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布爾

喀布爾

阿富汗斯坦首都喀布爾,位于該國東部的喀布爾河谷、興都庫什山南麓,北緯34度,東經69度。海拔1800米。

喀布爾(普什圖語:کابل), 是阿富汗的首都,喀布爾省省會和阿富汗的最大城市。它是一座有3000多年歷史的名城,1773年以後成為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在信德語中是"貿易中樞"的意思。 根據2012年的統計,喀布爾城市總人口達到320多萬人。喀布爾在世界城市規模中排名第64位,也是世界上第五大發展最快的城市。

喀布爾河穿城而過,將城市一分為二,南岸為老城區,北岸是新城區,全市呈現U字形,四周群山環抱,城市開口處面對西面的高山峻嶺,是兩座風景異常優美的高原城市,也是世界上地勢最高的山區首都之一。

喀布爾有3500年的歷史,古代很多帝國都為了爭奪這塊戰略要地而長時間地戰爭,因為喀布爾是連線中亞南亞的貿易必經之路。

  • 中文名稱
    喀布爾
  • 外文名稱
    Kabul
  • 所屬地區
    阿富汗
  • 地理位置
    北緯34度,東經69度
  • 面積
    4583平方公裏
  • 人口
    超過390萬(2011年)
  • 氣候條件
    沙漠半幹旱氣候
  • 著名景點
    古爾罕納宮,獨立紀念碑,特佩馬蘭詹山,扎赫祠等

簡介

喀布爾(Kabul)是阿富汗斯坦的首都,喀布爾省省會和阿富汗斯坦的最大城市。它是一座有3000多年歷史的名城,1773年以後成為阿富汗斯坦首都。"喀布爾"在信德語中是"貿易中樞"的意思。

喀布爾位于阿富汗斯坦東部,興都庫什山南麓、海拔1800米的谷地上,地勢險要,周圍群山峻嶺呈U字形環抱。

喀布爾河從市中心流過,將喀布爾市一分為二,南岸為舊城,北岸為新城。新城比較繁華,商業區、皇宮、官邸及高級住宅大多集中在此,市內多宮殿,較為著名的有古爾罕納宮、迪爾庫沙宮、薩拉達特宮、薔薇宮以及達爾阿曼宮等。達爾阿曼宮是議會場所與政府部門所在地。

喀布爾沙希杜沙姆希拉清真寺喀布爾沙希杜沙姆希拉清真寺

喀布爾市中心的梅旺德大街矗立著綠色的梅旺德紀念碑,紀念碑四周有四尊大炮。城市周圍的山坡上,石山上、古塔、古墓、古堡以及清真寺、寺廟比比皆是。著名的有沙希杜沙姆希拉清真寺、巴布爾陵墓、國王穆罕默德·迪納爾·沙陵墓、國家博物館、考古博物館等。

喀布爾交通便利,有公路連線喀布爾省各地和全國大部分省份。市內有食品供應、毛紡、家具製造、鑄造及大理石加工業等。

喀布爾是世界上地勢最高的首都之一,群山環抱呈U字形,城市開口處向著西面的高山峻嶺。這裏氣候變化劇烈,嚴寒的冬季,最低氣溫可降至零下31度,夏季卻又是赤日炎炎,溫度可升到38度左右。喀布爾河橫貫全城,河南岸是舊城,北岸是新城。居民多信奉伊斯蘭教

城市詳情

綜述

喀布爾是阿富汗斯坦共和國的首都和第一大城市,是全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也是個歷史上的英雄城市。它位于阿富汗斯坦東部,興都庫什山南麓,北緯34度,東經69度。四面環山,海拔1950米。在古代,喀布爾是著名的東西方通商要道"絲綢之路"上的重要城鎮,也是東西方文化交流的一個中心。1773年杜蘭尼王朝統一阿富汗後定都于此。

