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君能有幾多愁 -2005年吳奇隆、劉濤、黃文豪主演電視劇

問君能有幾多愁

2005年吳奇隆、劉濤、黃文豪主演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問君能有幾多愁》是由吳家駘何麗萍聯手執導,吳奇隆劉濤黃文豪主演的歷史愛情電視劇。

該劇圍繞李煜(吳奇隆飾)與趙匡胤(黃文豪飾)這一文一武兩個皇帝的迥異人生和坎坷命運展開,講述了在五代十國時期亂世之中兩位帝王與一位美麗女子娥皇(劉濤飾)傳奇而又凄美的一段愛情故事。

該劇于2005年8月24日在台灣中視首播。

  • 中文名
    問君能有幾多愁
  • 主演
    吳奇隆,劉濤,黃文豪,潘虹,吳樾,劉真,熊乃瑾,王輝
  • 集數
    40集(央視版39集)
  • 其他名稱
    李後主與趙匡胤,他愛江山我愛美人,江山美人情,大宋開國
  • 類型
    古裝,愛情,歷史
  • 出品時間
    2005年
  • 首播時間
    台:2005-08-24,陸:2007-05-01
  • 出品公司
    北京華錄百納影視有限公司等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中國台灣
  • 導演
    吳家駘,何麗萍
  • 編劇
    鄧月嬌,雅晨編劇小組

劇情簡介

李煜與趙匡胤是五代亂世中,文學、武藝不同領域各擅勝場的兩位帝王。兩人出身環境及人生態度皆異,造就兩人日後迥別的命運。

海報海報

後漢隱帝幹佑元年,趙匡胤一把火燒掉昏皇的觀花樓,而後懷著雄心萬丈,四處謀求出路。他于滁州巧遇尋找'霓裳羽衣曲'的周娥皇,兩人一見互生情意。娥皇慧眼識英雄,要其往南唐一展長才,並留綉帕作定情信物。

當李煜以皇子之身,備辦108樣聘禮往宰相府訂親之時,正是趙匡胤千裏迢迢,手執綉帕至相府會佳人之日。李煜的才情讓趙匡胤佩服,他自慚形穢,夢碎南唐,轉向北方,投後漢郭威麾下。

趙匡胤一路大展身手,屢立戰功,助柴榮稱帝,逼南唐中主去帝號。公元959年柴榮薨,幼帝即位。翌年初,趙匡胤率軍陳橋,被兄弟趙匡義及部屬黃袍加身,擁立為帝,建宋。

中主遷都,國政交予李煜,趙匡胤下詔李煜夫婦汴京面聖,泄露娥皇與他的因緣。李煜如夢初醒,為南唐國祚,以生病為由,拒絕北上。此舉惹惱趙匡胤,卻讓他思及國家長治久安的迫切,繼而實行"杯酒釋兵權"、"攏絡人心"等措施。

李煜無力沉重國事,躲以詩詞及後宮歌舞尋慰藉。娥皇之妹家敏進宮探親,家敏率真獲李煜共鳴,一首"手提金縷鞋"的偷情詞傳開。詞傳北宋,趙匡胤震驚,帶兩親信化成商人南下,欲帶娥皇走,娥皇淚阻,以南唐國後之名要求大宋皇帝勿掀戰火。

公元974年,趙匡胤為統一中國出兵江南,行前交待"不得枉殺百姓,尤須保李煜全家。"。聖旨為尊,宋軍隻圍不攻,直至金陵糧盡,李煜開城降。

李煜被俘至汴京,風採不復,"春意闌珊,獨自莫憑欄……"李煜亡國之痛化成一首首曠古絕今的詞作。趙匡胤抬眼看向天際,為自己創造出一偉大詞人得意。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李煜吳奇隆 原名李從嘉,南唐後主,李璟第六子
周娥皇劉濤 南唐大周後
花蕊夫人劉濤後蜀主孟昶的妃子
趙匡胤黃文豪宋太祖,北宋開國皇帝
趙光義吳樾宋太宗,北宋第二位皇帝
周家敏熊乃瑾南唐小周後
南唐鍾太後潘虹

南唐中主李璟的皇後,李煜生母

窅娘劉真李煜的宮嬪,據傳為第一個纏足的女子
趙普王輝趙匡胤的重臣,官至宰相
裴厚德淳于珊珊----
江正易照博----
李弘冀葉新宇----
李從善張天其----
李璟吳蘭輝----
趙弘殷沈孟生----
孟昶何中華----
晴兒史可----
張德鈞王新民----
周夫人劉潔----
蔡晶薩婆----
韓熙載靳德茂----
陳喬陳偉國----
樊若水羿坤----
徐遊高玉慶----
馮延巳劉江----
馮延魯隋抒洋----
柴榮李飛----
石守信陳之輝----
王彥升莫美林----
潘佑陳海----
鍾謨徐鳴----
李景遂張雷----
孫晟陳斌----
曹彬武洪武----
李艷娘沈曉妍----
周宗陳大成----
韓通賈宏----
高懷德李夢----
慕容延釗張良----
陶谷左百學----
嚴續鍾鑫培----
黃保儀鄒娜----
郭威趙剛----
郭崇石磊----
範質蔡剛----
李太後石亞軍----
楚昭輔唐亞俊----
王審琦張涵----
康笙周凱----
王濮曹世平----
潘美鞠波----
史延德彭振中----
李處耘詹磊----
韓重贇繆良----
劉光義錢明華----
常盛閻沛----
岳冉婷畢珠----
小玉胡蓉----
查文徽賈世俊----
樊錫江過齊鳴----
柴宗訓徐嘉偉----
符太後段靜----
陳覺盧文忠----
李德明丁建國----
王崇質陸忠----
邊鎬宋建華----
袁從範李凡----
王昭遠隋抒洋----
王皇後饒敏----
李仲宣唐一帆----
李仲寓季天賦----

職員表

出品人王松山
製作人阮虔芷
監製劉德鴻、宋振山、羅立平
導演吳家駘、何麗萍
副導演(助理)靳德茂、王春光
編劇鄧月嬌、雅晨編劇小組
攝影大麻、阿澤
配樂鄧少琳
剪輯蘇慶儀、張亞
道具錢水準、林其麟、潘少林、王財金、孫朝光、曾群、張金海、尚濟炎、王炎寬、王學軍、鬱強、段順陽、顧海根、武代河、劉聲朗
配音導演程寅
美術設計郭達利
動作指導沈火新
服裝設計秦家班戲劇服裝、秦明英
燈光董進來、董進財、孫立軍、陳新海、邵學山、司心願、蘇其峰、許秋偉、董群偉、單培峰、李魯先
場記賀雄莉、劉桂鳳

