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治四世

喬治四世

喬治·奧古斯塔斯(George IV of the United Kingdom,1762年8月12日——1830年6月26日),是喬治三世的長子,封威爾士親王。1820年,父親喬治三世晏駕後,58歲的他成為英國國王、漢諾威選侯,稱喬治四世。1830年駕崩,享年67歲。從1820年到1830年,喬治四世僅當了10 年的國王,實際掌權 18 年。

  • 中文名稱
    喬治四世
  • 外文名稱
    George IV
  • 別名
    喬治·奧古斯塔斯·弗雷德裏克
  • 國籍
    英國
  • 出生日期
    1762年8月12日
  • 逝世日期
    1830年6月26日
  • 父親
    喬治三世

生平簡介

喬治·奧古斯塔斯(George IV of the United Kingdom,1762年8月12日--1830年6月26日),是喬治三世的長子,封威爾士親王。1795年,為償還債務,與遠房堂妹卡羅琳結婚,在他們唯一的女兒夏洛特出生後不久即告分居。1810年,喬治三世病重,根據議會通過的"攝政法"成為攝政王。他就開始行使國王的全部權力了,1817年,女王儲夏洛特難產,生下一男嬰後死于大量出血,嬰兒也隨即夭折。之後除了她六叔以外,她那伙兒年近半百的叔叔們在短短的一年內競相迎娶多名歐陸的公主或郡主為妻,以便孕育出新的王室繼承人。1820年,父親喬治三世晏駕後,58歲的他成為英國國王、漢諾威選侯,稱喬治四世。 但他拒絕將其妻卡羅琳加冕為王後。1821年,分居多年的妻子卡羅琳逝世,但是他已無意再娶。1830年駕崩,享年67歲。從 1820 年到 1830 年,喬治四世僅當了 10 年的國王。從 1812 年起,當父王患了精神病後,他實際掌權 18 年。

年少時的喬治年少時的喬治

喬治在1762年8月12日生于倫敦的聖詹姆士宮。作為英王喬治三世的長子,他甫出生便自動成為康沃爾公爵和羅撒西公爵,數日後獲冊封為威爾士親王和切斯特伯爵。同年9月18日,他獲坎特伯雷大主教托馬斯·塞克主持浸禮,教父和教母包括他的舅父梅克倫堡-施特雷利茨公爵(由宮務大臣德文郡公爵任代理人)、叔公坎伯蘭公爵和祖母威爾士太妃。威爾士親王幼時天資聰敏,很快便學會母語英語,以及法語、德語和義大利語。

聖詹姆士宮聖詹姆士宮

威爾士親王年滿18歲時,便被安排遷往屬于自己的宮殿。與他樸實無華、毫無緋聞的父王不同,長大獨立後的威爾士親王過著奢華放縱的糜爛生活,他除了養成酗酒的習慣外,還包養不少情婦,越軌行為屢有所聞。喬治口才了得,不論酒醉和清醒的時候,都在談吐間顯露他機智風趣的一面;此外,他又培養出高尚但豪華的生活品味,並大灑金錢來裝修自己的宮殿。

在1783年,年滿21歲的威爾士親王獲國會發放每年60,000英鎊的生活費,另外又從父王取得每年50,000英鎊的津貼。盡管他每年獲得相當于現今上千萬英鎊的金錢,但都隻能補貼他龐大開銷中的一小部份。其中,單是每年馬廄的開支便已經高達31,000英鎊。不久以後,他選擇遷入倫敦的卡爾頓府,繼續過著揮霍無度的生活。喬治三世一心希望兒子樸實勤儉,過著王位法定繼承人應有的生活,可是其放縱行徑令兩父子的關系從此漸漸惡化。此外,喬治三世政治立場保守,但他的兒子卻寵信查爾斯·詹姆士·福克斯等立場激進的政客;因此兩人關系日益疏離,最終勢成水火。

就在年滿21歲後不久,威爾士親王被一名叫瑪麗亞·費茲赫伯特(Maria Fitzherbert)的女子迷倒,而且還傳出戀情。這位費茲赫伯特是庶民出身,比威爾士親王年長六歲,曾喪偶兩次,而且是羅馬天主教徒。盡管如此,威爾士親王還是堅持要迎娶這位女子。不過根據《1701年嗣位法案》,凡天主教徒的配偶都不能登上英國王位;而且《1772年王家婚姻法案》規定,未得英王同意,威爾士親王都不可建立任何婚姻關系。由此看來,喬治三世也絕不會準許兒子迎娶這位女子。