氣候簡介

阿富汗雖位于亞熱氣候帶,但因遠離海洋,海拔又高,屬大陸性氣候,幹燥少雨,冬季嚴寒,夏季酷熱。河水主要來源于雨雪。阿富汗有句民諺:"不怕無黃金,惟恐無白雪"。全國年平均降雨量隻有240毫米。夏天,賈拉拉巴德的最高氣溫可達49度。冬天,在阿富汗北部和東北部地區的最低氣溫可到零下30多度。喀布爾的氣候同北京相差不多,四季分明,但冬季並不十分寒冷,夏季白天氣溫較高,晚上涼快。

首都喀布爾氣候溫和,四季分明,全年平均氣溫13℃左右。

古跡眾多

喀布爾市名勝古跡眾多。市內有昔日的皇宮,宮內有古爾罕納宮、迪爾庫沙宮、薩達拉特宮等,是宮內有宮,宮外連宮,古樸典雅,雄偉壯觀。另外還有薔薇宮(現稱人民宮)、達爾阿曼宮(現為議會和政府所在地)等,還有國家博物館、考古博物館以及喀布爾大學。

城市四周的山石上,到如今還保留著紀元初期的墓碑、寶塔、城堡的殘垣以及伊斯蘭教的宣禮塔和清真寺等。城市東南角的小山頂上有巴拉·希薩爾城堡,四周山峰上豎立著當年抵御外侮的城牆,有"喀布爾的長城"之稱。另外,市內梅旺德大街上聳立著雄偉的梅旺德戰役紀念碑,在查爾曼大街上聳立著高大的獨立紀念碑,表明喀布爾是一座英雄的城市,是英勇的阿富汗人民在這裏曾經數次擊敗外敵侵略的光榮歷史的見證。

現代城市情況

喀布爾市現有人口390萬左右,是阿富汗斯坦全國最大的城市,全國公路和航空交通樞紐,也是全國經濟、文化和對外貿易的中心,全國大部分工業都集中在達路拉曼宮在這裏。喀布爾氣候條件十分良好,適宜種植多種農作物和葡萄、杏、棗等水果,四周郊區也是全國最主要的園藝和蔬菜種植地。喀布爾附近的礦業資源也非常豐富,已經開採的有煤、鐵、錳、銅、石墨等。

阿富汗特別重視發展國際航空事業,喀布爾現有兩個現代化的機場和鄰國通航。喀布爾是全國公路交通的樞紐,以喀布爾為中心,長達200O多公裏的環形現代化公路通往阿富汗全國各地,喀布爾到鄰國巴基斯坦和伊朗也有公路相通。

喀布爾是美麗的,並且籠罩著一層東方山國的神秘色彩,曾經吸引過許多外國遊客。

喀布爾市歷史悠久,古跡眾多,文化古老,山水相映,景色宜人。金碧輝煌的古老皇宮和高聳的清真寺尖塔,在陽光下閃閃發光。整座城市房屋高低錯落,馬路寬闊,布局嚴謹。主要街道兩側,都有小溪或小河,從山上引下來的泉水,潺潺流過,清澈見底。天氣炎熱之時,來到溪邊河畔的樹蔭下,喝上幾口清泉,歇息片刻,精神爽快,美不可言。

人們熱情

喀布爾市民熱情好客,每逢朋友到來,賓客臨門,他們都是熱情相迎,以禮相待,請客人進入家中最好的房間,拿出家中最好的食品款待,想方設法地讓客人感到賓至如歸、高興愉快。阿富汗斯坦全國98%的居民信奉伊斯蘭教,喀布爾居民用牛羊肉來招待客人,時常要做名貴的菜"烤全羊"來招待,飯後還要請客人品嘗各種各樣的點心和水果。他們對待客人,不問對方是否是伊斯蘭信徒,均一視同仁。無論是在市區繁華的大街上,還是在郊區的小路上,喀布爾居民都是舉止文雅,彬彬有禮,總是右手按在胸口向對方點頭,表示敬意,開口講的第一句話是"薩拉姆阿利空"(即"願真主保佑您")。中國人民和阿富汗人民之間存在著悠久的傳統友誼,相互間的交往可以追溯到2000年以前,世界歷史上著名的"絲綢之路"就是從中國通過阿富汗到達義大利等歐洲國家的。