以上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

李煜李煜

李煜(南唐後主) | 吳奇隆

李後主,名李煜,初名從嘉,公元937年生于金陵,是南唐中主李璟(元宗)的第六子。個性溫厚仁慈、浪漫多情,不喜暴力、不喜戰爭殺戮。

當南唐正處于內憂外患之際,他繼任皇位。在內,受政治人物自私現實的影響,多所掣肘;對外,受大環境的限製,也難以發揮。他本無心政治,卻又天命難違。愛情、詩詞、音樂…是他寄情的避難所,也是天縱文採的表現。李煜一生,雖治國無成,唯是位千古絕唱的偉大詞人。 

周娥皇周娥皇

周娥皇(南唐大周後) | 劉濤

南唐宰相周宗之長女,貌美聰慧,攻于音律舞藝,膽大心細,是個巨觀、有思想、有才氣、有主見的女子。

與趙匡胤不期邂逅,她慧眼識英雄,寄予期盼,卻因物換星移,姻緣天定成為南唐李煜之妻。十年夫妻,鶼鰈情深,卻是紅顏薄命,匆匆走過二十九個秋冬……李煜寫下無數的詩詞懷念她,更在誅詞中自稱“鰥夫”以表達對她至深至愛的悼念。

趙匡胤趙匡胤

趙匡胤(宋太祖) | 黃文豪

宋朝開國皇帝——宋太祖,是一位有謀略的大政治家。生于亂世,個性堅韌不拔,能忍人所不能忍。遇事冷靜,有勇有謀,精于審時度勢。

為人一生情義兼顧,從大處著眼,不因私誼而害公,也不因個人權欲罔顧義理。所以他稱帝後,照顧前朝幼帝母子不遺餘力,且詔告後代子孫依例奉行;與周娥皇邂逅,情深于內而止于禮。晚年,傳言遭其弟趙光義所毒害。

花蕊夫人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後蜀才女) | 劉濤

本是後蜀主孟昶的妃子,冊封慧妃,又因她的美貌“意花不足擬其色,似花蕊翻輕也”,賜號花蕊夫人,是後蜀有名的才女。外貌酷似周娥皇,天生麗質、優雅聰慧,是個命運多舛卻又性情剛烈的奇女子,敬佩有情有義、敢作敢當的大英雄。

被大宋俘獲後,深得趙匡胤的寵愛。雖不幸淪為降妃,卻時刻心系孟氏族人。在與趙匡胤的相處中,她發現趙匡胤正是自己所崇拜的那種男人,逐漸對他心生愛慕,答應與他白頭偕老、攜手終生。但趙匡胤的弟弟趙光義卻視她為眼中釘,同時又垂涎她的美色,對她百般威脅、凌辱,甚至不惜要置她于死地。

周家敏周家敏

周家敏(南唐小周後) | 熊乃瑾

娥皇之妹,人稱小周後,年輕貌美而率真,是個勇於表達內心感受的女子,喜怒形于外。李煜和她在一起,感到輕松自在,毫無拘束。她也驚訝于李煜的隨和,兩顆相近的心很快就找到了彼此的磁場而緊緊相吸。

李煜獨排眾議,周嘉敏以17歲小小年紀封後而母儀天下。南唐亡國後,她隨李煜到宋朝汴京,見到了趙匡胤,見證了大朝皇帝的不同。趙匡胤死後,她無可避免的淪為趙光義的俎上肉,最後選擇自殺,追隨李煜于九泉之下。

趙光義趙光義

趙光義(宋太宗) | 吳樾

原名趙匡義,趙匡胤之弟,是趙匡胤陳橋兵變的策劃人之一,也是宋朝建立後的重要謀士。野心大,個性浮燥、陰沉、權謀。

趙匡胤大位坐定後,他開始蓄積自己的實力,有計畫地鋪設繼任之路。西蜀滅後,俘獲花蕊夫人,貪戀花蕊夫人的美色,幾到無視他人存在的地步。宋太祖病重後,他進入皇帝臥榻,當夜皇帝駕崩,由他繼位,歷史因此傳言他弒兄篡位。兩年後,他賜李煜牽機葯酒,毒殺李煜。

音樂原聲

歌曲名作詞作曲演唱備註
路太遠黃慶元黃慶元張鎬哲主題曲
你到底愛誰佚名佚名劉嘉亮主題曲
幾多愁李煜譚健常費玉清片尾曲
愛遠走佚名佚名劉嘉亮片尾曲

幕後製作

劇照劇照

《問君能有幾多愁》,于2004年10月29日在無錫開拍,2005年2月5日殺青,同年8月在台灣首播。該劇名稱幾經更迭,原名《大宋開國》、《李後主與趙匡胤》,在台灣地區播出時名為《他愛江山我愛美人》,大陸電視台播出時才更為現名。另有《江山美人情》一名,片頭曲也有不同版本。

創作過程

《問君能有幾多愁》不是正劇,不以教科書的角度,冷硬的述說故事,不標榜吹噓完全符合史學家的嚴峻查核;但它也不戲說胡說,誤導觀眾扭曲對歷史的認識。簡單的說,它是一部歷史愛情劇。以愛情貫穿全劇,再參酌野史、民間典故及編劇的精心創作,溶合為一部有情有愛、有血有淚,感人肺腑的連續劇。

《問君能有幾多愁》用幾個大議題來對比兩個帝王處理事情的不同,包括:生命中的摯愛;國策的規劃,政令的推行;外遇的對應;官員的貪腐;戰事的挫折;及生命的反思等。

服裝選擇

該劇中宮廷教坊仕女服以天青色為主,但為了表現傳統服飾之美,其它服裝參酌歷史之餘,為了畫面好看,本劇稍作細微修正,以鮮艷亮麗為主,梳妝、化妝、造型、仿真盛唐時期社會的豐饒華美,表現當時文藝大興時期瑰麗富庶的中華文明文化。

播出信息

播出日期播出平台
2005年8月24日台灣中視
2007年5月1日中央一套

劇集評價

正面評價

《問君能有幾多愁》在劇本、選角、梳妝、服裝、化妝、攝影、燈光、道具、陳設方面下了很多苦功,該劇故事參酌了正史野史,畫面參酌《東京夢華錄》及眾多故宮文物,在細微處做到盡善盡美,給觀眾一個全面深度享受。

劇照劇照

在出演《問君能有幾多愁》前大多以剛毅俊朗面孔示人的吳奇隆首次挑戰飾演多愁善感、儒雅懦弱的才子皇帝李煜,大獲成功,觀眾不僅認可片中李煜的外型,更對吳奇隆憂鬱迷離的氣質大加贊賞。吳奇隆李煜"扮相斯文俊美、秀氣空靈、更帶有皇家宮廷的貴氣,也演出了屬于李煜該有的書卷氣與憂鬱的氣質,吳奇隆是該劇製片方的不二人選。"(《問君》導演吳麗駘評)

反面評價

《問君》中,最值得玩味的就是歷史名人間的感情處理,與歷史事實比較,該劇對于李煜、趙匡胤、大周後娥皇之間的三角戀杜撰得比較離譜。(新浪網評)

