是凌晨3點,而且事情來得太急,導演連要寫什麽內容也沒有交待。這時,喬羽已經顧不及詢問,他聯想當時的晚會,大年三十家家團圓,人人都有美好的祝福,這應該是值得人們永遠紀念的日子……靈感驟來,疾如春雨。喬羽馬上動筆,揮毫立就,"難忘今宵,難忘今宵,無論天涯與海角,神州大地同懷抱,共祝願祖國好,祖國好",歌詞情感深厚,道出了除夕夜所有中國人的心聲。兩小時內一氣呵成,早晨5點,這首詞準時交到導演手中。

耗時最長的一首歌詞是《思念》,喬羽從萌動寫作念頭到構思、完成,用了整整26年。1963年初夏的一天,喬羽從蹲點的邢台地區沙河縣回到北京垂楊柳的家裏,他走進臥室,開啟窗戶,倏地,涼蔭蔭的空氣伴著一隻蝴蝶輕柔而歡快地漫遊進來。喬羽一下呆住了,不敢動,也不敢收拾東西,生怕驚動了這個輕盈飄動的小精靈。他緊緊地盯住那隻撲閃著金黃色翅膀的蝴蝶,看它圍牆繞了六圈,又從視窗飛出。喬羽一直目送著它消失在陽光閃爍的美麗田野裏,一種聖潔感充溢在心頭,把沉淀在心底的甜酸苦辣全部翻騰了起來,一種突然而至,久已積蓄的情感涌流,強烈地撞擊他的心靈。但這次"奇遇"喬羽並沒讓它立即進入"創作",而是捂進心中"瓶底",像陳年老酒,一擱就是二十多年。直到1988年中央電視台春節晚會上,喬羽才和作曲家谷建芬合作,讓毛阿敏唱響了它。這是喬羽上千首歌詞創作中時間跨度最長的一首。

《我的祖國》

電影《上甘嶺》主題歌《我的祖國》,是喬羽的代表作之一。這首歌詞寫于1956年夏天。

喬羽寫作時,給這首歌定名為《一條大河》,發表時被編輯改成《我的祖國》。《我的祖國》的詞曲創作任務完成之後,長春電影製片廠請了當時一批國內擅長唱民歌的歌唱家們試唱,結果都不盡人意。喬羽忽然想到並提出:"怎麽不請郭蘭英來?"郭蘭英來了,一唱,在場的人都拍手叫好。錄音是在中央人民廣播電台進行的。那時,人們基本上沒有著作權意識。電影還沒出來,電台便向全國播放了這支歌。迅速地,城鄉處處都回蕩起了"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于是一個歷史事實形成了:最先唱響"一條大河"的是郭蘭英,最先播放這支歌的不是電影而是電台。

喬羽喬羽

與"三"結緣

喬羽這一生有三個名字。第一個名字叫喬慶寶,爹媽起的,用了十八年,直到參加革命,他才自作主張,改名喬羽,這是他的第二個名字。第三個名字叫"喬老爺",這在中國歌詞界、文藝界,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用喬羽自己的話說:周總理都叫我喬老爺。

說起來挺有趣兒,喬羽這一生不但有三個名字,他還有三個故鄉:第一故鄉,山東濟寧,這是生他養他的地方,他在這裏生活了十八年。第二個故鄉,太行山。這是他參加革命,就讀當時北方大學的地方,解放前後,他在這裏住過六年。第三個故鄉,北京。解放後,他大部分時間都是生活、工作在這裏。 不僅如此,喬羽從事創作以來,已作過上千首歌詞,有位評論家說喬羽作了三大國唱:一是《讓我們蕩起雙槳》,這是寫給少年兒童的;二是《最美不過夕陽紅》,這是寫給老年人的;三是《我的祖國》,這是寫給所有中國人的。因此他共有三個頭銜:劇作家,他寫過三個有名的劇本:《果園姐妹》《劉三姐》《楊開慧》;詞作家,他寫了一千零三首歌詞;中國歌劇舞劇院院長,他在這個位置上工作了十三年。如此說來,喬老爺的一生的確是與三有著不解之緣。