喀布爾頂級大酒店喀布爾頂級大酒店

歷史沿革

史書記載

阿富汗歷史悠久,喀布爾亦然。印度古經典《吠陀經》提到一個叫庫拔的地方,梵文研究者認為就是今天的喀布爾。《波斯古經》也證實,庫拔就是今天喀布爾所在的地方。中國《漢書》記載的叫高附的地方就是喀布爾。

喀布爾是著名的東西方通商要道"絲綢之路"上的重要城鎮,2000多年前就是東西方貿易文化交流的一個中心。在信德語中,喀布爾意為貿易中樞。古代馬其頓亞歷山大皇帝和公元18世紀波斯阿夫沙爾王朝帝王納迪爾沙赫均把這裏作為穿越興都庫什山脈南下征服印度的軍事要道。公元16世紀初,來自中亞的莫臥兒王朝建立者巴卑爾佔領喀布爾。1773年杜蘭尼王朝統一阿富汗後定都于此。

皇宮建築

這裏,古老的皇宮一度金碧輝煌,如古爾罕納宮、迪爾庫沙宮、薩達拉特宮、達爾阿曼宮、巴格巴拉宮、薔薇宮(今稱人民宮)等。城間山上還留存著當年抵御外侮的城牆,被當地人稱為"喀布爾的長城"。喀布爾的清真寺和古墓也是特別風景,象著名的沙希杜沙姆希拉清真寺,巴卑爾的大理石陵墓,穆罕默德納迪爾沙赫國王的陵墓等。

喀布爾王宮喀布爾王宮

美景怡人

喀布爾的美麗曾讓許多人為之傾倒。歷史上一些征服了喀布爾的帝王,都為喀布爾魅力所折服。據說阿馬德沙為喀布爾大學它放棄了印度;印度莫臥兒帝國的締造者巴卑爾征服了喀布爾後,流連忘返,樂不思歸,再也沒回到他的故土。臨死前,他再三叮囑,一定要把他葬在這塊他心愛的土地上。巴卑爾墓坐落在他生前經常遊幸的謝爾達爾瓦扎山上。

太佩馬蘭詹山

關于這座山,還有一個人間奇異的傳說。太佩馬蘭詹是一位魔術師的名字,他的魔術創造出許多人間奇跡,奇妙得叫人難以置信。他走遍了全世界的每一個地方,每到一處,他便用他的魔術贏來豐厚的財寶。但他視財如命,隻會聚斂,從來想到付出。這樣過了幾十年,他的死期臨近了。臨死前,他巡視、撫摸著那些珍寶,悲傷欲絕,多麽不願意與這些珠寶分開!在最後時刻,他放火燒了這堆財寶,焚燒後的灰燼,堆積成這座山陵,後世人便把這座山陵稱為太佩馬蘭詹山。

扎赫祠

城南山麓的一座伊斯蘭圓頂式建築物"扎赫祠",是伊斯蘭教什葉派創始人阿裏的衣冠冢。離扎赫祠40米左右的地方聳立著一塊巨石,中心部位有一道寬1米、長2米的大裂縫,似刀削斧劈一般,傳說是阿裏用利劍劈開的,被視為聖跡,每年元旦前後,阿富汗居民紛紛前來,聚集在扎赫祠前、巨石周圍舉行隆重的宗教儀式。從查曼沿著喬迪梅旺德大街西行,有一個東方市場,市場中心的梅旺德塔,是為紀念阿富汗的一位愛國女英雄而建的。1880年在英國和阿富汗之間的梅旺德之戰中,阿富汗姑娘瑪拉萊挺身而出,號召全村男子保家衛國,與阿軍合擊敵人,終于取得輝煌勝利。瑪拉萊的英雄事跡傳誦一時,她是阿富汗歷史上第一位傑出的女性。

