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宗淮

喬宗淮

喬宗淮,1944年7月生,江蘇鹽城人,大學學歷,工學碩士。曾任外交部副部長、紀委書記、黨委委員。長期從事外交工作。

  • 中文名稱
    喬宗淮
  • 國籍
    中國
  • 出生日期
    1944年7月
  • 職業
    中國外交部副部長
  • 畢業院校
    清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
  • 重要事件
    2001年8月任外交部副部長。

個人介紹

喬宗淮,江蘇鹽城人,1944年生于重慶,是著名外交家喬冠華和龔澎之子。1946年隨父母到香港。1949年10月又隨父母到北京。1963年畢業于北京第四中學,考入清華大學工程力學數學系。1970年畢業後在國防科委507研究所工作,1978年考入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讀書,獲工科碩士學位。1983年夏入香港中文大學進修。後調到國務院辦公廳工作。1984年7月調到新華社香港分社任副秘書長。1985年5月任中英聯絡小組中方代表。同年9月在中共十二屆四中全會上被選為中央候補委員。1987年9月23日升為副社長,分管外事工作。1991年任駐芬蘭大使、駐愛沙尼亞大使。1992年任駐芬蘭大使。2001年喬宗淮被委任為外交部副部長。2002年9月任外交部黨委委員、紀委書記。中共十二屆中央候補委員,中共第十三屆中央候補委員,十六大會當選中央紀委委員。

政治外交

中國外交部高層官員調整李輝何亞非升任副外長,中國外交部部長助理李輝何亞非,近日升任外交部副部長;另外該部亞洲司司長胡正躍同時升任部長助理。這是繼前不久常務副外長王毅轉任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主任之後,外交部高層官員的最新調整。經過這次調整,外交部領導班子由一名部長、七名副部長和四名部長助理組成。

除外長楊潔篪以外,七名副外長分別是喬宗淮、張業遂武大偉呂國增、李金章、李輝和何亞非;四名部長助理分別是翟雋、劉結一、吳紅波和胡正躍。新任副外長李輝,今年五十五歲,長期負責中國對歐亞地區外交事務,曾在中國駐蘇聯、俄羅斯、哈薩克大使館工作。一九九九年李輝任歐亞司司長,四年後升任部長助理,今年七月任副外長,主管歐亞地區事務和外事管理工作。今年五十三歲的何亞非,長期負責中國對美洲和大洋洲地區外交事務,曾任軍控司副司長、中國駐美使館公使、美大司司長等職。二00六年李輝升任部長助理;兩年後升任副外長,主管軍控事務和禮賓工作。新晉身部領導成員的胡正躍,長期從事中國對亞洲國家外交事務,曾在中國駐越南、新加坡以及馬來西亞等國使館任職;二00六年他接替崔天凱任亞洲司司長;今年七月升任部長助理,主管亞洲地區事務和條約法律工作。

喬宗淮書記會見葡萄牙外交合作國務秘書,2008年5月30日,喬宗淮書記會見了來訪的葡萄牙外交合作國務秘書克拉維尼奧。雙方就中葡關系以及做好明年兩國建交30周年慶祝活動等問題交換了意見。

國際發言

喬宗淮副部長在國際移民對話會高級別論壇上的發言。

主席先生,各位代表,女士們,先生們:很高興出席此次國際移民對話會高級別論壇。我謹祝願論壇取得圓滿成功。

主席先生,人類幾千年的發展史就是一部移民史。“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移民為人類文明不斷註入新的活力,為各國文化交流、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做出了巨大貢獻。隨著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各國人員往來日益頻繁,全球範圍內的移民數量顯著增加。但是,非法移民、跨國有組織犯罪、侵犯移民合法權益、開發中國家人才流失等現象又給移民問題帶來了新的挑戰,我們應趨利避害,將移民促進發展的積極作用最大化。