晚年心事

現在喬老已88歲高壽。2005年是他與夫人佟琦的金婚紀念。夫妻倆一路走來,懂得了相互忍讓、相互扶助,婚姻幸福美滿。晚年時,大家尊敬地稱喬羽為"詞壇泰鬥""詞壇不老松"等,但是喬老對此付之一笑,當學生稱他為"音樂文學界的泰鬥"時,喬先生認真地說:"我反對泰鬥的說法。泰鬥是那些永遠明亮的,指引方向的。而我隻是一個歌詞作者罷了。現在一些報刊上動不動就稱人是'著名的',然後就是大師、泰鬥。這是一種浮躁的社會現象。沒有人會說'著名的魯迅',我們隻說魯迅先生就可以了。曹雪芹寫了《紅樓夢》,不用說他著名,因為一提起他的名字人們就會肅然起敬。毛澤東就說:中國除了地大物博,還有一部《紅樓夢》。這就夠了。"

喬羽喬羽

喬老笑對功名,淡泊利祿,樂觀豁達。他平常愛啜幾口酒,抽幾口煙,也愛廣交朋友。他把一天的時間劃分為兩段,上午閉門寫作,謝絕來客來訪。一旦投入寫作,任何電話不接,任何人也不理睬,足見創作態度之認真。下午時間自由安排,或接待造訪者,或找老朋友聊天,再或散散步。平日裏喜歡釣魚。他說,尤其喜歡雨中垂釣。知足常樂,隨遇而安。

從他那兒,你可以領悟:許多原不曾經意的東西,原來有那麽多學問;原來心靈真的可以不為浮名和積習所累,許多艱辛隻需當時看開,以後便可作為談資和玩笑。

這一切,用喬老的歌詞形容最好不過:"青山在,人未老"。

周總理也叫我"喬老爺"

中國音樂文學學會黃山太平湖年會期間,筆者以特派記者和會議代表的雙重身份專訪了喬羽先生。我驚訝地發現會場內外來自全國各地的詞壇名家們均一口一聲"喬老爺"向他打招呼,有的甚至就直呼他"老爺",他居然也答應得那麽自然那麽高興,于是就把這個稱呼趣聞定為採訪的第一問題,喬羽答道:"這個稱呼可謂歷史悠久啦,那還是60年代電影《喬老爺上轎》轟動影壇的時候,一群圈內人發現我的音容笑貌酷似劇中人喬老爺,再加上我剛好也姓喬,于是賜給我'喬老爺'的稱呼,一傳十、十傳百,天長日久就這麽叫起來了。"有一次鄧穎超同志接見文藝界的朋友們,見面後一一握手寒暄,當握到喬羽的時候,鄧穎超眼睛一亮,非常認真地問道:"喬羽同志啊,怎麽人家都喊你'喬老爺'呀?連周總理也叫你喬老爺。"喬羽把稱呼的由來一一道上,聽得鄧穎超哈哈大笑:"看來我也得喊你一聲喬老爺了。"

