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北溟

喬北溟

喬北溟,梁羽生武俠小說聯劍風雲錄》的人物,來自西方昆侖山星宿海,被喩為「天下第一魔頭」。

參透了正邪兩派的上乘武學,達到了「正邪合一,扭轉陰陽」的境界,把「修羅陰煞功」修練至最終的第九重境界。

哀牢山的「獨臂擎天」管神龍並稱「南管北喬」,南北兩大宗師。

又與甘肅積石山的六陽真君、烏蒙山「赤城派」掌門赤霞道人哀牢山的「鳩盤婆」公孫無垢合稱「天下四大魔頭」。

被後世尊為「三百年來第一大魔頭」,梁書武學體系中數一數二的大宗師。

  • 中文名稱
    喬北溟
  • 別名
    喬老怪 喬祖師爺
  • 職業
    梟雄 武學大宗師
  • 主要成就
    首創“正邪合一”內功
  • 住處
    昆侖山星宿海 火山島
  • 絕技
    修羅陰煞功第九重

人物設定

喬北溟幾代以來,也是像霍天都一家一樣,潛心研究一種極厲害的邪派武功,到了喬北溟才有大成。

他從白教喇嘛的密典中練出來的「修羅陰煞功」,是一種極厲害的邪派功夫,練到了最高境界,可以傷人立死,因此便定名「修羅陰煞功」,修羅梵語中「惡魔」的意思,喻其厲害。

喬北溟替西北各省保護貢物,實是想到中原揚威立萬,他心目中的唯一敵手乃是「天下第一劍客」張丹楓

喬老怪喬老怪

西山玄妙觀張丹楓對掌敗北後,便回山苦練「修羅陰煞功」,他苦思的結果,知道隻有兩個辦法可以幫助他渡過難關,一個是取得正宗內功的心法,練了「正邪合一,扭轉陰陽」的境界,便自然「百邪不侵」。

另一個是「以毒攻毒」之法,用賦性奇熱的毒葯再配上其他幾種刺激心髒、敗血傷身的毒葯,練成「外丹」,用以克製體內的陰寒之氣,兩種有害的東西,合了起來,彼此相消而又相長,便可以令他適應練功而引起的對身體有害的變化。

「七陰教」陰秀蘭在途中受喬北溟兒子喬少少所擒,帶回星宿海,喬北溟間接得到《百毒真經》。

這時喬北溟服下了《百毒真經》一包賦性奇熱的毒葯,接著「閉關練功」,「修羅陰煞功」又進了一層,趕來救援的霍天都凌雲鳳夫婦無法取勝,反而在比試中被喬偷學了正宗內功心法,從而達到「正邪合一」的最高境界,把「修羅陰煞功」修練至無上的第九重,將近「金剛不壞之身」。

雖有「天下四大劍客」之一「北方劍客」烏蒙夫出手相幫,喬北溟受到烏蒙夫的「一指禪」重創,陰秀蘭獲救,但烏蒙夫亦因傷重不冶。

喬北溟和管神龍南北兩大魔頭聯盟,約定了明年的中秋之夜,在嶗山的「上清宮」相聚,還邀請了不少邪派達人前來加盟。

當世隻有張丹楓玄門正宗內功,才能抵擋喬北溟的九重修羅陰煞功一擊,眾人隻好到大理請出張丹楓,所以張丹楓也發出了「英雄帖」,邀請江湖幾省的各路英雄,還要親自去拜訪嵩山少林邙山派兩派的掌門,請他們助陣。

嶗山的主峰上,喬北溟不顧武林規矩,一發現各路英雄入山,便即率領黨羽,封鎖了他們的退路,片刻之間,便用「修羅陰煞功」連斃十六達人!第一批到達嶗山的各路英雄,還是免不了伏屍遍野,傷亡一半以上!

喬北溟力抗少林寺三大神僧之際,終于張丹楓趕到參戰。

兩位當世正邪第一的達人,展開驚世決戰,張丹楓最後慘勝喬北溟,損及元陽,未至六十歲卻撒手人寰,此在稍後《廣陵劍》一書有交代。

喬北溟卻以《百毒真經》不傳之秘,於決戰前預作準備,雖然敗陣,卻作假死,由僕人厲抗天抱其屍首跳下崖中的深潭,得以遠揚海外,在一個火山島度過餘年。

但他一直希望重回中土,並發誓要讓自己的武學傳人擊敗張丹楓的傳人,因此一人在荒島上把武功練至超凡入聖之地步!