今天

今天的喀布爾,輝煌的古跡不再那麽輝煌,倒是山坡上的土坯房格外顯眼。不久前見到艾哈邁德,他就是在山坡喀布爾街頭上租了一個房子。作為公務員,每個月工資隻有60美元左右,而租房花去了一半。山上沒有電、沒有排污系統,沒有自來水,當然更沒有學校、診所等設施。喀布爾某種程度上也是迅速城市化的犧牲品。這是阿城市發展部長的話,有幾分道理。阿富汗中央統計局資料顯示,根據喀布爾70年代的計畫,人口不會超過200萬。2001年初,喀布爾人口約為50萬,2007年已達300萬,2015年可能達到700萬。據聯合國難民署統計,從巴基斯坦和伊朗回國的難民中,有100多萬進入了喀布爾。從各地涌進的流動人口數量也很可觀。城市設施與急劇增加的人口不相適應。隻有2%的居民有正常供電,一半人口沒有安全用水。喀布爾每年降生18萬人,屬亞洲最高出生率。

人口大量涌入,加之城市規劃和配套法規不健全,非法建房成了喀布爾一景。據城市發展部長介紹,70%的新增房是違規的。尤其是一些富商、高級官員和要人利用國家土地大量違規建房出售出租,被人稱之為"landmafia"。

歷史與人文

在宗教信仰中,伊斯蘭教與其他宗教並存混雜的現象反映了阿富汗獨特的歷史與人文特征。阿富汗處于歐亞大陸的核心,地緣特征使阿富汗千百年來經歷了眾多的民族遷徙和文化巨變。一方面,這種歷史遭遇使阿富汗的文化內涵從整體上趨于多元化與豐富多彩。但另一方面,由于變化的突發性和頻繁性,所有重要的文明總是與阿富汗擦肩而過,能夠留給阿富汗人、或者說阿富汗人能夠記起的不過是某些歷史與文化的片斷。同時,從民族遷徙和文化交往的角度來說,阿富汗是驛站,而非最終目的地;是十字路口,而不是融會貫通和發揚光大之所。由此,我們看到,阿富汗在歷史上不乏短暫的燦爛與輝煌,在現今的阿富汗各地也不難發現優秀文明的歷史碎片。然而,能夠稱為阿富汗文化底蘊和歷史遺產的東西卻少之又少。尤其值得註意的是,阿富汗人甚至沒有形成可以傳承的文字、語言及智力成果,後世的人們不得不在民間口頭文學中尋找阿富汗的發展軌跡,或在古代中國、波斯和印度等國的典籍中鉤沉阿富汗的歷史線索。伊斯蘭教興起後,阿富汗曾經歷過幾個經濟與文化的繁榮期,比如薩曼王朝時期和加茲尼王朝時期。然而,相對于長時間、高烈度的戰爭與動亂來說,這種經濟與文化繁榮的時間還是太短,無論是在此期間所創造的物質財富,還是智力成果,都不足以對阿富汗社會產生長遠 而深刻的影響。15世紀,隨著帖木兒帝國(1370~1506年)的興起,阿富汗再次迎來了一個比較長的政治穩定和經濟繁榮的時期,阿富汗境內的赫拉特巴爾赫加茲尼,以及北中亞地區的布哈拉撒馬爾罕等地不僅成為帖木爾帝國的經濟與商業中心,而且是當時伊斯蘭世界文化與科學的薈萃之所。.然而,阿富汗及其周邊地區的這種繁榮局面並沒有維持太久。從16世紀開始,一場更持久的衰落降臨在這一地區。同以往一樣,阿富汗的衰落首先與戰亂有關,為了爭奪對阿富汗的控製權,波斯薩法維王朝(1501~1732年)與印度的莫臥兒王朝(1526~1707年)展開了持久的拉鋸戰,"莫臥兒控製著喀布爾,薩法維則佔領赫拉特,處于中間線上的坎大哈數易其手",這種情形一直持續到1747年阿赫馬德在阿富汗建立獨立的杜蘭尼王朝。與連年戰亂同時發生的是連線歐亞大陸貿易路線的巨大變化,美國學者拉皮達斯就此評論道,"……薩法維王朝的崛起、波斯通往印度洋商路的關閉、俄國對伏爾加地區的征服以及內部秩序與安全的喪失,所有這些都大大削弱了亞洲內陸的貿易。而連線歐洲與印度海上航道的發現,以及隨後俄國跨越西伯利亞到太平洋的擴張所開通的至中國的新商道,更使亞洲內陸的貿易進一步衰落。亞洲內陸不僅斷絕了與經濟富庶地區的聯系,也斷絕了與文化先進地區的來往,那些曾經給這一地區帶來佛教、基督教和其他宗教與文化影響的商道被棄置不用,與外部穆斯林世界的密切聯系也不復存在。