分集劇情

第1集

後漢隱帝乾佑元年,漢隱帝荒淫無度、不理朝政,百姓苦不堪言,護聖都指揮使趙弘殷之長子趙匡胤(黃文豪飾),因父親阻街死諫不果反遭痛打,怒而一把火燒了隱帝的觀花樓,自此離家謀出路。南唐李璟之六子李從嘉(吳奇隆飾),因不滿長兄好戰,帶隨侍裴厚德悄然離家。趙匡胤與李從嘉相遇歸德府,兩人一武一文,為百姓爭得一夕溫飽,正當兩人互賞彼此才幹相談甚歡之時,禍已追至,終使兩人分道揚鑣。南唐前宰相周宗之長女周娥皇(劉濤飾),為尋找散佚的"霓裳羽衣曲",偕ㄚ環來到滁州。滁州湖上酒樓人聲鼎沸,酒樓有位叫窅娘(劉真飾)的舞娘正翩翩起舞。趙匡胤于酒樓內賞舞品酒,酒客卻為爭奪與窅娘共舞共飲吵鬧,此時ㄧ柔美聲音響起:"放手!"。趙匡胤抬眼望去……

第2集

娥皇一手一酒瓶,仰頭一飲而盡,趙匡胤稱豪氣,酒客為難娥皇,趙匡胤出手相救。酒樓柴房內,從小喜歡窅娘的江正(易照博飾)夾纏不休,被窅娘訓斥一番。趙匡胤滿腹韜略、豪情萬丈,博得娥皇欣賞傾心,幾日相處,娥皇以一方綉帕定情,並約共賞花燈。李從嘉與趙匡胤別後,被長兄李弘冀遣人護送回金陵,李從嘉之生母南唐鍾後(潘虹飾)為其尋找佳麗婚配,娥皇名列其中。周宗尋到滁州帶走娥皇,倉促之間,娥皇留下一封簡訊,約定趙匡胤金陵再會。娥皇受邀入宮春宴,一曲清歌牽引,與李從嘉相遇。李弘冀與皇太弟李景遂因皇儲之爭惹出殺機,趙匡胤受其連累,中箭落入江中生死不明。李從嘉頻頻以詩詞對娥皇表達情意,娥皇心系趙匡胤,托ㄚ環晴兒再上滁州。

第3集

滁州客堆人去樓空,晴兒由掌櫃口中得知趙匡胤早已離去,無功而返,娥皇在父母勸慰下,點頭答應與李從嘉訂親。中箭落水的趙匡胤被一漁夫救起,卻因傷勢嚴重,難赴約定。李從嘉下聘之日,百姓夾道祝賀,趙匡胤姍姍來遲卻巧逢盛會,這才知悉李從嘉為南唐六皇子身分,而訂親對象竟是娥皇。趙匡胤見識了李從嘉的才氣,自知身分與眼前處境難能與其相比,他手握綉帕悵然欲走,一念回轉,決定送還綉帕,再聽佳人一言。擁李景遂一派人馬,馮延巳等人于周府書房密談,趙匡胤無意中撞見,更決定夜訪周府告知娥皇,卻被周夫人(劉潔飾)攔下,趙匡胤表明對娥皇一片真心,周夫人命其家丁捆綁趙匡胤出府,並暗示此人不可留,娥皇得知,策馬狂奔追去。

第4集

娥皇及時救下趙匡胤,兩人再相見,恍如隔世。細雪紛飛,嚴寒蒼冷雪夜中,趙匡胤與娥皇緊緊相擁。趙匡胤欲帶娥皇走,娥皇卻勉其男兒應志在四方,期許趙匡胤能闖出一片天地,趙匡胤含淚揮別金陵,投入郭威帳下,因驍勇善戰而深受賞識。郭威建立大周,趙匡胤為東西班行首,公元953年郭威病逝,義子柴榮繼位,趙匡胤升殿前都虞侯,同年,李從嘉迎娶娥皇。趙匡胤未曾忘情于娥皇,其弟趙匡義(吳越飾)點醒,趙匡胤胸懷天下蒼生福祉,與匡義定下為周朝廷統一天下壯志。南唐皇儲之位明爭暗鬥,從未止歇,李從嘉不參政事,不卷入其中,娥皇心裏不免將之與昔日擁凌雲壯志的趙匡胤相比較。李從嘉善良情多,娥皇心領神會,適逢中主壽誕,夫妻共創"霓裳羽衣曲"。

第5集

"霓裳羽衣曲"驚艷舞出,中主與鍾後正暢懷之際,緊急軍情來報,周朝已佔領滁州,領兵之人正是趙匡胤,李從嘉與娥皇暗驚。匡義為趙匡胤引見攻下滁州之功臣趙普(王輝飾),趙匡胤不為私用,將其舉薦予周朝天子。趙匡胤大軍進入滁州城,令其將士約束手下不得搶掠百姓,卻于圍捕做亂者之時,揪出當年暗箭傷他的馮延魯,由其口中得知李從嘉與娥皇婚後幸福,夫妻琴瑟和鳴,趙匡胤內心五味雜陳。戰事告急,李從嘉卻巧思綴點花房與娥皇共飲,對娥皇訴說自己胸無野心,願有能者仁善天下。趙匡胤領精兵與匡義夜襲南唐水師,也為再見娥皇一面。行動生變,匡義為尋趙匡胤潛入鄭王府,望見醉酒的娥皇。趙匡胤胸有謀略,饒馮延魯性命,換鍾謨、李德明來周朝協談。

第6集

鍾謨、李德明兩人帶著豐厚貢品覲見周朝天子柴榮,周朝提出三大條件,李德明銜命回南唐,中主大怒,百官斥賣國,孫晟自薦北上,卻客死北國。濠州失守,中主獻江北十四州、去帝號,擁李弘冀派大臣韓熙載于殿上痛哭,直諫廢李景遂,改立李弘冀為太子。李景遂遷回洪洲安居,李從嘉偕娥皇前往探望,與李景遂球場上玩蹴鞠,晴兒點醒,李從嘉與趙匡胤各擁不同風採,以此方優點相較彼方缺點欠缺公平,娥皇內心起伏。鍾謨被扣大周,窅娘因曾蒙相助,前來探視,得知趙匡胤仍深情于娥皇,願前去金陵。趙匡胤釋放鍾謨回南唐,北周顯德六年,趙匡胤升為殿前都點檢,柴榮病逝,十歲柴宗訊繼位。李弘冀入主東宮不久,酖殺李景遂,中主痛心大怒,將其押入冬屋自省。

第7集

中主探視李弘冀,訓斥大逆不道,李弘冀道出當年李景遂曾謀害于他,中主詢問參與者,馮延巳等人一概否認,鍾謨亦識時務選邊站,朝廷一邊倒向廢太子。鍾後惋惜長子一番雄心壯志不得伸展,中主勉李從嘉為國擔起責任,李從嘉為難。鍾謨傳來南唐朝廷廢太子風波,趙匡胤要趙普傳達積極擁立李從嘉為太子。李弘冀癲狂,自盡冬屋,鍾後哀傷不已,馮延巳等人奏請立李從嘉為太子,接掌東宮。趙匡胤上奏符太後,應趁此佳機擬定天下一統方向,幼帝坐不住龍椅,吵嚷離去,趙匡胤氣悶。說書戲台,趙匡胤鬱鬱寡歡台下飲酒,趙普與匡義找來,說書人言:唐朝李世民稱帝之前的政變雖有瑕疵,但造就了大唐盛世,這點瑕疵,說書人重掌一擊:"它變成了必要之'惡'了!"