個人生活

感情生活

1994年6月19日這一天,喬羽、佟琦夫婦迎來了他們結婚四十周年紀念日。兒女們選了一家典雅、寬敞的歌舞廳,為爸媽慶賀。意想不到的是,竟有上百位親朋好友,呼呼啦啦聞風而來,還驚動了央視的記者朋友。喬羽夫婦驚喜有加,老兩口偎依著相互勸酒,這時有位年輕的朋友突發感慨:"一位男人與一位女人在一起,居然能生活四十年,真是不可思議。"這一問,頓時偌大的舞廳一片安靜,人們期待著喬羽的回答。 喬羽問那位青年:"怎麽說?"那位青年快言快語:"實話實說。" 喬羽把玩著自己的酒杯,前後左右地看了看喜洋洋的朋友們,開口道:"如果讓我說實話,我隻有一個字--忍。" 夫人佟琦還沒等朋友們醒過神來,趕緊補了一句:"我有四個字--一忍再忍。" 歌舞廳內,頓時掌聲大作,笑聲不絕。 這就是喬羽,這位詞壇泰鬥已經寫了一千多首歌詞,每首不過幾百甚至幾十字,但歌詞中凝聚著真誠、美好和善良,以智慧、幽默、平實的表現手法抓住了億萬中國人的心。從一定意義上講,這真的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在建國五十周年由中宣部等六家單位主辦的《新中國舞台、影視藝術精品選》裏,喬羽有《我的祖國》《祖國頌》《讓我們蕩起雙槳》《思念》《人說山西好風光》《難忘今宵》《愛我中華》等多部作品入選,是入選作品最多的藝術家。黨和國家鑒于他的卓越貢獻,批準授予喬羽"終身不退休的藝術家"稱號。每談及此,喬羽大都一笑了之。回顧往事時,他感慨萬千,時常用這樣三句話自慰自勉:"不為時尚所惑,不為積習所蔽,不為浮名所累。" 要抒發喬老先生"百年心事歸平淡"的心曲,最合適的恐怕還是他自己曾寫過的一首無題詩: 滄海桑田,白雲蒼狗, 歷史是一個古怪的老頭。 他要留下的誰也無法趕走, 他要送走的誰也無法挽留。

喬羽 佟琦喬羽 佟琦

重回故裏

2009年9月10日至11日,素有詞壇泰鬥美譽的喬羽先生攜夫人兒女來到老家東平探訪。縣委書記陳湘安對他們的到來表示熱烈歡迎。縣委副書記、縣長趙德健,縣人大常委會主任姜興春,縣委常委、宣傳部部長郭冬雲等陪同活動。

喬羽祖籍泰安市東平縣沙河站鎮喬村。據該村《喬氏家譜》記載,當年因家境貧寒,為生活所迫,喬羽的祖父喬東垣先生在清光緒年間領著家人到濟寧謀生,從此客居濟寧,風度儒雅,精神矍鑠,一口地道的鄉音更是讓人倍感親切。喬老說,東平是我的老家,很早就想回家看看,今天終于如願以償。喬老對東平的發展表示由衷的高興和贊嘆。10日下午,他滿懷喜悅地回到祖籍地沙河站喬村。鄉親們聽說喬羽先生回家探親,都早早的來到村口等待迎接,村口懸掛的"喬老,鄉親們熱愛您、想念您啊"條幅更是體現了老鄉們對他的思念之情。

來到村委後,喬老夫人一下車便親切地與聚集在此等候的鄉親招手致意。老鄉相逢,親情更濃。此時此刻,一種血濃于水的感情灑向了每個人的心頭。隨後,喬老先生與喬氏族人共敘鄉情。他說,當年因家境貧寒,祖父為生計所迫離開家鄉,心情十分激動。他希望老家經濟發展、文化繁榮,明天更加美好。喬老還興致勃勃地遊覽了大清河、東平湖,他對美麗的東平湖、濕地風光贊不絕口,對故鄉的未來寄予美好的祝願。

主要作品

文學作品

文學劇本《劉三姐》《紅孩子》。

喬羽喬羽

歌詞《我的祖國》《牡丹之歌》《人說山西好風光》《讓我們蕩起雙槳》

《思念》《說聊齋》《巫山神女》《夕陽紅》《難忘今宵》(春晚主題曲)