喬北溟的「修羅陰煞功」與從陰秀蘭奪來的《百毒真經》合流成為絕學,在三百年後的江湖中掀起巨大波瀾!

此下開後來《雲海玉弓緣》一書,為厲家後人厲勝男繼承,厲勝男志切為宗師喬北溟報一敗之辱,打敗了天山派掌門唐曉瀾

資料

身份:「天下第一魔頭」、「邪派第一達人

兒子:喬少少

管家兼徒弟:厲抗天

隔世傳人:厲樊山、厲勝男金世遺孟神通

武功:「玄陰指」、「逍遙指」、「拂雲手」、「陰陽抓」、「天羅步法」、「大乘般若掌

內功:「隔物傳功」、「修羅陰煞功」、「伏象神功」、「天遁傳音」、「厲聲奪魄」、「天魔解體大法

出場書目:《聯劍風雲錄

提及書目:《廣陵劍》 《雲海玉弓緣》 《冰河洗劍錄》 《俠骨丹心》 《牧野流星

出場描寫

就在這時,忽聽得一聲裂人心魄的怪笑,但見騾車之上,忽然有一個身材高大的紅面老人坐了起來,瞋目喝道:「誰人敢擾老夫清夢?」石霸一錘擊下,那老人一動也不動,待到那鐵錘打到頭頂,他一伸手便將鐵錘拿著,左臂揮了半道圓弧。石霸跳上騾車,前腳尚未踏穩,竟被他一下子便扣著手腕,大喝一聲,抓了起來,向後一甩,拋入車中,那兩柄鐵錘也都脫手飛出去了。

atv雲海玉弓緣中的喬北溟atv雲海玉弓緣中的喬北溟

--《聯劍風雲錄》第十三回 峽谷廖兵 幾番爭貢物 天山練劍 初次露鋒芒

謝幕描寫

這人正是喬北溟的弟子厲抗天,他不向山下逃走,卻跑上一處危崖,張玉虎喝道:「抗天,你還往哪裏跑?」拔出緬刀,便追上去。張丹楓叫道:「小虎子,讓他走吧!」張玉虎怔了一怔,停下腳步,就在這時,隻見厲抗天已跑上危崖,抱著喬北溟的屍身,突然跳了下去,懸崖下面是一個無底深潭,據傳可以通到大海,過了一會,底下傳來了「撲通」「撲通」的聲音,顯見是厲抗天和他的師父都已沉下了無底深潭,眾人無不嗟嘆!

眾人都以為是厲抗天為了保全師父的遺體,免致落入敵人手中,故此不惜一死殉師,殊不知卻給厲抗天一個救出師父的機會,原來那深潭裏有個水簾洞,可以從另一面通出去。這嶗山上清宮的主持海若道人是厲抗天的好友,厲抗天曾經在上清宮住過幾個月,知道有這條通道。他情知若是往山下逃跑,群雄必定放不過他,所以不惜身冒奇險,在張丹楓的眼皮底下,搶走師父的屍體,跳上危崖,躍下深潭,幸好中途沒有給橫生出來的松樹或石筍絆住,竟然出乎意料之外的順利,給他逃脫了性命,也保全了師父的性命。

原來喬北溟雖然身受重傷,卻尚未完全氣絕,喬北溟曾經在陰秀蘭手裏搶到一本百毒真經,百毒真經中有一種以毒攻毒的葯方,可以將他因練修羅陰煞功而積在體中的陰寒之氣凝聚起來,反而可以保護他心頭一點元陽之氣的。喬北溟在下山之時,早已決定了與張丹楓決一生死,因此也預先按方配了兩劑葯散,由厲抗天收藏。後來厲抗天救活了師父,喬北溟逃出海外,在一個孤島度過餘年,直活到一百多歲才死。

--《聯劍風雲錄》第四十回 驚見劍光寒 元凶授首 愁看人影杳 一鳳凌雲

人物點評

邪派之最喬北溟

喬北溟是我第二個最佩服的人,說他是邪派之最是無可質疑的。論聲望,武功,邪派中沒有一個能超過他的,即使後來的孟神通也根本不能跟他相提並論。喬北溟是個天才,更是個武學的天才,眾多邪派達人之中,隻有他脫穎而出,在武林中留下令人聞風喪膽的威望。做為一個邪派中人他的最大夢想就是壓倒各大名門正派,領袖武林。