第8集

必要之"惡"!趙匡胤驚覺,匡義與趙普呼好,江正卻于此時動手行偷,匡義將其製住,江正稱匡義皇上,引起趙匡胤註目。當年于歸德府,江正將趙匡胤偷的一文不剩,趙匡胤怒斥江正多年後仍不改其性,江正討饒,趙匡胤將他送入西山寺修身養性。趙匡胤功高震主,周朝廷老臣紛紛上奏符太後下旨,借故調趙匡胤離京師,匡義與趙普勸趙匡胤借計用計,趙匡胤天人交戰。趙普與匡義一路鋪陳,導演陳橋兵變,趙匡胤黃袍加身,被眾兄弟簇擁為帝,趙匡胤立下四條規,眾兄弟稱是,符太後聞訊震驚,大臣們老淚縱橫。趙匡胤回京登基,建宋,是為宋太祖,匡義避其名諱,趙匡胤賜名光義。南唐中主接獲訊息,更興遷都之心,喚來李從嘉與娥皇,欲將國事交給李從嘉。

第9集

中主決定遷都洪州,李從嘉苦心專研治國之道,娥皇勉勵,夫妻同心同志。夜闌人寂,大宋宮廷外,趙匡胤悵然思起周夫人當日鄙視他之言,如今他已是九五之尊,卻仍不能與娥皇共享。窅娘來到金陵,聞李從嘉新詞,頓生仰慕之心,旁人稱許李從嘉夫婦為神仙伴侶,她踟躕去留。唐宮在望,窅娘喜見娥皇,李從嘉領她見識了他們夫妻的音律房,娥皇留窅娘在唐宮住下,窅娘終說出來意,大宋有個人依舊深情于她,娥皇淚流,卻不願多談。窅娘舞藝超群為李從嘉欣賞,要為窅娘建一座屬于她專屬的舞台。趙匡胤出巡,險被刺客所傷,他不大肆搜捕,反自省思,要以仁德澤被天下,派特使出使各小國,以揚大宋國威。陶谷奉命出使南唐,氣焰囂張,李從嘉容忍,中主與大臣們憤怒不已。

第10集

趙匡胤極為善待前朝舊臣,卻仍不能令其心悅臣服,使得他不得不做出強硬手段,趙普為他分析狀況,趙匡胤胸有成竹。陶谷于南唐作威作福,李從嘉受盡委屈,韓熙載得知他性好漁色,欲設計羞辱他。李筠聯合北漢舉兵叛變,大宋澤州被佔,趙匡胤御駕親征。窅娘自薦為韓熙載計策中的關鍵人物,事後李從嘉知悉,不免心疼、更覺愧對窅娘,窅娘卻已留書離去,娥皇為尋回窅娘出宮。趙匡胤平定李筠回朝,大罵陶谷狐假虎威、自取其辱,因此事件,趙匡胤對李從嘉有了一番新體認,思及娥皇,難忍心中遺憾,決定下詔邀李從嘉與娥皇夫婦北上。光義匆匆來見趙匡胤,呈上南唐送來李重進想聯合唐軍反叛的密函,光義提議征討李重進,趁勝南下取唐。

第11集

平定李重進,趙匡胤佇立長江北岸,遙望江南欲再見娥皇一面,光義以顧慮安危攔阻,趙匡胤執意前去。娥皇尋窅娘至江岸,趙匡胤乘坐的商船緩緩靠岸,遠遠地,驚見娥皇,趙匡胤聲聲喚喊,娥皇聽聞後匆忙離去。如意樓,江正大紅花轎要迎娶窅娘,趙匡胤尋至,江正被識穿身分後逃逸,趙匡胤托窅娘告知娥皇並無非分之想,隻想見上一面。娥皇經過熟思,決定不躲不避,窅娘答應重回唐宮。光義帶著手下追趙匡胤而來,名為保護,實則暗藏私心,光義搶先見了娥皇,趙匡胤與娥皇再度錯過。趙匡胤怒責光義違抗旨意,令其不得再跟隨,來到當年救命恩人樊錫江住處,趙匡胤心事重重,錫江一番言語,趙匡胤獲益不少。江正被抓回宋朝,趙匡胤怒斥死纏爛打,不配談愛。

第12集

江正重回佛門靜修,趙匡胤見其有悔,令其至金陵傳佛法,另備銀兩要江正帶去照顧樊錫江,暫隱瞞趙匡胤身份,江正至,錫江已死,留下兒子樊若水。中主遷都,立李從嘉為太子留守金陵監國,中主臨行囑咐娥皇幫著李從嘉。中主駕崩,李從嘉繼位,改名為煜,是為李後主,李煜親寫奏疏呈趙匡胤,請求追封中主"元宗"帝號。趙匡胤欲再下詔李煜與娥皇來京,光義反對,趙匡胤氣悶,趙普陪同逛市集,趙普提醒皇上一言一行人皆重之。市場糧食短缺,國庫空虛,江正才去金陵不久就佔去一座寺廟,種種皆令趙匡胤思及國家長治久安。周夫人偕同小女兒家敏(熊乃瑾飾)來到青山寺為亡夫做法事,若水見家敏天真浪漫,頓生愛慕之心。南唐韓熙載上奏李煜製新幣政策,江正向趙匡胤借錢。

第13集

趙匡胤諸多考慮後拒絕借錢予江正,光義與趙普瞞著趙匡胤向節度使石守信借款,光義更親自押送錢至南唐,周夫人告知江正娥皇將參予為亡父舉辦的法會,江正隨口告訴了光義。李煜畫石榴圖,告訴娥皇如今南唐百業崢嶸,光義偷看娥皇摘月桃葉險被發現,光義怒言總有一天過江收南唐,若水責江正亂交朋友,江正告知是趙匡胤親人,若水不再多言。家敏讀李煜寫給娥皇的詞作,羨慕娥皇嫁了個天底下最有才華的丈夫,娥皇笑稱家敏長大了。韓熙載的新幣政策被江正搞亂,朝臣紛紛奏請李煜恢復舊製,韓熙載請李煜再給時間。趙匡胤邀十兄弟入宮宴射,欲柔性收回"錢、權、兵",話才出口,石守信立即表明不要回借出的十萬緡。

