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治二世 -英國國王

喬治二世

英國國王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喬治二世(George II of Great Britain,1683年-1760年),英國國王,漢諾瓦選帝侯。 喬治一世與索菲亞·多蘿西婭的獨生子,威爾斯親王。1705年,與安斯巴赫的威廉敏娜·夏洛特·卡羅琳結婚,共有三個兒子、五個女兒。1727年,喬治一世駕崩後繼位為英國國王、漢諾瓦選侯,稱喬治二世。在政治上得到英國首任首相羅伯特.沃波爾的支持,爭取到多數輝格黨人和有勢力的托利黨人對其正統地位的承認。喬治二世一生熱愛軍事。1743年,在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中的代廷根戰役中指揮與法國作戰,在失去戰馬的情況下,步行揮劍指揮戰鬥,最終以很少的代價贏得了戰鬥。

  • 本名
    喬治二世
  • 別稱
    George II of Great Britain
  • 出生地
    漢諾瓦
  • 出生時間
    1683年
  • 去世時間
    1760年
  • 職業
    國王

個人生平

​1742年,羅伯特·沃爾波首相在以威爾士親王弗雷德裏克·路易斯王儲為首的反對派的壓力下辭職,喬治二世啓用卡特裏特組閣。由于喬治二世重視漢諾威甚于英國,為保障漢諾威領地的安全,在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中支持奧地利與普、法、西聯盟作戰。更放下國內政務親自上歐洲大陸,率領德意志諸侯聯軍和少量英軍跟法軍作戰,於1743年取得哥廷根戰役大捷。1744年,議會以國王為德國利益而損害英國利益為由,迫使卡特裏特首相辭職。1745年,詹姆斯二世的孫子、小王位覬覦者查爾斯王子在蘇格蘭登入,並控製了蘇格蘭大部分地區。喬治二世派其子坎伯蘭公爵討伐小王位覬覦者取得勝利,小王位覬覦者被迫逃亡,在流亡中度過一生。1746年,老皮特內閣組成。1760年,因主動脈夾層破裂猝死。

喬治二世很愛他的妻子卡洛琳王後,受王後的影響很大,自己不在國內時,總是由王後攝政。 作為天性熱愛音樂的德國人,喬治二世也很熱愛音樂,是德國音樂家亨德爾的贊助人。

仇視父親

英國國王喬治二世,是個身材魁梧的人。他兩眼湛藍,膚色緋紅,鼻子略大。他對歷史和本族的家系很有研究,對古典文學也很有基礎。他的法語、義大利語和英語都說得相當好。喬治二世繼位前,封號是威爾士親王。他長期仇恨父王喬治一世。這種仇恨是有原因的。他的母親多蘿西婭對丈夫感到厭惡,愛上了瑞典龍騎兵的一位上校。為此,喬治一世不但和多蘿西婭離婚,還把她終身監禁在阿爾登城堡中。多蘿西婭當時隻有28歲,到死一共監禁了32年。喬治二世十來歲的時候,得知母親的不幸遭遇,他曾經嘗試遊過阿爾登城堡的護城河,前去探望生母,結果在上岸前被衛兵抓住,父王得知後,叫人將他狠狠地揍了一頓。喬治二世的父王,不肯授予他任何卑微的官職。他隨父王征戰,非常勇敢,在奧德納德之戰中有戰功,但父王卻一直貶低他的戰功。長期的壓抑使他變得脾氣暴躁,行事傲慢,他把身邊所有的男人和女人,都看作自己一時高興願踢打就踢打、願親吻就親吻的奴隸。

小時候的喬治二世和他母親及妹妹小時候的喬治二世和他母親及妹妹

繼承王位

與昏君父王不一樣,喬治二世即位時,對英國政治情況了如指掌。新國王44 歲,後來又活了33年。他有機會和時間把朝政安排得有條有理。很多人期待他一反其父的所作所為。喬治二世即位後,要他的朋友威爾明頓伯爵接管政府。但威爾明頓伯爵淚流滿面,說他擔當不了這個重任。喬治二世見威爾明頓伯爵不肯就任,正束手無策時,王後卡羅琳向他建議,讓原來的大臣羅伯特·沃波爾擔任首相。喬治二世採納了王後的建議。他知道沃波爾處事不動聲色,那種人情練達、玩世不恭的態度,恰好與王後不謀而合。王後告訴喬治二世,沃波爾是唯一能通過議會大量增加皇室薪俸的人。精明的沃波爾很贊賞卡羅琳,認為隻有她才能左右國王。他得意地對人說:"我沒看錯人。"