瑪麗亞·費茲赫伯特瑪麗亞·費茲赫伯特

1785年12月15日,未征得父王同意的威爾士親王,與費茲赫伯特在梅費爾公園街的寓所簽字結婚。由于喬治三世從未批準,因此這樁婚事在法律上是無效的。可是,費茲赫伯特卻堅信自己是威爾士親王名媒正娶的妻子。她認為婚事在宗教上獲得認可,而且教會法律應凌駕于國家法律之上。但基于政治理由,兩人婚事隻可維持保密,費茲赫伯特亦承諾不向外界公開。

貴為威爾士親王的喬治後來因為過度揮霍而負債累累。由于得不到父王的接濟,迫使他遷出卡爾頓府,並遷入瑪麗亞的寓所。1787年,政界的朋友建議他尋求國會發放額外生活費,以解決他的財政問題。當時外界已開始揣測他與瑪麗亞的關系,而兩人非法的婚姻關系一旦公開,勢必成為全國一大醜聞,甚至會影響國會的決定。因此,輝格黨黨魁查爾斯·詹姆士·福克斯受威爾士親王所托,向外宣稱有關傳聞全屬"誹謗",企圖淡化輿論揣測。然而,如此強烈地公開否認兩人的婚姻和感情關系,使得瑪麗亞相當不快。為了取悅她,威爾士親王唯有再要求另一位輝格黨下議員理查·布林斯裏·謝裏敦,以更謹慎的言詞向外界澄清福克斯過激的言論。與此同時,國會通過發放161,000英鎊給威爾士親王以償還債務,另外又撥款60,000英鎊裝修卡爾頓府。

喬治的父王喬治三世喬治的父王喬治三世

威爾斯親王

1762年8月12日生于倫敦聖詹姆斯宮,作為國王的長子,自動成為康沃爾公爵和威爾士親王。小的時候,喬治·奧古斯塔斯是個才華橫溢的學生,除了母語英語外,他還精通法語,德語和拉丁語。在他年滿21歲時,他從議會得到6萬英鎊的贈款以裝修住宅和50萬英鎊的年收入。然後,他建立了自己的宮殿,靠著風流倜儻,一表人材,在那裏過著放蕩的生活。政治上,也繼承了漢諾威家族的傳統,每一個王太子都反對當權的父王。

喬治四世喬治四世

他可能是漢諾威王朝歷代以來最聰明、最有藝術才華的人,因而能在 1784 年被選入"庄嚴牛排俱樂部",並佔有自己一席之地。該俱樂部是英國一些有學問的貴族成立的星期六聚餐會。之所以受到貴族學者們的贊賞,是因為他對建築風格也頗有研究,趣味不同凡響。

小喬治從小就是個色鬼,16歲那年就奪走母後身邊一個侍女的貞操,18歲又和一個女演員鬼混,以至國王花了5000英鎊才掩蓋住這個醜聞,1784 年,他遇上了一位比他大5 歲的女子。瑪麗亞·安妮菲茨赫伯特夫人。那女子是個羅馬天主教徒的寡婦。他愛她及其瘋狂,瑪利亞嚇的逃到荷蘭,小喬治痛苦的聲稱要和她一道私奔到美國,最終他和那美麗的寡婦正式結婚了。當時國教是新教,天主教仍被禁著,誰來主持婚禮呢?王太子找到一位名叫巴特的牧師。巴特牧師正因為拖欠債務被監禁,他同意為王太子舉行結婚儀式,條件是將來王太子登基後,封他當主教。這一婚禮盡管合乎教規,但根據1772 年的王家婚姻法,從一開始就無效。以後的歲月中,小喬治雖然頁偶爾有情婦,但最後都是會回到菲茨赫伯特夫人身邊。