第14集

御書房內,趙匡胤大怒,因為十萬緡,讓他吞回所有的話,光義與趙普認錯。南唐市面貨幣呈現混亂局面,韓熙載奏請李煜再撥款應急,朝中大臣紛表不可,與韓熙載向來不對眼的徐遊更是極力反對,李煜為難,趙匡胤得知江正將要血本無歸,隻得親自控局,南唐一場新幣政策徒勞無功落幕。趙匡胤巡視百姓生活,攤販叫喚賣並蒂蓮,趙普告訴趙匡胤,娥皇又添一子訊息,趙匡胤要趙普下詔李煜與娥皇北上參加秋祭大典。娥皇為李煜安排了一個特別的生日,李煜感動,大宋特使帶來趙匡胤詔書,並有禮物送娥皇。李煜要娥皇開啟禮物,娥皇瞥見當年送給趙匡胤的綉帕,遮掩不讓李煜看見。光義與趙普收集十兄弟罪狀,請趙匡胤決策,趙匡胤言:不相信人不能共富貴。

第15集

李煜與朝臣商議是否該北上朝宋,韓熙載缺席,其它朝臣意見不一。南唐秋試科考將近,李煜命韓熙載為主考官,江正為了若水,製造機會接近韓熙載,若水不知,堅信自己的努力與手中有趙匡胤送的玉筆,一定能高中。光義帶都點檢慕容延釗府中小校參見趙匡胤,小校說出十兄弟私下聚會言論,趙匡胤怒指小校四大罪狀,仍饒小校一命。李煜找窅娘問娥皇可有認識宋宮中人,窅娘推說不清楚,窅娘告知娥皇,娥皇決定對李煜道出往事。徐遊上奏科考不公,指證歷歷韓熙載徇私,李煜下旨,五名中舉學生接受殿試,殿試中,李煜對若水留下印象。趙匡胤設宴,邀請十兄弟入宮,十兄弟忐忑不安,光義與趙普如臨大敵,趙匡胤于宴席中,動之以情,請眾兄弟"難舍能舍"。

第16集

趙匡胤于御書房中苦候十兄弟奏章,隨侍張德鈞呈上一奏疏,卻是李煜婉拒北上奏章,趙匡胤悶惱一聲隨手一丟。李煜親自主持的殿試因徐遊等臣頻頻上奏有損朝廷萬年典範,五名學子通通落榜,引起嘩然,江正周旋其中,若水氣江正幫倒忙。娥皇向李煜坦承認識趙匡胤,但已是過去,且趙匡胤將當年綉帕退回,李煜頓覺被欺騙,直說自己像個傻瓜。十兄弟稱病告老還鄉的奏疏一一呈送趙匡胤,趙匡胤大喜,由于他堅信的情義,成就他的"杯酒釋兵權",趙匡胤回頭尋李煜的奏章細看,不免憂心奏章所指娥皇身體不適。李煜聽江正說法,"物來則應,過去不留",頓時大悟,欲找娥皇表明心意,卻見娥皇對綉帕淚流,李煜傷心離去,醉倒窅娘住處。

第17集

窅娘為醉酒的李煜翩翩起舞,腳傷了,她用布裹腳,繼續跳,裴厚德看了不忍,窅娘卻無怨尤。晴兒見娥皇悶悶不樂,提議去寺裏上香、聽江正說法,娥皇前去,家敏問娥皇:姊夫記不記得邀他們中秋入宮賞月之約,娥皇推說李煜忙,她安排即可。李煜鬱悶不舒,上佛堂求安靜,裴厚德貶趙匡胤安慰李煜,李煜稱他是在為窅娘設計一座蓮花舞台。李煜之弟李從善急見李煜,契丹遣來密使,要與南唐結盟,李煜要李從善安排見面。契丹進貢駿馬,趙匡胤與光義試騎較馬技,趙普看在眼裏。契丹密使讓宋使盯上,李煜以契丹密使不夠小心為由,婉拒合作。娥皇找李煜,李煜正為國事煩心,裴厚德請求娥皇給李煜時間。

第18集

李煜上青山寺聽佛,巧遇家敏,家敏天真活潑,引起李煜註意。趙匡胤惜才愛才,修國子監,許京朝七品以上子弟入學等等政策,更于朝會中頒布,舉才有道,不可用人唯私,趙普卻為推薦史延德,鍥而不舍,惹得趙匡胤大怒。周夫人與家敏入宮,遲不見李煜,娥皇推拖,周夫人瞧出端倪,隻點明夫妻間偶有口角,要娥皇忍耐。中秋月,蓮花舞台上,窅娘三寸金蓮精湛舞出,博得滿堂彩,家敏因梳妝打扮誤時,與李煜擦身而過。李從善為李煜引見水師勇將林仁肇,李煜極為賞識,為林仁肇秘密訓練的水師取名"勝軍"。周夫人欲回潤洲老家,留下家敏陪伴娥皇,語重心長要娥皇放寬心,說李煜不是無情人,娥皇有苦難言。

第19集

裴厚德繪聲繪影向李煜稟告窅娘三寸金蓮,一步一蓮花,李煜不信,欲上窅娘處探究竟。花園處,家敏踢的毽子打在李煜身上,李煜逗她腳踢萬歲,家敏不知李煜身分,直說國主和善不會治她罪,喚著家敏的呼聲由遠而近,李煜才知道她是娥皇的小妹,家敏欲躲,李煜將她帶至畫堂南畔小屋,家敏誤以為李煜是某個王爺,要李煜寫詞給她。晴兒問裴厚德關于李煜近況,裴厚德推說李煜操心國事,牙疼上火,娥皇為李煜淋雨採葯,得了風寒。夜寒霜重,趙匡胤邀光義上趙普家,定下先南後北的統一大業。李煜又醉倒窅娘住處,晴兒氣憤,娥皇平心看待。李煜來找家敏,薩婆喚國主聖安,家敏聽聞,驚訝不已,嗔怪李煜隱瞞身份。

第20集

家敏傷心李煜身份,李煜無奈要走,家敏問李煜日後是否不再相見,薩婆疑心兩人怎會有那麽多話好聊,詢問家敏丫環畢珠,畢珠推說不知道。娥皇帶家敏覲見聖尊後,便去籌備青山寺祈福事宜,家敏引來春天逗聖尊後開心,李煜得知後非常高興。趙普分析統一大業第一步策動張文表反武平周行逢,趙匡胤要利用"假途滅虢"之計收荊南,命慕容延釗統帥出征。娥皇與聖尊後去青山寺祈福,家敏因肚子疼無法同行,三天時間,與李煜感情更進一步,薩婆雖提早回宮,仍阻不了兩顆熾熱的心。王皇後抱病縫製皮襖,趙匡胤要她多註意身體,王皇後則心疼趙匡胤的辛苦,暗惱自己進不了他的心。慕容延釗不負使命,平定荊湖,趙普建議第二步取南唐,趙匡胤于娥皇的畫像前,喃喃自語。