隨著國際社會對環境問題關註的持續升溫,移民與環境的關系也值得我們深入研究。中方認為,環境與移民問題在全球化浪潮中相互交織,相互作用。一方面,洪水地震海嘯等突發性自然災害和工業化造成的荒漠化、溫室效應、海平面上升等環境變化不時引發移民問題,另一方面,大規模的移民對遷居地當地環境也會造成一定影響。但是,我們必須指出,移民決不是破壞環境的主因,環境也不是造成移民產生的根本原因,兩者不是對立的。中國自古以來就具有崇尚自然的文化傳統和天人和諧、物我合一的思想與智慧,我們認為人與環境應該是協調發展的。移民與環境從本質上講都是發展問題,隻有在可持續發展的架構內,我們才能處理好移民與環境的關系,共建一個繁榮、和諧的世界。

移民主張

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處理移民與環境的互動關系,必須首先妥善看待和應對全球移民問題,中方對此有以下幾點主張:

第一,在觀念上應認同移民對發展的促進作用。我們呼吁各國政府,特別是各國移民管理部門,以更加開放、友善、公正、積極的態度看待移民問題,不要肆意誇大移民的負面影響,更不能戴著有色眼鏡看待某些移民族群。

第二,在政策上應促進移民正常、有序流動。各國要正確對待少數非法移民與合法移民的關系,進一步完善移民政策。應本著“開明渠、堵暗道”的原則,在最大限度地遏製非法移民活動的同時,努力促進移民正常、有序流動,鼓勵合法移民為目的國和來源國的經濟發展做出貢獻,實現雙贏。

第三,在行動上應切實保護移民合法權益。目的國應與來源國加強協調,從移民的實際需要出發,採取有效措施,維護其合法權益。這既有利于促使移民盡快充分、順利融入當地社會,也可激發移民為目的國經濟發展做出更大貢獻。

第四,在國際上應加強合作與對話。發達國家及相關國際和地區組織應提供必要的資金和技術援助,幫助開發中國家加強能力建設。同時,針對移民可能產生的人才流失問題,移民目的國和來源國也應加強合作。

最後,在充分發揮移民對發展的推動作用的同時,我們還應努力保護生態環境,促進移民與環境間的良性互動,實現共同、持久發展。中方認為,國際社會在環保領域應繼續加強多邊與雙邊合作,協調全球和區域環境管理。各國在環境問題上具有“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發達國家應更加積極主動地承擔保護環境的責任,向開發中國家提供更多的環保援助。各國應全面推進經濟、技術、管理合作,幫助開發中國家提高發展水準,防止污染向開發中國家轉移。各國應切實開展落實千年發展目標的合作,在減貧、教育公共衛生等領域加強交流與合作。國際社會還應加強對環境與移民關系的研究和相關資料蒐集,有關移民問題國際和地區磋商機製也可將此列入重點磋商議題,為我們製訂科學的移民管理政策提供理論和事實依據。

移民措施

主席先生,中國高度重視移民問題及其帶來的機遇和挑戰,並以科學和發展的眼光看待環境與移民之間的關系。接下來,我願簡要介紹一下中國政府在應對移民和環境問題挑戰方面分別採取的一些措施。在移民領域,中國歡迎所有外國人來華從事與其身份相符的合法活動。

近年來根據情勢發展,中國政府努力調整出入境管理政策,提高出入境通行效率,便利正常人員流動。中國堅決反對並嚴厲打擊非法移民活動,製定、完善了有關國內法律法規,完善出入境證件審批查驗手續,同時在潛在非法移民地區強化宣傳教育,從源頭上減少非法移民人數。為應對人才流失問題,中國結合國內發展規劃,通過設立獎勵基金、稅費減免、製訂優惠創業政策等措施,積極吸引留學人員回國工作。我們重視並積極參與移民領域的國際合作,與40多個國家開展了打擊非法出入境活動的合作。我們積極參與了亞太難民、流離失所者及移民問題政府間磋商機製(APC)、巴釐進程、科倫坡進程和湄公河次區域反拐問題部長級倡議等地區磋商機製活動,特別是在2005年至2006年,我們連續兩年擔任APC主席國和協調員,為推動亞太地區移民對話與合作做出了自己的貢獻。