《愛我中華》《祖國頌》等歌詞表達了新時期中國人民的心聲,因而他的作品

廣泛流傳,成為人們傳唱的經典之作。

《愛我中華》已載入北師大版語文四年級上冊。

播種希望》已成為北京石油學院附屬國小校歌。

《一方沃土》已成為國立華僑大學校歌。

大風車》《動畫城》等。

勝利列車(劇本)與逯斐合著,1949年,三聯

花開滿山頭(劇本)1951年,天下

果園姐妹(劇本)1951年,中青

森林裏的宴會(兒童歌舞劇)編劇,1956年,上海少兒

龍潭故事(詩歌)1956年,少兒

紅色少年行(電影劇本)與時佑平合著,1958年,電影

八十大壽(歌劇)1959年,寶文堂

宇宙的駿馬(話劇)1959年,少兒

祖國頌》(歌詞,喬羽做詞)1959年,雲南人民

鯉魚媽媽(兒童歌舞劇)1960年,戲劇

全世界人民團結起來(歌曲)作詞,1966年,音樂

楊開慧(話劇)與樹園等合著,1978年,河南人民

為他人創作

《問明月》(2012‎年中央電視台中秋晚會)和庄奴作詞,由谷建芬作曲,由曹芙嘉、巫啓賢演唱

人物成就

喬羽還在20多歲的青年時代,就創作了童話《龍潭的故事》,批評貪得無厭的人。兒童劇《果園姐妹》使"大灰狼"的形象家喻戶曉。《我的祖國》《人說山西好風光》《愛我中華》一經譜曲,廣為傳唱。1956年與時佑平合作創作電影文學劇本《紅色少年行》,(即電影《紅孩子》),描寫了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期間,一群兒童成長為革命少年的故事。1954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1960年署上自己名字不署真作者名字的將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團原創的彩調劇《劉三姐》改編出電影劇本《劉三姐》,柳州彩調劇以反映反壓迫敢于階級鬥爭為主線,將一個隱約的傳說創作為歌頌美麗智慧勇敢的民間歌手劉三姐,帶有濃鬱的地方民族色彩。1964年還參加了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詩詞部分的寫作。粉碎四人幫後,與樹園等合作創作了話劇《楊開慧》並繼續創作了歌詞,現任中國歌劇舞劇院院長。是中國音樂創作界不折不扣的詞壇泰鬥。歷任文化部、中國戲劇家協會、中國歌劇舞劇院專業創作幹部,中國歌劇舞劇院副院長、院長,一級編劇。全國第八屆政協委員。著有歌詞集《小船兒輕輕》,歌詞《讓我們蕩起雙槳》《我的祖國》《祖國頌》《牡丹之歌》《難忘今宵》《思念》《說聊齋》等。上列歌曲均獲全國大獎。

喬羽喬羽

人物評價

喬羽,待人敬而不疏,近而不謔。濃厚的鄉音鏗鏘有致,言詞幽默有趣,加上他言語間的手勢動感明快,第一眼就給人留下神採奕奕,精神矍鑠的印象。

喬羽喬羽

喬羽幼時受其父文學熏陶,4歲時已能識字三千,《百家姓》《千字文》《三字經》讀來不覺費勁。小時苦讀,很早便懂得了格律詩、樂府和古今民歌,由于博聞強記又有來自民間的稟賦,這些為他的歌詞寫作夯實了基礎。喬羽青年時立志,寫作小有名氣。幾十年的人生經歷給了他最大的學問,他常說,寫作時的許多感受都來自于生活。

他將自己的才華用于寫歌,但是在他眼裏,寫歌詞並不是高貴神聖的創作。喬羽經常說:"我一向不把歌詞看作是錦衣美事,高堂華屋。它是尋常人家一日不可或缺的家常飯,粗布衣,或者是雖不寬敞卻也溫馨的小小院落。"在他心中,帶著淳樸的生活氣息和泥土芬芳倒是最好的作品。有人說喬羽玩"土氣"極為地道。他的知識結構,可說是從民間奠基而又遍讀古書搭起了架子,且又以古今中外各種"雜書"填充門牆。于是乎,人們聽到這樣再平常不過的歌詞,"姑娘好像花一樣,小伙兒心胸多寬廣,朋友來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來了,迎接它的有獵槍。"還有"人說山西好風光,地肥水美五谷香",是多麽的樸素精練!喬羽說:"我不喜歡塗脂抹粉,喜歡直來直去的大白話。"其實,他的歌詞看似極普通的語言,但是隻有喬老才深刻體會到它們是"容易寫,寫好難"。​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