為了這個夢想,遠走千裏,到西藏密宗奪得修羅陰煞功的秘籍,苦苦修煉,希望有朝一日,能在中原武林吐氣揚眉。他也確實做到了,成了邪派的頭子,在中原,大戰各大門派,殺的各路英雄聞風遠避。然而生不逢時,既生瑜何生亮,偏偏正派出了個不世的人物,張丹楓。在我想來,他和張是不分上下的,盡管他後來最終還是敗在張的手上,但也不見得他比不上張丹楓。各人的機遇不同,就會有不同的人生。

張丹楓有顯耀的家世,有個出類拔萃的師祖,玄機逸士,有不同尋常的奇遇,找到前輩高人彭大師的玄功要訣,造就了他不平凡的成就,而喬北溟沒有,我不知道他的師傅是誰,估計也是不入流的,要不然也不用千裏迢迢去找什麽修羅陰煞功了,他的武功都是靠自己去爭取來的,為了爭進武功,不恥師學霍天都的正派內功,苦苦專研,把修羅功練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造就他的邪派中的地位。

《聯劍風雲錄》想來有些地方確實寫的不怎麽樣,但卻寫出了三個先生武俠中最有影響力的三個人物,張丹楓,喬北冥,霍天都,說來也是個奇跡。

自從敗于張丹楓手上後,毅然遁跡海外,本以為,他的一生就這樣了,沒想到在他的後半生才創出他的最高成就-融合正邪內功,解決走火入魔的危險-一個人打打殺殺,盡管是不可一世,但也是輝煌一時,有不能留給後人什麽,隨的時間的流逝,也會被人淡忘,但他在後半生裏卻依然不死心,仍然專研,希望有朝一日能洗一敗之恥,結果解決了邪派的最大難題,融合正邪內功,造就了他一個宗師的地位。300年後,他的隔代第子,一個不凡的女子厲勝男,得了他的真傳,再一次大戰各大門派,最後敗天下第一大派,天山派,奪得了「天下第一達人」的稱號,盡管勝的有點取巧,但還是勝了,又一次使他威名重震,大放光彩。

梁氏少有的經典反面人物

可以說喬北冥的一生是不平凡的,在武林中,尤其是在邪派中的影響,威望是無人能及的。說他是邪派之中的第一人,確實名復其實。

喬北溟是梁氏少有的經典反面人物,作為對抗絕世驚艷張丹楓的邪派天縱之材,極具梟雄本色。不但武功高強,手腕了得,老謀深算,而且作為出身不好的邪派中人,頗有宗師氣概。

眼高于頂的喬北溟南下中原隻為武林第一人張丹楓,「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的自負溢于言表。最為難得的是,喬北溟不但是邪派梟雄,更是武道上一位偉大的探索者,貨真價實的武學大宗師。

「修羅陰煞功」在喬北溟的手中發揚光大,聞名天下,三百年後厲勝男挾此功以生命的代價壓倒天山派為喬北溟雪恥更是令人嘆為觀止。按書中交代「修羅陰煞功」歷史上隻有一位西藏喇嘛練到過最高的第九重,並且當場走火身亡,而喬北溟則成功地創造了歷史,一舉練到第九重。而在這個過程中喬北溟武道上天才四溢,想前人之不敢想,做前人之不能做,天才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他一出場就借與霍凌夫婦比拼內力之機,移花接木為自己的偏癱做理療。身體康復後一戰張丹楓敗北,已練到第七重的喬北溟專研「修羅陰煞功」最後兩重。其中喬北溟分辨陰秀蘭的解葯一段非常精彩,在並不了解解毒方法的情況下,老喬拿狗作化學實驗,分類排除,老喬的邏輯思維能力好強,還有化學家的潛質,最後在分辨三種性能相近的解葯時靠號脈感受陰秀蘭的心理變化分辨出解葯。

「修羅陰煞功」走的是陰寒的路子,老喬發明出依靠熱性葯物做保溫劑的方法,成功突破第八重。最後老喬借與霍凌夫婦切磋武功,並與霍天都武學論道,得到正宗心法,正邪合一,由魔入道成為練成「修羅陰煞功」第九重的第一人。