喀布爾街頭喀布爾街頭

阿富汗最大監獄在喀布爾。于是,地方主義盛行,經濟衰落,政治上四分五裂。商路的改變和亞洲內陸貿易的衰落對于阿富汗的影響尤為巨大,那些原來主要靠商隊維持繁榮的城鎮全面走向衰落,"經濟與政治的重心逐步向農村轉移,向控製土地財富轉移,阿富汗淪落到了'文化的邊緣'。

由此,關于阿富汗人的宗教信仰,我們似乎可以得出一些簡約的結論。其一,大部分阿富汗人無疑是虔誠的穆斯林,伊斯蘭教構成了阿富汗人精神生活的主體;其二,在阿富汗人的信仰世界,大量非伊斯蘭和前伊斯蘭的因素有著極為廣泛的影響,從整體上,這一現象反映了阿富汗在種族和文化起源上的多元性;其三,阿富汗智力成果和人文傳統的匱乏是各種信仰體系混雜並存的重要原因之一,特別是當阿富汗與伊斯蘭最重要的知識中心逐步隔絕後,伊斯蘭教不得不與其他信仰體系分享阿富汗人的精神世界。

宗教信仰

綜述

從公元651年東伊朗落入阿拉伯人之手開始,伊斯蘭進入阿富汗地區已有一千多年的歷史。期間,由于地理、人文及社會發展等方面極為復雜的原因,阿富汗實際上處于伊斯蘭世界的邊緣。然而,在過去的20多年中,阿富汗的伊斯蘭教卻一再以不同形態進入國際政治的漩渦中心,引起世人的廣泛關註。由此,我們產生了強烈的好奇,阿富汗的伊斯蘭教究竟處于什麽樣的狀態,它與社會及政治生活的關系到底如何。在我看來,研究這些最基本的問題將為理解阿富汗過去20多年的發展及未來走向提供重要的線索,在學術上,也遠比一般地把阿富汗作為熱點來討論更有意義。

大眾的信仰

除了極少數印度教徒、錫克教徒和猶太人,阿富汗境內的居民大都是穆斯林,其中約80%~90%是遜尼派的哈乃斐派,其餘則是什葉派。從民族與教派的關系來看,阿富汗的主要民族如普什圖人塔吉克人烏茲別克人俾路支人等大都屬于遜尼派,什葉派的主體則是哈扎拉人。由于阿富汗的絕大多數居民是穆斯林,因此,無論在農村,還是在城市,伊斯蘭教都有廣泛的影響,該宗教不僅提供了一整套的信仰與道德體系,深深影響著人們的價值取向和思維定勢,而且很大程度上還為整個社會構建了某種約束和調節機製,規範著人們的行為方式與生活方式。同時,在過去的一千多年中,阿富汗的大部分人文知識和智力活動主要是由宗教機構和宗教階層予以傳承的,因此,伊斯蘭教無可避免地在阿富汗社會與政治生活的各個方面都留下了深深印記。"在一個像阿富汗這樣的國家,民族的概念發育未久,國家與社會兩相分離,人們隻效忠于地方公社,伊斯蘭教是惟一可以構成所有阿富汗人共性的東西。可以認為,伊斯蘭教是"阿富汗文化的中樞神經"。