第21集

李煜送禮物給娥皇,娥皇不明白,卻也不多想,薩婆來找娥皇,請娥皇準他們回潤洲,娥皇問是否家敏闖禍,薩婆欲言又止,娥皇找家敏談心,問她是否想回家,家敏心虛,寫信托裴厚德快傳李煜。汴京街道,趙匡胤帶隨侍張德均及侍衛兩名微服出巡,京城百姓正慶賀荊湖的勝利,人群中兩名侍衛與趙匡胤走散,趙匡胤誤入妓女街,救下被逼良為娼的艷娘。趙匡胤帶艷娘回宮中診治,艷娘醒後見娥皇畫像,跪地叩謝稱花蕊夫人,趙匡胤愣住。李煜與家敏在聖尊後處態度親昵,娥皇撞見,終覺得不對勁。趙匡胤送銀兩予艷娘,勉勵艷娘做小生意或嫁人,有個新人生,艷娘感激。薩婆為免家敏闖出大禍,每晚必等家敏熄燈,才肯睡覺,窅娘知道李煜與家敏的事,內心翻騰。

第22集

趙匡胤出宮,順道探望艷娘,艷娘留趙匡胤飲酒用膳,酒醉後,誤將艷娘當娥皇。李煜與家敏約定三更碰面,家敏走角門,懷裏揣綉鞋,跌倒了又爬起,千辛萬苦來到,李煜深情擁吻。趙匡胤酒醒,懊惱自己喝酒誤事,艷娘聲明隻求報恩,不要承諾。家敏收到李煜"手提金縷鞋"一詞,興奮不已,薩婆見其神情,懊惱自己防護不周。家敏蕩秋千,'手提金縷鞋'的短箋自袖裏滑落,被風刮走,太監、宮女拾到爭相傳閱,傳到娥皇手中,娥皇得知一切,承不住刺激,涌出一口血來,李煜卻逃避解釋,不敢在當下見娥皇。王皇後接艷娘入宮服侍趙匡胤,艷娘惶恐,王皇後表示自己身體羸弱,希望艷娘能代她照顧趙匡胤。窅娘找裴厚德,留下弓鞋後黯然離去。

第23集

娥皇臥病在床,晴兒告知窅娘離去,娥皇尊重窅娘決定,並未多說。家敏欲找娥皇說明與李煜真心相愛,盼娥皇成全,晴兒阻擋,家敏受不了宮裏人對她指指點點,傷心奔回潤洲,周夫人問明原委,斥責家敏率性傷了娥皇。薩婆隨後回到周府,周夫人表示不可讓家敏任性妄為,要將家敏嫁與他人,家敏情急,語出驚人。王皇後病重,趙匡胤親侍湯葯。李煜無心國事,為重拾與娥皇恩愛情分,與娥皇帶著兩位皇子湖邊用膳,二皇子仲宣卻失足落水,情況危急,娥皇急出舊病,李煜自責忽略娥皇太久。周夫人為家敏進宮見娥皇,希望娥皇能讓家敏入宮,並告訴娥皇,家敏已有身孕。

第24集

娥皇覲見聖尊後,請求準李煜納家敏為妃,聖尊後誇其大度,但因家敏年紀尚幼,準"入宮待年"。窅娘在一酒樓縱情跳舞,裴厚德陪李煜找來,窅娘表面當李煜是一般酒客,待李煜拂袖離去,窅娘內心百轉千回。梅香帶江正入窅娘屋,窅娘微醺回轉,江正笑她掩飾的不好,窅娘正視江正。娥皇回周家報喜訊,家敏卻于娥皇關心肚中胎兒之時,說出那乃是一時情急之言,娥皇大受刺激,此時宮中來報,小皇子仲宣被貓驚嚇,陷入昏迷。王皇後病危,趙匡胤自責愧對于她,王皇後請求趙匡胤再背她一次,趙匡胤應允。江正回大宋稟告趙匡胤,李煜自從鑄鐵錢政策失敗後,治國無大作為,感情卻鬧得滿城風雨。

第25集

娥皇病重,群醫束手無策,李煜憂心自責,聖尊後探視娥皇,說李煜是真心愛她才瞞她。趙匡胤要見娥皇,江正告知娥皇病重,趙匡胤更是非見不可,再度微服南下,江正為難,隻得求助窅娘。窅娘為娥皇跳舞,告訴娥皇那個人想見她。趙匡胤于等候訊息之餘,上金陵街道探看,看到街上許多賭博攤位,于酒樓喝酒,巧遇韓熙載,他對韓熙載說:鑄鐵錢沒有錯,鼓勵韓熙載擇木而棲。周夫人帶家敏入宮請罪,一直未能與娥皇見上面,小皇子夭折,眾人皆瞞住娥皇。趙匡胤于寺廟中跪求菩薩,降福予娥皇,江正帶來好訊息,娥皇答應見面,約定瓦官寺。

第26集

娥皇由窅娘攙扶前來,趙匡胤對娥皇述說多年不變的情感,娥皇卻為李煜、也為南唐,求趙匡胤勿動武江南,趙匡胤允諾,傷心目送娥皇離去。家敏執意見娥皇,跪求晴兒,李煜來到,晴兒才說娥皇出宮,李煜想起韓熙載曾告訴他,金陵街道遇見之人應是大宋皇帝,李煜滿腹妒火,要裴厚德帶劍跟隨往瓦官寺去。趙匡胤心痛難忍、情深難舍,追喊娥皇,李煜迎面提劍沖上,怒指趙匡胤枉為上邦皇帝,趙匡胤反指李煜無情,裴厚德招來一隊弓箭手,弓箭指向趙匡胤,娥皇聞訊趕來阻止,趙匡胤要她保重自己,也為李煜珍重。光義與曹彬奉趙匡胤命令,前往蜀國探孟昶是否暴政治國,適逢孟昶與其寵妃遊街,光義見到花蕊夫人,直稱有意思,他為再見花蕊冒充畫師。

第27集

光義畫師身分被拆穿,孟昶欲對他及曹彬施以酷刑,花蕊夫人及時救下兩人。光義回到大宋面見趙匡胤,直說孟昶殘暴不仁不但可伐,且該伐,趙匡胤認為理由不夠充足。趙普覲見,帶來孟昶密約北漢欲興兵侵宋訊息,趙匡胤下旨,伐蜀!並嚴令王全斌不得搶掠百姓傷害無辜,趙匡胤信心滿懷,要趙普興建宮室百間,以供孟昶及其家眷居住。娥皇彌留,要家敏代為照顧李煜,李煜大慟。南唐報喪使者跪于大宋崇元殿上,趙匡胤強忍哀痛,準娥皇追封"昭惠"。宋軍所向披靡,蜀軍大潰,光義向趙匡胤請求,孟昶一行來京後,將孟昶的寵妃慧妃賜予他,趙匡胤準奏。