我們同樣高度重視環境保護問題。中國政府堅持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基本國策,將環境保護提升到關系中華民族生存發展的高度,牢牢地把建設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放在工業化、現代化發展戰略的突出位置。我們重點加強水、大氣、土壤等污染防治,全面改善城鄉生態環境,同時大力發展環保產業,開發和推廣節約、替代、迴圈利用的先進適用技術,大力發展清潔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改善能源結構,全面提高能源資源利用效率。我們不斷加強應對氣候變化能力建設,簽署了<氣候變化架構公約>和<京都議定書> ,成立了國家應對氣候變化領導小組,製定了<中國應對氣候變化國家方案>和《節能減排綜合性工作方案》,為保護全球氣候做出新貢獻。我們在“十一五”規劃中明確提出,到2010年,中國單位國內生產總值能耗將比2005年末降低20%左右,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減少10%,森林覆蓋率由18.2%提高到20%。

積極作用

中方高度重視國際移民組織在協助各國處理移民問題方面所發揮的積極作用。去年12月,國際移民組織在華聯絡處成立,今年雙方還將正式啓動“中國移民管理能力建設”合作項目,這標志著我們與國際移民組織的互利合作即將邁上一個新的台階。最後,我願在此重申,中國將繼續加強與世界各國以及國際移民組織等有關國際組織的合作,促進正常移民流動,為世界的繁榮與穩定做出新的貢獻。

追憶母親

喬冠華之女回憶母親,近年,關于著名外交家喬冠華的回憶錄紛紛問世。然而,在記述喬外長叱吒中國外交舞台的紛繁文字中,關註與他生活長達28年之久的夫人,也是一代傑出外交家龔澎的文章頗為單薄。日前,喬冠華與龔澎的女兒喬松都撰寫的<喬冠華和龔澎---我的父親母親>由中華書局出版。“媽媽在天上看著,我就是賣出一本書也盡了孝心。”3月29日,1953年出生的喬松都這樣表達她歷時8年寫作《喬冠華與龔澎———我的父親母親》的初衷。16歲的兒子在報刊上看到關于姥姥、姥爺的記敘,偶爾也會回家問問,他在作文中寫道:“我經常聽媽媽講起姥姥和姥爺,可是我從沒有見過他們。”龔澎是新中國外交部的第一任新聞司司長,外交部部長助理。周恩來曾稱贊說“沒有人能夠代替她”,但喬松都隻在<女外交官>等書中零星見過<傑出的女外交官龔澎>等單篇回憶文章,原本想把書名定成“龔澎傳”的喬松都最終拿出40萬字裏三分之二的篇幅來寫母親。

喬冠華與龔澎于1943年結婚,龔澎1970年病逝,喬冠華在1973年有了第二次婚姻。喬松都表示,她母親是一個獨立女性,她寫這本書隻是為了表達對父母的思念。中國第一位新聞發言人1928年初秋,龔澎考入上海聖瑪麗亞女子中學國中;1933年6月以優異成績考入燕京大學歷史系,其姐姐龔普生先她一年考入燕京大學經濟系———龔普生在新中國成立後歷任外交部國際條法司副司長、司長,1981年中國首任駐愛爾蘭大使———龔普生的夫君章漢夫是新中國成立初期的外交部副部長。1938年3月,龔澎成為延安馬列主義學院第一期學員,同年“七一”前夕的一次有外國友人參加的紀念性集會上,龔澎被毛澤東親點為翻譯,“那是她第一次為毛主席擔任翻譯。”1938年10月,龔澎被分配到太行山<新華日報>的華北版,在赴任途中結識第十八集團軍副總司令彭德懷並擔任過彭德懷的秘書,後結識朱德總司令和左權將軍

此前的1940年深秋,龔澎被組織上派往重慶開始了她革命生涯中最重要的階段之一。“觀察力很敏銳”的龔澎順利通過周恩來的考試,在特務密布的戰時重慶,她靠著自己的智慧、努力和人格魅力“陸續結交了幾乎所有駐重慶的外國記者”,“還與在外國新聞機構中的中國僱員廣交朋友,從他們那裏得到了許多寶貴的信息”,成為駐重慶外國記者公認的“中共外交發言人”。“由于工作關系,母親與史迪威將軍主持的美軍司令部的朋友很熟,她時常通過這條渠道為我們的同志提供方便。”經<時代>記者白修德引薦而認識龔澎的“中國通”費正清教授日後回憶,“龔澎對那些沒有家室之累的、主張採取有力行動的國外記者所產生的魅力,一定程度上出于她那才智超群的性格,另一方面,也因為在這個充斥著隨聲附和者的城市中,她扮演了一名持不同政見者的角色。她是在野黨的發言人,而在野黨的改良主張暴露了執政黨的罪惡。”