喀布爾的清真寺喀布爾的清真寺

應該引起註意的是,阿富汗的伊斯蘭教有著濃厚的地方特征,"除了信仰安拉和其使者穆罕默德,大部分的信條都與地方化的、前伊斯蘭時期的習俗有關,有一些阿富汗部落社會的信念甚至與伊斯蘭經典所載明的原則相違背。比如,聖徒崇拜和對聖徒陵墓的崇拜在阿富汗大部分地區廣為流行。所謂聖徒,他們可以是蘇菲教團的皮爾(導師),也可以是聖族或聖門的後裔,有時甚至普通毛拉和遊方苦行僧也可因其學識、人品或特異的行為舉止和有別于常人的能力而成為聖徒。這些人活著時受到人們尊敬,有的還有大批追隨者和崇拜者,死後的陵墓則成為聖地(ziyarat),受到人們朝拜。人們對聖徒及聖墓的崇拜是希得到安拉的庇護和賜福(barakat),但在許多情形下是受到一些更為世俗和更為實用的動機的驅使。比如,賈拉拉巴德附近的一個聖徒陵墓可以治療神經病。

齋月裏的喀布爾分別位于查裏卡爾(Charikar)和科黑達曼(Kohidaman)的兩個聖地則以治療狂犬病而聞名遐邇。在喀布爾北面的帕伊米納爾山谷(Valley of Paiminar)約有40多個聖徒陵墓,它們無一例外地可以使婦女得到生兒育女的能力。阿富汗各地的聖徒陵墓都有守護人,而所有的守陵人都向前來朝拜者兜售護身符和其他的神符(ta'wiz),這些護身符不過是一些魔咒讖語,有的幹脆是從《古蘭經》抄來的啓示和預言,他們把這些所謂的護身符裝入用布、皮革或者金屬製作的小袋中,縫在求購者的衣服上。在阿富汗人看來,這樣的護身符幾乎可以滿足善男信女們的任何願望,從拴住情人的心到增強性功能、從一般的趨利避害到在部落械鬥中避開致命的槍彈,這些護身符可謂無所不能。

在阿富汗,許多與伊斯蘭教無關的習慣也有相當的影響,這些民間信仰與習俗有的可能與曾經在這一地區流行的某些宗教,如拜火教、佛教、薩滿教等有關;有的則帶有濃重的民間迷信色彩。在阿富汗的北方重鎮馬扎裏沙裏夫,有一個叫"沙裏夫-阿裏"的地方,在那裏聖徒陵墓一個接著一個,成千上萬的鴿子居住在聖徒陵墓之間,當地人相信,每7隻鴿子中就有1隻是阿爾瓦(arwa,神靈),因此,到聖陵朝拜的人都把喂鴿子作為強化宗教信仰、增加宗教榮譽的重要方式;如果有人殺死了一隻鴿子,而它恰巧是一個阿爾瓦,那麽此人將在睡夢中不斷受到阿爾瓦的折磨與纏繞。在阿富汗的許多地區,村民們總是把剪掉的毛發和指甲小心翼翼地掩埋起來,以防被那些別有用心或與自己有仇隙的人發現。據說,巫婆用蠟、粘土或其他材料做成小人能夠咒人致死,如果把被詛咒者的毛發或指甲混入小人像,那麽往往能夠事半功倍。