國王喬治二世國王喬治二世

喬治二世當上國王,變得越來越同以前的父王一般。宮廷生活不再那麽活躍了。原先常出入王子府第和王子、王妃一道尋歡作樂的男男女女,一個個銷聲匿跡了。新國王嚴格遵守宮廷禮儀和絕對準時。他還號召人民崇尚儉樸。宮廷變得非常沉悶,在那漫長的夜晚,喬治二世喜歡獨自一人坐在壁爐旁,沉浸在對奧德納德之戰所取得的赫赫戰功的回憶之中。有一位名叫赫維的勛爵,過去常到王子的府第跳舞、打牌,如今見宮廷變得死氣沉沉,喬治國王同過去判若兩人,對王後說:"沒有哪一匹磨房的馬像這樣圍著一個不變的圈子不停地轉下去。"

死于馬桶

不過,縱觀喬治二世的一生,並不成其為偉大,他甚至有許多可笑之處。國王有幸突然死去,但死得不體面。喬治二世多年來患有便秘,1760年10月25日清晨,他大便時用力太猛,引起夾層動脈瘤破裂猝死。不幸的大英帝國國王喬治二世死在馬桶上。

為政舉措

統治危機

喬治二世對他的大臣們越來越粗暴了。那些常常遭到國王冷遇的大臣,自行組成了一個"牛排俱樂部"。喬治二世聞訊後,更是火冒三丈,說:"我真討厭這群笨蛋!我誠心誠意地希望魔鬼把所有的主教都帶走,還有你們這幫大臣,你們的議會,你們這個小島。隻要我能離開這裏,我就到老家漢諾威去。"

喬治二世的情緒越來越糟糕,他常常借酒消愁,喝得爛醉如泥。人們曾經把喬治一世說得荒謬絕倫的同一笑料,如今換成喬治二世,又加到他頭上了。那笑話是這樣的:一次,當喬治在國外旅行時,一條瘸腿的老馬在倫敦大街上脫韁而去,身上背著一塊牌子:"大家不要攔我--我是國王老家漢諾威的車馬,去接陛下和他的妻子到英國來。"

當政府嘗試減少杜松子酒的消費量時,憤怒的民眾蜂擁著王家的輦車大聲高呼:"不給酒!不要國王!"對于喬治二世來說,更嚴重的打擊還在後面呢。卡羅琳王後因病纏床日久,于1737 年11 月去世。喬治二世悲痛欲絕,也不顧國王的尊嚴,像小孩子似的號陶大哭。他不讓人搬走卡羅琳的屍體,整日摟著她而臥,顛三倒四地說:"卡羅琳,我親愛的,你該起來吃點東西啦……"盡管喬治二世有許多情婦,但是他說:"我從未見過一個能配得上給她扎鞋帶的。"

卡羅琳王後之死,具有嚴重的政治含義,這個女人對國王擁有大權,喬治二世在重大問題上都聽她的。沃波爾隻是個傀儡首相,實際上他隻是卡羅琳的傳聲筒和工具。現在王後死了,哪一個政治家將從這一新情勢中得到好處呢?紐卡斯爾公爵認為,今後對喬治二世能施加最大影響的,莫過于公主了。沃波爾首相想要工作順利,就得討好公主。首相沃波爾由于善于對國王逢迎拍馬,又有國王心愛的公主暗中撐腰,權力越來越大,大臣們私下裏稱他為"副國王"。但是好景不長。首相主張低稅率和和平,使鄉紳們相安無事,而喬治二世卻想打仗,他想要重溫他年輕時打的勝仗,僅僅為這個,他就不顧百姓死活發動了戰爭。

戰場揚名

在喬治二世的策動下,英國于1739年9月26日,爆發了對西班牙的詹金斯耳朵之戰。接著,又因為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對法蘭西開戰。戰爭的爆發使喬治二世大為開心,但卻成了沃波爾首相垮台的開端。弗雷德王子和首相的反對派也想打仗,想借戰爭撈取政治資本。

喬治二世這個戰爭狂,于61歲時重上戰場。1743年6月15日德廷根戰役,國王親率英國人、漢諾威人、黑森人、奧地利人和荷蘭人所組成的聯合大軍,與法蘭西人擺開了陣勢。喬治二世常出現在槍林彈雨之中,他騎一匹黑馬,揮舞著寶劍喊道:"小伙子們,為了英格蘭的榮譽!開火,勇往直前!別瞎扯什麽危險,法國佬會逃跑的,我要報仇!"……法國人果然逃之夭夭了。不管國內外有人怎麽貶低喬治二世,他是冒著生命危險與士卒並肩作戰的最後一位英國國王。國王的聲望在下降了多年以後,這次卻大大提高了。喬治二世這種聲望後來幫了他的大忙。