1943年深秋,龔澎和喬冠華結婚,次年7月生下長子、現任外交部副部長的喬宗淮。重慶談判期間,龔澎還陪同毛澤東會見了同情中國革命的美國友人傑拉爾德•坦納鮑姆等人。此外,龔澎與重慶各界特別是知識界有著多方交往。她成為建築學家梁思成認識的第一個共產黨員。在龔澎解放前的歲月裏創造了很多個第一:傳播<紅星照耀中國>第一人、創辦中共第一份外文期刊《新華周刊》……美國著名記者斯諾一生三次訪華,有兩次就是龔澎全程陪同和接待的,“斯諾1970年第三次來訪時,母親已經生命垂危,無能為力了。”著名華裔作家韓素音幾次在重慶和香港與龔澎不期而遇:“在我需要幫助的時候,我總是遇到龔澎。”

著名外交家

“文革”前外交部新聞司的當家人。1949年12月26日,龔澎被任命為外交部情報司(1955年7月2日經周恩來批準改稱新聞司)司長,“從此,母親在這個崗位上工作了14年,她是建部初期十幾名正司級以上幹部中唯一的女性,也是外交部至今為止擔任司級職位最長的幹部”,“1964年母親升任部長助理後仍然主管新聞司的工作。”新中國成立初期,可供中央領導人參考的內部資料隻有新華社編輯的<參考資料> ,“周恩來對母親說,完全靠新華社發訊息太慢了!”龔澎在新聞司創立之初就倡議創辦了<臨時通報>和<快報>等重要的內部刊物,《臨時通報》等刊物1957年後統一更名為《新情況》,“《新情況》的刊名是父親想出來的”,“毛澤東還曾經為刊物命題”,“上世紀50和60年代,新聞司的人常能見到周總理在<新情況>某期上用毛筆寫的批語和在每個句子後面點的逗號和句號”,“這份刊物一直保留至今。”

上世紀50年代初,龔澎領導的外交部新聞司上報中央的重要文稿都是一式五份抄送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董必武,“為了使中央領導同志能夠看清文稿,他們把字都寫得很大”,“司裏安排了幾位英文好的同志連續收聽‘美國之音’、‘BBC’和澳大利亞廣播電台等外台的重要新聞。”根據曾擔任新聞司三科副處長的宋以敏的回憶,“龔澎同志告訴我們,總理談到(外交調研)這個問題時講,徹底的唯物主義者是無所畏懼的”,“最難能可貴的是,龔澎同志能那樣恰當地把握好兩者的不同,從來不用對外宣傳的一套來要求對內調研。而這並不是所有的司領導都能認識到和做到的。”正是按照周恩來的指示,龔澎任內成功組織了外國記者1955年對西藏的採訪和考察,還促成拍攝榮獲第二屆百花獎最佳長紀錄片獎的<中印邊界問題真相> 。

龔澎的開拓性功績遠不止這些,她事實上最早扮演著新中國“新聞發言的奠基人”的角色,直到中國外交部的發言人製度1983年才正式建立。1954年日內瓦會議期間,她與黃華作為中國政府的新聞發言人舉行了多場記者招待會。1964年9月,龔澎親自組織了其後陳毅副總理與300多位中外記者的見面會,“包括入場散場等問題都在她的管轄之內。”龔澎已經去世38年了,但她毅然投身革命的理想主義情懷始終激勵著喬松都:“母親受過當時中國最好的教育,她有溫馨的雙親和家庭,有穩定的收入和工作,更沒有被逼婚和逃婚的事,她完全有條件選擇另一條道路,繼續在上海教書,守護在父母身邊,將來嫁人過一種更為安逸的日子”,“作為燕大歷史系的高才生,她也可以選擇出國深造,做一名研究歷史的學者,可是她卻偏偏放棄了原本屬于她的一切,而選擇了讓現代人已經無法理解的艱辛坎坷之路。”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