菲茨赫伯特夫人菲茨赫伯特夫人

1785年他陷入了巨額的債務,喬治三世就拒不為兒子增加年金,說那是"無恥地浪費公款去滿足一個不走正道的年輕人的奢欲"。他被迫和菲茨赫伯特夫人搬出自己的官邸,他的盟友在議會提出給他增加年金的動議,但被議會以他可疑的婚姻為由拒絕了。直到他發表聲明否認和菲茨赫伯特夫人的關系,議會才同意撥款16.1萬英鎊替他償還債務和用6萬英鎊贖回他的官邸。一直到1800 年,菲茨赫伯特夫人還是回到自認為合法丈夫的身邊,幫助威爾士親王戒酒,並護理他因胃炎而受害的身體。

攝政危機

當父王喬治三世在1788 年11 月精神病情嚴重時,英國議會突然發現由于國王的缺席,議會將無法進行任何活動。王子的朋友查爾斯·詹姆士·福克斯主張威爾士親王攝政,在國王因病喪失能力期間自動享有國王的一切權利。他的主張遭到了首相小威廉·皮特的反對,小皮特認為權力屬于議會。威爾士親王雖然有得罪小皮特的勇氣,卻沒有支持福克斯的哲學。

1792漫畫1792漫畫

社會上對他議論頗多。《泰晤士報》就有文章把他說成"一個酒鬼,一個信誓旦旦然而永遠隻愛女人和酒瓶而不喜歡政治和教會的人"。他食量大如牛,嗜酒如命,因而30 多歲就大腹便便,胖得像漫畫中的怪物,而且,臉色緋紅,高挺的酒糟鼻子就更紅了,好像一戳就能噴出血水來。他時刻有中風的危險。他身邊盡是空酒瓶和一大堆用便壺壓著的各種葯品,還有各家酒店的欠款單。

對這位王太子的敵意大多出于政治上的理由,批評得有點言過其實。然而,王太子決不隻是這樣。當他比較清醒時,他的談話很有內容,而且充滿令人感興趣的奇聞軼事。他的記憶力非常好,而且善于摹擬別人說話的腔調和動作。他的好友、紈絝子弟布魯邁爾就說過,王太子本來可以成為歐洲最佳的喜劇演員。

在父王喬治三世和保守派政治家眼裏,年輕時的喬治四世是不堪信任的。他的密友之一就是查爾斯·詹姆士·福克斯。當福克斯穿著美洲反殖民主義分子的製服,大搖大擺地走來走去時,他還鼓掌。他支持福克斯是因為福克斯是首相小皮特的政敵,而皮特又是他父親遴選的首相。他也支持過輝格主義,輝格主義主張國王隻是名義上的領袖而無任何實權,他的真正意圖是把它當成打攪父王的一種手段。

1793年以後,英國政潮洶涌,政事激烈。王太子得出這樣一個結論:福克斯的輝格主義黨原則可能導致革命和無政府主義。他對輝格黨人曾許過數不清的願,但當他繼位為國王以後,立即告訴他們不可能從他那裏得到任何東西。喬治四世留任了其父時的托利黨大臣。托利黨被認為一向是保守的。

奉旨成婚

攝政危機告終後,威爾士親王繼續過著奢侈的生活,並再一次負債累累。這次,喬治三世堅持要他迎娶來自不倫瑞克的堂妹卡羅琳,否則不會向他提供任何財政援助。[22]迫于無奈下,威爾士親王唯有默許父王的要求,在1795年4月8日于聖詹姆士宮內的王家禮拜堂完婚。可惜的是,這場婚姻形同災難,兩人性格完全不合,在1796年1月,兩人誕下唯一的孩子夏洛特公主後,更在同年3月正式分居,此後未曾同住。雖然有幾段疏離時期,但威爾士親王餘生的感情生活基本上都與瑪麗亞·費茲赫伯特連在一起。

其實在認識費茲赫伯特前,威爾士親王可能已育有數名私生子女。他較早期的其中一位情婦是女演員瑪麗·羅賓遜(Mary Robinson),據了解,羅賓遜曾威脅將他的情信售予各大報館後,獲私底下發放一筆可觀的長俸。[24]至于其他早期的情婦還包括前夫任職醫生的交際花格蕾絲·艾略特(Grace Elliott)、[25]以及曾令他著迷好幾年的澤西伯爵夫人(Countess of Jersey)等人。[23]踏入晚年後,他的情婦包括赫特福德侯爵夫人(Marchioness of Hertford),而臨終前十年的新寵則是康寧漢侯爵夫人(Marchioness Conyngham)。