名勝古跡

喀布爾是阿富汗斯坦共和國的首都和第一大城市,是全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也是個歷史上的英雄城市。它位于阿富汗斯坦東部,興都庫什山南麓,四面環山,海拔1950米。阿富汗斯坦是一個古老的國家,喀布爾具有悠久的歷史。公元2世紀時,希臘歷史學家阿裏安著的《亞歷山大遠征記》中提到的科芬,根據考證就是喀布爾。印度古經典《吠陀經》提到庫拔這個地名,梵語研究者認為就是今天的喀布爾。另外《波斯古經》也證實,庫拔就是今天喀布爾所在的地方。中國漢代把喀布爾稱為"高附",可見,有關喀布爾的記述,很早就出現在歷史學家的著作和古典文獻當中了。

在古代,喀布爾是著名的東西方通商要道"絲綢之路"上的重要城市,也是東西方文化交流的一個中心。1773年杜蘭尼王朝統一阿富汗斯坦後定都于此。

喀布爾地區適宜種植多種農作物和葡萄、杏、棗等果品。蔬菜種類較多,是全國最主要的蔬菜種植地。喀布爾附近的礦產資源非常豐富,已經開採的有煤、鐵、錳、銅、石墨等。

喀布爾是一座山水相映的城市,市內古老的皇宮金碧輝煌,清真寺的圓頂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城市房屋高低錯落,道路寬闊。主要街道兩旁都有小溪,泉水從山上引下,清澈見底。河北岸新城是主要商業區,並有皇宮、官邸和高級住宅。皇宮中有古爾汗納宮、迪爾庫沙宮、薩達拉特宮、薔薇宮(今稱人民宮)等。過去的達爾阿曼宮是議會和政府所在地。城市周圍的山峰上屹立著當年抵御外侵的城牆,被稱為"喀布爾的長城"。

喀布爾古跡很多,有公元初的墓碑、城堡遺址和伊斯蘭教的宣禮塔、清真寺等,其中有著名的沙希杜沙姆希拉清真寺,有巴卑爾的大理石陵墓,有國王穆罕默德納迪爾沙的陵墓。還有國家博物館、考古博物館和著名的喀布爾大學等高等院校多所。

喀布爾國王陵墓喀布爾國王陵墓

喀布爾雖然不富麗,可是它卻也有迷人之處。特別是3月裏,園林和市場上鬱金香競開盛放,給城市披上濃艷的衣裝,使喀布爾成了一座美麗的花城。歷史上有一些征服了喀布爾的帝王,都為喀布爾魅力所傾倒,據說阿赫馬德沙為它放棄了印度;印度莫臥兒帝國的締造者巴卑爾在這裏流連忘返,在他結束了戎馬倥傯的一生後,就安眠在這座他心愛的城市的土地上。

巴卑爾墓坐落在謝爾達爾瓦扎山上。山坡上有一座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梯田式花園。當年這座花園十分優美,但今天已是蔓草叢生,頗有荒蕪頹廢的景象了。

1640年沙賈汗皇帝曾在這裏建了一座清真寺,以紀念他在巴爾赫的勝利。清真寺用大理石鋪地,拱門上雕著優美的垂飾,經過一番整修,已經成為喀布爾最有吸引力的古跡。花園高處的一層,在紫荊和紫丁香的濃蔭深處,安息著那位莫臥兒帝國的開創者。

喀布爾東南的山頂上,有一座城堡,叫"巴拉希薩爾",是喀布爾最古老的一處古跡。從城堡沿著希爾達爾瓦扎山向西,有一座陡峻的古城,據說是5世紀時修築的,歷代王朝都加以維修保護,直到18世紀以後才逐漸湮廢。但城上還有些儲存得比較完好的棱堡和塔樓是這座古城昔日雄姿的最後一點遺跡。

城東的太佩馬蘭詹山上,有一座古代帝王的陵墓,這裏埋葬的是阿富汗國王納迪爾沙。山坡上還有不少王公的墳墓。每年8月19日的獨立節,在這裏舉行商品交易會,展覽國家建設中的成績。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