並且喬北溟與霍天都武學論道更是成為梁書中極少的武道研討,盡管霍天都不通世務,喬北溟存心不良,但從武道的角度上則是兩位武學大家武道思想的精彩交鋒,兩人以一張桌子為機鋒表達王道霸道之爭則是很難得的,不禁令人聯想起《風鈴中的刀聲》中丁寧與姜斷弦插花論道的經典。

盡管梁氏在這部書中對武功的描寫仍顯拖沓,就是張喬的兩番大戰以純技術的角度看還是寫的略現簡單,但由于人物的成功塑造,當兩人相向而立時就已經意味著顛峰對決的開始。

張喬兩番大戰,每次開戰之前張丹楓均贈喬北溟一顆「小還丹」恢復功力,喬北溟也是梟雄氣十足毫不客氣地接受。

喬北溟一戰張丹楓因功夫未成而敗北,二戰張丹楓時魔功大成,貴為天下第一達人的張丹楓也不得不拔出少年成名時的青冥寶劍接戰喬北溟,雖然二人正邪不兩立,武道上又何嘗不是瑜亮相逢的顛峰對決?一番天地為之變色的盤腸大戰終于接近尾聲,喬北溟敗局已定,卻仍未心甘,未心甘他那前無古人的"修羅陰煞功"第九重。

電光火石中,張丹楓硬接喬北溟的「修羅陰煞功」。「既生瑜,何生亮?」「張丹楓道:「喬北溟,你好生去吧。」喬北溟長嘆一聲,僕地便倒。」讀到此處,莫可名狀的悲愴替代了正義戰勝邪惡欣喜。「喬北漠斷斷續續地說道:「死在你的劍下,死也值得!隻、隻、隻可惜我一生心血……武學失傳……」張丹楓神色黯然,說道:「這我可沒有辦法幫助你了。」梁氏首次出現正邪對手的惺惺相惜,猶如蕭秋水面對衛悲回浪翻雲面對龐斑,如同方寶玉面對白衣人那句「你永遠不會知道,你我這樣的人活在世上,是多麽寂寞……」

--節選自 花無語 《梁羽生之顛峰對決:《聯劍風雲錄》》

絕代武者喬北溟

梁書對反派的刻畫相對薄弱,經典角色不多,喬北溟卻是寫的極其精彩,就是放到所有武俠小說裏評價,喬北溟也可算反派中的佼佼者。他人或許有勝過他的角色魅力,卻不見得有他這樣的武學貢獻和武林影響--三百年來第一大魔頭,梁書武學體系中數一數二的大宗師。

一般來說,人氣高的反派角色常有這麽幾個特點:悲慘的身世;凄艷的情史;對主角的幫助以及美好的外型。悲慘的身世尤其是不幸的童年讓人容易原諒他們如今的罪過,凄艷的情史使讀者心醉心軟不願深究他們的惡行,對主角的幫助更會化解人的敵意,至于愛美那是人的天性,對俊男美女多少會有好感。喬北溟卻不用這些,他不靠悲情溫情同情,全憑武學宗師的身手和氣度使人折服。

一開篇,讀者的舊友鐵鏡心登場,在《散花女俠》中他也算是一位達人,哪知本書中被兩個剛出道的新人輕易擊敗,張、龍二人武功之高可見一斑。隻是他們也沒風光多久,厲抗天就登場了。

月光之下,隻見那人虯須如鼓,冷冷說道:"什麽飛虎旗?皇帝的龍旗也嚇我不倒,管你什麽飛虎旗!"

無論是武功還是氣魄都讓張、龍相形見絀,讀者自然會好奇此人是何方神聖?莫非就是本書的大反派?誰知接著就聽聞他不過是個僕人。如此黑白兩道全不買賬,皇帝也不放在眼中的桀驁人物,提起老主人少主人卻很是謙恭。僕人尚且如此了得,主人豈不是天上有地下無了?張丹楓的弟子遠不如他,那張丹楓比他的主人……不由得讓人倒吸一口冷氣。

接著那位少主人登場,讓人略有些失望。雖然武功還不錯,卻也不是多驚人,行事更是普通的惡少,很難想象厲抗天的忠心是因為他,應該是沖著那老主人的面子吧?