第28集

孟昶獻降書,帶家眷北上汴京。娥皇出殯,李煜親寫誄詞、自稱鰥夫,更準備披麻戴孝扶柩,聖尊後趕來阻止,責問李煜:是喪妻還是喪母。趙普稟趙匡胤,王全斌因怕反叛軍號召,屠殺降軍數萬人,趙匡胤大怒。崇元殿上,趙匡胤賜孟昶母親李太後座位,並尊稱其為國母,趙普宣讀王全斌聲討孟昶的露布,趙匡胤要趙普拿給孟昶自己看,趙匡胤問孟昶可有冤枉于他,孟昶求饒。趙匡胤賜宴李太後,李太後向趙匡胤要史官紀錄,趙匡胤口諭張德鈞,往後他與孟氏族人見面,都抄份紀錄讓他們帶走,孟昶得知,高興生命得以保全,李太後斥:做為一國之君,你真是輸趙匡胤千百倍。光義再度面見趙匡胤要慧妃,趙匡胤答應安排。

第29集

花蕊夫人被帶至後宮,趙匡胤乍見花蕊恍如娥皇再世,花蕊直視趙匡胤,趙匡胤問:是否看似故人,花蕊稱不是,趙匡胤要花蕊以蜀國亡失感觸題詩一首,花蕊受命完成,趙匡胤又問,孟昶嬪妃中可有慧妃,花蕊言:本名徐慧。光義邀宴孟昶夫婦,花蕊害怕光義,不想赴邀,孟昶勸說,花蕊勉強同行,光義于酒中下葯,孟昶渾然不覺,光義遣家僕送走孟昶後欲輕薄花蕊,千鈞一發,趙匡胤駕到。光義怕孟昶不死,遣太醫送丹葯。趙匡胤喚來艷娘,要她帶花蕊暫居永樂宮,花蕊質疑趙匡胤居心,艷娘帶她進內室,見娥皇畫像。孟昶暴斃,趙匡胤怒斥光義假傳聖旨該當何罪,光義理直氣壯,趙匡胤氣悶,默然扛下殺孟昶之名。李煜猶沉于娥皇薨逝之痛,孟昶之死,讓南唐朝廷驚慌。

第30集

李煜與大臣商議日後該如何侍宋,大臣們意見不一,無法達成共識。李煜嬪妃之一保儀找恩師徐遊,言:中宮不能久懸,要徐遊上奏立她為後,徐遊找韓熙載聯名,韓熙載不以為然。李煜進貢綾羅絲絹,趙匡胤問唐宮近況,趙普答:正為立後分派系紛擾中,趙匡胤為娥皇不平,欲賜婚予李煜,趙普推薦堂妹。光義送禮,花蕊勉為其難收下,趙匡胤邀花蕊賞梅,花蕊以戴孝之身婉拒。李煜令韓熙載小貢貢趙普,周旋賜婚一事,韓熙載送瓜子金予趙普,巧被趙匡胤發現。家敏不願爭奪後位,卻感到情苦,要江正為她剃渡,遁入空門,李煜前往勸阻,家敏心意已堅,李煜交代江正照顧家敏。光義酒樓喝酒,瞧見張德鈞行蹤詭異,尾隨而至,得知張德鈞本名王繼恩。

第31集

花蕊宴請趙匡胤,親自料理菜餚,言出于內心,光義手持酒瓶來到,醉言醉語,惹惱趙匡胤。李煜輕車簡從赴宋聯姻,家敏偷偷相送,江正說家敏塵緣未了,邀家敏去大宋。光義銜命接待李煜,他故意給李煜難堪,趙普堂妹不願遠嫁南唐,落發為尼,光義與趙普決定隱瞞趙匡胤,扣下李煜。韓熙載察覺情況有異,巧計出驛館,碰上江正與家敏,三人前去向趙匡胤求救。趙匡胤與花蕊漫步御花園,趙匡胤要花蕊別太早對他的為人下定論,內侍匆匆來報,南唐使臣求見。趙匡胤暗惱光義與趙普行事,衡量再三,仍將韓熙載與江正逐出,家敏偷入皇宮,撞見花蕊,驚于花蕊酷似娥皇,求花蕊帶她去求趙匡胤。趙匡胤下旨,聯姻一事,因故中止,南唐立後風波告息。

第32集

公元九六八年十一月,家敏正式為南唐國後,而聖尊後早于三年前薨逝,謚號"光穆皇後"。王全斌于南唐聖尊後死後第二年,終于平定後蜀全師雄的叛亂,但因他縱容部下奸殺擄掠百姓,趙匡胤大怒于殿堂,腳踢王全斌,問趙普應治何罪,趙普答:依大宋律法,當斬!富貴來報,蜀地畫師黃茂要花蕊學趙高腐化秦王,讓趙匡胤兄弟鬩牆,花蕊言:她學不了趙高,趙匡胤亦不是秦王。南漢劉鋹屢屢挑釁,趙匡胤下詔李煜,要他勸劉鋹勿輕易啓幹戈,李煜受命,大臣潘佑書寫送予劉鋹。趙匡胤御駕親征北漢太原,光義留守京師,花蕊無援,遭光義以孟氏族人威脅受辱。李煜勸劉鋹無效,鬱卒氣悶,裴厚德言者無心:若是昭惠娘娘在世,可提點一二,家敏恰巧來到。

第33集

家敏帶來雞湯給李煜,惱自己建議無成效,李煜安慰,家敏無法釋懷,帶畢珠上娥皇墓冢,遠遠瞧見窅娘,轉身欲避,窅娘喚住,窅娘要家敏別低估自己,家敏誠心邀窅娘再入宮,窅娘笑拒,她有更重要的使命要去完成。趙匡胤征北漢不克,班師回朝,眾臣迎接,花蕊受傷未愈,引起趙匡胤揣測。李煜勸阻劉鋹無功,趙匡胤下詔李煜覆旨,李煜氣憤無處宣泄,求佛開解,韓熙載警告江正勿慫恿李煜佞佛養僧而荒廢國事,江正反譏韓熙載狎妓玩樂。韓熙載勸阻李煜不成,縱酒而逝,李煜賜韓熙載衾被入殮,追封右僕射同平章事,廢朝三日哀悼。劉鋹滅,李煜驚慌,林仁肇請命帶兵抗宋,李煜言再議。統一大業剩南唐、吳越與北漢,光義與趙普建議先南唐,趙匡胤讓趙普再下詔李煜來京。