無論如可,威爾士親王大婚後,他累積高達630,000英鎊的債務在1795年獲國會暫時清還一部份。[27]在不情願的情況下,國會又勉為其難地通過向他每年額外多撥65,000鎊生活費,以長遠徹底償還債務。[28]這個額外撥款額到1803年再上調多60,000鎊至每年125,000鎊。一直到1806年,威爾士親王才完全清還所有在1795年欠下的債務,但他自1795年以來又累積欠下了另一筆債務,使債務問題沒完沒了地持續下去。

婚姻鬧劇

王太子最大的災難是1795 年同意與他表妹布倫斯維克的卡羅琳結婚,以便敦促議會勾消自己已經達到63萬的債務。當他見到未來的新娘時,不禁大驚失色,脫口說了聲:"天哪!"接著又說:"我不舒服,請給我一杯白蘭地。"而卡羅琳也發覺他"太胖,遠不如他的肖像畫那樣漂亮"。王太子在婚禮上爛醉如泥,像死豬一樣被僕人們抬進了洞房。

布倫斯維克的卡羅琳王後布倫斯維克的卡羅琳王後

卡羅琳並不比王太子苗條多少,她不僅肥胖,還粗魯、庸俗、邋遢,決不是一位理想的威爾士王妃。而且這位公主的放蕩不羈絲毫不比老公遜色,1796年元月,她生下夏洛蒂公主以後,他倆就分居了。在以後的歲月裏,卡羅琳多半時間在義大利生活,甚至有一個私生女。

1820年,喬治四世即位。卡羅琳回到英國要求當王後。喬治四世哪能同意卡羅琳當王後,一些反對派公眾利用這一矛盾,作為反對喬治四世及其政府的焦點。倫敦到處都貼滿了標語:"王後永遠是王後!把國王扔下河去!"公眾們擁簇著卡羅琳的敞篷馬車,在倫敦的繁華大街上招搖過市。肥胖的卡羅琳不時地向人們頭頂上撒花瓣……喬治四世聞訊後勃然大怒。他強迫政府提出一項法案,剝奪卡羅琳的王後頭銜,並宣布她與國王的婚姻永遠無效。由于提出來的大量證據完全不足憑信,這一法案最終沒有通過。

上議院傳召卡羅琳上議院傳召卡羅琳

喬治四世登基,舉行了盛大的加冕大典。怒氣沖沖的卡羅琳乘著馬車去闖加冕會場,但在威斯敏斯特教堂門口被擋駕了。幸好,為了這位國王的心情平靜,他這位不相稱的王後于1821年8月7日得暴病而死了。

攝政和統治

攝政英國

1810年他48 歲當上攝政王。他為慶祝新得到的權力而大講排場。接著,慶祝盟軍戰勝拿破崙,王宮內外到處張燈結彩,大擺筵席款待來訪的外國君主。在籌劃諸如此類的事情時,他忘了自己的疾病,一反昔日的懶惰,事無巨細,一律親自過問。

1816年1816年

王太子從他成為攝政王時起,他就身心交困而不能採取任何堅定立場了。他整日酗酒,瘋瘋癲癲,軟弱而搖擺不定。輝格黨人和托利黨人都不信任他,他不值得信任是因為他不喜歡吵吵鬧鬧的場面,因為他懶惰,因為他總是得過且過。他支持天主教徒解放。但又因為宣誓要忠于新教,而陷于長期矛盾中。喬治四世曾經同意過某個大臣的建議,但當另一個大臣極力反對時,他又否認他曾經同意過。

大臣們認為喬治四世畢竟不是個有惡意的人。即使在最受人詛咒的時刻,他也有其寬厚的一面。在作籠統聲明時,他可能聲色俱厲,但遇到具體情況就不一樣了。羅伯特·皮爾擔任內務大臣時,有一天清晨兩點鍾,他被人從被窩裏叫醒了。他大為驚訝,原來,國王寫來一信,要他暫緩執行預定第二天早上處決的罪犯。