1745 年夏,那個暴君詹姆士二世的孫子,比詹姆士二世的兒子勁頭更足,糾集流亡在歐洲的餘黨,率領僱傭軍又一次入侵英國。愛丁堡陷落了,接著,卡萊爾,然後德比也陷落了。敵人來勢洶洶,喬治二世的幾個大臣認為,能有幸在亡命中度過餘生--逃回國王老家漢諾威就不錯了。喬治二世卻很鎮靜,他沒有聽從大臣們逃跑的建議,而是調兵遣將,堅守首都倫敦。他授權他最心愛的兒子坎伯蘭公爵擔任抗敵總指揮。後來,這場叛亂終于被坎伯蘭平息了。

議會強大

連續的國外、國內戰爭,使國庫漸漸枯竭。要維持國王的統治,就必須增稅。增稅必須通過議會表決,這就意味著增加議會的權力。喬治二世有時覺得議會礙事,抱怨英國憲法的"共和"特色,但他決不至于魯莽地輕易搞掉他所不喜歡的政府。喬治二世深知國內新興的地主、資產階級勢力已日益強大。上述這些事件加強了紐卡斯爾公爵及弟弟首相亨利·佩勒姆的地位。在喬治二世在位的最後幾年裏,佩勒姆家族的人一直掌權。

1746年英國喬治二世像一克朗銀幣1746年英國喬治二世像一克朗銀幣

喬治二世感到滿意的是他比可恨的兒子弗雷德活得長。弗雷德一輩子都在誇誇其談,說當他的父王死去以後他要做些什麽,可是,這個兒子竟先死去了--他于1751 年3 月死去。喬治二世假惺惺地表示喪子之痛,哭得很傷心,稱贊弗雷德很有才華,不過,很多人發現國王的戲演得太假。不管怎麽說,他堅決拒絕為死去的兒子還清債務。

喬治二世並不喜歡佩勒姆家族的人,而且,他更不喜歡佩勒姆推薦上來的政治家威廉·皮特。這個皮特就是當年弗雷德王子身邊的紅人,他從一個"愛國的娃娃"開始其政治生涯,領導了英國參加"七年戰爭"。這場"七年戰爭"以普魯士、英國和漢諾威為一方,法蘭西、奧地利、俄羅斯、瑞士和西班牙為另一方,從1756 年開戰,直到1763 年才結束。年邁的國王總是那樣不機智和缺乏涵養,拖了很久才肯接受皮特作為首相。

1759 年是大英帝國在軍事上捷報頻傳的一年。英帝國完全控製了海上,對全球進行軍事擴張和殖民統治,先後征服了加拿大、印度和加勒比諸群島。78 歲那年,國王的體力越來越衰弱了。他朝思暮想的是軍事上的輝煌勝利,現在他得到了。沒有任何一個君主的統治,是在比他更加崇高的名望中結束的。

個人生活

婚姻子女

喬治二世1705年與勃蘭登堡-安斯巴赫的威廉敏娜·夏洛特·卡洛琳公主結婚,兩人有四子五女,其中二子五女活至成年:

弗雷德裏克(1707-1751),威爾士親王。1736年與薩克森-哥達-阿爾滕堡的奧古斯塔公主結婚,有五子四女(長子為喬治三世)。

安妮(1709-1759),長公主。1734年與奧蘭治親王威廉四世結婚,有一子四女。

阿米莉亞(1711-1786),終生未婚。

卡洛琳(1713-1757),終生未婚。

未命名的兒子(1716-1716),夭折。

喬治·威廉(1717-1718),夭折。

威廉(1721-1765),坎伯蘭公爵,終生未婚。

瑪麗(1723-1772),1740年與黑森-卡塞爾選侯弗雷德裏克二世結婚,有四子。

露易絲(1724-1751),1743年與丹麥王儲弗雷德裏克結婚(弗雷德裏克五世),有一子三女。

夫妻恩愛

1714年時,喬治二世已經30歲了,他與卡羅琳結婚已經8年。卡羅琳身材修長,一頭金發,極為美麗而又聰明靈活。喬治二世非常愛她。卡羅琳非常懂得體貼丈夫並且施行自己的政治影響,慎言謹行地主宰著自己的丈夫。不久,喬治二世和卡羅琳建立起一個與父王並駕齊驅的"宮廷",那裏的宮廷比死氣沉沉的父王的皇宮有趣得多。卡羅琳常邀請王公貴族們來跳舞、下棋。跳舞總是通宵達旦。牌桌上的賭註比國王宮廷中的還要高。卡羅琳還是一個自以為有文化修養的人。她的書房裏藏有許多書籍,她在當姑娘時就曾與哲學家萊布尼茲作過一次長談。(菜布尼茲是德國數學家、哲學家、微分的發現者、柏林科學院創始人)。然而,喬治二世夫婦並不完全逍遙自在。多年來,他們隻是在給孩子施洗禮時才能見到父王。有一次,施洗禮完畢,國王下令把王子逮捕起來。兩名御前侍衛立即沖上前來,不由分說扭住了喬治二世的胳膊,王子大聲喊道:"我犯有何罪,父王要下令逮捕我?"父王冷笑一聲說:"你犯的罪自己心中有數!"原來,是在一次酒醉後,王子曾揚言要殺害國王的寵臣紐卡斯爾公爵。經卡羅琳再三跪下求情,父王才下令放了王子。喬治一世身為英國國王,喜歡長期住在漢諾威而不住首都倫敦。盡管如此,國王仍拒絕王子擁有攝政王稱號,而隻是授與他"王國監護人"的頭銜。這"王國監護人",實際上沒有任何實權。王子甚至連父王駕崩都不敢相信,當大臣告訴他他已繼位成為國王時,他還以為大臣在搞陰謀。那是1727 年6月14 日傍晚,大臣羅伯特·沃波爾把喬治一世駕崩、他已被立為國王的訊息告訴了他,他竟勃然大怒地說:"這是一個彌天大謊。"