經過這層層鋪墊,峽谷鏖兵一場正邪雙方打得個天昏地暗,眼看官軍要一敗塗地,喬北溟終于亮相了。

就在這時,聽得一聲裂人心魄的怪笑,但見騾車之上,忽然一個身材高大的紅面老人坐了起來,瞋目喝道:"誰人擾老夫清夢?"隨即小試牛刀,輕易化解張玉虎和于承珠的攻勢。

那老人哈哈大笑,道:"就是這幾個小賊嗎,厲抗天,你們是怎麽搞的?僅僅這幾個小賊,也要來驚動老夫?"厲抗天垂手哄聲,不敢回答,那少年書生道:"稟爹爹,這裏有張丹楓的弟子,請大人助一臂之力。"那老人雙眼一睜,道:"張丹楓來了沒有?他的弟子你們對付好了!"

直接道明他的目標就是張丹楓,二人的決戰從這裏就拉開了序幕。之後一串列事盡顯達人氣度,卻也不算稀奇。喬北溟第一處驚艷的演出是利用霍凌二人打通經脈。強敵環伺,達人相爭,喬北溟可謂膽色過人,而他隨機應變的能力和武功修為悟性更讓人驚嘆。如此一番爭鬥,喬北溟退走,似乎是群雄贏了,可他卻化解了宿疾,吃虧的其實是官軍,喬北溟本身反倒是得益了。

一戰張丹楓,喬北溟的功夫還未練到頂,張贏的比較輕松。可就是這個輕松也要損失一年功力,若是修羅陰煞功練到第九重張丹楓還有勝算嗎?正因為如此,張丹楓心中其實充滿期待吧。

張丹楓笑道:"你若能練到正邪合一,扭轉陰陽的境界,武學上將多添一頁新篇,這也未始不是一件好事。好,我等你便是!……"

至此大家都能看出他們必將有第二戰,而且是功夫練成後的巔峰對決。就看喬北溟如何扭轉陰陽了。

隨後那個不肖子喬少少又開始惹麻煩,我抱怨過這人物壞的沒品沒特色,轉念一想如果沒有他,喬北溟怕是要從反派變成性格怪僻的武林高人了。為了確保其反派的地位,喬公子也隻能如此設定了。

辨別解葯是喬北溟的第二處驚艷演出。此處梁老處理的非常精彩,妙不可言。兒子中毒自然要拿到解葯,但若是他嚴刑逼供陰秀蘭,立刻就落了下乘,若是他一看毒經就能認出解葯,又顯得太容易。喬北溟用的方法實在讓人不得不佩服,唯讀過一遍毒經,就分辨出了毒葯和解葯,再用狗做全面的試驗,縮小範圍,最後通過號脈感知陰秀蘭微妙的心理變化,從三種裏確認真正的解葯。這一幕顯示了他的邏輯分析能力,對人的洞察力,和極端的自信和膽識--畢竟是兒子的性命啊,也不用再做一次下毒解毒試驗。隨後更是吞服毒葯--看的時候吃了一驚,老喬可不像是為了賭一口氣就作踐自己的人,卻原來是用這方法突破第八重。喬北溟不但在武學上極具天分,在用毒方面也是奇才,他在創新精神和開拓性思維都讓人眼前一亮。

二戰霍天都凌雲鳳之前有個小插曲。

但見喬北溟紅光滿面,威風凜凜地走了出來,他雙目一掃,自霍天都夫婦的面上掃過轉到了厲抗天的身上,忽地拿起了厲抗天的獨腳銅人,揮手說道:"沒有你們的事了,都給我退下去吧!"厲抗天自是知道他師父的心意,知道是因為自己的受傷,激起了師父的怒火,因此他要用徒弟的兵器替徒弟報仇。

讀到此處,方能理解厲抗天那可昭日月的耿耿忠心,厲抗天並非沒頭腦沒主見的愚忠之徒,他對喬北溟如此死心塌地,也是因為喬對他的態度吧。

套取武功心法是喬北溟的第三處驚艷演出。這裏可以對照一下黃葯師周伯通那裏騙取九陰真經。黃葯師是靠妻子超人的記憶力和老頑童的天真,這個局很機巧卻不夠大氣。喬北溟這個局難度更高,也更讓人欣賞嘆服。霍天都雖然不如凌雲鳳機智,卻也不是天真爛漫的人,喬北溟從第一次交手開始,每句話都能說中霍天都的心思,其洞察力實在是很高。而正宗的武功心法,霍天都也不會直接背給喬北溟聽,要從論武中尋得答案,喬北溟的談話技巧和武學造詣都十分了得。更讓人折服的是他修習武學的堅韌頑強,喬北溟不是主角,沒有主角的各種奇遇,不過是得到一部修羅陰煞功,這等年紀才練到第七重,還導致癱瘓,修行之路何等艱難。可他沒有放棄,並且能創造條件突破極限,終于成了前無古人的達人--把修羅陰煞功練到了第九重。

在他沒完全成功前,還擊敗了烏蒙夫。烏蒙夫是天下第二劍客,尚未修煉到頂峰的喬北溟就擊敗了天下第二,更讓人驚疑他若練成後,天下第一的張丹楓會不會也敗下陣來?