豪華的加冕

喬治四世的加冕儀式,可說是歷代以來最盛大的一次,耗資20.4萬英鎊。(老國王的加冕禮才10萬英鎊)極盡了國王的盛榮。新國王在典禮中"就像天堂中一隻美麗鳥"。第二年,喬治四世極其成功地正式訪問了都柏林和愛丁堡。他在愛丁堡還身穿斯圖亞特花格呢衣服,在"王子大道"上漫步。愛爾蘭是聯合王國最不臣服的一部分,訪問那裏是一個非常大膽的步驟。一個愛爾蘭老人聲稱:"1798 年我反叛過老國王喬治三世。但是,上帝在上,我願為他的兒子死一千次。"喬治四世能獲得如此成功,是因為他性格隨和,能和平民百姓接近,喬治四世在正式社交場合,舉止端庄肅穆,自有王室之尊,因而至少暫時抹去了其他行動所造成的壞印象。此刻誰也不會去回憶他那瘋瘋癲癲的醉鬼形象。

喬治四世在位頭兩年,他那些激動人心的風度持續不長。他不到60 歲就老態龍鍾了。他睡不好覺,剩下的一點兒精力,又被白蘭地送下去的大劑量鴉片酊耗盡了。國王成了一個花錢很多的隱士,住在溫莎城堡中,滿腦子盡是異想天開的建築構思,而不是國家大事。

迷戀建築

喬治四世決心修建堪與歐洲媲美的宮殿。他要求風格多樣化,包括恢復溫莎城堡的哥特式,王室的鄉村別墅的農家風格。以及布賴頓閣樓所特有的東方式。建成的布賴頓閣樓曾遭到一些人的取笑。盡管遭人嘲笑,但喬治四世主持設計的布賴頓閣樓的建築是成功的。圓屋頂和尖塔夾雜在一起,中國式的家具以及形似蓮花和蚊龍的枝形吊燈相得益彰。喬治四世不願跟著別人的時新樣式跑,而總是自己創新。他的最新的創新之一就是發現了這處海濱勝地,並建造了布賴頓閣樓,以及與之相應的生活方式。喬治四世的生活方式是演變的。早期,他過的幾乎是放蕩生活。後來,他在布賴頓閣樓裏過著寧靜的的生活。他還帶頭穿那種玄黑的暗色服裝,用以取代彩色斑斕"孔雀式"的時裝。

布萊頓的王家穹頂宮布萊頓的王家穹頂宮

評價

喬治四世的晚年被一群昔日的年老男女朋友包圍著,主事的是他的那位邪惡的大夫和知心人奈頓爵士。來訪者看到這情景十分可憐而令人難以忍受。有時候,喬治四世佯稱他在法國滑鐵盧之役中起了特殊作用,誰也不知道他是開玩笑,還是像他父親喬治三世那樣精神失常了。

喬治四世是一位有才華的國王,在某種程度上是位偉大人物,可惜的是他年輕時常因酗酒而瘋瘋癲癲,在他的晚年也很可悲,當有人奉承他時,他笑笑說:"我覺得我自己本來可能並且應該更偉大些。" 的確,喬治四世的一生,糊塗的時候比清醒的時候要多。

喬治四世時期的首相

斯賓塞·珀西瓦爾1809年10月04日-1812年05月11日托利黨

倫敦攝政街倫敦攝政街

利物浦伯爵1812年06月09日-1827年04月10日 托利黨

喬治·坎寧1827年04月10日-1827年08月08日 托利黨

戈德裏奇子爵1827年08月31日-1828年01月22日 托利黨

威靈頓公爵 1828年01月22日-1830年11月22日 托利黨

人物影響

喬治四世晚年身體和精神日益衰退,漸漸淡出公眾場合,一生的窮奢極侈隻為他換來極差的民望。他的一位高級近侍私下在日記對他作出如此評價:沒有一隻狗會比這位國王更加卑劣、膽小、自私和麻木不仁……世上好的君主不多,但我相信他定是最差的其中一位。

至于《泰晤士報》在喬治駕崩後,也從社會上的精英階層得出以下評價:世上未曾有人像這位國王,死時得不到人民的婉惜。試問有誰為他落淚?有哪顆心為他悸動、勾起真摯的哀思?……如果他試過有朋友--一位不論來自任何階層的摯友--我們要嚴正表示,他或她的名字根本從未為我們所知。