1716年當威爾士親王時的喬治1716年當威爾士親王時的喬治

虐待兒子

喬治二世與已故的喬治一世,有驚人的相似之處,他同他兒子弗雷德裏克的關系也非常不好。弗雷德1706 年生于漢諾威,他的膚色發黃,鼻子像彎曲的猶太人,看起來不像是漢諾威王朝的後裔。有人說他生下來時就"掉了包",這似乎是無稽之談。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他從生下來那天起,喬治二世夫婦就不喜歡他。

喬治一世在位時,曾要長孫弗雷德裏克王子與普魯士的威廉明娜公主結婚,弗雷德裏克王子本人也表示同意。但當他父親喬治二世登基伊始,馬上中斷了這個婚約談判,並且評論道:"我不認為把我這傻乎乎的紈絝兒子和一個瘋女人結合,就能生出一個聰明孩子。"後來,國王宣稱,"我們的大兒子是最大的傻瓜,大撤謊家,大賤民,也是世界上舉止最粗魯的人。我們衷心希望世界上沒有他就好了。"人們認為喬治二世對兒子太刻薄了,就是喬冶一世,也沒有這樣說過他的兒子。

在某些方面,弗雷德這個年輕人是有點傻乎乎的,但他不是那種心眼很壞的人。當國王的人肯定都不喜歡有人提醒他們:人總有一死,繼位者正在一旁等著他們讓出王位來。喬治二世仇視兒子弗雷德的真正原因是:弗雷德和他政見不合,必然會成為那些反叛他的臣民們的一面旗幟。

喬治二世盡最大努力壓製弗雷德的社會影響,把他的年金降到2萬4千英鎊。喬治二世本人當威爾士親王時,年金為10 萬英鎊。盡管弗雷德的財力不大,他仍能贊助義大利的歌劇並且嘲笑父王和母後不懂音樂。可是喬治二世挖苦地對弗雷德說,有身分的人從不豢養一個小提琴手班子來降低自己的身份。當時社會上卻同情王子弗雷德,那些失意的政客、才子和戲劇家開始發現,跟王子討口飯吃比踉國王要隨和得多。

喬治二世的首相沃波爾,由于推行不得人心的執照稅法而受到人民的反對。在外交上他主張不卷入歐洲事務。在這些方面,弗雷德總是和首相沃波爾唱反調。喬治二世面臨了這樣一種可怕的局面:弗雷德借用很有威望的康沃爾公爵,要把現在的大臣們趕出內閣,而把王子的朋友、一群被首相嘲弄為"愛國的娃娃"們弄進內閣掌權。這一時期首相沃波爾保住了他的職位,但權勢大為減弱了。國王被迫同意弗雷德結婚,這意味著另立門戶並給弗雷德增加更多的年金。喬治二世和王後選中了一位17歲的奧古斯塔公主,作為與王子門當戶對的新娘。這位未來的威爾士王妃在格林尼治上岸時,手上還拿著一個布娃娃。喬治二世與王後立即把新媳婦推到了敵對的方面。禁止大使們拜訪奧古斯塔公主;武裝部隊和宮廷官員得到通知,拜訪威爾士親王弗雷德夫婦,將招致王室的反感。隨著王子弗雷德的聲望日益高漲,喬治二世對他更加忌恨。他對王後說:"天哪,聲望總是使我不快,弗雷德的聲望使我嘔吐。"

喬治二世登基之前也就是當威爾士親王的時候,常常極力向社會宣傳他的父王是一個頑固不化、難以相處的老頭兒。現在輪到他的兒子弗雷德來宣傳自己了。弗雷德把喬治二世說成是"一個頑固、放縱、吝嗇而嚴峻的軍紀官,又是一個貪得無厭的昏君。"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