第34集

李煜與眾臣商議如何對大宋"委曲求全",徐遊建議李煜朝宋,趙匡胤仁德天下,必不會為難李煜,潘佑與陳喬力阻,李從善請命,願代李煜面宋。李從善覲見趙匡胤,稟明南唐自願去國號,改稱"江南",趙匡胤欣然接受,卻將李從善留住汴京。趙匡胤與諸臣狩獵,花蕊隨行,光義故技重施,花蕊傷痕累累,為怕趙匡胤發現,自導墜馬掩飾,卻仍令趙匡胤起疑。李煜因李從善被扣大宋,不願林仁肇再冒險,欲將林仁肇調職,林仁肇兵諫李煜。趙匡胤要江正找人繪林仁肇畫像,江正為李煜說情,趙匡胤言:隻要李煜上汴京,便可止幹戈。趙匡胤到山中寺廟靜思,花蕊跟隨,江正告知李煜,若能面見趙匡胤,可為江南求和平,李煜答應前往,但瞞住家敏。

第35集

立于山頂寺廟,趙匡胤對花蕊訴說與娥皇之情,花蕊才知趙匡胤情重,不禁也動心。李煜上寺廟見趙匡胤,對趙匡胤講述毗琉璃王故事,求趙匡胤放過江南子民,趙匡胤要李煜上汴京去說。為試李煜對娥皇之情,趙匡胤問花蕊可願幫忙,花蕊夜入李煜居室,李煜誤為娥皇再世,花蕊解釋,想起受光義欺凌落淚,李煜不顧一切要帶花蕊走,江正與裴厚德勸阻花蕊非娥皇。禁衛軍攔回馬車,李煜始知被設計,李煜怒言:娥皇是我妻子,不容他人褻瀆試探,趙匡胤派人護送李煜回江南,感謝花蕊幫他找了個理由原諒李煜,花蕊問:不怕她逃,趙匡胤笑:欲走之人,留不住。李從善誤中光義圈套,傳信李煜,林仁肇將投宋,徐遊加油添醋,終使李煜誤殺林仁肇,若水手執浮橋渡江圖,呼叫林將軍。

第36集

林仁肇墓前,若水叩別,對江南心死。光義邀宴花蕊遭拒,憤而將孟氏族人下獄,花蕊為救孟氏族人,忍辱任光義呼來揮去,不意,竟被趙匡胤撞見,趙匡胤下旨,隨花蕊意願入住晉王府,花蕊痛苦無處訴,艷娘為花蕊仗義起草書信,欲呈趙匡胤,卻被光義發現。花蕊帶婢女小玉毅然逃出宋宮,半路險遭光義毒手,趙匡胤及時救下花蕊,內心明白所有事情,自責不已。趙匡胤將趙普調離京師,趙普勸光義別為女人失雄心,臨去告知光義"金匱之盟"。若水帶著浮橋渡江圖千裏迢迢,終于見到趙匡胤,趙匡胤欣喜若狂。潘佑病重,仍帶病請求李煜親賢臣、遠小人,李煜要潘佑回去養病,家敏見李煜為國事苦惱,為讓李煜開懷,家敏想盡辦法。

第37集

窅娘為完成娥皇將"霓裳羽衣曲"廣傳民間之願,設練舞場教舞,小玉為生活入練舞場練舞賺錢。趙匡胤召回趙普商議南唐之事,光義請命領軍征江南,趙匡胤再召李從善給李煜書信,李煜見信,興換回之心,陳喬阻止,請李煜以社稷為重。家敏捏娥皇陶像送給李煜,李煜告訴家敏花蕊之事,嘆蒼天作弄。窅娘教舞嚴苛,小玉經常傷痕累累,花蕊心疼,到練舞場找窅娘,窅娘乍見花蕊,頓時熱淚盈眶。趙匡胤給李煜下最後一封詔書,要李煜北上,光義與趙普攔住使臣,要使臣三思其行。李煜再次拂逆趙匡胤之意,趙匡胤終于下旨征江南,大軍臨行,趙匡胤令曹彬逼李煜降,不得傷害江南百姓。宋軍一路獲勝,直逼金陵,江正面見李煜,李煜問江正,他信佛尊佛,為什麽佛不庇佑他。

第38集

江正求見曹彬,驚見若水已投宋,江正要若水勸曹彬退兵,若水斥江正偽君子。曹彬圍金陵一年,謹守趙匡胤之命,隻圍不攻,趙匡胤念及金陵百姓,生退兵之心,光義與趙普強烈反對。李煜被朝臣蒙騙,一直以為宋軍遠在金陵之外。窅娘資助花蕊回蜀地盤纏,光義至,帶走花蕊,光義欲將花蕊填河,窅娘冒死攔住趙匡胤御駕,救下花蕊。光義請旨處死花蕊,趙匡胤問何罪之有,光義指稱花蕊狐媚惑主,挑撥他們兄弟之情。光義再上奏趙匡胤,金陵城內糧食短缺,人心惶惶,應立即下旨攻城,趙匡胤給李煜最後通牒,不請降即攻城。李煜誓死與金陵共存亡,家敏要嬪妃們能走即走,嬪妃們都不願走,金陵城破,李煜焚書,攜家敏赴死。

第39集

李煜欲殉國,徐遊等大臣跪求李煜為金陵百姓忍辱受降,李煜含淚應允。李煜帶朝臣家眷開城門獻降,曹彬以禮相待。大宋崇元殿趙匡胤對李煜有氣有憐惜,對李煜求死意念嗤之以鼻,在封李煜官階之後加封李煜"違命侯"爵位。趙匡胤設宴,李煜端起酒杯,一仰而盡,趙匡胤細數李煜罪狀,李煜言: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趙匡胤指李煜冥頑不靈,李煜反指趙匡胤霸氣權謀。一個天縱英明,一個翰林學士,趙匡胤手握利劍削去李煜頭冠,大步離去,李煜一杯接一杯,飲下燒痛喉頭的烈酒。花蕊為趙匡胤念書,書中道盡洛陽之美,趙匡胤原為洛陽人,考慮遷都洛陽,光義得知,暗怒于心。趙匡胤召見家敏,李煜指趙匡胤欺人太甚,不如賜他毒酒一杯。

第40集(結局)

家敏進內室,趙匡胤揮退內侍,家敏驚慌,言:皇上可佔有臣妾,但得白紙黑字保臣妾夫君,趙匡胤笑,帶家敏進內室看娥皇畫像,言明當她是小妹,趙匡胤情深,家敏感動,哭訴娥皇死非李煜之錯,趙匡胤了然。家敏回轉住處,李煜醉酒未醒,家敏抱住李煜,訴說趙匡胤待她如親人。花蕊形容趙匡胤像一座山,讓她覺得牢靠,趙匡胤握住花蕊手,要偕她與湖海同老。射箭場,趙匡胤與眾臣比箭術,光義借著酒意,一箭射向花蕊。趙匡胤手執娥皇畫像找李煜,李煜不解意圖,對他冷言冷語,趙匡胤拿出畫像要李煜代為珍藏。公元九七六年十月二十日深夜,趙匡胤隨風飄逝,其弟趙光義繼位,是為宋太宗。公元九七八年七月七日,李煜被賜牽機葯,如雲飛散。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