攝政公園附近的攝政式排屋攝政公園附近的攝政式排屋

在天主教解放運動引起的政局危機期間,威靈頓公爵曾指責喬治四世是他"平生遇過最差劣的人、也是最自私、最無信義、最心地不良的人,也完全沒有任何優點能夠補償他的缺點",不過,威靈頓在上議院宣讀的悼詞,則形容喬治四世"是當代最有教養的紳士",又贊揚他的知識和才華。威靈頓對喬治的真正觀感,可能介乎于這兩個極端評價之間,正如他後來說到,喬治"在贊助藝術方面貢獻非凡……集才華、機智、幽默、固執和予人好感等特質于一身--簡而言之,他既擁有最反面的特質,同時也混合絕大多數的良好優點--這是我平生唯一所見的。"

喬治四世憑借自己的生活風格和態度,獲得"英格蘭第一紳士"(First Gentleman of England)之譽。從他的開朗一面、聰敏和機智的資質,學者多數肯定喬治是富有才華的,可是,他的怠倦和毫無節製的暴飲暴食,把自己的才華白白浪費掉,正如《泰晤士報》評論到,喬治在生活態度上,"寧可選女人和美酒,也不要政治與和宗教布道"。

現時世上仍存在多座喬治四世的雕像,大部份都在他在位期間豎立。在英國,較為人熟悉的喬治四世雕像,包括位于特拉法加廣場一座由法蘭西斯·錢特裏爵士(Sir Francis Chantrey)製作的一尊喬治騎馬銅像,以及另一座位于布萊頓王家穹頂宮的喬治站立銅像。

在愛丁堡,"喬治四世橋"是連線舊城"高街"(High Street)至南部"牛門"的要道。"喬治四世橋"是一道人工抬升的路面,由建築師托馬斯·漢彌爾頓設計,1829年起修建,至1835年落成。倫敦市中心另有一座英王十字火車站,車站落成于1852年,站名來自原址的一座喬治四世紀念碑,該紀念碑在1830年代豎立,但壽命短暫,于1845年隨著車站的興建而拆毀。

穿上蘇格蘭裙的喬治四世穿上蘇格蘭裙的喬治四世

早在18世紀末,當政府決定向假發粉征稅後,喬治已決定放棄佩戴一直以來流行的假發,在人前以真發示人。此外,他還在攝政時期帶領英國興起新的潮流服飾,當中,他選擇穿起昔日流行過的深色衣服,以遮掩自己的擁腫身形;又愛穿褲子而不穿馬褲,因為褲子比後者更松身。喬治為方便掩蓋自己的雙下巴,亦引領社會興起穿高領衣服和領巾的潮流。在1797年時,喬治的體重已達111公斤,到1824年時,他更要穿上適合50吋腰的束腹.特別的是,喬治四世在1822年穿著蘇格蘭裙訪問蘇格蘭後,當地興起穿蘇格蘭裙的習慣,至今,蘇格蘭裙已發展成為蘇格蘭的"傳統服飾"。

稱號、榮譽

頭銜與稱號

1762年8月12日-1762年8月19日:康沃爾公爵殿下

1762年8月19日-1820年1月29日:威爾士親王殿下

1811年2月5日-1820年1月29日:攝政王殿下

1814年10月1日-1820年1月29日:漢諾威王儲殿下

1820年1月29日-1830年6月26日:英王陛下

英王喬治四世的王家敬稱

參考敬稱:英王陛下

語體敬稱:陛下

其他敬稱:先生

根據通過設立攝政時期的國會法案,攝政王的正式頭銜是"大不列顛及愛爾蘭聯合王國攝政"(Regent of the 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因此再加上他本身的身份,他在任攝政期間的正式頭銜是"大不列顛及愛爾蘭聯合王國攝政及威爾士親王殿下"(His Royal Highness The Prince of Wales, Regent of the 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簡稱"攝政王殿下"(His Royal Highness The Prince Regent),後者比起前者更為常用。至于在任英國國君期間,他的頭銜則是"蒙上帝之恩、大不列顛及愛爾蘭聯合王國國王及信仰的守護者喬治四世"(George the Fourth, by the Grace of God, of the 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 King, Defender of the Faith)。此外,在1814年起至繼位為喬治四世期間,他也是"漢諾威王儲"(Crown Prince of Hanover)。