最終的決戰終于到了,故事看到此處,隻覺得前面奪貢品護貢品,江湖打鬥乃至戰場廝殺,都不過是這場比試的前奏。梁書中第一男主角和第一大魔頭的對決,比武過程其實不甚精彩,比武的氣氛卻是到了極致。梁書講究俠勝于武,寧可無武不可無俠,但是在這一刻,武學本身的魅力超越了一切。

寂靜中忽然傳來了戰馬嘶鳴,刀槍碰擊的聲音,聲音隨著山風飄來,最初隻是隱約可聞,漸漸便越來越聽得清楚了。不久,誰都聽得出是兩軍在山下交戰,這一個出人意外的事情,登時令人人都緊張起來,但場中也正是鬥到最緊張的時候,對于學武的人,這當真是百世難得一見的好戲,因此雖然廝殺之聲震耳,但在場的人卻仍然是個個目不轉睛,註視鬥場,人人同一心思,不管是哪一方的大軍殺來,不管對自己是禍是福,這一戰卻非看到終場不可。人人均是如此想道:"縱使是敵方的軍隊殺來,也未必要得了自己的性命,錯過了這一場不看,那可就是終身遺憾,死也不能瞑目了!"

就在這一刻,百世難得一見的比武抹去了正派邪派的差別,還原了他們武者的身份,行俠仗義也好,追名逐利也罷,能成為達人的必是對武道本身有一份向往一份追求。旁觀者尚且如此,比武之人更是忘了正邪之分,而有了一種惺惺相惜的共鳴。所以張丹楓為成全喬北溟的心願,為考校自己的功力,冒著風險也要接喬北溟第九重的修羅陰煞功,並為他的武學失傳而黯然神傷。

一場大戰至此可算的精彩的結局了,梁老卻還意猶未盡。喬北溟遠走海島,拋開一切紛擾,創出更多的絕學,打造極品的武器,卻怎奈"恨不能與張丹楓再決高下"。不知張丹楓幾十年中,可曾懷念過與喬北溟的對決,惋惜過他的武學失傳?想來也是有的。幾百年後厲勝男靠喬北溟的武功兵器力戰張丹楓的間接傳人天山派,奪得天下第一的名號,金世遺更是融匯許多了喬北溟的武功成為真正的天下第一人,他的弟子傳人成為武林正統。此時卻又冒出張丹楓的隔世弟子孟華,無名劍法又冠絕當代……兩個人的比試用各種形式延續這,以至于題目誰的武學貢獻大,如今都是議論的熱門話題,梁書中頭號對手非他們莫屬。

這篇的題目本來是叫絕代梟雄喬北溟的,寫的過程中卻發現他梟雄的事跡並不多。雖然也聚_集黨羽想要稱霸武林,可書中這方面的內容都是一帶而過,喬北溟的武學之路卻是寫的詳細而別致,他對武學的執著、天分、創造力都是梁書中的翹楚,而他練功的方式也比泛泛的閉門修煉神功,神速學會絕學等等新穎好看。梁老其實是把他作為一個武者來塑造的。也許開始是想給張丹楓製作個武學上的對手。張丹楓的名士風流在《萍蹤》裏展現的淋漓盡致,那時的武功卻還沒大成,《聯劍》裏雖然號稱第一劍客,對手卻不強,比武也就不怎麽好看。而有了喬北溟這樣的對手,天下第一劍客才顯得含金量十足。梁老寫的過程中對他投入了不少感情和心血,以至于不舍得他的故事隨著《聯劍》的完結而結束,最終塑造出了這麽一位大魔頭大宗師,連梁書第一主角都壓不住他的風光,隻是和他分庭抗禮,兩個人一起演繹了梁氏武林中最絢麗的風景。喬北溟也成了梁書中最有魅力的角色之一。

--春水煎茶 《絕代武者喬北溟》

三大憾事

一恨不能與張丹楓再決高下

二恨無衣缽傳人

三恨不能重回故土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