榮譽

K.G.--嘉德勛章(1765年12月26日)

P.C. --英國樞密院(1783年8月29日)

K.T. --薊花勛章(1811年11月5日以攝政身份獲非正式授予)

K.P. --聖派翠克勛章(1811年11月5日以攝政身份獲非正式授予)

G.C.B. --巴斯勛章(1815年1月2日以攝政身份獲非正式授予)

G.C.H. --王家圭爾夫勛章(1815年8月12日以攝政身份獲非正式授予)

G.C.M.G. --聖米迦勒及聖喬治勛章(1818年4月27日以攝政身份獲非正式授予)

(英國勛銜全部于1820年1月29日因繼位而停止適用)

勛爵士團元首(1820年1月29日至1830年6月26日擔任)

嘉德勛爵士團薊花勛爵士團

聖派翠克勛爵士團

巴斯勛爵士團

王家圭爾夫勛爵士團

聖米迦勒及聖喬治勛爵士團

外國榮譽

聖安德魯騎士勛章(1813年11月25日,俄羅斯帝國)

聖靈騎士勛章(1814年4月20日,法國)

聖米迦勒騎士勛章(1814年4月20日,法國)

金羊毛騎士勛章(1814年,奧地利帝國)

黑鷹騎士勛章(1814年6月9日,普魯士)

紅鷹騎士大十字勛章(1814年6月9日,普魯士)

金羊毛騎士勛章(1814年7月,西班牙)

大象騎士勛章(1815年7月15日,丹麥)

聖費迪南及功績騎士勛章(1816年,雙西西裏王國)

聖雅納略騎士勛章(1816年,雙西西裏王國)

基督、艾維茲的班尼迪克和寶劍聖詹姆士三軍勛章的飾帶(1816年,葡萄牙-巴西-阿爾加維聯合王國)

塔樓和寶劍大十字騎士勛章(1816年,葡萄牙-巴西-阿爾加維聯合王國)

威廉騎士大十字軍事勛章(1818年11月27日,荷蘭)

聖于貝爾騎士(1818年11月27日,巴伐利亞王國)

南方十字騎士大十字勛章(1818年11月27日,葡萄牙-巴西-阿爾加維聯合王國)

唐·佩德羅一世騎士大十字勛章(1818年11月27日,葡萄牙-巴西-阿爾加維聯合王國)

卡洛斯三世騎士大十字勛章連領環(1818年11月27日,西班牙)

榮譽軍事任命

尊貴炮兵連連(Honourable Artillery Company)提督兼上校 (1766年3月4日授予)

威爾士親王直屬衛隊第10王家輕龍騎兵團上校(10th Royal Regiment of (Light) Dragoons (Hussars) , The Prince of Wales's Own) (1796年7月18日-1820年1月29日)

第1及第2救生衛隊(Life Guards)榮譽團長 (1815年7月25日授予)

陸軍元帥 (1815年授予)

紋章

喬治四世在位的紋章式樣,主要以一塊盾徽為基礎。這面盾徽分四格,左上和右下兩格各有三隻橫臥的獅子,配以紅色背景,代表英格蘭;右上一格是一隻紅色的直立獅子,配以黃色底色和紅色雙線方框,代表蘇格蘭;而左下一格的豎琴則代表愛爾蘭。另一方面,這面盾徽的正中之上再蓋上一塊小盾徽,這面小盾徽共分四格,正中一格的山形袖章襯以紅色底色,代表漢諾威;接著左上一格有兩隻獅子,同樣紅色底色,代表不倫瑞克;右上一格畫有一隻站立的藍色獅子和紅色心形花紋背景,代表呂訥堡,最後正下方一格有一隻白馬,代表威斯特法倫,整面小盾徽的正上方,又嵌上一個王冠。至于在任威爾士親王期間,紋章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大盾徽的上方有一條銀白色的橫條,橫條上共有三點等距的凸點。

子女

名稱

出生日期

逝世日期

威爾士的夏洛特·奧古斯塔公主

1796年1月7日

1817年11月6日

祖先

喬治四世的祖先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